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低俗小说】 Boss缠上身:娇妻,太撩人!

【低俗小说】 Boss缠上身:娇妻,太撩人!

001 挡上面还是挡下面

千桃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就是算计了海城最权威的那个男人——厉珩之。

光线昏暗暧昧的奢华房间里,散乱的衣服丢了一地,镜头慢慢地转向宽大的双人床上,两具厮缠在一起的身体又互相转换了位置。

男人强有力的手抓住她纤弱的臂膀,新一波密集的吻又如雨水一般,洒落在她肌肤的各处。

彼时,连呼吸都变得暧昧无比的时候,千桃的心里闪过了几句话。

顾桐问她,值得吗?

她说值得。

她又问她,后悔吗?

她说不后悔。

“疼……”突然的疼痛袭来,打断了她的思绪。千桃的后脑勺抵在柔软的枕头上,脸上都是汗水,她的指甲嵌入他的背部皮肤,转化了那种疼痛感。

黑暗中,男人沙哑的声音略低沉,附在她耳旁低语:“第一次?”

他的声音极其好听,沉沉地,带着一种难掩的Xing感,一下一下地,撞击在她极快跳动着的心脏上。

千桃眯开迷离的眼睛,灯光打在他的背后,将他的那张脸照得又立体了几分。他的五官好看极了,每一处的刻画都有如神来之笔,完美无瑕。

她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

而她模糊的回答,淹没在了旖旎之中……

………………

翌日清晨。

千桃其实早就醒了,她感觉到枕头上的****,咽了一口水。身旁男人已起来,不一会儿,就传来了浴室里的水声。

千桃啊千桃,你卑劣至此,厉珩之知道吗?

浴室门拉开的时候,千桃方才回神,慌乱地擦掉了眼角的湿润。

这一幕被厉珩之看在眼里,他看着蜷缩在被窝里的女人,面无神色,严肃的眼神看了看她,说:“昨晚喝醉了。”

千桃沉了一口气,心脏竟然紧张地乱跳了起来,她起来下了床,捡起地上的长裙礼服。

厉珩之没想到她会突然起来,一大早看见她的胴|体,瞳仁倏地变大了。

千桃用礼服遮住自己的身体,将地上自己的衣服都捡起来,幽幽地说:“我也喝醉了……厉先生,你放心,我成年了,知道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没强迫我,所以这件事我很快就会忘掉。”

欲去浴室的千桃走过厉珩之的身旁时,手忽然被他抓住,手里的衣服一下子掉了一地。她眼睛一睁,紧张了起来。

他下身围着浴巾,可她什么也没穿呀!

一只手不知道该挡上面还是挡下面的时候,上方厉珩之的声音落了下来:“早就看光了,还遮什么?”

千桃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昨晚是她的第一次,她从*****也从未和一个男人这样赤袒相对,然而不管她心里算计着什么,这样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她不由得闭上眼睛将脸转了回去。

千桃,你就这出息还敢算计厉珩之,也真是亏了昨晚那瓶酒的效力!

厉珩之抓起了她的下巴,让她对着自己的视线:“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对你负责了?”

千桃的眼睛瞪得更大。

等等!

她不需要他负责,她只需要……

钱!

——

这里是千桃,初来乍到,动动纤纤玉指,多多收藏留言支持吧~

002 千小姐是无辜的

此刻,她宁愿厉珩之的话只是一句玩笑。

“叮咚——”这时,门铃声响起。

厉珩之放开她,转身去门口。

“谁?”

千桃心跳更快了,如果没错的话,应该到了。

“厉先生,我是酒店前台,有一份署名给您的文件,有人让我给您送上来。”

千桃已悄然拿了一条浴巾给自己围上,而后听到了厉珩之开门的声音。也是那一瞬间,厉珩之想要关门,却已经来不及了。

但他反应快,想起什么迅速返回,冲从浴室里出来的千桃喝了一声:“回去!”

千桃猛地真的被他吓了一跳,呆住了,下一秒,镁光灯急闪,无数媒体人堵在那里。

被他一吓,她不自觉地就往后退了,想要躲回去,谁知浴巾被什么东西勾住,直接从她身上滑了下去。

她瞪大眼睛不知所措的时候,厉珩之冲了上来,用他的身体将她挡在了他与墙之间。余光看见有媒体人还要冲上来,拍更劲爆的照片,千桃心里已经恨得不行。

显然,他们已经失控了,并非按照约定只是随便拍几张就走。

这些狗改不了****的记者,现在哪里还有什么职业道德?大家都在拍,不拍岂不是亏了?

厉珩之压着怒意的声音道:“在我发怒之前,都给我滚!”

他们渐渐退出去,这个房间也逐渐恢复了宁静。而千桃,依然呆滞地靠在那里,被吓得没有了反应,眼泪簌簌地掉落下来。

刚才的一切发生得太快速了,记者就像豺狼虎豹一样冲上来,而厉珩之不顾豺狼撕咬护着她的举动,让她的心里起了一阵又一阵的负罪感。

惊魂未定,加上浓重的负罪感,是让她禁不住流眼泪的关键所在。

厉珩之见不得她这幅样子,烦躁地出去了,将地上的衣服塞到她怀里:“穿好!”

千桃躲在浴室里,懊悔不已。

她是不是做错了?

厉珩之,你为什么要护着我?我在算计你啊……

她在浴室里听到厉珩之在外面打电话的声音,然后就换衣服出去了。

………………

“厉总,都安排好了,不会有任何一家媒体发声。这些都是原片,要销毁吗?”助理闫海将资料都放在桌上。

厉珩之随手拿起来一些看了看,除了一开始拍到了她的脸之外,之后拍到的大多都是他的背,还好,并没有走光。

“厉总……”闫海对他低语了几声,只见厉珩之的眉头越皱越深,“所以……现在要怎么办?千小姐还在房里。”

厉珩之缄默不语,指关节有节奏地在桌板上敲击着,眯着眼睛,讳莫如深。

闫海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但这幅模样着实让人心惊,又加了一句:“有没有可能,千小姐是无辜的。”

“所以你是在质疑自己的调查结果吗?”他冷然地回了一句,冰冷至极。

“……不是。”

厉珩之一只手撑着自己的太阳Xue,嘴角弯了一下。

千桃。

………………

千桃坐在房间里,紧张不已。

能瞒得了厉珩之吗?

003 千桃,你和名车一样贵呢

就在千桃心里忐忑之时,有人按门铃。通过显示屏看到,门外站着一名西装男人,她认得,那人是经常跟在厉珩之身边办事的助理闫海。

“千小姐,我是厉先生的助理,闫海。”闫海做了自我介绍。

千桃给他开了门。

闫海并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门口,递给千桃一张支票:“千小姐,厉先生让我转告你,媒体那边他会搞定的,不会有任何不雅照流出,请尽管放心。这是给千小姐的一点补偿。”

那是一张五千万的支票。

千桃有点错愕地看着他。

闫海笑道,“厉先生听闻千家最近有经济上的困难,算是他的一点资助。厉先生相信,这应该是千小姐当下最需要的。”

千桃忐忑地看了闫海一眼,不知道该接还是不该接。

她在来时就已经算计了一路,见到厉珩之要怎么演戏才自然。她怎么也没想到,她连半个字还没说,事后,他就给出了这五千万的支票。

五千万,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之前他说会负责,那么这笔钱……

“千小姐?”闫海伸手在千桃面前挥了一挥。

“哦……厉先生还说什么了吗?”

闫海微微一笑:“没有了。”

………………

出了酒店,外面倾盆大雨,千桃在原地等了会儿。

她感觉到熟悉的味道飘来,一转头,厉珩之和他的助理出来了。

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不苟言笑。

厉珩之绷着一张不太好看的脸,没有什么表情地走过她身旁,径直上了早已等候在门口的车辆。

那一瞬间,千桃愣在那里,将手中的支票握得很皱。

她一个大活人站在门口,他不可能没看到。千桃曾说不后悔,但厉珩之的无视,却仿佛在她的心口狠狠地插上了一刀,让她觉得自己很低贱。

有那么一秒钟她很想把支票撕碎,但她知道不可以。

撕了,一切就结束了。

闫海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来了,对千桃说:“千小姐,厉先生说,雨下得很大,要不要载您一程?”

千桃挤出一个笑容,摇了摇头:“不用了。”

“那好。”闫海不强迫,转身离去。

她目视着那辆价值几千万的车开走,心里一下子酸得可以。

原来,这五千万是为了和她断开关系吗?

千桃,你真值钱,和名车一样贵呢。

她笑了一下,视线却模糊了。

………………

千家的车晚了一步开过来,司机撑着伞跑出来接她:“大小姐,你没事吧?一夜未归,老爷担心死了。”

千桃回神,摊开自己的手,看了看手掌心皱巴巴的支票,说:“回家吧。”

回去路上,顾桐给她打了电话,犹豫片刻,还是不敢相信地问:“桃子,你……真的……?”

“他给了我五千万,出乎我的意料。”

“……”顾桐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意外的是哪件事,“桃子!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为了肖远航,值得吗??”

值得吗?

昨天晚上,千桃也这样反复地问自己。

“值得,我欠他一条命。”

004 你认识厉珩之?

千桃没有等李叔给她撑伞就下了车,跑进屋里的时候,身上已经有些淋湿了。

客厅里坐着几个人,正在商量着什么。

肖远航说道:“叔叔,现在我们家面临破产,我和初蕊的婚礼恐怕要延迟了。”

“远航,你也别着急,我跟你叔叔都已经在想办法筹钱了,会度过难关的。”

“我不管!”靠在肖远航身上的千初蕊道,“反正我就要嫁给远航!裸婚我也要嫁!”

“傻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呢!”说话的人,是千桃的继母柳慧,也就是千初蕊的生母,“市长千金沦落到裸婚的地步,你是嫌谁的脸不够丢!”

肖远航眼神黯淡,拍拍千初蕊的手:“裸婚太委屈你了,给我点时间。”

千初蕊却是幸福模样:“我不委屈,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值了!”

“爸,我回来了。”这么和谐的场面,千桃实在是不想打破,但有一件事,她必须告诉他们。

“桃子,你昨晚上哪儿去了?”千程海皱起了眉头,“不回来也不知道说一声!”

“咱们家桃子啊,是受宠惯了的大小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哪里会愁家里现在是个什么境况呢……”柳慧说道,“也对,反正这嫁人的也不是她,有什么好愁的。”

千初蕊看了她一眼,眼底闪过什么。

下一瞬,千桃对上了肖远航冷漠的视线,一下子移开。

她自己擦干了身上的雨水,从兜里拿出那张支票递给肖远航:“五千万,填补空缺,接上资金链,以你的能力,应该能让公司起死回生了吧?”

千桃的话,一下子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肖远航震惊的视线也从她身上移到了手中的那张支票上,柳慧就近凑过去一看,惊愕:“还真的是五千万!”

这丫头,哪来的那么多钱?

千程海也是完全呆住了:“桃子,你哪来的钱?”

肖远航注意到了签名,皱眉:“你认识厉珩之?”

坐在肖远航身边的千初蕊再仔细看了一眼那支票,也是不敢相信。

不会吧……千桃怎么会认识厉珩之??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不可能啊……

然而,那签名确确实实是厉珩之三个字!金额也确确实实是五千万,她没有看错!

“桃子!”千程海着急地站了起来,“你老实跟爸说!厉珩之为什么会借你钱?那个男人你可不能去招惹啊!”

“哎呀……老公,你也别着急,”柳慧帮着说,“那厉珩之要是真想害桃子,还会给她这么多钱吗?我看是……”

面对众人的质疑,千桃处变不惊,打断了柳慧的话:“认识,他是我朋友。我问他能不能借我点钱,反正这钱……”

她看向肖远航:“等公司回到轨道上,你再还给我吧,我还给他就是。”

肖远航盯着那张支票,良久没有说话,眉头紧锁,心里想的,和柳慧撞到了一块去。平白无故,哪个朋友也不会借你五千万这么多!

“姐姐,”千初蕊疑惑地问,“你这可不是一‘点’钱啊,怎么会借你这么多?”

“不要?”千桃也不跟他们周|旋,作势伸手,“那我还给他好了。”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低俗小说】 Boss缠上身:娇妻,太撩人!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514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