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给宫少撒个娇

精品小说给宫少撒个娇
··· ·······
第1章 五年后重逢
···········
“乔影帝女友曝光,新晋小花高欣欣上位!”

“乔飞凡、高欣欣因戏生情!”

当叶阑珊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她刚还下戏服,卸完妆。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就见绯闻中的女主人公高欣欣,踩着十公分的红色高跟鞋走来。

四目对视时,她的唇角噙着一抹挑衅的笑:“姐姐,非凡刚曝光的新恋情,你看到了吧?还满意么?”

说话的同时,她扫了一眼叶阑珊。

她刚卸完妆,巴掌大的精致小脸上,眉眼出挑,一双大大的眼睛明明生的妖魅,眼神却偏偏澄澈纯净,即便此刻未施粉黛,也带着一股让人无法抵挡的致命诱惑。

高欣欣看着她这张脸,眼底一阵寒意!

明明是一个妈生的,凭什么叶阑珊长得妖孽,而自己还需要暗中整容?

真恨不得刮花那张妖孽脸!

她眼中闪过一丝阴暗,声音里,攻击力度很强:“追我的人很多,可我都看不上,就想要和你抢,姐姐,你知道为什么么?”

叶阑珊收拾化妆品的手有片刻停顿。

但也只是片刻,她就恢复如常。

乔飞凡前天还和她在情侣餐厅吃饭,今天怎么可能就劈腿?

一定是高欣欣在撒谎。

见她对自己不搭不理,高欣欣双拳紧握。

她脸上伪装的笑容骤然收起,声音尖锐:“你身份低贱,妈妈到现在都不想承认你这个私生女,你有什么资格比我过得好!”

“……”

叶阑珊眼底一片晦暗。

她继续收拾着东西,打算一会儿去找乔飞凡问清楚。

高欣欣接二连三的挑衅,居然都无法撼动叶阑珊,她气的跺跺脚:“叶阑珊,我就是要抢走你的男人,抢走你的一切!让你清楚的知道,什么是高高在上的凤凰,什么是低贱的野鸡!”

她的话音刚落,余光就瞥见化妆间的帘子动了动。

那熟悉的脚步声……

是乔飞凡来了!

她的眼中闪过一抹算计。

刻意压低了声音,笑着猛戳叶阑珊的逆鳞:“你爸爸是野男人,你是野种,你输定了。”说完,她就走向乔飞凡。

叶阑珊眉间猛然印上戾色!

爸爸一直是她的底线,高欣欣可以不顾姐妹情谊欺负她,但骂爸爸就不可以!

她身上的气息陡然变得凌厉,一把抓住高欣欣的胳膊,另一只手狠狠的落在了她的脸上。

“啪——”

巴掌声利落干脆。

几乎是在这一巴掌落下的瞬间,高欣欣两行清泪刷刷横流。

下一秒,叶阑珊就被快步冲上来的乔飞凡推了一下,身子一个趔趄。

她堪堪在站稳脚步,一抬眼,就看到来不及换戏服的乔飞凡将高欣欣护在怀中:“欣欣,你怎么样?疼不疼?”

他的眼底,只有高欣欣。

那视线,情意绵绵,却道道都刺在叶阑珊心上。

好吧,不是高欣欣撒谎,是乔飞凡真的变心了!

乔飞凡安慰好了高欣欣,将她护在身后,回头,看向叶阑珊的眼睛就像是在防狼,从喉咙里迸射出警告:“阑珊,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动手打人?”

叶阑珊怔了一下,怒极反笑:“呵,我过分?乔飞凡,过分的人到底是谁?”

“……”

乔飞凡有片刻的心虚,毕竟是他先背叛的这段感情。

看到乔飞凡的犹豫,高欣欣暗暗咬牙,红肿的小脸上满满的都是委屈:“乔哥哥,我知道姐姐不想接受这个事实,我也知道她在恨我,所以,我来找她是要道歉的,可没想到,姐姐她居然……”

她都要哭出来了。

可又故意用力的吸吸鼻子,露出一个故作逞强的笑容:“乔哥哥,没关系的。不管姐姐怎么诽谤我,怎么辱骂我,我都可以承受,不会有半点怨言的,你也不要怪姐姐。”

说着,泪水就吧嗒吧嗒的掉下来。

那泪珠儿一颗颗砸在乔飞凡的心上,把他心里的一点点怀疑彻底给砸没了。

他轻叹一声:“阑珊,我和欣欣的事……我本来是打算找个机会和你说清楚的,但没想到,居然被媒体先曝光了……对不起,是我的错,你别怪欣欣……”

叶阑珊感觉很可笑:“乔飞凡,我们将近两年的感情,一句‘对不起’就完了?”

“那你还要怎样?”他问的真理直气壮。

“呵。”

看着这对三观不正的男人,叶阑珊突然觉得纠缠下去一点意义都没有了:“那我祝你们‘天长地久’!”

说完,直接拎着自己的包包离开。

……

……

“Boss,有人擅闯基地!”

随着警报员的禀告声落下,坐落在重重山峦间的宫家基地,瞬间拉响一号警报,整个基地瞬间进入警戒状态。

黄昏时分,日落之际,在山色掩映的青岩台阶上,宫少霆身穿黑色西服,静然而坐。

听到警报员的禀告,他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悄然垂落的发梢稍稍遮住他眉间的神色,猜不透他的思绪,只能一眼瞥见周身气场淡漠,风吹云动,却掀不动他气质的半点波动。

他目光依旧停留在绿茵草场上正你追我赶的十多条藏獒身上。

倒是他身边的助理周泰,蹙起眉头:“是什么人,居然能冲破基地的守卫!?”

警报员道:“一个女人……”

“女人?还是一个?“周泰嗤之以鼻:“她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警报员擦擦汗:“根据监视器的显示来看,那个女人应该是从后山来的。那边都是山,虽然山不高,但山峰很陡,前面又是迷雾森林,所以,所以那边就没安排设防的人……”

这时,宫少霆的手机就响了。

警报员和周泰全都静了声。

宫少霆沉坐的姿势稍稍动了动,淡淡然的将视线从藏獒身上收回。

打来电话的是他的大外甥,池聿封。

“小舅舅,我给你讲哦,我和小狮子在飙车,我们刚到山顶,有个女人就跳下山了。起初我以为是碰瓷,后来在山顶发现很多空酒瓶,所以我猜测,她大概是自杀!哦,对了,她就是在你基地后山跳下去的……”

“还有事?”

宫少霆的声音淡淡的,对此并不敢兴趣。

池聿封:“……”好吧,小舅舅从不喜欢管闲事。

他抽抽嘴角:“没,没了……”

“嗯。”

宫少霆直接挂了电话,依旧慵懒淡然的靠在木雕大师精心雕刻的金丝楠木太师椅上,抬眼,瞥一眼侯在身侧的周泰。

他正在查看监控录像。

屏幕里,西天逐渐灰暗,黛黑色的山脉像巨鲸的口,开始一点点吞食日落。

深赭的天色下,霾雾重重。

一个身穿牛仔短裤、白色T恤的女孩,正在浩渺的森林中走着。

她的身子看起来略显单薄,一头及腰青丝有些凌乱的披散在身上。

她的脚应该受了伤,走路有些颠簸,每迈出一步,就能看到她的身子轻轻颤一下。

“她应该是受伤了。”

周泰放大屏幕,开始仔细辨认这个地方的位置。

当屏幕上的女孩,面容越来越清楚时……

宫少霆的视线顿住了。

那张脸。

那个女孩。

怎么会是她?

··· ·······
第2章 Boss中邪了
···········
他前前后后找了她五年,都没音信,现在居然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他眼前!

他周身沉寂的气场陡然转变。

这时,周泰正在对基地的保镖们下命令:“C区有闯入者,一组二组出动,速速击杀!”

几乎是在他声音落下的瞬间,宫少霆眉宇间的淡然顷刻间变得凌厉,“谁准你杀她的?”

他动怒了!

周围的人连忙屏息静气,周泰更是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时间,仿佛也在此刻沉淀了下来。

宫少霆边起身边吩咐:“安排直升机。”

“是……”

周泰颤颤巍巍的应了一声。

等到他们再次回过神的时候,只见宫少霆深灰色的身影一晃而逝。

他的身后,那些原本还在卖力表演的藏獒群,眼看着主人离开了,一个个撒了欢似的跟着主人跑没了影儿。

周泰从未见过这样的宫少霆,疑惑了起来:“Boss离开的那个方向,好像是那个闯入者目前所在的区域……”

吓!

他立马吩咐保镖:“还愣着做什么?快去安排直升机!”

…………

晚霞像火焰一般燃烧着,大半个天空都被烧的红彤彤,红光漫天而下,感觉整个森林随时都会陷入一片火海。

叶阑珊跌跌撞撞的走着。

黄昏的霞光洒下来,落在她微醺的小脸上,印出一缕郁闷。

她从剧组离开后,就独自找了个偏僻静谧的山顶喝酒,喝到意兴阑珊时,结果听到身后有什么动静,醉醺醺的回头,结果一不小心摔下了山,脚崴了,身上还拉扯出好几个伤口……

“真是倒霉到家了!”

烦躁的情绪让她感觉身体都闷热闷热的。

是真的好热。

凉爽的空气,清爽的晚风,连林间的雾霭都是冰冰凉的,汇聚成露珠儿打在肌肤上,凉丝丝的一片,可她还是热。

整个身体都火烧火燎的。

艰难的抹了一把额头的热汗,看一眼重重叠叠的前方,“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啊?”

脚痛已经麻木,身上的伤口发炎了,引发了高烧,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走了。

从未有过的无力感。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只是想用心做好母亲眼中的好女儿,做好乔飞凡心中的好女友,做好我能够做好的一切……”

可是,母亲不喜欢她,不止一次拿着两年前检验的DNA报告,难以置信她们真的是亲生母女的关系。

乔飞凡也敷衍她,明明说好了白头到老,相守一生,结果却不吭不声和高欣欣搞在了一起。

心中难过,再加上看似永无尽头的前方,让烦躁心情变得更加糟糕。

更郁闷的是……前方有犬吠声!

叶阑珊全身的汗毛瞬间竖起,努力攥紧拳头,逼自己保持清醒。

澄澈的双眼直刷刷的瞪向犬吠声传来的方向,俏丽的脸上都是防备。

一秒。

两秒。

……

五秒后,叶阑珊感觉到一阵冷风逼来。

同时,约莫十只巨型藏獒飞奔过来。

叶阑珊:“……!!”

目前的情况很棘手。

她要pk这么多藏獒?难道,天要亡她?

从心底涌上来一股寒气,连燥热的身体都冷却了下来。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她刚一动脚,脚腕一阵痛意传来,身子一歪,趔趄的要摔倒。

就在她以为她今天会被藏獒分食的时候,冷不丁的,一股幽魅清冷的气息逼来,紧接着,她落入了一个宽大温暖的怀抱。

她抬眼看去。

是一个男人。

他穿着低调的黑色手工西服,即便刚刚穿梭在林间,也纤尘不染,没有半点褶皱。

在看到她身上的伤口时,一双眸子清傲冷漠的眼睛变得轻柔如水。

他说:“别怕。”

低沉声音轻飘飘的,带着莫名的安全感。

周围的风,似乎停了。

安静的不得了。

“我……”叶阑珊张了张嘴,费了好大的力气,一个字都没说出来,脑袋一沉,昏了过去。

头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传来。

周泰抵达的瞬间就愣住了!

卧槽!

他看到了什么?

Boss他……他居然把那个女人打横抱了起来?

这是神马鬼?

他的脸上一副见到了上帝的表情!

他壮着胆子在宫少霆抱着叶阑珊就要上直升机的时候,伸头上前,请示道:“Boss,她全身都脏兮兮的,不,不如……我来抱?”

宫少霆骤然停下登机的脚步,一个冷眼瞪过去。

威力十足。

成功周泰的虎躯抖了抖:“……”

Boss这是怎么了?中了邪了不成?!干嘛要对一个不坏心思的擅闯者这么好?!!

……

因为叶阑珊的伤势,宫少霆直接吩咐周泰把飞机开到他私人医院。不仅如此,连他的御用神医王崔,都火速赶来医院。

看着王崔头也不回的进了检查室,周泰心里,一个念头油然而生:难道,Boss看上了那个女孩?

病房内。

宫少霆满脸寒霜。

女孩除了脚伤,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一共七道!

鲜血染红了她的白色T,晕染了一片红色,像一朵带刺的蔷薇花,直直的扎在他心上。

他的面色,极为可怕。

王崔看了一眼,眸色复杂。

上次见到他这个样子的时候,还是五年前,自那件事后,他就很少这样动过怒,而如今……

轻轻的瞥一眼躺在床上的女孩,王崔心头一颤:这个女孩不简单啊!

他轻叹一声,劝道:“少爷,您别担心,她半个小时后就能退烧。伤口也处理过了,敷了我的药,保证不会留疤。”

宫少霆全程都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昏睡的叶阑珊。

她睡得并不安稳。

不知道是因为生病的原因,还是因为别的,她的身体始终蜷缩着,眉心高高蹙起。

很不安的样子。

她的身上,除了药水的味道,还有酒味。

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山上喝酒,绝对不是因为开心。

到底是因为什么?

他沉着脸走出病房。

房门一开,周泰就首先迎了上来:“Boss。”

宫少霆狭长的眼微眯着:“以最快的速度,我要她所有的资料。”

她是谁,周泰心里门儿清:“是!”

··· ·······
第3章 你这语气像在劝说失足少女
···········
周泰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全方位启动所有情报网,只用了两个小时,就将叶阑珊的背景统筹完毕,汇总成文件,呈给宫少霆。

[叶阑珊,女,22岁,身高:168cm,体重:48kg,血型:B型,星座:狮子座

职业:十八线外小演员,除了日常打酱油,兼职剧组武替

目前居住地:帝都西城区花园路辰安小区1102户

养父:高威,文化部人事司司长

养母:叶伊人

妹妹:高欣欣,20岁,帝都电影学校在校生,新晋四小花旦之一的小花

生父:不详

前年10月2日抵达高家,次日,叶伊人携叶小姐去帝都医院做DNA检测,确定为亲生母女关系,一周后,对外公开叶阑珊为高家养女。

两年前背影资料:不详

恋爱关系:与乔飞凡相处一年九个月,后来,乔飞凡劈腿叶小姐妹妹高欣欣,叶小姐一气之下去山顶喝酒,疑似失恋。]

看到“疑似失恋”四个字,宫少霆抓着资料的手,骤然攥紧。

所以说,她真的和池聿封之前在电话里讲的一样,要自杀?

“唔——”

恰时,从床榻的位置传来一声梦呓。

宫少霆“啪”的合上资料,迈着大长腿径直走向叶阑珊。

……

叶阑珊睡得很不踏实。

梦里全都是乔飞凡和高欣欣手拉手的在她面前秀恩爱,连母亲都叫嚣着撵走她……

她猛地醒来。

有意识的时候,首先嗅到一股清冽的香味,很好闻。

只是,这味道很陌生。

她警觉的抬眼看去。

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逆光而立。

灯光的照耀下,他的发梢散发出斑斑点点的迷人金光,衬托着他那张帅气的脸庞更加俊美。

她记得他。

在被藏獒群包围的时候,是他出现,及时救了她。

来不及说感谢的话,她当先问道:“你怎么样?那些藏獒有没有伤到你?”

“……”

宫少霆就这样垂眸看着她。

虽然她退了烧,但小脸依旧红扑扑的,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对黝黑的眸子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她在担心他。

她的眼神,让他忍不住想到五年前和她的第一次见面。

他一颗冷漠的心开始柔软,连眼神都温柔的沁了一汪柔软泉水:“我没事。”

“那就好,那些藏獒又凶又猛,我还担心你会受伤呢。”

叶阑珊说完,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

干净的房间舒适清爽,白色的墙面,白色的被褥,应该是……医院?

墙角的四周亮着四盏睡眠灯,灯光幽幽散散的落下来,让原本冷硬的调调变得柔和了些。

她身上的伤口都被处理过了。

目前,她应该是安全的。

松了一口气,问道:“这里是医院吧?我怎么会在这儿?”

她试图坐起来。

高烧一场,连梦里都不安宁,身上的力气被抽干,叶阑珊努力着,却爬不起来。

宫少霆走上前,大掌轻轻的压在她的肩膀上:“别动,你身上还有伤,需要好好休息。”

叶阑珊被迫躺着和他对视。

灯光下,他的眼睛真的好好看,温柔的像是软绵绵的棉花糖,好有安全感,甚至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她正被他宠着,这种的感觉真好。

一秒后,“……??”

啊呸!

第一次见面的人,什么宠不宠的!

她想,她大概是刚失恋,正在极度缺爱中,所以有些精分了。

叶阑珊连忙把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开,客客气气的说了声:“谢谢你救了我。”让她可以活下来,好好的看着乔飞凡和高欣欣的下场!

一想到这儿,她就生气。

眼里带着怨念。

知道她的经历后,宫少霆自然很轻松的就猜到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担心她想不开,还要自杀,放缓了声音询问:“发现你的地方离荒山很近,那里也不是什么旅游景点,你去哪儿做什么?”

叶阑珊撇撇嘴,“那儿很安静啊。”

“是很安静,你是去放松心情的?”宫少霆一点点引诱着她告知她实情。

“嗯。”

她心头压抑的情绪在他循序渐进的引诱下,一点点爆发了出来,“我失恋了,心情不好,去那儿喝酒。”

“……”

果然和失恋有关。

宫少霆更加确定叶阑珊因为失恋要自杀的猜测。

他的目光很温柔:“不管遇到什么,人的命只有一条,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要好好活着。”

叶阑珊心情闷闷的,声音也闷闷的:“嗯。”

“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嗯。”

“活下去,以后会遇到更适合你的爱情,更适合你的人。”

宫少霆第一次发现,从小到大都少言寡语的自己居然也会有话痨的一天。

“哦。”

叶阑珊的心情依旧不怎么明朗。

“你只有活的更好,才能让曾经那些伤害你的人后悔,甚至是付出代价。”

“哦……诶,有点不对劲儿啊,你等等……”叶阑珊直愣愣的看着他:“话说,先生,你这语气怎么像是在劝一个为情自杀未遂的失足少女?”

宫少霆:“……”你难道不是么?

叶阑珊郁闷的看向他:“那个,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啊!我就是……”就是特么的点儿有点背啊!

宫少霆点点头:“嗯,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勇敢。”五年前就是。

“……”

为什么他嘴巴上说着知道,但她听着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尤其是“你一直都很勇敢”这句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敷衍呢?

他还是不信她啊!

叶阑珊郁闷的捏捏眉心,感觉自己好心累,整个人都被掏空了:“我就是喝醉酒了,真的纯粹的喝醉了而已。”

“嗯。”

“当时,我听到身后有动静,我回头看了看,然后……”就一不小心掉下来啊啊啊!

这是个意外,大大的意外啊!

没等她解释完,周泰就在门外道:“Boss,晚餐准备好了。”

“进来。”

随后,房门打开,周泰带着一个推着餐车的人走进来。

宫少霆心里腹黑的计算着怎么帮叶阑珊收拾乔飞凡和高欣欣,表面却对佳人继续柔情似水,关爱倍加:“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嗯?”

··· ·······
第4章 Boss看上了叶小姐
···········
“!”

他的眼神真的好温柔!

他最后的那个“嗯”,音调微微上扬,唇角缓缓轻勾,尾音妥妥的太好听了!

叶阑珊要继续解释自己不是自杀的话,瞬间胎死腹中。

她自认不是颜控,声控,但还是被撩了一下。

然后,心口冷不丁的又被戳了一刀。

她分分钟错开他的注视,点点头:“好,谢谢。”

不敢再看,真的不敢再看了。

再看下去,她怕自己会情不自禁把这么好的救命恩人人设,套在乔飞凡身上……

毕竟,两年前,他在意外之下间接救了她的时候,也是这么温柔,温柔的笑着对她说:“想要报恩,那不如以身相许?”

他真的笑的可讨人喜欢了。

于是,救命之恩大于天,她点头答应了。

再然后,她就成了他的女朋友。

拉着他的手一起去找叶伊人,入住高家,哪怕是以“养女”的身份。

为了陪在他的身边,不顾叶伊人的反对,毅然决然投身演艺圈,一边做着默默无闻的小龙套小替身,一边静静的看着他荣登影帝宝座!

然并卵,他违背了承诺,劈腿了,一切都成了泡影。

眼底,一片黯然。

往事不怎么美好,心情很糟糕,以至于吃饭的时候,她也只是胡乱吃了两口,就借口休息了。

“那好,别多想,好好休息。”

“哦。”

她自杀的前科就是扎在宫少霆心口的一根刺,让他放心不下。

向来言简意赅的大总裁,此刻毫不吝啬他的词汇:“我今晚在隔壁,有事就按护士铃,睡不着想找个人聊天,也可以找我。”

“嗯。”

“晚安。”

宫少霆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才离开。

房门关上的刹那,他凝视着眼前这道隔绝了自己和她的房门,压抑了一晚上的肆虐气息瞬间冲破伪装的平静面孔,铺天盖地的爆发出来。

“乔飞凡!”

这个人,这三个字,已经被他关进了小黑屋。

心里记挂着叶阑珊的安危,他当即冷声吩咐道:“周泰,把她房间的监控录像同步到我的手机。”

“是!”

至此,周泰总算明白了一件事:Boss看上了叶小姐!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整整一个晚上,Boss居然一宿没睡,亲自观察叶小姐房间的监控,生怕叶小姐出什么意外。

翌日。

沉沉的昏睡了一晚上,叶阑珊的精神才好了些。

脚伤已经不是很疼了,走路的时候只要慢一点,留心点,基本已经看不出她的脚昨天受了伤。

只是,身上的伤口依旧有些刺眼。

换药的时候,一道道可见的红艳艳伤疤。

叶阑珊换好宫少霆送来的宽松长袖长裤,恰到好处的遮住了所有伤口。

“谢谢你。”她说。

清晨的日光下,她抬着柔嫩精致的脸蛋,一双澄澈的大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目光诚恳。

宫少霆感觉自己被她的眼神电到了,一夜未睡的困倦也消失了。

平静的语调也忍不住多了几分旖旎:“宫少霆。”

“啊?”

“我的名字,宫少霆。”他又重复了一遍。

叶阑珊有些小小的尴尬。

昨天,她的心情一直都不怎么好,忘了问恩人的名字,居然还要恩人不问自答的亲口告诉她!

好丢脸。

她的脸颊闪过一抹飞红,后知后觉的报上自己的姓名:“宫先生,我叫叶阑珊,叶子的‘叶’,灯火阑珊的‘阑珊’。”

“阑珊,很好听。”

他在心里又轻轻的呼唤了一声她的名字:叶阑珊。

察觉到他精致的面容有些疲倦,她忍不住问道:“宫先生,你昨晚没休息好么?”

“小小的失眠,不碍事。”他把她的手机递给她,解释说:“昨天救你的时候捡到的,发现没电了,就顺手帮你充了电。”

“谢谢啊!”

叶阑珊伸手接过:“宫先生,谢谢你的照顾,很感激昨天那么悲催的情况下能遇到你这个大好人。我还有事,就不继续叨扰你了。那个,能麻烦你合算下医药费住院费一系列的费用么?我也好还给你。”

宫少霆根本不在乎什么还钱。

他只在乎两件事。

第一件是,她是不是平安健康的。

第二件是,五年后,和她再次相遇,这一次,她能不能记住他:“我一会儿还有点事要处理,没时间合算。不如先加个微信,我们之后联络?”

“好啊好啊。”

叶阑珊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就顺手打开手机。

一开机,手机就一阵嗡嗡嗡的震动,震了好久,震得她手都有些麻了。

不等她翻看手机提示的一堆信息,一阵铃声先响起。

电话显示:母上大人。

一般情况下,母亲很少主动给她打电话,叶阑珊赶紧接通。

“叶阑珊,你真是反了天了!不听话就算了,居然还敢打欣欣!你爸爸过去的十八年到底怎么教育你的!?”

叶伊人训斥的声音很大。

透过听筒传出来,叶阑珊感觉耳朵都要爆炸了。

自然,别人肯定也听到了。

她下意识的抬眼看一眼面前的宫少霆。

为了避免更多的尴尬,她急忙拿着电话跑开了。

叶伊人一直训斥,她连一句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好不容易等她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她急忙见缝插针的说道:“妈,你先冷静下,我保证,很快就回去。”

“……”

对方那头又是一阵呵斥。

叶阑珊头疼欲裂。

浑然不知,她的身后,宫少霆的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她身上。

他目光深沉的看着见她的脸色一点点变得不太好看,还好几次扶额,他真的很想走过去安慰下她。

叶阑珊很快打完了电话,回来,在宫少霆的面前站定,抬着小脑袋,冲他尴尬的说道:“宫先生,抱歉,让你久等了。那个,我的微信号是:lanshan1314。”

“我记下了。”

lanshan1314,阑珊一生一世。

“很抱歉,我家里出了点事,我先走了,日后再好好言谢。”

“好。”

宫少霆吩咐周泰:“务必把叶小姐安全送到家。”

说完,还给了他一个只有下达SSS级任务时才有的眼神。

周泰简直受宠若惊,“Boss,我保证完成任务!”

…………

车上,叶阑珊翻着手机里的未读信息,表情不太好看。

除了母亲的十五通未接来电和十五条训斥短信,还有两条信息,来自乔飞凡。

[阑珊,你在哪儿?为什么关机了?]

[阑珊,我昨天不是要故意凶你的,只是,错的人是我,对不起你的人也是我,不关欣欣的事,她是个好女孩,她是无辜的,是我喜欢她。你有什么脾气就冲我发,不要拿欣欣出气,要打要骂,都随你。]

“她是好女孩?那我呢?是邪恶的格格巫咯?”

她双眼失神的眺望着窗外飞逝的风景,就像一去不复返的曾经。

在极度低落的心情中,叶阑珊回了家。

一进门,迎面就有一个水杯朝着脑袋飞了过来。

··· ·······
第5章 你就是个不该有的错误
···········
她还没回神,身子先本能的侧身一躲。

受伤的脚腕再次被扭到,疼得她额头直冒冷汗。

同时,身侧“砰”的一声响起,水杯砸在墙上,支离破碎,脚边全都是碎玻璃渣子。

“叶阑珊,瞧你干的好事!”

叶伊人的怒气比刚刚打电话骂她的时候,丝毫没有减少半点。

叶阑珊忍着脚疼,抬眼看向不远处气急败坏、恨不得揍死她的女人,揉揉眉心,无奈的安抚她焦躁的情绪:“妈,气大伤身。”

“你也知道气大伤身?”叶伊人简直都要被气炸了:“我看你根本就是想气死我!”

叶阑珊很无辜:“我没那么想。”

“你还敢狡辩?!”

叶伊人冲上来,扯着她身上宽松的衣服,怒问:“这衣服可不是你平时的风格,怎么这么像男人的?说,你昨晚和哪个男人去鬼混了?小小年纪就不三不四的,怪不得乔飞凡要甩了你!”

“妈,我没你想的那么肮脏。”

叶阑珊不想和她争吵,但亲生母亲说女儿不三不四,质疑她的清白,她觉得真刺耳。

更何况,乔飞凡劈腿又不是她的错。

她据理力争:“是乔飞凡见异思迁,我又没做错事。”

叶伊人没想到她还敢顶嘴,气的猛戳她的脑门:“你的意思是,这件事你还挺委屈了?”

“妈,你别生气了。”

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从楼梯口响起。

高欣欣顶着一张红肿的脸颊走过来。

她一边帮着叶伊人顺气,一边在暗处冷傲的睨了一眼叶阑珊,弱弱的开口:“我从来没想过和姐姐抢乔哥哥,我一直都把乔哥哥当做演艺圈中的前辈看待,这些天和他一起拍戏,我也很开心,可是我没想到,乔哥哥会爱上我……”

“唉,不过,终究是我对不起姐姐,姐姐打我是应该的。”

她说着,眼泪就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那梨花带雨的模样,要多柔弱就有多柔弱。

叶阑珊冷冷的嗤笑一声:“高欣欣,昨天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是说,就喜欢抢我的东西么?我的男人,你不是特别感兴趣么?怎么现在就变成身不由己了?”

高欣欣一听,哭得更委屈了:“姐姐,你……你怎么可以颠倒黑白……呜呜呜,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也不可以这么误会我啊,我们可是亲姐妹啊。”

“误会?”

叶阑珊觉得这真是个笑话:“高欣欣,你是我见过最白的白莲花了,没有比你更白的……”

“啪——”

她的还没说完,就被叶伊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伴随而来的,还有她恨铁不成钢的怒吼声:“叶阑珊,你给我闭嘴!”

叶阑珊闭嘴了。

她捂着自己被打的左脸,眸色几经转变。

从不想相信,到深沉。

最后,就这么静静的盯着叶伊人,一眨不眨的。

她感觉整个人都如同浸泡在水里,浑身都是冷意。

她知道,自从两年前来到母亲身边,她就一直不喜欢自己,每次和高欣欣发生矛盾,不管对错,反正最后错的人都是她,也只能是她。

她一直自欺欺人,母亲对她和高欣欣是一样的,只是现在……

呵。

高欣欣笑看着叶阑珊被打,布着水雾的眼底闪过一抹恶毒。

她抓住叶伊人的手,脸上的表情却越发的难过,痛哭道:“妈妈,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不要生姐姐的气,要怪就怪我吧。“

而后,又泪水斑驳的看向叶阑珊:“姐姐,你不要怪妈妈,你昨天晚上一晚上没回家,妈妈一直都很担心你。”

叶伊人见二女儿如此委曲求全,而大女儿叶阑珊却依旧咄咄逼人的瞪着她,瞬间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安慰高欣欣:“你没有错!一切是她的错!当初,我就不该一时心软,让她留下来!”

随即,她又对叶阑珊怒目而视:“叶阑珊,如果不是乔飞凡,两年前,我根本就不会认你这个女儿!也不会让你有机会今日丢我的脸!”

“你说什么?”

叶阑珊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叶伊人正在气头上,言辞变得颇为犀利:“滚,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既然母女已经撕破了脸,叶阑珊也没有了乔飞凡这个倚仗,叶伊人完全不用再顾忌她,便骂的更加不客气:“叶阑珊,你知道我有多么恨你么?一看到你这张脸,我就想到你那个没出息的爸爸!想到我二十年前被他那张脸迷得失了心智,意乱情迷的和他有了你!”

“你为什么要回来找我!为什么要打扰我的生活?”

“……”

为什么?

叶阑珊突然笑了,心里却一阵凉意:“我最珍惜的母女情分,在你眼里居然如此不堪?在你眼里,我除了一点点的利用价值,能帮助你们接近乔飞凡,剩下的就只是你的耻辱?是你二十多年前一个不该犯下的错?!”

可笑不可笑?

两年来,她的努力,她努力想要证明自己的存在,做了很多即便委屈也甘之如饴的事,没想到,在别人眼里却如此不堪一击。

心头的委屈和难过,让她心里横生一股戾气:“这两年的母女情分,算我自作多情!”

说完,她转身离开。

“砰——”

身后的房门关上,一刹间,她的眼帘变得模糊。

上午灿烂的艳阳天下,蒙了一层水雾的眼睛微微一眨,一颗豆大的泪珠儿从眼角滑落。

转头,看一眼紧闭的房门,她强迫自己收回眼神,决然离开。

她跛着脚,一个人固执的走着。

脚疼也抵不住心疼。

恋爱,亲情,她什么都没了,一瞬间,在诺大的帝都,变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她怅然的思绪。

来电备注:陈扒皮。

陈扒皮,陈长功,是目前她正在拍摄的《美人狐》剧组的剧务总管。

“陈……”

她刚开口,就被对方劈头盖脸的骂声打断:“叶阑珊,你特么到底在搞些什么?还有五分钟就是慕容情的打戏,你现在人在哪儿?!!”

··· ·······
第6章 你一个小小的替身也敢耍大牌
···········
慕容情,是《美人狐》里的女主角角色。

高欣欣是慕容情的扮演者。

而她,则是高欣欣的武替。

因为是亲姐妹,两人的身材差不多,侧颜也很相似,所以,在高欣欣受不了烈日当头会晒黑皮肤的时候,她也会偶尔有一点点文替的戏。

被他一通大吼,叶阑珊猛然想起来了:今天上午有她的戏!

虽然对于乔飞凡和高欣欣很不感冒,但这毕竟是她的工作,她不想放弃。

从一开始因为乔飞凡而进入演艺圈,到最后,一天天混迹在片场演戏,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

之前,她也曾不止一次的被导演看重,被安排了几个可以露脸的小角色。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的镜头都被莫名其妙剪掉了,要么就是被临时换了人……

尽管如此,她还是认真对待自己的每一场戏,每一次出镜。

“陈哥,对不起,我很快就到,十五分钟!”

说完,也顾不得脚还受着伤,连忙拦了一辆计程车,火速奔向剧组。

帝都有一个很出名的影视基地,叫“纵横影城”。

《美人狐》目前正在里面取景。

它是根据网络小说改编的一部电视剧,讲述的是帝华上仙墨无尘和九尾小狐妖慕容情相爱相杀的故事。

一个是谪仙,一个是狐妖,仙妖殊途,却难抵蚀骨相爱。然而天道无情,两人正值热恋时,被迫分开。

当然,每个故事里都少不了有小人作祟。

在小人的怂恿破坏下,一次次的误会让两人的感情终究产生了裂痕,直到墨无尘最心爱的弟子惨死,终于成了压死牦牛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和慕容情彻底决裂,刀刃相向。

叶阑珊作为替身要出演的这场戏,正是男女主人公的决裂,是整个故事的高潮点,事关重要。

她连简单的妆都没化,就急忙套好戏服赶到拍摄现场。

不出她所料,工作人员全都一溜烟的黑了脸。

陈扒皮作为剧务老大,如今出现了纰漏,为了减轻自己的责任,立马跳出来数落道:“叶阑珊,你要找准自己的定位!”

“你不过是一个替身而已,又不是主演,居然敢让整个剧组的人等你一个小小的替身!这里还容不得你一个小小的替身摆架子!”

如果不是因为她和高欣欣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打戏真的很赞,导演早就一怒之下换人了。

当然,这句话,他是不会坦白说的。

叶阑珊低着脑袋,静静挨训。

最后是导演不耐烦的打断了陈扒皮:“好了好了,已经耽搁这么久了,再骂下去也没什么用。别说废话了,争取一条过!”

“是,是。”

叶阑珊忍着脚痛,马上集中所有注意力迎向她的对手。

当视线落在对手身上的第一时间,她的目光刹那间僵住。

叶阑珊的眉头瞬间压得低低的。

怎么会?

怎么会是乔飞凡本人?!!

这场戏,是《美人狐》所有拍摄中难度最大的一场打戏。

综合安全系数、武打效果等多方面因素,导演决定,乔飞凡和高欣欣的打戏全都由替身完成,之前和她对戏的人也一直都是乔飞凡的替身。

他今天怎么会亲自上阵?

不容她再想下去,导演便喊了开始:“action!”

乔飞凡瞬间拔剑相向,“慕容情,你恨的人是我,为什么要乱杀无辜?”

山清水秀的美景中,他穿着一袭飘飘似仙的白衫,头发用玉冠而束,一身谪仙的清雅气息。

然而,他的脸上,表情沉痛。

心爱的女人一错再错,他除了亲自手刃她,没有别的办法。

“……”

叶阑珊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

乔飞凡的演技毋庸置疑,的确不错,这也是为什么他在短短的三年时间就能够一举称帝。

他的演技真的太好了,好到劈腿的时候还能对即将要放弃的女人深情款款的说情话,给她编造一个童话般的美梦。

他把她当成什么了?玩偶么?

想让她做他女朋友,就让她做,想甩了她,就和她妹妹搞在一起了。

人渣!

她的眼睛里控制不住的释放出怒气,恨不得把丫那张虚伪的面孔撕成碎片!

可是,理智告诉她,她不能动手。

这里是片场!

往事一重一重全都化作过眼云烟,面对欺骗和伤害而生的愤怒,全都硬生生的压抑住,只用一双眼睛透露出对乔飞凡的失望和怨恨,还有几分从此要远离他的潇洒感。

仅仅一个眼神,就是一出戏。

董导看到叶阑珊的变化,眼睛不由的亮了亮。

圈内的武替,很多时候都陷入了一个误区。

以为镜头扫不到她的脸,所以,他们就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完成替身动作就可以了。因为,后期剪辑的时候,所有的镜头都会由主演补录,替身永远最有一个背影。

他们都认为:这是一个用技巧就能完成的任务,根本不需要付出感情。

而摄影师和导演,渐渐的也会这么认为。

毕竟,戏都是主演的。

可是,看到叶阑珊的表情,看到未施粉黛的小脸上认真的神色,看到她身上怒而隐忍的气息,看到她想要冲破所有束缚释放被自己压抑的情绪……

他震惊了!

在叶阑珊迟到的时间里,为了不耽误进度,他先让摄影师拍好高欣欣的正面戏,当时,高欣欣的表现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感觉,拍了五条,勉强通过。

现在,叶阑珊的表现,让他彻底明白了心里的那一点点缺憾来自何处!

高欣欣至始至终都是在表演,而叶阑珊,是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场戏!

原本要喊“卡”的,他竟然舍不得喊了。

一个替身的演技,居然用一个眼神就把主演给pk掉了!

他能不震惊么?

不只是导演有这种感觉,乔飞凡也有。

叶阑珊只是这样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他竟然觉得自己是罪恶的。

他不该辜负她,不该喜欢上高欣欣,不该离开她……

一瞬间的念头,让他出戏了。

导演不悦的蹙眉,“卡!”

他刚喊,陈扒皮就冲上去,指着叶阑珊骂:“叶阑珊,你到底在搞些什么?在乔影帝说了台词后,你应该立马举剑刺向他的!你是武替,是武替,谁要看你的表演啊!”

··· ·······
第7章 给高欣欣的会心一击
···········
叶阑珊回过神,在看向陈扒皮的瞬间,眼中迸射出一股凌厉的光。

虽然只是一刹那间,她也很快收住了,但还是成功吓得陈扒皮噤声,他甚至还有些畏缩的后退了几步。

怎么会?

刚刚的一瞬间,那个小武替,怎么会有那么可怕的眼神?

看着他,就和看一个死人似的。

他背后都凉飕飕的,凝视着叶阑珊的眼神怪异极了,心里不断默念着:刚刚是错觉,是错觉,一个小武替而已,怎么会有那种迫人心魂的眼神。

叶阑珊心情不太美好,直接无视了脸色复杂的他,转而对导演董家成道歉。

刚刚看到背叛自己的人,实在是没忍住情绪波动啊……!

导演:“……”

他只是眸色难辨的盯着叶阑珊,一直沉默着。

看的叶阑珊心里毛毛的。

周围安静极了,她听到夏日的微风轻轻的吹动梧桐叶沙沙的响。

约莫半分钟后,董导对身边的助理交代了几句,总算开口了:“好了,这段戏不需要武替了。”

他说的轻飘飘的,很不像他平日里火爆的性格。

陈扒皮显然没意识到董导的不对劲。

他刚自我安慰好,眼下有机会立马报复叶阑珊,瞬间一副小人得势的嘴脸,冲叶阑珊讽笑道:“你听到没?导演很不满意你刚刚的表现!你赶快滚!”

叶阑珊却淡定的继续等着董导发话。

她虽然不太明白董导的打算,但是她看得出来,大导演并没有生气,甚至看着她的眼神有点小小的火热。

难道……?

果然,下一秒,陈扒皮就被董导凶了:“闭嘴,一边儿呆着去!”

然后,转头面对叶阑珊的时候,语气却瞬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场戏,你亲自上,有信心么?”

叶阑珊:“……?!!”

亲自上?

她说不震惊是假的!

虽然知道董导并没有生她的气,但也没料到,居然会让她亲自上镜演这么重要的戏。

她几乎想也没想,就点头答应了:“导演,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好!”

董导满意的笑了笑。

瞥见他的助理已经带着高欣欣的化妆师走来,便招招手,吩咐化妆师,同时也交代大家说:“各部门准备下,先拍下个场景,化妆师带叶阑珊去化妆吧。”

他金口玉言,工作人员不敢质疑。

但乔飞凡不一样,以他的身份地位,还是能说得上话的:“董导,这不合适吧?”

他的话音刚落,听说现场出现变故的高欣欣就气冲冲的赶过来。

因为气愤导演如此草率的安排,她没忍住脸上的愤怒和屈辱,声音都拔高了一个调:“董导,你的安排的确很不合适!我不同意!!”

要叶阑珊代替她出演这么重要的戏份,这不是公然打她的脸,说她的演技不佳,连一个武替都比不上么?

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侮辱!

该死的!

也不知道那个贱人到底做了什么,居然让董家成那老东西如此抬举她!

她一个凌厉的眼刀射向叶阑珊。

叶阑珊平静的面对已经压抑不住暴躁的高欣欣,坦然一笑。

呵,高欣欣,你不是很能装么?现在怎么失控成这样?不继续装下去了?

她都还没出手呢,高欣欣就被现实狠狠的打了一耳光,这……大概就是现世报吧?

她的眼眸微微弯了弯。

那弧度很浅,但对于高欣欣来说,却是会心一击!

她心里:“……MMP!”

她真想撕碎了叶阑珊的那张脸!

不行,绝对不能妥协!

她立马看向乔飞凡,一脸委屈,要他为自己出头。

乔飞凡目光复杂的在叶阑珊身上停留一下,很快又移开,转向导演:“董导,这不是替身戏,而是正面戏,临时换人会引起观众反感的,会让他们觉得我们在欺骗他们的眼睛和智商。”

董导早已料定这个决定会引起乔飞凡和高欣欣的抵触,但是,他实在不愿意让如此重要的一场戏毁在自己手里!

他要为他的作品负责!

好在他在圈里也是有资历有地位的,是名导。

所以,即便是面对影帝乔飞凡,也没有怯场,“之前,高欣欣怕热拍晒黑,叶阑珊也不是没有做过她的文替。她们两个轮廓很相似,再加上这场戏慕容情已经魔化,妆容偏浓,以化妆师的能力,把叶阑珊画成高欣欣妆后的模样,不是难事。”

“可是……”

乔飞凡和高欣欣还要争辩,董导已经失去耐心,变了脸色:“飞凡,你在这个圈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还封了影帝,这场戏,谁的表演更触动人心……这些话,不用我说的太清楚吧?”

乔飞凡:“……”

他不吭声,不代表高欣欣能接受这样的侮辱。

她咬牙,死死的盯着董导:“你这是什么意思?”

董导依旧看向乔飞凡,也不介意再说的更清楚些:“飞凡,你作为两个慕容情的对手,你应该最深有体会。”

言下之意:如果你自己感受不出来,也不配做影帝!

乔飞凡的眉心顺势压低了些。

他虽然心里承认:叶阑珊的演技的确比高欣欣好,但他绝不能在这个时候口头承认。

眼看他就要妥协,高欣欣受不了了。

可她又不能像泼妇一样和董导咆哮,更不能像疯子一样发作情绪,只得紧紧的攥着他的袖子,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里满是委屈。

乔飞凡揉揉眉心。

他叹了一口气,很无奈:“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董导言简意赅:“说!”

“叶阑珊及剧组所有人,必须保证此事的私密性!”

董导想都没想就答应了:“那是自然了,这里我说了算,难道我还能自己打自己的脸?他们谁敢暴露此事,就是和我作对,分分钟给我滚出剧组!”

说完,他意识到叶阑珊还在场,尴尬的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阑珊,你觉得呢?”

叶阑珊很痛快:“我答应。”

董导很欣慰,觉得叶阑珊真是识大体,越看她越满意:“好好,那你快去化妆吧。”

于是,一场换角风波就这么平息了。

嗯,也或许是表面平息了。

毕竟……

叶阑珊在路过高欣欣的时候,分明看到对方眼底簌簌的冒着寒光。

那眼神,很渗人。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小漫画污漫画H漫画韩国漫画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3649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