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排行】 异能诡妃:邪尊,好火爆

【小说排行】 异能诡妃:邪尊,好火爆

第1章 陨落的天才

云苍国,京都。

人潮拥挤,熙熙攘攘,比平时的人还多了三倍,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往前跑,而他们的目的地则是“菜市口”!

菜市口的空地上,大片鲜血早已干枯,少女头发散乱侧卧在地上,侧脸便可以看出她长的极好,精致的脸庞沾染着点点血迹,有种动人心魄的美。

然而,令人注意的不是她极美的脸,而是她那露在外面的手腕和脚踝,竟然全部被利器割破挑断了手脚经脉,这满地的血迹显然从她手脚流出来的。

菜市口混乱极了,有惊呼,感叹,可惜,还有幸灾乐祸。

“居然是落云七!”

“我滴乖乖!什么人能打败元婴后期大圆满的落云七?”

“树大招风,她肯定是得罪人了,不过死的太惨了。”

“活该,之前太子要娶她,谁叫她心比天高还拒绝。……啧啧…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落云七手指动了动。

嗡——

细微的响声,周围金属皆出颤抖,不安的躁动起来。

一个妇人的发簪直接飞了出去,掉在落云七手边。

落云七倏地睁开双眼,锐利地寒光在她眼底一闪而过,紧接着便皱起眉头。

靠!好痛啊!!!

这是她醒来最大的感觉,尤其是手脚传来火辣的刺痛感,就好像曾被利器割断一样。

“你们快看!落云七睁眼了,醒了,她没死!”

“就算落云七没死又怎么样?还不是成了废物……”

落云七迷迷糊糊,不知身在何方,艰难的坐起身子,可是那些不停传入耳畔的声音,让她头痛欲裂。

“吵死了……”

随着她声音一落,现场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就连落云七自己也愣怔了,怎么也相信刚才那个嘶哑苍老到不像话的声音,居然是从自己嘴里发出的。

吃力的抬起手抚上喉咙,手却在半道僵住了。

这双手小小的却满是伤痕,虎口老茧特别厚,这根本不是她的手!

落云七压下心底的惊骇,连忙抬眸,瞳孔猛地一缩,她看见了什么?为什么全是穿古装的人?

然而,就她抬头之际,众人却倒吸了一口冷气,连连倒退。

他们双目圆睁,骇然的看着落云七血肉模糊的右脸颊,如果说她左脸美的无可挑剔,那么这右脸就丑的无法入目,强烈的对比,在视觉上带来剧烈的冲击。

“落……落云七的脸……”

一人出声,其他人接着就炸开锅。

“云苍国第一美人,落云七毁容了!”

“十五岁的元婴后期大圆满,天才少女落云七,居然被人废其修为毁其容貌,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废物!”

瞬间,这个令云苍国上下震惊的消息传开了!

落云七突然眼睛发晕,脑袋嗡嗡直响,有种快要爆炸的感觉,疼痛瞬间侵袭了她的脑袋,好似有人拿着银针扎她脑袋,又好像有人拿棍在搅和。钻心的疼痛一次比一次厉害,紧接着一段完全不属于她的记忆强行挤了出来。

“啊——”

嘶哑的低吼,好像野兽咆哮。

而在这个短短过程中,落云七早已经痛到瘫软在地,她紧紧攥拳,手腕上的伤口因为用力涌出鲜血。

鲜血肆意流淌,可是她仿佛没有了痛觉。

她脑袋里全是陌生影像放映,这些陌生记忆给她带来颠覆时空的认知,更有刻骨的仇恨与不甘心。

落云七,落家大小姐,十五岁的元婴后期大圆满,实力强,容貌美,绝对是无可挑剔的天才少女。

可是如此前途光明的天才,居然被五个分神期的高手围堵追杀,甚至狠心毁其容貌!

最令原主绝望的是,她听见杀她的人是落家的人!

所以原主到死都不明白,自己这么努力修炼,明明是为了替家族争光,为何会招来杀身之祸!

众人瞧落云七不动弹,不由窃窃私语。

“你们看……落云七……她…她不会是傻了吧?”

“啧啧,真可怜,不但成了废物还成了傻子……”

“唉,要是我从天才变成废材,肯定也要疯了。”

落云七烦躁的甩了甩头,刚想从地上爬起来,目光却落在了手边的发簪上,发簪好像有了生命紧紧地挨着她的手指。

难道——

一个认知钻进脑袋。

猛地抬眸看向四周,搜索着所有金属物品。

因为她的目光,金属再次不安躁动起来。

磁场!她的磁场没有因为重生而消失,居然带过来了!

这绝对是她醒过来最开心的一件事了!

落云七嘴角带着隐藏不住的笑,起身迈脚走出人群,脚腕凝固的伤口因为她的动作而再次崩开,她每走一步,就是一个血迹。

众人见她走来,都避如蛇蝎,纷纷倒退让步。

“你看她肯定疯了……居然在笑……”

“唉,天妒红颜啊!”

落云七听见这些话,嘴角抽搐几下,加快了离开的步伐,却不曾发现在人群里有一双深邃的瞳眸凝视着她。

“真惨。”尚有一脸叹息,转眸看向身旁的男子,“主上,这云苍国唯一的天才都废了,这次怕是白跑一趟了。”

男子沉默不语,高高的衣领遮挡了他的面部,唯有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眸露在外面,黝黑的眸子闪烁着邪肆的目光,随着少女的行动移动着。

离开的落云七,身穿血衣狼狈走在街上,无疑是一道可怕的风景线。

走了半个时辰,终于到了落家大门口,一把剑砸在了她脚下。

落云七失血过多,身体一晃,差点摔倒在地。

“哟!这不是天才少女落云七?怎么连一把剑都接不住啊?”落雪儿故作惊讶道:“啊!瞧我这记性,忘记你被废了。不过你这张脸毁了倒是让妹妹好生心疼呢!不知太子哥哥还会不会待你如初。”

一番尖酸刻薄的言语不难听出,落雪儿的嫉妒心态。

落云七抿唇,记忆中落雪儿似乎喜欢太子,可是太子又喜欢落云七,这才导致落雪儿对她恨之入骨。

啧啧,狗血的感情路线!

“怎么不说话?哑巴啦?”落雪儿得寸进尺的说道。

落云七不想理会,迈脚跨上台阶,绕过落雪儿就想进府。

落雪儿阴毒的看着落云七走来,暗中双指并拢,一道暗芒掠过,长剑即出。

“贱人!我要你现在就去死!”

第2章 打扰你们拍马屁了

落云七眼神一沉,脚尖微转,双指蜷曲。

落雪儿一心想要杀了落云七,根本不会料想到手脚被废的她能有防备动作,更别说是进攻!

就在长剑袭来不足一公分之际,落云七垂下的左手猛攥。

咔-咔-咔-

哗啦——

落雪儿手中长剑突然粉碎。

“什么?”落雪儿惊愕瞪大双眼,不等她反应过来,后脊一痛,“啊——”尖叫一声。

砰——

膝盖撞破地面,跪在落云七面前。

落雪儿嘴唇颤抖,面色苍白跪在原地,惊恐的看着面前的一片铁渣。

落云七脸色惨白,手脚痛的有种断掉的感觉,睨着一脸懵逼跪在的落雪儿,她恨不得一拳给她废了!但是她现在身体很虚弱,暂时不宜做大动作!

“今天算你命大!”落云七收回视线,迈脚走进大门里,一步一停顿的往后院走去,将落雪儿抛出脑后。

回到小院之后,她钻进房间,穿着血衣倒床上就睡着了。

这一睡就睡了三天,三天来竟然无人发现!

“这就是落云七的住处?”太子云湛,一脸阴沉的凝视榄容阁。

落家家主落海闻声上前,“不错,可惜云七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云湛冷笑,一想到落云七拒绝自己的场景,就怒火中烧,他只恨没有在落云七还活着的时候好好嘲弄一番!

“呵呵……人都没了,住处留着作甚?稍后圣旨就下来了,雪儿的住处太差,本殿下瞧这里不错,给她住吧。”

“谢谢殿下……”落雪儿一脸羞涩。

今天,落府大门刚一开,就接到一道圣旨。

而这道圣旨,则是将落家二女落雪儿赐婚给了太子殿下云湛。

前来宣旨的人居然就是云湛本人!这简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这在落雪儿看来理所当然,云苍国除了落云七之外,只有她能配得上云湛,要不是落云七的存在,云湛肯定早就娶她过门了!

如今这般,不过是顺理成章罢了!

落海没有多说什么,对于他来说,让落家蒸蒸日上才是最重要的。

而落云七,不管是生是死,显然已经是一颗废棋了,他没有必要为了废棋去费心思!

他冲着旁边的下人吩咐道:“没听见太子殿下的话吗?还快去把里面东西搬出来。”

下人闻声,听话的走到房门前。

落雪儿眼底带着阴毒,不管她落云七在房间与否,她都不畏惧!

因为落云七没有张脸便再也迷惑不到云湛了,圣旨已经下来,太子妃的位置就只能是她落雪儿的!

此刻,下人伸手一推,房门打开了。

可就在房门打开那刻,他们瞪大双眼。

“鬼啊——”

“鬼啊!!”

两人倒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

落海闻声怒斥,“你们两个胡说什么?”语毕,快步上前,当他看见门后的血衣少女之际,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落云七双手环胸站在房门内,挑眉看着眼前容貌俊逸的男人,想来他就是云湛了!

云湛抬眸望去,目光触及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庞,倒退数步,指着她怒斥,“你这丑八怪是谁?居然敢进云七的房间?落海你是怎么办事的?”

落海此刻完全呆愣在原地,他紧紧地盯着她手腕的伤痕,还有她周身气息,便确定了此女就是落云七!。

毁了,全毁了……

落雪儿听见云湛的话,脑袋闪过一道光,立马嚷嚷道:“姐……姐姐是你吗?你……你怎么会……呜呜……父亲……姐姐她好可怜……呜呜…太子殿下……您一定要给姐姐报仇啊……”

她悲痛哭喊着,话虽然是在为落云七抱不平,却也恶意的指出眼前这个丑陋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云苍国第一美人落云七!

“你说什么?”云湛脑袋翁的一声,僵在原地,打死也不相信这个丑八怪是以前那个倾国倾城的落云七!

落海心尖发颤,厉喝道:“胡说,你姐出去办事了,这分明是隔壁王二家的丑丫头!来人,把这个丑丫头丢出去!”

云湛见落海慌张的样子,视线转向落云七,仔细盯着她手脚的血痕,心凉了半截。

想到那些传遍京都的流言,这不是落云七还能是谁?!

落雪儿见转,心急如麻,想起太子之前对他的迷恋,要是他还迷恋云七这个贱人怎么办?

越想越没底气,脸色也跟着泛白,想到不能当太子妃,脚下跟着一软。

云湛下意识伸手,利落的将落雪儿揽入怀中。

“太子殿下……对不起,雪儿失礼了……”落雪儿面上惊慌,却抓住机会在云湛怀里蹭来蹭去,她绝对不能让云七这个贱人抢走太子哥哥!

美人入怀,云湛心猿意马,想到现在的落云七又废又丑,登时坚定了娶落雪儿的心思!

落海盯着落云七,眼神一狠,“来人,把这个不知名的丑丫头丢出府!”

“慢着。”云湛制止。

“太子殿下,这真的不是云七!”落海一脸笃定。

云湛摆手,脸上染笑,搂着落雪儿的手却不曾松开,“你不必否认,本殿下是真心爱云七,答应娶她的事情也不会因此改变。”

落雪儿血色尽褪,指甲陷入掌心,嫉妒的发狂。

这个贱人为什么不去死!

落云七抿着唇,她怕他忍不住笑出声!早在云湛喊第一声的时候,她就站在门后旁观了,甚至包括云湛刚才搂住落雪儿之后的神态变化!

“太子殿下是还想娶我为太子妃?”落云七出声了,嘶哑苍老的声音,搭配她丑陋挂笑的脸,却格外渗人。

云湛听见声音,脸上的笑僵了,“云七,本殿下毕竟是太子,圣旨上写的明白太子妃是落雪儿。不过也好,以后你们姐妹在太子府能相互照应。”

“太子殿下——”落雪儿又惊又喜,她终于梦想成真了!

云湛勾唇,“叫我太子哥哥。”

“太子哥哥……”落雪儿羞涩把脸埋进云湛怀里。

面对这男俊女美的组合,落云七只想起五个字“一对狗男女”。

落海松了口气,扬声称赞:“太子殿下当真是有情有义的男儿郎,等您继承云苍国大统,必定会更上一层楼!”

众人齐齐跪地,纷纷歌颂云湛有情有义。

“噗——”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出。

众人回眸,看向落云七。

落云七捂嘴,一本正经道:“抱歉,打扰你们拍马屁了。”

第3章 我可以免费帮你换牙

“……”众人黑脸。

“不知好歹的东西,还不快跪谢太子愿意娶你!”对于废棋,落海说话毫不留情。

落云七懒懒的抬起眼梢,“娶我?我何时答应过这门婚事?”

“闭嘴!这件婚事轮不到你做主,要不是太子殿下有情有义,我定然将你这个辱没门风的孽障掐死!”

落云七倚在门边,平静的看着怒火爆棚的落海,仿佛在看一个上蹿下跳的小丑。

落海见状更怒,上前抬手甩向落云七,眼见就要打在她的脸上,却又骇然僵在半空。

只见,落云七一脸冷漠,双眸由浅转深,如腊月寒风般刺骨,令人不敢往前半分。

落云七冷嗤,视线扫向后面的云湛,“恭贺殿下与妹妹喜结良缘!不过我没有兴趣与妹妹共侍一夫,更没有兴趣嫁入太子府。”

云湛的脸色早就一片铁青,阴森的看着落云七,“落云七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等到本殿下对你完全失去耐心再来求本殿下!”

“殿下说笑了,云七这人可从来都是滴酒不沾的。”落云七脸上带着浓浓的笑,转眸看向落海,“是不是?父亲?”

落海看见落云七别有深意的笑,浑身一哆嗦,以前落云七虽然厉害,但是对他这个爹还是十分尊重的,怎么这次莫名感觉这个女儿不像以前那么好拿捏了?

云湛额角绷起青筋,“好你个落云七,你有种!本殿下倒要看看,这天底下还有哪个男人敢娶你!”转眸看向落海,“好好照顾落云七,本殿下要她活着!”语毕,甩手挥袖,怒气冲冲离开。

“慢走不送。”落云七懒洋洋说道,眼底掠过不屑。

想拿她买个好名声,也得看她领不领情!

突然,一阵怒喝,“拿家法过来!”

落海面色阴沉,已然回过神,恼怒自己刚才竟被一个废物镇住!

落雪儿在旁边添油加醋,“你已经不是以前的落云七了!要是殿下生气,我们落——”

落云七扫视过去,冷幽幽的眼神成功的让她把“家”字咽了回去。

落雪儿害怕的藏在落海身后,不知为何,她老觉得这个落云七比以前的冷血无情多了!

落海拍了拍她肩膀,提醒道:“放心,你以后就是太子妃了,云国皇室就是你的后台!以后记得多为家族荣誉考虑。”

落雪儿点头,冲着落云七一脸挑衅,就算你冷血无情又如何?

等到我成为太子妃,一定第一个弄死你!

落云七视若罔闻,凝视着落海的眼神掠过沉思,忍不住问道:“父亲,你可曾动过害我的心思?”

落海闻声,立即火冒三丈,“你这个孽障!这么多年枉我将这么多资源浪费在你身上,如今你不但不知恩图报,反而怀疑我?我打死你!”他抽起下人送来特制藤条,照着落云七甩去。

啪!

迅速一藤条,夹杂着金丹后期的力量。

落云七猝不及防,带着倒刺的藤条甩在脸上,当下勾翻血肉,鲜血顺着脖颈流下。

落雪儿惊得捂住嘴,心底却开心的想大笑,这个小贱人这张脸再也好不了了!哈哈……

落云七垂眸,眼底一片冷然,她的左脸被毒药侵入肉都死透了,除了温热的血液之外,她半点疼痛都没有。

她在想,按照原主在落家的地位,落海的确不会做出这么损人不利己的事……

可是,原主死前分明听见说是落家人……如果不是落海命人杀了原主,那原主岂不是还有更厉害的敌人存在……

落海看着落云七这张血肉模糊的脸,就气不打一处来,原本这张脸能给落家带来的利益远超落雪儿带来的多!可是这个死丫头就是不肯松口嫁给太子,浪费了他所有的心血!

越想越气,反正她都废了,干脆打死算了!

于是扬起手中荆条再次甩了过去。

落云七眼底掠过寒芒,攥拳间,倏地侧身,伸手就是一抓。

嗤!

藤条的倒刺扎进落云七的掌心。

鲜血很快顺着藤条流下。

落海一瞪眼,“大胆孽障!你敢反抗!”

落云七嘴角勾起讥笑,凉凉的看向他,“父亲,都说做人要懂得礼义廉耻。这些年我帮你得到的东西,远比你在我身上花费的要多几倍?”

落海老脸一僵,这些年他的确仗着落云七得到了很多的东西,包括他能坐稳家主之位。

可是,这不代表她能当话柄说出来!

“今天为父就替天行道,打死你这个不孝女!”落海眼底掠过杀机,拽住藤条一使劲。

然而,令他错愕的一幕发生了!

藤条不但纹丝不动,他的身体还隐隐往前倾。

落海脸色骤变,暮然看向落云七,仿佛在看一个怪物,一个手脚被废,全身没有半点灵力的人,怎么可能会有能力与他对峙!

只是一刹那,落云七便松手了。

落海手上一轻,迟疑的看向落云七,“云七,你的修为……”

话未说完,便被落云七打断,“父亲,女儿刚刚在跟你开玩笑,您大人有大量,应该不会介意的吧?”语毕,她抬起满是血渍的手放在唇畔舔了下,熟悉的血腥味,让她眼底升起一丝意味。

那是因杀戮而兴奋的眼神!

呵——

落海退了半步,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为什么看着这双眼,他有种沉入海底的窒息感……好像死亡正朝着他走来…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

落雪儿见落海好像中邪似的一动不动,狠毒的眼神看向落云七。

“你这个贱人!你对父亲做了什么?”

落云七不予理会,往前一步走到落海面前,附在他耳畔,温柔道:“父亲不回话,是不肯原谅女儿吗?”

落海一震,瞳孔猛地一缩,连退三步,才堪堪停住。

冷汗顺着额角流淌下来,他苍白着脸看着落云七,竟说不出话来!

“你敢威胁父亲!来人,快抓住这个小贱人!”落雪儿低吼道。

护卫们看向浑身是血的落云七,纠结的上前。

落云七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就成功的制止了他们的脚步。

落雪儿俏脸阴沉,最见不得的就是这帮护卫对落云七的遵崇,当即就像失心疯一样大喊起来。

“反了反了……你们都反了!本小姐是以后的太子妃,我说的话你们没听见吗?快把这个贱人抓住!”

啪!

一记响亮的巴掌声。

打蒙了落雪儿,打醒了落海。

落雪儿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落云七,“你这个贱人,你敢打我!”

啪!

又是一记响亮的巴掌声。

“噗——”落雪儿吐出一口血。

呼。

落云七吹了吹掌心,好像沾染了脏东西。

落海整张脸苍白,还未从刚才落云七带给他的惊吓中缓过劲,甚至忘记了阻止落云七打人。

落雪儿接连被打,几近奔溃,“啊!你这个贱——”

唰!

落云七眼刀子甩去,嘴角勾起,“说出来,我可以帮你换牙。不知道没有牙的落雪儿,太子殿下还要不要呢?”

第4章 妖孽男的魅力

“你敢!”

“试试?”落云七勾起笑,笑却不达眼底。

落雪儿牙床打颤,吓得跌坐在地,抱住落海的腿惊恐起来,“父亲,父亲!这个贱……她她嫉妒我,她要毁我的容……呜呜……父亲您要帮女儿做主啊……呜呜……”

她居然被落云七吓哭了!

落海干着嗓子,呆滞的看着落云七,

倘若落云七只是毁容根本没有失去修为,那么他不敢得罪,更加得罪不起!

要知道一个十五岁的元婴后期大圆满,那天赋就是一种可怕的威胁!

他不能拿落家的未来去赌!

况且她……

仿佛想起什么,落海猛的回神,连忙打圆场:“呵呵……误会误会,都是误会。云七,爹也是太担心你了,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父亲!”落雪儿炸了,都这个时候了父亲还要为一个废物撑腰?

啪——

落海反手一个巴掌甩在落雪儿脸上,打的她嘴角流血。

“父亲——”

“住口!不许对你姐姐无礼!”

落雪儿不敢置信的看着落海,“父亲…您明明说把榄容阁腾出来给我住啊……”

“那是太子说的,不是我说的。”落海态度转变极大,转眸看向落云七,关心道:“云七你伤的不轻,为父这就命人去请药王来给你看看。”

落云七眼神一暗,果然是只老狐狸!

她抬起头,淡淡的扫过院子里的护卫,漫不经心道:“父亲的关心方式真独特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榄容阁来了什么江洋大盗呢~”

落海老脸一僵,厉声呵斥,“都给我退下!以后没有大小姐的允许,不准踏入这里半步。”说完看向落云七,见她垂眸把玩着手指一副不以为然。

落海心底打鼓,此刻他竟看不出这个女儿在想什么,明明还是那个女儿,可又分明哪里不一样了!

“啊哈……”落云七伸着懒腰,一副睡意浓浓的模样,“父亲,女儿睡了三天了,能不能送点吃的过来……”语毕,转身走进房间。

落海眉头一跳,“你这三天都在家?”

落雪儿脸色发白,开始害怕了。

“对呀!”落云七顿住脚步,回眸看向抖如筛糠的某人,勾起恶魔的笑容,“我记得我有叫妹妹通知您。怎么她没说吗?”

“你胡说八道!你浑身是血还打伤我,何时让我去喊父亲了……唔…”落雪儿惊觉失言,捂嘴却已迟了。

落海脸色阴沉,扭头看向落雪儿恨不得将她掐死,这个蠢货!

落雪儿惊恐的低下头,比起她这个太子妃,落家绝对会选元婴期后期大圆满的落云七!

就在落海发怒之前,落云七摆了摆手,“都是一家人,我相信妹妹不是有意害我,您也别追究了,我先去休息了。”说完后,她便回房关上了门。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你再踏入榄容阁。”落海瞪了落雪儿一眼,挥袖离开。

落雪儿紧咬下唇,死死地盯着落云七的房门。

该死的贱丫头!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落云七靠在门口,仔细聆听,直到院子里的人走完了,才虚弱的滑坐在地上。

她体内气血翻腾,脸色苍白如纸。

“噗——”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落云七喘着粗气,嘴角勾起一丝轻笑。

她摊开掌心,凝视着那一片黑色金属。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

落海之所以身体出现倾斜,并非是她修为还在,是她利用他的腰带上金属在磁场范围的动了点手脚罢了。

只不过……

“金丹后期的威力,果然不好受……”落云七昂头靠在门后,全身疼得不能动,要不是她意志力坚定,早就瘫软在门外了。

若真是那样,她绝对会被落海毫不留情的丢出落家!

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离开落家这个遮阴大树,恐怕十分凄惨啊!

落云七一边权衡利弊,一边试着移动身体,她不能在人送饭来的时候还这样,否则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虽然这么想,可实在有心无力,眼皮也越来越重,最终熬不住倒在一边。

飒飒–

怪风在房间刮过。

窗帘落下,将房间的光线遮住。

眨眼间,房间里凭空出现一个玄衣男子。

阴影罩在落云七的睡颜上,他低眉注视着脚下的血迹,瞥向她微弱的呼吸,眉头高高挑起。

“居然活着……”

男子走上前,挑起落云七的下巴,修长的手指凝聚着浮光轻轻点在她的眉心。

刹那间,流光四起。

落云七浑身一震,心脏剧烈的收缩一下。

有一股莫名的力量钻进她体内,舒缓了她疼痛,更让她昏沉的脑袋也恢复了清醒。

朦胧间,她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眸,那眼神好似蛰伏在暗处的野兽,充满了侵略性。

落云七眼神骤然转厉,“你是谁?”

“……”无人应答。

房间安静好似只有她一人存在。

落云七知道,并不是!至少那侵略性的眼眸还在!

忽然,男子淡淡问道:“这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方式?”

救命恩人?落云七一怔。

就在这时,她下巴一疼,已然被人掐住,如腊月寒冰的手指,让人很难相信这是活人的手!

落云七被这冰冷刺激回神,直觉告诉她此人绝非善类!

便冷冷道:“我没求你救我,你可以选择杀了我。”

“嗯?”男子唇角勾起一抹冷魅的弧度,掐着她的手指微微使劲,“这么有趣的玩物,我怎么舍得杀你?”

落云七皱眉,咬牙冷嗤,“本小姐没兴趣陪你玩。”

男子眼神一暗,双眸深不见底,好像刮着龙卷风的万丈深渊,让人望而生畏。

落云七的衣衫,顷刻间就被冷汗浸湿,这是一种对强者无法抗拒的恐惧感!

金丹后期的落海她尚不以为然,此人实力起码在元婴之上……

记忆中,云苍国根本没有元婴等级之上的高手!

他到底是谁?

这时,男子嘴角勾起一丝邪妄,魅惑的声音,一字一句道:“从这一刻起,你是我的。记住我的样子。”

他抬起手,掠过落云七的眼前。

一抹亮光照亮了两人的容貌。

光下,他蹲在她面前,未束的墨色发丝自然伏贴地垂下拖至地面,肌肤隐隐闪着光,深高挺的鼻,墨泼的眉,一双眉下那双琥珀色的眼眸好似闪烁着一千种琉璃光华,薄薄的唇好像染了胭脂,不论是哪个部位,都好像是精心雕刻一般深邃!

这……简直是妖孽嘛!

落云七看呆了……

咕嘟——

她吞了吞口水,映红的血从鼻孔流出。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排行】 异能诡妃:邪尊,好火爆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355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