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漫画小说】幸运如她,豆蔻年华,共那光风霁月的男子,共听小窗荷花雨。

【漫画小说】幸运如她,豆蔻年华,共那光风霁月的男子,共听小窗荷花雨。
········
第1章 陆太太,我怀孕了
········
顾南舒从DFO投行大楼出来的时候,有些头晕,手上抱着的一沓策划案更像是千斤巨石,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一晃眼,一辆玛莎拉蒂GranCabrio迎面而来,车速快得几乎要撞上她的膝盖。

顾南舒蹙了蹙眉,眼眸不由地眯起。车里的人她认识,新晋名模蓝可可,最近正在同陆景琛闹绯闻。

蓝可可开了车门出来,目光轻佻地扫了一眼顾南舒,冷笑:“陆太太,我怀孕了,孩子是景琛的。”

顾南舒扫了一眼对方。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大红唇浓妆,身上穿的是D家最新款的A字裙,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览无余。外头披了件亮紫色的皮草,格外妖娆。

陆景琛现在的口味,还真是叫人难以捉摸!

顾南舒没有出声,打算将她绕开。蓝可可明显有点急了,横臂将她拦住:“陆太太,你觉得是男孩还是女孩?”

“你觉得起什么名字好呢?陆什么?”

“景琛每晚都跟我住在一起,独守空房的滋味儿不好受吧?”

“陆太太没开车吧?现在要去哪儿,不如我送你吧?试试我的新车,景琛买的。三百二十万。”蓝可可一面说着一面甩了甩长发,露出璀璨夺目的珍珠耳环来。

顾南舒认得,那是Akoya珍珠,且是大牌订制款,八百四十万,前天她从陆景琛的大衣口袋里摸出来的POS单。陆景琛对外头这些花花草草,还真是大方,可是对她顾家……那是想尽了法子,赶尽杀绝!

“我家景琛就是对我好,我想要什么都会买给我。陆太太,听说前两天你过生日来着,景琛给你买什么了?”蓝可可一脸得意,盯着顾南舒脖子上挂着的珍珠项链,“珍珠项链是吧?那是一个月前我挑的,戴厌了,不喜欢了,就给你了。”

顾南舒站直了身子:“说完了?”

“顾南舒,你这样霸占着陆太太的位置有意思么?据我所知,景琛他根本就不爱你,当初娶你,也就是看中了顾家的势力,如今顾高官惹出了那档子事,顾家对景琛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了!”蓝可可见顾南舒无动于衷,干脆撕破嘴脸,“识趣点,你现在和景琛离婚,给我让位,大家都不会闹得太难看!”

顾南舒敛了敛眼眸,嘴角微微勾起,面上浮现出一丝冷笑:“蓝小姐,我先生那么宠你,你想他离婚,你去找他呀,找我算什么?”

“我,我……!”蓝可可无话可说。她都缠了陆景琛大半年了,死乞白赖的,可那个男人实在深沉得可怕,表面上宠还是宠她,可就是不露半点口风。她能有什么办法?

顾南舒懒得理她,继续往前走了两步,又突然停住,回头:“对了,有件事你大概不知道。我和我先生结婚的时候,签了婚前协议。他说他爱我到老,如果半途离婚,顾陆两家的家产,他一分钱不要,净身出户!”

蓝可可目瞪口呆。

顾南舒又朝着她勾了勾手指:“所有财产都归我,包括他刚刚送给你的玛莎拉蒂和珍珠耳环!”

说罢,转身就走。

但依约还能听到身后蓝可可的怒骂:“顾南舒!你算个什么东西?!景琛娶你,还不都是为了跟薄大小姐赌气?!”

顾南舒的手指有些发紧,捏得怀中的纸张微微泛皱,才拐了个弯,手机就响了。

“你在哪儿?”电话那端,陆景琛冰冷沉闷的声音响起,如黑夜中的暗芒,瞬间擎住了顾南舒的心脏。

“……”

“回来。我有事找你。”

顾南舒还没来得及开口,对方已经“啪”得一声挂了电话。

八年,他们在一起已经八年了,结婚六年。满心欢喜地嫁给他,得偿所愿和他在一起,顾南舒实在想不明白,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关系竟然差到这种地步了。

六年婚姻,陆景琛身边形形色色的女人,来来往往,个个都关系亲密,唯独同她这个明媒正娶的妻子,形同陌路。

他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六年前,他很宠她的,漫天大火之中,为了救她,他甚至连命都不要。当初留下的疤痕,到现在都还印在他小臂上呢。

夫妻一场,他们到底是怎么了?

真像蓝可可说的那样,他娶她,都是为了气薄沁么?

········
第2章 我们离不离婚,关你们什么事?
········
顾南舒呆立在原地好一会儿,才收起手机,招了一辆出租车,朝着陆家郊区的别墅赶去。

院子里,停着一辆保时捷,陆景琛的车,他已经回来了。

顾南舒才迈进家门,一沓账单就朝着她脸上砸过来。

“从上个月到现在,一共转出六百五十万!顾南舒,你今天必须得给我解释解释清楚!”婆婆姜美云端坐在沙发上,冷声呵斥,“我陆家虽然是豪门,景琛虽然会挣钱,那也经不起你这么折腾!”

“说吧!你这些钱都转去哪儿了?!”姜美云冲着她叱责。

顾南舒眉头一皱,弯腰捡起地上的账单,扫了一眼才发现户名是“陆景琛”,那张卡是陆景琛结婚的时候送给她的,但自打五年前发现陆景琛在外面乱搞之后,她就再没有用过那张卡了。

那个时候顾家不缺钱,她要尊严。而今,顾家缺钱,这份尊严,她当然还是要的。

这张卡一直在她床头柜里放着,直到两个月前不翼而飞。她原以为是陆景琛拿走了,可是看今天这个情形……

顾南舒扫视了一圈,目光最终落在陆景琛的妹妹陆云暖身上。

陆云暖面上闪过一丝不自然,而后飞快避开她的视线,蹭到姜美云身边道:“妈!这还用她说么?!用脚趾头想想都能猜得出,顾家出了事,肯定是她偷偷转出来补贴顾家去了!”

“顾家啊!两个亿的大窟窿啊!”

“趁早让哥和她离婚吧!再这么玩下去,咱们陆家可耗不起!”

“还顾家的大小姐呢,还锦城第一名媛呢,手脚不干净,算哪门子的名媛?!”陆云暖接二连三的冷嘲,“还是沁沁姐好!薄老太爷升官了,薄家今非昔比,当初哥要是娶了薄沁姐,咱们陆家早就更上一层楼了,哪里会像现在这样……”

“陆云暖,你说完了么?”顾南舒上前,冷冷扫了她一眼,“说完了就闭嘴!”

“……”

陆云暖没有底气,不敢直接跟顾南舒呛,就往姜美云怀疑缩了缩:“妈!她还凶我!薄沁姐就不会凶我!”

姜美云一把搂紧了陆云暖,冷眼望向顾南舒:“顾南舒!你够了!”

顾南舒站直了身子,对上姜美云的视线,一本正经道:“妈,这钱不是我拿的。”

“不是你拿的是谁拿的?!难不成还是我拿的?难不成还是云暖拿的?!你当我老了不中用了是不是?!这是你们结婚的时候,景琛送给你的卡!”姜美云又是一通训斥。

“谁拿的谁心里清楚。”顾南舒冷冷扫了陆云暖一眼,“妈如果不相信我,可以报警,去银行调一下监控,一查就知道了。”

陆云暖吓得不轻,“报什么警?!你们顾家人都进去了,还要把我们陆家弄得鸡犬不宁么?!我跟你说!你自己拿的钱,你自己补上,否则我就去告诉我哥,让我哥跟你离婚!”

“离什么婚?”

一线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顾南舒转过身,这才发现陆景琛捏着一只玻璃杯,站在楼梯口。他穿着干净的白衬衫,一如八年前清隽,可阴着的那张脸,天差地别。

袖口半卷,衣襟微微扯开,露出的锁骨一如往日撩人,岁月明明没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却将他的这具身体打磨得极具成熟性感。

顾南舒知道,现在的陆景琛,哪怕只是穿着拖鞋,散漫地朝那儿一站,都会有数不清的名门贵女前赴后继。

陆云暖有些怕陆景琛,连忙躲到了姜美云身后。

“我和阿舒离不离婚,关你们什么事?”陆景琛从楼梯上下来,目光阴郁,瞪向陆云暖。

姜美云横开一臂,拦在陆云暖身前,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景琛,这件事不怪云暖。是南舒不懂事,悄悄转走了你账上六百五十万,还不肯承认……”

“钱是我转的。”

········
第3章 离婚?你想都不要想!
········
陆景琛显然懒得同她们争辩,一句话就堵住了所有人的嘴。

“景琛,你……”

姜美云还要说些什么,就被陆景琛一记眼神狠狠瞪了回去。毕竟只是后妈,管不了他。

陆云暖更加不敢抬头了,灰溜溜缩在姜美云身后。

陆景琛转过身,一把拽住了顾南舒的手腕,栗色的瞳仁中晃过一抹薄光:“跟我上楼,有事跟你谈。”

顾南舒去DFO的时候摔了一跤,擦破了手腕。陆景琛堪堪握住了她的伤口,疼得她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死死咬了咬牙,又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顾南舒被陆景琛关进了房间,反锁了屋门。

他面带怒气:“你去招惹了蓝可可?”

顾南舒蹙眉,方才的感动,瞬间消失不见:“你的小情人被我凶了几句,这就来兴师问罪了?”

“真的是你。”陆景琛面色一沉。

“对,就是我。我告诉她,你外头还有很多情人,并且你看不上她小明星的身份,只是跟她玩玩。”顾南舒冷嘲,她不想辩解,因为对方根本不信任她。

“你疯了!”陆景琛暴怒,一把就将顾南舒腾空抱起!

顾南舒感觉到他的怒气,瞪直了眼睛望向他,冷笑:“陆景琛,你摔啊!摔死了我,再伪造成自杀!顾家的事,你就可以撇得一干二净了!”

陆景琛怒不可遏,双臂在半空中僵了半饷,最终还是将顾南舒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顾南舒仰躺着:“怎么?陆总也知道杀人犯法啊?还是说,舍不得了?不应该啊!陆总在外头养了那么多花花草草呢!”

陆景琛扯了扯领结,脱了西装外套,就猛然欺身上来,撕了她的套裙,大掌就往她大腿上摸!

顾南舒吓了一跳,抵死挣扎!

陆景琛栗色的瞳仁动了动,嘴角划过一丝讥讽,随即停止了动作,单手捏着她的下巴,冷声威胁:“我警告你,别碰蓝可可!”

顾南舒只觉得可笑至极,茫然望着身上的男人。

陆景琛站直了身子,理了理衣裳,从口袋里掏出另一张银行卡,丢给她:“这是我新开的卡,妈和云暖都不知道,下回要转钱给顾家,从这里转。”

顾南舒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刚刚在楼下,她还以为他信了她,没想到……他和姜美云一样,也以为那笔钱是她拿的。

从前的陆景琛,对她是深信不疑的,现在的陆景琛,让她害怕……

顾南舒冷笑了一声,接过那张卡,拉开洗手间的大门,扔进抽水马桶,猛得按了几下下水按钮,那张卡便被冲进了下水道。

陆景琛视线冰冷地望着她:“你真是个疯子!”

“对,疯子看不上你们陆家的钱!”顾南舒耸了耸肩,“陆总,你的小情人知不知道你对我这么大方?”

陆景琛仿佛又听到了什么令人厌恶的词,皱眉。

顾南舒继续冷嘲:“陆总,顾家缺两个亿呢!你不如再大方一点,跟我离婚,把陆氏让给我呀,让我去补顾家的亏空!”

“离婚?”陆景琛面色阴沉,“顾南舒,你想都不要想!”

········
第4章 结婚当晚,他根本没碰她
········
婚前协议那么值钱,顾南舒知道,他不可能会同意的。即便他同意,她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跟他离婚,给顾家招黑。

陆景琛理了理衬衫,开门准备出去,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明晚的慈善晚宴,我有女伴,你不用去了。”

“……”

顾南舒原本想呛他几句的,可是突然间发现语言很无力。父亲深陷那两个亿的窟窿,高官位置不再,整个锦城都在议论她顾家。明晚的慈善宴,各界同僚都会参加,他大概是觉得带着她出门,太丢人吧。

可是明晚的慈善宴,听说有中央的人来,兴许跟她父亲的案子有关,她不得不去。

顾南舒是要脸的,这个时候低着头去求陆景琛,她是做不到的,只得摸出手机,给闺蜜乔绾绾发了条短信。

一个小时后,顾南舒的车停在了夜色撩人门口,刚刚停稳,就拉了车门下来,丢了钥匙给保安,而后匆匆进了CLUB。

乔绾绾已经点了酒,一身劲爆的露脐装,在光影照耀下显得格外撩人。

“阿舒,快过来坐!难得你约我,今晚咱们不醉不归!”她一面说着,一面就推了一杯长岛冰茶到顾南舒面前。

顾南舒只是无奈地笑笑,在她对面坐下。

乔绾绾又接着道:“哎?还记不记得这种酒?初夜酒!当初你和陆景琛结婚的时候,我还给你调过一杯呢!怎么样?那种感觉棒不棒?!”

顾南舒尴尬地扯了扯嘴角,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里,难以启齿。

她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同绾绾说,其实她和陆景琛结婚当晚,他根本没碰她。

当然,陆景琛不只是新婚夜没碰她。婚后整整六年的时间,他都没有触碰过她分毫。

“绾绾,我不喝酒,你也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顾南舒知道,霍靳白要订婚了,未婚妻不是绾绾,她心里头不好受,这些日子一直用酒精麻痹自己。

“阿舒,酒是个好东西啊,喝下去就会忘记不开心的事了。”乔绾绾扯了扯嘴角,强撑着的笑意,消失殆尽,“可惜我酒量好,怎么喝都喝不醉。”

“……”顾南舒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安慰她。可是联想自身处境,她又说不出口了。她现在混得似乎比绾绾还要惨,绾绾好歹父母健在、衣食无忧,而她……

乔绾绾一口冰饮下肚,脑袋猛得清醒了几分,随即从挎包中掏出一个信封来,推到顾南舒面前:“呐!你要的,慈善晚宴的邀请函。”

顾南舒微微一怔:“你从哪儿弄来的?”

明晚的慈善晚宴门槛极高,顾南舒给乔绾绾发消息的时候,并没有报太大希望。乔绾绾父母离异,后来母亲又带着她一起嫁进了霍家,表面上是混进了豪门,实际上顶多也就是寄人篱下。

顾南舒原想靠着点霍家的关系,混不进内场,也好在外场候着,谁知乔绾绾直接给她搞到了邀请函。

“从霍靳白那儿偷来的。”乔绾绾冷笑一声,红唇妖娆,“他都有那么漂亮的豪门未婚妻了,将来两家肯定是强强联合,还参加这种慈善晚宴做什么?!认识名流么?他霍靳白不需要!”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后续高潮情节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149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