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家】 盛世婚宠,霸道老公好高冷

【小说家】 盛世婚宠,霸道老公好高冷

第1章

001

高三年(X)班。

“上官舞,滚出去!”

监考老师冲上官舞吼了一声。

上官舞咬牙,冷冷的看着这秃顶男人,就要争论!

而这时,脑海里的声音开口了,“不要在这边浪费时间了,马上电话给东方宵-!”

上官舞一愣。

声音再次开口,“不要犹豫,相信我,东方宵-有能力帮你解决这次的问题!”

上官舞咬着唇,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冲她冷笑的监考老师,快步出门。

考场,考试继续,监考老师拿出手机,发出了一条短信,“事办好了,考卷没收,我监考完就上报。”

短信成功发出,男人又轻笑了一下,把短信删除。

学校一栏里,上官舞从隐秘拿出了来时放在这里的手机,这是早上她要来学校的时候,声音一直要求她做的,她说无论如何,她都要把手机先带上以防万一。

当时,上官舞觉得这完全是多此一举,因为小抄没了,她完全不可能被抓到作弊,可她哪里想得到,她现在竟然真的那么迫切的需要手机。

这个考点,她完全不能从别人那里借到这东西。

拨通东方宵-电话的时候,上官舞还有点心复杂,一直以来她都算在单纯的环境里,边生活交的同学或者长辈,也许有时候会和一些人有争执,会让她有脾气,让她觉得这个人那个人不好,可是这些人再怎么不好,在她看来这些人都不会无缘无故在这种事上陷害她,她何德何能,能让人费心如此对待?

可是莹莹,这个被她用心对待的人,却这样待她。

莹莹是做了两手准备,无论如何都不让她考上吗?

“不是莹莹。”声音在这时候突然冒出来,带着浓重的冷意,“是席沐深,至于原因,等下等他找你之后我再告诉你。”

上官舞:“……”

恰在这时,东方宵-的电话拨通了。

“什么事。”男人冷淡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明明应该是疑问句的语气,偏偏在他说来就是个陈述句。

仿佛,一点都没有好奇为什么她会电话给他。

上官舞收起心,深深吸了口气,“小叔,我刚才在考场考试,被监考老师陷害作弊了!”

“……”一阵沉默。

上官舞摒住呼吸,“小叔,我真的没有作弊,我也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要陷害我,可是这次考试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能不能考上皇家舞蹈学,就看这次的成绩了!”

夏日有点微热,树梢的鸟儿从天空飞过,上官舞抬起头,阳光从树叶堆里穿过,依旧刺眼。

而后,她听到了东方宵-清清浅浅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知道了,我来解决。”

一句话结尾,那边挂了电话。

上官舞放下电话,缓缓的吐出腔里积累的一口浊气。

脑海里的声音再次开口,带着一股子的感叹,“多接近东方宵-,好关系,对你只有好没有任何坏,上官舞,你一定要记住这句话啊。”

“他到底是做什么的?”上官舞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她是高三开始跟东方宵-住的,因为东方宵-家在学校边上,那时候一心想着在高三时候,不仅成绩要抓,舞蹈也要抓,如果住校的话,时间完全是不够的,原本只是想着在校外租个,应付一年就好了,却没想到被爸爸安排,让她先跟东方宵-住着。

可是然已经快半年了,上官舞其实还是不知道,东方宵-到底是做什么的,仅仅知道东方宵-现在事业有成,发展的很好罢了。

声音微微一笑,“你该知道的时候,就会知道了,现在,你得起神,面对另外一个可怕的恶!”

“谁?”

上官舞刚刚问出口,眼睛却看到了从不远缓缓而来的男子。

白衬衫,黑西,模样俊朗。

席沐深走近,一如往常那般看着她,声线温柔,“你这个时候怎么会在这里?”

如果不是声音刚才已经告诉她,指示别人诬陷她作弊的就是眼前这个男人,此刻上官舞估计已经委屈的朝他哭诉。

上官舞张了张嘴,对上席沐深的眼神,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开口。

却见的席沐深眉头一皱,“小舞为什么没有在考场考试?”

他是东城中学有史以来最年轻却也最有能力的理科老师。

二十二岁,本该是大学生,却已经在重点高中任。

明明是任物理的,却对其他理科学科无一不通。

他一边说着,就伸手过来拉住上官舞,“有什么话,到我办室说。”

却不料,上官舞在下一秒直接甩开了席沐深的手。

席沐深深邃的瞳孔里,闪过一丝愕然,随即像是想到什么,无奈一笑,“还在为前天没有给你做早餐带来生气?我说了,那时候很忙。

他们现在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呢?

在上官舞的认知里,她和席沐深之间除却了最后一层谁先告白的窗户纸没捅破之外,相模shi就是别人口中的恋爱。

也许在外人看来好像一直是她总是着法子粘着席沐深,可她自己却知道的,她喜席沐深,而席沐深,也是喜她的,虽然他对她的热在外总是回应的太少。

她跟席沐深的表妹然认识是在半年前,他表妹总是冷笑的说她抢她寒哥,从他表妹口中,上官舞时常会听到能让她心很好的话。

譬如……

“你下午不练舞所以他不能陪我看!”

“你今天心不好所以他要晚点回来!”

“你喜吃清淡的所以他也要我别吃重口的因为他不会做那些!”

因为她而怎样的席沐深,怎么可能不是因为喜她呢?

懵懂的上官舞,再听到这些话之后,当然觉得席沐深是喜她的。

席沐深的眉眼是柔中带刚的,很清和,浅浅一笑的时候,左边脸颊还会出现一个小酒窝。

看着上官舞还是一副语还休的模样,席沐深眉眼一,看了一眼四周,上便冲着上官舞倾过去。

上官舞愣了一下,她现在脑子转不过弯来,她如何能相信眼前这个男子会是让自己遭罪的人。

席沐深的双手已经捧住了她的面颊,声线仿佛也在此刻挂上了磁,“小舞,乖一点,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他的眼眸里,真的好像书里说的一样,漆黑如墨中点缀着亮眼的星光。

上官舞几乎下意识的点头。

席沐深又是一笑,微微低头,一个吻就要在上官舞的额头。

这是他……第一次亲她,还是在这种光天化日之下。

上官舞心跳如雷,脸也是通红一片,这般被席沐深温柔以待,这是她曾经多么梦寐以求的事。

然而就在这时,脑海里又是一阵刺痛,声音尖锐的响起,“你这白痴,咋那么不上道,怎么一点美都抗拒不了啊我的天!”

上官舞微微闭上的眸子蓦然睁开,与此同时,意识回笼,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推开了要亲她的席沐深。

“你倒是跟他讲,你被监考老师诬陷作弊了,看他怎么讲啊!你不是要验证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吗?你个蠢货!”声音却也明显松了口气,“真是恶心死我了。”

上官舞:“……”

“怎么了?”席沐深皱着眉出声,“不是说好不生气了吗?”

上官舞看着他,深吸了一口气,过了半响终于憋出来一句,“我心不好啊。”

“又怎么了?”

上官舞直直的看着他,“席沐深,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这个点会在这里吗?因为我被监考老师赶出来了,他说我作弊,可是我压根没有作弊!他诬陷我!”

席沐深的目光是一直跟上官舞对视的,平和温柔,让上官舞怎么都无法把自己被陷害作弊这件事,跟席沐深联系在一起。

她心里想着,席沐深完全没必要那样做啊,他那样做,又得不到什么好。

“你这个……”

“你给我闭嘴!再吵我我跟你没完!”

声音要吼她,上官舞马上断她,吼的比她还凶。

声音无奈的叹气一声,终于归于平静。

上官舞这才吐出一口气,看向没说话的席沐深。

002

002

席沐深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口,“小舞,我去帮你说说,那监考老师叫什么?我想他一定是搞错了,我们小舞,怎么可能会作弊!”言辞之间已经有了些许冷意。

上官舞听着心里简直宽,瞬间,之前积压的委屈也爆发了出来,“是五班的班主任,那个秃头!他哪里是误会啊,他分明就是故意的,故意陷害我作弊!他都不知道这次考试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他这么一个故意,就会让我失去了期待了十多年的机会,我苦练古典舞那么多年,一直期盼的机会啊!”

“小舞……”席沐深面露出一丝心疼,“我去跟他说。”

然而下一句,他的语气却跟着微微一转,“小舞,我要是去说,导肯定也会喊你去核实的,到时候,你可不能用现在这样的度去说,因为你也不知道那个监考老师是不是真的诬陷你,万一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真的以为你在作弊才做出那个决定的呢?你说他诬陷你,也等同你可能是在诬陷他,懂吗?其他老师对你的印象分也是重要的,到时候,你只要坚定的说自己没有作弊就好,其他的,我会去帮你周旋。”

见上官舞的脸渐渐的缓和下来,席沐深再次开口,“老师为人师表,对待学生也是和蔼的不存在坏心的,你想想,他陷害你他又有什么好呢?”

上官舞听到这里,瞬间想起了莹莹,莹莹那样做,又有什么好呢?可是她还不是那么干了?

于是,她弱弱的反驳了一句,“我手臂上贴着的是膏药,完全可以证明我说的没有作弊的话,可是他直接把我的膏药丢出窗外了,这又怎么解释?”

席沐深微微叹了口气,“小舞,老师是不会干那种事的,他也许是误会你作弊,太气愤了,才下意识的那样做了。”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席沐深揉了揉她的脑袋,“还有一件事你也要记住,我们小舞,可千万不能因为别人的误会而做记恨一个人,记恨一个人很累的,我不想我们小舞那么累,好吗?”

上官舞瞬间无话可说。

她想了想,似乎也觉得席沐深说的有道理。

那个监考老师可能真的是因为太气愤了,而直接下意识的就把她的膏药扔出窗外。

“那你到时候,一定要替我好好解释啊,席沐深,我真的真的没有作弊!”她还是有点小气愤的嘟着嘴冲他说道。

席沐深笑着点头,“你先找个地方休息下,考试快结束的时候去务,这件事应该会有定论,我会帮你的。”

男子的眼神实在太过容柔和,仿佛带着一股让人信服的力量,上官舞的心也是随之转晴,“那就交给你啦席沐深!”

“好。”

席沐深说自己还有事,得先走了。

上官舞没走,她觉得,她务必要跟脑子里的声音好好谈谈。

“出来吧,刚才席沐深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上官舞坐在一旁的石凳上,“席沐深那么帮我,不可能是他找人陷害我的!而且……”

她的语气微微一顿,“那个监考老师可能真的是误会我,才会一时气愤……”

“哪有那么多误会,那么多学生,他怎么刚好就误会你了?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比中五百万彩票大奖还要小机率的事,就这么能砸到你头上?”显然,声音现在生气的不得了。

上官舞却更生气,“如果不是你一直跟我讲我会被人诬陷作弊,我也不会把老师直接往那边想,那时候我要是好好跟他解释,说不定他就不会给我轰出来,你让我直接出来,连解释都没有,人家肯定就认定我就是个作弊的啊!无话可说才会不说话!”

“我的天啊,我年轻时候怎么会那么蠢!”声音突然哀嚎一声,“我跟你讲,席沐深刚才跟你说的话,跟当对我说的话一模一样!我记得一清二楚!当也是在这里,我被这个王八蛋伪君子心机骗了!那时候我被那秃头赶出来,在这边到席沐深,跟席沐深说了这事儿,他就跟我说这些话!他伪装太好,我跟你一样信了,以为他会帮我把这事儿解决!”

上官舞听了冷哼。

都没在说话。

上官舞深吸了一口气,过了好一瞬,才沉沉的说道,“说真的,我要跟你谈谈了,你的出现,让我原本安定的生活好像一瞬间乱了,又是莹莹藏小抄又是老师要陷害我作弊的,还说席沐深要害我。”

“可是这些都是真的……”

“你先听我说完。”上官舞捡起脚边的一片叶,“我真的希望你不要再掺和我的事了,如果你回不到原来的地方,那你可以待在我的脑海里,我这样说,是因为也相信了你来自未来,来自七年之后的我。”

她的声音微微一沉,“可是,现在在这个世界的人,是我,而不是未来的你,你不是这个世界的我,这个世界上无法解释的事太多了,很多人都猜测次元空间,平行时空是否真的存在,我想你的存在大概能说明一点问题,那就是这个世界不是唯一的,真的还有另外的跟这个时空非常相似的空间存在,而你就是来自于那里。”

“有些事是如你所说的一般,譬如莹莹往我校服里粘小抄,但是也有些事,并不是你那边发生的那样,其实你想过没有,你的出现,就已经让我这边跟你以前经历过的不一样了,你那时候应该没有所谓的七年之后的你出现在你的脑海里吧。”

“……”声音被她说的,瞬间无言以对,是的,没有。

可是……

“上官舞,我知道我的出现已经让你这里出现了蝴蝶效应,我都知道,我不傻,我之所以这么确定的跟你说席沐深这个人,是因为我能看到你下午被叫过去之后,席沐深没有帮你!”

“你后面在说什么?”上官舞皱着眉,“你说你知道什么?”

“我说我能看到你后面会发生的一些事画面!”声音再次沉沉的说了一句。

可是在上官舞听来,只有一阵乱在脑海里窜过。

“你在弄什么,电声太吵!你怎么不说话了?”

声音:“……”

此时此刻,它竟然无法把这句关键的话,传达给上官舞!

003

声音莫名奇妙的没了声响,不管上官舞怎么叫都再也不吭声了,上官舞还以为是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也说动了声音,还不由的松了口气。

她没什么心去吃饭,就一直坐在树荫下发呆,直到考试结束铃声响起。

上官舞握拳直接去了务,她没有做过的事,就算是谁也不能污蔑给她!

然而上官舞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一进门竟然会看到莹莹!

几个务的老师坐在那边,莹莹在他们对面,在说着什么,而那个秃头的监考老师和席沐深也在场。

几个老师看她进来,纷纷皱眉看着。

上官舞愕然的走到莹莹边,小声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莹莹无奈的看了面前的老师们一眼,示意自己是被叫来的。

上官舞突然有种况不妙的感觉。

所有人的视线都盯在她上,面上的不喜,上官舞无所适从。

“冯老师,我是来澄清的,我真的没有作弊!”上官舞走到自己班主任面前。

班主任是个四十来岁的人,上官舞成绩好,人也漂亮,她也很喜,可是现在,冯老师却板着脸冲她说道,“你要怎么澄清?事实现在就摆在这里,你竟然来了倒也说说,你要怎么澄清?”

上官舞一愣,为什么班主任那么确定她作弊了?

而就在这时,莹莹却上前一步,一下走到班主任面前说道:“冯老师,你原谅小舞吧!她一直是我们年级的尖子生,平时的成绩您都是看在眼里的,小舞这么做,是有自己的苦衷的,她需要一个机会,需要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她已经练了13年的舞了,这次的成绩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皇家舞蹈学,是小舞一直梦寐以求的地方啊,老师,您就再给小舞一次机会吧!”

莹莹说的极快,几秒之间,把重点全都说了。

上官舞听着,仿佛被雷劈了一般,因为莹莹说的这些话,就是声音昨晚提醒过她的。

声音之前就说过了,莹莹会冲老师们求,说这次成绩以及皇家舞蹈学对她的重要。

“莹莹,你到底在说什么!你这么说好像在说我真的作弊了一样!”上官舞忍不住大声冲她喝道,“我没有作弊,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

“上官舞,莹莹是你最好的朋友,现在她在为你求,你竟然还这样对她说话?”冯老师率先看不过去的说道,如今看上官舞,她只觉得越看越不喜。

“老师,我真的没有作弊!”上官舞瞪着大眼睛。

可是,没有人把她的话听进去。

那冯老师无奈的转向务的其他老师,“该怎么分就怎么分吧,学校是书育人的地方,也是让他们懂得道理的地方,学生既然做错了事,那学校自然要出惩罚的,不管出于什么无奈,做错事了就是做错事了,我们要给其他学生相对平的环境。”

几个老师也是点头。

“可是老师,小舞肯定不会无缘无故作弊的,请你们再给她一次机会!!”莹莹再次冲老师们求。

这话却说的导主任都皱眉的开口,“错了就要付出代价,学校育人,这点东西还要酌去考虑,那学校也不用办了!”

莹莹垂着眸,委屈的看向上官舞,仿佛在说,自己已经尽力了。

上官舞心凉的看着这一切,无助的看向席沐深,所有人的声音现在到了她耳朵里,都是嗡嗡的,上官舞完全不知道这种况她应该怎么理。

此时此刻,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把希望寄托在席沐深上,希望他能站出来为她说点什么,为她告诉这些老师,她真的没有作弊。

上官舞就这么怔怔的看着席沐深,而席沐深也确实在她的眼神之下,走到了她的边。

席沐深伸出手,拍了拍上官舞的肩膀,“以后还会有更好的机会,取之有道,踏实向上,只要小舞你足够的优秀,就算是皇家舞蹈学也是会发现的。所以,以后要更加努力啊。”

上官舞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不相信他竟然会跟她讲这样一番话,“席沐深,我没有作弊,我真的没有作弊。”

席沐深蹙眉,却是再也没说什么话,只是摇了摇头。

所有人都看向了她,所有人都站在她的对面,那样仿佛又痛心又可惜的看着她,她一个人,孤立无援,手足无措。

“我说了,我真的没有作弊!”怒气突然上涌,上官舞忍不住一拍桌子,直接大步走向那个秃头监考老师,“我没有作弊,你为什么说我作弊,你到底有什么证据说我作弊,你凭什么!凭什么陷害我!”

说着,双手已经一把揪住了那秃头老师的领。

她168的个子,材高,那秃头老师撑死不过一米七,上官舞揪他领不费灰之力。

她现在已经怒极了,只觉得自己快被委屈淹没,“你是老师,你书育人,你怎么能诬陷我毁我前程毁我梦想,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样待我!”

说着说着眼眶一红,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

“上官舞你住手!”

“小舞你冷静一点,快松手。”

“小舞,松手,不要掐着徐老师!”

前面是各个老师怒气的发声,后面是莹莹接二连三的惊呼。

上官舞忍无可忍,冲着莹莹也吼了一句,“你给我住口,以前交了你这个朋友,是我上官舞眼瞎!”

而这时,她面前突然横过来一只白皙的手掌。

是席沐深的。

他的手准确无误的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的双手从秃头老师的领上扯了下来,“小舞,这里是务。”

他声音轻轻淡淡,这般说了一句。

那秃头老师在一边咳嗽,终于回过神来,勃然大怒的说道,“你这个学生,自己做错事以为死不承认就好了吗?我告诉你,作弊就是作弊,就算你有再大的梦想再大的期盼你只要作弊了,被抓住了那你就是作弊的败类!竟然还袭击老师?谁给你这样的胆?!”

秃头瞬间扭头看向一脸尴尬的冯老师,“你们班里怎么会出这样的学生,她刚才是不是还想我啊?竟然连老师也敢这样对付!”

上官舞站在那里,气的浑**,还要上去却被席沐深的胳膊死死的挡着。

“你走开!席沐深,他这样说我!”

“不要冲动。”

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让她不要冲动,上官舞本来是一直泪的,听了席沐深这话,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骨气,一擦眼泪,也不哭了。

她后退两步,冷冷的看着所有人,“我说没有作弊那就是没有作弊,不管你们相不相信,我就是没有作弊,我觉得很心寒,东城中学是百年老校,成立这么多年来不知道为东城的育建设做出了多少的贡献,可是到了现在呢,招来的老师不分青红皂白,也不拿出什么证据,就诬陷学校的尖子生作弊,堂堂务听信闲人之言,也不听学生的解释,也不存在查行为,就认定是学生作弊,这样的东城中学,还是大家心里育出无数尖子人才的高校吗?还配得上东城第一高校的称谓吗?”

偌大的办室,在生愤怒的吼声之后,陷入寂静。

谁都没想到上官舞会把这样的帽子扣下来,谁也没有想到,她的胆子会这么的大。

一室之,地针声可闻。

吼完这些,上官舞似乎绪终于平复了一些下来。

她喘着粗气,依旧冷冷的看着这些人说道:“我爸从小我一句话,叫做咱不惹事但是也绝不怕事,今天这事儿我就把话搁在这里了,我没有作弊,如果学校一定要把这个罪名按在我上,那我不介意写信给育局!”

上官舞说完,转就走。

她的体是在抖的,甚至脚步也不是很稳,可是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她的脊背,挺的笔直笔直。

没有作弊,就是没有作弊!

这个姑娘……

虽然说着这些对他们大不敬甚至是恐吓的话,可是竟然莫名的,让人心里产生一种,要为她的一番行为作表示原谅的感觉。

席沐深看着上官舞一步一步迈向门口,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唇角蓦然微微了一下。

他的小舞,一直在他面前没有主见的小舞好,好像今天突然就不一样了呢。

然而,事却没有就这样完了。

在上官舞开门,一头冲出去的时候,她突然痛呼一声,向后退了好几步,就要摔倒。

幸好,前面一只手,准确无误的拉住了她。

众人抬头一看,就看到了上官舞面前笔挺站立着的男人。

一深的西装,黑衬衫深蓝领带,英姿笔挺,深刻的五官谈不上多致,可深刻的却富含韵味。

他拉着上官舞的领,把她拉到了他边。

“不算很丢脸。”男人着唇,淡淡的说道,却也伸出手,替呆呆的看着他的上官舞,把她脸上的眼泪一点一点的擦掉。

莹莹惊讶的喊了一声,“牧叔!”

“咳,上官舞同学,就像你说的,我们东城中学是百年老校,对于没查清的事,自然不会乱扣在谁的头上,既然是没查清楚的事,当然不会乱下定论。”与此同时,跟在东方宵-后,东城中学的校长此刻也从门外走了进来。

东方宵-和校长的突然出现,让人惊愕。

在场的老师不自觉的都站起了来,冲着校长招呼,导主任要把首位让给校长坐,不料校长却看向了东方宵-,“林先生?”

东方宵-面无,也不管众人神,牵着抹眼泪还在懵逼中的上官舞,直接坐在首座上。

校长的度已经东方宵-的神,再没脑子的人此刻也知道,东方宵-这个人不一般,而他来就是给上官舞撑腰的。

这个人是谁?

几个老师惊讶的相互眼相看,除了席沐深。

此刻,席沐深微眯着眸子,看着东方宵-和上官舞相牵着的双手,面冷凝如dao,一旁的莹莹一直在看他,此刻不免有些被他吓到。

东方宵-来了,那上官舞这事儿大概也没什么后续了。

要是因为这件事,东方宵-对她的感觉差……

东方宵-在前面坐着,她咬咬牙走了过去,亲近道:“牧叔,你怎么也来啦?是小舞喊你来的吧。”

东方宵-看了她一眼,惜字如的只是点头。

大家伙都看着呢!莹莹觉得有点尴尬,转头冲着上官舞说道:“小舞,牧叔那么忙,这种小事你还喊他过来呢。”

上官舞脸一,就要出口。

然而,东方宵-却先她一步出口,“小事?”

他锐利的眸光扫在莹莹上,冷冷一唇,“被诬陷作弊还称得上是小事?那在你心里什么是大事?”

莹莹只觉得被东方宵-看着她后背都升腾起鸡皮疙瘩的感觉,一时间,她低着头,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场面有点尴尬。

校长终于出声了,走到秃头徐老师面前,“徐向前,你在考场监考的时候,是确定上官舞有作弊行为才没收她试卷的吗?”

校长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可是这老头很明,这是在场的老师都知道的事,他是管大事的人,学生考试作弊这种事,他才不管过来掺和,现在竟然来了,还把主位都交给了那什么林先生,其中说明什么,在场的人都明白。

同样姓林,应该是上官舞的家长,上官舞的家庭背景竟然还挺厉害?

众人看向徐向前的眼神,瞬间有点同起来。

徐向前也是人,哪里不懂这门道,这上官舞家长一来,就算是上官舞真作弊,那这作弊估计也是做不了数的了。何况他心里更加明白,上官舞可真没作弊。

他已经被推到了风尖浪口,这个时候要是回答说不清楚,那就真的不会好过了,上官舞这家长不是善茬,席沐深可更加不是善茬,他是替席沐深办事的人,正要出问题了,席沐深也不会袖手旁观吧。

当下他一咬牙,“她当时的举措,就是在作弊啊!”

校长一瞪眼,“所以你很确定?”

“确定!”徐向前心里喊了一声苦逼,面上却一派正气,扭头转向其他在场的老师,“我老徐在这学校这么多年,为人事大家都看在眼里,我是怎么样的人大家都清楚,我难道还会做出陷害学生作弊的事来?”

大家想了下徐向前平时的为人,除了爱贪点小便宜之外,徐向前还真的算得上是好老师,给学生改功课有时候还会加班到十一二点的。

这样一个对学生负责的老师,会做陷害一个跟他毫无冲突的学生的事?太不合常理。

004

上官舞家长这架势,像是要以份压人啊?

好歹也是同事,导主任第一个站出来说话,“老徐的为人,我们都看在眼里的,既然他确定她作弊,而上官舞又有作弊的理由,校长,这事儿基本就没跑了!”

校长心里咆哮,这些不看眼的人。

他无奈的看向东方宵-,这事儿,如果大家都确定,那他即便是校长,也不能当面以权谋私啊,那样太说不过去。

上官舞此刻脸铁青,简直委屈的又要哭出来,生怕连东方宵-也不相信她了,一下拉住了他的袖,“我真的没有作弊!”

眼眶通红,随时会掉眼泪的样子。

她面很白润,五官也致,这样一副楚楚可怜却又倔希望得到他认同的样子,在东方宵-看来,竟然觉得有几分生动。

男人修长的指尖敲击着办桌,一下又一下,节奏分明,而后,他站了起来,走向了徐向前。

“你说上官舞作弊,确定么?”

“确定!”

东方宵-点头,看着他的眼睛,“再告诉我一遍,你确定她作弊么?”

众人:“……”

他的目光太势逼人。

徐向前觉得自己的心si在他的目光之下,竟然有种无隐藏的错觉。

“确……确定!”

“哦……”东方宵-拉长了声线,“那么,再告诉我一次,你确定上官舞作弊?”

长久的对视让徐向前下意识的想要移开目光。

然而……

“正面看着我!”东方宵-突然厉声说道。

徐向前吓住了,神也有些无措起来。

就听东方宵-继续说道:“徐先生,我想请问你,你的师职位是从何而来。”

“是……是育部授予给我的。”

“那育部在授予你这个职位的时候有没有评测你的人品?污蔑学生作弊,你这种人也配的上当人民师,培育莘莘学子?!”

东方宵-的声音很低沉,却掷地有声。

“我……”徐向前在他面前,只觉得连头也抬不起来,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看向了席沐深。

“我是在问你,你看他做什么?”东方宵-冷冷的瞥了席沐深一眼。

校长也开了口,“徐老师,林先生在问你话,你看慕老师做什么?”

徐向前只得低下头去,只觉得心莫名的慌的不行,东方宵-的视线,总让他有种自己被完全看穿了的感觉,这是气势和权势上的压迫,他无力抵抗。

“你应该庆幸学校这项对上官舞的作弊分没有实下来,不然的话,我就可以告你了。”东方宵-拍了拍他的肩,“那么现在,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上官舞当时是在作弊?”

众位老师觉得,东方宵-这做法好欺负人!

可此刻也没人敢出口帮徐向前了,就想着他有点骨气,自己能重新挺起脊梁骨来。

然而……

“当时考试时间大概过去了一半,我发现她突然撩袖子看,这是最常规的学生作弊看小抄方shi,大家都知道的,我马上就赶过去,把她喊住了,那是数学考试,解题来来不及,除了要作弊,学生好好的撩袖子看做什么?”徐向前的声音越说越小。

这话说的,却让之前帮他说话的老师都是一愣。

上官舞只是撩袖子看而已?之前不是说很确定她作弊,徐向前当场抓上官舞。

而此刻,上官舞终于抓到了自己可以说话的机会,她上前一步,直接撩开了自己的校服,把袖子撩到了臂弯。

“我当场就有告诉你,我这里是过敏了很疼才会撩起来看,当时我臂弯这里还贴了云南白药膏,可是你却在听我说完之后,直接把药膏扔出窗外了,然后直接判定我作弊,没收了我的卷子,还让我出考场!”白的胳膊,皮肤上的过敏明显还没散去。

办室,瞬间鸦雀无声。

众人看向徐向前的目光,当场就有点不一样了。

就算徐向前是气愤学生作弊,当时太过愤怒,可也不至于直接把人家膏药扔到窗外啊,而且撩袖看手臂,如果是作弊,小抄也应该是在膏药贴着的地方,也就是臂弯,膏药就是写小抄的地点,是上官舞作弊的证据,徐向前就更加没有理由要把膏药扔了。

那么……

徐向前心惊的不得了,此刻,他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他觉得自己快完了。

他再次的看向了席沐深,希望他能帮一下自己。

可是席沐深却至始至终,不过凉着面容而已,从东方宵-进来之后,就一直没说话,没表。

徐向前看他,而他却和东方宵-对上了视线。

办室再也没有人说话,连呼吸仿佛都在众人的有心控制下,轻微了几分。

众人看看上官舞,又看看东方宵-,再看看徐向前,等着他们说话。

终于,东方宵-转开了和席沐深相视的目光。

他冲着校长微微一笑,“再给上官舞一份考卷,让她在这边当着你们的面完成。”

……

正午的阳光很热烈,上官舞跟着东方宵-上了车。

之前在办室里言语赫赫的两人,此刻都默然无语。

上官舞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车一lu向前,前面是个红灯,东方宵-踩下油门,蓦然开口说道:“上次开家长会,有人告诉我你一直着你们学校的一个慕老师,所以,就是今天在场的那个慕老师?”

上官舞愕然回头,“小叔……”

东方宵-没看她,语气依旧淡淡,“这人少接触,如果可以,最好,不要接触。”

偌大的地窗,一半开着,一半被轻质纱帘遮挡住,微风起,轻柔地摇曳着。

过滤过的光照进屋子里,将一排排的典藏书籍照亮,也照亮了正慢条斯理翻着手中文件,靠坐在书桌前的人,浅的阳光扬洒在发梢,反射着镜片,仿佛只有这极尽的尊贵之,才配得起攀附在此人上一样。

“啪”,静谧的室响起一个声音,是男子将文件合上,他把整叠纸往桌面上一丢,双手交叠在前,眉间微蹙。

有些不耐烦地将抗辐射平光镜脱下,席沐深的眼底透着森森冷气。

被他丢在桌面上的资料,封面上赫然写着东方宵-两个大字。

这个人,正在查东方宵-的各方面信息,然而,到头来收获的,是更深的和莫名的烦躁。

东方宵-的来头不小,这一点,席沐深在和他对视的那一瞬间,不,在他那天进办室的时候,就已经觉察到。

可是他没想到,凭他的信息网,竟然只能查到这么一些皮毛的东西。

现在能知道的是,东方宵-是东城融投资集团的老板,手里握有几个大项目,其名下也有不少上市司的股份。但他这个人行事很低,基本上不怎么露脸,是个站在幕后操作的人物。

但是这些在席沐深看来,都没什么。

东城从来不缺有钱有势之人,他在意的是,东方宵-后有什么。

因为除了摆在明面上的,他再找不到东方宵-的任何信息。

这个世界上,即使是刻意藏起来或者抹杀掉的,也没有他席沐深挖不出来的秘密。

但是东方宵-却成为了他第一次的意外,这一次,他算是碰上了对手。

下意识瞥了一眼静静躺在光洁红木桌面上的资料,席沐深心下一沉。

他查不到东方宵-十年前去林家之前的份,就好像,他的过去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抹去了一般。他的人生履历只有近十年的,而且没有其他的边信息,这对于一个大集团的老板来说,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

事出反常即是妖,盯着东方宵-的名字片刻,席沐深忽然起唇角。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什么人。”

却在这时,书桌一角的电话响了。

席沐深缓缓移动视线到正铃得正的鎏电话机上,微微眯起眼睛,而后才接了起来。

“慕少,皇家舞蹈学那边已经安排妥当,上官舞是决计进不了的。”末了,那人又补了一句,对席沐深说,“慕少,老爷子希望你回去一趟。”

这段话的语气十分谦恭,最后更是小心翼翼。

然而席沐深并没有什么表,只是平淡地哦了一声,眼渐深中,挂断了电话。

掏出手机,在屏幕亮起来的那一刻,他却突然没了下一步的动作。

席沐深看着自己亲手设的屏保皱眉,是一张他和上官舞的合照,他还记得是在什么况下照的。

看着那张五官致,笑得天真无邪的小脸,席沐深只觉自己的腔翻滚着难言的郁结。

折断这个孩的翅膀,不惜一切代价,并不是他的衷,但却是他必须做的事。

……

“呼!”

长长伸了个懒腰,上官舞只觉几天来的压力顷刻都从肩上卸了下来。

英语是最后一门考试,之后就有两天的假期。

自从她的“作弊门”事件后,莹莹就再也没有和她联系过。

虽然少了个添堵的机会,但这对上官舞来说,多少有点失望。

她本来还以为莹莹至少会装模作样地来道个歉什么的,可是什么都没有,别说当面,就连电话,甚至短信都没有。

在那件事上,莹莹所表现出来的笑里藏dao,几乎让上官舞对人产生了怀疑。

她不明白,明明是那么要好的两个人,为什么莹莹能够轻易一转头就不认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害自己。

老实说,她此前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实质感,她知道,是因为她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

但事实就是事实,现在莹莹已经连一句对不起都懒得说,她还能说什么呢?

她们之间的友,很明显已经走到了尽头,也没有挽回的必要。

既然事已经发展到这一步,她也觉得无所谓了,甚至应该感谢对方给她上了生动的一课,让她认清了人心。

像莹莹这样的人,她不想继续交朋友,只会被伤害,被利用而已。

只不过,到底还是伤心,也觉得莹莹欠着她什么。说散就散,像圣人一般原谅对方,上官舞自认为自己做不到。

她是耿耿于怀的,也尝试联系过脑海里的声音,想要问问莹莹以后会怎样,但是那个声音,却再也没有回应,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然而上官舞知道,那个声音是真实存在的,否则她此刻的下场远比现在惨太多。

收拾好东西,上官舞没有等谁,也不需要等谁,就直接回了家。

这几天,她再没有见过席沐深,那个让她已经产生怀疑的男人,却也是一度让她陷其中不可自拔的男人。

虽然他在那天的表有点问题,但上官舞还是没有像判定莹莹那般决绝地判席沐深死刑。

也许爱本就是盲目的,她最后还是想再给席沐深一次机会,也可以说,是给自己一次机会。哪怕就连东方宵-明确地警告过她,最好不要和席沐深接触。

但是她又要如何不与他接触呢?上官舞也不知道,她如今也不过是个高中生罢了,所想之事除却学业,也无非那些酸不溜秋的儿长。

天边的晚霞融在逐渐转黑的幕中,旖旎出一道壮丽的风景线。

在离家还有两站的地方,上官舞就下了车。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沿着这条直通到家的笔直马lu走一走。

夕阳下奔跑的少年都是怀揣着美好的理想和对未来最大程度的希冀,她忽然也想试一试,因为她的梦想,几乎可以说是失而复得,虽然现在还不能票说肯定可以上舞蹈学。

但她心中的向往,一分不减,甚至更加渴望了。

她要让那个人看到,她不是她口中的废材,更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人!

上官舞跑到家的时候,特意在门口喘匀了气才进门。

也许是因为出了一汗,上官舞只觉得上顿时轻松了很多。

进了玄关,看到鞋柜里的皮鞋,她就知道东方宵-在家。

小心翼翼地走到客厅边上,上官舞第一眼就看到她这位谜一般的小叔,正躺在沙发上,一声不吭地看着天板。

不止一声不吭,还一直皱着眉头。

莫不是到了什么烦心事?

水晶吊灯散发出的柔光,洒在仰面躺着的东方宵-上。

上官舞不瞪大了双眼,竟然觉得此刻在她小叔上那种生人勿进的气息减弱了些。

下意识咽了下口水,在上官舞的世界观里,她本来就和这位小叔不太,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

东方宵-给她的感觉很神秘,她不知道他究竟是干什么的,要说他们之间有什么交集是比较深的,大概就是这次的“作弊门”。

东方宵-不止展现了他的手腕,也更让他的份成谜。

当然,同时也让上官舞更加好奇起来,但是她不敢问。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家】 盛世婚宠,霸道老公好高冷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442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