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校园小说】 北宋快递员

【校园小说】 北宋快递员

第一章 寒风呼啸

寒风呼啸,冷风如刀。

农历十一月初的天气已经极冷了,更何况这是北宋年间的寒冬。

京东路,清河县城南十五里处有一个平常的村落,唤作武家村,村子不大,百十户人家,数百人规模,村东有个柴门院子,三间泥墙草房,东屋两间杂货棚,西屋是灶房。

一个大汉在院子里只穿一条麻布的裤子,把一块三四百斤的石头碾子举来举去的,身上的肌肉随着运动尽显阳刚之气,练了五六分钟依旧是气不长出,身不流汗。

这汉子不是别人,正是清河县有名的刺头,最爱吃酒打架的武松武二郎。

“这具身体根本就不是人,最少也是个超人。”武二郎自言自语道。

原来此时的武二郎已经不是以前的武二郎了,张汉,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特种兵大队长。张汉老家山东,二十一岁时从冶金大学本科三年级应征入营,陆军某部队两年,后因为枪法极好,身手过硬,被选拔入西藏某集团军特种兵,后屡立战功,表现出色二十六岁,任大队长。特种兵大队长别看手底下兵不过几十人,但是个个都是精兵强将,前几天在一次追击过境毒贩的任务中,张汉一马当先,驾驶越野车不小心掉进了万丈坑,醒来之后张汉就发现自己成为了大宋水浒传里的武松了。

饶是张汉神经大调也是适应了好几天,这时候的武松还没有犯事,年纪刚刚二十郎当岁,武艺已成,但是尚未成名。和哥哥住在清河县,哥哥武大郎在城里租个小门面起早贪黑卖炊饼。武松则是武痴,每日里不是喝酒就是打架,武大郎也是伤透了脑筋,一心想规劝兄弟找个正经营生。

张汉拍拍自己这一身肌肉,笑道:“武松啊,以后我就是你了,你的都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你放心吧,我不会白白占据你这个躯体的,大宋的美女我来了。”

不要以为特种兵都是一本正经的,像张汉这种兵选的都是调皮捣蛋的,思想活络着呢,个顶个都是人尖子,鬼点子一堆一堆的。

从此以后自己就是武松了,武松丢下石头碾子有打了一趟拳脚,直到浑身舒服了这才穿上单薄的衣衫回屋里了。往炕随便加了几根柴火,武松上炕拿过床边的一个黑瓷罐子,哗啦把里面的钱全倒了出来。武松数了数,钱还不少呢,一贯半。普通人家一个月也就是一贯的生活费,哥哥武大郎起早贪黑做点小生意,每个月给武松两贯的零花钱,主要是怕武松吃饭没钱,又给人打架。

武松摇摇头,笑道:“这武松还真不懂事,不过以后好了,武松懂事了。”

武松拿了五百文钱,出门来到不远的堂弟家,院子里一个二十来岁的后生正拿着大斧头劈木头呢,咔擦,咔擦,切豆腐一样。

这人不是别人,武松的堂弟武壮是也,老武家基因好,虽然武壮没有武松那么变态但是也体格也相当的好,武壮以前曾经央求过武松教授武艺,但是均被武松拒绝了。

“哥哥来了,快屋里请。”武壮看看武松来了,赶忙放下手里的伙计说。

武松说:“屋里就不用了,我来找你有点事情。”

“有事哥哥尽管说。”武壮说。

武松道:“你前段时间说跟我学武艺,现在还要学吗?”

“那是肯定的,这世道混乱,山贼遍地,谁不愿意学啊。”武壮说。

“学是可以,我就两个要求,第一能吃苦,第二能听话,只要你同意这两点就行。”武松严肃的说。

武壮不敢怠慢,虽然是自己堂哥,但是武松厉害的变态,四五十人近身不得,自己既然想学当然要拿出几分诚意来。

“好,好,我同意,我这就杀只羊,给哥哥吃。”武壮说着就要去羊舍找羊。

武壮家的情况很一般,父母五十来岁了,身体不好,家里几亩薄地,全靠这几只羊过活,又怎么能让武壮破费。

“走,去我家。”武松喊了武壮到自己家里。

武松道:“我打算干些正经营生,开个镖局车行什么的,没人不行,你去喊喊人,知根知底的咱们村的,十五六岁到二十来岁的,看看能喊来多少,愿意来的我一律教授武艺,管吃喝。”

武壮有点不相信,道:“哥哥,都是大小伙子,每天管吃喝可不是个小数目。”

“你去找人吧,傍晚前来我家集合,过期不候。”武松说着出去了。

武壮挠挠头,就去喊人了,爸***话可以不听,但是武松的话他可不敢不听,武松习惯用拳头说话。

村里十五六岁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有五十多个,但是并不是人人都看好武松,武壮找了一下午也就找了十一个,加上自己一共是十二人。天没擦黑大家都来了,提着根哨棒,再加上一身破衣烂衫的,就跟花子队一样。

武松从院门里看得清楚,不由得感叹,北宋原本经济富足老百姓吃喝不愁,但是到了北宋末年官府衙门敲骨吸髓压榨百姓,老百姓的日子过得艰难,普通人家到了冬季农闲都是吃两顿饭,早上一顿稀粥,晚上一顿稠粥,有块咸菜疙瘩就不错了。

武松道:“大家都来了,大壮也把事情给大家说了,我准备干点正经营生,赚点钱,你们谁想跟我一起混就留下来,有我有肉吃,就有你们肉吃,我有酒喝就有你们酒喝。但是我丑话说前头,这世道乱,想出人头地那有时候可是要拼命的,没胆量的自己滚蛋。”

都是一个村的,谁不认识谁,又都是年轻的大小伙子,武松这么说自然没人愿意走,大家道:“大壮哥都给我们说了,哥哥是要开镖局,那我们就是趟子手,吃得就是一碗玩命的饭,玩的就是命,怕求。”

武松道:“好,既然大家来了,那就开始吧,今晚的任务吃肉喝酒。”

武松说着把大家请进了院子,厨房里早就放好了一腔肥羊,还有两坛子美酒。

肉自然要自己炖,不用武松动手,出来一个瘦小的孩子,这孩子叫毛孩,屠户收养的孩子。

肉炖好了,正准备吃呢,这个时候匆匆忙忙走进来一个汉子,这汉子喊道:“武大被打了,二郎快去看看。”

第二章 大闹酒楼

毛孩把羊肉下锅,其他的几个汉子拿柴的拿柴,烧火的烧火,没过多久羊肉香味就飘出来了。这个时候邻居李大叔喊了一嗓子:“武大让人打了,二郎快去看看。”

武大是谁,武大可不是武汉大学,而是武松的哥哥武大郎,在城里开了饼店,也算是小有名气,叫做武大郎炊饼。

“我家哥哥在哪里?”武松问。

“你哥哥在马家酒楼,让人给打伤了,你过去看看吧。”李大叔说。

武松道:“多谢李叔报信,我这就看看。”

李叔回家了,武松道:“羊肉要炖熟了才好吃,我和武壮去趟城里,顺便买些酒来,你等切不可偷吃。”

大家吓的赶忙摇头,开玩笑,武松哥哥还没吃呢,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偷吃。

武松和武壮两人迈开大长腿,一顿跑,没多久就来到了清河县城。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华灯初上,四下里的酒肆茶楼勾栏里亮着星星点点的灯笼,来来往往的小商贩叫卖着各色的产品,不得不说北宋在经济上是非常繁荣的,完全超越了强汉盛唐。

马家酒楼就在南门里不远就是,武松,武壮二人赶到的时候武大郎正捂着头坐在马家酒楼门口不远处的石台子上休息呢,几个出来遛弯的老头老太正在那里劝武大呢。

“这马家可不好惹,你还是快回去吧,他家大业大差不了你几贯钱的,改天再来要就是。”

武大郎拿布捂着流血的额头,变骂道:“这厮好生无礼,欠钱不还还打人。”

这个时候武松到了,朗声道:“哥哥莫慌,弟弟来了。”

本来武大还没慌呢,一听这话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拉住武二的手,说:“哥哥没事,哥哥没事,不小心在桌子上碰破了额头,咱们先回店里。”

武松什么德行武大太清楚了,自己被打,武松不把马家酒楼打的满地找牙那就不是武松。

武松说:“我听李叔了,你不用哄我了,哥哥放心,咱们三个一起去酒楼找马老板讨还公道。”

武大知道拧不过武松,当即说:“咱们只讲理,不打人,实在不行咱们明个去衙门告他。”

武松点点头:“我心里有数,走。”

三人登门,马家酒楼门口的小厮往里就喊了一嗓子:“武松来了,大家抄家伙。”

跑堂的,后厨的,账房的,在四名专业打手的带领下站在大堂严阵以待。吃饭的食客一个个在那里看热闹,大家也不怕,武松这人虽然厉害可也不会乱打人,所以看热闹没啥风险。

武松大踏步往里就走,一个打手一棍轮过来,武松劈手夺过,啪的一下折断,仍在了地上。一双虎目轻蔑的扫过众人,众人吓的连连后退,不敢和武松对视,道:“让马有才出来说话。”

小厮们不敢怠慢,连忙去请老板。

马有才是马家酒楼的老板,也是本县出名的大财主,他的产业可不止这个酒楼,城外有良田数千亩,牛马上百头,可谓是家财万贯。

马有才在众人的护卫下出来了,看了看武松,武大,武壮,冷声道:“武松,光天化日之下,你竟敢强闯我马家酒楼,你就不怕王法吗?”

武松愣了,天下竟然还有这么无耻的人,反问:“你欠钱不还,打了我家哥哥还问我怕不怕王法。再说了你开酒楼不就是让人吃饭喝酒的吗,我武松不能来你酒店吃酒吗?”武松拉了把椅子,右脚踩着椅子,从桌子上拿过一条鸡腿,大口的吃了几口。

“我不还钱是你因为家的炊饼有问题,今天有个客人吃出来一粒沙子来,坏了我酒楼的名声,不让武大赔偿我钱就已经算是便宜了他。”马有才说。

武大郎跳脚骂:“你胡说八道,我的炊饼上好的面粉做的,哪里会有沙子,分明是你故意抹黑。”

这种扯皮的事情说到天亮也没用,武松道:“马有才,你可想好了,我武松可不是好欺负的,你就不给我一个说法?”

马有才冷笑:“我酒楼几十号人,还怕了你不成,想打就开始。炊饼钱是一文不付。”

武松说:“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会给你一个说法,来日方长,咱们走。”

武松说罢带领二人离开,武大也松了口气,生怕武松打伤了人,惹来更大麻烦。

武松带武大去了城中的李家百草堂,这里不仅仅是卖药的地方,李家有个年轻的郎中还在此坐诊,以前没少给武松治疗。

这李大夫不过三十来岁,见武松来了,笑道:“二郎,又跟人打架了?”

武松道:“今番我没跟人打架,但是我家哥哥让马家的恶奴打伤了劳烦大夫检查一下,诊金照付。”

说着武松拿出几十文放在了桌子上,李大夫也不看钱,拉过武大郎仔细检查了额头,又号脉,然后道:“只是些皮外伤,额头表皮破了,胳膊,后腰都是擦伤,没伤到骨头,并无大碍,我给大郎开一支药膏,每日涂一次连伤疤都不会留下。”

武松也没当回事,心说这李大夫吹牛不打草稿,一支药膏能治好皮外伤这没问题,可是连伤疤都不留下武松不信,要知道后世多么先进的科学,祛除疤痕都是大难题。

“多谢大夫了,一共多钱。”

李大夫拿药膏给武大弄好,这才去桌上把钱拿了二十文,道:“只需二十文,余下的二郎拿回。”

三人谢过了大夫,回到了炊饼坊,安顿了武大郎。

武松道:“哥哥,你且养伤,我在家请朋友们喝酒呢,就不陪哥哥了。”

武大郎拉过武松的手说:“哥哥知道你心疼我,只是马家这事顺手翻过去吧,犯不着为了这点事跟马有才较劲。”

武松说:“以前是我不懂事,让哥哥费心了,从今个二郎懂事了,不会让哥哥再受欺负了。今天马家欺负了咱不计较,明天张家,李家都会来欺负咱,人活一口气,哥哥不用管了,我自有分寸绝对不会出事。”

武松拍了拍武大郎的肩膀,带着武壮买酒去了,家里一群兄弟正围着羊肉等候武松呢。

第三章 大战金钱豹

“让大家久等了,一共四坛子高粱烧,放开了,喝完就从这柴房睡觉,天亮开始我教授武艺。”武松和武壮两人提着城里买来的酒大踏步就进来了。

一共是十三个人,煮了一只羊,四坛子酒,都是半大小伙子,刚刚开始的时候对武松还有些紧张,但是很快大家发现武松也没那么凶,反而很好说话,大家敞开了话匣子,边喝边聊,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平日里哪有这样的待遇,一个个酒足饭饱,喝的醉醺醺的。武壮喝了两碗白酒也有些迷糊了。

唯独武松自己一个人喝了一坛子白酒还是鸟事没有,虽然北宋这年月白酒度数很低,但也足以说明武松酒量的变态。武松高兴啊,酒量好,武艺也好,这条件啥美女泡不到,武松歪歪的想了一阵,又加了些木柴,和大家伙睡着了。

第二天早起蒙蒙亮,大家伙都还在睡着,武壮从麦草堆里起来出去方便,这个时候武松正在院子里打拳呢,鸳鸯腿耍的虎虎生风,看样子应该是练了一段时间了。

“武壮起来了,你可识字?”武松问。

武壮挠挠头:“哥哥说笑了,斗大的字也认识不了几个,小时候没上过学堂。”

武松说:“叫醒毛孩,让他熬粥做饭,你去早市上买些供品回来。”武松给了武壮二百文钱安排他去了。然后武松进屋去了,炸雷的一嗓子,胆小的几个都吓尿了。

“都起来,今天第一课开始了,昨天话已经说清楚了,咱们要开大车行,给客户送货,押运物品,训练武艺是必须的。”

大家伙赶忙起身,这才想起昨天的确说过,而且大家都决定了要跟着武松哥哥一起赚大钱。

大家一听也没意见,当家纷纷表态要去。

武松留下毛孩做早饭,带着十个人就跑了出去。每人手里拿了根一米多的硬木棒,穿过村东的田野,直接跑到了树林里。

“哥哥,我们先开始练棍吗?”一个叫做刘大牛的小子问道。

武松呲牙,道:“你们听好了,训练上不许多问,不许多说,让你们怎么练就怎么练。从今个一日三餐都是我管着,每个月五百文的工资照发,你们训练中伤药费也是我出,但是若有人不好好练习武艺可别怪我武松翻脸。”

大家道:“哥哥放心,别人求之不得的事情,我们有机会练习武艺一定用心。”

“好,开始,往树林跑五里地,然后再跑回去吃早饭,都小心了,树林里可有狼虫。”武松说。

大家伙吓的一个冷战,大冷的天的早晨野狼在树林里找食物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哪年都有孩子让狼吃了。

武松带头,队伍缓缓的向树林深处跑去,压着不步子并没有猛跑,刚开始训练自然是锻炼耐力。

树林中的烂路跑起来并不轻松,五里路下来有几个身体弱的开始呼吸跟不上了。到地方武松偏偏不让大家坐下,只许站着休息。

正此时,刘大牛一指不远处的头鹿,这鹿膘肥体壮少说也有二三百斤。

武松看了眼馋,说:“我去拿了它。”大家伙不知道武松的本事都以为不可能,要知道鹿能在虎狼成群的树林的繁衍生息可是很机灵的,而且跑起来那叫一个飞快,快如奔马。

武松示意大家俯下身体不要动,自己找了两块长条形的石块,用一根米长的绳子一头系住一块,然后弓身前行,宛若一头山间的豹子,借助枯草和树木的掩护武松一直来到距离梅花鹿几十米的地方,武松猫在草后准备要发动突然袭击,正这个时候吃草的梅花鹿突然抬头,从草丛里看了看,突然抬起了鼻子嗅嗅,惊慌要逃。

武松不容分说系着石头的绳子就摔了过去,刚好缠住了一条腿,这下麻烦了,腿上带着两块石头想跑也跑不快,武松大踏步出去准备抓住梅花鹿。这时候忽然脑后恶风不善,腥味扑鼻,一只野兽扑了过来,这野兽膘肥体壮少说能有二百多斤,浑身花斑。

武松只感觉脖子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当下发挥到了极致,退后一步手中木棍一轮啪的一声凌空把这野兽打到地上,木棍也因为吃不住力断成了两截。这厮倒地受伤愈发的凶横,嚎叫着朝武松示威。

武松定睛看时竟然是一头金钱豹,体长一米六七,加上尾巴两米多了,好大的个头,显然是这厮也准备猎梅花鹿,没想到让武松打搅了,这才向武松发起了进攻。

武松冷笑道:“想要我武松的命,别怪我不客气了。”当即一伸手后腰上抽出来一把一尺来长的尖刀。金钱豹猛扑过来,武松照着豹子就是一刀,豹子凌空变招躲开。武松缩身,一把抓住了金钱豹的后腿,轮圆了朝树上狠狠的就摔,当场就摔了七荤八素,趴地下不动了。

这个时候众人过来了,七手八脚的把花豹捆了个结实,把梅花鹿也给捆住了。

“好险,好险,哥哥没伤到吧?”众人问武松。

武松没伤到,但是的确吓到了,背后都是冷汗,知道这小树林里有野兽,一般也就是山猫,狼一类,谁知道竟然有花豹,还是超级大个头的,不过在自己手下面前不能丢了面子,当即笑道:“多谢各位关心,身上丝毫没伤到,只是吃了一吓,咱们往回返。这鹿和豹子都要带回去。”

花豹和梅花鹿都比较重,原本打算跑回去的计划也取消了,大家伙抬着这两个家伙往回赶。武松多了个心眼,先让人看看,村口没人,这才抬了回家。这个时候毛孩把早餐做好了,高粱米粥,炊饼,还有咸菜疙瘩。这已经是极好的早餐了,这年头官府盘剥的厉害,有钱人越来越有钱,没钱人越来越穷,日子就这么穷苦潦倒的过着。

武壮也从早市回来了,买了一只大公鸡,水果点心,还有香烛。武松正色道:“无规矩不成方圆,你们跟我习武,按道理要拜师,不过我不习惯人叫我师傅,都叫我哥哥吧,大家可同意?”

第四章 开始训练

众人忙应声道:“愿意。”

就这样,武壮,毛鹤(外号毛孩),刘大牛,武云,武飞,李三,李春,张朗,张铁,王宏,王亮,冯环。一共十二人,加上武松是十三个人。武松的快递公司就算是迈出了第一步,干事业吗,最需要的就是人手,心要齐,人心齐,泰山移。

大家烧黄纸,喝鸡血,十二个人拜了哥哥武松为哥哥,接下来就是买大车,买马匹,准备开车行了,大车好说找个木匠就能打造,不过两贯钱就够了,但是骡子就贵了,要十几贯钱,有了骡子还不行,还需要建棚舍,草料,都需要花钱,千头万绪。当然武松愁也没用,当务之急还是训练自己这帮手下,乱世英雄遍地起,有枪就是草头王,有钱没武力那是给别人送菜呢。

上午还是接着锻炼身体,没别的事情就出发去树林里,吊着几个沙袋,打沙袋,做俯卧撑等等。这回武松没去,安排大牛做监督,哪个敢偷懒就是一个字,打。

家里就剩下武松和武壮两个人,二人忙活了好一会儿才给花豹定好了笼子,装了进去。梅花鹿还在那捆着呢,武松提着刀过去,准备结果了这厮,晚上加个菜。

武壮提议道:“哥哥,别杀了,卖活的比死的值钱,达官贵人都喜欢家里养着玩,我估摸着这么大一头雄鹿能值二三十贯,顶的上两头骡子。”

武松一踅摸说:“咱老武家都是本乡本土的,难道就没个当官的?朝里有人好办事啊。”

武壮挠挠头:“当大官的肯定没有,咱们不是有个远房叔叔武章,在县里做县丞啊,咱们开车行官面上找他比较合适。”

清河县令才是个七品官,县丞比县令还小一级,从七品的官,不入流。不过在小民眼里已经是天大的官了,正所谓灭门的知府,破家的县令,权力不容小视。在武松的记忆里武章这个人还算不错,自己小时候每年朝廷拨付的扶贫款武章还会给亲自送来,最近几年朝廷自己都说困难户了,这扶贫款也就没有了。

武松说:“好吧,先不管这事,咱们先把这鹿养弄到你家去,让婶婶帮养着,你被一口袋豆饼,莫让婶子把鹿饿瘦了。”

武松舍得下本买了许多豆饼,燕麦,让武壮把梅花鹿带回他家饲养。

中午时候,武松率领一干人等在树林里做基本功的训练,大家练的热火朝天,一个个劲头十足。本来冬天这个季节,没有农活,大小伙子是只吃两顿粥的,但是这么一锻炼吃的也多,俗话说的好,半大小子吃穷老子,武松那一贯多的私房钱吃饭都不够,谈何发工资,所以要想办法。

“毛孩,你过来一下。”武松把毛孩叫了过来。

“哥哥什么事情。”

武松说:“咱们这十几长嘴吃饭开销不小,坐吃山空不是办法,听说你打过猎,可知道哪里猎物多。”

毛孩说:“我以前跟一个老猎户打猎,无非就是猎狗追兔,下套子抓山鸡,斑鸠。再大的猎物就是去大山里抓野猪,灰熊,这个季节正是野猪和灰熊多的时候。”

武松点点头:“好吧,你去准备一张网子,用木框定起来,我去准备些诱饵。”

北宋时期和现在的情况不一样,虎狼都常见,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所以谈不上保护这些常见的野鸡山鸡。

野外生存训练时候武松学过打猎,现在终于有机会实践了。找了片寂静的松林,这里斑鸠鸽子出没的多,武松撒下了精心准备的诱饵,然后把网子固定在了树上,远远的牵绳子到几十米外和毛孩躲藏着。

毛孩说:“这个跟冬天抓麻雀一个原理,抓山鸡斑鸠鸽子行吗?”

“我没问题,咱们耐心等着,不说话。”武松和毛孩两人耐心的等了一会儿,果然来了四只肥鸽,也是饿急眼了,鸽子警惕性也差,武松一松开网子,毛孩抓住了四只鸽子,放笼子里了。然后继续,下次运气就没这么好了,来了几只斑鸠,这家伙贼精明,吃东西时候警惕性很高,网子落下来的时候飞走了,一上午就抓了五只斑鸠。

不过今天也够了,营养搭配一下就好。下午大家伙在树林里相互配合,狂追野兔。武松则带了张铁来到小村的最后头,张铁的父亲是个跛子,左腿有伤。还没进院子就听见叮叮当当的打铁声音。

“张叔,干活呢。给你带来两只鸽子,晚上炖汤喝两口。”武松道。

张铁军一看是武松,放下手中维修着的锄头,过来陪武松坐下。

“二郎来了,张铁这小子跟你学武艺你可多费心了,该打该骂你不用客气。”张铁匠说。

武松笑道:“张叔放心,张铁就是我的亲弟,会用心教的。今天过来是有些事情要请你帮忙,想必你也知道,我准备开车行,押运货物。前期的投资比较大,所以想去山里猎野猪,你辛苦一下打造些家伙。”

武松说着把仅有的八百文钱放在了桌子上面,张铁匠道:“猎叉有现成的,猎刀会打,但是弓箭不在行,猎野猪风险大,你可要想好了。”

“猎叉就按照你的来,猎刀你按照我的尺寸来,这是草图。”武松画好的一张猎刀图递给了张铁匠。张铁匠一看这猎刀看起来像一条狗腿,全长二尺,刀刃一尺六,刀柄四寸。这就是普通的大狗腿刀,山林打猎开山,杀猎物都行。

“没问题,三天后你来拿猎刀。”张铁匠说。猎叉我这就给你弄好,张叔平日里赶集卖货的猎叉用上好的枣木装了十三个,都是标准五尺长的三股猎叉。

武松再次谢道:“有劳张叔了,这几天给张叔抓只肥兔。”

别过了张叔,两人往回赶,武松看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当即准备往家里赶,刚到门口时武出来说:“李家庄出事了,闹狼灾,李员外家的庄客被咬死了一人,现在数百庄丁把狼围在庄后的黑松林里不敢入内。”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校园小说】 北宋快递员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82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