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合集】 诸天镜仙

【小说合集】 诸天镜仙

第一章 法器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前辈仙人观天气万象、星宿运转,察山河地势、鸟兽痕迹,感四季变化、雨雪冰霜,悟天地至理、大道运转,领悟总结出十二万九千六百枚符文,正合一元之数。

这十二万九千六百枚符文,每一枚都蕴含独特的力量,可感应天地法则之力,构成如今修真界诸般修行之道的基础。

符箓符文、炼器禁制、阵道阵纹、炼丹印诀、法术真言、乃至各种修行道典,无不是由这些符文为基础构成的。

………………………………

白夜仰头望着星空,只觉得今晚的月亮特别的圆、特别的亮,仿佛一轮明镜高挂在星空,将大地夜色照的亮如白昼。

记得,他这一世出生时,也是这样一个圆月如镜、亮如白昼的夜晚,今生父亲认为是吉兆,所以为他取名叫做白夜。

重生这一世已有十五年,这里是一个可以追求修行成仙、长生不死的世界,所以万般皆下品唯有修仙高!

白夜自然也不例外,甚至因为死过一次,对于修行成仙、长生不死有着更为执着的追求。

四年前,他的父亲花费大笔钱财,找了各种关系,将他送来万宝宗参加入门测试,幸运的是他通过了测试,得以进入万宝宗下院学习。

万宝宗是一个器道修行的宗门,门中弟子祭炼本命法器,开辟识海丹田,从而踏上修行之路。

在万宝宗,有一件镇宗之宝名为‘万宝图录’,据说其中有万种禁制,可以祭炼万种法器、法宝,故名万宝宗。

弟子入门测试叩拜万宝图录,得图录感应,传下炼器禁制,即可入门。

白夜当初入门,感应‘万宝图录’,得传一套名为‘阴阳镜’的禁制,可以祭炼一面阴阳镜为本命法器,从而踏上修行之路。

阴阳镜,镜分阴阳、转轮生死!

在万宝宗下院学习四年,在今夜他决定祭炼本命法器,开辟识海丹田,踏上修行之路。

“月圆如镜,亮如白昼,一如我出生之时,这也算是吉兆吧!希望这次能够一举成功!”

白夜喃喃轻叹,拿起身前石桌上一枚铜镜。铜镜有六寸六分大小,一面黑色、一面白色,是白夜耗费三年时间,用玄阶下品灵材阴阳铜一点点打磨成的。

万宝宗将天下灵材分为天地玄黄四阶十二品,一般来说炼制法器用黄阶灵材即可,玄阶灵材足可炼制筑基修士使用的灵器了。

白夜的阴阳铜,却是入门通过测试时,门中奖励的。

左手掌黑白铜镜,白夜咬破右手食指,从指间逼出三滴殷红精血滴入石桌上一口玉碗之中,玉碗内有一碗灵液,碧青如洗。

所谓十指连心,白夜逼出的是心头精血,仅仅三滴就让他元气大伤,面色瞬间变得有些青白。

精血滴入灵液中,灵液立刻翻腾如沸水,半晌方才平息,玉碗中灵液已经变成青红晕染之色。

白夜见此,食指伸入玉碗之中,汲取近半灵液,食指也由苍白变得青红肿胀。

随即,他抽出食指落在黑白铜镜之上,画起禁制符文来。

炼制法器,需要两个最基本的条件,器胚与禁制,器胚为体,禁制为本。

若无禁制,器胚不过一利器,若无器胚,则禁制亦无所依。

于白夜来说,阴阳铜磨成的黑白铜镜便是器胚,而‘万宝图录’传下的‘阴阳镜’便是禁制。

不过,与一般炼器不同,他这里又多了一碗灵液。毕竟,一般来说炼制法器,至少也是炼气期修士才能完成的。

而白夜这样,尚未开辟识海丹田的凡人之身,想要炼制法器,必然是要用些特殊手段的。

灵液是万宝宗以秘法配置而成,融入精血便可烙印禁制,血炼法器。

不过,如此炼制而成的法器,品阶也必然只能是最低的下品法器,即便白夜用的是可以炼制灵器的玄阶灵材。

而且,以血炼之法炼成的法器,也只能白夜自己使用。

当然,对于白夜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他这次炼制的是本命法器,以血炼之法炼成,反而更为契合;而法器品阶问题,也可以在祭炼本命法器、开辟识海丹田踏上修行之路后,慢慢的提升。

水火、日月、阴阳、龟蛇、生死……

一枚枚蕴含独特法则之力的符文,在白夜的描画之下,烙印在黑白铜镜两面。

水、月、阴、蛇、死等阴属一类符文烙印在铜镜黑色一面,而火、日、阳、龟、生等阳属一类符文则烙印在铜镜白色一面。

符文一一对应,又相互勾连,以玄妙的规则方式构成炼器禁制,烙印在铜镜器胚上。

在下院四年学习,白夜早就将这些构成‘阴阳镜’禁制的符文掌握的熟透,更是曾千百次的练习描画禁制,此时可谓熟极而流;而器胚铜镜,又是他一点一滴打磨而成,同样熟悉每一点、每一分。

因此,符文的烙印,禁制的刻画,都十分的顺利。

没有半点的停顿与错误,白夜一气呵成的顺利在铜镜上烙印下‘阴阳镜’的第一道法禁。

炼器禁制由低到高,可分为法禁、灵禁、宝禁、元禁,分别可用于炼制法器、灵器、法宝和灵宝。

法禁烙印成功,铜镜立刻嗡嗡震动起来,有黑白光芒在其上闪烁,仿佛呼吸一般,一张一翕,是在吞吐天地间的灵气。

至此,可以说一件法器已经初步炼成,下一步就该将其祭炼成本命法器,开辟识海丹田,从而由凡人进阶炼气期修士了。

不过,白夜并没有如此选择,而是将已经恢复苍白的食指又伸入玉碗之中,将剩下的半碗青红色灵液全部汲取。

然后,在黑白铜镜上烙印起另一道法禁来。

这一道法禁,与‘阴阳镜’法禁又有不同,其中符文更为复杂、玄妙,多是涉及方位、空间、界域、星辰、世界等玄之又玄法则之道的符文。

这却是白夜从前世带来的另一套炼器禁制,‘昆仑镜’禁制。

前世的白夜,本是地球上一个碌碌无为的普通人,在一次昆仑山旅游中,意外捡到一面铜镜。

铜镜一面光滑可照人,一面雕刻着满天星辰,显得极为古朴、神秘,让人一见就有一种探秘的冲动。

他用种种手段测试铜镜,从科学的碳十四检测,到不科学的火烧水浸、甚至滴血,都毫无所获。

最后,已经有些偏执的他,用高压电直接电击铜镜。而铜镜也终于有了反应,大片星光泛起,直接将他淹没。他最后的印象就是看到一片急速旋转的星空。

当他再度拥有意识后,已经转世重生来到这个修行求仙的世界。而在他的脑海中,也多了一套名为‘昆仑镜’的炼器禁制传承。

昆仑镜,诸天万界,往来如意!

白夜当初之所以选择万宝宗,也正是因为他已经有了一套‘昆仑镜’的禁制传承,当时打算,便是若无法从‘万宝图录’中获得禁制传承,便以这‘昆仑镜’禁制传承冒充,从而进入万宝宗。

幸运的是,他成功的感应‘万宝图录’,获得了‘阴阳镜’的禁制传承。

不过,这样一来,他的脑海中便有了两套禁制传承,两种法器炼制之法,那么究竟选择哪种作为本命法器呢?

只是犹豫刹那,白夜便决定两种炼器禁制都不放弃。他要将两种禁制,烙印到一件法器之上,反正两种传承都是镜类法器,也有共通之处。

不过,决定虽然下的容易,要想达成却不容易。

白夜在万宝宗下院耗时四年,可不仅仅是学习各种符文,打磨铜镜,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还是耗费在研究如何将两套禁制烙印在一件法器之上。

好在,四年时间与精力并没有白费,此时他熟练地在已经是法器的‘阴阳镜’上描画、烙印‘昆仑镜’第一道法禁,从开始到结束,一气呵成,也并没有出现任何干扰、排斥与意外。

两道不同传承的法禁,同时烙印在铜镜之中,彷如两条游龙,呈螺旋状相对缠绕,既没有对各自形成扰乱、破坏,又似乎形成了微妙的联系,使得铜镜中的法禁,越发的神秘、玄妙。

铜镜在白夜手上震颤的越发厉害了,仿佛活了过来,想要飞走。而闪烁的黑白灵光中,也出现了星星点点的星光,迅速晕染开来,随着黑白灵光闪烁生灭,彷如呼吸一般,吞吐四周灵气越来越多,动静越来越大。

白夜见此,眼中精光越发明亮,面上笑容也越发明显了。

祭炼本命法器、开辟识海丹田、进阶炼气期,整个过程中,炼制法器无疑是最为艰难,最容易出错、失败的。

如今,法器已经炼成,可以说整个过程已经成功了大半,接下来祭炼本命法器与开辟识海丹田,就要容易多了。

白夜手上一松,放开法器铜镜,震颤的铜镜立刻飞起,悬浮在他的眉心前。

白夜双手掐诀,口中诵念经咒,这些经咒同样是由符文组成,有着玄妙的力量。念诵之间,引动铜镜,立刻一道灵光从铜镜中射出,直没入他的眉心。

人之眉心,直通识海,而凡人生来识海封闭,彷如一片混沌。

此时,铜镜灵光通过眉心,射入白夜识海中,立成混沌之中第一道光,仿佛巨斧开天辟地,将识海中混沌劈开。

混沌两分,天高地厚,灵光在识海中渐渐开辟出一片小小的世界。

一寸、两寸、三寸……当小小的世界增长到九寸大小时,明显达到了一个极限,一时停止了扩张。

不过,铜镜射出的灵光仍是不见减少,黑白闪耀、星辰生灭,不断在识海中冲击着四方混沌。

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大量消耗的灵光,终于将识海中混沌继续开辟,小小的世界再度艰难而缓慢的增长起来。

十寸、十一寸、十二寸!

“轰!咔嚓!轰隆隆……”

当识海中小小的世界增长到十二寸大小时,皓月当空的夜色里,突然一声晴空霹雳炸响。

白夜眉心前悬浮的铜镜,仿佛受惊一般,射出的灵光顿时消散,铜镜更是直接化作一道光没入他的眉心,进入识海中开辟的小世界内,安家落户,吞吐灵气。

而白夜,也被这雷声一惊,陡然醒转过来。

第二章 外门

忽然而起的一声惊雷,将白夜惊醒。

他的面色有些迷茫,似是意识一时还没有回转过来,一种怅然若失的心情萦绕在心头,让他眉头微皱。

“我刚才……”他努力回想着,却只觉得刚才的记忆一片模糊。

只依稀记得,铜镜射出的灵光劈开识海中混沌时,他便陷入一种朦胧、玄妙的境界之中。

似是看到了天地初开、一方世界的衍化,仿佛有无穷大道、仙缘妙法自在其中,让人难以自拔。

然而,此时回想起来却都是一片朦胧,如镜中花、水中月,让人难以看清、想抓又抓不住。

即便是这些朦胧的记忆也都在飞速消散、沉没,让白夜心中越来越茫然,只觉得空荡荡,十分的难受。

终于,一切如烟云,风吹了无痕。当那些模糊的记忆都烟消云散,再也想不起来时,白夜只能长吐一口气,摇了摇头,暂时放弃。

他抬头望了望天,依旧是皓月当空,不见乌云,让他差点以为方才的雷声是错觉。

“晴空旱雷,是祸是福?”白夜皱了皱眉,口中呢喃。

修行之人吞吐灵气、感应天地、顿悟大道,往往更重视谶纬之兆。甚至,在诸般修行之道中,还有专修各种天机术,预测吉凶、断人祸福、篡天改命,以求成仙的。

像刚才,明明皓月当空,不见一丝乌云,却有晴天霹雳炸响,在修行之人看来,无疑就是最为明显的天兆。

白夜虽然刚刚踏上修行之路,但是在万宝宗下院的四年学习,对这些修行常识自然也都清楚。

可惜,他既无经验,修为也不够,更没有学过天机术数,却是不知道这天兆是吉是凶,预示着什么。

仰望夜空良久,终是没有丝毫发现,白夜无奈低头,关注起自身来。

本命法器祭炼成功、识海丹田初开辟,白夜最先关注的自然是新开辟的识海丹田。

当他沉心静气、意识沉入识海丹田中,便是一愣:“这是我的识海丹田?怎么是十二寸?”

他看着识海中开辟出的十二寸小世界,本命法器黑白铜镜悬浮在正中央,正不断从外界吞吸灵气,炼化成法力,又吐出汇入这片小世界中,确定这就是他的识海丹田!

“那些传道先生不是说初开辟的识海丹田,最大只有九寸吗?”白夜眉头再次皱起。

传道先生,是万宝宗安排在下院中教导他们这些下院弟子的老师。一般都是由宗门内门筑基弟子担任的,都已筑就大道之基,修行之路已经入门,按理说是不应该出错的。

“炼气弟子,初开辟识海丹田,分三种情况:开辟三寸丹田的下等者、开辟六寸丹田的中等者、开辟九寸丹田的上等者……”白夜回忆着传道先生的话,越发确信,自己十二寸丹田,绝对不是正常情况。

只是,他却不敢将这情况向门中反应,以寻求答案。

他知道,一旦报上去,门中必然会检查他的情况,刚刚祭炼成功的本命法器绝对会是检查的重点。到时候,法器中的两条法禁必然会暴露无遗。

‘阴阳镜’的法禁好说,可是‘昆仑镜’的法禁,他该怎么解释来历呢?

说是他前世带来的?恐怕门中直接就将他当作奸细处理了!

摇了摇头,白夜决定将十二寸丹田的秘密,和转世、以及昆仑镜的秘密一样,都深深压在心底,谁也不能告诉。

至于这三个秘密,只能在以后的修行路上自己慢慢解开了。

将诸般念头压下,白夜深吸一口气,不管如何,他如今成功祭炼了本命法器、开辟了识海丹田、进阶了炼气期,已经踏上了修行之路,自此以后便不再是凡人了!

感受着识海丹田中,本命法器吞吐着灵气,炼化成丝丝缕缕的法力汇入丹田中,白夜的心情越发喜悦了。

器道修行,本命法器会每时每刻都在吞吐灵气,壮大法力,虽然量少,但是积少成多,日积月累下来,会大大加快修行速度,这也是器道修行的一大优势。

当然,有优势自然也有劣势。器道修行,修士与本命法器性命相连,若是本命法器受损、甚至毁坏,则修士也必然遭受重创,甚至直接陨落。

而且因为本命法器影响之故,修士再祭炼使用其他法器、法宝,威能会直接降低两到三成。

不过,修行之道千般万种各有优劣,只看个人的选择了。

白夜既然选择了器道修行之路,自然就会坚定的走下去,扬长避短,一路登仙。

催动识海丹田中本命法器,铜镜立刻转动起来,其上两条法禁,仿佛两条游龙,在铜镜上嬉戏游转,铜镜吞吐的灵气越发多了起来,范围不断扩张,大量灵气被吞吸,炼化成法力,汇入丹田之中。

白夜主动催动本命法器修行,效果立刻翻了数倍。

时间一转而过,转眼就是月落日升,新的一天到来,东方朝阳喷薄而出,紫气横亘三千里。

白夜陡然加力催动本命法器,从东方天际扯下一缕紫气,炼化成大股法力汇入丹田之中。

大日紫气炼化法力,比之一般的灵气却是效果更佳,可惜每日也只有朝阳初生那么一刻才能炼化一点。

至于日精月华,却不是他这样初入炼气期的小修士可以提取、炼化的了。

将所有紫气炼化,白夜便缓缓停止了催动本命法器,让它自行慢慢吞吐灵气,炼化法力。

昨夜进阶炼气期,自此脱了凡人身、走上修行路,今天他自然有不少事情需要安排。起身收拾了一番,白夜离开住处,向着山腰而去。

万宝宗独占一片山脉,取名万宝山,山中多有奇峰高岭,下院所在便是山脉外围一座山峰,高有近千丈,白夜这样的下院弟子日常休息住宿都是在山脚大片院舍之中。

而在山腰处,则有数座阁楼、大片广场,那里是下院弟子日常学习,以及处理各种杂务的地方。

不过,与白夜同期的下院弟子,大多早已进阶炼气期,搬离了这下院山峰,去往万宝宗外门九峰,外门弟子聚集处了。

像白夜这样,四年、甚至四年多才成功祭炼本命法器、进阶炼气期的,实属少数。此时整个下院都是人数寥寥,至于半山腰这里,白夜一路走来,更是一个人影都没看到。

“下院弟子五年一招,我最多还能在下院住上一年,如今进阶炼气期,一会换了外门弟子令牌,我是直接搬走呢?还是继续在这住一年?”

白夜站在山腰环顾四周,俯瞰山脚院舍,此地、此景看了四年,早已熟悉,一时想要离去,还真有些难舍。

“罢了,反正如今下院也没多少人,颇显清净,就在此再住上一年,熟悉了外门环境再搬走。”

心中有了决定,白夜转身走向一处阁楼。这阁楼分两层,上有牌匾,刻着三个鎏金大字:善德堂。

他走进善德堂,来到堂内柜台前。

柜台后面并没有人,只在柜台上有一个小小的铃铛,他伸指轻弹铃铛。

“叮……”清脆的铃声传开,半晌之后,方才有一个身穿锦袍的胖子,从二楼慢慢走下来。

对方神色似乎十分疲惫,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白夜,没好气道:“什么事?今天还不到领取资源的时候!”

对方虽然态度不好,白夜并没有理会,只是一礼,道:“下院弟子白夜,于昨晚成功祭炼本命法器,开辟识海丹田,进阶炼气期,特来登记。”

“白夜?嗯,你等等……”胖子点了点头,来到柜台后面,从柜台下面翻出一册玉简来,在其中寻找一番,很快找到了他的资料,念道:“白夜,入门四年,获得‘阴阳镜’禁制传承,奖励玄阶下品灵材阴阳铜……功德值为零……”

胖子念完资料,摇了摇头,道:“入门四年方才进阶,你这四年浪费的资源,足够炼制三件本命法器了。”

白夜闻言,皱了皱眉,却没有多说什么。

这时,那胖子又从柜台下面拿出一面罗盘来,罗盘上分三色,赤、青、紫。他看向白夜,道:“将你的本命法器祭出来我看看,还有将法力输入这罗盘中测试一下。”

这四年,常有下院弟子突破炼气期,来此登记,白夜也曾见过,早就了解过情况,对此也不意外。

当下将本命铜镜祭出,不过却故意隐去‘昆仑镜’法禁效果,只有黑白灵光闪烁,胖子也只是看一眼,确认他祭炼了本命法器,便没有再关注,而是在记录白夜资料的玉简上,填写起信息来。

白夜当即将本命铜镜收回识海丹田,拿起柜台上的罗盘,输入法力。

罗盘上指针旋转,从指向赤色一路转向紫色,而罗盘上也有大片紫光闪耀浮现。

柜台后的胖子,正低头记录着白夜的信息,忽然觉得眼前似有紫色光芒闪过,他忽的一惊,连忙抬头看去,见到白夜手上紫光浓郁的罗盘,不由愣住了。

“罗盘紫光,意味丹田开辟九寸,可晋一品外门弟子,配紫牌……”口中喃喃,胖子看向白夜的目光陡然变了,本有些不耐烦的面色更是瞬间堆上了笑容。

“白……白师弟,恭喜,恭喜啊!开辟九寸丹田,长生仙途有望!”胖子立刻放下玉简,拱手向白夜一礼,贺喜道。

白夜连忙放下罗盘,抱手回了一礼,道:“多谢师兄。”

“我姓苏,叫苏信,叫我苏师兄就可以了。”胖子说着,又从柜台下面,拿出一枚紫色玉牌和一个紫色小袋子,一道印诀打在玉牌上,随后递给白夜,道:“下院弟子开辟九寸丹田者,可晋为一品外门弟子,配紫牌!白师弟,这是你的身份玉牌,以后在门中行走、领取资源、接取任务、赚取功德都需要用到,请仔细带好。”

白夜连忙接过玉牌,灵识探入其中,将其炼化。

这时,那苏师兄又将紫色小袋子递过来,道:“这是师弟这个月的修行资源。”

白夜看向那紫色小袋子,巴掌大小,并没有什么花纹,除了颜色,显得十分普通。

“苏师兄,这莫非是储物袋?”白夜接过袋子,有些兴奋的问道。

下院弟子都是凡人,尚未开辟识海丹田,即无法力,也无灵识,自然用不了储物袋。只有进阶炼气期,晋为外门弟子,门中才会发放储物袋。

“不错,这枚储物袋内有三丈空间,你这个月的修行资源,都在其中,共有十枚上品灵石、六瓶灵丹。”

“六瓶灵丹分别是三瓶黄芽丹和三瓶清灵散,黄芽丹炼气,清灵散清丹毒,二者需要配着服用!”

看白夜兴奋的样子,苏师兄见怪不怪,笑着说道:

“外门弟子分三等,开辟三寸丹田者为三品弟子,配赤牌,每月仅有十枚下品灵石、两瓶灵丹;开辟六寸丹田者为二品弟子,配青牌,每月十枚中品灵石、四瓶灵丹;只有白师弟这样开辟九寸丹田的一品弟子,每月才有十枚上品灵石、六瓶灵丹!”

说到这,柜台后面的苏师兄,看向白夜的目光颇显羡慕。

“多谢苏师兄!”

听着对方详尽的解释,白夜将储物袋炼化,灵识一探,看到了储物袋中的东西。

三丈大小的储物袋,里面只有六瓶丹药、十枚灵石,显得十分空荡。白夜看了看六瓶灵丹,又看向那十枚灵石。

每一枚灵石有拇指大小,呈玉白色,灵识能轻易从中感应到浓郁的灵气。

白夜心中忽然一动,看向柜台后面的胖子,问道:“苏师兄,灵石分为下品、中品、上品三等,不知其上可有更高的品阶?”

第三章 法术

“更高的品阶?”苏师兄明显一愣,随即似是想起什么,微微皱眉道:“我似乎在哪听说过,上品灵石之上传说还有一种极品灵石。”

“极品灵石?真的有?”白夜眼中一亮,连忙问道。

“谁知道呢,反正传说中有,所谓传说就是只听过,没见过!”苏师兄一摊手,摇头说道。

“那倒也是。”白夜点点头,没有继续在这问题上纠缠。

不过,心中却不免想到,上品灵石给九寸丹田者使用,那么极品灵石呢?

登记了资料,白夜如今已经是万宝宗外门弟子,领取了紫牌和这个月修行资源,再次谢过苏师兄,白夜出了善德堂。

在善德堂对面,隔着一处小广场,是另一座阁楼,同样挂着牌匾,上刻三个鎏金大字:善务堂。

善务堂,是领取各种任务,赚取功德的地方。

万宝宗弟子的任务分两种,一种是在善务堂这样的地方自由领取的任务;一种是门中指派的任务。

白夜虽然在下院四年,却是一心学习符文,打磨铜镜,思考两种禁制的融合问题。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领取任务,做其它事情。

而且下院弟子都还是凡人之身,门中也不会指派任务。

所以,白夜的资料中,到现在宗门功德值都是零。

如今他已经是外门弟子,往后用到门中功德的地方必然会越来越多,必须要去接取一些任务,赚取功德了。

而且,晋为外门弟子,门中随时都可能会有任务指派下来,他必须先练练手。

当下,他穿过广场,走进善务堂中。

在善务堂内,白夜总算见到了其他弟子。柜台前,有一位女子正背对着门口,似是在交接任务。

白夜看不到对方面貌,只看身形颇为清瘦,一身青色纱裙,仿佛远山青黛,气质颇显清幽。

来到柜台前,那女子正好交接完任务,转身离开,白夜看到对方清丽面容,只觉得眼熟,却并不认识。

下院四年学习,许多同期的弟子都会混个眼熟,不过白夜一心学习,并没有结交什么朋友,认识的人并不多。

修行之路,更多是一场孤独的旅行。

对方也看到了白夜,倒似乎是认识他,向他点了点头,便擦肩离去。

白夜回头望了望离去的背影,终是想不起对方是谁,无奈摇了摇头,站到柜台前。

“你好,是要交任务吗?”柜台后面,是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子,对白夜一笑,问道。

“交任务?不是先接任务吗?”白夜一愣,问道。

“嗯?你没接任务?”对面女子显然也是一愣,看着白夜,似乎他犯了十分低级的错误。

“是啊,我这是第一次接任务。”白夜无奈说道。

“啊!哦……”女子奇怪的看了看白夜一眼,点头道:“那把你的身份令牌给我。”

白夜当即将新领到的紫色玉牌递了过去。

“哇哦,紫牌诶!”女子看到递过来的紫牌,双眼瞬间瞪圆,满是惊喜的接过玉牌,翻来覆去的细看、抚摩,喃喃道:“来这一年多,还是第一次看到紫牌呢!原来紫牌是这个样子、这种感觉……”

白夜见此,不由微微愕然,看来开辟九寸丹田的外门弟子,恐怕比他预料的还要稀少。

这对他无疑是有利的,必然会得到门中重视,大力培养。

“咳!”眼看对方还在研究紫牌,他无奈轻咳一声,提醒对方。

“啊!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我这就为你开通任务模块!”那娇小女子一惊,连忙道歉,说着将紫牌放到柜台后面,一个玉石台上面,几道法决下去,启动玉石台,立刻有大片灵光在玉石台和紫牌之间来回流转。

半晌之后,灵光渐渐敛去,女子将紫牌拿起,递回给白夜,道:“好了,这位师弟,我已经为你的身份令牌开启了任务模块,你只需以灵识催动,令牌上方就会浮现可接取任务的列表,你可以直接在令牌上接取。”

白夜接过紫牌,灵识探入其中,果然发现多了一个任务模块,轻轻催动,立刻有一片光幕从紫牌中射出,浮现在他的面前,上面分门别类列着一条条任务。

看着眼前不断刷新的光幕,白夜一时有些目瞪口呆,恍惚间,以为自己不是穿越到修仙世界,而是到了未来科幻世界。

“嘻嘻,好玩吧!”看到白夜这样的紫牌一品弟子也被光幕惊住,柜台后面的女子似是终于找回了一点面子,笑嘻嘻的说道。

听到对方的笑声,白夜终于反应过来,收了身份紫牌,笑了笑说道:“没想到,还可以这样接取任务!”

“自然可以,门中外门弟子数千,若不如此,都到各处善务堂领取任务,那可忙不过来!”女子笑嘻嘻的说道:“这位师弟,你可以直接在身份令牌上领取任务,只有一些需要到善务堂交接的任务才需来此,而且门中若有指派任务下来,也会在令牌上直接通知你。”

白夜点点头,谢过对方:“多谢师姐!”

既然领取任务可以在身份令牌上进行,那也就没必要在此多停留,当下他离开了善务堂,又向山顶走去。

在山顶上,同样有着一座阁楼,近百丈的高峰,直入云霄,那座阁楼仿佛建在云端。

那是传法阁,下院弟子进阶炼气期,晋为外门弟子,即可上去领取法术。

白夜是第一次上到山顶来,这里设置了阵法,没有外门弟子身份令牌在身,根本就上不来。

传法阁内并没有人,他也没有看到预料中的玉简、抑或书籍之类的。只有一面玉璧,矗立在传法阁中央,在玉璧上刻着两列字:法非法无是法,道非道方为道。

白夜看着两列字,只觉得其中意蕴深远,似是蕴含什么大道一般。只是细想,却又一无所得。

来到玉璧前,似是感应到来人,玉璧上两列字忽然散去,繁密的星辰点点浮现在玉璧上。

而同时,在大片星辰下方,又有一行小字浮现,白夜细看,方才明白过来,这些在玉璧上浮现的点点星辰,都是一门门法术。

而他需要做的,就是将法力输入玉璧之中,玉璧会根据他的法力属性,自动筛选出适合他的法术以供选择。

白夜越发觉得,自己似乎穿错了世界,这究竟是古典修真世界,还是未来科幻世界?

“好吧,诸般大道,殊途同归。或许,修真与科学走到最后,会重合也不一定。”

摇了摇头,喃喃自语,白夜没有再多想,伸手按在玉璧上,法力输入玉璧之中。

立刻间,玉璧上闪烁的点点星辰开始迅速旋转起来,星辉绚烂,美丽非常。

下一刻,绝大部分星辰又沉没下去,只留下近百点星辰还在玉璧上闪烁。

白夜灵识探入玉璧中,一一查看这些留下的星辰,果然都是一门门法术。他迅速浏览一遍,发现这些法术,大部分都是与阴阳、生死和空间属性有关的,小部分是各类属性法力通用的法术。

“唔,一品外门弟子可以免费领取三门法术,再多就要用宗门功德值换了。”白夜灵识看着一门门法术,眉头紧皱,“这可真让人难以取舍。”

多番比较、取舍,最后他选择了三门法术,分别是:少阴气、少阳气和玄光盾。

少阴气和少阳气,适用于蕴含阴阳属性的法力,正合他用,而且两门法术低、可塑性强、利于后续发展,更是相生相克,是最佳的选择。

至于玄光盾,就是少数适用于所有属性法力的通用型法术了。

通用型法术,往往意味着平庸,没什么凸出的优点,但也不会有什么重大的缺陷。因此或许效果不是最好的,但却绝不会出错、失误。

对于防御型法术,守护自身安全的,白夜宁愿它效果差些,也不愿在关键时刻出漏子。

选定了三门法术,包含阴阳属性,攻击与防御。至于空间属性的法术,本就稀少,白夜看中了一门‘幻空步’,又正好补全了身法。

可惜,他只能免费领取三门法术,‘幻空步’只能后面用功德值换取了。

领取了法术,白夜离了传法阁,一路下山,回到了自己在下院的住处。

取出身份紫牌,白夜催动其中的任务模块,一片光幕亮起,各种任务在上面刷新着。

传法阁那些法术的诱惑,让他恨不得立刻接些任务,赚取功德。

不过,随着浏览那一项项刷新的任务,白夜眉头却渐渐皱了起来。他发现,自己似乎想得太简单了。

万宝宗是一个器道宗门,最擅长的自然是炼制各种法器、法宝。而事实上,在修真界各处坊市,都有万宝宗的商铺,出售各种法器、法宝,这也是宗门的重要收入之一。

因此,在任务列表中,最多的任务都与炼器有关。既有单独定制法器的,也有长期收购法器的,还有许多与炼器有关的处理材料、烙印禁制、炼制法器部件等等……

白夜甚至从中看到了流水线作业的痕迹。

无奈的笑了笑,这世界让他越来越有熟悉感了。

不过这些熟悉感,并不能解决他的问题。至今为止,他只炼制成功过一件法器,就是他的本命法器,血炼而成的。

任务列表上,那大量的炼器任务,无疑要用正常的炼器手段来炼制,而这方面,他的经验为零!

因此根本无法接取,那些任务可都是对接取人的炼器水平有着要求的。

“看来,我只能从最基础的处理炼器材料开始,慢慢累积经验,提升炼器水平了。”无奈叹了口气,白夜开始在任务列表中翻检着合适的任务。

“咦,还有收购符箓的任务?”白夜忽然看到一个任务,眼中不禁一亮。

画符,最重要的是对符文的掌握。而这一点,他还是颇有信心的,下院四年符文学习,他可是下了苦功夫的。

“长期收购‘阴阳封灵符’。”白夜查看着着任务,上面有对‘阴阳封灵符’的详细介绍:阴阳封灵符,主要以阴阳、生死与空间类符文书写而成!

白夜双眼越发明亮了,因为研究‘阴阳镜’禁制与‘昆仑镜’禁制,他最擅长的就是阴阳、生死与空间类符文了!

这项任务简直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白夜立刻便领取了任务。

随后,他又选了三个处理炼器材料的任务接了下来。

四个任务,恐怕会将他接下来一个月,修炼、练习法术之外的所有空闲时间都占用了。

第四章 任务

春去秋来,夏暑冬寒,转眼又是一年。

白夜在这一年中,无疑是十分忙碌的,炼气修行、练习法术、接取任务提升炼器水平,偶尔还要去各处外门弟子汇聚的地方看看,寻找搬离下院后的住处。

不过虽然忙碌,却也收获满满。

在第一场冬雪飘落的时候,他终于将丹田法力蓄满,于是用功德值从门中又换取了一碗灵液,在本命法器上顺利画下‘阴阳镜’和‘昆仑镜’的第二道法禁。

法禁成功烙印,本命铜镜的品质提升,猛然将丹田中所有法力吞没,在铜镜中炼化,然后再度吐出,却已经足足减少了近八成。

不过,经过再度炼化的法力,却完成了一次质变,可以明显感觉得出,比之先前的法力更为精纯、更有灵性。

他顺利的进阶了炼气二层。

至于法术,少阴气、少阳气和玄光盾,早已熟练掌握。‘幻空步’也被顺利换取出来,因为‘昆仑镜’法禁带有的空间属性、以及对空间类符文的精通掌握,让他在这门法术上很有天赋,早已锻炼的炉火纯青。

而炼器水平,在一次次任务的锻炼下,也有长足进步,他最近已经在考虑接取一些最简单的、制式法器的炼制任务,来试试手了。

至于寻找以后的住处,也初步确定了三个地方,一处靠近外门坊市,有各种便利,不过过于繁闹;还有一处在深山中靠近宗门后山,十分清净,却有种种不便;最后一处名为‘镜苑’,是门中大部分镜类本命法器外门弟子聚集之地,本是最合适的,既有便利、也有清净、还有诸多同伴交流,唯一不好的是,他去看过几次,其中大部分都是女修,对于男修的入住有些限制。

他忽然发现,原来门中以镜类法器为本命法器的修士,竟然大部分都是女子!

白夜此时还在犹豫,要选择哪一处作为以后住处。

忽然,他感应到身份令牌在震动,当即取出查看,竟然是门中下发了指派任务!

通常来说,外门弟子每年都会有一次宗门指派任务,而且一般是不允许拒绝或者逃避的。

眼看这一年就要过去,指派任务终于下来了。白夜看过任务,需要离山去执行,当下决定,先完成任务,等回来后再决定住处。

第二天,白夜将所有东西打包收入储物袋,直接离开了下院,他估计以后也不会回来住了。

一路来到宗门南山门前,白夜看到有一件飞舟法宝已经等候在山门前,飞舟上有一位青袍老者,正自闭目打坐,正是他要找的人。

当即上前一礼,道:“外门弟子白夜见过罗长老,弟子接到门中任务,来此报到。”

说着,他将自己的身份令牌递了过去。

老者睁眼看了看白夜,微微有些惊讶,点头道:“紫牌?不错!”

说着接过了令牌查看了信息和任务,便递还给白夜,道:“上飞舟吧,还有两人没到,先等等。”

“是!”

白夜上了飞舟,发现上面已经有两位弟子先到了,不过他都不认识,当即寻了一处空位坐下。

罗长老继续闭目静修,也不说接下来的任务,白夜与其余两人也都无言,各自沉默。

不久之后,又有两位外门弟子陆续赶来,白夜依然一个都不认识。

眼看人数到齐,罗长老御起飞舟,向北飞去。

万宝山脉是东西走向的,绵延有数千里,南北纵深也有数百里。白夜等人所在的南山门,处于万宝山脉南边,此时飞舟直接往北而去,要横穿万宝山脉数百里纵深。

站在飞舟上,俯瞰下方云聚云散、山峦起伏,听着四周风声呼啸,让人颇为畅快,忍不住想要放声长啸。

朝游北海暮苍梧,这方才是仙道逍遥!白夜决定,等以后一定也要炼制一件飞舟,遨游天下!

“嘎……”忽然一声尖锐的鸟鸣传来,下方深山老林中有一头巨鸟冲出,翼展足有三丈长,尖叫着撕裂风云,直向飞舟扑来。

“啊!”白夜几人趴在飞舟边沿向下俯瞰,都吓了一跳,纷纷后退。

“哼!”这时,操控飞舟的罗长老冷哼一声,一道法印打下,大片灵光在半空闪现,灵光之中一卷图录徐徐展开,正是万宝宗镇宗之宝‘万宝图录’的影像。

那飞扑而来的巨鸟见此,立刻双翅一转,飞回了山脉之中。

“你们几个记住,以后在万宝山脉行走,遇上凶禽猛兽,只要激发宗门印记,即可无事!”

“是,弟子明白!”白夜几人纷纷应是。

经此一闹,他也没有看风景的兴致了,于是坐回飞舟之中寻思方才的事,与这次的任务。

宗门印记可以阻挡万宝山脉中凶禽猛兽的袭扰,这无疑说明宗门对于整个万宝山脉的绝对掌控,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不过,这次任务,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具体内容,只知道听从这位罗长老的吩咐行事。

而在万宝宗内,只有金丹修士才能晋阶长老之位,这次任务需要一位金丹长老带领,显然不会简单。他如今才刚刚进阶炼气二层,手段有限,也不知道能不能应付得来?

一路无话,飞舟很快横穿万宝山脉到达北方,山脉之北的景象,也立刻冲入眼帘。

只见一条大江从西北滚滚而来,如银龙飞奔,直接撞上万宝山脉,而后不得不转向,沿着万宝山脉一路向东流淌而去。

白夜在下院四年,也是学习过修真界地理的,自然认识这条大江,名为青阳江。

青阳江发源于西北高原,一路穿过高原、山岭、平原,最终撞上万宝山脉不得不改变流向,一路奔腾向东,汇入东海。

而在沿着万宝山脉流淌这一段青阳江两岸,有着七个国家,乃是七个修行世家建立的,都是奉万宝宗为主。

据白夜所知,这七个修行世家,都是万宝宗前辈先人的后辈家族。

事实上,因为万宝宗的独特传承体系,弟子入门必须感应‘万宝图录’,获得禁制传承,才可入宗。

往往有前辈先人获得传承,而后人却无法获得传承、无法入门,只能走上其它修行之路。

因此,在万宝山脉四周,万宝宗统治的区域下,这样形成的修行世家非常的多,基本上都是以万宝宗为主,可算是万宝宗的外围势力。

飞舟此时陡然转向,向西而去,一路到了青阳江撞上万宝山脉的转折处。

白夜看着下方,知道这里是青阳江七国中最西的国家,名为西秦国,建立者乃是秦氏修行家族。

飞舟并没有飞往西秦任何一座城市,而是降落在靠近青阳江的一处滩涂上方。

此时,滩涂上已经有几人在此等候,皆是身穿玄色锦服,浑身气势逼人,尤其那领头一人,看气势竟是不下于罗长老,也是一位金丹修士。

看到飞舟过来,那几人在那金丹修士带领下,直接迎了过来:“秦氏秦阙领后辈子弟,恭迎上宗使者。”

“秦兄客气了,大家都是一家人,无需如此。”罗长老长笑一声,收了飞舟,带领白夜五人迎了上去。

几人分别见礼,罗长老与那秦阙交谈几句,随后一行人来到滩涂一处水凼前。

水凼内的水,十分的浑浊,底部漆黑难辨,白夜能清晰感应到,有浓厚的阴气从中散发而出。

忽然,他识海丹田中的本命铜镜一转,上面‘昆仑镜’两道法禁仿佛受到什么刺激一般,飞速游转起来。

白夜只觉得眼前一花,所见已是变了模样,滩涂、水凼俱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大片深不可见底的黑水。

黑水如墨,深不见底、辽阔不见边际,透着深深地阴气、戾气与死气,白夜只是看一眼,就感觉到深深的森寒之意侵上心头,几乎将他的灵魂、意识冻住。

“哗啦……”水声响起,那森寒的黑水中,突然有大片涟漪泛起,随后一只骷髅手臂陡然探出,仿佛直向他抓来!

“啊!”白夜一声惊呼,不自觉的退后一步,眼前一花,黑水、骷髅又都散去,滩涂、水凼再次浮现眼前。

“怎么了?”众人看向白夜,罗长老问道。

白夜犹豫了一下,刚才的异象,明显和本命法器上的‘昆仑镜’法禁有关,他自然无法细说,当下只道:“没什么,这水凼中好浓郁的阴气、死气!”

“哦?能看到死气,不错!”罗长老点点头,又看向另外四人,道:“你们都看到了什么?”

“禀长老,弟子看到此地地气翻滚、阴气上涌!”

“此地阴气郁结,形成了一处***……”

“阴气十分浓郁,甚至将四周阳气排斥在外!”

“阴气满溢……”

其余四人纷纷回道,却都是看到了水凼中浓郁的阴气。

“好,你们五人的本命法器都与阴阳之力有关,应当都能察觉阴气涌出。”罗长老点点头,肯定道,“而这次,你们的任务就是巡游青阳江七国,寻找类似这里,阴气上涌之地!”

罗长老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一枚阵盘,在水凼四周布置起阵法来。

看着罗长老布阵,白夜心中却是微动,他发现对方布阵除了那枚阵盘之外,用的最多的竟然是‘阴阳封灵符’!

很快,罗长老布阵完毕,启动阵法,立刻将水凼中的阴气、死气压制住,封印下去。

罗长老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后,他取出五叠阴阳封灵符,分别递给白夜五人,道:“你们发现这样阴气上涌之地后,先用‘阴阳封灵符’将其暂时封锁,然后立刻通知我,明白吗?”

“是,长老!”白夜五人接过符箓,纷纷回道。

“好,你们的任务,就是巡查青阳江七国,寻找这样的**之地!”

罗长老再次强调了一遍任务。

白夜几人领命,没有同行,各选方向,独自出发。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合集】 诸天镜仙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28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