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漫画污漫画H漫画韩国漫画小说漫画在线阅读首页
  2. 小说

【小说合集】 穿越之夫贵妻娇

【小说合集】 穿越之夫贵妻娇

第一章 新生

顾明妤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累的梦,在梦中她漫无目的而又拼命的往前爬。

然后,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终于顾明妤觉得有一波强劲的推力让她达到了终点。

周遭的声音有些嘈杂,顾明妤隐隐约约的听到“生了,生了,终于生了!”,“是个千金呢!”,“奶奶已经有了一个郎君,如今多了一个姐儿,正好凑成一个‘好’字呢!”

顾明妤皱皱眉头,太吵了,她想要睡觉,隐隐约约的却觉得有人在用手拍打她的屁股,顾明妤愣住了,从小到大,一直养尊处优的她还真的没有人对她做过这样的事情呢!

顾明妤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哪个人这样大胆,睁开眼睛却是发现眼前一片模糊,张口说话到口的声音成了婴儿啼哭。

文秋菀觉得身子累到了极点,也虚弱到了极点。

虽然到了冬天,可是镇南侯府一向家大业大,她又是侯夫人,如今生产,自然屋子里面炭火很足,可是就算是这样,她还是觉得很冷。

这样的冷让文秋菀知道她恐怕是命不久矣。

她甚至是连撑起来身子这样的事情都已经做不到了,只是,她还是想要看看孩子,她拼死生出来的孩子:“把孩子抱过来我看看。”

这话说出来她才知道原来她的声音已经是这般沙哑了,而且还伴随着血腥味。

她很是认真的看着这个孩子,在她身边的孩子已经睁开了眼睛,她知道这个孩子还看不清楚周遭的事物,自然也记不住娘亲的样子。

文秋菀费劲的抬起身子来亲了亲自己的孩子,满足中带着遗憾,终归她的女儿还是平安降生了,只是,她不能够陪着女儿长大了,不能够看着她从牙牙学语到嫁为人妇。

只是,毕竟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文秋菀还是能够坦然面对的,就比如现在她眼睛仍然是看着自己的女儿,可是却也已经能够平静的说道:“奶娘,请长公主过来。”

说完这话,文秋菀就瘫软在了床上,真的好困啊,只是,她现在还不能够睡觉,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安排呢!

一个年纪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长相威严的女子匆匆走进来了,说道:“阿菀,不要多想,让太医给你看看。”

文秋菀笑了笑:“母亲,不必了,儿媳的身子儿媳知道,已经油尽灯枯了,何必再让太医过来耽误时间呢!儿媳让母亲过来是因为心中实在是放心不下两个孩子,还希望母亲能够帮忙照料,儿媳感激不尽。”

江阳长公主看着脸色苍白的儿媳心中叹了一口气,悲凉涌了上来,只是到底她经历过很多东西,所以脸上的神色依旧沉稳:“他们是我的孙子和孙女,我自然会好好的看护他们的,以后,孙女就养在我身边。”

文秋菀听到自己婆婆的保证,终于放下心来了,这个婆婆就算是在现在这个风声鹤唳的时期,也依旧有本事护住镇南侯府上下安稳,照顾她的两个孩子自然是不在话下。

江阳长公主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媳,嘴角微动,却是什么都没有说,起身,默默走了出去。

外面,站着一个身材威猛的男子,男子一动不动的站在产房外面,神色平静,只是双眼深处隐藏的担忧还有紧紧握住的拳头在告诉别人此时此刻他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平静。

顾伯礼看着自己的母亲从产房中出来,三步作两步走上前:“母亲,阿菀怎么样。”

江阳长公主觉得自己前半生很少叹气,可是今天到现在已经叹气多次:“情况不太好。”

顾伯礼立刻说道:“我让太医进去看看。”一边说一边已经走了起来。

江阳长公主拉住了儿子的衣袖,说道:“不必了,你过去看看她吧!”也许就是最后一面了。

这句话她没有说出来,只是母子两个人心中都明白。

沉默了一瞬,顾伯礼转身毫不犹豫的走进了产房,这个时代讲究男子不能够进产房,否则会有霉运上身,只是想着产房中自己奄奄一息的妻子,顾伯礼一点这样的顾忌都没有。

江阳长公主身边的嬷嬷张张口,想着江阳长公主的强硬,最终没有将男子不能进产房这样的话说出来。

文秋菀抬起头来就看到了自己的丈夫,和记忆中一样,这个男子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够给她安全感。

文秋菀笑着说道:“你回来了,过来看看我们的女儿,长得真好,刚刚出生头发就已经乌黑油亮了,以后一定能够有一头很好的头发。”

此时此刻,文秋菀面色红润,甚至是有力气抬起手来摸摸孩子的脸,可是顾伯礼却是明白,这分明就是回光返照,那毒那样霸道,根本就不会让人活下来,自己的妻子能够撑到现在,无非是因为他们的孩子还没有出生她不甘心而已。

一向刚硬的顾伯礼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他的妻子,总是这般温柔,每一次他来他们的院子的时候总会有一句“你回来了”这句话,只是,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吧。

顾伯礼努力压住了眼中的湿润,他想,她一定是不愿意看到他哭着送她离开的。

他走到了自己妻子的身边,看了看包裹中那个红彤彤的长得很丑的孩子:“嗯,以后我们的女儿一定会有一头很好的头发,她还等着你给她梳辫子呢,你手巧,梳出来的辫子一定好看。”

她也想啊,只是到底是不能了,可是,她还是说道:“好。阿礼我们的女儿小名就叫阿蔚吧,蔚,茂盛的样子,我们的女儿以后一定是一个健康漂亮的孩子。”

这个时候,自然她说什么都好,顾伯礼强忍住眼中的湿意:“就叫阿蔚,她一定会健健康康的。阿宸也会是一个好哥哥,能够照顾好自己的妹妹的。”只是,妻子怀孕的时候中毒,肚子里面的孩子怎么都是会受到一些影响的吧,这话,他现在不想说出来,妻子最为担心的就是两个孩子,为了能够让妻子走的安心,他只能够这样说。

文秋菀笑起来了,现在的她脸色红润,笑起来就像是他初见她的时候,那个时候,她穿着一件浅碧色的衣裳,夏天里撑着油纸伞站在乌篷船中,周遭是开得极为鲜艳的的荷花。只一眼,他就认定了以后她是他的妻。

而妻子自从中毒之后,脸色已经苍白,哪里还想现在这般红润“健康”呢?顾伯礼微微有些恍惚,回过神来,心中却是涌出巨大的悲凉。

文秋菀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她能够明显的感受出来,她不想让这个男人看到她死去的样子:“阿礼,我有些累了,想睡一会儿呢,若是阿宸回来的时候我还没有醒过来的话,别忘了让阿宸喝一碗羊奶,他现在正在长个呢,不能够断了。”  “嗯,但是有时候我会忘了,所以你一定要提醒我。”顾伯礼慢慢的说道,又看了自己妻子一眼,然后走了出去。

出去的时候顾伯礼脸上的神色依旧平静,只是身子却是微微颤抖的,他们两个人再一次见面就会是天人永隔了吧。

文秋菀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刚刚她是睁着眼睛的,可是现在已经睡着了:“奶娘,把阿蔚抱下去吧,以后奶娘好好照顾阿蔚。”

唐嬷嬷眼中一片湿润,可是她仍然笑着说道:“奴婢一定会和奶奶一起好好的照顾郎君会和姐儿的。”

屋子里面安静下来了,文秋菀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这一生除了中毒之外她其实过得很是顺遂,在家当女儿时被长辈哥哥们捧在手心当中,出嫁婆婆虽然强势却是对她想亲生女儿一样,相公虽然不善于表达感情可是他们两个人到底也是夫妻恩爱,情投意合,只是,是不是因为她实在是过于顺遂了,所以最终才会早逝呢?

有些话,他们夫妻这么多年根本就不用再去叮嘱,就比如,她的夫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一双儿女。

最后,文秋菀想的是无论如何,虽然心中仍然有些遗憾,可是她到底是满足了,最后,她是笑着离开的。

顾明妤睡得很是不安稳,她到现在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然后就突然觉得很是难受。

婴儿难受应该怎么去表达呢?自然就是哭了。

身边的人在轻声哄着,有个女子不知道讲什么放在她的嘴边,顾明妤却是一点都不想去理会,其实,顾明妤是不想哭的,但是她控制不住。

有人进来了,是江阳长公主和顾伯礼,身后还有一个年过半百的男子。

顾伯礼看着哭的撕心裂肺的女儿心中很是难受,说出来的话却是沉稳:“叶太医麻烦您给小女看看。”

顾明妤觉得有人将手放在了她的手上,好一会儿才放下来,这个时候她仍然是哭的不停,觉得似乎是有一个很是重要的东西离开她了,再也回不了了。

叶太医抬起头来脸上神色凝重:“侯爷,侯夫人身上的毒传到了姐儿的身上,虽然很少,但是姐儿本来就体弱,情况恐怕不妙。”

最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顾伯礼眼中一闪而过一道痛苦,江阳长公主眼中湿润,恨极了那个罪魁祸首,只是,奈何现在她根本就不能够做些什么。

顾伯礼说道:“可是有什么办法祛除?”

叶太医说道:“若是大人身上沾上一点的话通过金针拔毒也就好了,可是姐儿刚刚出生却是不能够的,如今只能够将养着,等着姐儿大了再说。老夫先开一剂药让奶娘喝了喂奶给姐儿看看吧,明儿老夫再过来。”

叶太医没有说的是也就是镇南侯府这样的富贵人家可能养得起来这样的一个孩子,寻常人家的话这个孩子恐怕是在娘亲肚子里面的时候就是已经夭折了。

第二章 死亡

整个镇南侯府笼罩在白色里面,有挂上的白绸,白色灯笼,也有雪,白色明明是很纯洁的颜色,但是铺天盖地都是白色的时候却是给人一种莫名的压抑。

来往祭拜的人脸上或者是带着忧伤,或者是带着叹息,而在这样的忧伤叹息中还有一个女子眼中却是有些雀跃和兴奋。

这个女子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粉红色绣着缠枝花儿的小袄,下面是一条月白色的挑线裙子,大概是因为过来祭拜的原因,头上只是带着几支银簪子而已,可是到底是青春年少,脸色红扑扑的。

女孩子被一个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穿着绛紫色衣裳,尖下巴看着有些刻薄的妇人拉着走进了灵堂。

本来井然有序又带着一些声音的灵堂有些乱起来了,声音也是安静极了。

卢家的人怎么还有脸过来,镇南侯夫人的死可不是就和宫中那个人卢贵妃还有这个小姑娘有关,然而现在她们却是堂而堂之的过来了,拜祭的人心中都是感叹一声这卢家的人脸皮真厚!

只是,卢三夫人似乎是根本就是没有这样的自觉,走过去准备随意的祭拜一下,可是却是有江阳长公主身边的嬷嬷走上前去拦住了:“卢三夫人请回吧,镇南侯府不欢迎卢家的人。”

卢三夫人脸色有些涨红,心中很是恼怒,自从她的小姑成为了贵妃并且深得皇上喜爱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对她这样说话了,如今不过是一个奴才却是这样大胆。

卢三夫人是想着发怒的,然后将这个贱奴拖到外面去乱棍打死,这样才能够解去她的怒火,可是一想到江阳长公主是皇上的同胞姐姐,而且皇上对这个姐姐是真的很是尊重,就是连卢贵妃都是不敢去触碰江阳长公主的霉头的时候卢三夫人还是退缩了。

她只是冷哼一声:“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萍儿,跟着娘回去。”

那个叫做萍儿的女子显然是不愿意的,她迷恋的看着那个跪在灵堂前面一脸坚毅的男子,这个男子从她进京城看到第一眼的时候就是已经爱上了,只是奈何这个男子已经有了妻子,不过,终于她在宫中成为贵妃的姑姑还是亲手将这个男子的妻子给杀了,很快,她就要成为他的妻子了,想到这里,她心中就是升起来浓浓的甜甜的喜悦。她一点都没有觉得镇南侯夫人应该不死的,毕竟自己是要成为镇南侯的妻。

她甚至是顾不得矜持,说道:“礼哥,你不要太伤心了,我,我会求贵妃娘娘早点,嫁给你。”

最后三个字她说的很轻,说完了之后胸腔中的喜悦就像是已经溢出来了一样,娇羞的跟着母亲离开,可是脚步还是有着掩饰不住的雀跃。

来镇南侯府祭拜的人都是睁大了眼睛,世间居然还有这样不矜持的女子,他们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

顾伯礼眼中一闪而过浓浓的讽刺,嫁给他?好吧,他同意,只是之后的日子可不会像她想象中那样呢!

顾伯礼站起来,朝着过来祭拜的人深深了鞠了一躬:“方才的事情让你们见笑了。”

说完之后又继续跪了下来,看着那黑色的棺材,目光隐忍而又情深。

众人不过就是在心中感慨一番而已,毕竟现在那卢贵妃风头正盛,实在是没有必要为了这样的事情表态。同时心中又在想,现在这个时候也就是镇南侯府敢去得罪卢贵妃了,偏偏卢贵妃还心中不高兴也得忍着,毕竟皇上很是尊重尊重这个同胞的亲姐姐呢!

灵堂的闹剧很快就传到了长公主府,长公主正在用不过指甲大小的汤匙来给顾明妤喂奶,无论如何,顾明妤都是不愿意接受那种普通的喂奶方式的,毕竟虽然现在她只是一个婴儿,可是内里却是一个成年人的灵魂,那种正常的喝奶方式顾明妤就算是做了很长的心理准备也是接受不了。

所以,最近顾明妤的两个奶娘很是忧愁,要是姐儿一直这样的话万一主家辞退她们该如何是好,跟在姐儿身边当奶娘可是要比在府中做其他的事情轻松太多了。

长公主虽然是一个强硬的女子,可是对这个从小就是命途多舛的孙女却是很有耐心的,所以喂奶的动作都是轻柔无比。

一直等着明妤喝了小半碗不再喝了之后长公主才放下手中的小碗,将包被中的明妤给了奶娘:“把姐儿哄睡了吧,小心点。”

现在这个姐儿可是怠慢不得的,想当初,就是府中的大郎君出身长公主虽然是高兴也是没有放在身边亲自教养的,虽然说现在姐儿的情况特殊,可是姐儿既然是能够养在长公主的身边以后就是会让人高看一眼,所以两个奶娘最近照顾顾明妤是格外的细心。

一直等着奶娘带着明妤下去了,长公主才冷笑一声:“他们卢家可真的是越来越不像样子了,那样的女儿要是进了门的话可真的是家门不幸,那就是个搅家精和祸害!”

终归,世事无常,现在长公主很是强硬,可是最终还是妥协了。

明妤躺在精致而又温暖的摇车听着奶娘轻柔的歌声有些想要睡觉,毕竟现在她只是一个婴儿,所以睡觉才是本能嘛。

就在明妤半睡半醒之间却是听到了外面长公主也就是自己那个祖母说话的声音大了一些,大概是因为到现在目光所及之处还是模模糊糊的原因吧,所以明妤觉得自己的听力是特别的好。

明妤想,也不知道又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身在富贵家,可是现在正是风云诡变的时候,也不知道最终到底会有什么结果,大学时她学的是中国古代文学,曾经深入的接触到过古代历史,那些历史告诉她就算是再为富贵的人家,也会一夕之间遭遇覆灭的,而根据明妤这几天接触的事情,让明妤这个时候并不是平静的事情,毕竟自己这具身体的母亲的死亡就不寻常。

明妤觉得自己一向都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上一世,她也是出生在一个大家族里面,别人奋斗一生的结果恐怕是都比不上自己的起跑线,在这样的家族中,她从小接受的教育,见识的东西自然也是要比寻常人高上很多。

只是,明妤也像现在这样,早早的就没了亲生母亲,从小跟着祖父母长大,而父亲娶了继母之后生了儿子,之后她和父亲的关系就变的淡了,父亲给了她足够的物质生活,可是父女之间的交流却是寥寥无几。

祖父母都是那种喜欢安静的性格,也就养成了她安静淡然的性子,等着祖父母相继离世之后,她发现自己已经和父亲的新家庭格格不入了,于是就自己搬出去了。

明妤算了一下,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怎么说也是有了五六天的时间了,恐怕是自己的父亲应该还没有发现他的那个世界的自己已经离世了吧。

明妤想那个世界应该是没有了自己的灵魂了,虽然对于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也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她只是午睡了一会儿而已。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她现在比较庆幸的是自己其实对于那个世界的牵挂不是很多,所以她有信心能够让自己重新来过,然后过好。

但是,明妤深深的明白现在自己的身体并不是很好,起码,她醒着的的时候都是不怎么舒服的,从两个奶娘只言片语里面明妤知道这是因为自己的母亲在怀有身孕的时候中毒的原因,至于为什么会中毒,这里面就又有很多事情了。

这些明妤并不是很清楚,五六天的时间里面她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睡觉,能够知道这些已经很是不错了。

这样想着,明妤又陷入了沉睡。

入夜,顾伯礼带着自己的长子顾宸过来看明妤。

不过只有八岁的顾宸因为母亲的离世已经开始慢慢的变成熟了,这些天,顾宸嘴角没有笑过,一直都是紧紧的绷着,只有在见到自己同胞妹妹的时候嘴角才会稍稍柔和一点。

“今儿阿蔚怎么样?”阿蔚,是他的妻子给女儿起的小名,希望他们的女儿能够够健康茂盛的成长,只是,到底是不能够了,女儿瘦瘦小小的,即使已经出生五六天了,也没有像其他的孩子那样开始变的白白胖胖起来,甚至就是哭声都是细细的,每一次都会让他觉得很是揪心。他有两个庶女,平时虽然不是怎么接触,可是也是知道两个庶女小时候是不像自己的小女儿这般瘦弱的,越想,就越心疼。

“阿宸,过来看看阿蔚,这是你的妹妹,以后你要护着她。”顾伯礼拉着长子的手,说道。

这话这些天父亲每一次带着她过来看妹妹的时候都是会和他说一次的,顾宸想说,就算父亲不这样说,他也一定会好好的守护住妹妹的,这个妹妹从在娘亲的肚子里面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期待了,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妹妹出生了,娘亲就再也回不来了。

顾宸想自己的妹妹从小就没有娘亲疼爱,若是哥哥还对妹妹不好的话妹妹是要多可怜啊,所以,他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妹妹的,无论是什么时候。

走出去之后,顾宸对父亲说道:“父亲,我想为母亲报仇。”

顾伯礼微微停住脚步,看着自己的儿子,明明还没有到自己的肩膀,可是那紧紧抿着的嘴唇却是在告诉他,他的儿子已经长大了,这样的长大让他骄傲又心酸。

顾伯礼第一次用看待大人的眼神和语气来对待自己的嫡长子:“父亲也想,只是现在不是最好的时候,阿宸,你要记得,在你没有能力的时候一定不要莽撞,我们要做的是一击必中。”

“是,孩儿明白。”顾宸大声说道,握紧了拳头,他知道,那个害死他母亲的人现在很强大,他不会莽撞,但是仇,他也是一定要报的。

第三章 说话

顾伯礼送了自己的长子离开,自己却是去见自己的母亲,他知道今天灵堂发生的事情根本就隐瞒不过自己的母亲的,更何况自己也有话要和自己的母亲说。

顾伯礼进去之后,看着自己的母亲坐在烛光下面,显然是在等他的。

“母亲。”顾伯礼走过去说道,他一向都不是那种话多的人。

“嗯,你来了,给你留了素面,你吃一点。”不过五六天的时间,自己的儿子就已经憔悴了很多,虽然仍然衣着整洁。

她是不怎么习惯表达自己的感情的,可是终归她也是一个母亲,所以对儿子该有的关心她一点都不会少。

顾伯礼点点头,将素面都吃了下去,吃完,肚子里面舒服了很多,这一天,他是没有怎么吃过东西的。

等着儿子吃过面,长公主才说道:“灵堂的事情我知道了,卢家你准备怎么处理?那样的儿媳妇我可不要!”

顾伯礼淡淡的说道:“她愿意嫁进来的话就让她进来吧,进来了之后怎么样还不是我们说了算,阿菀没有了,她又怎么能够好过呢!”她不好过最好的方式就是嫁进来。这件事情说白了就是因为那个卢家的姑娘,要不然的话卢贵妃又怎么会去对他的妻子动手呢?

不过,这些年卢贵妃也真的是足够嚣张了,他的妻子中毒他没有想到,等着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所以他能够做的也不过就是为妻子报仇而已。

可是这样,不也是毁了儿子的下半辈子?长公主是不愿意看到的,但是儿子眼中的坚定和冷酷让她知道了恐怕是自己的儿子心中已经有了想法,这样的想法显然轻易不会改变。

长公主叹了一口气,说道:“就算是这样,事情也要慢慢来,我是担心阿蔚那个孩子,已经出生五六天了,还是像一个小猫儿一样,叶太医今天又过来了,还是说不好。”

想着小女儿,顾伯礼心中有些黯然,这个孩子受委屈了,顾伯礼说道:“那毒太医院的人也就叶太医知道的多一些,可是并不代表除了太医院的大夫没有其他的大夫知道了,我看着,不如让人去寻看看吧。”

长公主点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孩子已经辛辛苦苦的生下来的,怎么能够让她再。”后面的话长公主说不出来,她也不愿意去面对那样的结果。

顾伯礼沉默,这些天其实他心中极为难受,而且又觉得憋屈和愤怒,所以,他恨不得让宫中的卢贵妃还有卢家参与的人都碎尸万段,可是,现在他能够做的却只是忍,就算是做什么也只是暗地里面进行。

毕竟,他不仅仅是阿菀的丈夫,孩子的父亲,还是镇南侯,是整个顾家的族长,所以这也就意味着他不能够乱来。

顾伯礼说道:“阿蔚就劳烦母亲照顾了。”他是一个大男人,就算是心疼自己的女儿,可是细节上面的事情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做的,所以也就只能够是自己的母亲来了。

长公主摆摆手:“这些没有什么,那个孩子终归是个苦命的,说起来,阿菀的死虽然是卢贵妃动的手,可是也是有其他的人牵扯在里面的,目的是镇南侯府,也是文家。”

顾伯礼握紧了手,他不傻,若是仅仅只是一个卢贵妃的话还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毕竟她这样得罪的就是镇南侯府,这些年镇南侯府一直荣宠不衰,不单单是因为有一个长公主的原因,更因为镇南侯府有那样的资格和底气,所以卢贵妃根本就会不会这样明目张胆的动手。

所以恐怕是有人故意给卢贵妃这样的底气,才会让卢贵妃这般张扬,甚至是没有掩饰的意思。

顾伯礼说道:“儿子正在查里面的事情,算起来也快要有答案了。”这些天在外人看来他因为自己的妻子离世没有心情去理会其他的事情,所以就开始清理痕迹,可是那些人一定不知道他暗中的人手却是就等着他们清理痕迹呢!

长公主叹了一口气,儿子,终归是要比那个已经死了的丈夫聪明许多,也幸亏是这样。

长公主用手指随意的敲敲桌子:“听说卢家的嫡枝已经进京了,想当初卢贵妃不过是卢家不受重视的庶子生出来了女儿,虽然是长着一张好面孔可是到底是没有让卢家多么的重视,可是偏偏这个女儿就凭着一张脸迷惑住了皇上,荣宠不衰十多年,前两年卢家还是有些不屑,但是如今却是打算开始拉拢了!”

顾伯礼一点都不奇怪:“四大家族清河崔家,陈州谢家和苏州文家如今在朝廷中都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偏偏卢家却是江河日下,他们应该也是着急了,所以顾不上曾经的偏见,这本来就很正常。”毕竟,人都是追逐利益的。

四大家族崔谢文卢在历史上就是极为有名,一直延续到现在也是繁盛无比。

长公主勾唇:“也是病急乱投医吧,依靠女子的宠爱终归不算是长久的事情,更何况卢贵妃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而已,说起来,她这一次怀孕,也是快要到了生产的时候了吧。”

对于宫中卢贵妃的动向他一向都是找人注意着的,所以自然是知道,闻言点头:“应该就是这几天吧。”

顾伯礼从长公主府出来去了侯府,当初,先帝也算是极为宠爱长公主的,所以讲长公主下嫁给了当时的镇南侯,并且就将公主府修建在了镇南侯府的旁边,长公主和老镇南侯恩爱的时候居住在侯府,后来老镇南侯有了其他的女子并且生了一个孩子之后长公主就搬去了公主府并且再也不理会自己的丈夫,说起来长公主一向都是那种比较强硬的性格的。

顾伯礼先是去了顾宸那里,知道顾宸睡着,放下心来,然后转身去了灵堂,那里有自己的妻子,他们都说亡人的魂魄要七七四十九天才会离开家中,他的阿菀一向都害怕黑,所以他要去陪着她。

顾伯礼点了香:“阿菀,你能够听得到吗?若是听得到,就保佑我们的阿蔚健康长大吧。”

第二天镇南侯府的两位夫人过来请安的时候明妤还没有醒过来,她现在每天睡觉的时间很长。

当初长公主看中了老镇南侯,嫁给了他,刚开始的时候也是和美,但是后来那老镇南侯从福建打仗回来带回来了一个女子和一个孩子,并且一向清明的老镇南侯就像是抽风一样说自己和那女子是真爱,希望长公主能够成全他。让那个女子成为平妻。

长公主在宫中的时候就是说一不二眼睛里面容不得沙子的人,因为得皇上宠爱一向也是顺风顺水的,自然是忍受不住丈夫的背叛,所以当即就是进宫找皇上做主。

自古以来,驸马除了公主又怎么能够有其他的女子,别说是平妻了,就是妾室和通房都是不会有的,所以老镇南侯的做法就是触碰到了皇上的底线,触碰到底线的结果是什么呢?镇南侯毕竟是立过功的,所以算是逃过一劫,可是那女子却是没有这样好的命运了,当即就是一根白绫断送了性命,那个女子的孩子却是留下来了。

或许两个人确实是真爱吧,那女子死后不久镇南侯也就缠绵病榻,不久也就是离去了,那个时候长公主不过只有二十六岁,镇南侯也不过是只有九岁而已。

可是长公主却是生生的撑了下来。

长公主有两个儿子,一个是镇南侯,还有一个就是二老爷,镇南侯从武,二老爷却是选择了科举的道路,如今也是中了进士,正在翰林院里面。

二夫人周氏是诚意伯府二房嫡女,嫁过来到现在也是生了两个女儿,分别是五岁的大姑娘顾明嫄和两岁的二姑娘顾明蝉。

三老爷则是那个女子生下来的孩子,当初长公主不过是想着孩子无辜留了孩子一命,这些年也是不冷不热的,三老爷本人也是老实木讷,在长公主面前气都不敢喘重了,如今也是十八岁了,却是事事无成,三夫人焦氏出自沈阳焦家,沈阳焦家和四大家族是比不上的,可是也算是一个二流的家族,只不过这个三夫人是焦家的输出姑娘就是了。

三夫人有一子一女,分别是两岁的五爷顾实和八个月大的五姑娘顾明娥。

长公主是不怎么耐烦人过来请安的,所以不过是每个月逢五和逢十的时候让两个儿媳过来而已。

今天是腊月十五。

自从文秋菀怀有身孕之后管家的事情就是到了二夫人的手中,如今自然还是二夫人管着,年关又逢着文秋菀离世,自然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今儿二夫人也是想着趁着请安过来问问长公主一些事宜。

二夫人一向都是那种比较稳妥的人,嫁过来连着生了两个女儿难免会觉得底气不足,所以做事就更加的周到。

二夫人笑着说道:“马上就要年关了,有些事情还要让母亲示下。”

长公主恍然,居然到了年关了,这个年实在是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所以长公主只是说道:“按照往年的例子减两成吧,往年怎么做账本上还有管事们都是知道的。”

长公主对于二夫人最为满意的一点就是二夫人一向都很是明白,所以管家一年了重要之处的管事都没有换下来,只是在一些其他的地方安排了自己的一些人,这些任何一个管家的妇人都是会做的。

二夫人也是想的明白,大伯哥有能力,就是顾宸都是小小年纪也是聪慧,所以以后爵位是落不到二房头上的,这样的话又何必趁着管家做过多的小动作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第四章 新年

转眼就到了新年,明妤来到这个世界也有二十一天了,二十多天过去了,明妤觉得自己的身体好了很多,但是比起来健康的孩子仍然是差的远,可是这已经让明妤觉得很是满意了。

如今,明妤已经能够看清楚近处的东西了,也让她知道自己恐怕是生活在一个极为富贵的人家,就比如她所在的摇车是小叶紫檀的,样式极为简单,可是雕花精致,而且打磨的很是油亮,上面甚至是有了包浆,一看就是用了很长时间的。

不要觉得用了很长的时间要被唾弃,正是因为这样才能够体现一个家族的底蕴,这样的摇车应该也是一个古董,放在现代的话怎么说也是需要几千万才能够拿得下来,而在这个时候也应该是很是珍贵的东西。

屋子里面的其他的东西也有很多要是放在自己现代那个祖父收藏的东西里面也是其中的珍品,想一想她现在不过只是一个婴儿而已就开始用这些东西,明妤就算是看惯了富贵也是有些咋舌。

同时明妤也是庆幸自己生活在这样的人家里面,要不然的话恐怕是现在自己已经不存在了吧,这二十多天的精心照顾,明妤很是能够感受的出来。不是一般人家能够做到的。

当然,现在明妤只是想着能够好好的活下去而已,无论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面对什么样子的时代,她只是一个婴儿而已,看起来老爹和祖母都比较厉害,所以也轮不到她去操心什么。

这样想着,明妤又陷入了沉睡,外面的鞭炮声一点都没有影响到明妤。

这一个年对于镇南侯府来说并不算是热闹,皇宫之中同样也是热闹不起来,原因很是简单,就是卢贵妃的刚刚出生的皇子夭折了。

这其中并没有镇南侯府的手笔,就算是长公主和顾伯礼恨透了卢贵妃,但是他们却都是讲究原则的,所以并不会报复到孩子身上,而这一次卢贵妃孩子的死虽然可能是有外人在推波助澜,但是最为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卢贵妃自己。

卢贵妃已经三十六岁了,虽然说平时养尊处优看不出来老态,但是到底也算是高龄孕妇了,而且在怀孕期间多次因为身子的原因出现小产的征兆,所以也就不会有太多运动,偏偏卢贵妃吃多了燕窝花胶的身子样的太好,肚子里面的孩子太大。

当时生产的时候就是已经难产了,卢贵妃和个人怕死当即就是要求保住大人,孩子出生的时候就是已经浑身青紫根本救不活了。

卢贵妃回到这是一个男孩之后当即就是晕了过去,醒过来之后对皇上一顿哭诉,卢贵妃这个人嚣张跋扈了二十年,自然是不会认为孩子生不出来是她的错的,所以那些给卢贵妃接生的产婆们就是遭殃了,据说全部都是诛灭九族,这样的事情也就是卢贵妃能够做出来的,而皇上显然是纵容。

长公主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气的两天没有好好吃饭,就算是再怎么不待见,那个皇上也是他的亲弟弟,这样昏庸她是怎么都是看不下去的,想当初皇上刚刚登基的时候倒是没有什么,现在反而是越发的糊涂了,这一点长公主每一次想到心中都很是气闷!

经过了这一次长公主更是下定决心拉卢贵妃下来,如今已经开始布置了,实话实说,这些年卢贵妃过于嚣张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所以长公主只是稍稍露出来了一点意思就是已经开始有人主动要过来和长公主联手了,首当其冲的就是皇后。

当今皇后出自清河崔家,说起来和长公主的关系不错,前几年两个人还会有些联系,这些年因为卢贵妃打压崔皇后已经开始吃斋念佛,甚至是连娘家都是不会再联系了。

皇后在皇宫中简直就是透明的存在,这些年就来每年过年的朝拜都是卢贵妃主持没有了皇后的影子。

但是不要以为这样皇后就是真的只是笼屉里面那白白胖胖的包子任人拿捏了,就比如皇后所生的二皇子如今可是平安长大,儿子都有了三个,其中最大的已经七岁了。

这一次皇后之所以会出手一来是因为卢贵妃想要染指她的儿子,这是皇后万万不能够接受的,还有也是想着“趁你病要你命”的意思了,毕竟隐忍了十多年,皇后也是不愿意再去忍下去了。

卢贵妃孩子没了,现在正在做月子,就算是卢贵妃想要主持朝拜也是没有精力的,于是皇上大手一挥今年的朝拜取消,已经是忘了皇后的存在了。

无论如何,京城里面的那些夫人们却是松了一口气,她们作为正妻本身对于小妾这种生物就是不会喜欢的,偏偏每年还要去给这样的生物请安跪拜,就算是她的贵妃,可是到底也不过只是一个妾室而已啊!

所以今年取笑朝拜除了皇后也算是皆大欢喜了。

明妤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秀气的打了一个哈欠之后,明妤就被奶娘抱着去了长公主所在的正屋那里了,现在明妤是和长公主住在一个院子里面的,长公主在正屋,明妤则是在东厢房,倒不是长公主府没有院子,而是这样的话方便长公主随时照应明妤。

过去的时候屋子里面有着很多人,如今明妤已经已经能够看清楚别人长什么样子了,倒是很容易的就是认出来了长公主和及的父亲以及大哥,毕竟这三个人是经常过来看她的,其他的人自然也是会过来表示关心,但是到底是不会过来的长久。

长公主是第一次教养一个女孩儿,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如今看着孩子在体弱的情况下养了二十多天,而是脸色已经不再那么苍白了,并且能够睁开眼睛看你。长公主还是觉得很有成就感的,自然也就是心中更加的疼爱明妤。

所以明妤一过来长公主就是离开将明妤抱在了怀中,问道:“姐儿可是吃过奶了?”

奶娘就说道:“早上起来喝了半碗,换了尿布之后又睡了一个时辰,刚刚醒过来喝了一碗。”

听了,长公主就笑着对自己的大儿子说道:“阿蔚现在吃的要比以前多很多了,昨天称了一下,比刚刚出生重了三斤呢!”

别人二十多天的孩子都是能够长上七八斤,可是现在这个孩子不过之后三斤而已,想一想其实也是一件心酸的事情,但是这已经能够让行公主觉得很是欣慰了。

顾伯礼看着娇娇软软的女儿脸上多了一下笑容:“这是母亲的功劳,我也让人找了其他的大夫,等着过几天就让他们过来看看吧!”

长公主点点头:“嗯,这件事情不能够耽搁了。”

三夫人就撇嘴,不过只是一个刚刚出生二十多天的孩子而已,就这样在乎,以后长大了她还了得,毕竟她的明娥可是和这个孩子一样大,以后可不是就永远比不上了!

这样想着三夫人心中更加不满意了,但是却是不敢说出来的,说实话她心眼很小,可是更加害怕这个身为长公主的婆婆。

二夫人看着长公主这样在乎大房的嫡出女儿也是心酸的,有时候她也想着要是自己的两个女儿也是养在长公主的身边就好了,这样起码两个女儿长大了出去交际的时候会让人高看一眼。

可是,想着自己现在还没有儿子,二夫人根本就是没有底气在自己的婆婆面前提出来,明嫄和明蝉两个孩子,明嫄已经知道好赖了听着底下的人说于是对于大房的这个女孩子很是不喜欢,明蝉却是觉得欢喜,有一个比自己小的妹妹了,以后她们可以一起玩耍。

至于那些庶子女在这个时候基本上是不会怎么说话的,长公主本来就是皇后所出,重视嫡枝,对于庶出的孩子也不过就是不会委屈了而已,其他的事情是不怎么关心的。

明妤过来了,镇南侯府的孩子们也就集齐了,所以长公主就让人拿出来了压岁钱,托盘里曼放着宝蓝色和石青色的荷包,宝蓝色的是给大房和二房嫡出的孩子们的,石青色的则是给大房和二房庶出的孩子们还有三房的孩子,每一年这个时候都是三夫人最为扎心的时候,长公主这个人很是重视嫡庶这件事情的,所以她根本就是不敢提出来其他的意见,就算是心中不满意也还能够强颜欢笑。

接下来就是顾伯礼,除了明妤之外,顾伯礼其他的倒是一视同仁都是一人一个红包,里面的银票面值也都是一样的,但是明妤这里却是一个小盒子,顾伯礼当着这些人的面说道:“里面是两个庄子,出息给阿蔚当零花钱。”

这可真的是大手笔了,但是毕竟是大房的东西,二房的人完全是没有什么想法的,三房的三夫人倒是眼馋,她的嫁妆不是很多,自己的丈夫也是没有本事的,所以看着大房拿出来两个庄子来给女儿当零花钱自然是会心中有些不舒服。

三夫人看着顾宸脸上笑眯眯的,一脸就然人让人若如此的样子在心中骂了一句顾宸傻,不知知道以后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他的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合集】 穿越之夫贵妻娇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527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