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二月河小说】 重生之嫡女难惹

【二月河小说】 重生之嫡女难惹

01.狼狈为奸

丞相府后院,一片静谧,唯有一张摇椅不时地发出一丝的声音,摇椅上,一名绾着一支白玉簪子的华服女子躺在那,右手轻抚着隆起的腹部,嘴角散发着一抹母爱的笑意,再有一月,这肚中的麟儿也该诞下了。

柔柔的阳光撒在她的身上,那股子母性的光辉就更甚了。

摇椅两侧,两个小丫鬟轻轻摇着蒲扇。

突然,一道尖锐喊声从前院传来,“夫人……”

女子微微皱了皱眉,这个点……若不是有什么紧急的事,她的乳娘也不会这样子大叫。随即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许是她交代的那件事有了结果吧。

“来人,快去扶着林嬷嬷进来。”女子朝着身旁的一个侍女招了招手。

侍女领命,立刻小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扶着一个上了年纪,有些微胖,两鬓有些许白发的妇孺进来了,来人正是林嬷嬷,额头上带着一层薄汗。

林嬷嬷停在了女子的身旁的身边,大喘了一口气,接下了女子递过来的茶杯,一饮而尽,这才抬手用衣角拭去额前的汗,看着呆立在一旁的丫鬟,使了一个眼神,让其退下,然后俯身在女子的耳旁低语了一句。

女子的神色一下子变了,看着林嬷嬷,声音低沉,反问了一句,“嬷嬷,您说的可是真的?”

林嬷嬷艰难的点了点头。

女子朝着空气伸出左手,“乳娘,您扶我去前厅,我倒要看看那个女人还要不要国公府的颜面!”

这女子正是沐国公府的嫡次女沐氏清染,而今的丞相府夫人。在十五及笄那年,便嫁给了自己一直看对眼的无权无势的穷秀才岳东,为此不知伤了国公府多少疼爱自己的人的心。

却也是国公府老太太心疼嫡亲的孙女跟着一穷二白的书生会吃尽苦头,要着自己的儿子一定要尽全力帮助自己的孙女婿,务必要让他在朝中有一席的地位,这样才能叫自己的嫡孙女不受委屈,这才有如今岳东当任丞相的情形。

林嬷嬷领会到沐清染的意图,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连忙搭上了沐青染的手,扶着沐清染从摇椅上起身,叮嘱着,“夫人,你小心着点自己的身子,别为了这种人而伤了自己和公子!”

沐清染敛去了神色,轻轻地点了点头。

刚要进入前厅,就听到了一阵阵地娇笑,“相爷,你答应莉儿的可要做到啊!”

这声音听得悦耳至极,却也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不就是自己最疼爱的庶妹沐雪莉吗?何时竟然跟自己的夫君勾搭在了一起。

一道沉厚的声音在沐清染的耳旁炸开,“莉儿所说的,本相何时未曾答应过!不过要那女人的命,给你便罢!反正本相不稀罕!”

那个女人的命……是说自己吗?沐清染白了脸,右手紧紧握拳,指尖深入自己的血肉中也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

不稀罕?这就是自己的夫君,丞相府的当家岳东吗?!沐青染有些不敢确定……

一旁的林嬷嬷扶着沐清染的手,就要进去,却被沐清染紧紧握住,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准进去,且听听看看。

林嬷嬷有些心疼地看着自己的主子,何至于让自己这么苦!

于是乎主仆二人就站在外后,听着厅内的两个人对话。

沐雪莉不知为何,说话的声调有些许地弱,却被沐清染清楚的捕捉到,那个自己最为疼爱的庶妹说,“那相爷连姐姐肚子中的孩子也可以舍弃么?那毕竟是相爷的第一个孩子啊……”

熟悉又残忍的声音传入耳,“那与本相又有何干!不过是一个孽种!本相要孩子,自是有莉儿帮本相生!就凭她……还不配拥有本相的孩子!”

沐雪莉的声音里透着一丝的惊喜,“那相爷也就同意莉儿剖腹取子啦?”

02.剖腹取子【一】

剖腹取子!

沐清染的脸唰地一下苍白了,贝齿咬着的下唇没有一丝血色。

恨!她好恨!凭什么他们要这样决定自己的命运,她不甘心!

她提了衣服,示意林嬷嬷离开,却不想转身的那一霎那不小心磕到了跨在墙边的扫帚,扫帚磕地,发出一道响声,虽然轻,却让厅内的两个人捕捉到。

两个人相拥着走出门,看见眼角带着泪痕,脸色苍白的沐清染,不由地轻嗤了一声。

沐清染猛地抬头,望着岳东,双眸中满是不甘,一字一顿,“岳东,我沐清染究竟做错了什么,值得让你这么残忍!让你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放过!你知不知道,还有一月你就可以看到他了!”

虽是声声泪下,却没有让岳东有一丝的动容,他反倒高声大喊了一声来人。一时间,一群侍卫鱼贯而入,团团围住沐清染。

岳东使了一个眼色,离沐清染最近的两个侍卫瞬间伸手扑向她,抓着她的双臂,沐清染挣扎着,却也是念着肚中的麟儿,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一时之间便是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跪在地上,即使双手不能有自由,却也是小心地护着自己的肚子。

一旁的林嬷嬷见此红了眼,扑过去拉着一名侍卫的手,想要让他松开手,一边大叫着,“放肆!你们这群刁奴!还不快放开夫人!”

岳东皱了皱眉,道,“来人,给本相把这个目无尊卑的泥腿子绑了!”话音刚落,便又冲出了两名侍卫,将林嬷嬷双手制服住,并拿了婶子将林嬷嬷五花大绑起来,顺便堵上了嘴巴,林嬷嬷不甘地呜咽着,却也是无可奈何,只能瞪着一双眼睛干看着。

岳东踏步上前到沐清染的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满眼的厌恶不加掩饰,“沐清染,你以为本相容忍,你就可以肆意妄为了?”

沐清染紧紧地咬住双唇,只是愤愤地怒瞪着岳东,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岳东不免有些恼了,抬起手刚想要挥下去,却被沐雪莉拦住,只见沐雪莉从一名侍卫的身上抽走一把匕首,来到沐青染的面前,匕尖抵着沐清染的小腹,唇角却带着一丝的温和地笑意,“姐姐,你说妹妹帮你提前将外甥带出来看你可好?”

而这笑在沐清染看来却是淬满了毒液。

“你敢!”沐清染大叫,可现在自己被牢牢按住,根本不能动弹半分,也怕自己的微微一动,会伤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沐雪莉轻笑一声,“姐姐说的什么话,不是姐姐教的妹妹要果断狠绝,遇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决不能心慈手软么?哪怕是遇到自己喜欢的男子也要不折手段么?那妹妹现在要姐夫,姐姐可以给么?”

沐清染苍白着脸,苦笑道,“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妹妹连自己的外甥都不放过?”停顿了良久,言语中充满了痛心,“……就为了这个男人!”

“还真就是为了相爷!”沐雪莉毫不掩盖地承认,没有拿匕首的那只手轻轻抚上小腹,带着炫耀般,“姐姐怕是还不知道,妹妹肚子里已经有了相爷的骨肉吧。”另一只手上的匕首却是毫不客气地对准了沐青染的肚子,手上略微用力,沐清染的肚子显然有了丝丝的血迹流出。

03.剖腹取子【二】

这种蚀骨的痛连同要失子之痛全部涌了上来,沐清染沐青染双手紧紧地握拳,满心的苦涩,“就因为你肚中有了孩子,所以我的孩子就该死?”

沐雪莉轻笑一声,“姐姐说的哪的话,妹妹怎么敢有这样的心思。”突然之间,却是敛去了笑意,面色有了几分狰狞,凑近了沐清染的耳边,轻声道,“若是姐姐的孩子不死,我的孩子又如何能够成为相府的嫡长子?”

然后又轻轻的退开,道,“所以姐姐你说你的孩子该不该死?”

一切还有什么不明了的呢?

沐清染疏忽仰天大笑,开口的话却是那般的刺耳,“沐雪莉,岳东,我祝你们百年好合,我也要诅咒你们此生断子绝孙,就算侥幸有那么一两个出生的,也是三头六脚的怪物!”

似乎是戳中了岳东的某根神经,岳东一下子翻涌上一口气,怒不可解地上前,一脚踢翻沐清染,拿过沐雪莉手中的匕首,“沐清染你竟敢如此咒本相,单说莉儿已经怀了本相的孩子,只要你死,她便是名正言顺的丞相夫人,又有谁敢多说半句不是!你竟敢诅咒本相的孩子!本相现在就让你的孩子身首异处!剖腹取子这般血腥的事情本相亲自来!”

沐清染满脸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做着最后一步的挣扎,“岳东,你这么做就不怕我爹怪罪你吗?”

还没等到岳东没有回答,沐雪莉已经先一步给出了答案,“姐姐,难道爹爹没有告诉你,他肖想母亲的那嫁妆已久了么?”

沐清染疏忽瞪大了双眼,母亲在她十二岁离世之时,拉着她的手,守着祖母和舅舅说在死后,嫁妆都归她留着她出嫁之时用。

而爹爹在她的面前百般提出要让沐国公府上的唯一庶子沐雪枫照看母亲名下的几家铺子!本来还以为是为了培养沐雪枫,她本想这两天就松口的,没想到……没想到……

原来是这样啊!

倒也是,如果母亲名下唯一剩下的嫡女也死了,那这些嫁妆不就归了国公府所有,哪里还需要她的爹好说歹说跟她要。

哈哈哈……真是极好的一家人!

对了,还有姐姐!沐青染的眸中出现了一抹晶亮,抬着头,微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

可能是看出了沐清染的想法,沐雪莉继续微笑着答道,“二姐姐放心,你死后,爹爹就会进宫禀报清妃你暴病身亡。”

还真是步步为营啊!所有的一切还真是没有任何的预兆啊!

沐清染闭上了眼睛,不再言语。

这无悲无喜地态度落在岳东的眼里感觉像是不屑他一样,心中更是燎起了火,手上的匕首再也没有半点犹豫地刺进了沐清染的肚皮,用沾满鲜血的双手将那已经成型的孩子拿了出来。

似乎是为了报复沐清染,岳东将那个孩子狠狠地摔在地上,脸上的得意尽显。

而沐清染此时虽是痛到骨子里却没有半分的流露,紧紧咬住下唇,双手握拳。

许是看着沐青染此刻的表情还不满意,沐雪莉走了上前,附在沐清染的耳边轻轻吐出一句话,“姐姐怕是还不知道害死母亲的是谁吧……不知道母亲在天之灵若是知道姐姐认贼为母该是怎样的痛彻心扉。还有啊……就连姐姐与相爷的相遇也是姨娘精心设计的呢。”

04.真相大白

沐清染不言不语,自己冥想了一会儿,疏忽间瞪大了双眼,母亲当年就是跟沐雪莉的李姨娘会过面之后才兵败如山倒,不过半个月便消瘦无比,最后竟是咳血而亡……

当年的年幼她沉浸在丧母中无法自拔,郁郁寡欢了好些日子,是李姨娘一直陪伴在她的身旁,嘘寒问暖了好些年。而后在她快及笄的半年前说是为她安排了一个花灯会,让她去散散心,也是在这花灯会上,她失了一颗芳心在岳东身上,再也收不回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精心安排的啊!

沐清染气急攻心,猛然吐出一口鲜血,竟是再也没有活下去的欲望,心中所想的只有死后去到九泉再向母亲磕头赔礼道歉这些年自己的错。

这些年只能怪自己迷失在了李姨娘刻意制造的温柔之中,竟白瞎了一双眼睛。

突然一声大喝传入耳中,“管家,拿纸笔墨来!”

管家似乎是早有料到这一幕,在岳东话落之后,立刻让两个下人抬着一张小桌子上前,摆上了纸笔墨。岳东见状,立刻抬步上前,拿了笔,蘸着墨洋洋洒洒地纸上落下字。

而这全程,沐清染都冷眼旁观着。

待墨干后,岳东大声念出纸上的字,“丞相府主母沐氏清染,嫁入丞相府五年,失德失言,不敬夫君,残害夫君子嗣,迫害夫君妾氏,今日苍天为证,我岳东将休弃沐氏,自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即日起,沐氏便要从我相府离去。”

沐清染低咳了一声,继而扬天长叹,“好好好……你们这联手算盘打的真好!”临了还给我安了这么些罪名,天见可怜的,那些丞相府的妾氏,哪一个不是他岳东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而纳入府中的,得到权势之后又悄悄下手,做出了一副病逝的模样。

而那些子嗣……哪个不是他岳东深夜在她耳边呢喃,那些孩子不能出生,一出生他这个丞相就要做到头了。不忍他如此为难,她便使了些手段,让那些孩子死的冤屈。每至午夜梦回,总会看见那些小小的人儿,听到那些细碎的啼哭声。

沐清染咬紧牙关,踉跄着脚步缓缓起身,经过岳东身旁的时候猛然抽出他手中的休书,拖着一副残败不堪的身子离去。

走时本想带着林嬷嬷一起走,却听见岳东那冰冷刺骨的声音,“……至于这婆子……杖毙!”

沐清染转身怒瞪着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叫,“你敢!林嬷嬷是我的乳娘,可与你相府无半分关系!”

“呵呵……”管家在这时出了声,手指了指林嬷嬷,“夫人……哦,不对,沐小姐,你这乳娘可是盗窃了我们相府的财物,人赃俱获。”紧接着从身后拿出一串白玉链子。

那分明是母亲赏给林嬷嬷的!何时成了他们相府的东西!真是欺人太甚!只恨自己现在双拳难敌众人。

有些痛心地看着林嬷嬷,更觉得后悔,自己当初要是听祖母和嬷嬷的,不对姨娘那么好,不决意嫁给岳东,今日的一切都该有所不同吧……

眼角划出一滴晶莹的泪珠,张了张嘴,无声地对林嬷嬷说道,“嬷嬷,对不起!是清染太任性了!”

林嬷嬷摇摇头,眼眸中写满了,“小姐快走!好好照顾自己!”

沐清染拖着自己带血的身子一步步走出相府,却在门口缓缓地倒下,带着不甘双目死死地盯着相府的大门。

我沐清染对天发誓,若有来生,我必血洗今日之仇恨!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二月河小说】 重生之嫡女难惹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44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