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七年相思终是伤小说

七年相思终是伤小说
··· ·······
第一章 好消息和坏消息
···········
“谷小姐,您身体内的癌细胞又扩散了,我们给出的方案是对您肚子里的胎儿终止妊娠,从而全力治疗您的身体。”

“我再考虑考虑。”

“请尽快决定,您只有半个月的时间考虑……”

回想起白天医生说的话,谷莎莎内心泛起一阵苦涩。

她痛苦不堪的坐在沙发上,胃里翻江倒海,恶心的似乎要将五脏六腑都吐出来。

她随手拿起一个手绢,喉咙里又涌上了一丝腥甜,将纯白的帕子上染上一抹红。

谷莎莎将手绢扔到垃圾桶内,路过试衣柜的镜子,看到脸色惨白、形容枯槁的自己,她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明明她才24岁,为什么,为什么会患上这样的绝症……

她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不知这个孩子的到来,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结婚五年,她日日期盼能有个孩子,可真的有了,她却活不长了!她的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咬着牙告诉自己,就算为了孩子,也必须坚持下去!

“咚咚咚!”门口有人在用力的敲门。

谷莎莎拖着病弱的身躯,将大门打开。

俞伯良站在门口,冷哼了一声,似乎对她开门这么慢很不满意,语气如同往常一般冰冷。

从今日算起,他已经有整整一个月没有回来了。

一股热流在喉间涌动,谷莎莎怕自己这副模样吓到他,硬生生的咽下已经涌到嘴里的血。

她挤出一个笑容:“伯良,你回来了!”

俞伯良瞧了一眼谷莎莎苍白的脸,冷笑了一声。

“我这么久没回来,发现你还学会了装可怜!”

面前这个男人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陌生,是不是就算她病入膏肓,也不会得到他丝毫的怜惜?

谷莎莎想起自己的病,试探性的问他:“如果我说,我得了癌症,命不久矣,你会心疼我吗?”

她一开口,就知道自己说的话有多可笑了!

俞伯良冷笑一声,捏着她的下巴冷冷回复道:“如果你死了,最开心的人就是我,我都恨不得拿鞭炮庆祝,又怎么会心疼?”

“所以俞太太千万不要去找医生!”

谷莎莎苦笑,医生已经治不了她身上的病,更治不了她心里的病。

她假意没听到俞伯良绝情的话,自顾自的说道:“你看我天天闲在家里没事做,都开始胡思乱想了……伯良,你总是不在家,不如我们有个孩子,这样他就能陪我解闷了!”

“像你这样的毒妇,还想有孩子?”

俞伯良冷笑一声,看着谷莎莎的眼里充满了恨意。

“六年前你把我爸爸害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后果?”

“这些都是你该受的,你欠我的!”

六年前,俞父落水身亡,而当时现场就谷莎莎在,所有矛头都指向她。

谷莎莎拼命的摇头,她想为自己辩解,不是她推的俞伯父,他对自己这么好,怎么可能推他到河里?

“谷莎莎,你是这世上最不配有孩子的人!”

她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到了嘴边的话如鲠在喉,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俞伯良不耐烦的从她身边走过,没有注意到谷莎莎眼角滴落的泪。

谷莎莎转过身,死死的抱住他的腰,仿佛抓住两人之间最后一丝希望。

她声音哽咽的恳求道:“不要离开我!”

“放手!”

他本想推开谷莎莎,但推了两下发现女人将自己的腰扣的很紧。

“这是你自找的!”

他毫不怜惜的将谷莎莎横抱起来。

进了卧室,将她扔到床上……

没有预兆,也没有准备,突如其来。

不知折磨了她多久,男人穿衣准备离开。

女人如同一个布娃娃一般,被折磨的千疮百孔,就这么废弃在那里。

躺在床上的谷莎莎坐起身,伸手将被子拽到自己的身上。

她望着俞伯良的即将离去的背影,喊了一声:“伯良,不要走好不好?”

俞伯良停住脚步,回过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谷莎莎呼吸一滞,期待的看着自己深爱多年的男人,欣喜的叫着他的名字:“伯良?”

俞伯良狠狠的皱眉,眼中闪烁着复杂的情绪。

窗外的夜风吹到他的脸上,似乎也将他的眼神吹冷了几分,他一抬脚离开了俞家。

空荡荡的房间内,响起一个沉重的关门声,谷莎莎眼中的期望的光渐渐暗了下去。

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去浴室,打开温热的水从头浇到脚时,她终于感觉到一丝暖意。

放在洗手台上的手机响了一声,她拿起来看到俞伯良发来了一条视频。

点开之后,屏幕上身体交错的两人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双眼。

她手一松,手机掉在了地上。

视频内发出令人羞耻的声音却还未停止,在安静的浴室内显得尤为刺耳。

谷莎莎双手紧紧的捂住耳朵,拼命的往浴室深处躲去。

脚下一滑,她重重的摔在地上,温热的液体从她的身下流了出来,她意识渐渐模糊……

··· ·······
第二章 救救她
···········
谷莎莎双眼缓缓睁开后,看到俞家老管家关切的脸。

“夫人,你怎么样?”

谷莎莎张张嘴,嗓子里仿佛卡着什么,她费了很大的力都没有说出一个字。

“医生说,你因为大出血孩子掉了,不过你还年轻,日后……”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听到孩子没了,谷莎莎的心跳似乎还是漏了一拍……

她都已经得了不治之症,还哪有什么日后?

管家摇了摇头,没有将接下来的话说出口,他默默的出了病房。

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她怎么样?”

听到这个声音,谷莎莎全身紧绷,屏住呼吸。

她紧张的听着病房门外的每一句话,生怕错过了什么……

“少爷,抱歉,夫人送来的时候,孩子已经没了,是我的错,没能早点发现夫人晕过去了!”

“孩子?哪儿来的孩子?”

“夫人已有身孕,这次大出血……”

“不知道是跟哪个男人生的野种,没了也好!”

谷莎莎一愣,眼睛死死的盯着门口,她似乎是不信自己爱了多年的人竟然说出这种话。

没有安慰,没有关怀。

她的孩子没了,可孩子的父亲却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谷莎莎的眼睛酸涩,她倒吸一口凉气,扯到了腹部的伤口,剧烈的疼痛使她瞬间冷汗直冒。

或许俞伯良从不知道,谷莎莎喜欢他已经有七年之久,是她青葱岁月中梦想的白马王子,也正是因此,她才会飞蛾扑火的爱他这么多年。

可他不爱她……

谷莎莎捂着脸,小声哭了起来,连病房内多出一个陌生女人都没有注意到。

“呦,这哭的真是伤心啊!”

女人趾高气昂,打量着满脸泪痕的谷莎莎。

“只可惜这世上真正心疼你的人,都死了,你现在就算是死在医院,也没人在意!”

谷莎莎只看了一眼,就认出面前这个女人。

是昨日视频的女主角!一个纠缠着自己丈夫六年,让自己的生活鸡飞狗跳的女人!

“我再不济,活着的时候也是俞家的少奶奶,你一个无名无份、破坏人家庭的小三,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这辈子,谷莎莎最恶心的就是小三!面对女人的讥讽,她毫不示弱的说道。

女人掐着谷莎莎的下巴,逼迫她与自己对视。

“你们结婚五年,可你的丈夫却夜夜抱着我入眠,现在就算你有了孩子,他都不信是俞家的种,你这个俞太太做成这样真是失败呀,还不如死了算了!”

谷莎莎的手紧握成拳头,指甲深深的嵌入掌心。

女人见她动气,笑容更盛,掀开她的被子,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伸手按住她的小腹,用力的往下摁。

“啊!”

谷莎莎痛苦的惨叫了一声,刚刚做完手术的伤口似乎撕裂开来……

“你放心,我早跟医院的人打过招呼,一时半刻肯定没人发现你大出血,亡故的俞夫人!”

女人刻意将最后几个字咬的很重,她拿出一条手绢,嫌弃的擦了擦自己的手,仿佛碰了什么脏东西似的。

“你就在这里等死吧!”

铁锈味充斥着整间病房,谷莎莎身下的床单逐渐被染成鲜红的颜色。

疼痛感迅速侵蚀着她的大脑,她紧紧的咬着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伤口。

“来人呀!救命呀!”

“救命呀!”

··· ·······
第三章 离婚协议
···········
当天的值班护士路过一间病房时,里面浓烈的血腥味使她觉察出了问题。

谷莎莎的被子、床单已经被血液染红,甚至连地板上都滴落了一地的血,但她的身边连一个看护人员都没有……

推她进急救室的时候,谷莎莎已经意识全无。

主治医生急得满头大汗。

要是今天出了人命,肯定会被外面的媒体大做文章,甚至连医院也会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整整昏迷了一周,谷莎莎终于从昏迷中醒来。

医生冷漠的开口:“你的子宫受到了重创,往后能怀孕的机率十分渺茫!”

谷莎莎一脸迷茫的点了点头,眼睛看向窗外。

无所谓了,反正她的生命所剩无多,今后的日子,她就算是想要孩子,俞伯良也不会轻易碰她了!

她的胃又开始隐隐作痛,谷莎莎对着垃圾桶吐了很久。

血卡在了喉咙里,呛得她咳了很久,眼泪都咳了出来……

谷莎莎望着空荡荡的病房,有那么一瞬间,她开始怀疑: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放下所有的尊严,独自一人硬生生撑了整整六年的婚姻?

她好累,累的想要放弃了……

她拿起床头的手机,输入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一遍又一遍的拨着。

直到第十通电话接通,她的眼睛在一瞬间亮起来,声音哽咽:“伯良,我跟你谈一场交易吧?”

“你又想耍什么花样?”俞伯良显然不信她会跟自己做什么交易。

“离婚协议我可以签,可你要答应我,像从前一样,好好照顾我一个月,行吗?”

说这句话时,谷莎莎似乎听到了自己因紧张而狂乱的心跳,她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第一次与俞伯良告白的时候。

“痴心妄想!”俞伯良几乎没有一丝犹豫,就拒绝了她的请求,挂断了电话。

这四个字犹如一盆凉水,将谷莎莎心中燃起的希望,瞬间浇灭。

再次打过去,却发现,那个熟悉的号码,再也打不通。

得病之后,谷莎莎眼睁睁看着自己丰韵的身体日渐消瘦,如今枯瘦的只剩一把骨头,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再也回不到从前。

俞伯良在她醒后的一周,又来到了医院。

他从怀里拿出一份离婚协议,特意放在谷莎莎的面前晃了晃。

“伯良,离婚协议我可以签,但是,你再陪我一个月好不好,只要你陪我一个月,我净身出户,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视线中。”

“你这种贱女人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俞伯良冷漠的回了一句。

她将心中的委屈默默的咽入肚中,心里止不住的冒出悲凉感。

她苦笑着想,自己不过这段感情中的乞丐,不断的乞讨他的施舍,可偏偏忘了自己能要的也是有限度的!

她无视那份摆在面前的东西,自己的生命只剩下最后几个月。

那份离婚协议,就算她执意不签,两人的婚姻也会随着她的去世,而终结。

可她现在不能签……

若是签了,这个男人恐怕更不可能理会自己,任由她自生自灭。

他会继续在外面逍遥快活,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 ·······
第四章 新的女主人
···········
医院通知谷莎莎要补交医药费时,她苦笑一声,自己去办理了出院手续。

医生将她叫到办公室内,面色严肃的的说:“谷小姐,你现在的身体很不稳定,急于出院不是个理智的选择!”

谷莎莎点了点头,她摸了摸自己的钱包,总不能告诉医生,俞伯良已经狠心断了她的医药费,自己是因为没钱,才在这时候选择出院。

晚上,谷莎莎刚迷迷糊糊的睡下,楼下就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很快管家就来敲门。

“夫人,少爷回来了,他让您下去!”

谷莎莎睁开眼,强撑着疲惫的身子下了床,瞧见管家欲言又止的脸,一步一步的下了楼梯。

客厅内,俞伯良的脸上浮现出谷莎莎从未见过的温柔,他的怀里多了一个娇柔的人儿,附在他耳边,小声的说着什么,逗得他哈哈大笑。

谷莎莎缓缓走到他们面前。

夜风带着丝丝凉意,从窗户吹了进来,谷莎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家里,她的后脊发凉,手心里全是冷汗。

面对这一切,她低下头,眼泪从脸颊滑落,她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今后她就是俞家新的女主人!”

女人眼睛亮亮的,她忍不住打量了一番这偌大的别墅,娇笑一声。

“小雅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会寂寞的!”

“那我每天都回来陪你!”俞伯良的声音充满了宠溺的味道。

“今夜这么晚了,小雅也回不去了!”席妍雅面上虽带着惆怅,但手却不自觉的抓紧了俞伯良的胳膊。

“你想怎么办?”

“我想今晚就搬进主卧!”

不是问句,而是陈述句,既然早晚都是她的东西,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还是早早拿到的好。

俞伯良意味深长的笑了,他倒是要看看这个谷莎莎,今日会不会知难而退。

谷莎莎紧咬着下唇,她不是第一次见俞伯良身边这个女人,害她两次大出血的罪魁祸首不正是她吗?

“那个女人是什么人?”席妍雅伸出芊芊玉指,指向谷莎莎的方向,她佯装的像是第一次见谷莎莎,面上带着天真与好奇。

“一个免费的佣人而已,没什么好在意的!”俞伯良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还有人干活不要钱?”席妍雅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本来以为这位大难不死的俞夫人有多难对付,没想到她在俞伯良心里根本一文不值。

谷莎莎的手指紧握成拳,指甲深深的嵌入掌心,她多想这一刻出手将这个矫揉造作的女人教训教训,可偏偏她还得忍着。

“你是聋了吗?小雅说了要住进来!你还不快去收拾?”

俞伯良一脸愠怒的扫视了一眼谷莎莎。

谷莎莎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咬着牙小声的说:“好!”

··· ·······
第五章 被他护着的女人
···········
空荡荡的卧室内冷的可怕,谷莎莎眼中含着泪,一点一点的收拾自己的东西。

曾几何时,她是这栋别墅唯一的女主人,如今还未等她准备好,这里就要易主了。

管家在门口小声的说:“少爷说让您搬去……佣人的房间。”

“好!”谷莎莎苦笑一声,既然是搬出主卧,不能继续睡在他的身边,那么睡在哪里又有什么区别?

半夜三点,她终于把卧室收拾好。

站在卧室内,她从床头柜上拿起属于自己的最后一样东西,是她、俞伯良与自己父母的最后一张合影,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爸妈,你们在下面过的还好吗?莎莎好想你们!”

一直在门口站着等她收拾的席妍雅,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她进来转一圈,余光瞥到谷莎莎手里的照片,里面的人竟然有俞伯良……

想起自己怀了孩子还名不正、言不顺,俞伯良更是怕影响自己的名声,连张合影都不让她存在手机里!

一时间,强烈的妒意涌上心头,她伸手去抢谷莎莎手里的照片。

“你珍视的东西,我会一件一件的摧毁!直到你彻底的消失在俞家和我眼前!”

她边说边将手中的照片撕成碎片,扔在谷莎莎的脸上。

谷莎莎低下头盯着散落在地的碎纸片,伸出手用尽全力一巴掌打在席妍雅的脸上。

“你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谷莎莎气的双目通红,父母是这世上对她最好的人,去世后更是她不能触碰的底线,无论是谁敢对她的父母不敬,她都不会退让。

面前的谷莎莎与刚才受了欺负也不敢吭声的女人,判若两人,席妍雅一愣,哭着跑到客厅去,瑟瑟发抖的躲在俞伯良的怀里,控诉谷莎莎的罪行。

谷莎莎则将地上的纸片细心的捡起来,她边捡边小声的说:“是女儿不孝,扰了你们的清净!”

她又在自己的行李中翻找出一瓶胶水,将纸片一点点的拼着,努力的想要还原它最初的样子。

拼到最后,她发现少了最后一个碎片,缺少的地方原本是俞伯良所站的位置……

她又在地上疯了似的找。

“你是不是在找这个?”

俞伯良那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他面上带着怒气,他的掌心里放的正好谷莎莎要找的那最后一个碎片。

“小雅给我的,她说你为了一张照片,打她了,原本我还不信你有这么大的胆子,但看你现在这个疯癫样,我不得不信了!”

谷莎莎什么都听不进去,眼里心里只有那最后一个碎片,她紧张的伸手去拿,却被另一只手抢了先。

席妍雅故意当着谷莎莎的面,拿出打火机,将纸片点燃,脸上浮现出阴冷的笑容。

“你越是在意,我越是要毁掉!”

谷莎莎伸出右手又要往她的脸上打,俞伯良却死死的握住了她的右手,冷冷的命令道:“道歉!”

谷莎莎咬住下唇,倔强的一个字都没有说。

“啪!”

俞伯良出手一巴掌打在谷莎莎的左脸上,她的脸颊瞬间红肿了起来。

“这一巴掌是替小雅出一口恶气!你给我记住俞家的女主人,不是谁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 ·······
第六章 小三的敌人
···········
谷莎莎的嘴角沁出了血,她却丝毫不在意。

“我记住了!”

她死死的盯着俞伯良的脸,想从他的脸上找到几分歉意,可是没有,他根本不在意谷莎莎如何。

她苦笑一声,抽回自己的手,下了楼。

一直居住在米国的俞家老夫人,提议来看看俞伯良,几天前就到了白云大酒店。

席妍雅既然想进俞家的大门,就必须得通过俞老夫人这一关!

迟早都要走这一遭,席妍雅咬了咬牙,决定去看看自己这未来的婆婆

一大早她就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去讨好俞家的老夫人——傅秀兰。

傅秀兰虽已到了四十出头的年纪,但保养得当,看起来像是二十五六岁的女人。

她一早就听说自己的儿子,昨晚带了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野女人回家,还口口声声的说这朵野花是俞家新的女主人。

真是笑话,一个上不了台的小三,怎么可能成为俞家的新主人?

傅秀兰打心眼里看不起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

她拨通了一串号码,吩咐对面的人好好查查这野花的底细,刚把电话挂断,就看到席妍雅一脸谄媚的笑容。

“傅姨,我是良哥的女朋友,得知您最近身体不好,代他来看看您!”

“伯良外面的女人那么多,你又算的上哪根葱?你也不好好照照镜子,瞧瞧你那贱样,配不配代伯良来看我!”傅秀兰明显不吃这一套。

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席妍雅一身的名牌,小声的嘟囔了一句“又来一个赔钱货”。

席妍雅脸色变了又变,她强忍住心里的怒气没有爆发,打开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推到傅秀兰面前。

她面上难掩得意之色,这可是她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全球限量款LV包包。

“听说包治百病,不知这款包能不能治好您的病!”

傅秀兰轻描淡写的瞥了一眼,不屑的翻白眼,直接将面前的包扔进了垃圾桶。

“我一瓶香水都是十几万起步的,你拿一个小小的包就想贿赂我?真是没见过世面的鹌鹑!”

席妍雅气的脸都紫了,她咬了咬牙,转身出了这个备受冷落的地方。

一出酒店,她就不满的抱怨道:“不过是个徐娘半老的丑女人?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还一瓶香水十几万呢!要不是当年嫁进了俞家大门,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呢!”

她气的拨通了一个电话,对那边人冷冷的吩咐:“给我好好查查这个傅秀兰!”

一天之后,傅秀兰收到一条短信,里面差不多有十余张照片,上面的女主角正是今日来送包的女人。

“还真是个不干不净的东西!这么个破鞋还想踏进俞家的大门,她休想!”

傅秀兰气的直接将手机扔了出去。

席妍雅在同一时刻收到一个短信,里面是一个视频,看完之后,她冷冷的笑了。

“这个老女人,吃俞家的、住俞家的,没想到还做过这种龌龊事!”

“有了这个,我看看她还敢不敢瞧不起我!”

··· ·······
第七章 交易
···········
席妍雅再次不请自来的站在傅秀兰面前。

一见到这张不知廉耻的脸,傅秀兰就想起昨晚短信内搂过各种男人的小贱人。

“昨天还没被羞辱够,你还敢再来?”

“傅姨那么大的火气,怕是会伤身体,你还是积点口德吧!”

傅秀兰这辈子最烦被俞家的人叫傅姨,这两个字无时不刻不在提醒她,曾经她也是个小三!

她如今的一切,都是靠不光彩的手段得来的!

可席妍雅今日敢点这个火药桶,自然早就备好了杀手锏。

她见傅姨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心里暗喜,终于出了昨日的那口恶气!

傅秀兰将昨日那叠照片拿出来,狠狠的摔在席妍雅的脸上。

“你还真是会勾引人的小婊子,和这么多男人勾肩搭背的,你别跟我说跟他们全都是清白的!”

席妍雅的余光一一扫过这些照片,上面的男人大部分都渐渐淡忘了,不过肯定与她有过露水情缘……

“没错,我跟他们确实不清白!”

傅秀兰一愣,没想到席妍雅这么痛快的承认,她还以为席妍雅一定会狡辩一番呢!

“傅姨你呢?你这辈子有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

席妍雅别有深意的目光定格在傅秀兰的脸上。

傅秀兰冷哼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面上却强装镇定的说:“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听不懂?哈哈!”席妍雅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整张脸都笑得扭曲了。

“良哥的亲生母亲在生他的时候难产,听说那时候您就在俞老先生的身边,至于您做了些什么,就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吧?”

席妍雅仔细的观察着她的表情,心里暗暗的捏了一把汗。

傅秀兰的脸色惨白,似乎没想到好几十年前的事情,还被人翻出来。

当初的她确实用了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将俞伯良的亲生母亲害死,才有了今天的好日子过。

“你想怎么样?”

席妍雅满意的瞧着她惊恐的模样,本来她心里还有几分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特意来试探一番,没想到还被她蒙对了!

“既然我们都有把柄在对方手里,不如我们各退一步,你帮我成为正儿八经的俞太太,我帮你把这件事瞒下来!”

这么一个互惠互利的办法,傅秀兰要是拒绝就是傻子!

傅秀兰的眼睛却紧紧的盯着席妍雅,似乎还在考虑这场交易值不值得她冒险。

“傅姨,我劝你最好别动什么歪心思,今日您要是和我翻脸,我立马就跑到良哥面前把这件事给掀出来,你很有可能就因你今日的冲动,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傅秀兰的目光瞬间变得阴毒,她怎么一开始没看出来,面前这个小三这么有手段呢?

“傅姨,反正良哥也不是您的亲儿子,只是帮我保守一个小秘密,有这么难吗?”席妍雅的语气缓和下来,拉着傅秀兰的手,主动示弱。

“好,我做这笔交易!”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小漫画污漫画H漫画韩国漫画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3645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