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库】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小说库】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一章:秦家弃子!

岭南。

江州。

第七中学,简称七中。

作为贵族之名盛扬岭南的七中,但凡在里头读书的无一不都是家境殷实,说句与时俱进的潮流装逼话,家里资产以亿来做单位的在这里一板砖砸下去少说都成片成片。

炎炎夏日。

高三七班,三十来人的教室中落针可闻。

突然间。

一声乍呼大喊从教室后排上响起!

“我没死?我还没死?哈哈!!哈哈哈!!!”

只见一名趴在书桌上睡觉的男生猛地抬起头来,像是失心疯般狂笑大喊!

“噗–!”

“哈哈–!”

“我草!这废物,这是要上天啊!”

“妈-的!这得是做了啥梦啊!”

“秦凡这废材,这是最体现存在感的一次了,哈哈!”

紧着秦凡的那声狂笑大喊。

前一刻还是鸦雀无声的教室里突然爆笑起来。

各种嘲讽刻薄的话纷纷朝向秦凡蜂拥而去。

嘲讽,鄙夷,不屑,厌恶—

无数的眼神从全班的学生们眼中现出。

三十来号人的班级基本无一例外。

就冲这些眼神,似乎能得出一个结论。

秦凡同学,在这班级里一个朋友都没!

只是坐在教室后排的秦凡却通通无视掉这些讥讽声音跟眼神。

脸上抖跳起了激动亢奋的神采。

明显是进入到自己那唯我的世界当中去。

我没死?

我竟然没死?

我不是在渡劫升仙过程中被九九八十一重的最后一重天雷打得烟消云散了吗?

秦凡不断地回忆着睁眼之前发生的一切。

只是那愈发加大的哄笑声跟讥讽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浑身猛地一颤。

回归到了眼前的现实中来!

环视一圈!

等等—

不对劲!!!

这怎么回事?

这不是高三七班吗?

这不是五百年前自己受尽一切委屈跟嘲笑鄙夷打压的地方吗?

那一副副嘴脸不正是那些踩在自己心灵之上给予着层层创伤的杂碎吗?

自己这是,重生了?

重返五百年前了?

一想到这。

无尽的回忆开始在脑海里汹涌地拼接重映起来!

把自己一家扫地出门断绝关系的江州秦家。

把自己大学女友蒋一诺以下药的方式进行玷污并且拍照威胁的杜天聪!

联合杜家把自己父母那在被扫地出门之后奋斗到的数亿设套夺去并且以莫须有的罪名坑进了监狱的所谓二伯!

那些悲剧凄惨的过往刻画的是一出出罄竹难书的人生!

到最后。

自己家破人亡。

父母被陷害锒铛入狱!

被杜天聪下药玷污还拍视频威胁,到最后精神崩溃选择了自尽的女友一诺!

青梅竹马的小姐姐因为自己的原因也逃不过杜天聪团体组织的玷污蹂躏!

而自己,更是在后来被杜天聪让人敲碎了双脚的膝盖骨变成只能靠轮椅出行的废人!

就在自己对人生绝望,准备在一诺坟前一了百了下去跟她团聚的时候,好在凭空出现的天道老人把自己救了过来,并且带到了异世的苍穹大陆中去修炼!

凭着对血海深仇的执念,自己当时选择了修仙之路最为艰苦煎熬的斗战胜佛传承,靠着忘乎生死还有那被天道老人赞不绝口的天赋。

一举成为了苍穹大陆数百年来唯一出现的凡身圣帝!

却不料最终还是迈不过那个踏碎虚空飞天而去位列天庭仙班的坎!

倒在了九九八十一重最终一重的天雷劫中!

可现在,竟然活过来了?

不仅活过来,而且还让他重生回到了五百年前?

这是贼老天在历经五百年之后的救赎眷顾吗?

秦凡想罢!

阴冷的笑容在脸上隐约地涌现出来!

我的秦家!

我的二伯!

杜天聪!

杜家!

你们没想到我秦凡会在五百年后重新归来吧!

上一世,你们加在我身上的屈辱跟折磨!

这一世,我秦凡要百倍千倍地加讨回来!

你们,一个都逃不掉,躲不脱!

爸,妈,小姐姐,一诺!

这一世,有我秦凡在,再无任何人能对你们加害!

再无!!!

“静一下,静一下!”

教室外,一名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从教室外走了进来。

皱着眉头往下压着双手出声斥道。

当即整间教室那满堂的哄笑声立即止住!

虽然说那些都是自诩不凡的官富二代,可在七中的教职人员跟前还是不敢造次的!

万一真被作风强势而且后台强硬的七中开除的话,真得成为整个岭南的笑料了!

“怎么回事,谁来说说?”

路过的政教主任站到讲台中央,声音低沉地问道。

“主任,我来跟你说吧,咱们的秦凡同学不知道做了什么美梦,突然喊起我没死哈哈哈,主任啊,你说,同学们这能不笑吗?”

坐在教室中间的王子君站了起来,对那名政教主任说完之后还不忘回头朝着秦凡露出了王之蔑视的鄙夷笑容来。

对父亲在江州秀越区当任着区长的王子君来说,他秦凡只不过是秦家一个弃子罢了,别说轻蔑他,要不是碍于政教主任的突然进来,他还想过去给秦凡加深加深思想觉悟呢!

“真是这么回事?”那名政教主任黑着脸问道。

“是!”

满堂的齐声应是爆发出来。

不管是男是女。

似乎都很乐意见到秦凡的遭殃画面!

“那位同学,对,就是你,说的就是你!站起来,你给我站起来!!!”

政教主任知道秦凡的名字吗?

知道!

秦家弃子,人人得而踩之的秦家弃子在第七中学又有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呢?

可他却没直言喊名字,而是指着秦凡的方向厌恶地斥喝喊道。

这在无形之中又岂不是一种轻蔑不屑的态度所在?

“如果你是一名混混,请尊重下你的身份,不要在表面耍狠!”

“如果你是一名教师,请尊重下你的职业,摆出应有的态度!”

缓缓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秦凡的眼神不再像是以往那般闪躲。

而是纹丝不动地紧紧迎视着这名政教主任跟他对峙了起来。

秦凡的话一出。

整间教室在瞪目结舌的不敢置信中死寂了起来!

落针可闻!

这人人得而踩之的秦家弃子,这是还没从梦中醒来?

敢这么跟七中的政教主任说话?

妈-的!

这废物绝对是还沉浸在梦中的世界里!

第二章:嘴欠!(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讲台上的政教主任呆了!

他想到的是秦凡会闪躲他的眼神从而支支吾吾地颤抖道歉!

可打破脑袋也想不到以往一向怯弱的秦家弃子竟然还敢跟他杠上了!

连其他家里实力雄厚的官富二代都不敢在七中的教室里这么放肆。

他秦家弃子–

哪来的底气!

何来的资本!

“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混账东西!!!”

脸色沉到极致,这名政教主任强忍着愤怒低吼道。

话罢,手往讲台上的猛地拍下!

震出了一道剧烈的砰响来!

“我以一名学生的身份再次向你说一声,请尊重下你的职业!这里不是黑-社会的讲数场合,别用那套街头混混的口吻来说话!有什么问题赶紧问,我还得思考人生!”

秦凡不露声色地勾了勾嘴角,不悲不喜地说道。

如果这换了是上一世的自己,在这种阵仗下肯定得瑟瑟发抖地认怂!

可惜现在他已经不是那个秦凡了!

他是天尊,距离踏碎虚空位列仙班只差一道天雷劫的修罗天尊!

哪怕现在重生回来修为尽失,可天尊的尊严跟高傲又岂是这一介凡夫俗子能以侵犯的?

要换了在苍穹大陆中,就政教主任这样式的?

出现多少,修罗天尊就杀多少!

能被强者如林的苍穹大陆统称附上修罗天尊的名头,可想而知秦凡在那里到底疯狂到了哪种程度!

“好,好,好!”

政教主任颤抖着手指指着秦凡的方向,一团怒火就差没在心头爆炸开来。

“我问你,你刚才是不是在睡觉!”

“是!!!”秦凡点头笑应道。

“是不是大喊大叫!”

“是!!!”秦凡云淡风轻地继续笑应。

“这是学校,这是教室!不是你睡觉的地方!”

政教主任手戳着讲台,沉声怒视着秦凡咆喝起来。

呵呵–

在苍穹大陆上经历了无数生死的秦凡就像看小丑似的看着这名政教主任。

依旧一副轻松的神态摇头笑道,“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老师说过,不想学习的同学尽量趴着睡觉,别影响到其他学生,为了还其他同学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我这么做不对吗?敬爱的政教主任,你说呢?”

不仅是这名政教主任。

就连所有的学生都听出了秦凡这番话中分外明显的嘲讽之意来!

这–还是那个任由他们戏耍打骂踩在脚底下都不敢出声还击的秦家弃子吗?

还是做了一个梦就把他给做疯了?

当下所有学生都露出了那冷笑的表情摇起头来。

秦家弃子,估计在七中的日子到头咯!

哎–

可惜了–

以后少了一个能让他们出气取乐的对象了!

“但你在课堂上癫狂大喊又是为何!这就是你说的给同学们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巧舌如簧,不知悔改!不像话,太不像话了!七中有你这样的学生就是耻辱,耻辱!”政教主任发飙地拍着桌子怒气冲冲地大喝起来。

“嗯–然后呢?”

秦凡还是那不动如山的模样。

“然后?哼–我以政教主任的身份处置你暂学回去家教七天!上学校通报刊栏!另外等候校委会的商议进行处分!”

政教主任直接放出了针对普通学生来说绝对算得上是狠厉的大招。

可秦凡是普通学生吗?

上一世,他是!

但这一世?

别说家教处分,就算是被开除那又如何?

修罗天尊重返都市还需要靠学业文凭去混未来?

贻笑大方!!!

“好的,那家教的时间就从现在开始算吧!我走了,再见!”

秦凡微微一笑,朝那名政教主任挥了挥手。

离开座位,大步凛然地在那三十几道见鬼了的眼神中径直地往外走出!

那名政教主任也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局。

秦家弃子竟然不在乎?

他怎么可以不在乎?

但不管怎么说,一切都成了定局。

秦凡敞开大怀接下了他的招。

他,失算了!

就好比蓄了半天劲的一拳轰然击去。

却是打在了棉花上。

这种感觉能好受吗?

不能!

有气没处出的政教主任眼神阴沉地看着从他跟前走过的秦凡,冷哼之余低声道,“没教养的东西!”

唰—

即便他极力地压低了声音。

可秦凡是谁?

瘦死的骆驼都比马大,烂船都还有三分钉呢。

又怎么会听不到他那一句只说来给自己听的话?

当下脚步一停。

那云淡风轻舒惬不已的脸色陡然一变!

猛地一转头,怒声道,“你说什么?再多一次!”

政教主任冷不丁地被这一问。

对向着秦凡那森然冰冷的眼神。

兀然间整个人像是如坠冰窟般–

这种眼神,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学生身上?

而且还是那个在以往懦弱不堪的秦家弃子身上?

错觉–

一定是错觉!

政教主任如是在心里自喃了两声。

随即想到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他堂堂七中的政教主任又怎能被秦凡将上他的军来?

于是冷笑道,“没教养的东西!”

要说这话有毛病吗?

倘若是放在上一世的秦凡身上,一点毛病都没有!

别说这个,更难听的都有人说过。

最后的结果也是说了就说了,只能在秦凡的屈辱史上多添一笔而已!

他一个秦家弃子还能咋地?

但现在,堂堂重生回来的修罗天尊还能任由他人给自己画上羞辱的印痕吗?

况且说他是没教养的东西,又何尝不是在拐着弯骂他的父母?

而父母–那是秦凡最终极的逆鳞所在!

这地中海秃驴是在找死!

“嘴欠!”

愠色布满了那张不算帅气的脸庞,秦凡冷声一喝。

站在讲台台阶之下的他突然腾身而起。

巴掌高抡。

迎着这名政教主任的脸上愤然扇去!

说时迟那时快!

啪声震响!

那名政教主任竟然朝着教室门倒飞了出去!

仅仅是一记离地而起的耳光,便让秦凡扇飞出去!

哗–

整间教室哗然一片!

充斥着的全都是那一道道不敢置信的震愕表情!

疯了!

秦家弃子疯了!

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以至于都忽略了秦凡是怎么突然拥有那种一巴掌能把一个成年人扇飞的劲道!

静–

死一般的寂静在教室里蔓延起来!

PS: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三章:你并没有让我威胁的资格!(求收藏,求推荐票!)

“你,你,你竟然敢打我?”

那名政教从地上翻起身来,捧着那五指红痕清晰不已的遭殃脸颊,不敢置信地问道。

这一刻的他,在那强烈压制着的怒火底下久久不能回神!

秦凡,一人全校人人得而欺之的秦家弃子,在平日里以一种窝囊废的怯弱形象示人的怂蛋竟然敢对自己堂堂政教处主任动手?

难道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是秦凡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落针可闻的班级里,所有人都把聚焦点放在了秦凡身上。

他们倒要看看这废物在打了连他们都不敢招惹的政教主任后会怎么应付!

只见秦凡轻蔑鄙夷地摇头一笑。

眼神冷漠至极地看着政教主任,一步一步地朝着对方走近过去!

埋头附在政教主任的耳畔边上,声音冰冷犹如修罗开喉般森然道,“你应该庆幸我只是打你,而不是杀了你!”

“你在威胁我?”

政教主任怒不可遏地脱口而出。

“威胁?不!你并没有让我威胁的资格!”秦凡咧嘴一笑,那似笑非笑的诡异表情看得这名政教主任愣了下来!

在他的错愣中。

秦凡没再多说什么,头也不回地大步从教室里走了出去!

唰—

在他迈出教室门的那一瞬间。

政教主任条件反射地转过身,看着那道不知道被人踹过踩过多少回的背影。

不由地,一层细汗从他脑门上冒了出来!

刚才的那眼神,那表情,还有那声音。

这真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能表出来的?

真是那个人人得而踩之的秦家弃子现出来的?

他晃了晃脑袋,想要抛开这荒唐的思绪。

可是冥冥之中的理智底线告诉他,这个秦家弃子不简单!

或者说是现在的秦家弃子已经不再简单!

走出书声朗朗的七中。

秦凡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激动了起来!

为他倾尽所有的父母已经有数百年没见过了,现在迎来新生,重返回了十六七岁的岁月。

此时的他什么都不想,只想赶紧回到家,好好地看看那两个在前世受尽无数屈辱最终还在被陷害中落得个锒铛入狱下场的父母!

掏出校服裤袋里头剩下的几十块,拦下一辆过往的出租车。

带着那无从淡定的如焚心情,匆匆地赶向了回家的路!

—–

斑驳老旧的墙体。

污痕遍布的样式。

当出租车停在城中村某栋年代久远的五层出租屋后。

从车里走下来的秦凡看着这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楼时。

那伴随着少年跟青年时代的记忆从脑海里纷涌起来!

这栋楼还是奶奶在世时留给自己父亲的。

在被秦家赶出家门后,一家三口便住到了这里来,靠着二楼到五楼这四层的出租,也让自己一家过得算是不愁温饱跟生活开支。

直到后来因为城中村的拆迁改造,父母靠着拆迁款去经商奋斗,后来才给自己打拼出了几亿的家业来!

可造化弄人,本以为未来有着大好曙光的时候,那个所谓二伯却跟杜家联合一起毁掉了父母那些年打拼出来的一切,甚至在最后还用陷害的手段把父母给送进了大牢里头。

也是因为这样,自己才在那种种无力去扭转情势的绝望上变得一蹶不振,甚至想用死去解脱!

仰头看着熟悉的斑驳色彩,秦凡那发红的双眼里打转起了雾气来!

前世,自己一家的下场太惨了!

双拳不由自主地紧紧一握。

头仰苍天。

秦凡咬牙低声自语道,“爸妈,这一世,我要带你们蔑视这世界!前世那些债,我一比都不会放过!”

抽了抽鼻子。

松开了双拳的秦凡掏出裤袋里的家门钥匙。

在准备开门的那瞬间,突然发现一辆七系宝马停在大门一侧。

那车牌号,隐隐还有些熟悉。

想了想,始终想不起来的秦凡也作罢,插入钥匙扭开了家门。

“小凡,你怎么回来了?现在不是上课时间吗?”在见到秦凡进来后,母亲魏疏影一脸疑惑地惊呼出声。

“你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上课时间你跑回家里来做什么?”不拘言笑的父亲秦楚也皱起了眉头来不满地问道。

“这个,小凡,你回来地正好,我跟你爸妈正好说到你呢?”

在老式沙发上坐着的中年人也站起了身来,伸手推了推眼镜,表情古怪地干笑着道。

可那个坐在中年人身边的少女却在这种略微紧张的氛围中突然冷哼出声,“回来那就直说吧,从进这门到现在,我就难受到现在!爸,别拐弯抹角了,咱们直接说吧,秦叔叔魏阿姨,我爸在十八年前跟你们定下的婚约作罢吧!我跟秦凡是不可能的,我不可能接受自己以后的归宿是这么个人人欺凌的窝–!算了,不说了,至于赔偿,我跟我爸商量过了,一千万!算是这些年来的误会赔偿!”

“老周,你们来我们家的意图就是这个吗?”

随着周雪漫那刻薄的话一出,秦楚的脸色马上沉了下来,愠色遍布那张憨厚的脸庞。

“老秦!”魏疏影拉了拉自家男人的衣摆,脸色虽然也跟着煞变,但情绪始终都保持着一份理智。

无他。

这对她来说并不意外,这只不过是迟早的事而已!

顿了顿声,她没理会周雪漫,而是对着中年人周一航摇头道,“老周,其实是你们想多了!当年的事我们夫妻也只当成一个玩笑而已,并不较真,这些年来没跟你提过也证实了这点,还有–现在的世道不同于以前了,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一套都过去了!”

“嫂子,我–!”周一航尴尬不已地又次推了推眼镜。

“行了,你想说什么我知道,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强扭的瓜不甜,我们夫妻也不可能接受一个对我孩子有偏见的儿媳!再说,我相信我的儿子!即便他在世人面前再不堪,但在我们心里,秦凡一直都是让我们骄傲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相信他的未来!”魏疏影伸手打断了周一航想要说的话。

无形中那护犊子的姿态赤裸裸地展示了出来!

边上至始至终都一言不发的秦凡突然侧过身,抿着嘴微微半仰着头眨了眨眼睛!

母亲的这番话在这瞬间直击他那心底的泪腺防线。

重生回来的他又岂能不知道以前的自己有多么不堪?

可母亲依然对自己保持着如此执着的坚信,这让过往数百年里总在杀伐屠戮中麻痹着自己内心仇恨的他如何去淡然处之?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呵呵–魏阿姨,老人常说三岁定八十,现在秦凡都十六七岁了,未来的窗户纸显然也捅破了!你作为一名母亲,我理解你,但从现实的角度来看,别自欺欺人了!”

周雪漫鄙夷地看了一眼边上站着的秦凡,转而双手一摊耸肩戏谑地说道。

“雪漫,不得无礼!”在这次事件中承担着恶人角色的周一航本来就尴尬不已了,再被自己女儿这一而再的口不择言,当下脸上也挂不住了!

“爸,我说的是事实!秦凡有未来吗?你让秦叔叔跟魏阿姨扪心自问一声,秦凡有未来吗?他到现在连话都不敢说一声,这种人你说他能有什么未来?爸,别说我不可能接受他,退一万步来说,你能接受这么个窝–这么个女婿?”话匣子既然打开了,窗户纸既然也捅破了,周雪漫此时也肆无忌惮了!

“哦!那你想要听我说什么?”

掏了掏耳朵,秦凡双手插在校服裤袋里,一脸悲叹地看着周雪漫戏谑道。

第四章:强扭的瓜不甜?(求收藏,求推荐票!)

不等周雪漫那刻薄的言语继续。

秦凡摆了摆头上前一步接着道,“周一航,嗯–暂且我还喊你一声周叔,没记错的话你上大学时的学费我爸帮了你不少吧!还有,你出来创业的第一笔创业资金这里头也有我爸不少的功劳吧!另外,我爸当时还在秦家的时候,在你创业的过程中也不少人赏个面子给他曾经的大学舍友吧!说上扪心自问了,那请您也扪心自问一下,没有我爸,你有今天吗?有吗?”

“小凡!你扯那些干什么!”听着秦凡的那一习话,秦楚脸上的表情明显地抖动起来。

虽然秦凡说的句句在理,可他始终不是那种用过去做文章的人!

性格光明正直的秦楚介意秦凡的纠缠过往。

但魏疏影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来!

这些话,她也想说,但她并不适合说!

可出自秦凡的口那就不一样了,在她满意的同时也不禁疑惑了起来。

小凡今天怎么突然像是性情大变了?

“秦哥,不–别骂小凡,小凡说的都是事实!”周一航抿了抿嘴唇,继而转头对着秦凡道,“小凡,我承认,假如当初不是因为你爸,我绝对不会有今天!我欠他的,一辈子都还不清!”

“什么还得清还不清的?一千万还不够吗?再说说扪心自问,秦叔叔,一千万足以弥补你的功劳了吧?你曾经是帮过我父亲,可如果我父亲不是那块料的话,你帮了有用吗?既然我父亲有着足够的商业头脑,是金子始终都会发光发亮的!你作为他的助力推手,这我们一家都感谢你!但就因为曾经的帮助而没完没了地纠缠着,那就没意思了吧!”

周雪漫双手环胸,冷眼地看着秦楚跟魏疏影讥讽道。

至于秦凡,直接被她无视了。

对她来说,秦凡没有跟她对话的资格!

“雪漫,够了!秦叔叔跟魏阿姨是你的长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你的涵养都去哪了!当初如果没有你秦叔叔,你爸我现在不会有如此风光的今天!这是事实,不得不承认的事实!”那张保养得不错的清秀脸庞红了起来,周一航朝着周雪漫呵斥喊道。

此时的周一航明显就处在了一种既想当婊-子又想立贞节牌坊的状态中!

“爸!”周雪漫不依不挠地还想解释她的看法。

但周一航不给她这个机会,“够了,闭嘴!”

“行了行了!这里不是话剧场,那谁,周先生,一句话说到底,你今天来是想解除婚约的吧!”

秦凡仍然一副笑意昂然的模样,看着周一航嘴角带着讥讽地问道。

“咳咳–小凡,是这样的,就像你妈说的那样,这年头我们当长辈的已经干涉不了儿女的婚恋了!那个强扭的瓜不甜,当年我跟你爸妈是定过你跟雪漫的亲,可现在,雪漫–雪漫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想法了!”

推了推眼镜,又摸了摸鼻子,心头发虚的周一航在面对这赐予了他大恩的一家始终都做不到没皮没脸。

听着周一航的话,秦凡的讥讽愈发加深。

干涉不了儿女的婚恋?

强扭的瓜不甜?

自己的想法?

如果现在自己一家还是秦家成员,如果自己一家不是被扫地出门。

那会有所谓的干涉不了吗?有所谓的强扭瓜吗?有所谓的想法吗?

在这物欲横流权势为尊的世道中,答案毋庸置疑!

说到底无非还是势利在使然作祟!

笑了笑,抽出那插在裤袋上的双手,秦凡道,“我爸妈还真没跟我说过定亲这摊子事!不过话说回来了,爸妈,你们当初跟他们立父母之命有婚纸吗?”

“有,当初我们还按过手印的!”秦楚跟魏疏影还没开口,周一航便抢先应道了起来。

有婚纸?

那就好办了!

玩味的笑容不加掩饰地在脸上流转。

秦凡啧笑道,“有婚纸,还按了手印,意思就是我不用愁未来的媳妇了呗!那什么,爸妈,周叔,这周家小姐长得有前有后的,我不愿意悔婚了!”

“秦凡,你个废物,你有哪点能配得上我?”

周雪漫听闻立马一急,再也控制不住,废物二字毫无违和感地脱口而出。

“配不配得上不重要,有婚约在就行了,不对吗?那个,周叔,你是经商的,你也不愿意被套上一个白眼狼忘恩负义的名头吧!”

秦凡对周雪漫的话不以为然,无动于衷地看向周一航戏笑道。

白眼狼?

忘恩负义?

这几个字字字诛心地刺在周一航的心头上!

倘若这真被宣传出去的话,那围绕着他的话题可就多了,在商场上的影响力无疑也会被拉低!

这种代价,他周一航可不想去承受!

“小凡,能不能商量一下,男女婚恋终究还是需要个情投意合,或者周叔到时候给你介绍几个对象,挑到你满意,行吗?”

对秦凡这番反常表现极为意外的周一航咬了咬牙道。

这像是一个人人得而踩之的窝囊废作风?

这像是一个怯弱不已的废物表现?

秦凡,今天这是怎么了?

同样的。

秦楚跟魏疏影更是错愣不已。

秦凡是他们的孩子,他们比谁都更要了解自己的孩子!

按道理说就秦凡那懦弱的性格不是该屈服顺从吗?

这还戏谑讥讽嘲弄话中带刺相互叠加地跟周一航父女争锋相对起来了?

不正常–

太不正常了!

“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女,你女儿想用一千万买断我爸对你的恩情,你现在又想用几个阿猫阿狗来买断一纸婚约,话说–你们是活在了交易的世界里起不来了是吗?”讥讽的神情来回在周一航父女身上扫了一圈,秦凡鄙夷地呵笑出声来。

“秦凡,别给脸不要脸!十几年前的一纸婚约你还当成是你要挟我们的资本了?我跟我爸这次来,就是看在两家的关系份上才和谐商谈的!给你三分颜色你还蹭鼻子上脸了?”

感受着秦凡那尖锐的讥讽锋芒,怒火中烧的周雪漫克制不住地怒斥起来。

被一个废物讥讽?

这对心高气傲的她来说该是怎样的屈辱!

“秦哥,嫂子,小凡,我是带着诚意来的,你们家的大恩我周一航忘不了,但现在是雪漫的事,说吧,要怎样才能换来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默认了周雪漫这番刻薄言辞的周一航并没有再次斥喝她,拿下眼睛揉了揉眼,声音低沉地说道。

秦楚身子微微一动。

正想说话之时被魏疏影拉住。

后者一脸玩味地对着他轻微摇了摇头。

身为母亲的她,是真想看看突然性情大变的宝贝儿子会怎么应付周一航这头白眼狼!

“我不需要你们的一千万,更不需要你给我介绍什么阿猫阿狗,想要解除婚约是吧,行–有一个折中方法!”

说到折中二字,秦凡还特意加重音量地笑了出来。

PS:新书不容易,跪求大家的收藏,推荐票,五星力荐!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库】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373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