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爱终究沧海桑田精品小说


爱终究沧海桑田精品小说
··· ·······
第1章 一个人的洞房花烛
···········
苏可盈嫁嫁进顾家的那天,是一个雪天。

漫天的大雪几乎覆盖了整座上海城,苏可盈穿着大红的中式嫁衣,风风光光的被抬进了顾家大门。

可喜堂之上,却是没有新郎的身影。

苏可盈一个人站在跪在喜堂前,所有人都怜悯的看着她,可她却只是举起红盖头,对着高堂上的顾夫人,笑着说:“没事的,母亲,顾琛他忙,我一个人可以的。”

于是苏可盈一个人拜了天地,一个人入了洞房,也一个人过了花烛夜。

陪嫁的丫鬟气的满眼都是泪,说顾家大少爷也太过分了,大喜的日子都不回来,简直是不将小姐放在眼里。

苏可盈却不生气,她只是细细的绣着手里要送给顾琛的袄子,轻声说:“别胡说,顾琛他肯定是有事才回不来的。”

话落了,她还忍不住红着脸,小声补了一句:“以后别叫我小姐了,以后,我就是顾家的少夫人了。”

顾少夫人,这四个字,就能让苏可盈幸福的承受下一切委屈。

最后这一夜,顾琛都没回来。

苏可盈一个人过了洞房花烛,隔日回娘家,母亲哭成了泪人,抓着苏可盈的手说:“都是娘的错,娘不该把你许给顾琛。顾家那小子出国读书读傻了脑子,竟然家里的媳妇儿都不管了!”

看母亲哭的伤心,苏可盈却只是握着这她的手轻声说:“不是的,顾琛哥哥不是这样的人。”

她就是那么相信着,她的顾琛哥哥,一定不会不要她的。

十日后,苏可盈终于等来了顾琛,可不想与顾琛一起来的,还有一纸休书。

那休书是用漂亮的钢笔字写的,苏可盈拿在手里的时候止不住颤抖。

“为什么。”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只见他穿着西式的衣衫,剪着利落的短发,和记忆里的那个少年已经截然不同,“顾琛哥哥,你明明答应过我的,长大后会娶我的……”

顾琛看着眼前的女人,眼底却尽是淡漠疏离。

“可盈,我只把你当妹妹。”他那么回答,“你应该去追求你真的喜欢的人,这是新的时代了,我们应该追求自由恋爱,而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约。”

听见他的话,苏可盈的眼睛瞪得滚圆。

追求她喜欢的人?

可她喜欢的人,就是顾琛哥哥啊。

她说不出话来,只能摇着头哭,“我不走,顾琛哥哥,我生是你们顾家的人,死是你们顾家的鬼,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走的。”

她的话,却是让顾琛眼底最后一丝耐心褪去。

“那你就留在这吧。”他冷冷道,“但我顾琛,不会承认你这个妻子。”

说着,他不顾苏可盈的哭喊,头也不回的走进那漫天大雪里。

那一夜,苏可盈哭成了泪人。

她不懂,顾琛哥哥不是只是去留洋了么,为什么他回来后,不仅剪掉了头发,更加是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顾琛要休妻的消息很快传遍了顾家,顾母看见那一封休书的时候气的直接晕了过去,顾家连夜请了大夫,用了好几根人参,可顾夫人都没有醒来,苏可盈终于是坐不住,拉住小厮问:“少爷呢?”

小厮吞吞吐吐的说,少爷在城东的公馆,好像说是有一个舞会。

苏可盈不懂舞会是什么,却只是叫上了黄包车,让小厮赶紧带自己过去。

小厮一路带着苏可盈到了一座漂亮的洋房面前,苏可盈匆匆进去,就看见了她心心念念的那个男人。

可他的身边,却站着另外一个女人。

··· ·······
第2章 别让我丢人现眼
···········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一个和苏可盈完全不同的女人。

她留着一头波浪的长发,妆容精致,穿着连衣裙,头上戴着漂亮的帽子,美丽的好像苏可盈曾经在百货商场里看见过的洋人娃娃,精致而又新潮。

她正在和顾琛说话,歪着头,笑的一脸灿烂,和苏可盈从小受到的教育里的温顺模样完全不同,反而带着一种张扬肆意的美,好像阳光下的花朵一般灿烂。

而顾琛在看着她的时候,也仿佛变了一个人。

他身上没了对苏可盈的那种冷峻生硬,相反的,他的眼神温柔如水,甚至还抬手为那女人理了额角的碎发。

苏可盈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怯生生的喊:“顾琛哥哥。”

顾琛转头看见苏可盈的时候,一脸错愕。

“你怎么来了。”他难以置信,“谁让你来的?”

苏可盈低下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母亲病了。”她轻声说,“家里没人可以做主,所以我才来找你……”

顾琛的眉头不由更加紧皱。

他正准备拿起外套离开,可不想顾琛身边的几个朋友,也都看见了苏可盈。

那些朋友们都留着西式的发型,穿着礼服,他们看见苏可盈那一身中式袄子和紧紧盘着的长发的时候,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的天,那是顾琛的妻子么?怎么会是这样的人。”他们捂着嘴议论,可声音却丝毫没有压低,“你看见了么?她还裹着小脚呢?真是不可置信,她还活在旧时代么。”

这些议论,让顾琛的脸色愈发的难看。

顾琛身边的那个漂亮女人并没有对苏可盈评论什么,她只是看向顾琛,笑吟吟说了一句洋文。

苏可盈听不懂,却也从语气中听出,那女人似乎是问了个问题。

她很快看见,顾琛的眉头皱的更紧。

“不是。”紧接着,他冷冷开口,“她不是我的妻子。”

苏可盈的脸色在瞬间苍白,而这时,顾琛已经头也不回的离开。

“顾琛哥哥!”苏可盈这才回过神,忙不迭的追上去,“你等等我!”

可顾琛走的太快,苏可盈那裹着小脚的脚根本都追不上,她走的太急反而一个踉跄,引得身后的人哄然大笑。

顾琛回到家后,便径直去了母亲的院子。

确定母亲并无大碍后,他便匆匆又要离开。

苏可盈赶忙从屋内拿出自己新缝制的袄子,在门口追上他。

“顾琛哥哥,这是我给你缝的袄子。”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绣花小鞋,轻声说,“今年冬天冷,你穿着一定暖和。”

说着她举起手里的袄子,可顾琛却没有去接。

他低头看着那中式的袄子,眼底是遮不住的厌恶。

“我不穿这种衣服。”他冷冷道,转身欲走,可突然想到什么,又回过头,冷冷补了一句,“以后家里有事,叫小厮来找我便好,你别出来丢我的脸。”

丢下这句,他转身,头也不回的上了轿车。

苏可盈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直到那小轿车消失在巷子的尽头,她才回过神,失魂落魄的回到房里。

房间还留着喜房的装饰,苏可盈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件粉白色的夹袄,紧紧裹着的双脚玲珑娇小,一头乌丝长发梳的严密整齐。

这从头到尾,都是按着母亲从小教导她的模样所装扮,是大家闺秀最该有的样子,可她不懂,为什么顾琛哥哥,却觉得这样的她丢人?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 ·······
第3章 怀孕了
···········
顾琛这一走,又是一个多月没回家。

到除夕夜那一晚,他才终于回来。

苏可盈得知顾琛回来的消息,赶忙放下手里的女红,顶着漫天大雪出去,却看见顾琛喝的酩酊大醉,被小厮从车子里扶下来。

“他怎么了?”苏可盈诧异,赶忙过去扶住顾琛,浓郁的酒气袭来,她不由皱眉,“怎么喝那么多酒?”

小厮唯唯诺诺的说不出话来,苏可盈只能让他们退下,自己和丫鬟扶着顾琛回房。

她帮顾琛松了衣服,正想拿着湿帕子帮他擦拭,可不想才刚擦完脸,顾琛就醒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腕子。

苏可盈被吓了一跳,看着眼前醉眼朦胧的男人,还来不及开口,不想男人就欺身而上,将她重重的压在床上。

男人身上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这一刻苏可盈只觉得心几乎都要跳出嗓子口。

“顾琛哥哥你……”她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可不想顾琛却只是抱住她,痛苦的低喃。

“小南,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答应你,我一定会跟那个女人离婚,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苏可盈的心,这一瞬如坠冰窖。

她知道小南是谁,之前在那个舞会的时候,她听见过别人喊那个洋娃娃一般漂亮的女孩,林小南。

苏可盈只觉得心疼的仿佛要裂开,可听着顾琛在耳畔痛苦的呢喃,她还是忍住心里的泪水,轻拍他的后背。

“嗯,我不走。”

听着苏可盈温柔的话语,顾琛也终于冷静下来,他低头封住眼前女人的唇,挤入她温暖的身体内。

……

这一夜,苏可盈和顾琛终于坐实了夫妻之实。

第二天苏可盈醒来的时候,就看见顾琛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床边看着她,眼底是无尽的冰冷。

“苏可盈,如今你满意了?”见她醒来,顾琛冷冷开口,说出来的每个字都是极致的残忍,“趁着我醉酒发生关系,我原来怎么不知道,你是心机这样深重的女人!”

苏可盈的脸色,在瞬间惨白。

“顾琛哥哥,我没有……”她慌乱的想要起身想解释,可却被顾琛一把推开。

“我不要听你的解释!苏可盈我告诉你,就算我们做了这种事,你也永远取代不了小南在我心里的位置!”

丢下这句近乎残忍的话语,陆琛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

苏可盈一个人倒在冰冷的地上,泪流成河。

接下来的整整一个月,顾琛又没有回家。可在一个月后,上海城最后一场雪停的时候,他却被母亲叫回了家。

因为,苏可盈怀孕了。

一个月前荒唐的一次,却不想在苏可盈的腹中留下了一个稚嫩的生命。

前厅里,苏可盈捂着自己的肚子,眼底满是幸福,旁边的苏夫人也是笑的一脸温柔,嘱咐顾琛:‘阿琛,如今你也是要做爹的人了,以后可不要再成天往外跑,回家多陪陪可盈才是。“

苏可盈羞红了脸,小心翼翼的抬头看顾琛,想看看他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对这个初降人世的孩子充满期待,可不想抬眸对上的,却是顾琛那一双冰冷至极的眼。

“苏可盈。”只听见他冷冷道,“把这个孩子打掉。”

··· ·······
第4章 把孩子打掉
···········
苏可盈嘴角的笑容,在瞬间僵住。

“顾琛哥哥。”她声音发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我说。”顾琛低头看着苏可盈,神色冰冷,“这个孩子是个错误,不能留下。”

苏可盈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还来不及开口,旁边的苏夫人就已经腾的站起来,气的浑身发抖。

“顾琛,你是不是疯了!这可是你的亲生骨肉!”

“没有爱情的孩子,不被祝福。”面对母亲愤怒的斥责,顾琛却依旧是神色淡淡,“这孩子就是一个错误,错误不应该被留下。”

错误……

苏可盈的身子,不可抑制的一颤。

顾琛,竟然觉得他们两个的孩子,是个错误。

心好像被刀子捅了一样疼的厉害,但苏可盈还是强迫自己抬起头,对顾琛露出一抹笑容。

“顾琛哥哥。”她笑的悲凉而绝望,“你不想要这个孩子对么?好,那我听你的。”

从小到大,她都听顾琛哥哥的话。

这一次,她也不例外。

苏可盈被当夜送进了上海城最好的西医医院。

这是洋人来上海城开的西洋医院,苏可盈从未来过西洋医院,躺在手术室上的时候,她看见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拿出手里锋利的手术刀,吓得脸色惨白。

医生说,他们要用这种工具,将她肚子里的孩子给刮出来。

她害怕的全身都在发抖,可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她怕,怕顾琛哥哥会因为她的娇生惯养更讨厌她。

手术足足进行了三个小时。

当苏可盈再次醒来的时候,小腹疼的好像要裂开,她挣扎的看着四周,却没有看见顾琛的身影,只有一个穿着白大褂金发碧眼的洋人站在她床边,用带着口音的中文柔声询问:“顾夫人,您感觉还好么?”

苏可盈却没心情去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挣扎的起身,“顾琛哥哥呢?”

“顾少……”洋人医生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今天是林小南小姐的生日宴会,顾少已经去参加宴会了。”

苏可盈原本苍白的脸色,在这一刻彻底惨白。

她低头,摸着自己空荡荡的小腹,眼神失魂落魄。

她以为,只要她足够听话,顾琛哥哥就会多看自己一眼。

可此时,她才发现,她有多天真。

··· ·······
第5章 你真美
···········
苏可盈的手术很成功,但因为身体虚弱,还是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内,顾琛没有来看过她一次,每日只有那个叫做詹姆士的洋人医生来探望她。

“可盈。”这一日,詹姆士一如既往的捧着一束鲜红的玫瑰进门,淡蓝色的眼睛笑的灿烂,“这是今日送你的鲜花。”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詹姆士每次来看苏可盈都会带着一束玫瑰。

火一样鲜艳的颜色,苏可盈从未见过这样的花,也不知道这花所蕴含的含义,只觉得这样明媚的颜色能让她原本抑郁的心情都灿烂起来。

“谢谢你,詹姆士。”她轻轻一笑,仔仔细细的接过玫瑰,插进床头的琉璃花瓶里。

她做这些事的时候动作很优雅,带着一股大家闺秀的娴静典雅,让一旁的詹姆士都看失了神。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人,温柔而又羞涩,好像藏在丛林里含苞欲放的梅花,带着一股东方的神秘美。

“可盈。”他情不自禁的开口,“你真美。”

苏可盈一愣,随即脸颊泛红。

她不习惯这样直白的夸赞,特别是这夸赞来自于一个男人,但听人说,这些洋人就是这样直接,并没有什么不尊重的意思。

如此想着,她便也没有追究,只是拿出手里的一个小本子,“詹姆士,这是你昨天给我的作业,你看看,我写的对么?”

詹姆士接过本子打开,就看见里面的英文钢笔字,娟秀中带着几分生涩,认认真真的写满了整页。

苏可盈在学英文。

她知道顾琛身上的所有变化,都是因为他去英国留学了几年的缘故,所以苏可盈情不自禁的想,如果自己也能学会英文,也能看顾琛所看的书,也能学顾琛所学的知识,那他们两个人的距离感,是不是会小那么点?

带着这样的想法,她才趁着住院的时候,跟詹姆士血英文。

“Verygood。”詹姆士看见苏可盈所写的英文,毫不吝啬的夸赞。

苏可盈脸更红,轻声用不娴熟的英文回答:“Thankyou。”

顾琛来到病房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幕——

苏可盈坐在病床上,因为住院的缘故,她终于没有穿着那过分保守的中式袄子,而是穿着医院的白衬衫,平日里紧紧裹住的发髻也放了下来,整个人反而看起来比平日里鲜活不少。

她坐在病床上,看着床边金发碧眼的医生,眉眼弯弯的笑起来,阳光落在她微微泛红的小脸上,竟然说不出的好看。

顾琛的手,突然不自觉的握拳。

他发现,苏可盈从未对自己这样笑过。

每次看见他,她都只是低着头轻声细语温顺至极的样子,可却从来都没有这样笑过。

心里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来,顾琛突然觉得心里说不出的不舒服。

可他还来不及细想这股莫名的不悦到底是什么,苏可盈就已经抬头看见了门边的他。

她的眼睛顿时亮起来,“顾琛哥哥!”

詹姆士抬头看见顾琛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也僵住。

他朝着苏可盈笑笑,就转身离开病房。

病房里就剩下顾琛和苏可盈两个人。

苏可盈迫不及待的坐起身,看着顾琛的表情既高兴又害羞,“顾琛哥哥,你来了?我正在跟詹姆士学英语呢。”

顾琛缓缓走过去,看见苏可盈面前本子上那生涩的钢笔英文字,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写几个字母,就以为自己会英文了?”他冷声开口,“骨子里不还是那个封建社会的女人?”

苏可盈嘴角的笑容,在这一瞬僵住。

她拿着手里的本子,突然觉得不知所措,可顾琛却已经不再多看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

苏可盈呆坐在病床上,许久后,泪水才终于忍不住从眼角滚落。

··· ·······
第6章 你比不上她
···········
一个月后,苏可盈终于出院。

出院后,她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了一趟城里面的理发铺子。

这个铺子她以前就听说过,据说里面的师傅留过洋的,因此最善于做西洋发式,城里许多富家太太都喜欢找他做烫卷。

苏可盈刚进门,就看见一个打扮新式的小姑娘迎出来。

“夫人,您是要剪头么?”

苏可盈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手紧紧捏着,一双小脚局促不安,轻声回答:“我……我想烫卷。”

她举起手,想着林小南的样子,努力描述着:“就是尾巴这里卷一点,留个刘海。”

店铺里的小姑娘反应过来,指着旁边的一个人说:“就是跟林小姐这样对么?”

苏可盈一愣,抬起头,才发现店里已经坐着几个年轻女孩。

而被围在最中间的那个,一身淡黄色的洋裙,一头漂亮的卷发,正是林小南。

苏可盈的脸色在瞬间白了。

她根本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见林小南,这一瞬她只觉得自己好像做做了坏事被人抓到的小偷,近乎踉跄的就想离开,可不想走的太急,踢到了门口的花瓶,哐当一声,顿时引起了林小南和她几个朋友的注意。

“咦。”林小南的一个朋友立刻认出了苏可盈,“等等,你不是顾少的妻子么?”

林小南的朋友一直都知道林小南和顾琛的关系,也知道林小南不能嫁给顾琛,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

她们的眼神顿时都不客气起来。

“呵,我刚还在想哪个土包子竟然故意照着小南的样子烫。”其中一个高个子的女孩率先冷笑起来,捂着嘴看着苏可盈,眼底满是不屑,“搞了老半天,就是你这个土大姐。”

“就是。”旁边一个娇小的女孩应和,目光落在苏可盈那一双绣花小鞋上,眼底的讥讽更甚,“以为自己照着小南的样子做个头发,就能成小南了?我呸,一个世面都没见过的土包子,拿什么和我们小南比?”

“没错,顾家真是瞎了眼,竟然给顾少找这种媳妇。只知道相夫教子生孩子的,这种人简直就是我们新时代女性的耻辱,哪里配得上顾少?”

“好了。”等自己的朋友嘲讽完毕,林小南才淡淡出声阻止,“别说了。”

话落,她起身,走到苏可盈面前,露出一抹笑容。

“苏可盈对么?不好意思,我朋友都心直口快,她们的话,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苏可盈的脸色苍白,向来内向的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反驳,只能轻轻摇摇头。

“不过,有句话她们倒是说的不错。”林小南低头看着苏可盈,笑盈盈的,可说出的话却毫不客气,“苏小姐,你的确配不上顾琛。”

苏可盈猛地抬起头,看见林小南对自己笑得很温和,可她却是意识得到,眼前这个女人并没有她看起来这样的人畜无害。

“你凭什么那么说。”她微微涨红着脸反驳,“我是顾琛明媒正娶的妻子。”

听见苏可盈的反驳,林小南和她的朋友们,却好像听见什么笑话一样忍不住笑起来。

“明媒正娶的妻子?苏小姐,如今已经是新时代了。”林小南低头看着苏可盈,眉眼里带着居高临下的味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已经没用了,现在讲究的是自由恋爱,我和顾琛在英国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如果不是你,我们现在早就已经有情人终成眷属。”

说到这里,林小南眼底终于闪过一丝怨毒,她上前一把,一把抓住苏可盈的胳膊,压低声音道:“所以,苏可盈你明白了么,你这就是在拆散我和顾琛!”

苏可盈被林小南拽着,不住摇头。

不。

不是的。

明明是她先认识的顾琛哥哥,明明她才是顾琛哥哥从小定下的新娘子,明明林小南才是拆散他们两个人的人,为什么林小南要斥责她?

她想反驳,可她没有林小南的伶牙俐齿,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她只能忍无可忍的甩开林小南的手。

苏可盈只是单纯的想甩开林小南而已,手上并没有用力气,可不想林小南却好像被人重重的推了一下一般,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整个人重重的朝着后面摔去。

林小南摔的实在是太突然,苏可盈震惊的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身后响起一道恼怒的声音——

“苏可盈,你在干什么!”

··· ·······
第7章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
听见那道声音的刹那,苏可盈身子猛地一颤,转过头,就看见顾琛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理发铺子门口,一脸怒火的看着自己。

“顾琛哥哥。”苏可盈的脸色在瞬间就白了,她想为自己解释,可不想顾琛根本都没有要听她说话的意思,直接重重的撞开她,一把扶起地上的林小南。

而林小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在地上摔了一下而已,脸色竟然惨白如纸,她看见顾琛宛若见到了救命稻草,她死死抓住顾琛的胳膊,声音虚弱的都在颤抖:“顾琛,我好疼……我被你妻子推了一下,肚子感觉疼的要死了……”

苏可盈在旁边眼睛瞪得滚圆,不断摇头。

不。

她根本没有推林小南。林小南根本就是自己摔下去的。

可她甚至还来不及开口位置及解释,旁边林小南的朋友就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尖叫——

“小南!你流血了!”

苏可盈身子一颤,低头,这才看见一道殷红的血液,就从林小南的洋裙裙底缓缓流出。

顾琛看到那抹血迹,脑子里也是轰的一声,他顿时顾不得那么多,只是猛地抱起林小南冲出去,看见还傻站在门口的苏可盈,更是暴怒的大吼:“你还不给我滚开!”

苏可盈踉跄的倒退一步,就眼睁睁看着顾琛抱着林小南冲出去,许久后才回过神来,赶紧也跟了过去。

林小南被送进了西式医院,而苏可盈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刚好从苏可盈的病房里出来,顾琛立刻上前质问:“小南呢!小南怎么样了!”

“顾少不用担心。”洋人医生露出笑容,“林小姐和肚子里的孩子,都很平安。”

孩子。

苏可盈的脸色在瞬间惨白,近乎踉跄的倒退一步。

林小南,怀孕了?

顾琛也是在瞬间呆住,直到医生离开,都没有反应过来。

最后还是苏可盈最先回过神来,跌跌撞撞的走向顾琛,一把抓住顾琛的领子。

“顾琛哥哥,那孩子……是你的么?”

顾琛如梦初醒。

“你什么意思!”顾琛恼怒的甩开苏可盈,“你以为小南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苏可盈脸色一白,她只是不愿意接受才问出这样的问题,她想解释,可却被顾琛狠狠打断。

“够了!”他冷冷看着面前的苏可盈,声音不带一丝温度,“苏可盈,小南肚子里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我们和离吧。”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小漫画污漫画H漫画韩国漫画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3648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