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 痞气总裁:狂追妻

【免费小说】 痞气总裁:狂追妻

第001章 左手过去,右手将来

4月初旬,下午4点,蓝天白云,丽日西下,风轻气爽。

深都福景大道旁的人行道里,藤子静穿得光鲜亮丽地在徘徊。

心里反反复复、怨恨至极地咒骂某个贱男上万次。

她还在犹豫,犹豫要不要去参加某个贱男的婚礼?

她已经犹豫了两天两夜又在这里徘徊了一个多小时,婚礼现场就设在前面街的豪华酒店里,可她还是没做好最后的决定。

去与不去,是个大难题,去,怕自己见不得前任大婚、很高兴的样子,忍不住砸场子。不去,怕前任误以为她拿得起放不下,有失颜面,日后再难抬头。

她是一名旅行作家,三天前,她旅行在外还没回来,交往了五年的男朋友任俊诚突然在电话里和她说:‘我们分手吧。’

她错愕中还没反应过来,任俊诚又说:‘你没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她刚想破口大骂,任俊诚又说:‘大后天,我要结婚了。’

她气得快吐出一口老血时,任俊诚又说:‘记得要来哦,过后,我发酒店的地址给你。’

她刚想大吼:‘我是绝不会去的,贱人!’,任俊诚又说:‘要是不来,就太不够意思了,以后,还是要做朋友的,对吧。好了,不打扰你了,拜拜。’

这就是她交往了五年的男朋友,从分手到宣布婚讯,相隔不到一分钟。还像只是普通朋友那样,告知婚讯时,自说自话,无关痛痒。

这段感情里,她到底算什么嘛?

更可恨的是,新娘子是她老板的女儿,还是她的好朋友来着。

当然,以前是,今后,肯定就不是了。

藤子静越回想,双眉蹙得越紧时,突然就猛转身想往回走,打算不去了。

去看着贱人春风得意的嘴脸,还不如回家睡觉。

“啊!”

藤子静转身回走的瞬间,头突然撞向一个厚实的胸膛,受惊叫出颤声的同时,猛地往后退。

她穿着高跟鞋,险些摔倒时,对方眼疾手快地伸右手拉了她一把。

“不好意思,谢谢,谢……”

藤子静站稳身形,就急忙抬起头道歉、道谢。

可她一抬头,即刻愣住半秒、说不出话来,对方是一名身形健硕、肤色古铜、五官精致、脸棱分明的男子,剑眉入鬓,眼眸深邃如炬,就像深海里闪耀的钻石。

“走路小心点,别见到男人就花痴。”

男子见藤子静看着他发愣,就甩语、绕向她右边前行。

擦肩而过时,藤子静突然一把拉住男子,脑子一短路,直接说:“你多少钱?”

“哈……?”

男子一脸惊愕地转过头,视线如手术刀一般,从头到脚将藤子静解剖一遍。

看她是不是神经病,又或者是不是娼女,更或者是不是饥渴难耐、饥不择食。

“神经病!”

男子直接甩开藤子静的手,很不屑地脱口而出。

他见藤子静穿一身浅碧色长纱裙配着浅蓝色小外套,梳着公主头,妆容精致,最多也就是个绿茶婊,所以,不打算计较。

藤子静急走两步,堵到男子面前,急忙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只是想租你从现在到晚上10点的时间,给你两千块。”

她是想租男子做临时男朋友,去气一下前男友,驳回点面子。

她心里觉得租用10个小时不到,平均过去两百多块一个小时,应该可以了。

“两千块?女人,你觉得我很廉价吗?”

男子一脸的狞笑,双手环抱起来,一步一步地逼向藤子静,蹙眉斥问。

“那就三千,不能再多了,你什么都不用做的,只需陪在我身边,静坐着就可以了。”

藤子静一边惊慌着后退,一边慌忙地说。

“呵……,看你文文静静的,私下竟然那么主动吗?”

主动?藤子静一头雾水,又看男子怪异的眼神,突然想到应该是有某方面的误会了。又见周围的行人,都眼神怪异地看着他们。她就急忙低声解释:“不是,你误会了,我就只是想租你做我临时男朋友,陪我去参加一个婚礼。”

男子瞬间收住狞笑,俯下身体,凑到藤子静面前,对视着问:“前男友的婚礼?”

藤子静后仰身体,拉开点距离,点点头应道:“嗯”

对视着藤子静的眼里流波,因紧张而清澈闪动着,男子突然莞尔一笑:“可以,我叫风向阳,清风的风,方向的向,太阳的阳,记住了。”

“嗯……”

男子直身站好后,藤子静打量一下他,见他穿着白色修身T恤配黑色休闲裤和黑板鞋,就弱弱地说:“我先带你去买一身合适的衣服换上,马上就过去,可以吧?”

“可以”

风向阳微笑着很爽快地回答。

藤子静转身就往前继续走,到了十字路口,就右拐,去附近的商场。

“你叫什么名字?”

走在藤子静右身后的风向阳,打量着藤子静的娇小的背影,突然问。

“藤子静,藤蔓的藤,女子的子,安静的静。”

藤子静回头看一眼风向阳后,认真地回答。

“是不是该连身高、三围也说一下?”

藤子静好想白眼鄙视过去,不过,最后还是忍了,只是平静道:“我是旅行作家,今年24岁,生日5月8号,你是做什么的?”

“退役军人,27岁,生日1月9号。”

风向阳很爽快地回答后,两人就走到了一家大型商场。

一进商场,藤子静就先带风向阳去一楼的发廊洗头,顺便做一下面部护理。然后,才去二楼的男装店选衣服、穿戴。

男装店内,风向阳很快就穿好藤子静所选的衣服从换衣间出来,一套墨蓝的休闲西装,配蓝衬衫、黑皮鞋。

藤子静很满意地打量一遍后,就伸双手向前帮风向阳整理衣领,然后,对旁边的女服员说:“好了,就这套,帮忙把牌子处理棹,把换下的衣服打包一下。”

“好”

女服务员还没应完,藤子静就转身去结账。

风向阳一脸含笑着看藤子静,觉得:她一定会是个好老婆。

藤子静结完账,风向阳已提着一个纸袋站在门口处等。随后,两人一起离开,下楼后,就去婚礼现场。

二十分钟后,两人就走到举办婚礼的酒店。

藤子静让风向阳把东西寄存在前台后,才乘电梯上顶层。

电梯里,藤子静的双手就已经开始紧紧地抓住包包的提带。之前因为忙,暂时忘记了不愉快与气恼,而现在,却突然又不禁想起,令她变得紧张至极。电梯到达顶层,门快打开时,藤子静突然急忙抬起左手、去按住关门键,她心里还是有些不想去面对。

见此,风向阳直接伸右手去拿下藤子静的手,然后,十指紧扣握着。

“又不是上刑场,你怕什么?”

电梯门一打开,风向阳就直接牵着藤子静优雅地走去。

一出电梯,藤子静就马上看到任俊诚和新娘舒曼妮站在不远处的大门处,正笑容满面地迎客。

怒意、怨意、不甘,突然瞬间就袭卷向来,使得藤子静不由地就抓紧了风向阳的手。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丢面子的。”

风向阳面带笑容,很轻松地说。

藤子静很感激地抬头看风向阳一眼,说真的,她突然觉得:如果是她一个人,她还真没有勇气来这里。

“子静,你终于来了?”

“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就等你了。”

舒曼妮和任俊诚妇唱夫随,笑容满面地说

‘一对狗男女!贱人’藤子静怨恨地腹诽完,才笑道:“你们面子都那么大,怎么能不来呢?不来,就太不给面子了,不是?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朋友还是要做的,对吧?”

见藤子静如此,任俊诚心有些虚,就看风向阳一眼,看着藤子静笑问:“这位是谁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我男朋友,风向阳。”

“不会是从大街上租来的吧?”

藤子静的介绍还没完,舒曼妮就只看风向阳一眼,看着藤子静讥笑问。

“什么租的?正式的,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风向阳很不客气地说。

“子静,你什么时候交男朋友的?”

任俊诚阴沉地问,带着盘问的意味。

藤子静知道任俊诚是什么意思,是在斥问她,是不是给他戴绿帽子了?

“那你又是什么时候和你老婆好上的啊?”

藤子静问得很平和,她还想知道她没有没被戴绿帽子呢,更想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被戴绿帽子了呢。

舒曼妮脸一绿,就直接笑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去准备了,你们进去吧,你的位子在前面,靠近舞台那桌。”

“走吧,老婆,别耽误人家时间了。”风向阳牵着藤子静转身就往里厅内走,走两步又突然停下来,回头笑道:“哦,对了,我和我老婆也很快会举行婚礼,过后,我会派人把喜贴送到二位手上。新婚愉快!”

风向阳说完,没等回答,就转头往里走;之后,又待藤子静给婚礼主事人递上红包后,才朝位子走去。

二人身后,只留任俊诚和舒曼妮一脸错愕在原地,就差风中凌乱了。

第002章 认定你

藤子静带着风向阳找到自己该位的位子后,才发现全桌的人都是她、任俊诚、舒曼妮共同的同学;瞬间,她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在学校的时候,全班的同学都知道她和任俊诚谈过恋爱,而今却没修成正果,还来参加婚礼且还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真的没有比这个更令人尴尬、更丢人的了。

“子静”

藤子静还没靠近桌位,她的同学秦兰就冲她招手、叫唤,然后,全桌的人都注目过来。

“嗨,好久不见,大家都好吗?”

藤子静强装笑容,带着风向阳走到桌边,很热情地打招呼。

“子静,这位是?”

秦兰打量风向阳后,直接询问。

藤子静微笑着按排风向阳坐下,左手扶着他的右肩说:“风向阳,我男朋友。”

‘好帅啊,就是黑了点,不过,黑得健康’秦兰看着风向阳心里直嘀咕。随即看着藤子静坐下、坐到风向阳右手边位子上,又问:“你什么时候换男朋友的?大家怎么都不知道啊?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新娘子是你呢?”

秦兰顶着一张瓜子脸,戴着一黑框眼镜,留着齐肩长发、齐眉刘海,嘴巴大、嘴唇薄。

请柬,除了藤子静,其他人都是提前两个星期收到,另外,请柬上明明标注有新娘的名字,都知道新娘是谁。

而秦兰明明知道新娘不是藤子静,还这么说,就是故意找藤子静不痛快,因为她一直暗恋着任俊诚,觉得:藤子静一直在给她不痛快。要是没有藤子静,也许任俊诚就是她的了。

另外,任俊诚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帅气,和藤子静恋爱后,就一直死心踏地,而今,藤子静竟然换了一个比任俊诚还帅气的男朋友;心里就认定一定是藤子静喜新怨旧、甩了任俊诚。

她里直嘀咕:她藤子静凭什么嘛?也不见得是什么绝世大美女,凭什么帅哥都围着她转?

“我说这位大姐,我老婆从什么时候开始和我交往的,有必要告诉你吗?”

藤子静脸有难色、还没开口,风向阳就直接开口反问。

大姐?秦兰脸色一下就黑下来了,随即阴沉:“什么大姐啊?子静,你我是同学,你这男朋友太没礼貌了吧?”

“你和我老婆是同学啊?我还以为你近四十了呢?真是失敬失敬啊。”

风向阳皮笑肉不笑地说,他知道年龄是女人的忌讳,所以,他这是在下狠手。

秦兰瞬间气得脸都绿了,咬着唇、急着眉,却又毫无还击之力,不好发作,就只能干瞪视、窝火着。

就在这时,婚礼仪式的音乐突然响起,厅内灯光大部分熄去,只留着舞台和新娘入场通道的灯光。

见厅内瞬间昏暗下来,藤子静突然重重地舒了一口气,一下子觉得轻松了许多。

风向阳见灯一熄,藤子静就不再强装坚强,一下子就舒了气、瘫软下身体,样子很可爱,就不禁笑而不语。

“你玩笑开得太过了,后面尽量少说话,你想吃的话,尽快吃,我们很快就走。”

藤子静突然凑近风向阳耳边,很轻声地说。

她心里很感激风向阳帮她解围、出风头,保住她的面子。可是,他的话说太过了,以后,她根本没法收场,还老婆老婆的叫,还说很快会结婚;这些谎言,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圆过去。

风向阳听着藤子静在耳边轻语呢喃,热气轻喷在耳边、颈侧,酥麻感瞬间流遍全身,突然感觉自己的心率扑扑直上,似乎听到自己的心跳如击鼓般直鸣。还有她淡淡地体香传来,连血脉都变得喧嚣了。

“把你手机给我。”没听到风向阳回答,藤子静又说。

风向阳也不多想,也不问,直接伸手向裤兜,掏拿手机,解开屏幕,递给藤子静。

藤子静接过手机后,直接点开微信,扫了自己的微信二维码后,就直接加为好朋友。然后,转三千块钱过去。

藤子静刚转出钱,风向阳即刻明白过来,马上抢过手机,然后,拒绝接收。

“不用了,你不是给我买衣服了吗?就当是酬劳。”

风向阳直接搂过藤子静的脖子,凑近她耳边轻语。

“真的可以吗?可是衣服没到三千。”

“要不,你吻我一下,补个差价。”

风向阳的倜侃未落,藤子静一记肘击直向他胸口,然后,拉开距离。

同桌的人都转头望着新娘子款款进场,但也有人不时地回望藤子静和风向阳亲密地耳语、亲昵地举动。秦兰的视线,几乎全在他们二人身上。

新娘走到舞台后,厅内的灯又亮了起来。然后,开始证婚人主持婚礼的环节。

看着舞上,任俊诚挺拨的背影,藤子静脑中不禁回想起曾经的过来,一切都历历在目、愰如昨日。

他曾经牵着她的手走过校园、走过校园里的繁花树道,也会很浪漫地对她说甜言蜜语、说会爱她一生一世,要与携手白头、老死不弃,也会陪她旅行、逛街、看电影。

只是,从什么时候变了呢?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了,她也不知道,只是知道,她恨不起他来,因为只是有花无果,他曾带给她美好过,而且是真心的。只是,最后的最后,道不同、路不同,各走一边罢了。

可是,明白这些又如何,心还是会痛,痛如刀绞,还夹着不甘与无奈至极。

藤子静越回想心越痛,唇咬得越紧,眼里湿红盈泪,顺着眼角就流下来。

风向阳看在眼,心里不禁烦乱起来。突然伸右手过去,托住藤子静的下巴,就把她的脸转过来,一边以左手拇指拭去泪水,一边说:“没出息!”

他的余光看到同桌的人都看过来,就又说:“看个婚礼,都能把自己看哭,你是水做的吗?到时候,我们结婚,你怎么办嘛?不许哭了。”

风向阳说完,没等有回答,就右手突然伸向藤子静颈后,将她揽向他颈肩,让她将脸埋住。

见到如此一幕,很多人眼里都是尽是羡慕不已,尤其是女人,都快犯痴了。

藤子静知道自己真的失控了,就立即强行控制自己的心绪,忍住泪水,转过开脸,抬手把泪痕擦拭后,然后,从风向阳肩上起来。

风向阳伸手拿起桌上的一包纸巾,抽取一张后,就扔下,然后,把纸巾递给藤子静。

“再敢哭,以后,就不许你再参加别人的婚礼了。”

语气里,警告之中,带着霸道的意味。

藤子静低着头,接过纸巾,听到风向阳的话,突然就破涕为笑。

她突然觉得:风向阳很有做演员的潜质,就他这样,去做演员,肯定能拿个影帝当当。

片刻后,众人的视线都移向舞台,看着新人交换信物。

藤子静很快稳定下来后,就转身坐好,倚靠在座椅里,低头把玩着手里的纸巾。

风向阳看一眼舞台,收回看着藤子静侧颜,长翘如扇的睫毛一直抖动频繁,知道她又在想事了。就突然凑近她问:“你和他交往多久了?”

“五年三个月零四天。”藤子静很平静地说。

“你以前是眼瞎,今天算是好了,能在大街上识货。”

藤子静直接白眼瞪视过去,“你才瞎呢,他自然有他很好的地方。”

“什么地方?下面吗?”风向阳突然很痞相地笑问。

藤子静瞬间无语到极点,根本没法接话,就直接转开视线,不再去搭理。

风向阳见藤子静的耳根不禁有些泛红,知道她肯定是在害羞;脸上即刻笑而不语。

第003章 谢谢你,有眼无珠!

婚礼各个流程相继结束后,就到了用餐时间。同桌的人都在一边用餐一边叙旧。藤子静却鲜少参与其中,顶多在提到她时,回个微笑,在举杯干杯时,碰个杯。同桌的人碍于风向阳在,也不敢再找她不痛快,让她有难堪。

干杯几次后,藤子静已经几杯酒下肚,脑中越想越烦闷后,就开始喝闷酒起来。

风向阳坐在一旁,自顾用餐,只是视线一直在藤子静脸上,见她喝闷,还是为旧情、为别的男人,心里就越发不痛快起来。

“你再喝,小心今晚我睡了你?”

风向阳突然凑近藤子静耳边,轻声警告,完了,还很暧昧地吹一口热气。

藤子静直接转头瞪视过来,微醉迷离的眼眸里尽是幽怨,像在怨恨:全世界的人都在欺负她,跟她过不去。

风向阳眼瞳突然一转,即刻侧一下头,快速地轻吻过去;如蜻蜓点水一般,令人防不胜防,就像在宣示:从今以后,只有我能欺负你。

藤子静因了喝酒,面颊有些泛红,被袭吻后,脸刷地更面红耳赤,随即,猛推开风向阳,坐好。

同桌的人当中,很多都是没结婚或没处对象,看到如撒狗粮的一幕,都不禁荷尔蒙高升了,眼神里、笑容里都显得有些复杂而怪异。秦兰看到藤子静先是低下头,后是拿起酒杯,眼神望向别处,若无其事地喝起来。心里真是复杂得很,羡慕嫉妒恨加鄙夷都不足以形容。

藤子静是没办法,那么多双眼看着,她又不能发作,所以,只能强装寻常情侣那样,轻淡处理,不当回事。

风向阳若无其事地继续吃起来,他是碍于是公共场合又是别人的婚礼,所以,没做得太过,要是私下,他可能更疯狂。

片刻之后,藤子静的余光看到风向阳还在吃东西,很好奇地转头看着他。见他特能吃,别人都在喝酒叙旧,就他一个人在吃,一桌子菜几乎全进他胃里,不过,吃相却很文雅。她就实在不明白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受过饥挨过饿吗?不像,纯吃货?也不像,出身贵气?拿不准。

“你在部队呆了几年?”

藤子静托着脸颊,神态有些迷糊,望着风向阳,轻声询问。

“九年”

风向阳是名门望族风家孙代的三少爷,因是幺孙,自小受宠溺、娇纵贯养,年少时性情桀骜不驯、不服管束,又总和一些富家子弟混迹街面上;因此,在他18岁时,他爷爷风腾云就通过各种关系,把他扔到部队里锻炼。

只是,三年后,他却不肯回来了,觉得:要他去就去,要他回就回,太没面子了。于是,就进藏驻守边防。

在边陲之地,物质贫乏,人烟稀少,因此,他知道食物来之易。而镇守边疆的将士,在苦寒之地,受苦受累,为的可是守护百姓的和平生活,还有城市里、当前这些人的安逸生活。

因此,他看到一桌子的菜很少动,过后又被酒店直接处理掉,太浪费,他才决意尽量一扫而光的。

风向阳对视着藤子静,见她眼里越发迷离起来,知道酒劲已经上来了。就直接抢过她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重重地放下空杯。

“别喝了,可以走了吗?”

“好像还不行,等新人过来敬完酒,才可以提前走。”

“那么麻烦。”

风向阳双手环抱支到桌面上,转头凝视着藤子静,瞬间令两人的距离近在咫尺。

藤子静又不好马上拉开距离,眼瞳闪动一下,又问:“你在部队苦不苦啊?”

“有苦的,也有不苦的,就是有时一年半载,连个女人都见不到,这点很苦。”

风向阳一言一行,都已经在展开他的攻击模式,意在向藤子静表明:他不光单身,能吃苦耐劳,还很有责任,且不滥情,还有可能是处男,可是十足的好男人,可别错过了。

藤子静瞬间就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她觉得眼前的人总是太过直接,总是令她招架不住。

正尴尬之时,任俊诚和舒曼妮正带伴郎、伴娘过来敬酒。

任俊诚和舒曼妮的视线一直在藤子静和风向阳身上,见两人并肩而坐,完全不像是假情侣,心里就都很疑惑起来。

舒曼妮知道藤子静常年旅行在外,根本没有多少时间放在恋爱上,也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常年聚少离多;因此,她追求到任俊诚才有了可能,再加上任俊诚母亲病重,急需高额医疗费,而她又是出钱救命的希望,也因此,她和任俊诚的婚事,也就顺理成章。

只是,她没想到藤子静才分手几天,竟然就毫无伤感又交上新男朋友了。这可让她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啊。

在学校里,她是为了接近任俊诚才接近藤子静、成为好朋友的,可是,无论怎么争、怎么步步为营,都夺不走藤子静的一些东西,包括任俊诚。

不过,现在好了,最终赢的人是她。只是,没见到藤子静狼狈不堪的样子,赢得不够漂亮,有点令人遗憾。

任俊诚向藤子静这桌的同学敬酒,脸上洋着笑容,只是,眼神一直有意无意地瞟向藤子静,眼眸里总是充满哀切之色。

新人敬酒完其他人后,才敬到藤子静这里。

“我祝你们新婚快乐,早生贵子,百年好合,永结同心,永远幸福,”

藤子静已经有些站不稳,只能倚在风向阳身上,都不至于摇晃不止。但她还是一口气说完已经在心里重复默念了很多次的台词,她是想说:祝你们年年有今日,年年人不同的。可是,男方是她曾经深爱过的人,彼此都是付过真心的,所以,她心里再怨恨,也不忍说出诅咒的话来。

“子静……”

任俊诚哀伤地看着藤子静叫唤,声音听在人耳里,令人莫名地有些酸楚。

风向阳左手搂着藤子静的肩,让她倚靠着,什么也不说。

藤子静伸手向前,去和任俊诚、舒曼妮碰杯后,就准备一饮而尽。

她刚将酒杯送到嘴边,就突然被风向阳夺去。

“这杯,我替她喝。”

风向阳说完,就仰起头一饮而尽。然后,伸空杯子向伴郎,让伴郎给他倒酒。

酒倒好后,风向阳突然迈一步向前,倾身凑近任俊诚右耳边,轻声道:“谢谢你,有眼无珠!以后,不许再和我老婆有来往。”

任俊诚的脸色一下了就煞白起来,只是并不说话。

风向阳退开后,一边和任俊诚、舒曼妮碰杯,一边又说:“我们还有事,要提前走,这杯表示歉意,干完这杯就走。”

风向阳说完,在众人的愕然中,就自顾一饮而尽。然后,转身放下空杯,拿起藤子静的包包,搂着她肩问:“静儿,我们要回去了,能自己走吗?”

他是想直接抱着或背着藤子静离开的,只是在别人的婚礼上,那么做好像不妥,会让藤子静有失文雅和体面,所以,他才没那么做。

“嗯……”

藤子静点点头轻应。

听到回应,风向阳直接搂着藤子静往外走,让她重心尽量站稳,看起来一点也不狼狈,顾全了她应有的体面。

任俊诚看着藤子静和风向阳穿梭过宾客的桌位、离去的背影,两人相倚而行,藤子静很小鸟依人地倚靠着风向阳,亲密无间,他心里慢慢地撕开了一道口子,开始血流不止。

他看着藤子静和风向阳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感觉藤子静将永远消失在他眼前、他的世界里一样,令他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第004章 我珍惜你

风向阳带着藤子静出了婚礼现场,就马上横抱起她走向电梯,乘电梯下楼。

电梯里,风向阳因需要打电话通知手下来接,就很小心地放下藤子静,搂着她站着。

风向阳掏出手机,拨通后,直接吩附:“马上到我发的定位来接我。”

风向阳打完电话,低下头看到藤子静又在默默流泪,双唇紧咬着没发出声。

他抬起左手托上藤子静的下巴,直接将她的脸抬起来,和他对视。

“今天,我允许你和过去做个了断,为他而哭,从明天起,你只能为而我哭,眼里、心里只能是我。”

藤子静突然抬右手,挥甩开风向阳的手,又猛地推开他,然后,倚靠到电梯墙上。

“不要再演戏了,你可以走了。”

藤子静的身体慢慢地滑蹲向地面。

风向阳突然俯身,直接把藤子静从地上扶起来,紧搂在怀里,又托起她的脸,与他对视。

“想甩开我啊?门都没有,我认定你了,这辈子,你只能做我老婆,你要为你在大街上勾搭我负责。”

“滚开了!别碰我,不然,我报警了。”

藤子静又使尽全力地推开风向阳,步行不稳,舌头打颤,梨花带雨。

风向阳却没有要放手的意思,紧搂着突然问:“你就那么爱他?”

藤子静像是被戳到了痛处、软肋处,直接激动地哀泣道:“我和他交往了五年,五年啊,不是五个月,不是五天,是五年,是最美的五年,说好要相爱一辈子的,说好老死不相弃的,可是,他今天却娶了别的女人,那个女人还是我的好朋友,突然就说要分手,突然就说要结婚,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藤子静越说越激动,最后变成竭斯底里地嘶吼,随后,稍有平复后,又自言自语:“连个理由都没有,连个解释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如果是我做得不好,可以说出来,我可以改的嘛,连个机会都没有,这算什么嘛?”

风向阳突然又托起藤子静的脸,随即直接深吻下去,然后,捧着她错愕征住的脸说:“好了,他不珍惜你,我珍惜你,以后,我会加倍珍惜你。”

“叮……”电梯到达一楼,并自动打开门。

风向阳搂着藤子静出电梯后,转去前台拿了寄存的东西,就直接离开酒店。

他们刚站到大门口不久,很快就有一辆黑色的奔驰斯宾特停在面前。

驾座上一名看着斯文、年过三十、戴着无框眼镜、西装革履的男子急忙下车,绕过车头,过来帮忙后厢的车门。

男子是楼牧之,是风向阳的得力助手之一。

风向阳直接抱着藤子静放到车座上,然后,跟着车。

“这是要去哪儿?你要送我回家吗?”

藤子静突然睁开醉意迷离的双眼,看着四周,询问。

风向阳把她楼进怀里,“你先睡一会儿,到了我再叫你。”

藤子静闭着双眸,头倚靠在风向阳胸口,很迷糊地说:“我住在南园路,丽华小区。”

“嗯”

楼牧之上车后,却没有马上开车,而是双手扶着方向盘、坐等着吩咐。

“回园”

风向阳俯视着藤子静,扶着她的头,突然开口吩咐。

“是”

楼牧之启动车子,离开酒店后,就直接开往风向阳的私宅——丰泰园。

近一个小时后,风向阳带着藤子静回到丰泰园。

宅前的台阶下,车子一停稳,风向阳就自己拉开车门,先行下车,然后,再抱着藤子静下来,转身朝宅内走。

“已经到了吗?”

藤子静头靠着风向阳心口上,睡意迷糊地问。

“嗯”

“三少爷”

风向阳刚进玄关,年过五十的管家林茂兴就迎向来问候。

“拿一些醒酒的饮料来”

风向阳向林茂兴轻声地吩咐。

“是”

林茂兴应完,直接转身去厨房。

“你在和谁说话?”藤子静又迷糊地开口问。

“没谁”

风向阳走向楼梯,不禁无奈一笑,他知道藤子静这是就算醉态迷糊,也还处于警戒提防状态。

不过,见藤子静对他有提防,他虽然不禁有些无奈,却很喜欢,至少意味着:她有意识要保护自己。毕竟,和他几个小时前才认识,什么都不了解,而且又喝醉了,没有提防那才不正常。

那种随随便便就让人带回家的女人,他可不要。

“进小区了吗?我住在三栋6楼,C座”

“哦”

风向阳忍俊不禁地迈步上楼梯,脑中突然想到什么,就问:“你一个人住吗?”

“嗯”

风向阳听到藤子静的语气更加迷糊了,就不再开口问什么,沉默地上三楼后,就径直地朝自己的房间走。

风向阳抱着藤子静进房间后,就直接朝卧室走去。

卧室内,风向阳刚把藤子静安顿到床上、躺好,林茂兴就用小托盘端一杯饮料直接走进来,走到风向阳右后侧。

“三少爷”

风向阳转身拿过饮料,“去忙吧。”

“是”

林茂兴端着托盘、直接退身出去。

风向阳左手伸上藤子静颈后,把她捞起来、坐着,把饮料送到她嘴边,“把这个喝了,好好睡一觉,明天,头就不疼了。”

“嗯”

藤子静微仰起头,把饮料全喝下去。

风向阳把空杯子放以床头柜上,把藤子静的外套脱了,才把她放躺到床上,然后,轻抚着她的脸,温柔道:“好了,睡吧。”

“嗯”

藤子静很安心地轻应后,就转过身去、卷一下身体,才睡去。

看着藤子静放下提防睡去的样子,风向阳脸上的笑容变得很复杂、很灿烂。

风向阳坐在床边,看着藤子静的侧颜良久后,才起身去洗澡。

半个小时后,风向阳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回到卧室、反锁门,直接走向床边,躺到藤子静身后。

他侧躺着身体,俯视藤子静的侧颜、睡容,右手背在她脸上轻滑,片刻后,突然扳过她的身体,让她躺平。

他轻轻翻过身、罩上,伏首直接深吻下去,越发疯狂地占取……

“嗯……”

藤子静突然娇嗔一声,抬手推开风向阳。

风向阳略有受惊地抬起头,见藤子静紧蹙双眉、一脸厌烦,并有没有醒要来的意思,不禁无奈一笑,就抓着的她双手,扳至她头顶,一手钳制住,又再深吻下去。

次日上午9点多,卧室里,阳光暖暖地透过窗户、阳台玻璃洒照进来,将床边的地板铺上金黄。

床上,藤子静的意识慢慢地沉睡中苏醒过来。

她惺忪地睁开一下眼,光线有些刺眼,又快速地闭上,避开阳光。

突然,她想翻过身背向窗户时,感觉自己是光着的,还被人紧搂在怀里,左手搂着她的腰,右手搂过她胸口,身后贴着对方,身体某处还残留着疼痛感。

“啊……”

藤子静突然惊恐至极地大叫一声,挣开对方,猛地弹坐起来,猛扯过被子裹住自己,猛回头看躺在她身后的人。

“你醒了?”

风向阳不紧不慢地从床上起来,还打着哈欠。

“啪……”“畜生!禽兽不如的东西!”

藤子静愤怒至极地直接巴掌狠甩过去,怒不可遏地大吼起来。

风向阳转过头来,面向藤子静,用舌头挺了挺腮帮,脸上是真的辣疼,这令他知道藤子静是真的非常生气,肯定用尽了全力。

他见藤子静双眸怒瞪、已是泪流直下,就伸手上去想拭去泪水,手被猛推开后,马上劝说道:“好了,只不过是婚前提前适应,反正婚后这种事也会发生,你怕什么嘛?”

“我答应嫁给你了吗?”

藤子静咬牙切齿地斥问。

“反正我认定你了,就只能嫁给我。”

看着风向阳一脸得意的样子,藤子静突然转身,使尽全力又推又踹,怒吼:“出去!马上给我出去!”

风向阳被猛推桑连踹着,身体很快就被露于被外,他又知道藤子静是真的在生气,就只好动身起来,拿浴巾裹上。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 痞气总裁:狂追妻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481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