1. 首页
  2. 小说

【漫画小说】没有人是天生的好脾气, 所有的温柔都是因为爱。

【漫画小说】没有人是天生的好脾气, 所有的温柔都是因为爱。

第1章 失身

滂沱大雨,电闪雷鸣。

沈翘拖着行李箱,漫无目的地走在雨中。

“翘翘,林江不是因为中了五百万彩票才跟你离婚的,是你没有尽好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

“沈翘,你烦不烦,离婚是很早以前就想提的。你不想离,你还想分家产吗?”

沈翘的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视线一片模糊。

过道有辆银色的宾利以飞快的速度朝这边飞来,伤心过度的沈翘没有发现。

直到那辆车子快到身前的时候,她反应过来,但大脑却是死机状态,整个人站在原地发懵地看着那辆车直直地朝自己开来。

吱——

银色宾利急速转弯,可以看出车主的车技,因为速度过快撞上了护栏。

沈翘站在原地,一颗心疯狂地跳动着。

银色宾利拦上护栏以后便没动静了。

深夜,此处僻静,过往没有车辆。

沈翘在原地站了数几秒才反应过来,猛地抬手将脸上的泪水用力抹去,然后丢下了行李箱朝银色宾利奔过去。

车内一片黑暗,沈翘趴在车窗上面,隐约看到里面有个男人的身影趴在方向盘上。

沈翘用力地拍着车窗,“先生,先生你没事吧?”

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为了躲避自己才撞上了护栏,如果他有什么好歹,她得负责的呀!

听到一声咔嚓,沈翘赶紧拉开车门将上半身探了进去:“你还好吗?啊……”她的声音还带着哭腔。

话未说完,趴在方向盘上的男人突然探手抓住了沈翘的胳膊,将她抓了进去。

砰!

车门关上,锁死。

沈翘跌在男人的腿上,男人火热的大手如同铁链一般锁在她的腰间,令她动弹不得。

“放,放开我……”沈翘感觉到了危险,结巴地朝男人说了一句。

“找死吗?”

按着她的人缓缓开口,声音低沉浑厚,如甘冽的清酒一般滑过喉间。

沈翘愣了几秒便反应过来他是在说自己走在大马路中间的事情,她赶紧摇头:“我,我不是故意的。”

“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但你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我……”话落,男人将她提了起来,分开她的双腿坐在他的腿上,暧昧又惹火的姿势让沈翘颤抖。

感觉到了火热的昂扬,正狂傲地抵着她,沈翘头部发麻,手抵在男人的胸前,结结巴巴:“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

男人俯身,冰冷的薄唇径自擒住了沈翘因害怕而微微发颤的唇瓣。

“唔……”沈翘身子一软,脑袋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男人的吻极具侵略性,气息火热又狂放,但男人的吻似乎有些青涩,先是试探性地将舌尖探入,但很快找到了门道,按着她的后脑勺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地吮吸着。

沈翘脑袋空白了许久,直到身下一痛,她才回过神来,拼命地捶打着跟前的男人。

男人食髓知味,将座位放平后把她压在身下……

暴雨下了一夜,似乎在洗刷着这个城市的罪恶。

一夜疯狂后……

车内的人指尖动了动,男人锐利幽深的眼眸倏地睁开,夜莫深坐了起来。

空气中有女人留下来的甜腻气息,但现场只有他一个人。

跑了?

夜莫深眼眸深了几分,目光落在座位那一抹红上,眸光带了几分复杂。

雏儿?

真是麻烦!

夜莫深给助理萧肃打了电话,冷声吩咐:“马上定位我的位置,查清楚昨天晚上那个女人是谁。”

说完,不等他的助理明白过来,就挂了电话。

*

沈翘是半夜逃走的,趁着雨势大,她狼狈不堪地回了娘家。

结婚那么多年,她连自己的丈夫都没睡,今天却睡了一个陌生男人,所以沈翘慌得不行。

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就选择了跑路。

“翘翘。”

沈母推开门进来,给她送了一碗姜汤。

“谢谢妈。”

“你跟林江是彻底完了?”

提起林江,沈翘垂下眼帘,捧着姜汤有一下没一下地喝着,明显不想多提。

“离婚了也好,反正你爸爸给你安排了另一个婚事。”

听言,沈翘心里一阵咕咚,猛地抬起头来:“妈?”

“虽然对方有腿疾,但你毕竟是二婚了,就不要嫌弃了。”

沈翘:“妈,你在说什么?”

沈母刷地站起来,一脸怒意地看着她:“婚事就定在一个月以后,你不想嫁也得嫁。”

“我跟林江今天晚上才离的婚,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沈翘只觉得心头渐渐发冷。

“不瞒你说,这件事婚事本来是落到你妹妹头上的,但你既然离婚了,就你替你妹妹上吧。”

说到这里,沈母深吸一口气,目光幽深地望着她:“对方有腿疾,翘翘,沈家不能两个女儿都毁了。”

心中一阵钝痛,沈翘捧着姜汤的手渐渐发抖,她嘴唇哆嗦:“妈妈,我可是你的亲生女儿……”

“月月可是你的亲妹妹,你忍心看她受苦?”

“那我呢?”

“总之,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一个月以后你必须嫁到夜家去!如果沈家两个女儿都毁了,我跟你爸都活不下去了。”

出嫁的那天,沈翘的妹妹沈月来找她。

“姐姐,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妈妈她……”

沈翘盯着她,目光一动不动:“对不起?那你愿意穿上婚纱,自己嫁吗?”

“姐姐,我……”沈月握紧手中的拳头,咬了咬牙,最后将手松开,泄气:“我有男朋友的姐姐,可你已经离婚了……”

沈翘收回目光,垂下眼眸:“是啊,我已经离婚了……照顾好爸妈吧,为了这件事,他们可谓是尽心尽力,费尽心思让我答应。”

嫁给一个有腿疾的人,说明她这辈子就要一直照顾他了,如果这本来就是她的命,她可以接受。

可这明明就是沈月的,而她沈翘,在经历了丈夫背叛之后,回到娘家,本想可以得到一些安慰。

可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让她替妹妹嫁到夜家的消息。

就因为对方有腿疾,父母不想让沈月毁了。

那她呢?

可偏偏那是生她养她的父母,她只得接受。

夜家准备的排场很大,一场繁琐的婚礼,沈翘是代替沈月嫁过来的,来前就被沈氏夫妇洗过脑了。

虽然大家都不认识她,但沈翘心虚,整个过程都是低头的,尽量不让别人注意她。

新郎坐在轮椅上,气息冷冰冰的,把婚礼现场都快冻成冰柱了,所以大家的注意力多数都在他的身上。

婚礼虽然排场大,但还算简单,因为夜莫深不敬酒,众人畏于他身上的气场也不敢闹他。

婚礼完成后,沈翘就被送到了新房里。

上了年纪的老佣人在她的面前立威道:“二少奶奶,虽说我们二少是有腿疾的,但好歹也是夜家的二少爷,二少奶奶嫁过来以后,可要尽心尽力照顾我们二少爷才是。”

自从那天晚上淋了雨被母亲告知要代替沈月嫁到夜家去之后,她第二天就发高烧了,然后好几天才退下来。

之后病情反反复复,一直没有好全,直到今天穿上婚纱前她还是吃了感冒药的。

这会儿眼皮重得不行,听了佣人的话之后,只得连连点头,然后道:“我知道了,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会儿?”

她真的快支撑不住了。

老佣人看她的眼神顿时充满了嫌弃,一边说着她的闲话一边出去了。

她一走,沈翘也不管身上穿的是不是婚纱,直接倒头睡了。

睡梦中,好像有锐利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怪怪的。

第2章 那就取悦我

沈翘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撞进了一双深邃又冰冷的眼眸里。

男人的眉眼间藏着锐利,幽深如狼一般的眼瞳下是高耸入云的鼻子,如刀削一般的薄唇紧抿着。虽然他是坐在轮椅上的,但还是自带一股低气压,自成一界,不容人靠近。

“沈月?”

沈翘只愣了两秒就迅速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知所措地看着那个男人。

沈翘紧张地点了点头。

她本来就是代替沈月嫁到夜家来的,自然不敢暴露身份。

“呵。”夜莫深眼角多了几分冷意,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扔在沈翘面前,沈翘小心翼翼地接起来打开看了一眼,才发现里面是她妹妹沈月的照片和资料。

看来,他已经把他要结婚的人资料都查清楚了。

只不过,他在婚礼上的时候怎么不吭声?

沈翘捏着信封的手紧了几分,她咬住下唇,如黑玻璃般的眼眸看了夜莫深一眼,不动声色。

“沈家以为,我夜莫深有腿疾,就能随便找一个人来搪塞我?”

沈翘站起来,身上的长纱拽地,垂着眼帘低声道:“我也是沈家的女儿。”

“刚离婚的女儿?沈家这是把夜家当成回收站了?”

直白的话让沈翘几乎抬不起来,她用力地咬住下唇,二婚的女人的确是会被很多人嫌弃,可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被父母要求嫁到夜家来。

没等沈翘再次开口,男人冰冷的声音犹如一盆冷水砸了下来。

“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自己出去解释清楚,滚出夜家。”

什么?

沈翘倏地抬眸,撞进他的眼睛里。

“不行!”

她不能走!如果她出去承认了,就说明沈家以后会得罪夜家,到时候沈家在北城要如何立足?

沈翘定了定神,拎着婚纱的裙摆走到夜莫深面前,轻声解释道:“我妹有男朋友,她不会愿意嫁到夜家来的。”

“所以,你就自作主张,代替你妹妹嫁过来了?”夜莫深的唇角含着嘲笑的笑,刺眼得厉害。

沈翘鼓起勇气,抬眸对上他那双冰冷的眼眸。

“我知道这是父母安排的联姻,对于你来说,娶谁都一样,要不然你也不会答应这门亲事了。”

沈翘也不知道这番话能不能说动他。

“与其你再娶,不如让我留下来,我保证我们各不相干。”说到这里,沈翘举起双手保证,那双如黑玻璃珠般的眼睛里写满了坚定与勇气,白皙的小脸却是小心翼翼的表情,害怕他不接受一样。

这副样子……

夜莫深眯起眼,打量着她。

未了,夜莫深薄唇冷哼一声:“我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要一个你这样的女人?”

沈翘的脸顿时如刷了白泥一样惨白,她的嘴唇哆嗦着,没等她再次开口,夜莫深已经转身推动轮椅出去了。

沈翘怔了几秒想追上去,却被他的手下拦住。

“沈小姐,请您自重!”

望着夜莫深冷漠无情的背影,沈翘急得不行,冲着夜莫深的背影大喊:“如果你不让我留下来,那我就告诉所有人你不行!”

手榴弹已经扔出去了,沈翘也算是豁出去了。

她的话,让夜莫深连带着轮椅都顿了一下,他身子没动,倒是脑袋微转了过来,眼角的余光透着冷寒,声音好似从地狱传来:“你说谁不行?”

夜莫深危险的眼眸如蛰服在黑夜中的野兽,似乎只要沈翘再说一句,他就会马上扑上来,把你咬死。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一个有腿疾的人,可身上的气息为什么会这么强势?

沈翘,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她咬了咬牙,握紧拳头,倔强地跟夜莫深对视。

“除非你让我留下来。”

一旁的萧肃目瞪口呆,这个少奶奶没想到看起来人挺娇小的,胆子倒挺大的,连他们的夜二少都敢惹。

夜莫深已经把轮椅的方向调整回来,朝她这边缓缓靠近,他目光如漆,眸子黑渗渗的。

沈翘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坐着轮椅的夜莫深很快到了她面前,夜莫深的动作很快,抬手便扣住了她细白的手腕。

沈翘跌坐到他的腿上。

“你刚刚,说谁不行?”夜莫深冷然启唇,锐利的目光攫紧她。

“你,你放开我……”

陡然的靠近,让沈翘整个人慌乱起来,他身上炽热的男性气息将她重重包围。

生猛,霸道,危险。

这种感觉……

让沈翘想起了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

当时那个车里的男人,身上的气息也是如同眼前的人一般霸道。

沈翘脸色白了几分,怎么又想起那个晚上了。

那个晚上对于沈翘来说,就如同耻辱一般。

“就这么不择手段地想当夜太太?”

愣神之际,耳畔响起的男声把沈翘的神智拉了回来,沈翘瞪大眼睛,发现夜莫深某处正热辣辣地抵着她,她一个月前刚经历过,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

沈翘呼吸粗重了几分,白额头渗出薄汗:“你不也顺从了这场婚礼吗?你早知道我不是沈月,可你在婚礼上的时候没有拆穿我。”

“所以呢?”

“你先放开我。”沈翘推着他。

“呵。”夜莫深冷笑:“一个二婚女也这么紧张?你是没干过这种事?”

沈翘倔强地同他对视。

“你不要欺人太甚!”

“想留下来可以,衣服脱了,取悦我。”

对于这种取代自己妹妹而嫁进夜家贪图荣华富贵的女人,夜莫深不是第一次见。

沈翘脸色惨白,嘴唇哆嗦着。

“做不到?”夜莫深目光沉郁,单手捏住她的下巴,薄唇缓缓吐出字来:“看来不是我不行,而是你倒胃口得让人提不起欲望。”

话落,夜莫深将她推开。

沈翘身子踉跄往后跌去,靠在门板上,狼狈地看着夜莫深。

夜莫深吩咐自己的助理推他离开,沈翘望着二人的背影,轻咬住自己的下唇。

她是成功了吗?

她可以留下来了吗?

沈翘伸手摸着自己被捏疼的下巴,回到了新房里。

等了十分钟。

没有动静。

沈翘松了口气,看来她是成功了。

第3章 妻子应尽的义务

沈翘独守了一晚上的空房,她起得早,把自己的衣服都搬进了衣柜里,霸占了整个房间、

昨晚跟夜莫深说的那么清楚,他应该是不会来这里住的,所以这个房间都是她的。

挂名夫妻,互不相干。

对于她来说,倒是一件好事。

沈翘换好了衣服然后下楼,一群佣人忙活着,沈翘有些饿了,便想问一下厨房在哪里,谁知道女佣直接伸手掀开她。

“哪来的女人?别挡道!”

沈翘一不留神,摔倒在地。

女佣趾高气昂地看了她一眼,目光突然变得敬畏起来。

一双温暖的大手将沈翘扶了起来,沈翘回过头,撞进了一双温润如玉的眸子里。

来人穿着白衬衣,打理得没有一丝褶皱,笑容温和得如同三月的春风拂面。

沈翘呆了一瞬就反应过来,迅速退后两步跟他保持距离。

“谢谢。”

“不客气,弟妹。”

“弟妹?”

“我是莫深的大哥,我叫凛寒。”

夜凛寒朝沈翘伸出手。

沈翘愣了一下,原来是大哥啊,她呆呆地伸出手跟夜凛寒握在一起:“你好,大哥。”

声音有些紧张。

“刚才是佣人的不对,我代她们向你道歉,希望你别往心里去,夜家的人都是很好相处的,我往后会跟她们说明情况。”

沈翘点了点头:“谢谢大哥。”

夜凛寒微笑,还想再说什么,一个冰冷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这个声音……沈翘顺着声音望了过去。

萧肃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夜莫深走过来,夜莫深坐在轮椅上,双腿上面盖了一条薄薄的毛毯。

尽管坐在轮椅上,可他却一副君临天下的样子。

他的目光冰冷,像刀片一样落在沈翘的脸上。

沈翘心虚地低下头。

等等,她有什么好心虚的?只不过跟他家人打了个招呼而已。

“莫深,难得能在家里看到你。”夜凛寒对自己这个弟弟,依旧扬着笑脸,可是夜莫深对他就不一样了,脸上连个表情都没有,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大哥。”

“嗯,那大哥就不打扰你跟弟妹了。”

夜凛寒说完看向沈翘,温和道:“弟妹,大哥还要去公司,先离开了。”

沈翘呆呆地点头,然后看着夜凛寒离开了,正当她准备收回眼神的时候,就听到身侧的夜莫深嘲讽地开口:“离过婚的女人就这么饥渴?迫不及待地开始勾引男人了?”

听言,沈翘猛地回过神来,“你说什么?”

夜莫深眼眸深黑,眼底一片暗影,沈翘感觉到他戾气很重。

沈翘咬住下唇:“我才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

“是么?”夜莫深唇角含着的笑容极具嘲讽,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一个刚离了婚就迫不及待找第二春的女人,真的不龌龊?”

沈翘握紧拳头,有些生气。

是她自己要找第二春的吗?她也是被逼的。

不过,这些沈翘不会告诉他,反正无论如何她只要留下来就好了。

想到这里,沈翘握紧的拳头又松开。

“你最好遵守你的承诺,与夜家的人各不相干,如果让我发现你仗着夜家的名号在外面做什么,或者对夜家的人有什么目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萧肃。”

萧肃推着夜莫深离开了。

夜莫深和萧肃走后,一个女佣走过来对她道。

“二少奶奶,我们老爷子要见你。”

老爷子?是夜家的老爷爷吗?

沈翘登时紧张起来,妈妈之前说夜家的人都没有见过沈月,所以他们才敢这么放肆地让她沈月嫁过来。

现在听到老爷子要见她,沈翘一下子紧张起来。

“二少奶奶,跟我走吧。”

女佣是上了年纪的,见她站原地纠结,便直接开口道。

沈翘回过神来,点头跟上她的脚步。

夜家的房子特别大,尽管有女佣带路,沈翘还是走得迷迷糊糊的。

很快就到了书房,女佣的态度很谦卑。

“二少奶奶,请进。”

沈翘向她说了声谢谢便进了书房。

书房与她想象中的差不多,一派庄重肃穆,而且摆件和书架都是古典式的,架子上摆了各式各样的笔墨书画。

只是打量了一眼,沈翘便立即收回了目光,朝房中的人看去。

“老爷子,您——您好。”

沈翘对上夜家老爷子的目光,便被他那双精明的目光给攫住了。

夜老爷子正打量着她。

沈翘想到自己的身份,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不知所措地垂下眼帘,生怕夜老爷子看到自己眼底的心虚。

夜莫深那边她是暂时搞定了,可万一夜老爷子发现她不是真的沈月,到时候怎么办?

“沈月!”

“啊?”

沈翘条件反射地抬起头,对上老爷子的目光后又迅速低下头。

夜老爷子的目光极为严厉。

“莫深从小身体就不好,你既然嫁给他了,以后就好好照顾他,作为一个妻子,应该做些什么,不用我教你吧?”

“我知道。”

“从明天开始,你就跟在莫深身边工作,当他的助理。”

听言,沈翘诧异地抬眸:“可是老爷子,我有工作……”

“夜家的女人可不能抛头露面工作,就算要工作,也要跟在自己丈夫的身边。”

什么?夜家这么封建的么?当然这些话,沈翘不敢在夜家老爷子面前说,夜老爷子也没有再给她开口的机会,就让她离开了。

离开书房以后,沈翘回了自己房间,心情还是郁闷的。

不过夜老爷子的话说得很重,沈翘知道如果不去辞掉工作的话,老爷子肯定会追究。

最后沈翘只好去辞了工作。

她的工作挺普通的,嫁给林江之后,为了能在他下班前做好饭,所以她是在附近的一家小公司当总经理助手。

沈翘递了辞职信,很快就有人取代了她的位置。

沈翘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许久。

才明白过来,不管是工作,还是婚姻,总是会有人可以轻而易举地就取代她的位置。

沈翘苦笑。

辞职后的第二天,夜老爷子直接出面让夜莫深带着她一起去公司。

“你不找助理,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如今沈月已经是你的妻子,就让她跟在你身边照顾你吧。”

夜老爷子对夜莫深说话时候的语气仍旧跟对着她时是一样的,沈翘觉得有些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她还以为这爷孙俩感情会很好。

正思索着,沈翘感觉到一道锐利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脸上,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夜莫深嘲讽地盯着她,“好啊。”

沈翘有些诧异,她还以为……他会拒绝。

没想到,他居然没有反抗。

“嗯,去吧。”夜老爷子的脸色有所缓和。

夜莫深坐在轮椅上面无表情,萧肃朝老爷子点点头,“夜老爷子,那我们先去公司了。”

“带上沈月。”

沈翘只好跟在夜莫深的身后。

出了大厅,到了花园处时,夜莫深嘲讽地道:“这么快就和老头子打好关系了?想监视我?”

沈翘的步子一顿,秀眉拧了起来。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呵~”夜莫深冷笑出声:“你最好是永远都不明白,要不然——”

第4章 必须找到她!

后面的话夜莫深没有继续说,但沈翘却知道,那带着赤裸裸的威胁之意。她有些气愤,自己因为他工作都辞了,整天还要跟在他的屁股后面、

原本说好的各不相干,现在却被强行绑在一起,沈翘也不乐意。

不过她嘴上没说什么,她现在的处境太尴尬了。

一路无言走到了大门外,坐在轮椅上的夜莫深被人送上专车,沈翘下意识地想跟着弯腰钻进去,不想萧肃却伸手拦住了她。

“沈小姐,这是我们夜少的专车。”

沈翘顿住,“什么意思?”

夜莫深扭头朝她看来,那双冷静深邃的眸子里带着嘲弄之色:“想当我的助理,你还不够格。”

听言,沈翘脸色一变:“什么意思?那你刚才为什么又要答应爷爷?”

夜莫深不再搭理她,收回冰冷的目光,萧肃面无表情地准备关上车门,沈翘伸手挡住,质问夜莫深:“你走了,那我怎么办?爷爷那里……”

提到夜老爷子,夜莫深眸中精光暴闪,他眯起眼睛,危险地盯着她。

“萧肃,告诉她路线,让她走着去。”

沈翘:“……”

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人?

萧肃面无表情地将路线汇报给她,然后冷漠地关上车。

“沈小姐,祝你好运。”

丢下这句话,车子扬长而去。

沈翘自己站在大门口风中凌乱,门卫目睹了这一幕,这会儿正怜悯地看着她。

面对那些怜悯的目光,沈翘的心一下子又难受起来。

她握紧拳头。

自己去就自己去。

车上

“夜少,这样对她,会不会有点太过分了?”

夜莫深蹙起眉,身上气息冷下来:“那你下去陪她?”

萧肃面色一变,“当我没说过。”

夜莫深冷哼一声,冷厉的目光透过后视镜瞧见那个娇小的身影站在门口,只是一眼他便收回了目光,片刻后他想到什么,薄唇微动。

“我让你找的那个女人,有消息了吗?”

提到这件事,萧肃手作拳头掩唇轻咳一声:“夜少,那条路没有监控,正好那天雨下得很大,夜太黑,根本看不清楚路人。不过,您再给我一点时间,相信可以查清楚的。”

真是郁闷,平时只要是夜少吩咐的事情,萧肃都可以办得很好。

唯独这一件,他居然查不到。

果然,夜莫深气息又冷峻了几分,他眉眼藏着峰锐:“一个月,如果有心设计,那个女人这个时候应该怀孕了。”

萧肃一惊,一个不知姓名,不知长相的女人怀了夜少的孩子?那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萧肃表情认真起来。

“明白了,我会安排人留心医院那边的动向。”

夜莫深敛起眸。

他没碰过女人,那天晚上的女人是第一个!

所以,必须找到她!

沈翘花了半个小时辗转的时间才到达夜氏集团。

可惜到达夜氏集团后,沈翘却被拦在外面,因为没有预约,所以不能进去。

在北城,夜氏集团的存在,相当于给北城撑起了一片天。

夜氏集团独大,也因此将北城的经济发展给带了起来,十五年前的北城还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小城市,如今却直逼前线。

一个集团做大,想要随意出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烦您跟夜莫深说一下,我真的是他的新助理。”

前台鄙视地看了她一眼。

“你胡诌什么呢?夜总从来不需要助理,这是整个公司上下都知道的事情,想勾引男人也不打听得周全些。”

听言,沈翘微愕,夜莫深怕是已经想好了,就算她真的跟过来了,她也进不了公司。

“你快走吧,像你这种人,做我们普通员工都不够资格,还妄想做总裁助理呢。”

前台小姐的眼神更加鄙视了,旁边几个也跟着发出了附和的嘲笑声。

“哦天呐你看她穿的什么呀,还敢说自己是助理,连工作服都没有,穿一件地摊货就来了。”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货色都有。”

“你再不走的话,我们要叫保安了哦。”

沈翘被她们嘲讽得脸色发红,咬住下唇垂着眼帘看着自己身上那条裙子。

说的没错,身上那条裙子是她逛夜市的时候在一家地摊上买的,当时她每个月工资都不够用,沈翘一直省吃俭用。

但这么多年,她一直以为自己过得挺开心的。

今天被这些人当面指责,沈翘登时觉得难堪起来。

“走呀你,回去换身衣服,打扮一下再来吧~”大家都用嘲讽的目光看着她,沈翘越发无地自容,咬住下唇正茫然到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温和的声音在身后不远处响起。

“发生什么事了?”

沈翘回过头,撞进了一双温润的眼眸里。

“副总来。”

“夜副总!”

是夜凛寒,夜莫深的大哥。

沈翘见到他,有些意外。

夜凛寒径自走到她面前,声音温和:“来找莫深?”

沈翘局促地点点头,她现下这副窘迫的样子让别人看见了,一定会打心眼里瞧不起她的吧?想到这里,沈翘的脚趾都快蜷缩到了一起。

“对不起,我……”她垂下眼帘,下意识地道歉。“我好像给你们公司带来麻烦了……”

“没关系。”夜凛寒牵住她的手:“我带你上去。”

“啊!!!”

夜凛寒刚牵住她,围观的员工们均发出一声惊叹,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几个前台妹子脸上的笑容都挂不住了,本来还以为是个普通女人,所以往死里嘲笑她,谁知道她跟夜凛寒居然是认识的。

难不成……这真的是总裁的新助理吗?

上了电梯,沈翘依旧局促不安,她低头瞧见自己的手被夜凛寒牵住,心跳顿时有些漏了半拍,她赶紧抽回自己的手,往旁边挪了两步跟夜凛寒保持距离。

夜凛寒不受困扰,英俊的面庞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沈翘偷偷地打量着他。

他的皮肤很白皙,立体的五官上温柔的眉目,唇的厚度适中,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白色的衬衫打理得没有一丝褶皱。

真的怎么看怎么舒服……

正看得出神,电梯门开了。

她们已经到了。

“出去往右走到尽头就是莫深的办公室了,我还有其他事情,就不陪你过去了,自己能找到路吗?”

听言,沈翘赶紧点头:“嗯,谢谢大哥。”

“不客气。”

电梯在她的面前关上,周围恢复宁静,

沈翘深吸一口气,沿着路往尽头走去。

终于看到办公室的门了,沈翘伸手刚准备敲门,门居然直接打开了,一个不明物体被推了出来。

沈翘躲闪不及,被撞个正着,一屁股跌坐在地板上。

跟她一起摔倒的还有那个不明物体。

“啊!!!夜莫深,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沈翘这才发现刚才撞向她的是一个浓妆抹艳却依衫不整的女人,她摔倒以后迅速爬起来指着里头的人怒骂出声。

夜莫深高大的身影坐在轮椅上,眸神漆黑慑人,身上散发着强大的气场,薄唇微启。

“滚。”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后续高潮情节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149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