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好看的小说】 吾凰万岁万岁万万岁

【好看的小说】 吾凰万岁万岁万万岁

第一章 前尘

夏日已近,大学校园里人们来来往往地穿行着。

整个校园的氛围有些浮躁——马上又要到毕业季了,出去投简历、面试和找工作成为了这些日子里面,应届生最担心的事。

如今已经大四,已经变成“老学姐”的风月桐也不例外。

将头发梳成包子头,用黑色的发夹仔细的把细碎的头发别上鬓角。

风月桐看着镜子。

镜中的美人眉如远黛,眼含春水,双颊粉嫩白皙如初开的桃花,唇比盛开的红玫瑰还艳上三分。

特别是眉间火红的凤凰花胎记,摇曳似火,最为撩人。

风月桐对着镜子抿了抿嘴,期待这最后一次面试能够顺利通过。

坐上地铁,风月桐闭上眼睛假寐。黑暗中,不禁又回想起了自己的童年的事。

她是孤儿,自小在孤儿院长大。

她看着身边的小姐妹们一个个被领养时,偶尔也会跑去门口的铁栅栏后面,巴巴的向外看着,期待有家庭会来收养自己。

但是,没有。

她还在襁褓中时,就被送来孤儿院了。

襁褓中除了一张写着她的名字和出生日期的纸条之外,只有一张信纸——“算命先生说这孩子不吉利。他说此女乃孤魂托生,索命而来。果真,刚生下来就克死了父母,唯有弃于孤儿院,才不会祸及亲人。”

许是她额间的凤凰花太过妖异,院长见了这纸条,竟然真的信了。

这些年来,孤儿院陆陆续续的来了一些准备收养孩子的夫妻。每当有人喜欢上她可爱可怜的小模样,想要领养她时,院长便会拿出这张小纸条对他们不断地进行劝说。

久而久之,就再也没有想要收养她的人了。

那张纸条上写的东西,也被别的孩子无意之间听了去。

原本和风月桐玩的很好的小伙伴,带头孤立她,偶尔还会对她拳打脚踢。但是孤儿院院长却像什么都没看见一般,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哭泣的她。

风月桐慢慢地,由原来懵懂无知时的天真活泼,变得沉默寡言。

随着风月桐慢慢的长大,她越发地想要脱离这里,脱离这个所有人都知道小纸条的地方,开始新生活。

终于在十八岁的那一年,风月桐考上了大学,脱离了孤儿院。

之后的她,一有空闲就不断的去给别的孩子补课,赚钱来补贴自己的生活,才让自己勉强把大学读了下去。

风月桐觉得,可能算命先生说的话有点是对的——自己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

她有一个很大的秘密,一个只有她自己知道的秘密。

在她六岁的夏天,她的胸口上慢慢地长出了三片大概只有指甲盖大小的鳞片。

这三片鳞片如同玉石一般,在月光的照耀之下,上面仿佛有月华在不断的流动。摇曳生姿,美轮美奂,仿佛是由天下最上等的玉石做成的一样。不,更确切地说比最上等的玉石还要晶莹剔透、还要温润……三片淡金色的鳞片的表面上荡漾着七彩的流光,浑身散发着温润的气息,让风月桐情不自禁的抚摸着它,感受它的温度。

不久以后,风月桐在收拾完房间之后,提着一大袋垃圾站在垃圾桶前,她看着放的满当当的垃圾桶,不禁在心中想着——要是有其它地方给我放东西就好了……

突然,她手里的垃圾袋消失了,风月桐呆呆的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垃圾袋不见了!

风月桐慌了神,急急忙忙的找着垃圾袋,突然,垃圾袋又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她又呆愣了一阵子,忽然发现自己呆的地方好像已经不是孤儿院了。

风月桐环顾四周,自己此时正站在一座四四方方的小院子里,院子里孤零零的长着一棵还没有她身高一半高的小树苗,树苗枯瘦,叶子也是暗淡的发黄。

但是奇异的是,这树苗上竟然有火焰在不断的跳动着,她微微靠近,这火焰就跳动的更厉害了,像是有生命一般。

风月桐往旁边退了退,只见自己身旁有一眼泉。

泉眼咕噜咕噜的向外喷涌着清澈的泉水,风月桐鞠了一抔水喝了下去。水清凉、甘甜,只喝了一口,开始还有点饿的风月桐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又充满了力气一般。

风月桐打量着这个地方,发现平日目力极好的她,根本没办法看清楚远处的景色,四周灰蒙蒙的,像是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色的幕布一般。

她忍不住的四处走着,想要去远处看看,却发现怎么也走不出这个小院子的范围,四周像是有着无形的结界一般,阻拦她向院子外面走去。

就在风月桐急慌慌地觉得自己被困在这个奇怪的小院子之后,却发现自己又站在满当当的垃圾桶旁边了。

风月桐赶紧扔下了垃圾,跑进了房间里面。

肚子疼痛难忍,浑身就像着火了一样,灼痛感不断的向着大脑传来。汗水像瀑布一样刷刷地沿着鬓角往脸下滑。

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惋惜,她这时因为疼痛,眼睛疼的紧紧地闭上了。不然,她必定能看见自己现在就像是个火人一般,沐浴在火中。

过了好一会儿,这股难以忍受的灼痛感才渐渐的消了下去。但是此消彼长,她的肚子却越发的难受起来。

风月桐连忙跑去厕所解决了自己的个人问题。

洗干净手,风月桐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又恢复了一些力气,照了照镜子,皮肤似乎也光滑红润了许多,风月桐不禁想着——难道这是刚刚自己痛过的回报吗?

晚上,风月桐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突然之间,床上的人影消失了,一下子,被子又被撑了起来。

几天过去了,风月桐终于适应了这个空间的存在。

她猜大概是因为新长出来的三片淡金色的鳞片,才让自己有了这种神奇能力,所以自从这三片鱼鳞长出来之后,她每次洗澡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别人看出什么端倪。

但是纸终究包不住火。

她还是在一次洗澡时,不小心地被一个小女孩看到了自己的胸口。

但是这个小女孩却视若无物一般,只是像往常一样无视风月桐的存在,也从来没问过风月桐关于她胸前鳞片的问题。

打这以后,风月桐再也不刻意的遮掩鳞片了。别人,也从来没发现过它。

“哈——”风月桐打了个哈欠,迷糊之中发现自己好像枕着一个人的肩膀睡着了,连忙把自己的头抬起来。她先是仔细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妆容,很好,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才准备起身——她还有几分钟就要到站了。

“小姐,你好,虽然很不好意思说出来……但是……”风月桐身边的男人叫住了她,她停住下地铁的脚步。

“你的口水把我的肩膀打湿了……”

“啊……?啊……!实在是对不起……我实在是太困了,没发现……”

“不用道歉,我只是提醒一下你。你以后要稍微注意一点,下次不要再靠着别人睡着了,毕竟别人不会像我一样,脾气这么好。”男人笑了笑,眸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打量着风月桐。

风月桐被他看的发毛,连忙抽出随身带的纸巾给他。

“你要是不介意的话,现在可以擦一下……实在是对不起,我给你留个电话吧,要是你的衣服洗不干净的话,可以打电话联系我,我可以补偿你的,我现在有急事,很抱歉……”风月桐一边说着,一边急匆匆地把自己的电话报给男人,接着又说了一句——“我现在有急事,先走了,再见……!”

男人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的背影笑了一下,嘴巴张了张,像是说了什么。当然,早已跑远的风月桐什么都没有听见。

此时如果有人站在这个男人附近的话,一定会听见他的低语——“凰儿,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风月桐的心情并没有因为中间的小插曲而变坏。

她走在马路上,想起了昨天下载的公司的资料好像有一段还是记得不是太熟,连忙拿出手机,点开文件专注的看了起来。

“小心!!”忽然从头顶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尖叫声。

风月桐下意识的抬头看时,只看见一块板砖直直的朝着自己头砸了下来。

“啪——”在风月桐最后的记忆中,只剩下一阵剧痛,而后,却奇迹般地不痛了。

接着,她看见很多人围着自己低声的说话,手机屏幕明明灭灭,警笛声和救护车的声音夹杂着朝自己靠近……

但是这些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了。飘在自己身体旁边的风月桐想,但愿他们不要在自己的尸体上发现自己的秘密吧,毕竟这有些颠覆常人的思维,说不定有些吓人呢。

自己身体素质相对来说还是不错的,却还是被一板砖给砸死了……说起来也是可怜。

回顾自己短暂的一生,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这二十多年来的记忆从风月桐的眼前一帧帧的闪过,风月桐想得入神。

却没想到这是自己的最后一段记忆。

风月桐只感觉自己身后平白地生出了巨大的吸引力,自己像是跌入了无底的深渊一般,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第二章 混沌

四周尽是混沌。

风月桐只觉得自己像是在雾海中飘荡一样。

自己的身体异常的飘忽,轻盈。

难道这就是自己的灵魂吗?原来灵魂是这样的呀,这么脆弱。风月桐自嘲地笑笑。

时不时,身边便划过几道霞光,风月桐想要伸手去捞,却发现无论如何自己也够不着那看起来近在咫尺的霞光。

风月桐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有雾气不断的渗入。可能是渗入的雾气非常稀薄,让她难以发现吧。风月桐的魂体随着雾气的进入,不断地变得凝实了起来。

过了不知道多久,许是几秒,许是几年,又或是几个纪元?这片混沌中,时间也只是被打碎的细小颗粒而已。

忽地,风月桐感到胸口有丝麻痒感。

她看到自己的胸口上像是燃起了一团淡蓝色的火焰,火焰中慢慢地抽出了一小颗树苗。

风月桐的魂体忽然淡了一点,她感觉自己突然有点儿不适,但是这阵不适感很快便被看见小树苗的惊喜盖了过去。

她不禁想——这,不会是那个地方的树吧?怎么跑出来了?!

树苗像是知道她心中的疑惑一样,轻轻地蹭了蹭她的脸颊。

风月桐看着树苗,树苗忽然离开她的胸口,四处飘荡了起来。她愣了愣,但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实。

毕竟现在已经这么玄幻了。

小树苗有自主意识,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吧?

风月桐静静的在一片混沌中看着小树苗到处乱窜。说来也很奇妙,小树苗经过的地方,雾色好像浅了许多。而每当小树苗回到自己的怀里的时候,风月桐总能看见有灰色的雾气经过小树苗的小嫩叶,慢慢地渗进自己的身体里面。

这感觉,有些像是被针浅浅的刺进去一样。有着浅浅的、麻麻的的钝痛感。

而自己,能感觉到随着雾气进入的越多,脑子变得更加的清楚了。就如同身体受到最纯粹的改造一般。

随着树苗一天天长大,它越窜越高。现在已经不能将它称之为树苗了,而应当是——一颗正当大好年华的树!

风月桐摸着树干,看着树身上的火焰由原来的红艳热烈,变成现在淡淡的灰色,心中有些担心。

但是她环顾四周,不禁扯了扯嘴角——“树苗”竟是将这周围的混沌雾气都给吞光了!这四周空空荡荡的,像是一个无尽的空间一样,只是稀稀疏疏的分布着一些团子——或许这些就是她之前想要追逐的霞光。

当然,她没发现的是,自己现在的身形比许久之前凝实了许多,若是再想去追那霞光,未必会追不上。

这里到底是哪里呢?自己“死后”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方呢?这些灰色雾气又是什么东西呢?那些霞光,究竟是什么?

或许自己再过一段时日,等小树把周围的雾气弄干净,就可以试着去触碰一下霞光了吧?或许,这霞光能解决自己的疑问呢?

岁月不断的流逝,但是,小树却再也没有长大多少。唯一的变化就是树上的火焰越发的清透,淡淡的,像是一道道清浅的波纹。

风月桐把玩着自己的黑亮的头发,想了想,或许现在是时候去探索一下这个地方了。

她向着前面一团淡粉色的霞光跃去。

小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抖了抖叶子,隐入了风月桐的身体中。

风月桐轻轻触碰了一下那团淡粉色的团子,忽然,她感觉自己像是变成了一团灰色透明的雾一般,被淡粉色的小团子“吸”了进去,再度失去了知觉。

四周像是有无穷无尽的水和泥沙一样。风月桐只觉得自己的鼻子、眼睛、耳朵和嘴巴里面全都被水和泥沙灌满了。

这感觉简直是糟糕透了!风月桐觉得自己仿佛马上就要因为溺水而再次死去……

还没来得及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呢?还没来得及再次体验成为人的感觉呢……怎么穿过粉色的团子之后,就到了这样一个地方呢?风月桐内心不禁郁闷道。

风月桐在水里面胡乱的扑腾,突然之间好像抓到了什么,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抓住了那条绳子一样的东西,接着,她听到了有人下水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近……

“他……是来救我的吗?”风月桐想睁开眼睛再看一看,是真的有人来了还是只是自己的幻觉。

但是她却已经没有精力睁开眼睛了……

失去意识之前,风月桐不禁想着——

“难到这次那么快就要死了吗……”

/

“月桐,月桐,你还好吗?月桐你不要吓娘啊!”

风月桐躺在黑暗之中,只隐隐约约地听见自己身边好像有人一直在唤着自己的名字,但是,自己有娘吗?

娘?难到我有娘了!?

风月桐不禁为自己感到开心,唇边也无意识的扬起了微笑。

“月桐!月桐笑了!月桐你能听见娘说话是不是?月桐,你要醒了吗!月桐……月桐,娘在这儿,快睁开眼睛看一看娘吧!”身边妇人的声音越来越哽咽。“啪嗒……”像是泪水砸在脸上的声音。

风月桐不禁挣扎着睁开双眼,望向了她。

“月桐,娘的心肝儿——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妇人望着风月桐,脸上满是惊喜与笑意,嘴上不停歇的说着,述说自己对女儿的担忧。

过了几分钟,妇人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

”你好点了吗?想吃什么?娘给你做!”

妇人双眼之中布满了红血丝,眼尾处似乎是有泪痕,抱着自己的双手有些颤抖,但是即使是这样,也掩饰不了妇人本身姣好的容貌。

风月桐突然想,这样的母亲,一定是非常爱原身的。如果她知道这具身体里面住的已经不是她的女儿了,而是一个来自其他世界的孤魂,应该会很伤心吧?

风月桐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妇人的脸,擦干净她的眼泪,应到:“娘,我感觉很好,我不饿,娘先去休息一下吧。娘照顾了我很久了,应该累了~”

慢慢的擦着妇人的眼泪,风月桐的心中也越来越酸涩。

这心情,大概是原身所带来的吧!风月桐在心中暗暗立下了誓言——我一定会帮你照顾好娘的!你没来得及做完的,我来帮你;你的娘,我必然会当作亲生娘亲来孝顺!

想完这些,风月桐的身心忽然一轻,仿佛卸下了什么大包袱一般。这大概是原身的执念吧?

第三章 初闻修仙界

在月桐胡思乱想之际,妇人突然抬起头,向着门口的方向恭敬的喊了一句:“仙师!”

妇人一边说着一边指点着月桐道:“月桐,那便是救了你的仙师。”

房门被人推开——门口站着一个身着月白色外袍,米白色里衣的青年。他身高已经超过了一米八,但是,看上去却也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风月桐打量着青年,心中想着。

“不必多礼,她这次落水,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身子也受到了不小的伤害,还是需要卧床多休息几日。”青年连忙摆手,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手上突然凭空出现了出现了一张写满字的纸。

“这是给她开的药方,只需按着这方子再抓几次药材,她的病就可以大好了。”

“仙师这是要走了吗?”母亲有些担忧的问道。

“我逗留的时间太久了。我是奉师命下山来历练的,眼下离回去的时间也不远了,我要抓紧时间赶回宗门。”青年点点头,说道。

“仙师,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仙师可以告诉我吗?滴水之恩还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救命之恩呢?虽然我现在能力不足,但是说不定以后仙师也有能用上我的地方。”

风月桐突然开口道。

青年沉吟片刻,说:“萧杜若,青玄宗。”

顿了顿,萧杜若又加了一句:“三个月之后,青玄宗会在青玄山开宗收徒,你若是想见我,可以到时候去报名试一下,若是天赋不错,你以后说不定就是我的小师妹了。”

萧杜若说完,还不忘向风月桐眨了眨眼睛。

风月桐心下了然,心想,这个人性格真的很是不错,能教导出这样的人的宗门,应该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吧?更何况,以自己现在的年纪和身份想要去看看这世界,拜入宗门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风月桐道:“杜若大哥,我一定会去的!”

萧杜若了然的笑笑后,便告了辞,往山门赶路了。

妇人在旁边听着他们的对话久久不语。

在萧杜若离开了一会儿后,才开口说话。

“月桐……你真的是想要去这个宗门吗?”

“娘,怎么了?这个宗门有什么问题吗?”风月桐扬了扬小脑袋,好奇的问道。心中却暗想,难到这个山门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成?

“不,这倒是没什么。既然你想要进这个山门,娘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妇人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心中却有些担忧。

“好的,娘亲。娘也去休息吧。”风月桐应到。

“嗯,你有什么不舒服的赶紧叫娘,娘就在隔壁。你好好休息吧,我出去了。”妇人轻轻的扶着风月桐,带着她躺回了床上,轻掩被角。愣愣的看了风月桐好一会儿,悄声掩上了门。

在妇人走后,风月桐却也不能好好休息了。

现在,她正忙着处理突然之间接收到的庞大的信息。

风月桐的脑海中不断的闪过零碎的片段,有“她”的,有“她”和妇人的,短短几年的记忆,全部涌入了风月桐的脑海。

花了好几个时辰,风月桐才把脑海里的信息整理好,整理好后,风月桐却又发愣了。

那个粉红色的小团子,应该是类似于传送通道的东西吧?自己被粉色的小团子给“吸”了进来,从而进入了这个世界吧?

既来之则安之。不管怎样,这一次,风月桐要好好的体验一回生命的美好。

而这个世界,和风月桐原来呆的很不一样。

这个世界,叫做凤腾。凤腾之中,有凡人和仙人之分。

有灵根的凡人,可以通过修炼而变成仙人,从而求得长生。风月桐有些激动的睡不着觉,想着,这样自己是不是也可以修仙?变成像今天的那个仙师一样厉害的人?

这一世的原身在活着的这几年里面,并没有过过几天好日子。

原身的父亲是一位筑基后期的修士,母亲却是一位凡人。原身的父亲在一次外出之后,就再也没能回家。母亲只能靠着采药卖药,艰难的维持着这个家,独自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冷嘲热讽。

原来嫁给父亲的时候,母亲得到的开心与快乐有多少,父亲消失之后,得到的嘲讽与苦涩便有多少。

原身自从被生下来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不喜欢她,觉得她是个扫把星,恨不得都远远的躲开她。

所有人都说原身的父亲就是被原身和原身的母亲给克死的,原身和原身的母亲上辈子肯定是为非作歹的恶人,这些,都是报应!

风月桐嘴角轻扯——这不就是自己上一辈子经历过的事情吗?同是天涯沦落人,原身甚至比她还好上一些,有个疼爱自己的母亲。可能自己能够进入原身的身体,也是冥冥中注定的吧。

原身就在一片讽刺和谩骂之声中长大了,周围的孩子时不时就过来欺负她,对她作威作福,原身也都忍了下来。

也是,不忍又怎么能行呢?忍不住还手,只会被欺负的更厉害而已。

最后这一次,那些欺辱原身的孩子们在谩骂原身的时候,甚至当着原身的面谩骂了原身的母亲。

原身这次终于忍受不了了,打了带头的人一巴掌。带头的孩子瞬间觉得自己颜面扫地。

第二天,便带着一群七八岁的小孩子过来,把本来就长得瘦小、年龄也小的原身打了一顿。

他们见原身躺在地上,似乎伤得不轻,便把原身推进了河里,一哄而散。

得到这些记忆后,风月桐躺在小床上想了很久。

这次要是没有自己,没有仙师恰好路过,原身早就没了吧?这些小孩子怎么能这么狠毒呢?能对着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小女孩下如此毒手!

常言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但是这些人呢?害了人命,却无知无觉。公道?风月桐差点忘了,这个世界,是以实力为尊的。

最后,风月桐捏紧了拳,她一定要强大起来!这样就可以保护母亲不再被欺负,让那些以前欺负过她的人遭受应有的惩罚!

风月桐睁开了双眼,她的眼睛里面仿佛盛满了整个宇宙一般,深邃而坚定。

第四章 母亲的担忧

大概是昨晚思虑过多,风月桐今天早上起得特别晚。

风月桐睁开了眼睛,便看见身旁的小桌上放着一碗热腾腾的粥。

显然,母亲已经将粥反复热了好几次,只为了让她一起床就能喝到一碗热粥。

风月桐的眼睛不禁湿润了起来。

她拿起了粥,一勺一勺地慢慢地喝着,不禁在心中更加坚定了变强的念头。

过了一会儿,许是听见了房间里的动静,母亲推开门走了进来。

“月桐,粥烫不烫?你以前最喜欢喝这个了,总是说娘熬得粥最香。”

母亲柔柔地笑了起来,但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心事,拢了拢眉头,严肃地望向风月桐道:

“月桐,娘有些话想和你说。”

“娘亲,说吧~!”风月桐特地用小女儿软软糯糯的声音,甜甜的回应母亲。

“月桐……其实在我心里,并不是太想你走上修仙这条路。”

“娘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让你平平安安地度过这一生。”

母亲说着说着,不禁哽咽起来。

“娘亲,为什么呀?父亲不也是修仙的吗?”风月桐不解的问。

“是啊……正是因为你父亲是修仙的。所以,我才更想你当一个平平凡凡的人。”

母亲平静了情绪,才正色道。

“你的父亲,当年是我们镇天赋最好的,最厉害的人。风家,就是父亲的本家,也是一个传承了许久的修仙家族,你的父亲当年一直是被家族当作新一代的希望来培养的。还记得当年,我第一次见到你父亲的时候,他英姿飒爽,气宇轩昂……整个镇上的女孩子,没有不仰慕你父亲的。”

母亲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脸颊微红。

“后来,我们相知相爱,但是你父亲的家族却不同意你父亲娶我……”

母亲嘴角扬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但是,却说可以让我当妾侍。”

“只不过是因为我没有灵根,因为我是凡人。”

“但是,你的父亲气不过,当下就带着我走了。我们来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方,那时人们都很欢迎我们。因为你父亲答应了帮他们抵御这个镇每年一次的山怪的入侵。”

“在你出生前几个月,你父亲又出去除山怪了,但是……这次你父亲却再也没有回来。”

“自打你父亲消失之后,村里面所有的人就像换了个人一样,每个人都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家,盯着我们的家底。他们总觉得你父亲好像留了什么稀世珍宝在家中。”

“村民经常趁着我出去做农活的时候,光明正大的闯进我们家,把我们家翻得底朝天。”

“当年要不是隔壁的张婶,我们娘儿俩差点在我生你的晚上一起没了命。”

“你看啊……对修仙的人,很多人只会想着去利用,去怀疑揣摩。当你实力强大的时候,他们恭敬、畏惧你。但是当你受伤、没能力保护自己,需要去求助他们的时候呢?他们又是一副怎样的嘴脸!所以,修仙又有什么好处呢?寿命长了又怎么样?自己有的只有永远的孤独啊。”

母亲摇摇头,眼眶却又红了起来。

“不,母亲,父亲不是还有你吗!父亲不是孤独的啊!而且修仙之后,结识的人里面,凡人肯定会少起来的,怎么会孤独呢……况且,仙师有那么多灵丹妙药,延长一个凡人的寿命还有什么难的呢?我们有延寿的丹药,又怎么会分开?”风月桐想了想,劝起了母亲。

母亲愣住了,心里的结其实已经快被风月桐的一席话给解开了。

对啊,自己当初不也是害怕自己红颜老去,再也陪不了风郎了吗?却为什么没有想到风郎可能有办法让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更加长长久久呢……但是……风郎,你现在又在哪儿?

“所以,母亲,我一定要修仙,只有我们强大起来了,别人才不会像现在这样欺负我们,我们才能够有实力去找父亲啊!”

“我不相信父亲已经走了,父亲可能只是遇见了什么麻烦而已。他可能现在正在什么地方,正需要我们的帮助!”

母亲点了点头,说道。

“你这孩子,倒还是有些小机灵。罢了罢了,我这里放着一些你父亲以前修炼用的书,你都拿去看吧。”

母亲顿了顿,又说:“你现在年纪还小,切记不能乱来!我这几天上山去给你找找有没有适合你的提升体质的草药。你好好呆在家里,饭菜我放在锅里面了,吃的时候热一下就好。”

“好的,娘亲!”风月桐冲母亲甜甜一笑。

不多一会儿,母亲把父亲留下来的书全部抱了过来,让风月桐不禁有些头大。

原身以前是识一些字的,但是不多,风月桐翻着这些书,想了想,硬着头皮读了下去。

还好这个世界的文字其实和汉字还是有些相通之处。

风月桐通过不断的猜测,还是勉勉强强的读懂了一些内容。

外面的月亮已经挂上树梢,母亲早在下午就背着背篓去后山上采药去了。

风月桐本来还想对母亲软磨硬泡,跟着母亲去采药,帮把手。却被母亲一句“病还没好”给劝了回来。

风月桐突然想起了自己身上的那个秘密,小心翼翼的把手伸进衣襟,摸到了三块鳞片,才稍稍舒了一口气。

这大概就是自己和以前唯一的联系吧?

额头上的凤尾花自己还没确定过还在不在,可能已经消失了。想到这里,风月桐心下还是有一些遗憾,毕竟那朵胎记,算是自己脸上最出彩的部分了,也不知自己这一世长得又是怎么样的?

风月桐心念一转,人已经出现在了那个小院子里,那株树苗已经长大了,灰色透明的火焰缠绕在上面,树叶全是如血一样的通红,煞是好看。风月桐欣赏了一番,便赶紧到泉水边打量起了自己。

水中的女孩额间有一团红色的胎记,看起来却不太像凤尾花。不,几乎什么都不像,模模糊糊的一团。

女孩的眉眼和上一世的自己有三四分的相似,却又精致了许多。但是一脸的菜色和枯黄的头发却又将这美好的眉眼给压了下去。

风月桐喝了几口泉水,感觉到了熟悉的灼烧感,但是与以前又稍微有点不同,这次灼烧感过去之后,身体被一股清凉的气息不断地滋润着,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又强壮了一些。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好看的小说】 吾凰万岁万岁万万岁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44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