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万域之王 小说】 法家高徒

【万域之王 小说】 法家高徒

第一章 顿悟法理,法家弟子

司徒刑跪坐在书案前,毛笔在砚台中吸满墨水,显得格外的饱满圆润。悬腕提笔,横平竖直,一笔一画,距离都是一般无二。

他写的很慢,甚至还比不上一个刚刚学会写字的幼童,但是一笔一画,铁画银钩,力透纸背,给人一种铮铮铁骨,法度森严的感觉。

法者,天地之理也。

法者,万物之道也。

天无法,则不明,地无法,则不平,人无法,则不鸣。

。。。

随着司徒刑笔尖在白纸上滑动,一个个代表着秩序的文字透过纸张嵌在实木的桌面之上,一丝丝法理升腾,交织,最后变成一张看不见的法网将整个院落笼罩。

几万米的高空,一道白色的气柱陡然从万里高空垂下,犹如银河倒灌。

星空中绵延不知几万里的白气,不是真的银河,而是古圣先贤的文气凝结。

儒家称之为文曲星气。

兵家称之为武曲星气,

帝王称之为黄道正气。

虽然表述不同,但是诸子百家弟子在突破阶位顿悟的时候,都有资格接受文气的洗礼。这是人类雄霸大陆最大的依仗。

灌顶的时间越长,获得的好处就越多。

司徒刑现在就处于这么一种顿悟的奇妙的状态之中。

文气不要命的倒灌而下,司徒刑的身体慢慢的变得丰盈有力起来,皮肤更是蒙上一层象牙一样的光泽。

伐筋洗髓,改善体质。

但是文气灌顶,最大的收获是精神层次。

法家的经义在司徒刑的脑海中闪现,仿佛有一个宽服高冠,面容清癯的老者,在缓缓的宣讲法家经义,以前很多晦涩的地方都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随着文气的倒灌,法理慢慢的凝聚,最终形成一抹锋利异常,闪着白光,非金非银,只有寸长,长着三对透明翅膀,给人一种无坚不摧感觉的飞刀。

每一位法家弟子接受文气倒灌的时候,必定会以法理凝聚一柄法刀。

这是法家最可怕的武器。

随着法家弟子体悟的加深,法家之力的凝聚,法刀的威力也会逐步提升。

据说中古圣者将仁义道德镌刻法刀之上,上可斩昏君,下可斩佞臣。

就连那高达千刃的高山,也会被法刀拦腰斩断。

司徒刑的法刀和其他人的有很大的不同,他的法刀多了三对透明的翅膀。随着翅膀的挥动,飞刀在空中留下一道道银痕。

这把飞刀的造型,让人不由联想到封神演义中陆压道人的斩仙飞刀。

国无法,则不宁。

民无法,则不安。

家无法,则不兴。

。。。

随着司徒刑对法理体悟的加深,空中文气更加仿佛不要钱似的倒灌。在文气的滋养下,斩仙飞刀越来越锋利。

随着司徒刑顿悟的时间增长,空中的动静变得越来越大,从远处望去,文曲星力被一巨大的漏斗吸引掠夺,随着时间推移,漏斗的体积越来越大,掠夺的面积变得更大。

知北县书院

须发洁白的徐夫子看着空中的漏斗,满脸的纠结,仿佛便秘一般。因为漏斗的存在,知北县范围之内竟然在这一刻感受不到一丝文曲星的力量。

他刚才读到《论策》,有了一丝顿悟,但是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因为漏斗瞬间抽干所有的文气,被硬生生的踢了出来。

是谁遇到这样的事情也笑不出来。要知道顿悟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但是看着空中银河倒挂。

徐夫子心中说不出的艳羡。

遥看瀑布挂前川,疑是银河落九天。

此情此景,也只有诗仙李太白的这两句诗词可以应景。

而且看文气下垂的规模还有时间,恐怕正在顿悟的人,必定是大儒以上的阶位,也只有这样的人顿悟的时候才能有这样的威能。

但是,您老这样的修为,不去圣山或者是稷下学宫文气鼎盛之地,在这里和我们这些后生晚辈抢什么资源?

当然,这样的话,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不敢脱之于口。那可是大儒啊,一言兴国,一言丧邦。

至于说,找正在突破的这位大儒算账,他心中是想都不敢想的。

这个时候,除了徐夫子在注视空中文气,城中大户司徒家,吕家,韩家等家主,也都仰头看着星空。

虽然每个人心思各异,但是有一个共识,那就是管束家中子女,不要出去招惹是非,免得惹了不该惹的人,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城里有位爷惹不得,也不能惹。

至于说,找出这个人,所有家族都第一时间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位隐居在此,定然不想被世人俗世所扰。

如果司徒刑知道这几个家主还有徐夫子的想法,肯定会呵呵几声,然后说,你们想的实在是太多了。

法兴则吏清,吏清则民安。民安则国安,国安则隆。

法败则官浊,官浊则民乱,民乱则国乱,国乱则亡。

司徒刑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闹出偌大的动静,他的耳朵里只有笔尖划破白纸的唰唰声,一行行体悟,仿佛金石一般透过纸张镌刻在书桌之上。

随着司徒刑的书写,高空的文气仿佛是决堤的洪水,又好似不知源头的江河,浩荡绵延不知几万里。随着法理的完善,漏斗的面积再度扩大,就连知北县周边山区的文气也被瞬间抽干,也许是这种近乎霸道的行为激怒了不知名的妖兽,不时有愤怒的兽吼传出。

知北县的府兵都手持武器,面色紧张的走上城头,防备妖兽袭城。

知北县的平人更是都关紧房门,全家躲在安全隐蔽的地方瑟瑟发抖,期盼愤怒妖兽不要进入县城。

好在最坏的结果并没有发生,妖兽愤怒的怒吼几声后,就快速的离开县城范围向深山远遁。

司徒刑物我两忘,根本没有听到妖兽的怒吼,能够写出这样的真知灼见,固然有头悬梁,锥刺股熟读《大乾律》的功劳,但是更多的则是因为,司徒刑是从二十一世纪那个法治社会穿越而来,并不是此地土著。公平公正的法律观念已经深入骨髓。

越来越多的文气倒灌,不论是斩仙飞刀,还是司徒刑的肉身都已经饱和。但是汹涌的文气没有一点想要停下的意思,越来越多的文气凝结,司徒刑文海经过大量的文气滋养,陡然形成一个仿若鹅软大小,晶莹剔透,光芒四射的文胆。

文胆是儒家修士的核心力量,只有拥有文胆才能借助诗词,文气的力量。

司徒刑天生感知不到文气,本以为今生注定和儒家无缘,但是没有想到这次法家顿悟时间如此之长,引起的文气倒灌,竟然硬生生的堆出一个文胆。

啪!

书桌因为承受不住法理的万钧重量从中央折断,司徒刑陡然惊醒。再想刚才的文章,脑子里竟然是一片混沌。不知道是不是用脑过度,身体精神竟然有一种虚脱的感觉。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道阻且长。”

司徒刑看着断裂成两半的书桌,一脸无奈的说道。不过刚才的悟道也并不是没有收获,文气灌顶,改善了他的体质,更让他触摸到了一丝法家的精髓,成为了一名法徒。

法家诞生时间很早,甚至早于儒家,但是法家理论完善的时间却很晚,法家体系的划分,共有法徒,法士,法尊,法王,法子五个等级。

司徒刑刚刚体悟法度之力,是一级法徒。

“天地人鬼,皆有法度。”

“法者,一言可为天下师!”

“天地人伦,皆是法!”

第二章 迟到的金手指,法眼望气

司徒刑慵懒的躺在浴桶之中,神色有些轻松,又有一丝感慨,黑色臭烘烘的杂质被他搓掉,露出白皙如玉的肌肤。

透过窗棂看着星空,眼神有些幽幽。

十八年了,自己穿越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整整十八年了。

司徒刑前世本是地球公民,机缘巧合穿越到这个类似中国古代百家争鸣时期的大乾王朝。

这里的儒生不再是百无一用,经过文气淬体,凝聚文胆,他们可以通过文气,文章,诗歌来进行御敌,儒家半圣文天祥曾凭一首《正气歌》,镇压异族百万妖兵。

兵家则是体修,通过挖掘自身的潜力,打破天地的束缚。武圣强者甚至可以凭借肉身的力量,翻江倒海,担山追日。

也许是因为穿越的缘故,司徒刑体质特殊,一直感受不到文气的存在。注定成了不了儒生,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司徒刑这位北郡司徒家的嫡系子孙,才被发配到知北县这样偏远的地方。

而那位庶出的司徒朗则摇身一变,变成了司徒家的顺位继承人

司徒刑精研律法,未尝没有想要借助《大乾律》为自己讨回公道的想法。但是北郡名门望族司徒家的力量,岂是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秀才能够抗衡的?

碰了几次壁。

反而让司徒刑明白了一个道理,法是建立在拳头上的。

前世律法公正,那是因为有强大的国家力量做后盾。

没有力量的律法,就是一纸空文。

认识到这点的司徒刑开始疯狂锻炼身体,并且修行民间广为流传的《牛魔大力拳》等锻体法门。也许因为资质真的很一般,司徒刑耗尽十年功夫,也不过刚刚达到练皮的武徒境界。

但是没想到就在他打算放弃的时候,竟然机缘巧合顿悟法家之力和儒家的文胆,儒法双修。

道家清净无为,以出世为乐,儒家和法家则以入世为己任,穷则独善其身,达者兼济天下。而兼济天下最好的办法就是保龙庭,辅帝王。

所以法家和儒家是百家中和王朝关系最密切,最受倚重的。两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是又互相对立。

五百年前,秦帝政在位,吞八荒扫六合,独宠法家,弃儒家。以酷刑峻法威慑天下。收万民之兵铸造十二金人,妄图永镇天下龙脉,以立万世之基。

结果反遭龙气反噬,天下皆反,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儒家圣人董仲舒出世,斩法家巨头李斯于咸阳,从此儒道大昌,法家寂灭。

司徒刑狠狠的攥了一下拳头,领悟文胆之后,那么自己上世背诵的诗词典籍就有了用武之地,要知道上世的自己可有诗词达人,记忆狂魔的美誉。

但是,司徒刑骨子里还是法家,前世几十年的经历,法的概念已经渗入他的骨髓。

法者,理也。

人无法,不通。

地无法,不平。

天不法,不明。

“既然,此生有幸明悟法理,成为一级法徒,那么定要让法道大昌。”

司徒刑在自己心中暗暗的说道。

“法理如刀!”

只见空中陡然出现一把寒光四射,长有三对透明翅膀,样式怪异的飞刀。

“斩!”

随着司徒刑的话音落地,一道白线绕着几十步外的一棵大腿粗细的大树转了一圈,只见那棵大树陡然从腰折断。破口光滑,没有一丝毛糙,仿佛被真的神兵利器所伤一般。

“言出法随,斩仙飞刀!”

司徒刑狠狠的攥了一下拳头,掌握力量的感觉真好。仿佛是十分满意自己的名字,斩仙飞刀三对翅膀扇动的频率顿时快了几分。

大树倒地的声音很大,也许是因为妖兽咆哮的缘故,却没有人敢出来查看。

一个穿着补丁衣服,有几分姿色的妇人拽着自家男人的胳膊,有些害怕的问道:“当家的,这是什么声音?是不是妖兽进城了。”

男人虽然也十分害怕,但仍然壮着胆气说道:“怎么可能,府兵可不是吃素的。什么样的妖兽敢来袭击县城?”

“这也是我让你们都到县城居住的原因。”

司徒刑没有听到几人的对话,就算能够听到,他也没有心思去听。因为发现,自己的眼睛被文气灌顶,好像是发生了一些异变。

他的目光所及不仅更加的清晰,而且能够看到常人看不见的气运灵光。

金手指,定然是穿越的金手指!

没想到自己的金手指竟然是望气之法。司徒刑面色激动的喃喃道。

扛着一杆大旗,全身黑色,漂浮在空中,监察万民生计,善恶功过的夜游神,此时正好路过司徒刑的居所,无意间听到这仿若蚊蝇一般的喃喃声,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好似癫狂的司徒刑。

最后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怜悯的看了一眼,可惜了。在心中将司徒刑归于气血攻心,读书读傻了的酸秀才。

夜游神轻叹一声,化作一道青烟,继续监察其他区域。

沉浸在狂喜状态中的司徒刑,自然不会知道,就在刚才,有一个夜游神将他归于精神异常的范畴。

这也是鬼神昌盛世界的特殊性,头顶三尺有神灵,不再是虚妄。

而是确确实实的存在的,人的一举一动都会被神灵记录在案。是非功过,总有清算之时。

知北县虽然城池不大,人口也不是很多,但是众人的血气汇聚,一片片赤血勾连,阳刚异常,仿佛是火烧云,又好像是薄雾纱。

如果百万人口的巨城,那气血更是炽热,仿若大日朝霞,就是那些有了气候的鬼王,也不敢放肆。

不成气候的妖兽,还有幽魂之类,一旦靠近,就会被气血点燃,瞬间烧成灰烬。

知北县万民气运虽然相差不多,但还有几处不同,官府衙门重地,更有官气升腾,化成大印,结成法网,守护整个城池。

文庙书院上空有白色的文气凝聚成一篇篇繁花锦绣,道德文章。

武庙军营上方铁血横空,血气仿佛烙铁一般灼热。

城隍土地庙上空各有一神,城隍身穿官服,头戴官帽,面如金色,一道道青气落下,让他的面容时隐时现,全身上下有万道神光,让人不敢逼视。

土地不论从衣着,还是身上的神光都要比城隍弱上不少,就连庙宇上的信仰之力也薄弱的很。

城隍不愧是知北县最强大的神灵,城池之主,神道之首。

正在吮吸万民信仰的城隍,仿佛是感觉到司徒刑的窥视,城隍的法眼如电。

吓得司徒刑急忙闭眼。

第三章 气运化鲤,前朝遗物

城隍摇晃了下脑袋,有些疑惑的观察了一会,最终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有些自嘲的笑笑,继续趴在神庙上方享受万民的香火。

等城隍不再注意这里,司徒刑才敢再次睁开眼睛。

“好险。”

司徒刑心中有些侥幸的想到,没想到这位城隍神威如此之重,只是偷窥几眼,就有感触。

“仅仅是知北县这个边远小城的城隍都有如此威势,神道昌盛可见一斑。”

不敢窥视神道,对文院,武庙等上方宛若死物的文气,司徒刑也没了兴趣。索性观察自身气运,打铁还得自身硬。

气运不足,在多的才华,再高的心气,最后也难免会英年早逝或者是郁郁不得志。

比如说诗雄王勃,年纪轻轻,诗词之中就有万千气象,被无数的人看好,认为他是百年以内最有可能冲击诗圣境界的人。

但是可惜,气运不足,被盛名所累,渡湖的时候,被龙族所嫉,斩杀在水中,英年早逝,让人扼腕叹息。

虽然人族也进行了报复,斩杀龙族的天骄,但是死了就死了,不论生前多么的才华横溢,死后不过是黄土一捧。

千年之后,谁还会记得,人族曾经有过一个叫王勃的天骄?

想到这里,司徒刑迫不及待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确切说是头顶的气运。天有天运,地有地运,人有人运,每个的吉凶祸福都和气运息息相关。

有的人能够位列三公,有的人只能贫贱一生,固然有能力的因素,但是更多的是气运所致。

气运旺盛则尊贵,气运衰败则贫贱。

司徒刑头顶有一股碗口粗细的青气升腾,在气运中有一尾有几分虚幻红色的鲤鱼正在摇头摆尾。

仿佛感觉到司徒刑的目光,红鲤竟然对着他微微点头。

气运化鲤。

气运浓郁到一定程度,根据格局不同,会变化出不同动物的形状。

比如文官,多鲤鱼,麋鹿,白鹤,以及超品的麒麟。武官则是,獐子,苍狼,老虎,狮子,倪俊等。

鲤鱼是文官的起始阶段。

如果没有大的造化,打破命格局限,最多也就是一个七品县尊的格局。

司徒刑看着自己的气运,不由苦笑,看来是自己想的太多,期望太高了。

自己并不是气运所钟的纪元之子。

司徒刑也明白,能有这样的气运,已经十分不错。他虽然出身名门望族,但是已经被放弃驱逐,享受的资源十分有限。

如果不是自己明理,凝聚法刀文胆,恐怕自己的气运会更低。

那是什么?

司徒刑面色有些诧异,只见黑暗中房屋一角竟然有一丝丝耀眼的金气升腾,凝聚成铜钱,元宝的形状。

金气升腾,地下定然埋藏有金银之物。

想到这里,司徒刑面色不由的一喜。寻来锄头等挖掘之物,土层并不是太硬,几乎没有废什么功夫,挖开了一个孔洞。

向下大约挖了三尺左右,司徒刑就感觉锄头碰到了坚硬之物。

小心翼翼拨开浮土,用蜡烛照亮。坑中之物也露出全貌。

黑漆漆,带着泥土味,不知道埋藏了多少年的陶罐。打开密封的罐口,散掉空气腐烂的味道。

司徒刑用烛光照射,只见里面放着打着年号,铸造工整的银锭,少说也得有几十两。

除了白银之外。里面还有上百枚开元铜钱。

开元是大虞的年号,按照时间推断,这个陶罐已经在地底埋藏了几百年。沧海桑田,世事变迁,陶罐的主人早就变成一堆白骨,子孙也不知道迁往何方?如果不是司徒刑机缘掌握了望气之法,这个陶罐恐怕还得深埋地底。

不知那年那月才是见光之日。

“钱是圣人毛,银是英雄胆。”

有了银子好办事,不论是买一些滋补之物,还是购买书籍充实自己,都是很好的。”

司徒刑有些欣喜的把白银取出,这些浮财对改善自己的生活,会有很大的帮助。

亚圣孟轲在《孟子·尽心上》曾云:“孟子自范之齐,望见齐王之子,喟然叹曰:居移气,养移体。大哉居乎!夫非尽人之子与?”

简单点说就是地位和环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质,修养和涵养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素质。

司徒刑秀才试的时候,主持考试的座师傅举人批阅考卷之后,就曾私下告诫,宜养气。

傅举人说的委婉,其实就是说司徒刑虽有才华,但是满纸都是孤愤寒酸之气,不被人所喜。秀才试能够通过,完全是因为傅举人爱怜其才的缘故。

这和司徒刑早年的经历有关系,仓皇如丧家之犬,怎么可能写得出雍容的文章?

有了这些钱财,司徒刑就可以居养气,让自己的文章多几分雍容。

万宝司是知北县城规模最大的当铺,东西五间房,梅兰竹菊点缀其中,风吹过,淡淡的花香让人心情不由的愉悦起来。

当铺的墙壁上,挂着很多古今名人的诗词字画,字迹端庄,画风秀雅。

雅致,这是普通人对万宝司的第一印象,不像当铺,更像是文人墨客聚会之所。

但是只有当地人才知道,这里是整个知北县最藏污纳垢的,因为这里是知北县黑市所在,脏货,见不的光的物品只有在这里才能流通。

“老掌柜,晚生祖父曾官拜五品知府,父亲也是县令之尊。可惜家道中落,无以为继,只能变卖祖产。愧对先人。。。”

司徒刑担心有人询问铜钱来历,早就编好了一套说辞。这样和盘托出,朝奉并没有起疑,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

烂船还有三两钉,何况曾经的官宦人家。给子孙留下一点遗泽是非常正常的。

“开元通宝,前朝之物,三十两纹银!”

朝奉确定完通宝的真假之后,按照行规,不问来历,不闻出处,以半价回收。

“老掌柜,给的价格也太低了吧?”

司徒刑面色有些难看,小声问道。

“看先生是读书人,我家老爷惜才,给你四十八两。”

老朝奉嘴巴欲张想要拒绝,但是他突然流露出倾听的神色,最后有些诧异的打量了一眼司徒刑。

心中暗道,这个书生倒是长的好相貌,虽然穿着破旧,一看就不是富贵出身,但是却有一股子说不出的精气神。

只有把书读到骨子里的人,才有这样的风采,怪不得老爷卖他一个脸面,卖个善缘,以八折价格进行收购。

“好!我卖了!”

司徒刑的脸上流露出纠结,不舍之色,但是最后还是咬咬牙,把手伸进了柜台。

拿到银两之后,司徒刑不忘向暗室方向拱手表示感谢。让在暗室内的商贾暗暗点头,这个书生不仅有才华,而且还懂得人情世故,难得,真是难得。

“老掌柜,我这个铜兽可是我家老爷子最喜欢的物件,是传家宝,据说里面有着大秘密,如果不是爷最近手头紧,肯定不会典当的。”

就在司徒刑包着银两想要离开的时候,一个流里流气,穿着光鲜,身上带着玉石的年轻人昂着头,下巴向天,看也不看其他人。

第四章 腹中藏宝,另有乾坤

司徒刑下意识的打量了一眼,发现这位虽然穿着光鲜,盛气凌人。

但是身上却没有那一种养尊处优,富贵雍容的气质。而且尽管他掩饰的很好,但司徒刑还是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菜色,还有化不开的愁苦之色。

这是久不食肉,营养不足的特征。

“二爷,如果没有记错,这是您在小号典当的第十三件传家之宝了吧?包家不愧是名门望族,传家之宝就是多。”

老朝奉脸上挂着虚假的笑容,眼睛里充满了不屑,都已经靠典当度日了,还在这里装哪门子大爷?

包二爷祖上曾经出过一位先天武者,在知北县创下偌大的家业,死后更是获得朝廷荣恩,包家也就成了知北县的高门大户。

据说最风光的时候,知北县的产业有一半都姓包,包家因此也有包半城的美誉。

但是包家后人一代不如一代,包家也是江河日下,日薄西山,再也没有了高门大户的荣光。

到包二爷这一代更是不堪,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没有几年功夫,就把偌大的家业败得一干二净。

现在更是靠着典当,蒙骗度日。

“这件真是传家之宝。我家老头活着的时候,经常拿出来把玩,要不怎么能如此光滑黑亮?”

包二爷被老朝奉挖苦挤兑,脸上露出讪讪,再无盛气凌人之色。

老朝奉白了包二爷一眼,要是信你的话那才有鬼。不再多言,轻轻的打开青布包裹,露出里面的铜兽。

青铜浇灌铸造的麒麟,因为上了些年头,又是经常把玩的关系,青铜的表面被氧化,更是被磨得乌黑发亮。

整尊麒麟造型古朴,鳞甲分明,须发如丝。

麒麟昂首挺胸,嘴巴大张,仿佛正在对天长吼。

看工艺的确是老物件,而且工艺精细,就算当年购买,也要花费不菲,保存到现在,品相如此完好,更是难得。

而且,定然是心爱之物,如果不是经常把玩,不会有如此厚的包浆。

老朝奉仔细观看一会,心中有了合计,但是嘴上却说道。

“虽然看起来有些年头,但是做工却十分一般,不是精品。”

“怎么可能不是精品,你看这个雕工,最是传神,看起来活灵活现的。你再看这鳞甲,也是雕刻的非常精细。”

包二爷抱着铜兽,有些焦急的说道。

“二爷,这个铜兽你打算当多少?”

老朝奉听也不听包二爷解释,装作一脸不耐烦的问道。

“十两银子,这可是我爹生前最喜欢的铜器,里面说不得,就藏有秘密。”

包二没有发现老朝奉眼睛里的厌恶,或者是他根本不在意。伸出自己的手掌,压低声音有些神秘兮兮的说道。

“看在老主顾的份上,我给五两。”

老朝奉根本没有被包二爷的故事打动,在这行里,他已经听了太多,讲了太多的故事。包二爷想要给他讲故事,还嫩了点。

“刚才外面可有人给我十两银子。”

包二爷毫不退让,咬定就要十两银子。

“那感情好,二爷可以多卖点。”

老朝奉看着包二爷,不屑的说道。

老朝奉笃定的认为,有人高价预定,只是包二爷提价的小手段。

司徒刑仿佛没有注意到两人之间的讨价还价,收拾好银两快速的走出典当行。

但是他的心里却如同惊涛骇浪一般。

因为他发现,包二爷典当的铜兽里,有着一抹惊人的宝光。

在铜兽的腹部,有一枚红丸,发出赤红的光芒。

按照光芒强弱判断,铜兽腹内的丹丸价值是开元通宝的十倍以上。

兽中藏宝!

司徒刑两世为人,自然不是初出茅庐,毫无经验。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

虽然铜兽当中有宝物,但是司徒刑明智的没有贸然插嘴。

司徒刑知道,那样只会打草惊蛇,横生枝节。

毕竟老朝奉和包二爷都不是省油的灯。他只能期盼,两人的交易最终没有达成。

在外面等了一会,也许是老天听到了司徒刑的愿望,也是他的运气。

包二爷捧着青布包袱,面色不愉,骂骂咧咧的从典当行里走了出来。

“兄台,你那尊青铜兽还出手么?”

司徒刑跟随了包二爷一会,主动上前问道。

“十两银子,少了一个子也不行。如果不是最近手头实在是紧张,爷说什么也会卖的。”

包二爷用眼睛斜着打量了一眼司徒刑,看他身上衣着普通,语气有些傲慢的说道。

“十两银子给你,铜兽给我,银货两讫。”

司徒刑没有在意包二爷的态度,从包裹里拿出十两银子,塞给包二爷,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把手里的铜兽夺了过来。

“这..”

包二爷有些吃惊的看着衣着老旧的司徒刑,在看看手里的纹银,成色很新,上面还有官府的印记,自然不会作假。

轻轻垫了垫分量,虽然不知具体多少,但是肯定比十两只多不少。

包二爷的心中不由的起疑,难道铜兽之中还真的有什么秘密不成?

是不是卖便宜了?

就在他张嘴想要说话的时候。

司徒刑面色玩味的看着他,冷冷的说道:

“银货两讫,这尊铜兽已经是我的了,你还想反悔不成?”

包二爷被司徒刑的话噎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面色讪讪的站在那里。

“等等,这个铜兽是我先看上的,刚才只是身上的银子不够,回家取了点银两。”

突然一个穿着白衣的胖子喘着粗气,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伸手就要夺司徒刑手里的铜兽。

司徒刑不由的面色一冷,不动声色的避开胖子的大手。怒声说道:

“还是我先付银子的呢?现在银货两讫,铜兽是我的了!”

“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敢强抢不成?”

那胖子见司徒刑面色冷峻,眼睛中不由流露出着急的神色,但是伸出去的手却缩了回去。

“先生,这尊铜兽,我真的很是喜欢。如果先生愿意割爱,我愿意出双倍的价格,二十两银子。”

“只不过一倒手,你就赚了十两纹银。”

司徒刑的脸上不由流露出一丝冷笑,这个胖子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了解到铜兽真正的价值,所以才这样死缠烂打。

包二爷呆呆的看着两人争执,怎么可能不知道铜兽有玄机,不由的眼睛乱转,想要找个由头,要回铜兽。

“不卖!”

司徒刑已经知道铜兽的价值,自然不会被区区十两银子打动,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别说十两纹银,就是纹银百两,我也不会出手铜兽。”

“先生,先生。。。”

那胖子见司徒刑不答应,而且转身想要离去。急忙上前拦住,声音有些阴测测的说道:

“先生,今日就当给我麻五一个面子如何?来日麻五必有重谢。”

周围的人见司徒刑被麻五拦住,不由摇头,有些怜悯的看着司徒刑,这位相公今日定然要吃麻五的亏。

麻五是四周有名的混不吝,拉帮结派,有几分势力。据说在官府上面也有点关系,大家都要给几分颜面。

“你可是官府中人,有官职在身?”

司徒刑停住身形,冷冷的看着麻五问道。

“先生开玩笑了。。。”

麻五被司徒刑的目光盯得有些难受,他虽然买通了衙役,但也没有胆子,敢冒认官人,有些尴尬的说道。

“你可是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

司徒刑气势在升,大声怒喝道。

“不是。。。”

麻五感觉自己仿佛被猛虎盯上一般,肝胆俱颤,有些讪讪的说道。

“你可有了不起的贵人扶,和朝中诸公私交莫逆?”

司徒刑怒目圆睁,气势再涨,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仪。

“没有!”

麻五头头皮发麻,被司徒刑问的脸上有些见汗,后背更是冷汗直流,嘴唇颤颤的说道。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万域之王 小说】 法家高徒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90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