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三要素】 女帝问鼎娱乐圈

【小说三要素】 女帝问鼎娱乐圈

第一章:龙落浅滩

聂瑶占据这具身体,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已经几天了,一早起来头昏昏沉沉的有些难受,突然一个高大身影快步走过来。

“啪!”

响亮的一巴掌将穿着蓝色校服的聂瑶打的一个趔趄,身体不稳,往旁边一倒,就扑在地上,发出一声让人心颤的闷响。

随即而来的就是中年男子凶神恶煞的怒骂。

“这个赔钱货,敢偷老子的钱,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说完,几步上来又要拉住聂瑶殴打。

旁边中年女子满脸惊恐,担心的看着地上趴着的女儿,目露心疼。

“孩子她爸,别打了,小瑶她不是故意的,求你别打她了。”懦弱沧桑的女人虽然不断哀求,却不敢上前来阻拦。

在中年男人又要抓住聂瑶时,旁边一个羸弱的瘦高身影却义无反顾冲了过来。

一把将中年男人的大掌推开,像是一只老母鸡护鸡仔一样将聂瑶护在身后,双眼愤怒地瞪着中年男人。

趴在地上的聂瑶晃了晃脑袋驱赶脑中的晕眩感,微微抬头,这才看清拦住父亲殴打的是自己这个身体的亲弟弟聂齐。

“小畜生,你赶拦着我!”中年男人目恣欲裂,浑身还散发着淡淡酒气。

男人虽然瘦,却身材高大。

还没长成的瘦弱男孩在父亲面前,整整矮了一个头。

男人伸手就钳住男孩,用力一推搡,男孩就被他推到了一边摔倒在地。

男孩的身后就是还惨兮兮趴在地上的聂瑶,男孩还要奋力上去拦住父亲,却被身后一双粗糙的手死死抱住。

女人的声音嘶哑难听,带着哭腔。

“小齐别去,你爸真会把你打死的!”

男孩怒到了极点,却挣脱不开母亲的双手,“放开我,我要去救我姐!”

“现在倒是看看谁能拦得住老子!”

中年男人的拳头眼看就要落在聂瑶胖乎乎的身体上,就在这个时候,聂瑶突然抬头,那双深褐色的眼眸与男人对上,一丝铁血的阴冷从目光中透出来。

明明还是那双普通的眼睛,可是此时眼中的光芒却有一瞬间让带着暴虐因子的男人浑身忍不住颤抖,似乎因为这一个眼神,他的动作都不由自主的放慢了。

稍微一愣,男人就反应了过来,紧接着就是更加按捺不住的愤怒。

那一拳头可不轻,早挨过的聂齐都不忍目睹的闭上眼睛。

可是正被母子俩担心的聂瑶却在千钧一发的时候,灵活的顺着地上一滚,轻松躲过了男人的拳头,紧接着双腿抬起往地上用力一蹬,整个人就站了起来。

出拳,双手精准的掐住男人右手腕,使巧劲儿用力往后一绕。

还处于震惊中的聂父疼的大喊出声。

等到聂齐和母亲反应过来,一米八个子的聂父竟然被聂瑶反钳住右臂,脸朝地趴着动也不能动弹!

眼睛都要蹬出眼眶的聂齐:……

哭的眼睛红肿的聂母:……

至于几招就将人高马大的聂父制住的聂瑶冷冷从牙缝中挤出一声冷哼。

她双手制着聂父,居高临下看着刚刚还嚣张的男人,目光里瞒是不屑和鄙夷。

想她做了十年女帝,手段狠辣,杀伐果决,以前敢扇她巴掌的人早都被她送去见了阎王爷,如今只是制住了他,已经是让他捡了大便宜。

聂父从没想到会有今天的局面。

他脸被强压着贴着冰凉的水泥地面,片刻后,醉酒的那点后劲儿终于全部过去。

聂父脸从红到白,再由白转青,他愤怒挣扎两下,发现根本就动弹不得。

他怒斥道:“聂瑶!我是你老子,你是不是真想我打死你!”

聂父气急败坏。

聂瑶眼神睥睨着身下的中年男人,声音清冷,“这时候说是我爸爸了?那你刚刚打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是你女儿?”

“父亲打女儿天经地义!谁叫你偷老子的钱!”

聂瑶淡淡的眉头一蹙,回想着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原身聂瑶确实得了一百块钱,但那是聂母偷偷给她的,聂母的钱都是聂父管着,所以钱少了,聂父才会认为是原身偷的。

聂瑶在市十一高上高二,一个星期回家一次。

聂母偷偷给的那一百块钱是她一周的生活费。

“你这周没给我生活费。”聂瑶声音冷淡又平静,根本叫人分辨不出她的情绪。

她这句话说出来,聂父冷嘲道:“吃的跟一头猪一样,还想要生活费?给你生活费也是喂猪!”

聂瑶一怔,微抿唇瓣,确实她现在这句身体略胖,一米六的个头,却一百四十多斤……

这句话一说完,聂父又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旁边聂母吓坏了,反应过来后连忙用力将聂瑶拉开。

“小瑶,他是你爸爸,你怎么能和你爸动手!”

聂母边说还边流着眼泪,聂瑶却皱着眉头看着聂母。

一直到被聂母拉到一旁。

聂父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脸气的都有些绛紫,他抖着手指着聂瑶,满脸狰狞,丢了脸恨不得立即将聂瑶吃了。

“你……你这个赔钱货,以后别想从老子这里得到一分钱!”

他扬手要打聂瑶,可想到刚才的经历,扬起的手不甘心的放了下来,狠狠瞪了眼聂瑶,转身出了客厅,摔门离开。

聂父一走,聂母像是失了浑身的力气,瘫软在地上。

聂瑶低头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女人,一双被肥肉挤小的眼睛微微一眯,不知道在想什么。

“姐,你脸还疼不疼?”

聂瑶被身边男孩的公鸭嗓子唤回神,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脸,热辣辣的,恐怕已经红肿了,不过她本来就胖,就算是肿了点,也与之前没多大分别。

聂瑶微微摇头,“没事。”

麻杆儿一样细瘦的聂齐抓了抓头,一双黑眼睛亮亮地看着聂瑶,随后好似不好意思一般开了口,“姐,你今天真厉害,这招是在哪儿学的,把我都唬住了。”

聂瑶扫了他一眼,这个小她两岁的弟弟长的白净,笑起来傻了吧唧的,脸颊还陷出两个圆圆的小酒窝,一脸傻白甜的模样,在学校里真是个混混?

“擒拿手罢了,你想学改天教你。”聂瑶无所谓道,教人一套功夫说的与喝杯水一样容易。

这“陆家擒拿手”是她摄政后,大内侍卫统领陆广寒亲自教给她的。

她当时已经二十五岁,以前又没接触过武艺,所以陆广寒才选了这套不需要基础的功法教给她。

学了这套功夫后,她每日晨起后上朝前总是要打一遍,整整坚持了十年!

如今这套陆家擒拿手仿佛已经刻在骨髓里,就算是换了这么一个肥胖臃肿的身子,她也随手就能施展出来。

聂齐是个脑子简单的,年纪又不大,可不会真的去考虑姐姐话里奇怪的地方。

他只知道刚刚姐姐露出的那一手实在是帅呆了,如果能学到手,他在他那帮狐朋狗友面前可是要大大的长了面子。

聂齐笑嘻嘻的,忙点头。

聂瑶没管旁边的这个傻白甜弟弟,她蹲下身用力将坐在地上发呆的聂母拉了起来,扶到旁边的木椅上坐好。

随后看了一圈,回自己房间,拿出红色的旧书包背上,走到聂母身边的时候,她一句“妈”还是叫不出口。

“你好好休息,我去上学了。”

聂母还沉浸在刚刚的惊吓当中,虽然觉得今天的女儿反常,有心想要说几句,可她性子懦弱,抬起头对上女儿那双让人感觉陌生的眼睛,又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抿了抿嘴,最后只能叮嘱,“钱省着花,下周你爸恐怕真不会给你钱了。”

聂瑶微顿,伴随着关门的声音,聂母只听到一句清清淡淡的“知道了”三个字。

见聂瑶背着书包离开,一向厌学的聂齐连忙拿了书包就追了出去。

“姐,你走慢点,等等我!”

等到破旧的房屋里只剩下聂母一个人,聂母这才起来收拾家里,心中想着一双儿女,默默决定这周要多接几份钟点工做,好给女儿凑足生活费。

站在楼下,微微抬头朝着身后看去。

聂瑶视线里已经不是巍峨堂皇的宫殿,而是破旧嘈杂的筒子楼。

她也不是背负大燕社稷的女帝,而是渺小的平凡女孩聂瑶。

来到华夏这个国家的第三天,聂瑶终于放下心中的包袱,真正的想要融入这个世界,抛却家族、抛却仇恨,抛却责任,真真正正为自己活一次。

晨间暖阳洒在少女的脸上,照亮了女孩嘴角小小的笑容。

还没享受几秒这样安宁轻松的时光,身后就响起的聂齐的公鸭嗓门,“姐,你怎么走这么快,等等我,我和你一起。”

聂瑶嘴角抽了抽,转头瞥了眼狂奔而来的聂齐,眼眸虽清冷,但却早已停下脚步,等着他走近。

姐弟两的学校离的不远,是一路公交车,聂瑶念的晋北市十一高,聂齐就读的三中离十一高只有两站路。

今天周一,挤公交上班上学的人特别多。

刚刚在家里又被聂父耽误了一会儿,这下就算是准时赶上公交,聂瑶今天也要迟到了。

和弟弟聂齐一起站在拥挤的公交站台,面前就是川流不息的车流,聂瑶眼睛不由自主地瞪大。

尽管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三天多了,但见到这些稀奇古怪却跑的飞快像是甲壳虫一样的交通工具,她还是不由得惊奇。

第二章:大食国语

她不由自主的想如果大燕朝有这样的交通工具,那么一夜之间千里奇袭敌国也不是问题。

在原身的记忆里还有一种叫“飞机”的,能装许多人,速度比汽车还要快,不知道那个东西坐起来是什么感觉。

冷着脸色,脑子却在天马行空的聂瑶突然被弟弟聂齐轻推了一下,“姐,车来了!”

聂瑶回神朝着弟弟微微点头,随着人流一起上了公车,学着前头的人掏出月票往那小小的机器上一按。

“余额不足,请充值。”

电子女声从机器上传出来,无端让人一阵尴尬。

旁边的中年司机适时提醒一句,“投币”。

没等聂瑶翻出书包找到硬币,后头的聂齐就帮她刷了卡。

她回头,聂齐露出傻傻的笑,“姐,我帮你刷,你回头再去充值吧。”

聂瑶抿了抿唇,说了声“谢”,转身就走到了人群中找了个空站好。

往常,一向有些讨厌聂瑶的聂齐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姐姐特别酷,总是忍不住想接近。

等到公车晃晃悠悠停在三中门口站台的时候,聂齐终于下了车。

聂瑶心中微微松了口气,说实话,她还没有习惯多出一个血脉相连的弟弟来。

在大燕,她虽也有一群弟弟妹妹,但都是从父亲那些姨娘的肚子里爬出来的庶子庶女,她与他们身份云泥之别,平时没什么接触,倒是有一个亲哥哥,却大她许多,等她知事的时候,哥哥已经到外地任职去了。

聂瑶走进十一高校门的时候,已经七点半。

这个时间连在校门口检查的学生会学生都走了。

她正要进学校,却被门卫大叔叫住。

“哪个班的,来登记!”门卫大叔的嗓门倍儿亮。

刚刚走进校门的聂瑶被叫的背脊一僵,回想记忆里迟到的学生要被全校广播点名批评,只愣了一秒,就头也不回一溜烟跑了!

门卫大叔盯着那胖墩墩却跑的比兔子还快的身影,愣在原地好几秒都没回过神。

好一会儿后,门卫大叔才跺脚骂道:“现在的女孩子怎么脸皮都这么厚!”

门卫大叔转身就与骑着电动车进校门的曹卫国遇上。

大叔知道曹卫国是高二七班的班主任,兜头就开始告状:“曹老师,你们班的学生又迟到!”

一周第一天上班,又不是自己看堂早读课,早上老婆还给他准备了爱心早餐,本来心情挺好的,被门卫大叔这么一说,曹卫国脸立即拉了下来。

“哪个?登记了吗?”

“没,胆子不小,跑了,就你们班那个胖丫头。”

曹卫国气的咬牙,高二七班没几个胖子,还是女生,那只有聂瑶了。

聂瑶是高二七班的老大难,不仅胖还邋遢,成绩也差,在班级里,男女生缘都不好,所以被他安排坐在了最后的位置。不过,这孩子往常都沉默的很,性格怯懦,现在怎么还有胆子逃跑迟到不登记!

聂瑶在曹卫国心里的印象顿时又差了一等。

曹卫国对门卫大叔笑了笑,“我回头就说她。”

十一高是晋北市中等层次的高中,这两年,校长钻研着升迁,所以下狠手抓学生的成绩,管的很严,下面的老师自然也就跟着紧了起来。

每个班学生的成绩和日常作风都是与班主任的奖金挂钩,就聂瑶今天迟到,曹卫国就要被扣五十块钱,他当然一点也不高兴。

到了高二年级教学楼下,聂瑶已经气喘吁吁、脚步沉重。

她双手撑着膝盖喘了会儿气,无奈的笑了笑,摇了摇头,她这是多久没有这样了,以前做为帝王,不管是在何时都要保持威仪,哪里能有这样放肆的时候。

尽管已经注定迟到,聂瑶的心情却前所未有的好了起来。

只是这身体实在是没用,从校门口到教学楼顶多四五百米,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而且身上因为肉多,动作总觉的不灵活。

看来她要将减肥尽早提上日程。

就这么边想边寻着原主的记忆走向高二七班的教室。

这个时候早读还没结束,聂瑶走在走廊边,能听到从各个教室里传出来的朗朗读书声。

她没有好奇的东张西望,而是很快来到高二七班教室后门,打算直接进去。

高二七班周一早上是英语早读课,聂瑶走近了一听,就分辨出来是大食国的语言。

没想到这里学的英语就是大食国语,她理政期间,万国来朝,盛京城更是专门开辟了一个坊城供给外国人居住。

鸿胪寺接待过一位大食国的传教国师,聂瑶当初跟着这位国师学了几年大食国语,她学习能力本来就优异,几年下来,连国师都说已无东西能教给她。

教室后门开了条缝儿,她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随后就背着书包,背脊挺直进了教室。

聂瑶的坐位在最后一排,没两步就到了。

她刚放下书包,就有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来,“郭老师,聂瑶迟到了。”

坐在与讲台并排课桌旁批试卷的女老师抬起头来,朝着聂瑶的方向看过来。

“聂瑶,怎么回事,都要早读下课了!”

在原主的记忆里,这位教英语的郭老师非常严厉,对学生要求严格,是个完美主义者,一旦学生达不到她的要求,她就会不满。

以前的聂瑶最怕她,因为原身聂瑶几门学科中英语最差,每次月考都要被郭老师叫到办公室,郭老师喜欢发试卷的时候念分数,从低往高念,聂瑶总是第一个。

她性格怯懦,自卑没自信,被这样一刺激,愈发讨厌学英语,导致恶性循环……

聂瑶脑子一动这些记忆就在脑海中回放。

这时候,班级里读书的声音也渐渐消失了,几十双眼睛都落在她身上。

各种各样的目光,有同情的,有不屑的,有幸灾乐祸的……

聂瑶本来就站着,还没坐下来,眼睛这么一扫,已经将一教室的目光都记在心里。

斜前方一个高瘦的女生有些着急的朝着她使眼色。

郭老师讨厌一问三不知的人,这姑娘意思是让她赶紧认个错,不然一顿批评或者是额外的英语作业是少不了的,很可能还要告状到班主任那里。

聂瑶在心中微微一笑,脸上却是没什么变化,转念间已经想好了应对的方法。

她微微动了动脚步,身子笔直的面对郭老师的方向。

下一秒,一口标准流利的英式英语从她口中吐出。

“早上好,郭老师,首先,对于我的迟到我感到非常抱歉,但这不是我愿意的,因为一些家庭原因,我早上出门的时候耽搁了,错过了公车,我保证我下次不会再犯,请给我一次机会。”

等到聂瑶嘴巴闭上的时候,全班同学都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向聂瑶。

他们刚刚听到了什么?

原本连上英语课回答问题都“难以启齿”的聂瑶,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口流利的英语!

这一刻,胖胖的姑娘身上好像笼罩上了一层发光的光环,让他们不敢直视!

郭老师同样也被惊住了,她愣了好几秒,才惊讶的用英语表扬了一句,“非常好,你是我今天收到的最大的惊喜!”

聂瑶嘴角微微露出一个小小的弧度,换成中文,“郭老师,那我今天迟到的惩罚可不可以取消?”

郭老师笑起来,“没问题,你要是以后英语都能发挥的这么好,每次我的早读课你都能迟到。”

郭老师虽然在课业上要求严格,平时却很好说话,她才硕士毕业没两年,三十岁还不到,只要不是成绩特别让她不满意的学生,她不会吝啬给一些小小的福利。

聂瑶与郭老师这一番由紧张转化为亲切的“会晤”顿时让全班都躁动起来。

所有人眼睛时不时都朝坐在最后一排的聂瑶看去,交头接耳。

郭老师立即用书本在桌子上拍了两下,“吵什么,早读还没结束,继续!”

这下,教室里才重新恢复了读书声。

只是这个时候,大家都没了之前的心思。

十一高教室里都是单人桌椅,一个班五十多个人,为了节省空间,都是两张桌椅并在一起。

惟独最后一排的聂瑶是一个人坐,可见原主之前在班级里的地位。

聂瑶将课本从书包里取出来,整齐摆放在桌上,从中挑出英语书翻开,不经意抬头就对上几双眼睛。

其中一双是之前告状的姑娘,她坐在第三排,叫高露露,柔顺的黑发垂到肩头,发梢微卷,有一双大眼睛,嘴唇红嘟嘟的,像是抹了胭脂。

高露露狠狠瞪了聂瑶一眼,转过头去。

另外两个分别是班长兼班草冷向晨和同宿舍与她睡上下铺的陈嘉和。

陈嘉和几乎可以算是原身聂瑶在班级里唯一的朋友。

从记忆中,聂瑶就知道陈嘉和是真心关心聂瑶,就凭着原身这份难得的友情,聂瑶对陈嘉和也不能冷脸。

从进教室就一直木着一张脸的聂瑶难得对着陈嘉和露出了一个浅淡的笑。

陈嘉和显然也被今天她的表现惊到了,见她对自己笑,伸手就对她偷偷比了比大拇指。

一旁冷向晨对上聂瑶的笑容,微微一怔,随即就冷下了脸,目光中还带着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鄙夷。

聂瑶余光注意到冷向晨眼神的变化,她微微偏头,正对上冷向晨的视线,嘴角刚刚扬起的暖人笑意刹那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并且那双深褐色的眼眸还带了一丝防备和冰冷。

分明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双眼睛,却一瞬间将冷向晨看的浑身发寒。

到了这一刻,冷向晨也明白过来,刚刚聂瑶那个笑容不是向他露的……

一丝奇怪的恼怒和不甘涌上心头,他拉下脸回过头,再也没有看聂瑶一眼。

聂瑶收回目光,根本没有将冷向晨的情绪放在眼里。

她现在龙落浅滩,新生活开始,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可没心思和这样幼稚的少年郎虚耗。

第三章:作文

聂瑶将高二年级的英语课本大致翻了一遍,课本中除了一些语法和俚语她有些陌生外,旁的对于她来说都不是问题。

原身聂瑶选的是文科班,恰好方便了她。

再翻开其他课本,聂瑶就已经做到了心中有数。

书本上印刷的都是简体字,这对于写惯了行草的聂瑶来说,不算多大问题,多熟悉熟悉就行了。

这其中问题最大的就数数学。

在大燕,她只学过算学,比较浅显,最有名的也就是鸡兔同笼的题目了。

可是现在她手中拿着的这本叫数学的书,里面充满了奇怪的符号和算式,她几乎一点也看不懂……

聂瑶将数学书放到一边,又翻看了历史政治,这两门比较简单,虽然上面的内容她都没接触过,但粗略瞟了一眼,多记记背背总不会有多大问题。

很快早读课下课。

郭老师一离开,整个教室就嘈杂起来。

陈嘉和连忙跑到她座位旁,一脸惊奇地盯着她,“大瑶,你今早真是太厉害了。”

大瑶是陈嘉和给聂瑶起的外号,因为她胖,哪里看起来都显得大……

聂瑶对着她淡淡笑了笑,因为脸圆,一笑起来眼睛都微微被挤成一条缝,看起来有点可笑。

“不就是会说段英语,有什么了不起,还不知道背着人练了多久呢!指不定今天就是故意迟到表现的。”

在陈嘉和与聂瑶说话的时候,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插进来,陈嘉和听了立即怒瞪说话的人。

高露露翻了个白眼冷笑一声离开。

陈嘉和是急性子,被高露露这样挑衅,哪里还能忍得住,立马就要追上去与她理论。

聂瑶气定神闲拉住了陈嘉和的手腕。

陈嘉和虽然个子高,却很瘦,力气也不大,被聂瑶轻轻用力就拽了回来。

“大瑶,你别拦着我,她话说的这么难听,你难道不气?”

聂瑶抬头看向陈嘉和,语气平静,“不气。”

看到垂头坐在位子上翻着课本,陈嘉和更是为好友抱不平,“大瑶,你放心,我可不怕她。”

聂瑶轻叹口气,“她这种人你越在乎她,她越得意,你有与她斗气的工夫,还不如给我说说你怎么学数学的。”

“啊?”

陈嘉和懵了,随即她一双眼睛都亮了起来。

“大瑶,你终于想通啦!”

聂瑶额角黑线,想通个屁,原主根本就没想通就嗝屁了。

陈嘉和在高三七班成绩处于中上游,最好的学科就是数学,每次的数学卷子都能考班级前三名。

还真是聂瑶现成的辅导人选。

聂瑶胡乱点头应付过去。

于是,在课间短短的十五分钟内,陈嘉和语速极快的给聂瑶说了一遍学习数学的技巧。

上课前,聂瑶很快就总结出了陈嘉和与她说了这一大堆话的中心思想——弄清知识点,多做多看,题海战术……

周一前三节都是语文课,上课铃一响,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曹卫国就抱着一大卷试卷进了教室。

几捆试卷落在讲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一教室的同学心也跟着一抖。

曹卫国略微低沉的声音在教室里响起来,透着严肃,“前三节课语文周考,把书都收起来!这次连作文也要写!三节课,加上课间的二十分钟,时间足够!卷子我到时候要改分数出来,你们都认真做!”

曹卫国话音一落,教室里顿时一片哀嚎。

一会儿,试卷就分发了下来。

粗略一数,连作文纸一共有五六张。

聂瑶还是挺新奇的,毕竟是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考试。

她还有心情比较了一下华夏高中的语文试卷与大燕朝的科举试题有什么不同。

别的题目和类型都不一样,只有最后的作文一项与大燕朝类似,并且要求宽泛许多。

整份卷子,这道命题为“思想,是不过时的美丽”的作文题对于聂瑶来说最好答。

三节课考试期间,曹卫国在聂瑶身边路过了数次。

聂瑶也不受他影响,专心答卷子,用惯了毛笔的聂瑶起初用起钢笔来不大顺手,可写了一会儿就顺了,并且还喜欢上了钢笔。

简直太方便了好吗!

不用磨墨,不用蘸墨水,用完了更不用洗笔,字迹落在纸张上还不容易晕染,不要太好用哦!

写起字来还好看,简直有一种上瘾的感觉。

聂瑶下笔有如神助,只用了两堂课加上两个课间就答完了卷子。

当然,那些不会写的地方还是大大方方空着……比如背诵的一些填空……

答完卷子,聂瑶也没有闲着,她找了一张纸出来,列出了一些近期的计划。

首先需要担心的就是银子,不,现在应该叫钱的问题。

她浑身上下就只有聂母给她的一百块和几个之前用剩的钢镚儿。

这才周一,一周有七天,十一高的高二高三每周只放周日下午半天,周日早上是自习,也就是说,这一百块要管她至少六天的伙食。

平均下来一天的生活费四舍五入只有十七块……

搜索原身记忆,晋北市普通人一顿早饭都需要五块钱,学校食堂比外面要便宜两到三块钱。

这么算来,这周的温饱勉强可以保持。

但是照早上她离开时的情形,恐怕她下周不会再从聂父那里得到生活费。

看来还要想个法子挣生活费。

聂瑶在白纸上写写画画,她三岁开始习字,练了二十多年,字体早已具备形神、有了章法,如果说在大儒林立的大燕算不了什么,但是到了华夏,却绝对可以算得上宗师级手笔。

白纸上一行行字虽然是草书写成,但只要是懂行的人看了肯定忍不住拍手叫好。

聂瑶一节课整整写了两页计划。

等到下课铃终于敲响,曹卫国让人收了卷子抱起后,专门走到了聂瑶座位边,并且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聂瑶,来我办公室一趟。”

高露露听到班主任这句话,顿时得意的笑开来。

聂瑶没管别人怎么看自己,起身就跟着班主任去了年级语文组的办公室。

聂瑶一进办公室,就听到曹卫国将试卷“噗通”往桌上一摔,转身指着她就大骂。

“聂瑶,你说说你有什么优点,成绩差就算了,你能不能好好学,上课开小差,上学迟到,语文试卷做成那样!你对得起你爸妈交来的学费吗?告诉你,你再这样下去,下个星期就把你家长叫来!”

聂瑶嘴角抽了抽,果然不管什么时候,老师的套路都是一样的。

在大燕的时候,爹娘请来专门教导她的先生在她调皮时,也会这样威胁她,只不过她从来没听过罢了。

最终,聂瑶伸着头挨了一顿骂之后从办公室出来。

做了十年女帝的聂瑶什么没经历过,脸皮可谓是奇厚无比,曹卫国这等还没上升到问候父母的痛斥对于她来说挠痒痒都不算。

耸耸肩膀就过去。

要是曹卫国知道聂瑶的真实想法非吐血不可。

曹卫国还代别的班级的语文课,今天上午他满课,教训完了聂瑶,他就拿上教案去给别的班级上课了。

高二年级语文组有个新来一个多月的语文老师,还没开始代课,现在帮年级组的老师们打下手,比如批改作业,整理题库,写写备案等。

因为是周考的卷子,也不算是特别重要,曹卫国在临去上课前,交代实习的钱老师帮忙批改一下卷子的基础题部分。

此时,高二年纪语文组的办公室里,只有上了年纪的余老师和实习的钱老师。

钱老师走到曹卫国的办公桌边,将一摞卷子抱到自己办公桌上,麻溜的开始批改起来。

基础题部分都有参考答案,批改根本不费什么时间,钱老师速度很快,不到半节课就全部改完了。

她翻了翻高二七班的语文卷子,见这次学生们还写了作文,她闲着没事就挑了几篇看了看。

这份卷子是命题作文,叫“思想,是不过时的美丽”,这题目对于高二的学生来说,有些偏难了,想要写出有深度有思想的作文不容易。

钱老师一连看了好几篇,好嘛,能抓住点子说的没有一篇,这其中还有一半都是走题的。

钱老师笑着摇摇头。

她快速扫完一篇,手指捻起一张作文纸翻过去。

下一秒,她的眼睛就不由自主瞪大了。

隶书!

整张作文纸上的字全部都是隶书,好看的像是印刷出来的!

钱老师不由自主凑近作文纸,好似想要分辨字是不是真的写出来的。

等到钱老师从震惊中回过神,再看作文的内容,她又被一惊。

骈体文!

整整两张作文纸,八百来个字都是骈体文!

钱老师中文系毕业,对骈体文也有涉猎,她逐字逐句读下来,居然发现这篇骈体文居然没有一个用词错误,甚至中心思想完全符合作文题目。

她不由的想,如果是她自己,恐怕几天都做不出这样好的骈体文来。

而现在这篇骈体作文居然是一个高二学生考试的时候写出来的!

钱老师不敢置信。

她想了想,拿着聂瑶的作文快步走到了余老师身边,余老师正在看国学研究方面的书籍,听到脚步声,笑着抬头和蔼道:“小钱啊,怎么了?”

余老师六十多了,其实他这年纪,早几年就可以退休了,但是老人家醉心教育,硬是在岗位上坚持到现在。

余老师不但是市里的语文特级教师,还是国学研究院的成员,平日教学之余的爱好就是研究国学,他最擅长的就是六朝骈文和元曲。

第四章:炸鸡腿

“余老师,你看看这篇作文。”

钱老师将聂瑶的作文纸递给余老师。

余老师一接到作文纸,眼睛一瞟,就惊讶地瞪大眼睛。

他扶了扶眼镜,凑近了看,“真是骈体?”

“您老擅长这方面,瞅瞅这作文写的怎么样?”

余老师逐字逐句看了好一会儿,一拍大腿,“小钱啊,这哪儿弄来的文章,水平不错啊,字也好看,现在可是没多少人会去专门练隶书了。”

钱老师这下更惊讶了,她试探着问,“余老师,您看过的骈文多,这篇作文像是抄袭的吗?”

余老师摇摇头,“肯定不是,这字字咬着的中心,就算抄也抄不出这样的水平。”

自己亲自做出来的作文和勉强牵线强配抄出来的作文给人感觉完全不一样,有这么多年教学经验的余老师这种问题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听了余老师的话,钱老师为自己刚刚不信任学生的揣测感到抱歉。

余老师又重新读了一遍,下意识开始揣测文中一些生僻字的意思,“小钱,你还没和我说这文章谁做的呢!”

钱老师释然笑了笑,“曹老师班里的学生,刚周考的试卷,我闲着无聊翻了翻,就瞧见这篇了,这学生真厉害。”

余老师听到这答案惊了,“学生作文?”

钱老师捂嘴点头。

“呦呵,这学生不错啊!小小年纪能写出这样的骈文,以后可不得了,以后不研究国学可惜了!”

国学越来越没落,余老师又是专门研究骈文的,对这类学生天然就会偏爱。

“我瞅瞅这学生是曹老师班里哪个。”

作文纸骑缝处有名字,不过字很小,一般不注意不容易看见。

余老师就见到那小小的填写姓名的地方是两个犹如打印出来的“聂瑶”的隶书字体。

“聂瑶。”余老师下意识就念出了声儿。

念出来后,余老师放下手中的作文纸,总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就是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了。

钱老师记忆好,她“噗嗤”一声笑,连声音都忍不住带了笑意,“余老师,这学生不就是刚才进办公室被曹老师批评的小胖妞嘛!”

钱老师一提,余老师也立马反应过来。

一个班级里,总是有一些让老师记忆深刻的学生,这类学生分为两波,一波是成绩优异的,一波是整天拖后腿的。

聂瑶毫无疑问属于后者……

每次重大考试后,曹老师都会忍不住在办公室里埋怨,说聂瑶又拖了班级后腿,拉了班级多少平均分。

这念叨一多,常年在一个办公室的老师自然也跟着熟悉了学生的名字。

余老师就是这么对聂瑶有印象的。

“小姑娘这回可是一鸣惊人了。”余老师也跟着笑。

等到下午,聂瑶的那篇骈体作文已经传遍了整个高二年级语文组办公室。

聂瑶回了教室,可没想那么多。

在她心里,那只不过是一篇再普通不过的骈文罢了,这要放在大燕朝,随便一个秀才都能写出来,没什么奇怪的。

上午剩下的一节课是历史,她认真上了一堂课。

好不容易等到下课铃响,聂瑶肚子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按着记忆刚掏出书包内侧小口袋里的校园卡,就被跑过来的陈嘉和一把拉住,迅速出了班级朝着食堂狂奔而去……

高二年级的教学楼离食堂比较近,她与陈嘉和到食堂的时候,人还不是很多。

两人选了个窗户排队,陈嘉和就眯着眼睛看窗口上写的“今日菜单”。

看到一会儿,陈嘉和晃了晃聂瑶的肩膀,笑嘻嘻道:“大瑶,今天有你喜欢吃的炸鸡腿。”

记忆里,聂瑶确实发现原身喜欢吃学校食堂里的炸鸡腿,但是她没吃过,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听陈嘉和这么一说,她决定一会儿点一份尝尝。

轮到两人的时候,聂瑶学着陈嘉和的模样指了两样菜,其中一样就是炸鸡腿,只是刷卡的时候发现校园卡的余额是零了……

幸好陈嘉和帮忙垫付了。

聂瑶也没客气,道了谢后,两人打了免费的汤就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开始吃饭。

虽然十一高现在管的严,中午休息都不让学生随便出校门,但不得不说,学生食堂还是比较良心的。

这个时候,一个炸鸡腿在外面都要卖到五块钱了,食堂里才卖两块五。

油炸鸡腿的香味窜入鼻间,聂瑶夹起来咬一口,外皮酥脆,里面鸡腿肉肉质鲜嫩,真的很好吃。

食堂的一个鸡腿很大,便宜实惠,怪不得学生们很喜欢。

就连吃过山珍海味的聂瑶都觉得味道很好。

聂瑶不知道的是,对面的陈嘉和因为看她都已经看呆了。

聂瑶还是那个聂瑶,但是她吃饭的样子却变了,明明是一个大众化的普通炸鸡腿,为啥聂瑶吃就吃出了优雅的味道……

她吃饭的速度一点也不比别人慢,可每一个动作就是让人赏心悦目,很好看,让人移不开眼睛……

聂瑶一只鸡腿都快吃完了,才发现对面的人呆呆看着自己连筷子都没动。

她眨眨眼,“怎么了?”

陈嘉和回神,连忙摇摇头,“没事没事,你吃你吃。”

聂瑶也不在意,以前她被人注视的时候多来去了,早朝时,一殿的大臣都要明里暗里看她眼色,她根本不虚。

要是陈嘉和知道聂瑶心里的真实想法,肯定要被吓吐血。

就在聂瑶要将炸鸡腿给消灭时,身边人影一闪。

“呵,又吃炸鸡腿呢!也不怕胖成猪。”高露露刻薄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聂瑶抬头看向端着餐盘的高露露,扫了眼她盘子里两盘蔬菜,“没买到鸡腿?想吃的话,下次我帮你多买一个。”

学校食堂的炸鸡腿确实是紧俏货,稍微去迟点就被饿牢放出来的学生们给抢光了。

说来也好笑,原身聂瑶与高露露的恩怨也是从炸鸡腿开始的。

原来的聂瑶贪吃,平时没钱,又没什么好吃的,就巴望着食堂的炸鸡腿解解馋,排队打饭的时候,剩了最后一个鸡腿,排在后面的高露露已经提前暗示聂瑶鸡腿留给她,聂瑶却没留,高露露就记恨上了。

后来什么事都要跟聂瑶对着干,发展到后来更是没事就要嘲讽聂瑶两句。

现在的聂瑶有些好笑,以前她与盟国合约书都撕了,可是有利可图的时候,两国国君又会是哥两儿好,这一个鸡腿又算得了什么。

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还真是可爱。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三要素】 女帝问鼎娱乐圈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455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