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 明士

【小说在线阅读】 明士

第一章 选择

子夜。

夜色迷离,大地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如霜的月光洒落在一座破旧的四合院中,整个村落已是户户灭灯,却有一户明灭着灯光,从纸糊的窗棱之间透射出昏暗的光芒。

远处的蛙鸣声和近处的虫鸣声更加显得屋子里气氛的滞重。此时在屋子里坐满了人,一个六十几岁的老者大马金刀地坐在了屋子的上首,面沉似水。在他的旁边坐着一个老妇人,脸上显示出怒其不争的神色。

两边还坐着十个人,分作三群,貌似三个家庭。而在屋子的中央跪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半大小子,面颊高肿,上面还清晰地印着手掌印,一看就是被扇肿了脸。

“罗青,今日祖父废去你一臂,你可服气?”坐在上首的老者沉声喝道。

“爹!”

坐在屋子里的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旁边的一个女子一拉站在旁边的一个七岁左右的男童也跪在了地上。

“爹,您就饶了青儿吧!”

三十出头的男子跪在地上苦求道。那个跪在地上的妇人也痛哭出声。按理说大人都哭成了这样,那个只有七岁左右的男童早就应该被吓哭了,但是奇怪的是那个男童神色却不见害怕,反而眼中流露出愤怒。

“这就是古代吗?就因为偷看了一眼罗家枪法,就要被废去一臂?”

罗家!

不错,这就是隋唐时期赫赫有名的罗艺后代,不过此时已经到了明朝。罗家早已经没落,而且早已经远离了**,务农为生。只是这罗家枪却是一代一代地传了下来。那老者正是罗家后人罗恒。

罗家枪不仅是传子不传女,而且最后一式回马枪绝招更是只传给长子长孙。

此时坐在一旁的一个近四十岁的男子,肩宽腰细,一副孔武有力的模样,正是罗家长子罗野。他的身边坐着一个中年妇女,在他们的身后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孩童,男童大约十一二岁,女童却只有九岁左右的模样。那男童就是罗野的儿子罗胜。

今夜,罗恒准备将最后一式回马枪传给长孙罗胜,却没有想到习武成痴的罗青偷偷地躲在茅厕里观看,被罗恒发现,便要废去他一臂,让他即便是学会了最后一枪,也使不出来。

此时那跪在地上的七岁许的孩童正是罗青的弟弟罗信,只是此时此罗信已非彼罗信。他原本是二十一世纪国家古文研究所的一个副主任,三十大几的人一生醉心于两件事,一是研究历史和古文,二是习武。他的妈妈姓关,据说是关羽后人,他的舅舅练得一手好关刀,并且将关刀传授给了他。

一日,他正在公园练关刀,天空中劈下一道闪电,他便来到了明朝,附身在这个叫做罗信的身上。

据说罗信是从桥上掉到了河里,他便荒诞地穿越了时空附身在这个少年的身上。原本就喜欢研究历史的他来到了明朝,心中没有恐惧,反而十分兴奋。在另外一个世界上他还有一个弟弟,倒是不担心父母没有人照顾,而且他因为醉心研究,三十大几的人还未结婚,倒是少了牵挂。

但是心中的兴奋却被今夜发生的事情彻底破坏了,让他认识到封建的可怕。只是因为偷看了一眼罗家枪最后一招,就要被废去一臂。

“二弟,你好没有规矩!”罗野脸色一沉道:“青儿犯了家规,就要受到惩罚。”

“看了就看了吧!”这个时候坐在一旁一身儒衫的二十几岁的男子淡淡地说道:“大哥,你倒是学全了罗家枪,不也是耕地?也不见你取个一官半职。”

这个说话的男子是罗家的老三,名唤罗智。自幼不喜习武,偏偏喜欢习文。如今已经是秀才身,大明朝是文人的天下,罗智考取秀才之后,就愈发地看不起粗鄙的武夫。

“你……”罗野的脸腾地一声涨红了起来。

罗智便淡淡地摆摆手道:“就算大哥取得一官半职又如何?在那些文官面前也没有半分尊严。”

“闭嘴!”

罗恒冷喝了一声,瞪了一眼自己的三儿子,倒是没有再苛责。正如罗智所言,如今的大明朝是皇家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文人的地位也就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武人在文人的面前真是没有些许地位,在文人的眼里,武人哪怕做再大的官,也是粗鄙武夫。所以就算是身为父亲的罗恒对自己的小儿子罗智也多了一份敬重。

对于老爹不痛不痒的呵斥,罗智完全不当做一回儿事,撇了撇嘴倒也没有再言语。他刚才那番话倒不是为了给罗青说情,在他的眼里罗青也是一个粗鄙的武夫。小小的年纪就习武如痴,长大了也没有什么出息,废了也就废了,他只不过是看不过大哥总摆出一副长子的模样,呛他两句罢了。

罗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脑海中回想着这几天穿越之后发生的点点滴滴,虽然到如今在他的心里还没有完全接受这一世的父母,但是这一世父母对他的疼爱还是有所感触,他的年龄本就小,才刚满七岁,又是冬日落水,身体一下子就虚了下去。这几日父母几乎就是衣不解带地照顾他,就是只比他大三岁的哥哥罗青也知道去河边用石头砸了一个冰窟窿,用个篓子给他虎鱼炖汤。长久地研究历史和古文,让他有了和古人十分接近的Xing格,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这是他这一世的父母和哥哥?

“爷爷!”罗信稚嫩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内响起,让所有的人都是一愣。但是罗信却没有给大家反应的时间,快速地说道:

“爷爷刚才也说了,在您还没有传授堂兄枪法的时候,哥哥就被您发现了。如此哥哥并没有学到罗家枪后一式,爷爷又何必非得废去哥哥一臂?”

“是啊!”这个时候罗信的便宜老爹罗平也反应了过来:“爹,青儿并没有偷学到枪法,您就饶了青儿吧!”

“爹爹,您就饶了青儿吧!”一旁的罗氏也一边苦求,一边磕头。

“唉……”罗恒叹息了一声,沉吟了一下道:“虽然青儿没有偷学到,但是他确实是犯了家规。以防他以后再偷学,老二,你们就不要怪爹了。这个家留不住你们了,村东有还有一栋房子,再分给你们三亩水田,就这样吧。”

“谢谢爹爹!”

“这就被分家了?”

罗信当然听得懂这是什么意思,反倒是罗青也不知道不关心这些,还是被打傻了,愣愣地跪在那里没有反应。

罗信的心头在这一瞬间突然莫名地浮现出一个问题,自己今后的路怎么走?目光在大伯和小叔的身上来回看了一眼。

自己是习文还是练武?

*

求收藏!求推荐票!

*

*

第二章 我要读书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

第二天。

罗信的父母和哥哥就去村东收拾那栋房子了,屋子里只剩下了罗信。他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坐在床上趴在窗台上出神地望着外边。

大伯和大伯母带着罗胜阴沉着脸也去帮忙了,如今是冬日,田里也没有活做,作为家里的长子长媳不去帮忙也说不过去。小婶也去帮忙了,倒是小叔躲在屋子里一直没有出来。

到了中午,母亲急匆匆地回来,一边做饭一边回头看一眼趴在窗台上的罗信,便柔声道:

“信儿,饿了吧,一会儿饭就好。”

罗信轻轻应了一声,双目依旧没有焦距地望着窗外,他现在的心中还是有些迷茫,不知道在这大明朝今后的路怎么走。对于大明的历史他非常清楚,在这个时代就是一个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时代,但是这书不是想读就能够读的,虽然他对古文有着很深的研究,但是和这个时代的读书人还有着差距,想要补齐或者超越这个差距,就必须有老师给讲解。但是进学堂需要钱……

以他家的这个家境……

如今只有三亩水田,家里却有着他和哥哥。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三亩水田恐怕连吃饭都不够,哪里还会有钱去读书?

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神游天外,却听到了母亲的唤声。

“信儿,吃饭了。”

便见到母亲端着一碗稀粥和一碟萝卜咸菜放在了窗台上,然后便开始向着厅堂内摆着碗筷。不一会儿大伯一家,小婶和父亲,哥哥便推开院门走了进来,坐到了桌子吃了起来。已经分家了,自然不能够在一个炤上吃饭,大家又帮了半天忙,自然要请客吃饭。罗信在窗台边端着碗喝着稀粥,便看到小叔从屋子里出来,钻进了爷爷的房间,想必是叔叔觉得爷爷的饭更好吃,或者没有帮忙不好意思过来吃吧。

吃完饭,大家又去收拾房子。母亲一边给罗信熬药,一边手脚麻利地将碗筷收拾了起来,待熬好药之后,端着药坐在了床上道:

“信儿,过来吃药了。”

罗信转过来,看到了母亲头发散乱,上面还有着一层灰尘,应该是收拾屋子洒落下来的,脸色苍白,目光中还有着一丝惊惧。短短的几天,小儿子差点儿在河里淹死,大儿子差点儿被废去一臂,可以想象她心中受到的惊吓。

见到罗信默默地看着自己,伸手摸了一下罗信的额头,罗氏眼中终于露出了一丝喜悦,声音中带着激动的颤音:

“信儿的身体终于大好了,如果你去了,让娘怎么活?”

说着说着,眼泪就啪嗒啪嗒地流了下来。看到她哭,罗信的心也酸酸的。想要开口安慰一下,但是却不知道说什么。

罗氏舀了一匙汤药,先在嘴边吹了吹,然后又用嘴唇碰了碰试试温度,然后才小心地送到了罗信的嘴边,罗信便张开口香下,口中和心中便一片苦涩。

罗氏一边喂着罗信,一边低声地抱怨着:“你掉到了河里,你爷爷NaiNai也只来看了你一次,你哥哥还没有偷学到什么,就要被废去一臂,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嫁给了你爹这个没本事的窝囊废。在这个家里,你爹爹活干的最多,却最不当意,拖累着我们母子也没有好日子过,呜呜呜……”

罗氏又低声哭泣了起来,罗信心中就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低声道:

“娘,这和爹没有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罗氏气道:“不过分家也好,娘就可以腚坐锅台手把勺,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到时候娘养几只母鸡,我们家也一个月吃上一次炒鸡蛋。”

罗信汗颜,他来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几天,从来没有想到母亲的追求是如此的……伟大。

罗氏没有注意罗信的神色,还犹自陶醉般地说道:“信儿啊,如果一个月能够吃上一次炒鸡蛋,和皇上的生活也差不多了,我估计皇上天天吃炒鸡蛋。”

罗信不由翻了一个白眼暗道:“皇上的伙食就那么差?”

罗氏一边絮絮叨叨一边将一碗药给罗信喂完,叮嘱罗信好好休息将养身子,便又匆匆地离开去收拾房子。

第二天。

罗信一家就搬到了新家。出门的时候爷爷NaiNai根本就没有出来,倒是大伯和小叔两家出门相送,难得是小叔也从屋子里出来,只是脸上带着那个时代书生共有的倨傲。

进了新家,罗信便四下打量,有着一个不大的院落,院子里还有一个桃树,深冬时节,树枝上光秃秃的,推开房门便是厨房,同时也是饭厅,左右东西两厢,父母住在东厢房,西厢房便是罗信和罗青兄弟两个的房间。

冬日没有农活,罗信的身体还没有好,按照母亲的要求躺在了烧得热乎乎的炕上,房间的隔音真是不好,东厢房内父母的谈话被罗信听得清清楚楚。

“他爹,修缮房子,再加上请客吃饭,就用去了半两银子,如今家里只剩下了一两银子和半贯铜钱,三亩水田根本不够家用。以后我们家怎么过?”

没有听到老爹的声音。随后响起了老妈抽泣的声音。

“爹爹他也太过狠心,不就是看了一眼吗?就把我们赶出家门。”

“这也不能够怪爹!”老爹闷闷地说道。

“不怪爹,那就怪你。”

“这又碍我什么事儿了?”

“怎么就不碍了?大哥是长子,将来要传承家业,爹爹自然看重他。小叔是小儿子,娘自然心疼他,把他当做心头肉。只有你上不接天下不挨地,半上不下,爹不亲娘不疼,我怎么就嫁给了你这个老二!”

听到老娘管老爹叫老二,罗信便想笑。从炕上爬了起来,趴到窗台上,将窗户打开一条缝向着院子里面望去,便见到大哥正手中拿着一杆枪在院子里舞得虎虎生风,罗信便摇了摇头,自己这个大哥还真是心大,完全忘记了前天差点儿被废去一臂,有点儿空闲就练枪,还真是个武痴。

冬日的冷风从窗缝中吹了进来,罗信打了一个哆嗦,将窗缝合上,抱着被靠在墙上,心中有了一个决定。

“大明是文人的天下,我要读书!”

可是……钱从何来?

*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

*

第三章 关刀

求收藏!求推荐票!

*

那边的屋子里传出来一声父亲重重地叹息道:“我闲暇时间去山里打猎,凭着我一身本事,断不会饿到你们母子。”

“打猎!”

罗信的眼睛就是一亮,不知道捕些鸟儿会不会卖钱?如果能够卖钱,说不定能够将一年的学费凑出来。

父母屋子里面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渐渐不可闻。罗信躺了几天了,觉得身子骨都躺得散架了,便穿上了冬衣,下地穿上鞋子,推开门走了出去。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寒冷的空气吸进心肺之间,精神就是一振。抬头向着天空望去,冬日的天空竟然没有一丝云彩,一片蓝得纯粹,这让经历了前世那污浊空气的罗信望着蓝蓝的天空有一些痴。

“呼呼呼……”

耳边响起了罗青舞动大枪的破空之声,罗信注目看去,便见到一杆大枪在罗青的手中舞动起来如同一根灯草,心中不由赞叹:

“大哥还真是练武的料子。”

“砰!”罗青枪势一收,大枪在地上一顿,砰然有声。回头看到了罗信便道:“小弟,你怎么跑出来了?赶紧回屋,别再受了风寒。”

“没事!”罗信摇了摇头道:“在屋子里闷了几天,出来透透气。”

“还是回屋吧!”

罗青把大枪往墙根一靠,便双手推着罗信。罗信的身子还有些虚,哪里经得起罗青这么一推,便只好顺势回到了屋子里,罗青帮着罗信脱去了外衣,又将罗信抱到了炕上,将被盖在了罗信的身上,这才自己脱去了外衣,爬上炕默默坐了一会儿,才开口道:

“谢谢小弟!”

罗信自然是知道罗青是为了前天在爷爷面前为他求情道谢,便温和笑道:

“大哥,我们是兄弟。”

罗青的眼睛就是一红,但是口拙的他又不知道说什么,便伸出手抓住罗信的手使劲儿地握着。罗信便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脸上现出一丝苦笑道:

“大哥,你握痛我了。”

罗青便急忙松开了手,脸涨得通红:“小弟,大哥不是有意的。”

“没事!”罗信温和地笑着,沉思了一会儿道:“大哥,你真的想要习武?”

罗青便道:“我喜欢习武。”

“就算大哥你习武有成,将来投军做了将军,在大明的地位也不高。”

罗信是深知大明武人的地位,不仅是前线随时会死,就是在朝中说不得在什么时候得罪了文官,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便苦心相劝。

“我知道!”罗青的声音更闷:“我没有想投军,就是喜欢习武。”

罗信便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在罗信看来,投军还不如在家耕地,虽然是苦了些,但是却无Xing命之忧。

“我听说大伯想要堂兄去投军。”

“什么?”罗信惊讶地望着大哥:“堂兄才十二岁。”

“不是立刻去投军,等过些年。”

“爷爷同意?”

“不同意。”罗青摇头道:“爷爷说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

“那大伯……”

“大伯说罗家枪不能够这么一代代埋没了,如果只是耕地,这罗家枪不如让它失传,省得是个惦记。”

“那结果……”

“没结果,大伯和爷爷正犟着呢。”

屋子里沉默了下来,过了半响,罗青忍不住道:“小弟,你赶紧将身子骨养好,咱们两个一起习武。”

罗信便摇摇头道:“我不想习武,我想读书。”

“读书?像小叔那样?”罗青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嗯!”罗信点头。

“读书啊!”罗青便使劲儿地皱着眉头道:“家里交不起束脩啊!”

罗信便笑道:“穷文富武,练武得大鱼大肉养着,像我们家这个条件,大哥也练不出什么,练得狠了,会受暗伤,练得轻了,也就是花架子,相对来说,读书的花费倒是少些。”

罗青的小脸便皱成了一团,闷声闷气地道:“没分家的时候,家里的一些好吃的就都给了堂兄吃,这分家之后,我们家的日子就更不好过。再说爷爷又不把罗家枪的最后一招传给我,唉……”

看着十岁的大哥一副老成的模样叹气,罗信的心中也不好受。一时冲动便道:

“那就不学枪,学刀吧!”

“学刀?”

“嗯,学刀!”

罗信点头道,这一瞬间他已经想开了,这几天他也琢磨了,三十六式关刀并不比罗家枪差,而且就算加上最后一式罗家枪,也未必就能够胜过三十六式关刀,关刀也有绝招拖刀计。既然大哥喜欢习武,那就把这三十六式关刀传授给大哥。至于得到这三十六式关刀的原由,这就靠编了。

“大哥,你知道关刀吧?”

罗青的眼睛就是一亮:“自然是知道,不过关家也同我们罗家一般久不出世,说不定关刀已经失传了。”

“我会。”

“你会?”罗青不信。

“我前些日子河对岸的山脚下遇到了一个老者,他说我是个练刀的好苗子,便传给了我三十六式关刀。”

“真的?”

“真的。我前些日子就是想要再去寻他,却没有等到他,回来的时候,脑子里尽想着关刀,这才不小心掉进了河里。”

“他……可是关家人?”罗青激动地问道。

“他没有告诉我他叫什么。”

“那……他可是说过不让你把关刀传授给别人?”罗青紧张地看着罗信。

“也没有说!”

“太好了!”罗青噌地跳到了地上,也不穿外衣,冲出了房门向着父母的房间跑去:“爹,爹……”

“嚎什么?”屋子里传来父亲霹雳般的声音。

“爹!”激动的罗青却没有注意父亲的神色,冲进了屋子里对父亲呼道:“爹,你给我做把关刀,不,两把。”

“混小子,你说些什么?”

“爹,小弟他会关刀。”

屋子里静了一下,然后传出来罗平关切的声音:“青儿,你不是被你爷爷吓傻了吧?”

“爹,小弟他真的会关刀,是一个老爷爷传给他的。”

屋子里又静了一下,然后便听到开门声,急促地脚步声,三个人影就冲进了罗信的房间里。

“信儿,你大哥说的是真的?”

*

求收藏!求推荐票!

*

*

第四章 抓鸟

求收藏!求推荐票!

*

“嗯!”

“下来,去院子里给爹练一遍。”罗平一伸大手,便把罗信从炕上拎了起来。

“放手!”罗氏愤怒地拍了一巴掌罗平,一把将罗信抱在了怀里,瞪着眼道:“信儿的病还没好利索,你想害死信儿吗?”

罗平便尴尬地搓了搓手道:“忘了,嘿嘿,忘了。”

罗氏又瞪了罗平一眼,将罗信放在了炕上,痛惜地摸着罗信道:“信儿,你爹没有伤到你吧?”

“没!”

“那个……信儿,你师父呢?就是传授给你关刀的师父呢?我们家虽穷,但是也得请你师父吃顿饭。”

“我师父失踪了!”

“失踪了?”罗平愕然。

“嗯!”罗信点着小脑袋,认真地说道:“我去找师父,师父不见了。回来的时候想着刀法,不小心就掉到了河里。”

罗平又习惯地搓了搓手道:“那你师父有没有说过这刀法不让外传?”

“没有!”

罗平又搓了搓手道:“爹先给你们做两把关刀,等着你身体大好了,演练给爹看看。”

“嗯!”罗信点点头,然后又认真地说道:“爹爹,这个刀法只传给爹爹和大哥。”

罗信可不是一个大方的人,爷爷能够因为罗家枪要废去大哥一臂,凭什么把关刀传给爷爷或者大伯一家?

“对!这是信儿得到的,以后就是我们家的家传绝技。不能够传授给别人。”罗氏在一旁解恨地说道。

罗平的脸上便现出一丝尴尬,不过他虽然是一个老实人,但是却并不是就没有脾气。虽然不至于怨恨自己的父亲,但是心里不舒服是一定的,毕竟罗青是他的儿子,差点儿被废去一臂,这放到谁身上,心中也不会舒服,便点头道:

“这个自然。信儿,你好好养病,等着身子大好之后,再练武。到时候让爹知道,我的儿子并不比大哥家的差。”

一旁的罗青便握紧了拳头,一张小脸充满了倔强,眼睛中闪烁着向往的光芒,仿佛眼前正在发生着他击败罗胜的一幕。

“爹爹,我不想练武,我想读书。”

罗信的话一出口,就让屋子里一静,罗青更是心里泄气,在他心里认为练武的最痛快的事情,读书……那多无聊啊!

“信儿,你说什么?”罗平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的小儿子,自己的儿子他怎么会不了解?虽然不像青儿那样嗜武如命,但也是一个喜欢习武的人,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他想要读书,今天这是怎么了?病糊涂了?

“我想要读书!”罗信的声音虽然稚嫩,但是神色却极为认真。

罗平和罗氏就对视了一眼,两个人也都知道读书才是正途,但是读书……是他们家的儿子能够做的事情吗?

那可是文曲星的命格才能够做的事情啊!

再说了……

自己家也交不起束脩啊!

大明有官学,但是却也开不到他们这种小村里来。束脩原本指拜师礼,通常是十条干肉,但是到了大明中后期,束脩已经成为私塾老师主要的生活来源,收的也不仅是干肉,也可以是粮食,通常为八十斤到一百二十斤小麦,折合铜钱大约一年五百文左右。

上林村子里就有一个老秀才开设私塾,一个孩子一年要收一百斤小麦,折合铜钱就是五百文。这对于罗平一家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负担,这还没算文房四宝。罗氏一把将罗信抱在了怀里抽泣了起来。

“信儿,家里出不起束脩,娘对不起你。”

罗平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将脸埋在了双手中道:“是爹没本事。”

“爹,娘,我可以自己赚束脩。”

“你自己赚?”罗平和罗氏愕然地望着罗信。

“嗯!我捕些鸟去县城卖。”罗信的眼中露出了希翼的目光:“爹,县城的饭馆收吗?”

“收!”罗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道:“不过价钱很低,一文钱五只。”

罗信在心里计算了一下,不由暗骂道:“靠,这也太黑了,五百文就是两千五百只鸟。好吧,我就不信这一个冬天我抓不到两千五百只鸟。”

“明天我和青儿进山打猎。”罗平神色变得坚定道:“怎么也把信儿读书的束脩赚出来。”

“他爹,读书可不是一两年的事情。”罗氏轻声说道,她心里也想让罗信读书,但是心里却没有多少信息。

“先试上一年,孩子从来没有提过要求。”罗平的目光落在了罗信的脸上:“信儿,如果一年内你读不出什么……”

“爹,你放心,如果我一年内读不出什么,我就再不提读书两个字。”

“好!说不定我儿就是文曲星下凡,哈哈哈……”

第二天一早,罗平父子就踩着晨露进山了。罗信也没有闲着,用绳子系着一根木棍,将一个大簸箕支起来,然后管娘亲要了一把小米洒在簸箕低下,拉着绳索一路到窗户,然后进屋趴在窗台上,将窗户打开一条缝,手中攥着绳子的一头,眼睛盯着簸箕。

罗氏也端着一个小簸箕坐在炕上缝补着衣服,偶尔看一眼自己的小儿子,没有哪个做母亲的不希望自己儿子出息的。看着儿子,眼前便仿佛出现一身儒袍的罗信,嘴角就泛起了一丝笑容。

“砰!”

院子里的一声响将罗氏从幻想中惊醒,便见到自己的儿子急匆匆地蹦下了炕,向着外面跑了出去。罗氏也急忙放下簸箕,跟着跑了出去,便见到那个大簸箕已经盖了地上,里面传出来鸟鸣声。

“真抓到了!”

罗氏比儿子还高兴,帮着罗信将里面的鸟一只只抓出来,每抓出来一只,罗氏就用绳子系住鸟儿的一只腿,一共抓了九只。母子两个高兴地再次将簸箕支了起来,然后回到了屋子里,继续等待着鸟儿下来觅食。

这一次等的时间就久了很多,树枝上的鸟警惕了许多,磨磨蹭蹭地过去了有三刻钟的时间,才让罗信又抓到了一次,不过这次却只抓到了五只鸟。等到他第三次支起簸箕的时候,再也没有鸟儿肯下来觅食了。

看着儿子焦急的模样,罗氏就笑道:“信儿,你没有听到树上的鸟儿在叫吗?它们就是在提醒其它的鸟儿不要下来。以后你在院子里是捕不到鸟儿了。”

“那我去外面。”罗信便跳下了炕。

“信儿,你身子骨还没有大好,可不敢去外面受凉。”罗氏大惊。

“没事,娘,我多穿一些。”

*

求收藏!求推荐票!

*

*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 明士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34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