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至尊龙婿精品小说

至尊龙婿精品小说
··· ·······
第1章你懂爱情吗
···········
“你这个窝囊废!我最后一遍警告你,这个婚你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

“这个事情没得商量!”

丈母娘徐翠兰,重重的将一份离婚协议书拍在了桌子上面,满脸怒火,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李超。

正在打扫卫生的李超把拖把放在了地上,但他神色没有多大变化。

拿起了桌子上面的离婚协议书,随意看了一眼,又给扔了回去。

“李超,话我也不过跟你多说了,如果你现在签字的话,我还能给你五十万。”

“你要是敬酒不喝喝罚酒,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这都两年了,我们叶家整整养了你两年,就算是养一条狗也知道感恩戴德吧?”

“而你这个废物呢,连一条狗都不如,这两年来,你除了让我们叶家丢脸外,有带来过半分的好处吗?”

徐翠兰双手叉着腰,指着李超横眉怒目,恨不得现在就让他滚出叶家。

老头子两年前把这家伙带到叶家,以财产要挟,强迫她女儿叶紫曦嫁给李超。

当时整个叶家都以为老爷子疯了,所有人都不同意,但是老爷子却力排众议,最后决定了两人的婚事,李超成为了叶家的上门女婿。

不过两人结婚没多久后,他就去世了。

在撒手人寰之前,他还留下临终遗言,吩咐叶家人一定要好好对待李超,还说什么李超一定会给叶家带来辉煌。

每次想到这些荒唐事情,徐翠兰就觉得老头子是真的病糊涂了,不然怎么会说出这种不靠谱的事情出来。

李超上门的这段日子里,这家伙好吃懒做,一无是处,整个就是一屌丝。

这样子的人,怎么可能给叶家带来辉煌呢?

“妈,我不会跟紫曦离婚的,就算你让她亲自来说,我也不会同意的。”

李超看着徐翠兰,平静的说道。

“你!”

徐翠兰脸都气白了,她指着李超,怒声道“李超,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违抗我的意思。”

“话我说的够明白了,你最好别逼我让紫曦去法院起诉你!”

“实话告诉你,如果不是老爷子的遗言,我早就让你滚出叶家了!还能让你待到现在?”

“现在紫曦经营的公司都快要撑不下去了,如果再没有资金投入,公司就得破产。江华公子年少多金,气宇轩昂,又愿意给紫曦公司投资,是你这个废物比不了的。”

“你要懂点事就给给我签字,不然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徐翠兰恶狠狠说道。

江华公子?

李超瞬间明白了过来,这个江华不就是江氏集团的董事长吗,市内有名的富二代。

徐翠兰这么想要他跟紫曦离婚,说白了就是想要抱上江华这根大腿?

李超脸上看不出什么太大的表情,他依旧摇头道:“我不会签字的。”

“冥顽不灵!”

徐翠兰气的牙关紧咬,狠狠的瞪了李超一眼后,满脸凶色道:“行,你给我记住了,到时候后悔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恶狠狠地撂下这句话后,徐翠兰骂骂咧咧的离开了别墅。

看着徐翠兰的身影在眼前消失,李超的笑容逐渐收敛了起来,如刀锋般的眸子闪烁凌厉光泽。

这时,一辆奔驰大G突然停在了别墅外面,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年轻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年轻人看了一眼别墅大门,直接走了进来。

李超刚拿起拖把准备拖地,而那年轻人现在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

“你怎么来了?”

李超拖地的动作微微停顿,但并没有转身。

年轻人看着李超的背影,眼中尽是恭敬之情。

“老大,你可是我们暗夜的主人,受万人敬仰,给一个小小叶家当上门女婿,这算是什么事啊?”

年轻男子轻笑道。

李超把拖把又丢在一边,看着年轻男人,嘴角却露出轻巧笑容道:“黑幕,你懂爱情是什么吗?”

“爱情?”

年轻人男人一脸懵逼。

他不免有些怀疑起来,眼前的老大还是那个令英皇公主疯狂迷恋,令迪拜酋长之女非你不嫁,东瀛皇女肝肠寸断要生要死的绝世渣男吗?

他啥时候这么深情了?

这确定不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吗?

“老大,我这就不明白了,喜欢你的女人遍布全球,哪一个不比叶家的那个丫头强?”

“就说那个英皇公主,被誉为欧美第一女人,风情万种,她非你不嫁,只要能够嫁给你,她甚至愿意放弃一切,包括皇室公主,可你不也不为之动心,直接拒绝她了吗?”

黑幕很不理解,他本以为老大入赘叶家就是玩玩而已,没想到他还当真了啊。

整天在这里扫地做饭,受尽白眼,看起来他似乎不仅不生气,反而还其乐融融!

天啊!

这还是那个令无数人威风丧胆的暗夜之主吗?

“爱情就是足以让人抛弃一切,包括金钱跟权利,为了这个女人,我也愿意抛弃一切。”

李超满脸的痴情。

黑幕的整张脸都忍不住抽搐起来。

都说谈恋爱的女人智商为零,看样子谈恋爱的男人也不遑多让啊!

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魔力?

“老大,我们还是谈点别的吧。”黑幕赶紧岔开了这个话题。

“说吧,你来找到底是什么事情?”李超挑了挑眉头,问道。

“当然是谈生意啊,刚才一钻石大亨给我打电话,他想聘请你亲自护他一趟轮船,报酬是五亿美元。”

“我没空,有那时间我还不如多陪陪老婆呢。”

李超摇了摇头,然后又很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行了,没什么事情就回去吧,我老婆马上就要回来了,要是让她知道我带陌生人进来屋子里面,肯定饶不了我。”

黑幕的脸部抽搐的更加厉害了!

魔怔了,主绝对是魔怔了。

“那行,我先走了。”

黑幕一秒都不想呆了,转身就要走,感觉自己倍感嫌弃。

“等等。”李超突然说道。

黑幕神色一亮,难道老大回心转意了?

“把这袋垃圾给我带出去。”李超朝他扔了一个垃圾袋。

黑幕最终离开了,满脸幽怨的拎着那袋垃圾袋离开了。

李超看着白净净的地板,忍不住一笑:“打扫的这么干净,老婆一定不会再说我啥了吧?”

话音刚落,别墅停车场,突然响起了一阵熟悉的汽车轰鸣声。

李超神色一亮道:“老婆下班了吗。”

他赶紧擦了擦手,跑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把弄了一下发型。

来叶家入赘已经两年了,在很多所谓的大人物眼中,他是凶名赫赫的暗夜之主。

但是在这个女人面前,他却心甘情愿的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丈夫。

谁让他爱这个女人呢。

刚走出卫生间,就看到叶紫曦已经站在了别墅大厅里面。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看着这个女人,李超脑海里面忍不住想起了这句诗词。

身材高挑,体态轻盈,瞳孔明澈,柳眉弯弯,乌发如漆,肌肤如雪,简直倾国倾城。

她穿着一套纯黑色的女性职业西装,增添了职场特有的强大的气场。

下身则是黑色的紧身西装裤,将她那双亭亭玉立的长腿衬托的更加完美,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将她的气场渲染的更加的冷艳诱人。

在李超的眼中,她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完美的无可挑剔。

··· ·······
第2章听说你在打我老婆主意
···········
“亲爱的,下班了!”

李超连忙走了过去,笑嘻嘻说道,接过了她随身佩戴的包包。

叶紫曦神色有些疲惫,看都没看李超一眼,神色更是看不出任何的喜怒。

她坐在了沙发上面,冷淡的目光投向了李超的身上。

“刚才我妈是不是来了?”

她问道。

李超点头:“恩,刚走没多久。”

叶紫曦注意到了桌子上面的离婚协议书,拿在手里看了起来。

李超的脸色也随着认真了起来。

“我妈说话应该很难听吧?”

叶紫曦抬头看着李超,问道。

“老婆,我们聊聊别的吧,对了,这点你估计饿了吧,我给你做饭去,”

李超转身就准备去厨房。

“我不饿,我想跟你谈谈。”

叶紫曦站了起来。

王超沉默了一会儿,他知道叶紫曦想说什么,随后道:“跟你妈一样,也是谈离婚的事情吗?”

叶紫曦没有回答,但也没有否认。

“是因为那个叫做江华的男人吗?”

李超问道。

叶紫曦蹙起了眉头,随后说道:“跟他有一定的关系。”

“如果我愿意签字了,你是不是就要嫁给那个男人?”

李超的目光一直盯着叶紫曦的眼神,似乎想从他的眼神里面看出答案。

“我不会跟他结婚。”

叶紫曦直接摇头,又道:“我跟江华的协议是,只要跟你离婚,他就答应给我公司投资一个亿,对我来说,这一个亿非常重要,它关系着公司的生死。”

“是这样啊。”李超懂了。

“我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但是你想过没有,我们这样子的婚姻有意思吗?我们之间没有感情,更没有爱情,以其这样耗下去,不如早点解脱,各自放手。”

叶紫曦的神色看不出喜怒,但目光却异常的复杂。

从心底里而言,叶紫曦是讨厌李超的。

如果不是因为爷爷,她根本就不会嫁给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为了爷爷,她牺牲了自己的幸福,遭受到了太过旁人的白眼。

但这些,她都可以忍,她不需要幸福,更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但是,她决不能放弃她一手打拼起来的这家公司!

她办不到!

即便他们已经结婚两年了,但在她眼里,李超仍然只是一个陌生人,一个她一辈子都不可能会爱上的路人甲!

“不,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同意跟你离婚的!”

李超的声音很肯定。

“跟你结婚,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对我的折磨,李超,够了,我受够了你!”

“这两年来,你懒惰,你无能,你颓废,你软弱……这些我都可以容忍你。但是现在,我必须要跟你离婚!”

叶紫曦的神色逐渐冰冷起来,目光甚至透着厌恶之色:

“我们的婚姻本来就是一个错误,我不想再一错到底,我希望你能理解我。”

“只要你愿意解除婚约,我会给你五百万,有了这笔钱,你这辈子都可以衣食无忧,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平稳的度过这一生,这样难道不好吗?你何必又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呢!”

“不好,我再说一遍,别的我都可以听你的,但是唯独离婚不行。那个姓江的让你跟我离婚,肯定没安好心,难道你就看不出他怀的是什么心思吗?”李超道。

“我没有选择!”

叶紫曦突然咆哮了起来,眼眶当中有些红丝隐现。

“你有选择!”李超的神色突然温柔起来,轻声道:“因为你还有我!”

“一周,我给你一周的时间考虑。”

叶紫曦神色冷漠的说完这句话之后,也绝然离开了这里。

李超的目光却逐渐凌厉起来。

“江华吗?呵呵……”

……

李超在别墅里面待了一会儿,没多久,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突然走进了别墅。

“请问你是李超先生吗?”

那人看了一眼李超,直接问道。

“我是,你找我有什么事?”

李超眼中闪烁疑惑之色。

“我是江少派我来的,想跟李先生谈一些事情,你现在应该有时间吧?”

“江华派你来的?”李超目光一沉,随即冷声道:“什么事情?”

李超眼中闪烁寒意,他还来来得及找这个江华麻烦,这家伙倒是找上自己了。

“李先生,我是一个律师,江先生委托我来,是想跟你谈一谈你跟叶紫曦小姐离婚事宜。”

话刚说完,李超的目光就变得寒咧起来。

“你家江少手还真长啊,都插手到我们夫妻俩身上来了!”李超沉声道。

“李超,多余的话我就不跟你废话了,我们家江少看上你老婆了,你老婆的公司现在资金链断裂,现在能救她的只有我们家江少,要想让我们江少投资,前提是你必须要跟叶小姐离婚,我的话说的够明白了吧?”

“如果我不答应呢?”

李超嘴角露出冰冷幅度,眼中更是寒芒涌动。

“你没有拒接的资本,就算是你不答应离婚,我想叶小姐也会主动起诉离婚的。”

“我之所以来找你,让你主动离婚,就是因为我们江少不想让叶小姐太过难堪。只要你愿意主动离婚,我们江少保证会给你一笔不错的报酬的。”

听完这话,李超的脸色更加的诡谲起来,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只有在非常愤怒的时候,他才会流露出这种表情。

对暗夜之主来说,愤怒就代表着杀戮!

“你们江少还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让我主动对我老婆提出离婚,这种缺德的事情恐怕就只有他才能干的出来吧!”

李超的声音极为冷冽,夹杂着冰冷的杀意。

这个江华是专门来侮辱他的啊!

“李超,我调查过你,你就是一个屌丝,像你这种人根本就配不上叶小姐!”

男人开始讥笑起来,毫不在意李超的愤怒。

“我们江少说了,如果你答应了的话,说不定还会邀请你在江少跟叶小姐的婚礼上面当伴郎,一般人可没有这个资格。”

“我们都只是普通人,听句劝,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江少那个级别的人可不是你能够招惹的。”

“如果我是你,以其跟着叶紫曦守活寡当上门女婿,还不如得一笔钱,有了钱什么女的找不到?你说是吧?”

还真是羞辱啊!

李超嘴角泛起冰冷刺骨的诡橘冷笑,指着那男子说道:“你过来一下,我跟你好好说说。”

那男子没有多疑,把耳朵凑了过去,想听听李超到底是怎么想的。

“滚!”

李超怒喝一声,便是一脚踹在了那男子的脑袋上面。

只听到砰的一声,那家伙就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飞出了别墅大厅。

……

云雾山庄一栋别墅内。

江氏集团的董事长江华正坐在沙发上面,他手里捏着一杯红酒,嘴上叼着一根雪茄。

呼!

一口浓郁的烟雾从他嘴中吐出,眯着眼睛又品尝了一口红酒,表情十分惬意。

他摇曳着手中的红酒杯,诡橘笑道:“叶紫曦啊叶紫曦,成为我的猎物是你的荣幸,你就乖乖的被我捕捉吧,我一定会好好饲养你的。”

哐!

他的话刚刚说完,房门就被打开了,一道身影缓缓的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你是谁?”

江华的神色立即警惕起来,盯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男子。

“好像你最近在打我老婆的主意啊?”

男人目光凌厉,嘴角冰冷。

江华一脸懵逼,反问道:“你老婆是谁?”

刚说完这句话,他恍若大悟:“你就是叶紫曦身边的那个废物?”

“废物?”

李超的目光更加凌厉起来,有着杀机迸射而出。

“废物也是你能叫的!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话音刚落,江华就看到李超的身影突然朝他扑了过来,快的他都难以反应。

砰!

仿佛铁锤一般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脸颊上面,剧痛的疼痛瞬间弥漫全身,就像是被钝器狠狠地砸在了他脑袋一样。

这一拳下去,江华痛得直接吐出一口血水,其中更是夹杂了几颗牙齿。

脑袋嗡嗡作响,头昏眼花,眼前直冒金星。

李超一把扣住他的脖子,将他的脑袋重重的摁在了沙发上面,猩红的目光犹如野兽一般阴冷。

“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我看你是活的不赖烦了!”

··· ·······
第3章 你藏得好深啊
···········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直接就将江华给揍懵了,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家伙直接就对他下手了!

“混账,你敢动手!”

江华双眼赤红一片,紧盯着李超,低吼道。

“打的就是你!”

李超嗤笑一声,抡起拳头,砰的一声砸在了江华的脸颊上面。

啊!

江华惨叫一声,噗嗤一声的吐出了一口血水。

剧烈的疼痛让他的目光显得更加愤怒跟凶戾,他反而狞笑起来。

“李超是吧,作为一个男人你还真是失败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叶紫曦是要跟你离婚是吧,所以你就把气撒到我身上来了?”

李超眼中的凶芒越加冷厉,随即又冷笑了起来:“你以为用这种卑鄙手段就跟让我跟紫琼离婚吗?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哈哈,李超,你还真是一个废物啊,做男人做到你这个份上,这世上也就只剩下你了。”

“实话告诉你,我跟叶紫曦说过,只要她愿意跟你离婚,我就愿意帮她一把。而你,充其量也只不过是我们之间交易的筹码而已!”

“对于叶紫曦来说,你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而已,这样子的一个废物,她随时都能把你给抛弃。”

江华越说越来劲,眼眸中尽是鄙夷之色。

“你还真是可悲啊,不过我倒是还挺同情你的,连自己的妻子都帮不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如果我是你,我早就一头撞死得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像你这种窝囊废,你根本就配不上紫曦,像她这种女人,只能属于我,只有我才能配得上她!”

“你真以为你很了不起吗?”李超脸上的冷笑越来越阴冷起来:“在我眼里,你不过就是一只蝼蚁,只要我想,我随时都能毁了你!让你万劫不复!”

“毁了我?”

江华突然大笑了起来:“就凭你这个废物吗?你凭什么?就凭你这不顾后果的冲动吗?”

江华打心底里瞧不起李超。

李超的笑容有些诡橘:“看样子你对我是真的一无所知啊!”

“李超,我这也是最后一遍警告你,赶紧放了我,然后对我跪地求饶,不然我不仅要抢你女人,我还要了你的命!”

江华满脸凶色,威胁道。

李超的手松开了江华的颈脖,他的脖子乌紫一片,可想而知李超刚才用处了多大的力气。

刚才只要李超愿意,他随时都能捏断江华的脖子。

但是他并没有选择这么做。

“相信我,你马上就会后悔的。”

李超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黑幕,我要让你在十分钟之内,彻底把江家弄垮!”

电话很快就挂了!

“哈哈哈!”

江华大笑了起来,他的笑容充满了滑稽,甚至连眼泪都差点给笑出来了。

“你说什么,十分钟搞垮我江家,看样子你不仅是一个废物,还是一个神经病!”

江华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一般,指着李超,讥笑不止。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他办公桌上面的座机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江少,我们公司出大事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公司的股价现在急剧下跌,随时都有可能会崩盘!”电话那头的声音慌张无比。

江华脸色一变,沉声道:“你胡说什么,公司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江少,你自己看一下就知道了。”

江华听后马上打开手机查看了起来,当看到他们公司的股价已经跌到百分之七十的时候,江华的脸色顿时煞白了起来。

“不可能!怎么可能!”

江华满脸慌张跟惊恐,对于一家上市公司,他太明白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了。

这背后一定有人搞鬼,到底是谁?究竟是什么人要对他们江家下手。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他眸子阴冷的盯着李超,一字一顿,声音嘶哑:“是你搞的鬼!”

李超从兜里拿出了一支香烟,点燃之后,朝着江华吐出了一口烟雾,讥笑道:“别急,好戏还在后头呢!”

江华神色阴沉无比,他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李超,目光当中,充斥的刺骨的冷意跟杀芒。

“不!不可能,你这个废物不可能会有这个本事,这都是巧合!李超,你要是有这个本事,怎么可能还会入赘叶家!”

江华不敢相信这是李超搞的鬼,在他看来,李超根本就没有这个本事!

李超弹了弹烟灰,嘴角的冷笑更浓了:“是吗?那我们就接着往下瞧下去吧。”

话音刚落,江华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他拿出来一看,是他父亲打过来,他连忙接听了电话。

电话刚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阵劈头盖脸的臭骂。

“混账,你到底干了什么,公司里面现在到处都是检察院的人,老师告诉我,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爸,你怎么也这样了,公司到底怎么了?你赶紧给我说说啊!”

江华的神情难看无比,总觉得要发生什么大事情。

“检察院那些人说我违规经营,都快把我老底给掀完了,完了,一切都要完了,趁那些人还没找到你,你赶紧跑,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还不等江华说什么,电话就已经挂断了。

江华的脸色彻底的苍白起来,额头更是冷汗直流。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终于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这是有人要把他江家往死里整啊!

他的双眼瞪着很大,瞳孔中充满了愤怒,对着李超咆哮道:“告诉我,到底是不是你搞的鬼!”

李超在江华的脸颊上面重重的拍了两下,嗤笑道:“你还真是蠢啊,到现在还不愿意相信这个事情吗?你江家已经破产了,甚至连你都要面临牢狱之灾,所以你江家彻底完蛋了!”

“不!我不相信,你一个废物怎么可能会有这个实力!”

都到这个时候了,江华还是不愿意相信。

“事到如今,你相信不相信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已经完蛋了,你再也不是那个所谓的江家少爷了,更没有资格再在我面前叫嚣了。”

李超满脸冷笑道。

江华的脸色终于绷不住了,彻底恐慌了起来,即便他不愿意相信,但是他也知道,这一切都是李超搞的鬼。

“该死的,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废物,你隐藏的好深啊!”江华脸色极其难看,目光更是阴沉的可怕。

“从始至终我都没有说过我是废物,一切都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李超望向江华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一个傻子一样。

··· ·······
第4章 一起承担
···········
李超神色冰冷,满脸讥笑的看着江华,凌厉的目光内,充满了不屑跟嘲弄。

江华的心态已经彻底崩了,公司的破产让他深深的明白了过来,这个李超根本就不是他能招惹的。

他做梦也没能想到,叶紫曦的上门老公居然是这么可怕的一个人物。

噗。

噗通一声,江华忽然跪在了李超的面前。

李超神色不由一愣,倒是没想到这家伙会来这么一手。

“李超兄弟,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饶了我这一次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江华开始求饶了起来,言真意切,卑微至极。

李超嘴角的讥笑越加浓郁起来,满脸戏谑之色道:“江少,你这是干什么?你之前不是很硬气的吗?怎么现在变这么怂了呢?”

“李兄,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你,我向你道歉,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敢打你老婆主意了。”

“对了,你老婆公司现在不是缺乏资金吗?只要你愿意放过我江家,我愿意无偿给你老婆公司投资一个亿,而且我不需要任何回报!”

江华满脸惶恐说道,这时候他是真的害怕了。

他要是早知道叶紫曦的老公是这么一个狠人,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动这种歪心思啊。

仅仅一个电话,他江家在十分钟之内就破产了,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可绝对不是他能够招惹的。

所以他除了求饶还有一线生机之外,没有了其他的任何办法。

听完江华的话,李超的目光突然凌厉了起来,他突然一把掐住了江华的脖子,将他整个人就像是拎小鸡仔一样的给拎了起来,狞声道:“你又算个什么东西,在我面前讲条件,你有这个资格吗?”

江华的脸色顿时紫红一片,他瞳孔瞪的跟牛眼睛一样,里面布满了血丝,

“你!你想干什么!”江华满脸恐惧,惊悚道。

“你以为没你投资,我老婆的公司就一定会倒闭吗?你真以为我会稀罕你这一个亿?”

李超的一番话让江华彻底坠入冰窟。

他说的对,以李超的实力,自己根本就没资格跟他谈条件。

“李超,你把事情做得这么绝,你会不得好死的!”

江华的神色扭曲起来,满脸的癫狂。

砰!

李超没跟他废话,一脚踹在了江华的裤裆处。

一声如同杀猪般尖锐的惨叫声过后,江华双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如果换了两年前的我,我废的就不是你的命根子,而是你的性命了!”

李超眼中泛起一丝杀气,冷声说道。

自从跟叶紫曦结婚后,他身上的杀气就淡了很多,不会动不动就取人性命。

解决了江华,李超没有在这里停留,直接就离开了这里。

……

李超回到了叶紫曦的别墅,已经是傍晚五六点左右。

“老婆,我回来了。”

刚走进客厅,就看到叶紫曦坐在沙发上面看电视。

这时候客厅里面已经亮起了灯光,在灯光下,叶紫曦的身影极为迷人。

她穿着一套刚好盖住臀部的洁白色睡衣,身材婀娜多姿,肌肤洁白如雪,神情慵懒妩媚。

她正在看财经新闻。

叶紫曦看了李超一眼,眉头微皱了起来,并没有搭理他。

李超也没有在意,反而非常熟络的坐在了沙发上面。

叶紫曦眉头皱的更深了,刚准备问离婚的事情,而这时候,一条财经新闻却吸引到了她的注意力。

“本周财经报道,本市江氏集团涉嫌商业违规操作,导致股价暴跌,董事长江明业目前被警方掌控,其儿子江华目前还在潜逃中……”

看到这条新闻,叶紫曦的脸色瞬间变得复杂起来。

李超当然知道叶紫曦在想什么,他笑的说道:“现在江家破产了,看样子江华是没能力再给你投资了。”

叶紫曦的目光顿时冰冷起来,她盯着李超,冷声道:“你在嘲笑我?”

李超连忙摇头:“我可没有这意思,我只是不想看到你被江华给威胁而已。”

“李超,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叶紫曦脸色冰冷的如同寒霜。

“那你说说,我在想什么?”李超饶有兴趣道。

“江华公司破产,所以没了他的威胁,你就以为我不会跟你离婚了,是吗?”叶紫曦寒声说道。

她心里涌起更深的厌恶之情,这个男人还真是令人恶心啊!

“我不否认我没有这样的想法,但我不会嘲笑你,更不会害你。”李超道。

“你口口声声说不会害我,但你知不知道,没有江华的投资,我的公司会破产,到时候我一无所有,恐怕到时候要提出离婚的那个人会是你吧!”

“我不会,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跟你离婚的!”

李超说道。

“呵呵,李超,这两年来,我虽然从来没有主动去了解过你,但你是什么人,我多少也能看出来一些。”

叶紫曦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充满了寒意。

“那你觉得我是什么人?”李超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跟我在一起你不就是为了钱吗?趁着我现在还有钱,我希望你能见好就收,真等我到时候负债累累了,你就一分钱好处都捞不到了。”

叶紫曦冷笑起来。

“原来在你心目中,我是这么肤浅的人啊。”

李超自嘲一声,心中不免有些难受。

“难道你不是吗?我跟你才见一面就结婚了,你别告诉我,我们之间会有爱情。”

叶紫曦讥笑起来。

李超看着叶紫曦,想说点什么,但最后却忍住了。

他不会告诉叶紫曦,他们十年前就认识了,只不过你却忘了而已。

“怎么,没话说了是吧?”叶紫曦冷声道。

李超心里压着怒火,但他并没有发脾气,声音反而柔和了起来。

“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但我们之间确实有着很深的误会,这些事情我们暂且先不聊了,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

“你是我的女人,我发誓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如果可以,你身上的重担我愿意跟你一起承担。”

··· ·······
第5章 贺寿
···········
“一起承担?”

叶紫曦突然笑了起来,她看着李超,笑容有些凄凉。

“李超,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你口口声声说跟我一起承担这些压力,那我问你,你拿什么来承担?有些事情光靠一张嘴是没有用的。”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在你心目中,我就这么的一无是处吗?”李超问道。

“你是什么人还需要我来说吗?”

叶紫曦说完之后,便站了起来,走进了书房。

李超不免有些惆怅起来,看样子紫曦对自己的误会真的很大啊。

可是他真的不能跟叶紫曦离婚啊,一旦两人离婚了,他就不可能再有机会能在叶紫曦的饭菜里面投放药材。

一旦那样,她随时都会有丧命的可能。

这也就是两年前老爷子为什么要找上他的原因。

叶紫曦的病只有他才能治好。

最重要的是,连叶紫曦她都不知道自己得了一种极为罕见的怪病!

这两年来,他一直都在偷偷的给叶紫曦治病,她的病虽然还没有痊愈,但差不多已经能够控制住了。

如果一旦断药,之前的一切努力都会前功尽弃。

“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妻子,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

书房内。

叶紫曦刚坐下来,就蹲在桌子上面哭了起来。

没人知道她现在面临着什么。

更没人知道她这副柔弱的肩膀上面承担着多大的压力。

自从爷爷去世后,她都是自己一个人熬过来的,从来没有人帮助她。

至于自己的那个有名无实的丈夫,更是令她寒心至极。

在外界,他是公认的女强人,但没人知道,她那颗隐藏在坚硬外表下的柔弱内心。

她的身体跟精神早就疲惫不堪了,可她从来都不敢放松,哪怕只是一刻。

每次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能躲在这里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释放压力。

咚咚咚。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叶紫曦知道外面是谁,但她没有说话。

“老婆,我给你做了莲子羹,你多少吃一点吧。”

李超站在门外,端着一碗莲子羹。

“我不饿。”

叶紫曦赶紧把自己的眼泪擦干净。

“你白天工作了这么久,怎么会不饿呢,你不开门那我就自己进来了。”

李超打开书房的门,走了进来。

看到叶紫曦双眼红肿,李超吓了一跳,连忙问道:“老婆,你怎么哭了,是谁欺负你了吗?”

叶紫曦撅着嘴,把头侧了过去,冷声道:“不用你管。”

李超把莲子羹放在桌子上面,心疼道:“老婆,对不起,是我惹你生气了吧?”

“你出去!”

叶紫曦指着房门。

李超知道自家老婆的脾气,一旦她生气了,最好不要跟她顶嘴,不然情况会越来越糟。

“老婆,还有个事情我要提醒你,明天是你奶奶七十大寿,可千万不要迟到了。”李超说道。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叶紫曦冷喝道。

“好,那我出去了,莲子羹记得要趁热喝。”

说完这句话,李超不敢多说,连忙走出了书房,关好了房门。

叶紫曦看着桌子上面的莲子羹,神色不免有些复杂起来。

在她心目中,李超的印象一直都很差。

但是这两年来,他坚持不懈的每天整理家务,洗衣做饭,从来没有一刻偷懒过,哪怕自己对他态度再差,他也一如既往,从不抱怨。

两年的朝夕相处,就算是一只小猫小狗都培养出感情了,更何况是人呢。

她之所以刻意跟李超保持着这么远的距离,就是为了避免自己以后会伤害到他。

他本以为李超会慢慢厌倦这种生活,会厌倦她的冷漠态度。

但是他并没有,反而对自己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关怀。

她不明白李超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

如果有可能,她倒是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

但这次的危机她如果度不过去的话,一定会连累李超的。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不应该被卷入到这场旋涡当中来。

所以她才会让自己变得冰冷,绝情,恶毒,希望在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的情况下让李超离开自己。

可是……

叶紫曦最后把一整碗莲子羹都给吃光了,她从来不在外面吃饭,因为她已经熟悉了这种味道。

这里面让她感受到了家的感觉。

……

另一天,李超一早就起床了,洗漱完之后,惊喜的发现自家老婆就坐在客厅里面等着自己。

“老婆,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吃早餐了吗?我给你做去。”

叶紫曦今天穿的很隆重,气质端庄优雅,美艳动人。

“时间来不及了,你穿身正装,给奶奶贺寿。”叶紫曦极其简洁道。

“好的。”

李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上了一套结婚那时候穿的那套西装。

他站在镜子面前,打量了一下,露出洁白的八颗牙齿,自恋道:“两年了,还是这么帅。”

他刚准备走出房间,突然又想到今天是老太太的寿辰。

虽然他并不怎么喜欢这个老太太,但毕竟是自己老婆的奶奶,光着手去也不好。

于是他打开抽屉,拿出了一个碧绿的镯子出来,准备当做礼物送给老太太。

他记得这个玉镯是日不落帝国皇室的女王送给他的,女王送的东西,再怎么样也不会是平常物件。

“老婆,我好了,准备动身吧。”

“恩。”

李超开着叶紫曦的辆玛莎拉蒂,充当司机,前往了叶宅。

叶家在长风市内算是一个大家族,掌握着很多的龙头产业,目前掌舵叶家的家主就是叶紫曦的奶奶,一直居住在叶宅内,一手掌控着整个叶家。

今天,是她的七十大寿,整个叶宅内张灯结彩,充满喜庆,所有叶家的子孙都会前来拜寿,好不热闹。

李超开着车进了叶宅,两人刚走出停车场,叶紫曦的妈妈徐秀兰满脸不高兴的跑了过来。

“女儿,寿宴快开始了,你怎么才来?”

徐秀兰不满问道。

“妈,路上有些堵车。”叶紫曦说道。

徐秀兰点了点头,随后目光突然望向了李超,眉头不由一皱,对着叶紫曦冷声道:“紫曦,谁让你把这个废物带过来的?”

李超的脸色当即就沉了起来,这女人一见到自己就没好脸色,如果不是自己丈母娘的话,早就对他不客气了。

“妈,今天是奶奶生日,按道理来说,他是应该要来的。”叶紫曦连忙说道。

“紫曦啊,你是嫌我们家丢的脸还不够?李超是我们家的上门女婿,整个叶家都没几个人待见他,你把他带过来,不是给我添堵吗?”

徐秀兰冷声道。

“再说了,老太太也不喜欢她,这种场合叫他一个外人来根本就不合适!到时候你那些姑姑叔叔的又得拿这个废物来说事,你让我的脸面往哪里摆?”

··· ·······
第6章 礼品
···········
徐秀兰的话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她对李超一直都没有任何好感,从来就没有把他当自己的女婿对待。

在她眼中,李超一无是处,就是一个窝囊废,而自己的女儿呢,优雅端庄,知性善美。

如果不是老爷子瞎点鸳鸯谱,李超这只癞蛤蟆怎么可能会娶到她女儿。

每每想到这里,徐秀兰就气不打一处来。

所以她费尽心思的想要两人离婚,只要两人离婚了,紫曦就能找到更好的男人了。

李超算是看出来了,徐秀兰压根就不想让自己参加老太太的寿宴,她怕自己上门女婿的身份给她丢脸。

“李超,话我也不多说了,你要懂点事趁别人没看到你,赶快离开这里。”徐秀兰对着李超冷声道。

李超脸色逐渐难看起来,刚准备说点什么,叶紫曦便道:“妈,别说了,来都来了,就算了吧。”

“女儿,我丢点脸倒是没什么,我就怕那些亲戚让你丢脸。”徐秀兰不悦道。

“我不在乎,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怎么说是他们的事情。”叶紫曦倒不在乎这些。

“你这是要气死我吗?”

徐秀兰越加不悦了,继续说道:“闺女,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太太的这次寿宴对我们来意味着什么?自从你跟李超结婚以来,老太太对我们这一家越来越不重视了,几乎不把我们当叶家嫡系对待了。”

“如果这次你能趁着老太太大寿取得她的欢心,说不定她大手一挥给你公司投资呢?现在江华那小子破产了,我们只能指望老太太了。”

叶紫曦沉吟片刻,随即说道:“妈,我对他们从来就没抱有过任何幻想,这么多年来,你难道还看不出来他们一直都想要孤立我们吗?”

“可是……”

徐秀兰还准备说点什么,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哟,这不是嫂子吗?你也刚到吗?”

一个贵妇从一辆奔驰车里面走了下来,对着徐秀兰笑道。

“秀丽,你也刚到啊。”

看到这个女人,徐秀兰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起来。

这女人是老太太的亲生女儿,也是叶紫曦的姑姑。

“我路途遥远,不比你们。”

叶秀丽笑了一声,,随后目光又望向了李超,语调就变了:“哟,紫曦,你跟这个废物还没离婚啊,你不会真打算跟这废物过一辈子吧?”

李超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叶紫曦神色同样难看,徐秀兰的脸色也阴沉了起来。

“姑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离婚?”叶紫曦说道,

“我可听说了,你这个丈夫在家好吃懒做,整天不干正事,这样子的废物你还留着干什么?给我们叶家丢脸吗?”叶秀丽嗤笑道。

听着这话,李超就有些难看了。

“姑姑,紫曦都没嫌弃过我,你这又是操的什么心呢?”

李超对着叶秀丽冷声道。

叶秀丽听到李超这语气,脸色顿时阴冷起来:“好你个李超,敢如此目无尊长,这是在我叶家,你一个倒插门也有资格这么跟我说话?”

“你嘴巴如果不这么臭的话,我才懒得跟你废话这么多。”李超神色逐渐冷冽起来,但语气却始终比较温和。

“你!”

叶秀丽气的脸色都白了,刚准备再说点什么狠话,但是她儿子叶天拦住了她:“妈,跟一个废物计较什么,外婆寿辰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先进去吧。”

“李超是吧,你敢威胁我妈,你给我等着!”

叶天冷冷的瞪了李超一眼,随后离开了这里。

看到两人离开了,徐秀兰彻底发飙了,指着李超怒声道:“谁让你骂她的!”

李超不以为然道:“谁让她嘴巴不干净?”

“紫曦,我就说了吧,这废物就是一个惹事精,带他来准没好事,叶秀丽那女人睚眦必报,这件事情他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妈,别说了,我们也赶紧进去吧。”

叶紫曦说道。

“哼!”

徐秀兰冷哼一声,知道时间来不及了,也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老太太寿宴是在叶宅的一处大厅里面举行。

大厅里面空间很大,但还是挤满了前来贺寿的客人们。

这些人大多都是叶紫曦的亲戚。

而老太太王淑芳此时正坐在正堂位置,乐呵乐呵的看着下方的众人。

李超跟叶紫曦徐秀兰三人走了进来。

按照顺序,入场后先要给老太太贺寿然后送贺礼。

叶秀丽跟他儿子先到一步,所以他们排在前面。

“外婆,天儿来给你贺寿了,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叶天满脸乖巧的模样,说完之后,他拿出了一个礼盒出来,当着众人的面拆开,对着老太太说道:“外婆,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这玉镯是由上好的翡翠制作而成,是我请国内有名的大师范宇先生亲自操刀的,请外婆笑纳。”

老太太乐的双眼都眯了起来,连忙站了起来,握着叶天的手说道:“天儿啊,来外婆这里还送什么礼物啊,只要你人来了,比什么礼物都贵重。”

在这么多子孙里面,老太太最喜欢的就是叶天了。

叶天贺完寿之后,就轮到叶紫曦跟李超了。

两人走向前,全场的目光顿时望在了他们的身上。

李超是叶家唯一的上门女婿,众人望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戏谑。

毕竟在叶家,李超就是他们为数不多的笑点。

老太太脸上的笑容也开始收敛,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很明显,她并不喜欢李超跟叶紫曦。

李超跟叶紫曦说完贺词后,老太太也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更没有站起来,跟之前对待叶天的态度简直是天差地别。

李超并不在意老太太的态度,但是叶紫曦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同样是第三代子孙,她不明白奶奶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冷淡。

仅仅是因为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吗?

叶紫曦送上了礼物,准备带着李超下场,而就在这个时候,叶天突然走了上来。

“李超,怎么不见你送礼物给外婆啊,你可是我们叶家的上门女婿,难不成你不会是连礼品都买不起吗?”

叶天满脸戏谑的看着李超。

话刚说完,叶紫曦的脸色就变了。

这个叶天是打算让他们当众出丑啊。

她可是知道,李超根本就没准备任何礼品。

··· ·······
第7章 这是帝王玉
···········
叶紫曦脸色骤然难看起来,她当然知道叶天这么做的目的。

他这不仅是让李超难堪!

更是在打她叶紫曦的脸。

果然,其他人也都个个讥笑起来。

“叶天,你这不是在为难这个废物吗?这家伙哪有钱给老太太买礼物啊。”

“就是,这废物这两年吃我们叶家的,用我们叶家的,有出去赚过一分钱吗?”

“哈哈,虽然这家伙是上门女婿,但是未免也太寒碜了吧,连礼品都买不起还好意思过来贺寿。”“这家伙要是要脸的话,他还会来我们叶家当倒插门吗?”

“叶紫曦,你不是继承了老爷子三分之一的钱吗?难不成连送礼的钱你都舍不得给你这废物老公?”

所有人都看着李超,都非常期待的看着他出丑。

老太太的目光也望向了李超,神色当中也充满了不悦。

今天好歹也是自己的寿诞,虽然你只是一个上门女婿,但是一点礼品都不送的话,未免也太无礼了一些。

叶紫曦脸色越发难看,她正准备说点什么。

但是李超却拦住了她,随后对着叶天笑道:“谁说我没给老太太买礼品的?”

“哦,难不成你买了吗?我们怎么没看到?李超,在场谁不知道你是一个穷鬼,你有那个钱吗?”

叶天冷笑起来,目光当中充满了挑衅之色。

这个家伙刚才欺负他妈,现在该是让他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李超没有搭理他,而是将目光望向了老太太,笑道:“奶奶,今天是你七十大寿,我怎么可能会不给你贺寿呢?”

“李超,光说谁不会啊,有本事你把礼品拿出来啊。”叶天满脸讥笑。

李超从兜里面拿出了一个锦盒出来,当中众人的面打开了。

众人望去,那也是一个玉镯子。

就算不懂翡翠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个玉佩的成色比之前叶天送的那个要好上很多。

碧绿欲滴,晶莹剔透,光滑无比。

所有人都呆了。

他们没有想到李超居然真的有带礼品过来。

就连叶紫曦也愣了片刻,她事先居然不知道。

叶家老太太喜欢翡翠,特别是对玉镯子情有独钟。

所以家里的很多后辈都会送她一些玉镯子供她收藏。

她大半辈子都在研究这些,所以她一眼就看出来了李超不像是凡品,但没亲手摸摸,所以并不确定真伪。

叶天脸色顿时阴沉起来,他一把将李超手中的手镯给抢了过去。

看了两眼,然后大笑起来说道:“李超,你还真是幼稚啊,你这个镯子是假货吧,我估计是在哪个路摊边上花几十块钱买的吧,你真当我们是傻子吗?”

“你知道一块好的翡翠镯子要多少钱吗?就你这种成色的料子,没个几百上千万根本就买不到。”

听叶天这么一说,其他人也都觉得有道理。

李超一个入赘女婿,他怎么可能买得起这么贵重的玉镯呢?

所以一定是假货。

于是,众人望向李超的目光就更加鄙夷起来。

送一个假货给老太太,这是在羞辱她吗?

以其这样还不如不送呢。

叶紫曦的脸色也难看起来,她瞪了李超一眼,充满了责怪。

因为她也不相信李超能送的起这么贵重的礼物。

“你说他是假的就是假的?”李超神色逐渐冰冷。

如果换了他之前脾气,这家伙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你还要忽悠说呢?你一个入赘的上门女婿能买的起真品?你真当我们是傻子啊。”

叶天满脸讥笑。

老太太望向李超的脸色更加的厌恶了。

这个上门女婿如果只是窝囊就还算了,居然还如此的心术不正。

这样子的人决不能留在叶家!

她站了起来,打算亲自过来打量这个玉镯子的材质。

如果确定是假的,那她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众人都已经能够察觉到她已经到了发怒的边缘了。

而就在老太太快要走到叶天面前的时候。

叶天突然把手里的玉镯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叮!

清脆悦耳的声音就像是清泉滴落磐石上面那般,让人听着极为舒服。

玉镯摔落在地,碎成了好几块。

“拿个假货还想戏弄我外婆,你还是老老实实滚出叶家吧。”

叶天满脸嘲讽冷笑。

咦?

不对啊?

老太太脚步一顿。

按道理来说,如果这个玉镯是假货的话,那一定是玻璃制作的,可是如果是玻璃的话,摔碎的声音绝不会是这样的。

而且这声音跟玉器破裂的声音非常相似。

并且这个声音要脆耳好听的多。

本直觉判断,李超送的这个玉镯子不像是假货。

她是一个资深的玉器玩家,这点判断能力她还是有的。

李超的脸色变得极其铁青起来,这两年来,他尽量不插手叶家的任何是非,跟他们来往极少。

为了叶紫曦,他可以无视那些针对他的流言蜚语。

但是泥人都有三分火,更别说是他了!

江华的举动,无异触碰到了他的最低底线。

老太太走到了那些破碎的玉器面前,临近一看,她的眉头直接就皱了起来。

这难道是?

她呢喃一声,蹲了下去,亲手捡起了那些碎片。

“外婆,这绝对是假货,你小心,别伤着手了。”

叶天连忙说道。

老太太没有搭理他,而是细细打量着手中的那些玻璃碎片。

她的神色却越来越笃定了。

“居然真的是……”

帝王玉那三个字她并没有说出来。

但是她的心里却泛起了惊涛骇浪。

玉也分三六九等。

而帝王玉却是所有玉种类里面是属于最高级的。

等量价值比钻石还要贵上很多。

老太太豁然站了起来,她的目光犹如针芒一般的盯着李超,沉声道:“这个玉镯子你是从哪里来的?”

李超却露出一丝冷笑,看样子老太太还算有点眼力劲。

“祖传的。”

李超说道。

他知道老太太看不起自己,所以这块玉碎了,李超并没有多大的遗憾。

也只能说明老太太根本就没这个资格配得上这只手镯。

老太太的话让其他人都露出孤疑之色。

他们忍不住在想,老太太为什么要这么问。

难道这只手镯是真品不成?

可就算是真品,也不至于让老太太露出这么夸张的表情啊。

“外婆,这不就是一个假货吗?管他是从哪里来的呢。反正都已经被摔了。”叶天在一旁不以为意道。

“这是帝王玉!”

老太太一字一顿道。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小漫画污漫画H漫画韩国漫画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3645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