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推荐】 透视村医在花都

【小说推荐】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1章 偷看的理由

“屁股那么大,腰却那么细,一定是狐狸精变的。”陈帆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对坐在摇椅上邋里邋遢的老头子说道。

“这就是你偷看苏小姐的理由?”

糟老头子手拿着一把蒲扇,挺着个大圆肚,顺手拿起一个酒壶咕噜咕噜灌了一口黄汤,才悠悠睁开一对熊猫眼,毫不掩饰嘲笑之色。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苏小姐大白天的洗澡,哗啦啦的,你知道,我好奇心重而已……加上我眼睛真的有问题……才看了那么一丁点……就被发现了。”

“能不发现吗?你都骑在人家围墙上了。”糟老头子站了起来,顺手甩给陈帆一张火车票,“老子妙手神医这一世英名,算是毁在你小子手上,你母亲把你托付给我,让我教你医术,让你长点本事好好做人,我甚至连祖传的练气功夫都传给你了,你倒好,骑在人家墙上,要不是老子有本事……你小子现在进局子了,知道吗?”

“什么有本事?不就是被人家一顿胖揍吗……要是我,肯定还手,有钱人了不起啊。”陈帆嘀咕一句。

“嘿,我说你小子,你偷看人家身子,我给你擦屁股,你倒埋汰起我来了,算了,老子我懒得和你计较,反正你也要滚去苏城,见你漂亮的未婚妻喽,你这匹野马,就要被架上马鞍了。”糟老头子随手丢了扇子,帮陈帆收拾行李。

什么鬼未婚妻,陈帆自然不相信的,都是老头子胡诌,自己怎么没听母亲提起过,老头子这是支走他,好霸占电视看点岛片而已。

“我擦,好家伙,这是我刚买的碟子,你也要收走,我真是养了个白眼狼。”老头子哪里是帮陈帆收拾行李,简直就是当公关检查嘛。

“明明是我买的好不……这东西祸害人,我打算丢了。”

“滚滚滚,你再不走,人家苏小姐带人打上门来,你想走也不成了,见着你母亲,就说老头子我没把你教好,愧对她了。”老头子叹了一口气,顺道甩给陈帆几张皱巴巴的钱,“这是全行家当了,前几天多买了几盘碟子……你要省着点用。”

“……”

陈帆有些郁闷,最近真是倒霉透了!

几天前,他上山帮老头子找药,遇见大雨躲进一间药王庙,一个恶雷劈下来,慈目面善的药王雕被轰炸成渣,他被砸得七荤八素,醒来之后,眼里的世界就变得有些不一样,紧接着人就跟着倒霉了。

万和村里新修了一栋别墅,占地好几亩,又是圈地种玫瑰,又是挖土搞游泳池的,据说是外地来的有钱人,喜欢这里的山清水秀。

陈帆沿着乡间小道跑步的时候经过别墅,不小心听见哗啦啦的声音,下意识地一看,隔着厚厚的砖墙,陈帆看见了********,身材火辣辣的苏小姐像美人鱼一样畅游在游泳池里。

陈帆虽然二十岁了,在男女那方面还停留在理论方面,身体不受控制,不知不觉就上了人家的墙。

结果苏小姐家养了一群金毛……也不汪汪叫,呼哈着尾巴张嘴舔陈帆滴落下来的鼻血。

一声尖叫之后,陈帆落荒而逃,紧接着一群保镖拎着棍子呼啦啦的追出来,陈帆跑了,可怜不明真相的糟老头子,被人胖揍一顿,背了黑锅。

老头子也没客气,要把他赶回苏城去,说他母亲一个人太孤单,想要一个儿媳妇了,让他去找到未婚妻。

陈帆觉得有些荒谬,无非是老头子想报复而已。

陈帆也不在意,反正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他待够了,如今学得一身本事,下山去救个美女,捞钱又赚色,怎么也不亏。

……

陈帆收拾好行李,在老头子喝的水缸里放了点泻药作为临别礼物之后,轻松写意,坐上了去苏城的T2333趟列车。

“这偏地方,还是太穷,一天三趟火车,硬座永远满当当的,硬卧却永远空着,不过竟然花了我四百块,真是心疼。”

陈帆将行李放好,看了看车票,自己的位置是下铺,位置还算不错,至少不用蜷缩在上铺和中铺了。

当火车快开的时候,一名女孩忙慌慌的托着行李,走到陈帆面前。

陈帆往女孩子身上瞄了一眼,眼睛就挪不开了。

只见这个女孩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长着一头秀发,脸蛋精致无比,一身白色上衣和褶边裙子,整个人非常有气质,有点像电视里的古力娜扎,充满活力和美丽,露出的长腿和手臂皮肤透着宋瓷般的光泽,好似天山上的雪莲花结上了薄薄的一层冰霜,她低头瞄票,睫毛微微闪动,宛若西湖边上欣赏夏荷的江南女子,一缕惆怅,似乎对中铺有些不太满意。

“就是这里了,”女孩瞄了一眼手上的票,灵动的目光在陈帆身上扫了一圈,见陈帆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也不在意,而是吐了一口香气,“这位帅哥,能帮我放一下行李吗?”

“啊……没问题。”

陈帆看惯了万和村的翠花金花银花,突然看见这样的漂亮女子,心跳不由地有些加速,难道最近犯桃花运了,先是出水芙蓉般的苏小姐,现在又是一个阳光开朗般的旅行女孩,谁更美丽,陈帆不由地暗暗做比较,懵懵然的帮她提起行李,也不看行李架,顺手就丢上去了。

“啊?谢谢你。”女孩小嘴微微一张,有些吃惊地看着行李架,这家伙,是巧合吧?

“不客气,同坐一趟车,就是缘分,我叫陈帆,你呢?”陈帆伸出手,想要握手。

女孩愣了一下,左手摸出一个耳机,右手拿着一个电话,朝陈帆露出一个天真纯真的笑容,“我叫萧紫嫣。”

“好名字,和你的笑容一样,姹紫嫣红。”陈帆不露痕迹地收回手,尼玛,这就尴尬了啊,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都这样,一点礼貌都不懂。

“你的名字也不错,好了,我要上去了,第一次坐火车,有点紧张呢。”萧紫嫣施施然迈着碎步,朝梯子旁走去,很快,她眉毛拧成了一个川字,表情露出一丝痛苦。

第2章 萧紫嫣

陈帆将萧紫嫣的表情看在眼里,又看了看她白嫩的耳朵,见耳廓内侧暗红,微微摇头,不就是来大姨妈了吗,至于这般痛苦?一个月都要流一次血的怪物,这点抵抗力都没有,不愧是大城市的姑娘,农村的七姑八婶,谁还不带着亲戚下地,话说回来,萧紫嫣这身子,腰细身瘦,肉都长到那两只白兔上了,不弱才怪。

“唔……帅哥……你能帮我把行李拿下来一下吗?我忘了点东西在里面”萧紫嫣求助地看向陈帆,表情里带着丝丝柔弱和羞愤。

陈帆站起来,重新将萧紫嫣的行李拿下来,没办法,人家姑娘现在正在和血魔作战斗,柔弱的小眼神都都块让人心碎了。

萧紫嫣试图蹲下来开密码箱子,额头上的汗水一下就沁出来了,脸也变得煞白一片,叶凡甚至看见褶边的裙子有暗红涌动。

“别动,把手给我。”

陈帆略微有些轻视的目光消失了,表情也变得严肃,十八岁姑娘一朵花,花儿一样的年龄,含苞待放,没理由像古代妃子一样一言不合就血崩啊。

“你……你流氓!”

萧紫嫣见陈帆穿着朴素,一副农村人的穿着,本来还以为遇见了好人,心想这世界还是好人多,没想到,这个穿着干净,如阳光般的英俊男子,竟然是一个流氓,趁机要占她便宜。

“流什么氓……流血了,不过,你遇见了我,不用太担心。”陈帆说完,强行握住了萧紫嫣如羊脂白玉般的手。

她的手心很烫,手背却很凉,陈帆把了一下存关三脉,发现萧紫嫣的脉象呈现浮脉之象,随即露出思考之色。

一般来说,内伤久病,阳气不足,阴血衰少,才会出现这样的脉象,更年期的大妈就会有这样的症状。另外一种可能则是房事过多,导致内分泌紊乱,才会发生。

难道萧紫嫣是一个**女?陈帆不由地猜测道,万和村每年就有不少翠花金花出去变成了红玫瑰白玫瑰的,香包豪车荣归故里,然而却落下一身病根,老头子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卖肉的女人,所以一概不医,只能看着村里的女女一个个如海棠花凋零。

陈帆将萧紫嫣划为‘那一类’人之后,对萧紫嫣的好感下降了不少,不过医者父母心嘛,这点小病症,正好用来牛刀小试。

“喂,放手啦……人家都痛成这样了,你还欺负我。”萧紫嫣挣扎了一下,却没能挣脱陈帆的手掌。

“把脉而已,这就算欺负?那你赚钱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爱惜自己的身体,现在好了,知道痛了?”

陈帆一边说着话,一边从行李包里取出一个黑木盒子和一个红布药袋子,盒子里面装着近百根银针。

“我赚钱上大学怎么了?你瞧不起我?看你的衣服,是农村人吧,不学好,偏学流氓,真让人看不起。”

萧紫嫣指着陈帆,又恼又怒,她从小家境不是很好,好不容易考起苏城的一流大学,拒绝了嫁入苏氏豪门姑***帮助,空闲之余做兼职,越做越大,赚了不少钱,每个月还往家里寄一点,这是她最心酸也是最骄傲的事,如今却被人鄙视,她当场就发飙了,要不是这一次来看望在农村养病的苏表姐,她才不会选择坐那么久的火车,遇见陈帆这样的无耻流氓。

“哟,看不起农村人?那我就露一手给你瞧瞧,不就是月经不调吗?把衣服脱掉,我给你扎一针就好了。”陈帆摸出一根银针,在萧紫嫣面前轻轻一晃。

“你……你要干什么?”

萧紫嫣蹲了下来,捂住肚子,下面的一片嫣红更宽了,她想要寻求乘务员的帮助,奈何这趟车从西南农村开出,乘务员都忙着在硬座车厢维护秩序呢。

“放心,我是一个医生。”

陈帆见萧紫嫣紧张痛苦的样子,心里有些好笑,不给钱,就不脱,果然势利,这要换一个大保健场所,几百块一甩,那还不溜溜的宽衣解带啊,算了,一个可怜的女人,帮她一把,求个心安。

“医生?鬼才信你,你有行医资格证吗?还拿银针,不会是骗人的中医吧。”萧紫嫣不屑地看着陈帆,她一直听人说,外面很险恶,骗子特别多,没想到自己出一躺远门,就遇见了。

陈帆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中医,不是骗子,对了,行医资格证是什么?可以吃吗?”

“……”

萧紫嫣无语了,这家伙,智商这么低,怎么骗人?

陈帆趁着萧紫嫣分心的瞬间,将针扎进了她小腹某处,并一下拔了出来,整个动作行云流水。

“好了……这下应该不会血崩和病痛了,你去做一下善后工作,我帮你弄一副药吃下去,应该很快就好了。”陈帆将银子放进盒子,又开始在红布要袋子里面找药,关于调理月事的中药,十个八个方子,对陈帆来说都毫无难度。

“啊!你竟然用针扎我?”萧紫嫣感受着腹部像蚂蚁啃咬着一般疼痛,眼里充满了绝望,难道说,这家伙得了艾滋,用针报复社会?天呐!我怎么这么倒霉。

“通气止血,不用银针干嘛?我告诉你,这比去找西医打止血敏和雌激素调和剂好多了,见效快,无副作用,绝不长痘痘,不影响你接活……”陈帆见萧紫嫣快要爆发的样子,有些替自己不值,老子一向损人利己,连糟老头子都敢下毒戕害,今儿个怎么改Xing子了,女人啊,果然是祸水。

“什么接活?我告诉你,如果我出了事,你会坐牢的,我同学读法律专业的。”

“我没空和你拌嘴,你看看你的裙子,有伤风化啊,”陈帆指了指萧紫嫣的长腿深处,好意提醒。

“啊!”萧紫嫣羞红着脸,打开箱子里胡乱扒拉一阵,各种粉红贴身衣罩罩让陈帆大开眼界。

萧紫嫣终于找到了她的七度空间,哒哒哒的往厕所跑去,没一会,又羞着脸跑了回来,求助地看着陈帆,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厕所……门关着的……”

第3章 学生妹

“呃……那等一会。”陈帆已经配好了药,捣成粉末,装在一个木质的碗里。

“不行……包不住了。”萧紫嫣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我箱子里有一个野外用的帘子,你支起来帮我挡一下……我……我换一下。”

陈帆惊呆了,这是一个多么冰雪聪明的女纸啊,明明前几秒还指着他说你是个骗纸,下一秒就眼巴巴的哀求着,帅哥帮帮我。

陈帆越加笃定,萧紫嫣就是**女。

“看见女红,流年不利,一会包一个红包给我。”陈帆摇了摇头,没办法,人有三急,火车刚出站,厕所没开,陈帆只能帮忙。

“不许偷看!”萧紫嫣剥开帘子,凶狠狠的瞪了一眼陈帆,然后就是一阵在属于陈帆的床上窸窸窣窣地弄着。

帮人遮羞这种事,时间特别的漫长,直到萧紫嫣轻轻拍了拍陈帆的肩膀,说了一句好了之后,陈帆才放下布,也亏得这节车厢只有寥寥几人,对着的几个床铺又刚好没人,不然萧紫嫣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谢谢你……我肚子不怎么疼了,我现在,相信你是一个中医了。”

萧紫嫣与陈帆对立而坐,她脸上还挂着一丝红晕。

“转变得这么快?”

陈帆不由地有些感叹,女人的心思,实在捉摸不透啊。

“因为我也是学医的,中西医结合专业的,你捡出来的几种药,我都认识,和四十堂老中医开的药方差不多,而且,我的确不流了……我向你道歉。”萧紫嫣含笑看着陈帆,“这些药,打算给我吃的?”

“没错,不过做你们这一行当的,应该很有钱吧,五百块,价格公道。”陈帆将药递到萧紫嫣面前,“在车上,没那么多讲究,兑点矿泉水喝下去吧。”

“什么叫我们这一行当,我还没毕业,没那么多钱。”萧紫嫣刚刚对陈帆升起的好感,顿时全无,眼神也变得冷漠起来。

“没毕业的才值钱,**嘛,香饽饽呢,五百块,保证你药到病除,只要以后你改邪归正,这种痛苦就不会伴随你了。”

陈帆推销着他的神药,没办法,老头子给的钱只剩下不到三百,苏城那种地方,还不够生活两天的。

唰!

陈帆正愁如果没钱,该怎么在苏城混,不想萧紫嫣将药渣子狠狠的泼地上,双眼快要喷出火来,此时此刻,她才明白,陈帆把她当作什么人了。

“无耻之徒!”

萧紫嫣的声音就像冰窖里的千年寒冰,不带一丝感情,陈帆的话,深深的伤害了她,这两年的努力,黑白颠倒,生活不规律,才落下这个病症,得不到别人的肯定,遭受白眼,让她快要崩溃了!

陈帆打量着萧紫嫣冰冷的表情,才意识到可能对萧紫嫣的职业产生了误会,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是我理解错了,我道歉,毕竟,像你这样的病……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萧紫嫣面色稍微好看了一些,淡淡说道:“呸,谁愿意得这种病,每个月都那么疼。”

萧紫嫣一扫地面的药渣,逐渐冷静下来,从包里摸出五百块,犹豫了一下,递给陈帆,“呐,帮我再弄一副,火车要开十个小时呢,如果你骗我的话,哼哼,我会叫警察的。”

“涨价了,要六百!”陈帆凡露出贱贱的笑容,你要摔药就摔药,要我再来一次我凭什么又要来一次,如果是床上,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你!”萧紫嫣没想到陈帆会是这样的人,一跺脚,就要上中铺去,一挪步,忽然露出一副讥笑之色,“我明白了,你根本就是个骗子,怕被警察抓,哈哈哈。”

“谁怕警察?我一个能打十个,不就一副药吗,我开给你,保证药到病除。”

陈帆在药包里抓药,一旁的萧紫嫣嘴角露出一缕不可见的笑容,目光却盯着陈帆抓的每一味药,暗暗记在心里。

“真的管用吗?咯咯,我等着警察来抓你。”萧紫嫣嬉笑着,将兑水的苦药服了下去,一抹Xing感的嘴角,美腿一抬,上了中铺,戴上耳机,开始哼歌。

“***,上当了。”陈帆摇了摇头,心里却不怎么计较,毕竟刚误会了人家,这下两清了,加上这一路途遥远,有一个美女做伴,倒也不寂寞。

一路上,陈帆与萧紫嫣有一句没一句地交谈着,渐渐两人打开了话匣子,天南海北地聊起来,陈帆在农村生活多年,说的都是那里的山,那里的人,惹得萧紫嫣阵阵发笑。

而萧紫嫣说的却是在学校的事,理想毕业能进一家好医院,当一个好医生,赚钱让父母看病等等,让陈帆对她好感倍增,这是一个自强而开朗的女大学生。

火车途中经过了几个站之后,火车上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萧紫嫣中途去了一趟厕所之后,回来人的精神又好了几分,对陈帆的笑容也越加真挚,甚至坐在陈帆的位置上,请陈帆吃零食。

夕阳透过窗户照射在两人的脸上,两人同时看向窗外,彼此对视一眼,相视一笑,又彼此移开目光。

就在这时,三道不和谐的身体,在陈帆面前停了下来,这三人光着膀子,左青龙右白虎的搞着刺青,中间一人将头发剃掉半边,另外一半染成绿色,要有多丑,就有多丑,偏偏前后的两人不但不嫌弃,还一脸谄媚贱笑。

“哟呵,鸡哥,快看,这里有一个空铺,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咱们就不去那边挤了,三人挤凑挤凑,斗斗地主,看看美女,这破火车,老子真是受够了。”说话的是走在最前面的家伙,干瘦干瘦的,说话的声音就像鸭子,难听的要命,一双三角眼眼睛斜斜的看着萧紫嫣,整个人就简直了。

“咕噜!”

另外两个家伙更是狼狈,狠狠的香着口水。

萧紫嫣正在嗑的瓜子一下就掉在地上,求助地看向陈帆,这三人的打扮,一看就是混混,萧紫嫣这下是真的害怕了,不过她不想让自己的位置被人给霸占了,于是说道:“不好意思,这里有人了。”

第4章 瞧不起乡下人?

“鸡哥,听见没,人家说有人了。”走在后面的矮胖崽子直勾勾的盯着萧紫嫣,脸上的刺青越加耀眼,就像打了鸡血一样。

啪!

只有半边绿毛的鸡哥一巴掌打在胖仔的脸上,“老子又没聋,要你提醒?有人?我说小妞,不要以为长得漂亮,就想着骗人啊,你看看你,找个男朋友穿得这么破烂,土里土气的,眼光真是差。”

说完,鸡哥摸出一支烟,叼在嘴里,打了个响指。

“是啊,不如跟着我们鸡哥,比跟着他强多了。”

干瘦的仔子笑了笑,掏出个打火机给鸡哥点烟,连打了几下,也没打着,装逼失败,凶凶地一扫陈帆对面床上的三人,见三人选择沉默,表情越加得意起来。

而萧紫嫣则怒视着三人,想要解释陈帆不是她男朋友,可她发现这样不妥,这三人明明是冲着她来的,如果发现她是一个人,不是更无法无天!

萧紫嫣本能地想到找本节车厢的乘务员,可这三个家伙都溜到这里了,乘务员都没发现,可见这火车的管理,有多差。

“你们是来找茬的?”

萧紫嫣强自镇定,目光有意无意地向陈帆求助,偏偏这家伙咔咔的嗑瓜子,一言不发,带着似笑非笑和好奇的目光打量三人,让她的心沉到了谷底,心想这家伙是个软蛋!

“鸡哥,听见没,她说我们找茬?我们明明是找美女嘛,这天要黑,夜里多寂寞不是?”干瘦仔子笑容更甚,目光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啪!

鸡哥又是一巴掌拍在干瘦男子脸上,甩了一下杀马特的发型,说道:“说对了,我们就是找茬的,这趟车啊,我们天天坐,熟得很,姑娘,和我们斗斗地主就行了,别的我们啥也不干。”

“对,我们鸡哥说话算话,说是斗地主,绝不这摸那摸的。”

“流氓!”萧紫嫣站了起来,看样子,这位置保不住了,为了自己的安全,必须去找乘务员了。

然而,陈帆的手拽住了她的手腕,拍了拍她的手背,道:“既然他们都说我是你男朋友,如果保护不了你,我也不配做男人了。”

萧紫嫣见陈帆站出来,心里一暖,不过她见陈帆身体单薄,面对三个混混,肯定要吃亏,低声道:“算了,让他们。”

“那怎么行,三只苍蝇而已,赶走就是了。”陈帆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身为你的男朋友,三只苍蝇都赶不走,会让人瞧不起的。”

“哟呵,听见没,鸡哥,有人说我们是苍蝇。”

“我们本来就是苍蝇嘛,专门叮美女咬,哈哈哈。”鸡哥笑了笑之后,眼中凶光闪动,捏起拳头,就朝陈帆的脸砸来。

“滚!”

陈帆同样伸出手,朝鸡哥的肋下狠狠一戳,鸡哥惨叫一声,就蹲了下去,另外两个家伙见头出手,也扑了上来,同样被陈帆用相同的手法在他们肋下狠狠一戳,惨叫着倒在地上,脸变成了猪肝色。

从陈帆出手到制服三人,不到三秒钟,萧紫嫣连报警电话都没拨出去,一切困难就已经解决了。

“这……怎么做到的。”萧紫嫣小嘴张成了O型,表情精彩极了。

“拍苍蝇嘛,顺手就打了,有什么难度?”陈帆见三个家伙捂住肋骨带着恐惧的目光跑远,转而看着萧紫嫣,“我又救了你,要不要以身相许啊。”

“呸,你才是最大的流氓。”

萧紫嫣啐了一口,脸变得绯红绯红的。

“鬼才是你的女朋友。”

“嘿,如果女鬼有你这样漂亮,我也不亏。”

“吓!”萧紫嫣扮了个鬼脸,“刚才,谢谢你啊,微信号是多少,我存一下,有时间请你吃饭。”

“呃,微信号?我只有电话号码。”陈帆摸出一个手机,两百块的神机诺基亚,萧紫嫣直接笑了笑,接过陈帆的手机,存下了她的号码。

“或许,你应该换个手机。”萧紫嫣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我也想,可老头子太抠门了,你不知道,这一次给我买硬卧,是他最大方的一次。”

陈帆一脸不爽,暗暗诅咒糟老头子拉肚子三天三夜,尼玛,都说摇一摇可以摇到别人的老婆,这倒好,人家美女主动要微信号,没一个智能手机,与缘分擦肩而过,宝宝心里苦啊。

火车到苏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当一张专车接走向陈帆挥手的萧紫嫣之后,就剩下陈帆一个人在风中凌乱,等等,副驾驶里面的姑娘,好像有些面熟?

隔着玻璃,又是晚上,一般人本来是看不清的,偏偏陈帆能看清,他的眼睛里有精光闪动,紧接着,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尼玛,城市套路深,我想回农村啊,这不是……那天在别墅游泳池里做睡美人的苏小姐苏浅浅吗?那36E的尺码,如羊脂玉般的身子,让陈帆想忘也忘不掉啊,尤其是那一声尖叫过后,慌乱时扎进水池的那一招平沙落雁式,至今还有点喷血的冲动。

萧紫嫣认识苏浅浅?世界怎么那么小?

陈帆见萧紫嫣还四处张望,似乎是在找自己,连忙打了一辆出租车,逃离现场,没办法,想想一个女人坐在玛莎拉蒂总裁里面,开门关门都有保镖护着,这阵势,是真的惹不起。

玛莎拉蒂内,苏浅浅目光瞄了瞄远去的一辆出租车,见萧紫嫣坐进车来,表情有些不自然,于是她下车,坐到了后排,与萧紫嫣坐在一起,说道:“紫嫣,你真是的,我让人送你回来,你偏偏坐火车,那多不安全。”

“表姐,我这不是安全回来了吗,路上还遇见有趣的事了呢,对了,你不是在乡下养伤吗,怎么回来了?”萧紫嫣坐下之后,目光还看向车外,寻找着什么。

“我爸给我请了一个著名的外国专家,我是临时回来的,还有,妈打电话给我,说给我定了一门多年的亲事,我必须回来处理一下,紫嫣,你找什么呢,丢东西了?”

萧紫嫣连忙收回目光,摆了摆手,说道:“没有,没有,只是遇见一个有趣的农村人,表姐家世这么好,处的对象,一定是个富家公子哥吧。”

苏浅浅听见萧紫嫣说有趣的农村人,眉头地一皱,她刚才看见一个家伙像那天偷看她的贼子,不由地心情有些差,表情也变得冰冷,“紫嫣,你还在读书,心思单纯,农村人坏人多……至于我的婚姻,应该由我做主……更何况,我妈竟然给我的是娃娃亲,我真是头疼死了。”

“表姐啊,你是不是对农村人有偏见啊。”萧紫嫣反驳了一句,想起在火车上的事,脸就不由地一红,本来她想和苏浅浅分享的,可她见苏浅浅心情不是很好,便将这事给埋在了心里。

……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推荐】 透视村医在花都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74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