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网】 邪世帝尊

【小说网】 邪世帝尊

第零章

冷月高悬,夜色如墨。

无妄山下,是久违的叶氏一族禁地。荒凉破败,带着不祥。

那里本应是空无一人,此刻却有数百黑衣族人环绕禁地祭台,个个低头不语。

祭台上,一个婴儿安详的沉睡着。前方站着一名老者,正在诵读诡异的咒语。

不久,婴儿的身上逐渐漫起一层黑气,随着老者念咒的声音加急,黑气开始聚拢,但又散开,聚拢,散开,老者额头不由沁出一层冷汗,念咒的声音越发凌厉急促!

黑气终于再次聚拢,并在婴儿四周形成结界,婴儿的额头此刻已布满红色血丝,正中仿佛裂了道口子,正源源不断吸收黑气,并且随之在婴儿额头形成一个印记。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一个惊天的结果。

忽然,黑暗中有人一跃而起,冲向祭台,身形之快让人目不暇接。

“叶正元,你想干什么!”祭坛上的老者一惊,随之脸色一沉,周身猛地爆涌起一股雄浑的灵力波动,脚下的青砖地面蔓延开道道裂痕。

被称为叶正元的人一言不发,祭台上的婴儿不知何时竟已到了他的怀中。

“你!”老者面色铁青,“你要带走他!?这是我们叶氏一族最后的希望了!!你竟敢!!”

黑暗中看不清叶正元的表情,只见他右手一挥,一股真气仿佛自天而降,老者被这股强大的劲气逼得倒退多步。

“拦住他!”老者命令道,语气竟带着颤抖!

见族人来势汹汹,叶正元眼神凌厉,手臂上缠绕起了一股灵力波动,贯通指尖,挥舞着一道银河般的灵气匹练横冲直撞。被扫中的族人都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出数十丈之外。

叶正元无心恋战,转身欲走,却被一道劲风拦住去路,劲风所及之处,草木皆枯!叶正元抬头望去,前方站着几位老者,皆是鹤发童颜——是叶家长年闭关的长老。

“几位族叔……”叶正元望着眼前极少在族中露面的几位老者,脸色终于是彻底的阴沉了下来。他知道,家族,今天是要不惜一切手段将他留在这里了!

“叶正元,你天资出众,一直是难得的好苗子,家族也从未亏待过你,你竟敢恩将仇报,背叛宗亲!你若是……总之,你若是就此罢手,我们凡事都好商量,你今日的所作所为,我们既往不咎。你看如何?”领头的老者似乎对叶正元还怀着爱才之情,并未立刻动手,反而苦口婆心的劝说起来。

“呵,好一个既往不咎,好一个凡事好商量。”叶正元冷笑道,“好啊,想要我就此罢手,那你们不能再打朔儿的主意,你们可能做得到吗!”

“这孩子既然出生在叶氏一族,这一切就是他的宿命!何况能成为邪帝的容器,也是他的荣幸,你这个做父亲的,也应该为他感到骄傲才是啊。”

“宿命?荣幸?我朔儿的命运只能掌握在他自己手中。旁人,就是天也不能……更何况你们!一群被欲望冲昏头脑的鼠辈,别人唯恐避之不及,你们却削尖了脑袋赶着去当邪帝的奴隶。”

“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多说无益。看来只有打断你的双腿,将你留在这里了!”领头的老者一声叹息,双手猛地变幻,结出一连串复杂的印决,隐约能看到一道道有如实质般的灵力自他指尖成形。

“结阵!”

一旁的几位老者听了这句爆喝,眼神一凝,如领头老者般,双手飞快变化结印,却又各人不同,电光火石间,众人灵力汇至一处,又瞬间爆裂,如千万闪电划破夜幕,道道惊雷天罗地网般向叶正元袭来。

“焚魂大阵-黄泉坠狱!”

叶正元见状似乎下了决心,目光凛冽,双手合十,并未结印,周身却刮起阵阵劲风,那令人望而生畏的道道惊雷本是追风掣电长驱直入,但在触及劲风的瞬间化为缕缕轻烟。

“这……!”长老们大惊失色,就这般轻而易举的破了焚魂大阵!?

容不得半分迟疑,劲风越刮越猛,四周草木被连根拔起,距离较近的族人也被劲风刮起,抛向不知何处。

“快用灵气护住身形!”领头长老喝到,族人们闻声连忙运气抵御。仓皇间,有人瞥见叶正元,只见他身处劲风中心,虽衣袂翻飞,身形却稳如泰山,忽然他双唇微起,四周嘈杂,听不清他的声音,但通过他的双唇依稀可以辨明,那是……!

“星碎-天河爆!”

一道突破天际、裂破寰宇般的灵力冲天而起,横跨苍穹,亘古如星辰闪耀。远远看去,好似群星炸裂,刺眼的黄芒令人无法睁开双目,而后黄芒褪去,一团团硕大的火球纷纷向地面落下,族人纷纷奔逃躲避。余波扩散处,墙毁屋塌,一层层低矮的建筑物相继爆裂成了碎块。地面如细浪般层层涌动,山岩巨石皆直立而起,悬浮到半空,又轰然坠下,腾起大片烟尘弥漫。在那一击之下,仿佛连阴沉的星空都被劈成了两半。

“噗——”

正面迎上这一击的叶家长老一时间都是一口鲜血喷出,不但灵力波动下降了一大截,周身更是出现了道道巨大的鸿沟,所谓山岳崩倒之形,摧枯拉朽之势便是如此。

“这是……通天境!?”不知是谁惊异地喊道。

“不错,能发出这般攻击,也只有传说中的通天三阶强者才能做到……”大长老不可置信,但却又不得不信。

“叶正元,你竟然已经突破了!”

众人大惊,普通族人根本无理抵御这般强烈的攻击,即使早已聚起周身所有灵气用来抵御,数百族人也死伤过半,四处残肢断臂,漫天血雾飞溅,祭坛疮痍不堪。

大长老环顾了四周这犹如人间地狱般的景象,非但没有悲痛之情,竟失声大笑起来,笑声犹如鬼哭狼嚎,“哈哈哈哈!我叶氏的族人们看到了吗!?一个通天三阶者便能有如此强大之威力,那邪世帝尊将是何等之威,在这三界五行内,不!即使是三界五行之外,也难有与之匹敌者!”

“我叶家未来家族若是能出一个邪世帝尊的继承人!哈哈哈哈哈……”大长老止住笑声,“所以!拦住叶正元!”

大长老的话仿佛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原本一击之下斗志全无的族人们瞬间从震惊中回过神,

一个通天三阶的强者或许有很大的威胁,但是如果未来家族中能够出一个邪世帝尊的继承人,那么这一切的代价,都是值得!

族人们完全顾不上自己所受的重伤,狂热地应和道,“拦住叶正元!拦住叶正元!”他们像中了蛊术一般,好似全然感觉不到疼痛,带着狂热的笑容朝叶正元冲去,即使断了腿的人,用手爬也要爬着去!

此情此景,叶正元不由眉头深皱,疯了!他们都疯了!这是一群疯子!

“星索!”叶正元喷出一口精血,族人们周身凭空出现了条条锁链,锁链通体通透,如星辰般闪亮,坚不可摧,而此时他的面色也是极度的惨白了下去。

“拦住叶正元!拦住叶正元!叶正元,你逃不掉的!”族人们被锁住身形却依旧威胁叫喊着。

叶正元缓慢走到禁地出口处,抬手在虚空中一挥,一道半尺长的沟壑显现而出,逐渐扩散到半人来高。

是山石结界,家族的护族结界。

叶家,当年在灵界大陆上也曾鼎盛一时,由于世代供奉邪帝,而被各大势力视为公敌。且不说以驱魔为己任的门派,还有举着诛邪帝大义旗帜的皇族,就连那些同样觊觎着邪帝力量的势力,也同样是将叶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直到一位侥幸突破到涅槃境的家族先祖建立了这个结界,其不但难以被世人所察觉,更能抵挡得住极强的灵力攻击,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庇护之所。时至今日,家族成员都不得不龟缩在这个牢笼一般的山石结界里,寄望着有朝一日得到邪帝的力量,就能重新在灵界大陆上扬眉吐气。

但他们根本就不明白,过于强大的力量,本就不是凡人可以有能力驾驭的。一步之差,便是万劫不复!

而他,绝不能看着亲生的儿子走到这一步。哪怕这样做的后果,是彻底与家族对立!

叶正元掌心中聚集起一团灵力,并未有什么太大的动作,就见一层如水雾般透明的薄膜缓缓泛起波动,直到“啪”的一声炸裂。原本充斥着空间乱流的结界中现出了一条稳定的通道。

咫尺天涯。跨出这一步,是正与邪、生与死的天阙,踏出这里,意味着从此与家族一刀两断。也许自己的余生,都只能活在躲躲藏藏与心惊胆战中。

“叶正元!你今日若敢踏出这结界一步,从此便是家族的罪人!我叶家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叶正元淡淡一笑,不理会身后吼得声嘶力竭的大长老,抱着怀中依然沉睡的婴儿,深邃的目光最后扫了族人一眼,就毅然跨出了禁地出口。

不久结界开始自我修复,随着结界缝隙渐渐变小,消失,叶正元的身形也随之一起隐匿到了黑暗中。

“大长老……”不知是谁出了声,族人们向老者望去,昔日肃穆威严的大长老,正倒在祭坛下,他浑浊的眼中流出两行血泪。

“完了!都完了!我叶家青史留名的机会!邪帝!邪帝的力量本该是我叶家的!”大长老失心疯般大吼大叫,“叶正元!我不会放过你的!不会放过你的!”

……

灵界大陆上,一个传说广为流传。传说幽冥山上,6万年一个轮回,邪世帝尊将降临人间,祸乱天下。以至天下苍生民不聊生。

而今6万年期限将至。

各方势力都在蠢蠢欲动,他们打着诛杀邪帝的称号,却在暗中伺机夺取邪世帝尊的力量。因为他们知道,那份力量可以在混沌天地间掌握世间万物一切因果!而今,各方势力都心怀鬼胎地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第一章 少年叶朔

傍晚,夕阳投撒下片片星晖。玄天派后山门以西,有间宁静的小茅屋,小屋前铺设开条条青石阶,道旁的花草长势喜人,几棵蘑菇争先恐后的冒出头来,遥远的尽头是一片苍翠的竹林。此时竹林中正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以及两个少年的低声谈笑。

“诶……好希望哪天捡柴火的时候,能发现一本失传已久的秘籍啊!”说话的是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笑容安静祥和,下巴微微抬起,杏子形状的眼睛中间,是星河闪烁的璀璨。

“呵,我说叶朔,你还是先把你的Chun秋大梦放一边吧,不然也不会来玄天派那么多年了,连入门口诀都背不会,废柴到只能被赶去挑水。”眼前的少年长发半束,跳脱出丝丝入扣的清雅。口中虽在斥责,但眼含笑意。

“我的顾大爷啊,不知是谁正在这里跟我一起挑水呢?”叶朔反唇相讥。

对面的少年听闻后只是摊摊手,没作回答。

叶朔生活的这片大陆叫灵界大陆。辽阔无边,共分为七个区域。林林总总的分布着众多的国家和门派势力。叶朔所在的邑西国就是其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国家。

位于邑西国西北角的定天山脉,是七大修灵门派的地盘。七派的关系虽然并不友好,但出于利益需要,也一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玄天派的实力在七大门派中处于中上游,这里也是叶朔从小长大的地方。他一出生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有记忆时就已在玄天派中了,

灵界大陆名副其实,每人都以修炼灵力为荣。

灵力修炼共有三大境界。最基础的是炼气境。天地之间,灵蕴真气,炼气境中又分为九个小级别,分别是蓄气级、集气级、聚气级、凝气级、劲气级、敛气级、修气级、化气级、气宗级。每一个级别又分为九段。突破气宗级,就可以升至通天境。

至于通天境以后,则是眼前的叶朔难以匹及的境界。

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是强者为尊。蓄气一段,这个意味着刚刚踩上修灵门槛的等级,任何人提到它,都会报以轻蔑的嗤笑。而叶朔,却已经在这个门槛上足足停留了不知多少年。也难怪玄天派视他为耻,每日只差遣他做些劈柴挑水的粗活了。

叶朔身旁的少年顾问是因为一次意外结识的。

有一天叶朔到山下的小镇买菜,刚好遇到了身无分文,饿得不行的顾问。叶朔背着箩筐路过顾问身边,没想到被顾问抢走了箩筐里的大番茄。

之后二人竟不打不相识的成为了朋友,得知顾问和自己一样,也是举目无亲之后,叶朔感同身受善心大发,就把顾问带上了山,两人一起住在了门派附近的小茅屋中。

叶朔曾经觉得顾问的资质很好,但是顾问这么多年也依然跟自己一样停留在蓄气一段,每天除了帮叶朔做些杂活,互相斗嘴闲聊,也看不到他怎么修炼。叶朔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好兄弟顾问有一天能够成为天下第一有钱人,然后苟富贵勿相忘,照顾一下曾经的难兄难弟,好让自己也跟着风光一把。

这么多年以来,无父无母、又不受门派重视的叶朔一直跟顾问相依为命。他们生活的小竹林虽然简陋,但是风景很好,四周竹林茂盛,又有清泉流水,瀑布小溪。叶朔觉得这里简直就可以称为世外桃源。

当然,如果排除那些时不时找上门来的骚扰的话。

“哟,小师弟,今天劈柴的速度怎么这么慢?再拖下去,师兄们可要没有柴禾烧洗脚水了啊!”

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口哨,两个玄天派弟子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小竹林中。说话的人长得贼眉鼠眼,此时正挑衅的看着叶朔。

“元基师兄,这可就是你要求太高了。小师弟毕竟是蓄气一段的废柴,他还能劈得开这木柴,就已经是顶顶了不得了,还能指望他些什么呀!”另一个说话的是个尖嘴猴腮的弟子,说完就忍不住讥笑起来。

“哈哈哈,说的也是!”那元基师兄又故作仔细思考状,故意反驳道:“不不,范成师弟,应该这么说,小师弟毕竟是入门十多年,还停留在蓄气一段的废柴,他还能好端端的劈柴,没把斧头落下来砸破了脚,就已经厉害的不得了。”说完,两人一起爆发出一串刻意的嘲笑声,一声响过一声。

“啪!”

叶朔冷着脸,努力将全部的注意都集中在眼前的木柴上,狠狠一斧劈了下去。但是在被额前碎发遮住的双眼中,飞快的划过了一抹最深沉的隐忍和痛苦。

虽然他心Xing淳朴,从不想与任何人为敌,但不代表他就没有自尊,可以对那些三天两头的非议充耳不闻!只是,那些人就和蝗虫一样成群结队,赶也赶不走,他在玄天门孑然一身举目无亲,并不想徒生什么事端,想着息事宁人,但……

“你们也不过是只是个蓄气二段,狂什么?”顾问走上前,将叶朔护在身后,冷视着这两个不怀好意的弟子。

元基师兄正笑得好不得意,冷不丁被顾问回敬一句,他平日里嚣张惯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脸色一沉,掌心迅速聚集起了一团灵力光球,冷笑道:“小子,看来我们要是不好好教训你,你就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能做你的师兄!”话音刚落,光球忽然化为光刃急速弹出,分毫不差击中顾问胸口,顾问被打得一个跟头翻了出去。

“顾问!……可恶!你们竟敢!!”叶朔的双眼前所未有的涌上了血红。

“哈哈,我就是敢……”元基还想继续说,却被冲过来的叶朔狠狠撞到地上,“你!……”

话一出口,元基又被叶朔一巴掌甩在脸上。

“叶朔……”顾问从地上支起身,那样的叶朔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小心啊!”顾问喊道,只见范成蓄起灵气,正欲从叶朔背后袭去,叶朔头也没回,一个灵巧翻身便避过攻击,范成的灵力光球正中打在了元基身上。

“范成!你怎么打我啊!”元基大吼,连忙从地上爬起,双手也不停歇地再次蓄气,“刚才是我一时大意……”忽然元范二人感到周身一阵气流涌动,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二人身体嗖的一下被气浪掀起,而后重重摔下,紧接着一道白光闪过,白光过后,二人只觉得身体疼得像筋脉俱断五脏俱裂一般。

相较于元范二人被打蒙了不同,一旁的顾问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开始的气浪是叶朔蓄气时所致,而那道白光则是叶朔蓄起的灵力光球,那灵力光球足足比元范二人的加起来还大!

许久元基和范成才从震惊中回过神,刚才的攻击……二人抬头望去,叶朔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二人心有余悸的互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充斥着一股浓浓的震撼和忌惮!

显然,叶朔展现出来的实力,令他们不敢再造次。而更令他们不解的,是一向被他们视为废柴的叶朔,明明等级比他们足足低一段的叶朔,竟会突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难道这么多年来,这小子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么?

“小子,你是哪里偷学来的招数!”元基师兄抹去了嘴角血迹,恶狠狠的盯着叶朔。

“怎么,你还想再吃一发?”叶朔毫不留情回敬道。

“该死的!好汉不吃眼前亏,元基师兄,咱们回去报告大师伯,他自会秉公处置,到时不仅要这小子老实交待他的力量来源,还要好好处罚他!”

两人回头,又撂下了几句狠话,就色厉内荏的溜了。

顾问走到叶朔身边,还没开口,叶朔就摆摆手,“放心放心,我没事。”

“你没事,我有事啊!”顾问喊道,“吓死我了,你真的是叶朔!?整天做白日梦的叶朔?没有被人掉包?”

“当然没有啊!”叶朔回答道,“你若不信,那我可要把你以前干的蠢事一件一件复述出来啦。”

“那你怎么会……?”

“这个嘛……其实我也不知道,”叶朔呆呆地望天,“就是觉得,他们居然打你,好过分!然后我就豁出去了,嘿嘿。可能人在危急关头,就会爆发吧?”

可能人在危急关头,就会爆发吧……叶朔这样安慰顾问,也这样安慰自己。

他最近时常做一个梦,梦里自己烈焰焚身,在一片黑暗之中觉得随时就能破土重生,而且心中充满了毁灭的力量。

这个梦他没有对任何人讲起。那些非亲非故的师门长辈,他不想在他们眼中被视为异类。那些整日戏弄自己的师兄弟,他就更不想在这些瞧不起自己的人面前,出卖自己的困惑,再被他们当做笑谈。就连平时无话不谈的顾问,他也没有说。他不想让顾问担心自己。

只是在那个梦里,他曾经真正的感受到了力量,那是他作为一个蓄气一段的废柴,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极致力量!梦里,仿佛毁天灭地,只在眨眼之间;移山填海,心随意动。他渴望那种力量,从没有一刻有这么强烈……

第二章 惊惶邂逅

小茅屋里不断传出一阵阵翻箱倒柜声。

“你不会真的要收拾细软跑路吧?喂?喂!叶朔!你倒是理我一下啊!”

而此时的叶朔对顾问充耳不闻,正焦急的把房间里的一切能拿的东西,都统统粗暴地塞进一个摊开的包裹里,“不跑?难道要等着被他们搬来的救兵打呀!”

顾问正舒舒服服地靠在椅子上,听了叶朔的话,笑道:“救兵?我看未必,两个人加一起连一个蓄气一段的弟子都打不过,这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更何况元基和范成素来贪面子爱名声,他们若真的把这事说出去,我倒还敬他们一些。”

“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叶朔停下手中动作,“不过,我担心他们气不过,会暗中耍什么花样。”

“叮铃,叮铃”——

就在两人说话间,挂在小竹屋前的风铃忽然毫无预兆的响了起来。

叶朔和顾问的脸色同时一变!

“不是吧!还真的有救兵!?”顾问一脸不可置信,而叶朔正在用“看,被打脸了吧”的眼神看着他。

“你看我有什么用!”顾问压低声音,“倒是想想办法呀,灵力无双的叶大侠!我的命可交在你手上了!”

“我能有什么办法,早知道这样,早点跑了!算了算了,不想那么多了,要是来了,大不了就再跟他们拼一场!”叶朔撩起袖子,一副要跟人大干一场的样子。

顾问和叶朔对视了一眼,缓慢的走上前去。

顾问躲在门边,以防有人突然冲入。叶朔则小心翼翼地伸手去开门。

“吱呀——”门打开了。

门外却是空空如也。

叶朔看了看挂在门前的风铃,风铃正在微风的吹拂下左右摇摆。

原来刚才只不过是一阵风。

二人一阵尴尬的沉默……

“我说叶朔,我们别自己吓自己了,先不说,他们会不会真的到大师伯那里去告状,就算告了,那些长老们长年闭关,我看也不会有心思来找我们的麻烦。”顾问又坐回了椅子上。

“没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做了亏心事的又不是我们,为何我们要被逼得畏罪潜逃?”叶朔长吁一口气,把门关上。

“想要畏罪潜逃的只有你吧。”顾问不忘使坏,连忙补充道。

叶朔正想反击,忽然一声虚弱的呻吟从竹林里传出。那呻吟声十分轻微,细若蚊蝇,都有些让人怀疑是不是一时的幻觉。

叶朔向来耳力过人,一下就捕捉到了:“这又是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顾问一脸好奇。

“我听见林边似乎有某种动物的呻吟声,似乎很虚弱的样子,可能是受伤了。”叶朔若有所思,“要不要去看看?”

“我怎么没听见?”顾问屏住呼吸,仔仔细细听了一遍,然后耸耸肩,“连蚊子叫都没有听见。”

“不像是我的错觉,我出去看看。”叶朔说完就往门口走。

“你就不担心可能会是陷阱?”顾问有些担心。

这么一说叶朔倒也停下了脚步:“可是……”他似在犹豫,半响,说道:“说不定没什么事,不是说不要自己吓自己了吗。去看看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于是最终顾问被叶朔拖了出去一探究竟,他们循着声音找去,绕过了几处小林。果真,不远处地上躺着一只通体棕黄色的动物。

“这么远你都能听到?”顾问咋舌道。也难怪顾问会吃惊,这儿离他们的小木屋隔了好几个小林子,就算是有人在这里大吼大叫,顾问都不能保证自己能够听得清。

找到了声音的来源,二人连忙上前查看,那小动物圆圆大大的脑袋,模样甚是可爱,它的头部四条黑褐色条纹,两眼内侧一条白纹。胸腹部四肢内侧则雪白,尾背棕褐,尾端则是黑金色,在阳光下闪耀异常。

不妙的是,它腹部正有一条显眼的深长伤口,血还在源源不绝的流出,地上的青草染红了一片。

“这似乎是一只豹猫……奇怪,豹猫一向生活在南方,定天山脉属西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顾问凝视着那受伤的动物半晌,似乎是认出了些什么。

“先别管那么多了,它受伤很严重,必须马上止血。”叶朔二话不说,上前对小猫施救,直接从衣上扯下一条碎布,裹住小猫的伤口。

“这里虽然很少有异兽出没,但是说不定什么时候玄天派的弟子又会来找麻烦,我们先把它带回去吧。”顾问默默的看着小猫在叶朔的救治下,伤口已经逐渐止住了血,如今正顺服的将头靠在叶朔腿上,似乎在感谢着他的救命之恩。欣慰之余,开口提议道。

我都不知道你还有这天赋,同时他心里想。

叶朔点了点头,又仔细的清理了一下周围的血迹,这才抱起小猫,随着顾问走向小屋。

小猫仿佛知道他们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乖乖地把自己卷成一团,任他们摆布。

之后小竹屋的日常照旧,只不过多了只黏糊好动的小猫,叶朔很喜欢它,以及,叶朔开始夜不归宿了。

说来奇怪,自从上次打跑元基范成二人之后,他再也没有做过那个奇怪的梦,不过,与其说是不做梦了,倒不如说他根本就是失眠了。

叶朔宽慰自己,说不定是近日总提防着有人来犯,心里总悬着块石头,实在难以睡得安稳。然而晚上无事可做,总不能睁眼到天明,叶朔又想到自己与元范二人的激斗,那日不知怎么的就把他们二人打得那么狼狈,这是此前从来没有过的事,莫非是修炼有了进展?

虽然叶朔一直停留在蓄气一段,但对于修炼还是从未放弃过,看来如今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练有所成。

想到此处,叶朔连忙起身,既然无事可做,不如去后山修炼一会好了。

可天不遂人愿,竟是一夜无果。叶朔修炼没有师父指点,全靠自己悟Xing。面对这样的结果,他不知道也想不出什么原因。他能做的,唯有继续日以继夜的修炼。

这夜,叶朔再次出去修炼,却依旧一无所获,无奈只能回屋,正在回屋途中,却看见自己房内隐约有个人影。

什么人?莫非是玄天派?没想到他们果真会选在夜晚前来寻仇。

叶朔立马戒备起来,小屋虽时常有人前来挑衅,但真正与叶朔结仇的,也只有元基和范成两人。叶朔匆忙拾起地上的一根木棍,以备不时之需。

悄悄走近小屋,一步,两步,打开门,叶朔猛地敲下木棍,就在即将敲到人影的时候,木棍却在半空停住了!

小屋里,非但没有玄天派的人,面前盈盈俏立的竟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

她身着浅绿刺绣罗衫,未施粉黛,却耀眼出彩,一张白嫩如玉瓜子脸,一双明丽灵巧桃花眼,眸子带着少女特有的活力与可爱,加之长发如瀑布般披散,又缀以玲珑珠玉,手腕处戴着Ru白玉镯,温润的羊脂白玉散发出一种不言的光辉,与一身浅素的装扮相得益彰。

“你……你……”叶朔盯着面前的少女,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他长到这么大,除了卖菜的大婶,就从来没跟女孩子打过交道!更别说还是这样一个天仙般的美女。

“你怎么会在我家?”好一会儿,叶朔才挤出了这句话。

那少女咯咯一笑,没有回答,走到墙角,角落里的地上铺了一条毛毯,正伏着已经敷过了药,在熟睡的小猫。少女像看到了熟悉的故人一般,伸手轻轻抚摸小猫的毛儿,甚是怜爱。

“别……”叶朔下意识的阻止。

那小猫似乎感到了什么,翻了个身,睁开眼,看到眼前的少女,双眼中竟露出了人Xing化的惊喜,温柔的舔了舔她的手,还把头在她的怀里蹭了蹭,像极了朝主人撒娇的宠物。

“怎么,你刚才是担心它咬我么?”那少女娇笑声清脆如银铃。“这位小哥,看不出你心地还这么好。”

“不,我怕你吵到它睡觉。”叶朔如实说道。

“哈哈!”听到叶朔这么说,少女竟然笑了起来,“你这人可真有意思。放心,我不是要打扰宝宝睡觉,我是要带它走。”

宝宝?叶朔一脸不明所以。

小猫则是一副被叫了名字的模样,轻轻地“喵”了一声。

“宝宝就是它的名字呀。”少女抱起小猫,“对了,谢谢你救了宝宝。”

叶朔脸上一红,忙摆手道:“别客气,这……这是应该的。”

“嘻嘻。”少女轻笑,“那我带宝宝走啦!”

“哦……啊!你要走了呀?”叶朔一副如梦初醒状,“那我还能见到猫大头吗!?哦哦,我说宝宝。”

“猫大头?”少女疑惑,又看了看怀中的小猫,愠怒道:“宝宝虽然头大,但也不能给它取个猫大头这么傻的名字啊!”

“不是我取的啊。”叶朔脑海中瞬间浮现出顾问捧着小猫脑袋说,你看它脑袋那么大,就叫它猫大头好了的场景,“总之,别管叫什么,我还能见到小猫吗?这几天有它伴着,走了,我还有些挺舍不得的。”

“嗯……”少女有些为难,“我要带它回家了。”

“这好办,姑娘只要告诉我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即可,待我闲暇时日,便可寻去,就能看望宝宝啦!”叶朔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说道。

“你!我为何要告诉你我家住何方!?我们又不熟悉,怎能探听对方家世!”

“这……!”叶朔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错误,忙不迭地解释,“姑娘别误会,我对你没意思,我只是想以后能见到宝宝而已。”

很明显,叶朔的这一通解释,让少女更生气了。

少女这般面容秀丽清丽脱俗,怕是从来都是倾慕者无数,“我可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我这么说。”少女愠道。

我说了什么?叶朔回忆先前自己说过的话,并没有觉得哪句有不妥之处,她怎么又生气了?到底错在哪儿?

“我叫颜雪梦,至于我家……我不能告诉你。”少女突然开口。

“这样啊。”看着少女突然的变脸了,叶朔有些难以招架。据说女人心海底针,永远无法猜透(顾问告诉他的),果真如此呢。叶朔小心翼翼,生怕又惹怒了这位大小姐。

“还有,不许告诉任何人我的事,否则……”颜雪梦似乎想到什么,指指小猫,“否则你就再也见不到宝宝了!”说罢,便轻盈地离开了屋子。

别啊,叶朔想追出去,但又想到颜雪梦本就是小猫的主人,带走小猫也是理所应当,只是他心下不免有些失落。只好期待着以后还再能见到小猫。

失落了一阵,叶朔才回过神,只见一条白色丝巾掉在地上,怕是颜雪梦无意中落下的。

翌日,叶朔呆呆地坐着,看着颜雪梦留下的丝巾,又想到了小猫可爱的模样。

“我发现猫大头不见了,你有头绪么?……咦,这是什么?”顾问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好奇的打量着丝巾。

“啊!”叶朔被吓了一跳,“宝宝,哦不对!猫大头可能是养好了伤,就自己跑回去了吧?是吧?”叶朔心虚地望着顾问。

“哦……”顾问故意拖长音,“那这个呢!”趁叶朔不备,一下把丝巾抛起来。

“啊!你干嘛!”叶朔吓得跳起来。

“嘿,紧张了~”顾问扯扯脸,做出一副悲伤的表情,“啊,你现在也有事情瞒着我了呢……”

第三章 门派大赛

入夜,万籁俱寂。

风波过去之后,已经记不得是第几天了,也已记不得是第几次尝试了,叶朔都有些怀疑,上次打跑元范二人的到底是不是自己,还是说,那只是一个巧合?

比如,那时正巧有一阵风吹过,然后把元基和范成吹了起来?

鬼才信呢。叶朔咂咂嘴,心中不屑。但是……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莫非他身上还真有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

算了,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叶朔再度重整身姿,回想一下当时的情景,先蓄起灵气……突然,叶朔的双眼陷入了一片空洞,整个人仿佛瞬间沉浸到另一种境界之中。一个个复杂的手印在手中毫无意识的结起,动作虽是僵硬,却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轰!

一阵飙风竟是平地刮起!四周树木哗哗作响,还夹杂着些许鸟兽窜逃的声音。

前方正对着叶朔的碗口粗大树,居然从当中被劈成两段,一道半月形的灵力光刃冲天而起,并不断向后扩散,轰轰轰……被光刃劈断的树一棵一棵的倒下。

叶朔的双眼再度恢复了清明,看见眼前的一幕,惊愕而又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样的破坏力,真的是自己造成的么?

“啊!地震啦!!”不远处的小竹屋传来顾问的惊呼。紧接着,顾问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奔出来,在看到叶朔时还不忘大叫,“快跑啊叶朔,地震啦!”

然后跑了几步就发现不对了,看着呈直线状倒下的树木,又看了看站在源头的叶朔,顾问一脸错愕:“你干的!?”

叶朔机械地点点头:“可能是的吧……”

二人望向倒下的树木一阵无语,最后叶朔开口道:“这样也好,近期都不用砍柴了呢。”

之后一切如故。

唯一不同的是,叶朔晚上不敢再修炼了,用顾问原话就是:“要下一次不小心把山给掀了,我也别修什么仙了,就直接升天了。”

把山给掀了,应该还不至于吧。叶朔心里暗自想着,只是他如今发现,他却是根本不了解自己,他突然想到自己小的时候,那时正是玄天派七年一度的擂台大赛,各个长老招收入室弟子的日子,以他的年纪是还不能参加的,却也被拖去测试了灵根属Xing。

“灵根属Xing啊……”叶朔咂了咂嘴,眼里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光。

还隐约记得当初测试灵根属Xing的时候,长老说,这是天灵根。据说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灵根,当时几个参与测试的长老还纷纷感叹“门派这一次可是捡到了一个百年不遇的天才!”

“谁成想却是摊上了一个百年不遇的废柴!”这句话则是若干年后,吩咐他去做杂活的师兄,用不屑的语气,一字一字复述给他听的。叶朔到现在还记得他当时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真是可笑啊,从百年不遇的天才,变成了百年不遇的废柴。

对了,从那时到现在,也有七年了吧。叶朔突然想到了什么,擂台大赛,又要来了。

而此时,顾问正在山下采购。

“我侄子啊,是玄天派的外室弟子,今年已经蓄气七段了,……”只听一位大婶眉飞色舞的说着。

“啊呀,那可真是不错,我家不成器的儿子才蓄气五段呢。”另一个卖西瓜的大叔不甘的嘟囔。

“哼,有什么了不起,我儿子可是货真价实的蓄气九段,半只脚都已经跨入集气级了!”另一个阴冷的声音插入进来。

这是怎么啦,听着集市上人们的大吹特吹,顾问不明所以,这才几天没下山,怎么小镇上的人开始关心起这个了?

“好了,大家别争了。”一个中年人说道,“我两个儿子都是玄天派的,听说这擂台大赛,也不完全看境界的高低。就算是在比赛中输了,如果被长老们判定是可造之材,也同样有机会进派内修行的。”

派内修行?顾问顿时想到叶朔大晚上那不靠谱的修炼,不由得竖起耳朵来。

顾问在边上听了一会儿,也大概了解了些。这擂台大赛每七年举办一次,届时上至闭关已久的长老,下至外室弟子,都会悉数到场。而这擂台大赛除了考验核心弟子的修炼成果外,最主要还是让长老们挑选弟子。

“哎,叶朔!”顾问气喘吁吁的从远处跑了过来,“我跟你说,最近啊……”

“我可没有在偷懒!”叶朔呼啦一下站起来。

顾问的嘴角一阵抽搐:“不是……哎,被你这一打岔,我差点连正事都给忘了!你听说过玄天门要举行擂台大赛的消息吗?据说到时候,场面盛况空前,咱们也去凑凑热闹吧?”

果真……

叶朔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决定去看看,也许他有些不甘,想去看看那些最终被选为入门弟子的人,到底是多大能耐,“那我们,就去围观一下吧?”

“只是去围观?身为蓄气一段的弟子,却越级打败了高过自己一段的对手,这足以证明你的潜能。怎么,不想看看自己真正的实力么?”

竹林中突然传出的声音,将叶朔和顾问的目光引了过去。

顾问下意识举起一旁的锄头。

只见从林中款款走出的是一个俊美绝伦的少年,立体的五官刀刻般棱角分明,眼底深黯平静。如墨长发流水般一泻到肩,六芒星的耳钻幽光闪耀,银线绣制的衣袍不沾半点尘埃。

“不用这般如临大敌。”少年笑道,“在下皓月峰楚天遥,奉了师父的命令,特来邀请叶朔师弟参加七年一度的擂台大赛。”眼前那少年的声音仿佛也有种勾魂摄魄的魔力,竟使叶顾二人不觉中放下了戒备。

“多谢师兄一番美意,只是这擂台大赛,我想我……还是不参加的好。”叶朔心中似有莫名的抵触。

“既然如此,不如我再给师弟看一点东西,也许到时你会改变你的心意。”楚天遥说着,缓步走到林边,左手引诀,下一刻身形一闪,竟已了无踪影。却见竹林间一道白影飘忽灵动,穿梭林间,翩若惊鸿,矫若游龙。

一个恍惚间,那道身形竟是冲天而起,仿佛直接冲进了灼灼曜日中。

叶朔目光跟随着他的身影,却被阳光刺得不得不闭眼,再度睁眼时,楚天遥仍是好端端的站在面前,好似刚才从未移动过一般,手中悠然自得的抛接着一个野果。见叶朔看过来,微微一笑,便将野果抛给他。

“叶师弟,我先跟你说了,这套身法叫做‘太虚游龙步’,是每一位门派中的弟子都可以学到的入门功夫。如果你愿意参加擂台大赛,被师父看中收为弟子,以后这种秘法想学多少就有多少。甚至是比这高级的秘法,”楚天遥顿了顿,“例如玄天秘法,也可以随你挑。”

“玄天秘法……?”叶朔一惊,这不是……

要提升实力,除了老老实实的吸收天地灵气,淬炼己身外,还可以通过修炼灵技。灵技的高低,也是衡量实力的标准。若是处在同一等级,修炼过较高级秘法的一方可以轻易击败对手。如果秘法的等级再高一些,要超越常识,越级战斗也完全成为可能。自古以来,秘法的修炼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而一般大众能接触到的都是不入流秘法,也就是最普通的一种。主流秘法分为四个等级。而玄天秘法,自然是最高级的一种,相传玄天派开山之初,便是以玄天秘法“玄天”二字为名。

叶朔的双眼充满了不可明辨的情绪,曾几何时,曾有长老对他说过,像玄天秘法,就是给他这样的人准备的。但是如今却……

“好啊!我参加!”叶朔语气坚定。

楚天遥的眼中也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却并没有惊奇,仿佛他早就料到了叶朔会答应。

与叶朔不同,一旁的顾问比谁都清楚“无事献殷勤,非Jian即盗”的道理。这楚天遥一来就点名要找叶朔,还要郑重邀请他去参加擂台大赛,以楚天遥方才展露出来的实力,就算不是精英弟子,也绝对是一流的核心弟子。以叶朔在玄天派的地位,不过只是砍柴挑水,有什么值得门派长老注意?怎么值得他们专门派出这样一位身份的弟子专程来请?

顾问走到叶朔身边,不动声色的拉了拉他的衣袖。刚要开口,楚天遥先微笑道:“我知道你们在顾虑什么。之前二位与元基和范成的冲突,我都已经听说了。那两人本就是爱搬弄是非之人,师父秉公处置,已经将他们罚去后山面壁了。我担保他们不会找你们的麻烦,其他人也是一样。玄天派从来爱才惜才,叶师弟越级打败了高过自己一段的对手,擂台大赛,自然是不能错过。”

“可我又怎知,你说的都是真的?要是你和元范是一伙的,我们去了擂台大赛,岂不是自投罗网。”顾问继续说出顾虑。

“这一点大可放心。我玄天派既然开门纳客,就定能保证到场每一位宾客安全。何况我们若是公然挑衅,众目睽睽之下,今后还如何在这定天山脉中立足?”楚天遥淡然道。

“这到也是,何况以这位楚师兄的身手,如果玄天派真想对咱们不利,在这里就可以动手了,何必专门将我们骗过去瓮中捉鳖?”叶朔点头道。

“可是以你的实力……”顾问还是担忧。

叶朔拍了拍顾问的肩膀:“我不是已经打败了两个门派弟子吗?”又凑到顾问耳边,“更何况,你不是还说,我一不小心,能把山掀起来吗。”

说完叶朔轻轻笑了,说不定这次擂台正是一个契机,告诉那些长老们,自己纵然不是一个天才,也绝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柴。

还有,叶朔对面前的楚天遥抱有些好感。不为别的,也许就因为他是除了顾问之外,唯一一个在提起“蓄气一段”时,眼神中没有对自己流露出蔑视的人。

“那好吧,我也参加。”顾问说道,他望向叶朔,那个整天盼望着能捡到秘籍,发大财的叶朔仿佛消失了,现在在他面前的,是神色坚定的叶朔。

离开了小竹屋,意味着平淡的日子结束了,但即便前途未卜,也未曾退却。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网】 邪世帝尊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43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