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网游小说】 快穿之配角逆袭之战

【网游小说】 快穿之配角逆袭之战

第一章被盗了

一双眼睛紧盯着前面的萤光屏幕,越变越大满是不可置信随后变得欣喜起来,伴随着主人近乎疯狂的笑声迎来一句话“我的小说终于有人看了……”

接连五年的扑街,终于翻身不再做农奴了,一路高歌奔向签约地,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让那些“死妮子”再嘲笑她,等成了大神有她们羡慕的时候,接下来不用多久就会有小编来找她签约,然后上架还有money。想到着花锦月就笑的花枝乱颤止不住若是有人在场估计吓得该打120了。那可是歁比老巫婆的笑声任是谁听了小心脏也得一跳。

花锦月抑制不住心里的兴奋,再次翻动鼠标看点击、看收藏、看推荐,还有几天内上千的评论,由其是评论,她从来都没有见这么多的评论,心里比吃了蜜还甜,她决定今夜要把评论一下看完,再一个一个回复那些喜爱她的读者,她从第一页往下翻看越看越不对劲。

就比如一个叫“天上的鸟儿”的读者写到:“女主真是霸气让那个秦某某赶紧死吧!”,还有“东门哈哈”写到:“秦落衣这个绿茶婊看着真恶心,喜欢那么多男人还不够还想抢夜哥哥,作者大大一定要虐死她……”等等。

唉?不对啊!怎么不像我的文,她再仔细看了看书名、笔名,都对,的确是自己所写,但这评论?名字是和原文一样,但内容却不符,难道女主写的太失败,女配反而翻了身。不行!她得弄清楚。

于是她重新看了自己写的文,初看第一章她就愣住了表情塌了下来眉头紧皱右手握着鼠标急燥地往下滑,震惊之中满是是愤怒,一夜过后闹钟声起,日出东升,明媚的阳光照在窗口,洒在她的身上。

她一下站起来,手中的鼠标被她无情地砸在了桌子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电脑一手捶在桌子上“不对,不对,是谁改了她的文,明明秦落衣是女主,怎么柳香雪成了女主?凌白还爱她爱的死心蹋地,那个夜展离是个毛啊?他是从哪个畸角旮旯里跑出来的?”

花锦月揉了揉磕疼的手放到嘴边吹了吹歇斯底里的喊“是谁改了我的文?”她最忌讳就是别人动她的文,虽然现在的文还挺受欢迎但毕竟不是她写,就像自家的孩子被别人抢走养大的感觉,心里是哇凉哇凉地,以为自己一跃跳过龙门谁知是座小拱桥,这让她怎么受得了。

花锦月抬起电脑就摔了!啊呸!口污,花锦月抬起手轻轻地拍了电脑一下指着屏幕破口大骂。-_-||问花锦月为什么这么怂?当然是因为那台电脑是她唯一最值钱的东西,她可不是富二代,想砸什么就砸什么,人家砸了还可以买,她砸了只能招来一顿打。

突然一个枕头呼呼袭来砸在花锦月的头上“大清早的发什么疯?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王娟大声嘲花锦月吼着。

“我的文被别人盗了”花锦月抱着枕头可怜惜惜的望着王娟。

“盗了又怎样凡正也没人看,净瞎写”王娟翻个身继续睡。

“你…我才没瞎写,你怎么知道我的文没人看,你又没看过”花锦月愤愤不平地回吼。

“盗了再找回来”二号铺的李清清揉着惺忪睡眼“赶紧睡吧?”

“就是赶紧睡吧?我都被你吓了一跳”五号铺的梦梦不耐烦的说道。

“啍”花锦月将枕头扔回对面的王娟愤愤地坐回去,经过这一闹,花锦月赶紧登帐号却发现没有被人改动过,心里又窃喜起来,她不放心又改了密码,心想这回可好了,至于这篇文她该怎么办,是删了还是……她盯着近万人收藏狡诈一笑,不如接着继续写,把女配变女主又怎样只要有人看。

“没出乎的货!”

花锦月后脑猛得一疼晕了过去,耳边回荡刚才的五个,然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花锦月后脑猛得一疼晕了过去,耳边回荡刚才的五个,然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炊烟渺渺四周一片白茫茫花锦月置身其中揉着后脑壳“是哪个混蛋偷袭……”她愣住了,这里是哪儿?刚才她还在寢室,怎么一下子就跑到了这里,是梦,她连忙照着自己的大腿狠狠地掐了一下,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不是梦?她喊了几声,空荡荡的周围伴随着回音久久才停下,她有点慌了脱口一句“hope!hopeme!”紧张的连英语都飙了出来,看来美剧看多了,她感叹了一下回去一定要节制才行。

花锦月在浓雾中跑了几圈想察看她在何处,无奈浓雾能见度太低了只好放弃。

“喂?有没有人啊?有出气的出个声……”花锦月吆喝了几个时辰,嗓子眼儿都干了“没出气的也出个声”说罢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气歇着。

就在花锦月自暴自弃的时候一个低沉带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汝有罪可知?”空灵的回声更添一股神圣。

“汝?”花锦月有点摸不着头脑,起身望向周围确定不是幻听,开始寻声源处。

“汝回答我”

声音再次响起,花锦月喘着气停下了“你是谁?这是哪儿?”

“汝回答我”

又是这句话,花锦月恼了“你丫的回答个鬼啊!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装神弄鬼,告诉你老娘可不是好惹的,我可是跆拳道黑带还有散打我也练过的”

声音不在响起,一片沉寂,压下心中的不安花锦月又壮起胆子“是不是你把我带到这的?你怎么不说话了?回答我!”最后一句带了一丝怒火。

“汝不自省,罚汝”

花锦月一听正要在骂,一阵狂风吹起,把她卷了起来天悬地转之间,她看到漩涡之中有个黑洞,而她正朝着黑洞靠近,她忙挣扎不过又怎么敌得过自然,片刻便被投进了黑洞。

在花锦月被吸进黑洞后,黑洞消失了雾也一点一点的散开……

在一间古香古色的房中的一张床上横七竖八躺着一个人“啊!”

一声尖叫声起床上的人猛地坐起由于起得猛头疼了起来,修长的手按在太阳穴上喃喃自语“原来是梦啊!吓了我一跳”

可为什么掐自己是疼的?她压下疑惑将手放在之前掐过的地方呆住了,花色的绸丝被半盖在她的腿上,她看着陌生的被子下意识地看向四周,这一看不要紧更是看得她心中慌了神,她忙察看自己的身体当她看到自己半敞的平坦胸口时忙慌张地摸下面,确实了心中所想。

花锦月石化了,一秒、二秒、三秒,响起直冲云霄的尖叫声,惊飞了一群鸟儿。

她的38罩啊!!!

“咣当”房门被打开闯进一个慌慌张张男子“王爷,您没事吧?”声音中带着焦急和担忧。

“你是谁?”花锦月见一男子闯进来忙拉起被子护住自己,见男子近身吼道“不要过来!”

低沉的声音让花锦月一失神她摸向自己的脖子,不可置信,真的是从她嘴里出来的。

“王爷您怎么了?”

“镜子?”花锦月摸着自己的脸“镜子在哪儿?”

男子一愣忙指着与床正对着的窗边,花锦月一下跳下床跑到镜子前。

铜镜中是一张风华绝代的脸,美的如妖孽一般,皮肤白嫩光滑如初生婴儿一般,一双美眸中充满惊讶和错愕。美!太美了!在花锦月看到的第一眼心中就只有这美这个字,仿佛从漫画中走出来的,美的不似真人,让她久久不能回神。

还是旁边的男子将她唤醒,好美的一个大帅哥好可惜,花锦月刚从美色中回神又陷进深深的怨念中,为什么?苍天啊!把我劈死吧,我不要穿越光看不能吃,折磨死人啊!

“王爷,王爷您怎么了?来人啊,快去请太医”男子在一旁急的团团转。

“不用了,我没事,你下去,我想静静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

“王爷?”男子担忧地又喊了一声不情不愿地回道“是”

“等等,先别走”花锦月叫住男子,她心里有一种感觉她要先弄清楚情况“告诉我,我是谁?”

“王爷?您什么都不记得了?王太医……”男子带着哭腔。

“告诉我”花锦月厉声道,她心里烦极了,她不想再跟他耗下去了。

男子吓了一跳忙跪在地上“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花锦月深吸了一口气压着喉咙“告诉我”

“王……爷……您是……当朝皇子,名……字……凌言玉……王爷饶命……”男子在地上磕的砰砰直响。

“凌言玉”花锦月见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挥了挥手“下去吧”。

“谢……谢王爷”男子半弓着身子退了出去。

花锦月一下倒在床上一个胳膊盖在脑袋上“凌言玉,好熟悉的名字”猛然想起这不是她某书中的名字吗?震惊之于是恐惧她忙找人问清楚正好进来一女子。

“王爷该用膳了”一个婢女模样的姑娘端着菜。

“咕噜~”花锦月忙捂住肚子尴尬地笑笑,婢女忙避开眼红了脸。

婢女在桌子上摆好菜候在一边,花锦月下了床闻着饭香,所有烦恼都被她丢到了脑后“你叫什么名字?”

婢女十分惊讶和欣喜“奴婢贱名小碧”脸上染上了一层红云。

“小碧过来”花锦月放进嘴里一个虾朝小碧道。

小碧受宠若惊小心翼翼地站在离花锦月近一些的地方。

“最近记忆有些不太好许多事都不记得了”花锦月假装懊恼“你能跟我……本王说说吗?”

“是,王爷”小碧被眼前的人迷了眼,呆呆愣愣地回道。

“本王且问本王的三哥是不是叫凌白”

小碧虽有些疑惑但没有多想“是,王爷”

果然,花锦月猜对了是她的书《倾颜天下》,天啊,她竟然被她的书坑了……

第二章悲催的穿越

花锦月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盯着屋顶,她该怎么办?穿在自己书中成了后补男配,这还算好,要是穿进变了的文中的话可有她受的了。

天昌国有九位皇子,最有名的便是三皇子和六皇子,三皇子天资聪慧,三四岁熟读诗经史记,五六岁更是一发不可收拾能把教夫子问倒,是个千年难遇的人才,朝中的老人都很看重他,就连皇上都有意封他为太子。

六皇子凌言玉倒是没有什么能拿出手的,能拿出手的就一个“美”字,他是公认的天下第一美男,没有人能比过他的美貌,在他面前就是连女子也得自惭形秽。

想着想着花锦月的眼皮越来越沉,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刚才还担心的要命,一转眼就睡着了,真不知该不该叹是她的劫?九重天上,一间大殿中一个男子看着镜子中流着哈喇子的她,脑门上垂下一道道黑线。

她还是改不了老毛病,什么时候能让他少操点心。

男子的美眸微皱,无奈地摇摇头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处。

这时另一个男子出现在大殿中,环顾周围看着空无一人大殿失落道:“这个鬼卿真是的,走了也不说一声,我还想让他给小月捎点东西呢!”

“六哥……”一个俊朗的少年推开前来请安的下人嚷嚷道“小富,六哥在哪儿?”

“七皇子殿下,殿下在睡觉……”

小富话还没说完少年就冲到花锦月所在的房间,一掌推开门奔到床边“六哥!”

巨大的响声和叫声吓得花锦月一下撅起来,茫然四顾,美眸中带着一丝不爽。

凌子澄一怔,他的六哥不愧是天下第一美男子饶是看惯的他也不禁每天惊艳一把。

花锦月瞥见床边有一男子愣愣地盯着,大惊失色,想也没想一枕头拎过去,凌子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砸中了。

“六……哥……你……”凌子澄连连后退睁着无辜的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指着花锦月,两条腿晃荡几下,倒在了地上。

花锦月正想叫人,听到他唤她六哥,心里一咯噔,难道他是七皇子,因为据她所写,也只有七皇子敢这么大胆地闯进来,不确定地望了他一眼,看到他身上衣着不凡,领口袖口还绣的龙纹图案,不禁失笑,她竟然真把七皇子给打了。

她也不顾得穿鞋,从床上蹦下来,跑到到凌子澄身边,拍拍他的脸唤道“喂?你……没事吧?”

见他还在犯晕,知道自己打的太重了,忙叫下人找太医来,她则拖着他往床榻去,让他躺在床上。

还好她现在是男人,多少又点力气,要不然还真抬不起来他一米八的个子。

不一会儿,一个白胡子老头背着药箱匆匆忙忙赶来“参见六皇子殿下”

“好了”花锦月忙过去扶他道“您赶快过去瞧瞧”

老太医听到花锦月用敬语称他为“您”惶恐不已,吓得不敢动了,想要跪下请罪,无奈花锦月拉得急,着着急急到了内室,看到一脸痛苦的七皇子,忙诊脉。

花锦月在一旁焦急地走来走去,看到老太医收了手,忙跑过去问凌子澄的情况。

第三章悲催的穿越

“殿下,七皇子无碍,只是擦破了点皮,休息休息就会好了”老太医起身施了一礼看到六皇子焦急的样子不禁欣慰地想六皇子和七皇子果然手足情深啊:“等会儿臣下在给七皇子开几副调理的药”

“有劳了”花锦月回了一礼。

老太医吓得差点跪下,还是个花锦月眼急手快托住了他:“不必,老太医,来人送老太医出去”

“是”一个侍女出列,送老太医出去了。

花锦月望着床上的凌子澄,颇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叫什么事啊!

中午侍女给凌子澄喂完了药,他下午才幽幽地转醒:“嘶~好疼”

花锦月正在吃糕点听到声音,忙跑过去问道:“喂,你没事吧?”

凌子澄揉着脑袋,眼前突然凑过来一个头,把他吓得一撅,待看清了是他的六哥凌言玉松了一口气随后想起自己的脑袋脸上染上一层愠色道:“六哥,你想杀人灭口也不至于这样啊!我记得我可没惹过你……”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花锦月一脸歉意“你突然闯进来我还以为是歹人呢!”

“这么说倒成我的错了”凌子澄嘴角直抽搐扭过头不在理她。

“我不是这个意思……”花锦月看着他不依不饶的样子,想起了自己现在是凌言玉,对付凌子澄还得用硬的,当下收了低声下气的语气:“你还得理不饶人了,谁知你这么弱一个枕头还能把你砸晕”

“你……”凌子澄气得脸都红了:“六哥你怎么能这样说,亏我还专门来给你报消息,我要离开这儿,再也不来找你了”说着挣扎着要下床离开。

花锦月忙拦住凌子澄:“好了,我都给你道歉了,要不然你拿枕头砸我总行了吧”说罢摆出姿势让他砸。

凌子澄无语了他家六哥什么时候变的如此无赖,不爽地“哼”了一声。

花锦月知道他不生气了,忙给他端吃的,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凌言玉第一次见女主,就是他引的路,一想到要见自己笔下的人物,她的心就激动的怦怦跳。

半天没听到动静凌子澄转过头去看花锦月,把他吓了一跳,只见他俊美无比的脸上带着十分傻气的笑容,还很赏心悦目,这是最可恨的,因为只要有他六哥在场,妹子们从来不会看他,他心里忍不住吐槽,只不同的母亲差别有那么大吗!!!

“六哥你傻了吗?”

“啊,你才傻了”花锦月回过神来,将手中的的皮蛋粥塞到凌子澄手上,似是无意道:“你刚才好像在说要告诉我什么消息,是什么?”

凌子澄端起碗喝了一口粥不紧不慢道:“镜花湖牡丹花盛开,不少姑娘都去赏花,你去不去?”

“去”花锦月回道。

不用想凌子澄也知道凌言玉好美色,所以哪家妓院里出了新花魁,他都会来拉着他一起去,但他六哥从来都不碰,这也是让他死心塌地支持他的原因,因为这也是他们逃避宫斗的一大利器,没人会把两个流连花从的废物当对手。

镜花湖之所以叫花溪是因为它的岸边开满了鲜花,远远望去就像花海,美轮美奂。没人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花,传说是因为一个人失去了他最爱的人,为了怀念她才在镜湖撒下花种,所以每到春来都会开满鲜花,近年人们为了它更好看,就种了不少牡丹花也就有了三月三就成了观赏牡丹的特定节日。

“什么时候去?”花锦月满脸期待。

“明天吧!”凌子澄望了一眼窗外揉了揉自己的头。

第四章悲催的穿越

清晨的阳光洒在大地上,鸟儿在枝上叽叽喳喳地叫,好似在唱歌,“咚”的一声巨响,花锦月的房门就被大力撞开,吓得她一下撅起来,向来有起床气的她,带她看清是谁后不爽道:“你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你不会敲门吗?”

“非也!”凌子澄眨眨眼笑道:“六哥,我会敲门的,但昨天的一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所以你就担待点了”

“去死”花锦月烦躁地揉了揉头发,一下倒在床上,想要接着睡。

凌子澄忙拉住花锦月:“六哥,别睡了,你忘了我们还要去镜花湖呢!”

“现在才几点?太早了吧!让我在睡会”花锦月摆摆手闭着眼就要被子里钻。

“太阳都爬到半空了”凌子澄真是有想哭又想笑,他的六哥什么时候学会赖床了,拉也拉不动朝外喊了一声:“来人!”

片刻便从外面进来几个侍女请安,其中一个年长一点的侍女向前一步行礼道:“七皇子有何吩咐?”

“你们几个过来伺候我六哥更衣”

凌子澄随便点了点几个人,自己起身让开空间走到外屋坐在桌子旁喝起了茶。

几个侍女不敢违抗互相对视了一眼,走向了床上花锦月。

“你……哈哈……干什么……不要碰……好痒……”

凌子澄听着里面好似被强的声音,入口的茶一下喷了出来,毫无形像地拍着桌哈哈大笑。

过了好一会儿,几个侍女依次退了下去,花锦月才皱着眉头,满脸怒气跑到外面盯着笑的前仰后合凌子澄,美眸一眯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危险的气息:“凌子澄,你好大胆”

吓得凌子澄一下从板凳上掉下来,忙跑到花锦月的身边陪笑,锤肩捏背,上次六哥一露出这种笑容,他可是悔的肠子都青了,他这种老狐狸还是少惹为妙:“六哥,你别生气,我不是看你起不来,误了看美人的好时机吗?”

花锦月自然知道怎么治服凌子澄,因为这个世上没有比她这个作者更了解他的人了,谁叫他是她创造出来的,享受凌子澄的服务,看在马上要见到女主的份上,她就不跟他计较了:“算了,看在你这么用心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只是……”

“只是什么……”花锦月的欲言又止让凌子澄放下来的一颗心又悬了起来。

“只是下次伺候我的侍女找几个漂亮的”花锦月看着凌子澄小心翼翼的样子生了逗他的心,拿起桌上的扇子轻轻拍了凌子澄的头一下,哈哈大笑出了门。

“什么吗!吓了我一跳”凌子澄摸了一下额头忙跟上去:“那几个还不是六哥府上的,六哥要是想要,那还不简单,过几天我找几个漂亮的送到你府上……”

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出了府门,两人没有叫人备轿,而是直接走在大街上,说是体会一下来自春天少女般的热情,这个鬼主意还是凌子澄提出来的,说这样更能吸引美女……花锦月扯这嘴角只能呵呵两声来控诉他的烂提议。

事实上证明有凌言玉这个天下第一美男在,的确迷了全城少女的心,全城的少女一下出动打扮的花枝招展在他们两人身边不停的晃荡,要是不是身后跟了一大堆全副武装的侍卫估计早就一涌而上了,得亏这是在古代,少女们都很矜持腼腆要不然花锦月可受不了。

春日阳光温和而柔美,洒在两人俊俏挺拔的身形上,不知迷了多少少女的眼。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网游小说】 快穿之配角逆袭之战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443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