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 军嫂逆袭攻略

【小说在线阅读】 军嫂逆袭攻略

第一章 遗憾

苦难终于结束。

慕清妍长叹一声,缓缓闭上了眼睛。

唉!好想他啊,不知来生是否能遇见他。

只是,来生没有今生的记忆,遇见他能互相认的出来吗?

吞下整整一瓶安眠药的慕清妍只来得及想这些,便失去了意识。

下午,警察接到年轻女孩林晓晓泣不成声的报警电话赶到慕清妍家里时,只看到一具已经冰凉的尸体,死者慕清妍三十多岁,她神色略有些痛苦地躺在床上,枕边放着一张胃癌晚期的病情诊断报告和一封遗书。

随后赶来的林晓晓得到警察的准允,踉踉跄跄地来到慕清妍床边,看着那张右脸有着狰狞疤痕却一日既往让她感到亲切的脸,泪如雨下。

在林晓晓眼中已经死亡的慕清妍不知道这些。

她此时在照镜子。

前世被钱小玉用小刀划破右脸后,她再没有认真照过镜子。

重生回到十六岁,容颜还未受损的她,实在忍不住要亲眼看看自已无瑕面容的冲动。

略有斑驳的白色石灰墙上,用几枚小铁钉固定着的长方形小镜片里,慕清妍青春娇俏的容颜端庄秀美,清丽无双,让好容易接受重生这个事实的她心神恍惚。

她用没有受伤的右手细细摩娑着俏脸上白玉无瑕的肌肤,泪水喷薄而下。

重生是喜悦的,却也充满遗憾。

左手上厚厚缠绕的纱布上渗着半干的血迹,手掌上的伤口时不时转过一波一波钻心的疼痛,这些状况精准无虞地告诉她,她重生回到了一九八六年夏天,她刚满十六岁的时候。

这个时候,父亲慕正辉为救秦家十岁次子秦凯文,已经车祸去世一年有余;姐姐慕心兰也已经嫁给了喜欢殴打妻儿的渣男宋洪广;而她,马上要被秦家退婚。

不对……

想到退婚慕清妍骤然一惊,婚肯定要退,但这一次,不能因为那个原因,这一次,她不能再让该死的钱小玉算计,这一次她要反击。

怎么反击呢?

慕清妍正在沉思,卧室房门被轻轻敲响了,外面传来弟弟慕子谦稚嫩的声音:“二姐、二姐,你醒了吗?这道题我不会,你给我讲一讲。”

六岁不到的小子谦软软糯糯的声音让慕清妍心中一片柔软,继而是几乎让她窒息的心疼。

前世妈妈给小舅舅顶罪坐牢后,她和子谦相依为命。

八八年,她在弦阳市服装厂上班期间,有一天她上晚班时,他们的小出租屋遭了贼,贼人不但偷走了家里值钱的东西,还打断了子谦一只胳膊,学习成绩优异的子谦更是从此患上了自闭症,身心受损,只活到二十岁。

想到这些,慕清妍愤恨、伤感、不甘……五味杂陈。

站在门外的慕子谦没有听到慕清妍的回应,自言自语道:“二姐一定还没有睡醒,算了,我自己再去想一遍吧。”

子谦的话打断了慕清妍的思绪,她赶紧接应一声跑过去开门:“子谦,你在干嘛?”

慕子谦听见二姐的声音眉欢眼笑,与慕清妍酷似的精致眉眼好看得晃人眼睛。

他白嫩细瘦的小手捏着练习册向慕清妍伸过去:“二姐,最后这道数学题我想不出来。”

“来,我看看。”自从姐姐慕心兰出嫁后,慕清妍便接手了帮小弟辅导功课的任务。

前世她曾以此为苦,现在只觉得无比珍贵。

慕清妍找到题目一看,一笑莞尔,难怪自家脑瓜一贯聪明的弟弟想不出,原来是练习册上选做性质的数独题。

选做题一般难度较高,难得的是两小题慕子谦已经做对了一道。

慕清妍毫不吝啬地夸赞了他一通:“小谦真厉害,这么难的数独也会做。”

突然被夸,慕子谦乌溜溜的大眼晴弯成了月牙,瞬间又眯了起来,颇为怨恼地说道:“可这一道我不会。”

“选做题嘛,通常都很难的,来,姐姐给你讲讲。”

慕清妍纤纤玉指点向练习册正要给慕子谦讲题目,门口兀地出现一个人。

她定睛一看,却是大姐慕心兰。

慕清妍目光落在慕心兰嘴角的一处淤青上,想起前世最后一次见姐姐时她那孱弱不堪的身体,着急地问道:“他又打你了?”

“没,没有,这是我自已不小心弄的……妍妍,他昨天是喝醉了酒。”慕心兰性情温婉、容颜秀丽,她皱着眉头,抬手掩饰住唇角的淤青讪笑着对妹妹解释。

怎么看怎么可怜。

慕清妍恍惚记得,前世她和姐姐也有这么一场对话。

那时她相信了姐姐所谓宋洪广是喝醉了酒发酒疯的话。

其实宋洪广是个人格扭曲的家暴男,他三天两头对慕心兰施虐,区别只在于喝醉酒后更没有分寸而已。

前世慕清妍知道宋洪广的渣男真面目时,慕心兰已经生下了宋昊远。宋洪广那次喝醉酒将他们娘儿俩一起打了半死,对渣夫彻底死心的慕心兰这才将宋洪广长期对她家暴的事说了出来,惹来哗然一片。

活过一世的慕清妍比慕心兰更清楚宋洪广的残忍冷血。但她知道,要将姐姐从宋洪广那里捞出来,需要细细谋算。不然,宋洪广会不会放开姐姐还在其次,首先她在姐姐这里便讨不到好。

前世姐姐那么多年隐瞒着被家暴的事实,始终不愿与宋洪广离婚便可以说明问题。

现在便让姐姐和宋洪广断绝关系不可能,但让她少受几天罪,顺便给宋洪广一点颜色看看却是可以的。

慕清妍看着自家大门前那处人形暗影,确定那个影子属于跟着慕心兰赶来的宋洪广后,她秀眸微转,忽然抬起左手剧烈地甩动起来,声音又高又尖又痛苦:“姐,我的手好疼,姐,那个医生可不可信?姐,我会不会残废?”

慕清妍的声音太凄厉,这般动静后,最慌乱的是慕子谦,他没想到二姐手上的伤竟然这么严重,他怪自己早上竟然相信了二姐的话,以为她受的是小伤。

慕清妍的话吓得他踢翻了脚边的板凳,小脸瞬间转白苍白。

他丢下手中的铅笔呼啸着跑过来紧紧拽住了慕清妍的衣角,眼泪像一串串晶莹透亮的珍珠:“二姐,你不要残废,你不要残废……”

慕清妍:“……”

乖弟弟,姐姐不是存心吓唬你。

第二章 姐夫是渣男

慕心兰本来苍白的脸上血色全无,她惊恐地握住妹妹的胳膊,一双美眸泫然若泣:“啊?妍妍,真的很疼吗?”

忆起昨天慕清妍从地上爬起来时血肉迷糊的手掌,慕心兰的心脏砰砰砰狂跳不已。

昨天医生是说过小妹的伤没有大碍,可是,伤口那么狰狞,怎让人不担心?

妍妍只有十六岁,怎么可能不胡思乱想?

慕清妍俏丽的小脸越皱越紧:“姐,我头晕,你扶我去床上好不好?”

慕心兰慌忙过去扶住她:“好,我扶你。”

慕清妍躺在床上休息片刻,这才对手足无措的慕心兰缓缓说道:“姐,你留下来陪我几天好不好?我害怕,你陪着我,我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这……”慕心兰何尝不想回娘家住几天,透透气?她一点不想留在如同地狱的婆家。

可是,宋洪广能答应吗?

慕清妍看出慕心兰的犹豫,吸了鼻子:“姐,我的手真的很疼,没有办法做饭,妈妈回来的那么晚,你不帮我们,我们十一点钟也吃不上饭。”

妈妈在附近的服装厂工作,每晚十点才下班。等她回来做饭,可不要等到十一点?

其实不用慕清妍说,慕心兰也明的这一点,可是,想起宋洪广发起脾气来恶狼一般的目光和要人命的拳头……

慕心兰不寒而栗。

慕清妍看着自家大门边一直没动的暗影,声音提高了几度:“姐你是怕姐夫不答意?不会的,必竟我是他推倒的,我的伤要是恢复的不好,别人肯定要说他的。”

慕清妍知道,宋洪广虽然冷血却极爱面子。

他昨天喝醉酒回家,不知道慕清妍也在,他二话不说看见慕心兰便挥起了拳头。慕清妍情急之下跑过去阻拦,他抬手便将慕清妍推了出去。慕清妍的左手被水泥门槛擦伤,血肉模糊的样子,让人胆战心惊。

更要命的是小丫头当时又哭又叫,引来了好多街坊邻居。若不是慕心兰帮忙遮掩,说他是喝醉酒不下心推的,而小丫头当时又疼晕过去,他家暴的丑闻一定会传出去。

他今天之所以悄悄跟过来是想看看慕家人到底会怎么说。

他还真害怕慕家的人和他撕破脸,害怕因此没了老婆还坏了名声。

现在他听了慕心兰和慕清妍的谈话,放心了些:看来慕心兰并不打算告他的状,甚至还怕他不许她回家照顾慕清妍。

慕心兰的态度让他满意又骄傲。

诚如慕心兰所料想的,宋洪广不愿慕心兰回娘家住哪怕是一晚,慕心兰那么美,他喜欢每晚都搂着她睡。

但慕清妍说的也是实话。

昨天慕清妍左手手掌血肉模糊的样子,他至今记忆犹新,的确很严重。他知道,小丫头的手没事还好,若有事,依小丫头咋咋呼呼的性子,一定会将事情闹大。

到时候他怎么在人前混?

也罢,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将这个小祖宗安抚好了再说。

想到这里,宋洪广弯着腰蹑手蹑脚地往回走了十几米后,挺胸直腰转回头,装作刚到来的样子,在屋子外面大声喊道:“子谦,子谦,你大姐在这里吗?”

慕子谦听出是自家姐夫的声音,本想如往常那般亲热回应,想起二姐刚才说的话,眼神中翻出一抹恨意。

二姐竟然是被大姐夫弄伤的,哼!他再也不喜欢大姐夫了。

他本来就不喜欢大姐夫,是看在大姐的份上才装着喜欢他的。

现在他都不想假装了。

慕子谦小脑瓜子思绪乱飞的时候,宋洪广已经大踏步地走了进来。身材高大的他一进屋,慕家临街的堂屋即刻显得逼仄起来。

慕清妍和慕子谦齐齐对他冷哼一声。慕子谦哼过之后没有下文,慕清妍则一脸鄙视地对宋洪广说道:“你来做什么?嫌我们没有被你打死?”

宋洪广满脸堆笑,却是皮笑肉不笑:“呵呵,小妹,我那不是喝醉了酒吗?姐夫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慕清妍心说,你的保证有个鬼用。

她知道宋洪广家暴的毛病已经无可救药,不打算与他纠缠这个问题,她直截了当地对宋洪广说道:“我被你推伤了,也不要你赔偿,你让姐姐回来照顾我几天。”

见慕清妍没打算计较,宋洪广放了心,笑容也真诚了一些:“应该的,应该的。我也是这个想法。既然不回去了,兰兰你快去做饭吧,我早点吃了早点回去。”

宋洪广话音刚落,慕清妍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姐夫,子谦有道题目不会做,你去帮他讲讲吧?”

“好呐。”宋洪广一心讨好,又想留下吃饭,听了慕清妍的话,乐得有事混着不那么无聊,喜滋滋地走到慕子谦身边。

慕子谦本不想理睬宋洪广,又见大姐和二姐一如往常,并没有和宋洪广翻脸,决定暂时不和宋洪广计较。

不过心里到底不高兴,一张小脸垮的不成样子。

宋洪广知道慕子谦正在读小学一年级,进过初中门槛的他原以为小学一年级的题目对他来说不是问题。没想到今天还真碰到了问题。

慕子谦练习册上唯一一道空着的题目,他貌似不会怎么办?

宋洪广冷汗涔涔地皱了皱眉,放下练习册,提脚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说道:“心兰,我先回去了。小军早上说让我晚上去他家一趟的,我差点就忘了。”

“好,你去吧。”慕心兰答应着赶出来目送了宋洪广一截。

慕清妍看着理所当然承受不幸婚姻的姐姐,眉头拧成了麻花:怎么样才能让姐姐愿意和宋洪广离婚呢?

这真是一件让人无比头痛的事。

不知是什么突然激起了慕子谦小朋友的斗志。混蛋姐夫走后,他没有去找姐姐们给他讲题目,自己歪着个小脑袋在哪里想啊算啊,终于攻克了最后一道难题。

成就感爆表。

为了表示自己伤重,慕心兰去厨房做饭的时候,慕清妍没有去帮忙,她静静躺在床上,琢磨以后的人生道路。

她从未想过可以重生,但既然重生了,她就要好好生活。

前世命运凄惨,但正因如此,她学会了很多技能,后来给沈潇然做保姆的时候还跟着他学了很多高大上的东西。知道后世人情百态的她并不为家人的生计发愁,她现在为之忧虑的是就要接踵而来的人祸。

第三章 父亲留下的“宝藏”

丁秀芳上完夜班从服装厂回到家里,已经十点过一刻。

进屋时,小女儿清妍房间里的灯照例亮着。

清妍是家里读书最聪明最勤奋的孩子,现在虽然辍了学,夜晚读书学习的习惯还保持着。

慕清妍这一点酷似慕正辉。

她长得也像慕正辉。丁秀芳每晚拖着疲倦的身体回来,看到酷似亡夫的小女儿,苍凉的心便会有了丝丝的温暖和安慰。

“妈。”

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慕清妍即刻从床上跳了起来。

她好想妈妈啊。

前世妈妈替舅舅顶罪被判了十年徒刑,入狱不到三年病死狱中。

三年间她去探过一次监。那次见面,妈妈绝望呆滞的眼神一直是她人生的梦魇,是她心中永远的痛。

这一世她发誓再也不会让这个悲剧重演。

慕清妍出了卧室,看着妈妈倦色满满却温柔无比的脸庞,泪水汹涌而下:“妈。”

“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了?”

丁秀芳心下一慌,急急向慕清妍走过来,拉着她上下打量。

不像有事的样子啊?除了昨天受伤的左手……难道是手上的伤恶化了?

那可了不得。

慕清妍扑进妈妈怀里,用右手紧紧抱住她:“妈,我手疼。”

她只能说手疼,其他的不能说。

“手疼?手上的伤出问题了?妍妍,我带你去卫生室吧?这个时间卫生室应该没有关门。”

年仅三十七岁的丁秀芳身材高挑,丈夫死后无比沉重的生活压力让她面容晦暗憔悴,但柔美的底韵还在。

她将削瘦纤弱的慕清妍从怀里轻轻拽出来,托起她的左胳膊,在她小臂上轻轻揉搓,藉此帮助女儿缓解疼痛。

慕清妍并不想去卫生室,她记得前世她手上的伤好的很利索,所以现在不用担心伤口恶化。

她眼睛一瞬不瞬,带着点贪婪意味地看着神经略微有点大条,性情温柔坚韧的妈妈,轻轻摇头:“手上的伤口没有出问题,你看,并没有流血。我就是疼。”

“手上神经多,肯定会很疼,妈妈帮你多揉揉。对了,妍妍,你姐夫昨天真的是喝醉酒不小心推倒你的?”

丁秀芳昨天晚上到家已是十点多,当时慕清妍已经睡下了。

慕心兰告诉她慕清妍受伤的事,她当时没有往心里去,今天上班的时候一琢磨,总有些放心不下来。

心疼慕清妍受伤是其一,但她更担心的宋洪广品性不好,担心慕心兰所嫁非人。

“姐夫的确是不小心。”

慕清妍暂时不想将宋洪广的真面目告诉妈妈,她知道就算妈妈知道宋洪广有家暴倾向,也会和姐姐一样,选择原谅宋洪广,她们会期待宋洪广的改过。

就像前世,姐姐一直以为宋洪广会悔改,所以死撑着不离婚,直到该死的宋洪广那次对宋昊远下狠手。

今生她一定好帮姐姐摆脱宋洪广,但不能着急,这件事的事得深谋远虑。

见慕清妍也这么说,丁秀芳放下心来。她轻轻地帮慕清妍揉着胳膊,不姑备自己的肚子传来一片轰鸣。

慕清妍缩回胳膊:“妈妈,我自己揉,你快去吃饭吧,吃了饭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早班呢。”

“好。”想着今天慕清妍是用一只手做的饭,丁秀芳一片心酸。可是,自己晚上回来的这么晚,不让妍妍做晚饭的话,他们姐弟要饿着肚子等到十一点,子谦还这么小。

“对了,妈,今天是姐姐做的晚饭,姐姐这几天都会在这。”

丁秀芳脸上终于有了一些笑意:“哦,是吗?她人呢?”

久违的温馨感漫上心头,慕清妍也笑了:“她在子谦房里,子谦缠着她讲故事,她索性睡他那屋了。”

丁秀芳向厨房走了两步又折回来从手袋中拿出五块钱递给慕清妍:“妍妍,给你五块钱,你明天割点肉,自己想吃什么也买一点。”

这个年代的五块钱可是一笔巨款,慕清妍笑嘻嘻地接过钱:“知道了,我明天买个西瓜,我们一起吃。”

现在是一九八六年的六月中旬,街上到处是拖着板车买各种瓜果的人。相对别的瓜果,他们一家都喜欢吃西瓜。

慕清妍的父亲慕正辉还活着的时候,他们家不缺西瓜吃。

慕正辉是个会生活的人,心思细腻,将他们一家人的生活都照顾的好好的。

然而,那已是过去,他去世后,西瓜成了家里的奢侈品,难得吃一回。

丁秀芳脸上再次浮起温柔的笑容:“好,买个大一点的。”

只是,她背转身时,热泪已盈眶:正辉,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就这样走了呢?你知道我和孩子们过得有多苦吗?你知道最聪明的妍妍因为家里没钱不得不辍学了吗?你知道我快撑不下去了吗?

丁秀芳和慕心兰第二天早上五点便起床出门了。

丁秀芳他们服装厂是计件制,做多得多,本来很自由。但这个月厂里来了一批急活,厂里给他们下了工作定额,还增加了产量奖。

这段时间做的好,一天可以抵平时一天半。

现钱不抓不是行家。

丁秀芳和她的同事们这些天早出晚归,厂里五点半开门前,她们已等在厂门口,晚上拉闸停电才离开。

慕心兰在婆家所在的前进街编织袋厂上班。

他们是流水作业,有严格的作息制度。

七点的早班,并不算早。不过慕心兰每天上班前要给丈夫一家人做早餐,买菜。

今天不用做早餐,午饭还是要做,菜还是得她买。

慕心兰想起宋洪广铁锤一样的拳头,忍住一把辛酸泪,匆匆往菜市上赶。

从胜利街到前进街步行需要近半个小时,她不能耽搁。

慕清妍六点半才起床。

左手不方便,她不想像往常一样自己动手给自己和弟弟做早餐,她准备今天和弟弟买早餐吃。

她们家现在是拮据,但她已经想好绝对赚钱的方法。

甚至目前这个也可以不急。

她准备先动用父亲留给他们的“财富”。

她的父亲慕正辉生前是春树街中学的公办教师,更是个书痴,他有一个大大的书箱,里面装着很多书,还有好几样宝贝。

只可惜前世箱子里的东西被宋洪广当废品卖给了有心人。

而她更是在多年以后才知道自己家被人算计走了那么大一笔财富。

慕清妍准备带弟弟出去吃过早餐,便回来清拣家里的宝藏。

第四章 克制着不想他

慕子谦没想到今天“睁开眼睛有惊喜”――他的好二姐说今天带他出去吃早餐。

他有好久没在外面吃早餐了呢?

唉!不太记得,反正很久了。

因为这个天大的惊喜,慕子谦小朋友今天起床的速度比平时还要快。

虽然平时也很快。

慕清妍看着生龙活虎的弟弟,稀罕得不行,一有机会便揉搓他毛绒绒的圆圆脑袋。

和大多数小孩一样,慕子谦并不喜欢别人揉他的头。

他好想斥责自家二姐,可每每抬头,首先看到的总是慕清妍绑着纱布的手,他只好委屈地嘟起小嘴,悄悄按熄了心头怒火。

这般如此,如此这般,当姐弟俩一起出门的时候,慕子谦已经习惯了慕清妍的鬼爪神功。

事实是,慕清妍出门后便没有再欺负慕子谦了,原因是,她只有一只手可用,这只手得牵着子谦。

胜利街每天早上都很热闹的,尤其菜市旁卖早餐的地方,挤挤攘攘,龙蛇混杂,她家盛世美颜的弟弟,她得牵好了。

慕子谦的早餐是,五分钱一个大肉包,外加三分钱一个油饼。

本来他只想要个大肉包,慕清妍见他的眼睛搁在油饼上拽不回来,自作主张给他加了一个葱香扑鼻的油饼。

花五分钱给自己买了两个馒头塞进布袋里,慕清妍重新牵起慕子谦的手,带着他慢慢往胜利街小学的方向走。

胜利街小学离慕家并不远,三百多米的样子,隔着最嘈杂的菜市。

菜市热闹是热闹,对慕子谦这个年龄的小孩子来说却是危险十足。

自从慕子谦去年进学校,慕清妍便承担了接送慕子谦的任务,前世她很烦这件事,现在却觉得此时弥足珍贵,万分美好。

离学校还有近十米的时候,慕清妍放开了慕子谦的手,毫不犹豫地再次揉了揉他的脑袋,这才在慕子谦懊恼的目光中和他告别。

前世,慕清妍每次将慕子谦递到这里便会立刻转身离开,不是她冷漠,还有一个原因是,她要赶着去林姐的裁缝铺学手艺。

林姐刚生了小宝宝,她们这些学徒不仅要学艺,还要负责林姐家的杂务,她因为厨艺好,一直负责她们家的早餐,所以要比别的学徒去的早一点。

重生回来,慕清妍没有继续跟着林姐学艺的打算。

一来因为她已经有了缝纫手艺,二来,不准备靠做衣服谋生。

不赶时间的慕清妍没有立刻转身,她跟在慕子谦后面一直走到学校门口的栅栏边,直到那个小小的身影走进教室,才微笑着转过身来。

慕清妍路过菜场割了两斤肉,又买了一些青椒、茄子、豆角之类的小菜,耗钱九毛八。

因为左手不能拿东西,慕清妍放弃了买鸡蛋的想法。

拎着菜走到一个卖西瓜的老农边,她十分懂行十分利落地选了一个西瓜,过称、付账。

老农见她十分内行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丫头你看着好内行,家里有亲戚种过瓜吧?”

慕清妍微微一笑:“我是从书上学的。”

哪里是书上学的,这是沈潇然告诉她的。

想起沈潇然,慕清妍心里又暖又痛。重生后她一直克制着不想他,她怕思念一旦泛滥便会成灾。

反正沈潇然现在还很幸福,他的灾难是四年之后的事,她晚点再去找他。

卖瓜的老农听说慕清妍是从书上学来的选瓜方法,肃然起敬:“嗯,还是读书好,丫头,不瞒你说,我种了好几年瓜只知道从瓜蔓上看瓜生瓜熟,摘下来我就认不出了。”

慕清妍听完噗嗤一声乐了:“是嘛,其实挺好认,我给您说说,您看首先要看这个纹路……”

慕清妍细心耐烦地将选西瓜的方法告诉老农,说完后,从布袋里递过去一元钱,她买的那个西瓜有八斤,七分一斤,需要五毛六分钱。

老大爷接过钱找给她五毛整:“丫头,给五毛行了。”

“那怎么好意思?”

大爷笑眯眯的十分真诚:“怎么不好意思,大爷我今天跟你长了知识,这钱我让的舒坦。”

“那好吧,谢谢大爷。以后有机会还来您这买。”

慕清妍俏生生地回答一句要离开,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沉稳而清朗的声音:“大哥,多买两个。”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像沈潇然?

慕清妍纤弱的身子轻轻颤抖了一下,心几乎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会是沈潇然的吗?

会是她的沈潇然吗?

不,沈潇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一定是幻听,她只是太想他了。

再不然就是这个人的声音凑巧和沈潇然相似。

可,即使只是声音相似的人,她也想要看一看。

慕清妍激动万分地转过身去,发现身后的路边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一个目测三十岁左右的陌生军装男子貌似刚刚从车上下来,正在往瓜摊这边走。

这是刚才那个人嘴里的大哥?

慕清妍确定不认识。

见车上的人没有下来的意思,冷静下来慕清妍开始嘲笑自己:别说沈潇然不可能出现在春树镇,就算车上的人是他,她又能怎样?

此时的他光芒万丈,她低入尘埃,他们现在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

无法强融。

罢,罢,罢,先解决自己家的烦心事再说。

慕清妍收住思绪快步离开,她想快点回去在爸爸留下的书箱里淘宝。

慕清妍离开后,骆峻在老农那里买了五个大西瓜,连同老农附赠的麻袋一起放在轿车的后备箱。

上车后他对坐在副驾驶座上假寐的沈潇然说道:“今日运气不错,竟然学到选西瓜的本事了。”

沈潇然闭着眼睛笑得邪魅:“就你名堂多,快走吧,今天还要回弦阳。”

骆峻朗声打了个哈哈:“好啦好啦,这就走。你继续补觉。”

慕清妍回到家里,将西瓜放进弟弟的卧室后,先进厨房忙了一通。

天气太热,家里没有冰箱,肉丝需要稍作处理。

她用的是妈妈交给她的处理方法:将肉丝用酱油和少许盐拌一拌,放在通风处的吊篮里,一整天都不会变味。

处理好肉丝,费力洗了洗右手,慕清妍先去妈妈房间拿书箱的钥匙。

书箱的钥匙在妈妈卧房里的大衣柜角落里放着,这是一家人共同的秘密。

拿了钥匙,慕清妍啃着馒头来到了弟弟的房间。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 军嫂逆袭攻略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454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