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邪帝宠枭之神医凰后

邪帝宠枭之神医凰后
··· ·······
第1章 儿子身世真相
···········
“安诺萱,朕最后问你一遍,《圣医本经》在哪里!”

逼仄幽暗的地牢内,身着锦衣华服的男人一脸厌恶的挑着眼前满目疮疤的女人下巴:“你不说的话,景儿就真的要落入虎口了!”

像是在回应他的话,不远处油灯映照下的角落,那大铁笼中威风凛凛的老虎嘶吼了几声,在诉说被困在其中的不满和对食物的渴望。

“娘,救我,呜呜景儿好怕!”衣衫凌乱的小男孩被侍卫压在了笼前,全身都怕的颤抖,哭的不能自已。

“萧!睿!”安诺萱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景儿可是你亲儿子啊!虎毒尚且不食子,你……”

萧睿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亲儿子?朕才没有这么个孽种!安诺萱,你该不会到了现在都以为五年前那个男人是朕吧?”

看着安诺萱脸上那错愕的表情,萧睿冷笑道:“当然,如果你能够忍耐那么一刻钟,不到饥不择食的地步,这孩子还真能是朕的,可惜了。”

安诺萱愣住了。

五年间的种种回忆在脑海中交织浮现。

她乃安平伯嫡长女,母亲本是大将军独女,安平伯的正室夫人,却被继母害死,庶妹成了嫡系。

五年前,她被庶妹陷害,意外失去了贞洁,还被所有人看到,臭名昭著。

萧睿却请旨求娶她为正妃,还对外公布那野男人是他,导致被泰昌帝禁足三月。

安诺萱感动于他的担当,婚后全心全意对待萧睿。

甚至倾尽一切,付出所有,用尽了心机手段,把萧睿送上了帝位。

为此,被朝臣权贵所唾骂,她都不曾放在眼里。

可在萧睿登基当天,她却被压入了地牢中。

亲信好友皆因救她而死。

容貌被毁,皇后的身份被和她容貌有几分相似的庶妹所代替。

她也是那时候才知道萧睿竟然一直都深爱着她的庶妹,安莹岚,那个心机狠毒的女人,在他心中竟然纯白无瑕?

可即使被关在地牢中受尽了苦楚,安诺萱都还对萧睿抱有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认为他是被安莹岚所骗……

“呵”

安诺萱喉中挤出嘲讽的笑声。

笑自己识人不清,眼瞎心盲,五年间竟然活在一张谎言支撑的大网中,还尤不自知。

啪嗒。

泪水混合着血水滑落在地上,摔成了两半。

这些年所有的疑惑都在此刻得到了答案。

怪不得婚后萧睿对她那么冷淡,就算是洞房花烛夜,都不肯同房。

怪不得他一直嘴上说着心悦她,眼神却是那么嫌恶。

谁又能想到,萧睿心机竟然这般深沉,为了她外公留下的势力竟然承认明明不是他做的事,还在风口浪尖上娶了她……

“哎呦,瞧瞧我可怜的景儿啊,都被吓成这样子了,我说姐姐呀,你就赶快说出这医经的下落吧,这东西可不是你能拿得起的!”

安莹岚拿着帕子走到了小景的身边,为他擦拭着眼泪。

看着小景对着安莹岚露出感激的眼神,安诺萱气到破音:“滚!离开我儿子!”

她身上被两根铁链穿透了琵琶骨,每动一下都会有钻心般的痛。

可安诺萱就像是没有了知觉一样,拼命往前冲着。

铁链摩擦发出响动,地面上不断有鲜血滴落。

老虎嗅到血腥味,更加的狂躁了,开始疯狂冲撞着铁笼。

“看样子,你是不会说了!”

萧睿脸色阴沉的转头,看着安莹岚时却露出温柔的笑容:“岚儿,这场面不适合你,乖,你先上去,别吓着了。”

安莹岚怎么会离开?

她盼了这么多年终于要得偿所愿了,万一萧睿临时心软了怎么办?

··· ·······
第2章 心如死灰
···········
“不要嘛,我留下来陪着你,有什么我们一起担!”安莹岚嗔嗔的撒娇。

萧睿还是有些犹豫,但心中却盈满了感动。

被关入地牢之前,如果安诺萱看到这场面,还会感到厌恶。

可现在,心底却泛不起分毫波澜。

不在意了,也就无所谓了。

只是……

“娘,呜呜,娘!”

看到儿子在虎笼前瑟瑟发抖哭到抽搐的模样,安诺萱是真的怕了。

嘭。

即使被扒了面皮,被抽了指甲,经历各种非人的折磨,安诺萱都没有求饶过。

可现在,却跪了下来。

“萧睿,看在我这么多年来为了你登基呕心沥血付出一切的份上,求你放了小景吧,他是无辜的,你有哪里不满直接对我来就行了,他还小,什么都不懂啊。”

安诺萱苦苦哀求,字字泣血。

萧睿却不为所动:“只要你说出《圣医本经》的下落,我立刻放了他!”

“我真的不知道!”

要不是被萧睿鞭打拷问,安诺萱连《圣医本经》这个名字都没有听到过!

又如何知道在哪里?

“看来你和你娘一样,都是自私鬼,甘愿进坟墓也不愿退步了?”

安莹岚叹了口气:“说起来,你还不知道柳夫人真正的死因吧?”

“为了伯府夫人之位,柳夫人生生气晕了过去,结果被误诊死亡,放进棺材中活生生给憋死了啊,还是几天前睿哥哥无意中发现的,他已经替你报了仇了,安诺萱,你就算不知恩图报,也要为小景考虑下吧?他才这么小啊!”

噗……

安诺萱直接喷出了一口心血。

萧睿有些不耐烦了:“别废话了,来人,把这孽种给我扔进去!”

“不!我说!我知道!”安诺萱慌忙扯谎道;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侍卫早就被安莹岚收买了,听到命令,便立刻把小景扔了进去。

老虎被困了三天,也饿了三天,瞧见笼中有人,直接就扑了过去。

“娘,救,啊!!!”

“不……”安诺萱扭头,目眦尽裂:“啊!!!”

两声凄厉的惨叫,同时响起。

“萧!睿!安!莹!岚!我咒你们不得好死!”

“啊!!!景儿,娘的景儿啊!”

安诺萱疯了似的嘶吼着,鲜血染红了铁链。

侍卫走了过来,被她狠狠咬掉了一块肉,才成功的用布条塞住了她的嘴。

安莹岚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惨样,嘴角勾起抹笑容。

足智多谋赛诸葛?

呸!

再聪明还不是被她玩弄于掌心!

她不过就是不经意和萧睿提了下这秘籍很有可能在她手上,安诺萱便落到了如今的地步!

安莹岚相信安诺萱是绝对没有《圣医本经》的。

因为,唯一知晓这秘籍的开国皇帝早就失踪数十年了!

萧睿和安莹岚什么时候走的,安诺萱不清楚,她的眼睛紧盯着老虎吐出来的那几块骨头,心都在滴血。

景儿,娘的景儿……

娘对不起你啊景儿……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眼泪已经流干,双眸都麻木了。

如果有来生,一定不要做她的儿子了,太惨也太苦了。

油灯早已燃尽,地牢恢复了黑暗。

偶尔会有老虎的吼声传来。

安诺萱心如死灰,双眸空洞泛不起分毫波澜。

嘭!

巨响声传来,黑暗中映出一束光亮。

男人身披霞光走了进来。

玄色长袍被血迹染成暗红,脸颊上一道长长的鞭痕还在往外溢血。

··· ·······
第3章 多看我一眼可好
···········
男人迈着略显急促的步伐,一步一个血脚印的走到了安诺萱的身前。

他颤抖的抬手,用那血肉模糊的右手小心轻柔的抚了下安诺萱满脸疮疤的脸颊。

“对不起,我来晚了。”男人声音沙哑。

旋即砍掉了她身上的铁链,小心翼翼的把伤药敷在了伤口处,而后背起了她,冲进笼中,砍死了老虎。

安诺萱古井无波的眸中终于有了一丝波动,缓缓恢复了些神采。

她眼看着男人小心的收敛起了碎骨,包裹好之后,绑在了腰间。

安诺萱想要伸出手摸一下,又害怕小景怪罪她,犹豫不决时,男人已经背着她冲了出去。

外面喊杀声震天。

安诺萱眼眸眨了下,长时间处在暗无天日的地牢中,有些不适应外面的光亮。

可她仍是看到安莹岚被萧睿推到了敌人面前,挡了一剑。

看着安莹岚临死前那不可置信的眼神,安诺萱僵硬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下,似是想笑。

“萧,萧翊,放过朕。”萧睿害怕的恳求,手却没有从腰间的佩剑上拿下来:“你想要的朕都可以给你!”

男人却扬起了长刀,毫不留情的挥下。

鲜血飞溅时,低沉声传入了萧睿耳中:“即便她每天都和我过不去,我依然想让她幸福,可你,连活下去的机会都不给她,我又为何要放过你?”

萧翊死了,死在了男人的刀下。

他没有瞑目的眼睛望着萧翊的方向还带着不解和疑惑。

为了个女人,还是有孩子的女人,拼的个两败俱伤,且大萧国的江山易了主也不是他的,这一切,真的值得吗?

凉风拂过,吹走了男人的声音和萧睿死不瞑目的疑惑。

晚霞似火,安诺萱视线逐渐没有了焦点。

大萧国的江山,落在萧睿的手上不足一月,便被倾覆了。

可她失去的一切也永远不会回来了……

男人半跪在地,抚摸着她已经僵硬的脸颊,冷峻的脸上满是温柔。

可眸中却有一行清泪滑下,声音嘶哑:“怪我遇到你太迟了,醒悟的也太迟了,一步晚,步步晚,下辈子,我一定早早找到你,你,多看我一眼可好?”

不好!

安诺萱想说所有和自己亲近之人都没有善终,对她好不值得!

她不配!

如果真有下辈子最好再也不要见了。

再见到了也应该远远的躲开她,她是不祥之人啊!

男人却在此刻低下了那桀骜不驯的头,像是面对珍宝一般小心翼翼而又希冀的吻上了她阖上的眼眸。

安诺萱愣住了。

她的灵魂从身体上抽离,像个旁观者一样站在男人面前,怔怔的看着他面对着她的尸体脸上露出的满足笑容。

残忍暴虐冷酷无情的凌王殿下,竟然能露出这么温柔的表情……

那血迹斑斑的脸,竟比此刻的晚霞还要美。

深深地刻入到她的眼中,心中。

……

“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小姐毕竟是伯爷的长女啊!”

“呸!夫人都没了,长女算个啥?你别忘了这府里谁才是女主人!”

“可夫人灵堂还在外面,我,我有点怕!”

“啧,你个怂蛋,怕什么!只要过了今天,你就是安平伯府家的女婿了,到时候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耳畔传来的声音,吵的安诺萱有些头痛,倏然间睁开了双眼……

湖绿色的被子十分柔软,比起地牢中的草堆要保暖的多,还带着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气。

是了,她不在地牢中了,已经被萧翊给救出来了。

思绪翻涌,迟钝的大脑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她死了,死在了萧翊的背上,灵魂好似飘了出来,眼睁睁的看着他倾覆了萧睿刚夺到没多久的江山。

可,这是哪里?

··· ·······
第4章 重生救母(1)
···········
“嘿王婆子你也别唬我,荣华富贵也得有命享才是!”

穿着粗陋裋褐的男人摇头叹道:“小姐是什么身份?我只求万一被伯爷给处死了,陈姨娘可一定要说话算话,照顾好我的一家老小啊!”

身材臃肿的老婆子用手指狠狠的戳了下他的额头:“哼,得了便宜还卖乖!”

“如花似玉的大小姐给你糟蹋还这么墨迹,可惜老天没给老婆子生个男儿身啊,不然老婆子自己就上了,哪儿还用得着你这么磨叽!”

老婆子看了安诺萱一眼,她面朝里侧睡着,距离还有些远,是以并没有见到她睁开的双眼。

“行了,药效快过去了,你赶紧的,别拖着了,我这就出去!”老婆子说完便往外走。

安诺萱闭上了眼睛,虽然还不明白身处何地,可她也通过二人的对话,明白了自己此刻的处境。

开门又阖上的声音响起,而后男子搓了搓掌心,道:“大小姐,对不住了,我也是奉命行事,你要怪就怪陈姨娘那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吧!得罪了!”

男人说完便脱去了裋褐,对着床上的安诺萱便扑了过来。

哪知道,电光火石之间,安诺萱忽然间翻身,并顺势扯过了被子。

男人扑了个空,又瞬间被蒙住了头,心中害怕,不断的挣扎着。

下一秒,安诺萱便扑了过去,用身体压住了被子。

男人挣扎着却无法看到光亮,被捂得有些喘不过气:“唔,放开我!”

安诺萱撕开床单迅速捆住了他的腿。

却忽然察觉自己身体变小了,连带着力气都没有几分。

她环视了眼四周,发现不远处墙边的木桌上有个白地青花瓷瓶,当即健步如飞的冲了过去。

男人刚从被子中露出了脑袋,就被安诺萱一瓶子敲在了头上。

被子挡了些力道,虽然男人头皮破了在流血,却并没有昏倒。

安诺萱一手擒拿,另一手把瓷瓶碎片划在了男人脖颈上:“说,这是哪里?谁派你来的?”

“小,小姐,我也是被逼的!求你放过我吧。”男人求饶道;

“不肯说?”安诺萱用了些力,瞬间,男人的脖颈上便出现了一道血痕。

“我说!我说!是陈姨娘!”

“她绑架了我儿子,让我们把你带来,带来,欺辱了你!”

“然,然后二小姐会带着人过来,让,让所有人看到你被……大小姐,我真的是被逼的啊!我儿子才两岁,我……”

安诺萱皱眉,觉得这情况竟然有些熟悉:“哪个陈姨娘?二小姐又是哪位?”

“大小姐,我一长工哪里知晓姨娘名讳啊,二,二小姐叫安莹岚吧?您,您应该比我清楚。”长工万分后悔卷入了伯府这一堆乱事之中。

安诺萱一愣,而后看了眼周围和自己这小胳膊小腿以及男人有些熟悉的面容,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海中涌起:“今年是哪一年?”

长工不解,却还是回道:“泰昌十五年啊!”

安诺萱瞳孔倏然一缩,六年前?

良久,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十分光洁,没有伤口和疮疤。

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她及笄之前最喜爱的粉红。

她真的又活回来了?

··· ·······
第5章 重生救母(2)
···········
泰昌十五年。

对于安诺萱来说,乃是噩梦般的一年。

母亲病死,葬礼上她被人迷倒运走差点失去了贞洁,还被人发现,导致声名狼藉。

也是这之后,当她真的被人非礼后,没有人伸出援手,就连亲爹都骂她不知廉耻,伯府败类。

这一年,她十四岁,母亲死后,姨娘成了继母,庶妹变成嫡妹。

原本平静的伯府小姐生活彻底被打破。

长工察觉到安诺萱的松动,想要逃走,却被安诺萱给捆在了床柱子上。

“小姐,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真的是被逼的!”

安诺萱想到了之前他和那婆子的对话,眼皮一跳:“你之前说灵堂在布置是怎么回事?今日是几月初几?”

长工觉得安诺萱可能是知道亲娘死亡受了刺激了,生怕她失手杀了自己,忙道:“二月初八啊,灵堂,灵堂是夫人的,昨夜夫人突发心疾,死……”

安诺萱没听后面的话,知晓今天的日期之后,打昏了他,便立即跑了出去。

泰昌十五年二月初七,乃是她母亲过世的日子!

今天是初八,距离她母亲昏倒假死已经过去了十几个时辰!

如果她真的重活了,回到了十四岁……

如果安莹岚说的是真的……那她没准能够救回母亲!

想到母亲在棺材中活生生被闷死,安诺萱便心痛的不行!

她拼了命的跑了出去,看着外面熟悉的伯府环境,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可外面那正在挂起来的白色幛子却提醒她,母亲危在旦夕!

……

安平伯府今日格外热闹。

门前竖起了白幡,时不时有来往的宾客前来吊唁。

灵堂前,哭声阵阵,其中以姨娘陈婉柔最为哀恸。

“姐姐,你就这样走了,留下伯爷和我们怎么办啊!”

“呜呜,姐姐你太狠心了啊,小萱还没嫁人呢,你怎么就走了呢!”

来往亲戚好友俱是一脸悲伤的表情,安莹岚跪在旁边,时不时的劝解着她:“姨娘,当心身子,夫人也不想这样的啊!”

“唉,柳夫人命薄啊,年纪轻轻就走了。”

“二小姐孝心可嘉啊,我都来一个时辰了,还没见她起来过呢。”

“陈姨娘真是贤惠,听说伯爷什么都不管,这一大摊子都是她布置起来的呢。”

王婆子一路走来,听到人们的称赞,心中腹诽,狗屁的贤惠孝顺,真要这样,哪里能干出夫人棺材还摆在外面就找人去玷污其女儿清白这样的事情啊!

“事情都办妥了?”安莹岚看到王婆子过来,轻声问着;

“老奴办事您放心,奴婢亲自把人带过去的,没被人看到。”王婆子拍着胸脯保证道;

安莹岚想到接下来的好戏,没忍住,露出了笑容。

却被陈婉柔掐了下大腿,眼泪瞬间飚了出来,笑容也消失不见。

陈婉柔瞪了王婆子一眼。

随即擦了下安莹岚脸上的泪痕,用周围人都能听到的嗓音道:“眼睛都肿了,岚儿,你去歇息会儿吧,都跪了三个时辰了,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呀,顺便去劝劝你姐姐,就算孝服不合身,也不能躲着不见客啊。”

··· ·······
第6章 重生救母(3)
···········
“二小姐真是孝心可嘉啊。”定远侯夫人远远听到陈婉柔的话,不由赞了一句。

身后丫鬟叹道:“三个时辰啊,就算大人也受不了呢,奴婢没记错的话,二小姐年芳十二吧?”

陈家人凑过来插话道:“是啊,十二岁,也到了说亲的年纪了呢,唉,从我来了就没见这二丫头起来过,说起来,这大丫头也不知道去哪儿了,都这半天了,还没瞧见踪影呢!”

周围人都微微蹙眉,哪有亲娘死了不露面的道理?

且陈婉柔那话里的意思竟然是因为孝服不合身?

披麻戴孝乃是身为子女的本分,哪里能因为不合身就不穿不来灵堂?

更别说还有安莹岚这个庶女在这里对比着,越发显得安诺萱没良心不懂事了。

不孝,可是大罪呢!

安莹岚却起身道:“姐姐应该是太伤心难过了,才耍点小脾气,我去瞧瞧。”

众人齐齐摇头。

恰在此时,安诺萱衣衫不整,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让开,都让开!”

安莹岚眼皮一跳,那药还是她给王婆子的,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失效了?

陈婉柔也瞪向了王婆子,这就是办妥了?

王婆子心中惊骇,一脸不可置信,不可能,就算药效过了,长工也能压的住她,更别说,她还安排了人在院子里防备着啊!

怎么会跑出来?

安诺萱早就遭过一次算计,知晓王婆子的安排,哪里还会着道?

她和柳大将军学过很长时间的拳脚功夫,还在军中待过两年,领兵打仗,凯旋而归。

即使身体缩水了,体力也没有上辈子那么好,但家中奴仆依然不死她的对手。

更别说,安诺萱躲过了人手安排多的地方,从其他院子翻墙过来的!

“萱儿,你怎么这幅样子?快……”

陈婉柔反应很快,想要在安诺萱开口之前引导人们的思维,哪知道刚开口就被安诺萱给推开了。

“滚开!”

安诺萱挤开众人,看着那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棺材,眼眸一亮,只要有一丝希望,她都不愿放弃!

就算是个梦,也要救母亲出来!

“开棺!我娘没死!赶快帮我推开盖子!”安诺萱用力的掀着棺材盖,可太沉了,推了半天纹丝不动。

周围一片哗然。

陈婉柔更是心惊,难不成安诺萱知晓她们做的事情了?

不,不可能!

陈婉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对着下人们道:“小姐太伤心犯魔怔了,还不快把她拉走,别让夫人走不安生!”

她忍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把柳氏斗进了棺材,活活憋死她才能泄心头之恨!

眼看安平伯夫人之位就要到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棺材打开!

安莹岚也反应过来,走到安莹岚身边劝解道:“姐姐,我知道你很难过,但夫人已经死了,你这样,只会让她在天上难过……”

安莹岚话都没有说完,便被安诺萱一巴掌甩在了脸上。

啪!

声音格外响亮。

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

“少在这里假仁假义,给我滚开!”

安诺萱狠推了安莹岚一把,想到临死之前的事情,恨不得把安莹岚千刀万剐,可现在,不是报仇的时候。

她看着身边的奴仆,吼着:“你们都是聋子吗?我说开棺!耽误了时间,你们都要陪葬!”

“你在胡闹什么!”

安平伯一脸怒容的赶了过来,身后跟着位带着银质面具的玄衣男子。

··· ·······
第7章 重生救母(4)
···········
“爹!”

安诺萱深呼口气,解释道:“我娘没死,是被庸医误诊了,现在打开棺材还能救她,晚了就来不及了啊!”

“胡说八道!”

安平伯根本不听安诺萱的解释,他亲自探的鼻息,怎会有错?

看着周围人那看戏的表情,安平伯一脸不愉的对着身旁侍卫道:“把小姐带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安平伯贴身侍卫的身手显然比起奴仆强得多。

安诺萱躲避的十分狼狈,暗恨此时的自己没有内力,连个棺材盖都无法推开!

发簪在打斗中掉落,如瀑长发瞬间垂落下来。

微暖阳光下,纤瘦焦急的身影深深映入玄衣面具男人的眼中。

陈婉柔拉着安莹岚从棺材旁跑了出来,察觉到安平伯的视线,嘴角扯出一抹歉意的表情。

她们母女二人的孝服都是经过剪裁修改过的,素白的颜色完美勾勒出了那成熟的丰腴身材。

眼眶微红,一脸歉意,十分惹人怜爱。

“娘,我知道姐姐是无意打我的,她就是无法接受夫人死去的事情而已。”安莹岚捂着脸,在人群中一脸委屈的道;

众人的视线瞬间落在了她的脸上,那指痕十分明显。

可没等众人升起同情之心,便听“嘭”的一声,安诺萱被四位侍卫强按在了地上。

她救母之心迫切,不断挣扎着:“放开我!我娘真的没死,陈婉柔收买了大夫,做出了我娘死亡的假象,她现在还活着,在不赶快开棺的话,真的就要被活活憋死了啊!”

轰……

安诺萱的话就像是平底惊雷一般,炸响在了众人心中。

所有人一片哗然,惊疑不定的眼神看着陈婉柔和安平伯以及那供桌后面的棺材!

“我没有,萱儿,我知道你一向看不惯我,但事关人命,你怎么能这般诬陷于我?”陈婉柔一副委屈的模样,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下意识的看向了安平伯。

“抱歉各位,小女受了刺激魔怔了而已,让大家受惊了,请去前院歇息下吧。”安平伯对着众人拱手道;

“我没魔怔!”安诺萱急的一身汗,眼神都有些恍惚起来。

如果她重活一次,都无法救出母亲的话,那是不是说明以后也无法改变前世的历史?

按照前世轨迹重走一遍的话,那她重生的意义在哪里?

她是来赎罪的啊,不想在看到身边的亲人好友再次用最残忍的方式离她而去了……

就在安诺萱陷入绝望,周围客人半信半疑的准备去前院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既然安小姐觉得柳夫人没死的话,那何不如打开棺材看一下呢?万一,安小姐所言为真,柳夫人真的没死,却因为我等不信而活生生憋死在棺材中,岂不是天大的冤情?!”

熟悉的声音,令安诺萱下意识的望了过去……

絮花弱,吹满斜阳院落。

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

玄衣长袍翩然而立,即便泛着冷光的银质面具遮挡住了左脸,可那熟悉的眼神,还是令安诺萱心头泛酸。

萧翊。

萧怀瑾。

大萧国的凌王殿下。

也是当初,为小景收敛尸骨,从地牢中救出她来的男人。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小漫画污漫画H漫画韩国漫画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3647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