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阅读器】 电影世界穿梭门

【小说阅读器】 电影世界穿梭门

第1章 我家大门穿越了

“王旭,你要的东西到了。”

伴随着滚滚黑烟,一辆改装过的农用三轮车,吭吭哧哧的爬上半山腰,停在了一个山中小屋门口。

没一会的功夫,小屋中走出来一位年轻人,他看上去二十来岁,脸上带着微笑,细看却有点凶恶。

这种凶,不是长得不好,相反,此人的样子还有点小帅。只是眉目之间,给人的感觉有点凌厉,有种在电视上,看到反派演员的既视感。

“王旭,你真打算好了,就待在老家,跟这几亩果树打交道,不学学别人,去城里发展一下?”看到年轻人出来,开着三轮的汉子,主动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王旭递上两根烟,等二人都点上了,才深深吸两口,吐出一股云雾,摇头道:“周哥,我高中都没毕业,去城市也就是端盘子,扫地,听人使唤的命,还不如待在老家,守着几亩果园来的潇洒。”

“这几年,可没听说,有人靠果园子发财的,果园子现在不好弄啊!”周哥说的不客气,脸上的神色却很专注,并不是在挖苦什么。

王旭也知道这一点,周哥叫周强,没什么大本事,但是在十里八村很有人缘。

年轻的叫他周哥,年纪大的叫他强子,这人是公认的好人,平日里在城里面卖菜,没少给村里人帮着捎带东西,是个热心肠。

王旭这次打算弄个防盗门,放在山上果树园的小屋里,周强听到后就自告奋勇的帮忙,省了一百多的运费不说,连饭都不吃他一口,这个人情王旭记得。

“周哥,我这人没什么本事,有口饭吃就知足了,太远的地方我想不到,也不敢想啊!”王旭笑着开口,语气中不无自嘲。

周强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拍了拍王旭的肩膀,说声好好干就走了。

王旭一路目送,直到周强开着三轮车,在视线中再也看不到,才稍微显得有些没落,自语道:“我也想出人头地,我也想风风光光,可我一没学历,二没本事,就是长得凶了点,难道要我去拍电影啊?”

拍电影这个想法更不靠谱,比他当果农发家难多了,横店可不缺特效演员,缺的只是有没有关系。

王旭祖上八辈都是贫农,别说贿赂导演,就是自费去横店的钱,他现在都拿不出来。

摇摇头,王旭抱起地上的防盗门,头也不回的向着屋里走去,临进门的时候看了眼天空,低语道:“好像要下雨了…”

…咔嚓…

八月的天气,就像小孩子的脸一样,说变就变。

狂风肆意,暴雨来临,整个转变不过半个小时的功夫。

王旭在山上的小屋,是上一位包山的果农留下的,窗户已经被熊孩子打坏,门也不知所踪。

风雨一来,豆大的雨点借着风势,愣头愣脑的往屋里冲。

王旭看了看自己新买的防盗门,得,也不用等人来装了,自己今天不把它装上,估计晚上可以睡淋浴了。

轰隆隆!!

顶着阵阵雷声,王旭拿着工具干了起来,边干边小声的抱怨着。

天空中乌云密布,雷声一下接着一下,电闪雷鸣煞是好看。

就在王旭嘀咕着,自己打雷的时候在山上装防盗门,会不会被雷公劈死这个问题时,一道蓝色的雷光瞬息而至。

轰!

蓝色的雷光足有水桶粗,打在防盗门上的瞬间,就将王旭给弹了出去。

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疼,不痒,好像没什么事。

王旭刚要庆幸,抬头就看到自己的防盗门上,道道蓝色雷光游走不断,好似随时都会羽化登仙一样。

“不是吧,我的防盗门成仙了?”看着防盗门上的光华,王旭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在他瞪大的双眼下,防盗门上的门锁自动打开,门后的空间犹如水波一样荡漾着,显示出一副老照片上才有的,抗战时期的独特画面。

“发生什么了?”

一门之隔,居然看到了两个世界,看得王旭目瞪口呆。

门后面,明显是那个特殊时期,支持抗战的标语,张贴的到处都是。

大街上,许多穿着旧式服装的学生,正挥舞着小旗子,高喊着打倒日本军国主义。

而且他还眼尖的发现,几个类似记者的人,正跟着人群拍摄照片,一口地道的天津话。

而让王旭想入非非的是,明明他看到了这些人,这些人却看不到他。

一会的功夫,抗议的学生队伍远去了,大街上重新恢复了平静,自始至终,都没有人往他这边看上一眼,好似他根本不存一样。

“这算什么,时空隧道吗?”作为21世纪的大好青年,王旭本身是相信科学的。

但是自己家的防盗门,被雷劈了一下,居然产生了时空隧道这么不科学的东西,让他对科学的信念也有些动摇。

要不要过去看看,这是王旭的第一个想法。

男人嘛,谁没有扛枪保卫祖国,消灭日寇的幻想。

只是这个想法来得快,去的也快,说到底王旭只是个普通人,他有一些不现实的幻想,却更重视自己的安全。

深吸一口气,王旭捡起一根树枝,戳了戳打开的防盗门。

轻轻一下,防盗门应声关闭,另一个世界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时候,天上还在打雷下雨,狂风呼啸,好似之前的一切都是梦境。

王旭咽了咽吐沫,看着眼前的防盗门,半是逃避,半是自我安慰的自言自语道:“幻觉,一定是幻觉!”

夜晚,躺在床上的王旭,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都是游行的学生,还有支持抗战的口号。

一直折腾到后半夜,雷雨声已经散去,他依然没有睡意。

总是有一种听不见的声音在诱惑他,告诉他应该去门那边看看,不然一定会后悔的。

翻来覆去,再去看看的想法,终于占据了上风。

王旭从床上爬起来,狠狠的灌了几口凉水,走到了已经不再发光的防盗门前。

伸手,握住门栓,用力一拧。

…咔嚓…

门很容易就被打开了,另一个时空的画面,再次出现在了王旭眼前。

还是那个街道,还是那些标语,只是时间有了不同。

上次开门的时候,王旭虽然没有注意,但是回忆起来,好像是中午的样子。

而现在,夕阳西下,虽然没有到夜晚,却也没有了正午的骄阳。

“我这么过去,不会回不来了吧?”有心进去看看,事到临头,顾虑还是有的。

而且,这么冒冒失失的过去,一点准备都没有,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安。

王旭思前想后,觉得还是要准备一下,或许应该用小鸡小鸭先探探路,万一这个时空隧道有危险,自己可就哭都没有眼泪了。

第2章 余则成

压下心中的冲动,王旭放弃了,今晚就过去看看的幻想。

一夜无话,转眼便是第二天。

一大早天还没亮,根本没睡的王旭,就将看上去没了异常的防盗门,拆下来放在了床底下。

做完这一切,他才翻了翻钱包,拿着钱包里仅剩的三百来块钱,心急火燎的下了山。

一只巴掌大的小鸡,一只巴掌大的小鸭子,外加一根三米长的尼龙绳,这就是王旭要准备的东西。

居住在山脚下的村民,有养鸡鸭的习惯,搞定这一切并不困难。

半个小时之后,准备工作就绪,王旭又提着鸡鸭,马不停蹄的再次返回。

“鸡鸭也是生命,如果它们能过去,没理由我过不去。而且,这个穿梭门能够使用的话,我完全可以当个倒爷,随便捣腾些物资过去,想不发财都是难事!”王旭越想越是高兴,看着眼前的另一个世界,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想干就干,拉出防盗门,王旭将准备好的鸡鸭,用尼龙绳绑住双脚,用力的向着门中丢去。

唰!!

一道蓝光闪现,在王旭的见证下,鸡鸭轻而易举就穿了过去,来到了这个疑似抗战的年代。

“成了!”王旭大喜过望,用力的在手上一砸。

鸡鸭能过去,就代表生命可以通过穿梭门,自己也可以过去。

接下来,就是往返问题,王旭拉着绳子用力拽,只见被绑住的鸡鸭用力挣扎,可还是在他的拖拽之下,还是从门中被拉了出来。

“嘎嘎嘎…”因为用的力气比较大,被拽回来的小鸭子,扑腾着翅膀大声抗议。

王旭一把将鸡鸭抱起来,细心的检查着,发现鸡鸭身上没有一点变化,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回来的时候还是什么样。

“好,太好了!”有了鸡鸭探路,王旭终于能确定,穿梭门是否可以使用。

但是他依然没有着急,正所谓磨刀不费砍柴工,他在进入之前,可不打算空着手过去。

“得算计一下,什么东西在这边不值钱,在那边值钱。又有什么东西,在那边不值钱,在这边值钱。然后依靠穿梭门,将这些东西转换一下,我就能赚大钱。”王旭手中拿出个本子,写写画画,写上自己认为带过去,就能赚钱的东西。

第一个,是人造钻石与珠宝。

钻石与珠宝,在哪里都是抢手货,人造的不值钱,可依照抗战时期的科技水平,现代工艺加工出的人造珠宝,应该有蒙混过关的可能。

但是很快,这个想法就被王旭抛弃了,因为他没有门路,去买那些高仿的珠宝。

而低仿的假货又太假,相信骗不过那些珠宝商,带过去也不好出手。

放弃了人造珠宝,王旭第二个想法,就放在了手表上面。

杂牌的不锈钢手表,某宝上几十块钱一块,要多少就有多少。

同样,手表这样的东西,在七八十年代都是抢手货,相信到了抗战时期,也能引起万人空港才对。

更重要的是,手表的投资小,回报大,正适合初始资金不足,以小博大的去操作。就是被人盯上了,也可以打一枪换个地方,反正进价便宜,损失了也不值钱。

有了计划,剩下的就是实施。

王旭登上自己的某宝账号,不求最好,但求最便宜,用银行卡中仅有的八百块钱,一口气订购了十二快不锈钢手表《不带日期那种》,还有一套黑色的中山装。

两天之后…

踩着皮鞋,穿着中山装,提着装有十二快手表的皮包,王旭开始了第一次穿越。

第一次穿越的感觉,就是没什么感觉。

没有头晕脑胀,也没有耳鸣目眩,王旭还没有反应过来,另一个世界就到了。

回头看看,自己的穿梭门,正镶嵌在一面墙上。

周围路过的行人,对此仿如未觉,除了王旭自己以外,别人仿佛看不到这个大门。

“卖报,卖报,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将军壮烈殉国!”

王旭来的时候是早上,大街上人不多,一名七八岁大的报童,正在卖力的吆喝着。

听到报童的呼喊,王旭赶紧走上去,他没有钱买报纸,只是站在报童的身后偷看了几眼。

入眼,报纸上的日期写着“1940年5月16日”,头版头条,便是张自忠将军壮烈殉国。

“1940年吗!”看到这则新闻,王旭心头有些沉重,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在和平年代了。

可随后,更让他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迎面走来一位三十多岁,戴着眼镜的中年人,笑呵呵的开口道:“小孩,给我一份报纸。”

“孙红雷!”只看一眼,王旭就震惊了,怎么在1940年看到孙红雷了。

难道不是一个人,不可能,王旭当年看潜伏,追的十分入迷,对剧中的孙红雷印象极深,没理由会认错人。

“这位兄弟,你在叫我?”孙红雷笑的很和善,带着某种憨厚,开口道:“你认错人了,我叫余则成,可不是孙红雷啊!”

“余、余则成!”看着拿着报纸,转身而去的余则成,王旭脑袋里轰的一下。

余则成是电视剧人物,人物原形为吴石、黎强、刘青石三人的缩写,并不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

可现在,他却在1940年的天津,看到了潜伏中的余则成,还长了一副孙红雷的外表。

这是要弄哪样,难道说,这不是平行世界,而是电视剧潜伏的虚化世界。

“要真是来到了电视剧《潜伏》中,这个时候的余则成,应该加入地下党了吧!”看着余则成的背影,王旭有些心不在焉的想着。

可是很快,他就平静了下来,不管这是哪里,余则成的身份是什么,他的计划依然要进行。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是层层渐进的游戏。

王旭来到这方世界,最大的目的是齐家,是致富,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愿意帮助一下余则成,但那是在他离开时的事情,而不是现在。

“小孩,叔叔跟你打听一下,附近有没有商行,或者当铺之类的地方?”王旭恢复平静,对着报童问道。

报童是本地人,对附近非常熟悉,想也不想的开口道:“有,这条街走到头,再往北拐,有一家荣升商行,掌柜的人挺讲究的,经常给难民们施粥。”

挺讲究就是挺好,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中,这种商人是比较少的。

王旭点点头,带着自己的手表,直奔荣升商行而去。

荣升商行规模不小,三进的大铺子,门口就有伙计端茶送水。

王旭说明来意之后,见到了商行的周掌柜,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富商。

听到王旭的来意,周掌柜还有些将信将疑,不太相信他手中,有手表这样的高档货。

等到王旭将皮包打开,露出清一水,镀过反光膜的手表后,周掌柜的将信将疑,就迅速变成吞口水了。

“周掌柜,我这是瑞士货,别说是中国人,就是日本人也没见过。”王旭提起日本人,不是崇洋媚外,而是现在的天津,日本人才是钱多人傻的代名词。

听到这样的话,要是换了奸商,肯定要挑毛病,好方便压价了。

但是周掌柜,却认同的点了点头,直言道:“手表,周某人见过,但是这么高档的手表,还是第一次见!”

“既然是好货,周掌柜开个价吧。”王旭坐在椅子上,没喝伙计端上来的茶水,一副我急着走的样子。

周掌柜是见过世面的人,拿起手表看了又看,这才低声道:“一块手表,五十块大洋,这个价格怎么样?”

王旭过来之前,特意查过物价,一根一两重的小黄鱼,大概是30块大洋。

一块在后世,几十块钱的手表,能卖接近两根小黄鱼,这个买卖绝对不亏。只是这么一转手,十二快手表,王旭就少说能赚了三十几万,这还是货少的情况。

第3章 这里是《潜伏》

周掌柜给的价格,王旭已经很满意了。

只是在商言商,从周掌柜的态度看来,这价格应该还不是底线。

想了片刻,王旭伸出了两个手指,道:“两根小黄鱼,一块手表,行就行,不行我就换一家。”

“两根!”周掌柜眉头微皱,在房间中渡着步子,脸上有些为难。

手表是新产物,又是从国外运来的,一块手表的入手价格,一般在40块大洋上下,50块大洋卖出去。

王旭的手表比那些更高档,他才给了50块大洋的收购价,要是再贵的话,好似有些不值当。

“周掌柜,我的手表,可不是普通货。你看这光泽,再看这工艺,都是一等一的上上之选。有钱买手表的人,可不在乎贵那么一星半点,这档次有了,还愁没有生意?”王旭进货便宜,可那是跟21世纪比,放到1940年,这些手表足以引领潮流。

这年头,有钱的真是有钱,没钱的饿死大街。

能拿出40块大洋,来买手表的人,不会在乎手表的价格,是不是更贵了。

他们追求的是档次,是潮流,是品味,王旭对自己的镀膜手表很有信心,他与周掌柜的生意属于双赢。

“好,就两根小黄鱼,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下次有了新货,你可得继续关照我!”周掌柜生意做的大,说好价格之后,二十四根小黄鱼,很快就被拿了出来。

王旭对黄金不太熟悉,只是用笨办法,在金条上划了两下。

金子比较软,真正的金条用硬物一划,能留下清晰的划痕,假金条就没有这种能力。

看着金条上清晰的印记,王旭笑的更满意了,连连说着下次继续合作。

“24根小黄鱼,加起来有两斤半,放到现代也不是小数目了。不过,只将金条拿回去,好似有点傻啊,最好的办法是用金条,买上一些古董,这样才是一本万利!”

乱世黄金,盛世古董,这是千古不变的硬道理。

1940年的华夏,古董不值钱,因为遭逢战乱,这些东西贬值贬的厉害。

反过来,现实就不一样了,老百姓有钱,世道安稳,古董的价格犹如竹子开花,一节高过一节。

而且,两边的时空年代,上下只相差了七十年。

放到古董行业里,就算用科技鉴定,几十年的差别也很细微,没人敢说这是赝品。

王旭暗暗琢磨,越想越觉得这条路可行,比单纯的拿金子返回更有效益。

唯一顾虑的是,自己不懂古董,要是买个赝品回去,那丢人,可就丢到姥姥家了。

“我在这边人生地不熟,买古董这样的事,难免会被人骗,要是有人能牵线搭桥就好了。之前,看那个周掌柜不错,难道回去找他帮忙?不行,周掌柜我也不熟悉,以我的情况,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最好,被有心人盯上就麻烦了,还是谨慎点好。”

王旭不是特工,但是本能的戒备还是有的,格外珍惜自己的小命。

可是这么一想,他又有些犯难了,不去找周掌柜帮忙,他又该上哪去买真古董呢。

“荷叶鸡,刚出炉的荷叶鸡,祖传手艺,不好吃不要钱啦!”

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转着,直到一阵卖荷叶鸡的吆喝声,才将王旭拉回了现实。

王旭闻着香味,肚子里还真有些饿了,抬头向着店里看去,顿时楞了一下:“咦,又是孙红雷!”

孙红雷,不对,应该是余则成,此刻正在往店里走。

王旭突然想到,这件事可以请余则成帮忙啊,电视剧中的余则成,看上去挺热心肠的,明面上是军统的人,暗地里却是地下党,他总不会黑自己的黄金吧。

记得有一集里,余则成看到吃不饱饭的小乞丐,还将自己点的肉包子,分给小乞丐吃的画面。从这里看,这人绝对不坏,只是双重间谍的身份,让他始终与人保持着距离。

但是,别人怕余则成的身份,王旭不怕啊。

他是现代人,拿到古董之后返回现代,管他军统还是中统,对他来说都不是个事。

“余…”

王旭刚想上前攀谈,就听到走在前面的余则成,笑着与伙计说道:“你这荷叶鸡,不好吃不要钱,拿给我来份不好吃的,正好今天没带钱。”

“呦,瞧您说的,您可是老顾客了,就是不带钱,我还能不让您进不成!”伙计一脸笑容,不由分说,拉着余则成就往里走。

店里的顾客们,显然也认识余则成,纷纷笑着应口。

可王旭却注意到,余则成与伙计这么一对话,门口一个拉黄包车的脚夫,却跟听到了命令一样,昏昏欲睡从车上爬起来,拉着车就跑远了。

“这是接头吧?”王旭不敢肯定,但是又觉得可能是这样。

之前,他明明看到脚夫,正在黄包车里睡觉,周围又没有客人来,没理由被吵醒后拉着车就跑啊。

在联想到,余则成的真正身份,王旭觉得值得怀疑,毕竟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余则成,这时候已经加入地下党了。

“伙计,来份荷叶鸡!”王旭走进去,找了个位置坐下。

没一会的功夫,荷叶鸡上来了,他一边吃一边向外看,打算看看跟余则成接头的人是谁。

结果,接头的人没看到,前后不过几分钟的,余则成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朋友,我们又见面了,真巧!”余则成还是那副憨笑,给人的感觉很亲切。

但是不知道是做贼心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王旭总觉得周围的空气有些冷。

“是啊,好巧。”看到余则成,王旭就知道接头的人,肯定不会出现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发现的,可看余则成的意思,明显是冲着他来的,目光中不无审视。

“余先生,我对你没有恶意,挺多有点好奇,还打算请你帮忙。”王旭并不怕被余则成发现,也不怕自己的目的暴露,因为地下党的作风与军统不同,可没有宁杀错不放过的政策。

余则成明面上是军统,实则是地下党,处事手段也有了变化。

要是余则成没有加入地下党,他相信只要有一点怀疑,自己就会被人带走,直接丢进审讯室中。

可现在,余则成更像在试探他的身份,琢磨他的意图,并没有上来就翻脸的意思。

“帮忙,我们两个不认识吧?”听到帮忙这个词,余则成有些迷惑。

更让他迷惑还在后面,只见王旭直接拿出包,往前面推了推,道:“我认识你,你不认识我,挺复杂的。我真是求你帮忙,这是24根金条,我要换20根金条的古董,剩下的是你的劳务费。”

“朋友说笑了,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余则成的手一碰包,就像碰到了地雷一样,飞快的将手拿开了。

王旭相信他已经摸出来,包里面装的是什么,诚恳的说道:“我真是请你帮忙的,只要东西买来,四根金条就是你的,交易地点也是你定,我问都不问。”

“二十多根金条,你这么信我?”余则成虽然多智,却不是妖怪,怎么看王旭,都有些难以理解。

王旭却不这么想,微微点头,道:“天津城内,我不信你,还能信谁,这件事你得帮我啊!再说了,现在物价这么高,家里的日子不好过吧,四根金条用得好,那是有大用的。”

“呵呵,你一定是个疯子,我还是听不懂,告辞了。”余则成转身就走,任凭王旭怎么喊,都没有再次回头。

王旭自己也纳闷了,地下党的任务有搞物资,这送上门的钱,余则成怎么不要啊。

难道是嫌少,不应该啊,四根金条的劳务费,可着实不低了,要不是他知道余则成的为人,这钱可不敢给。

思前想后,王旭有点明白了,他知道余则成的身份,余则成不知道他的。

信息不对等之下,余则成该不会将他的身份,当成其他部门的特工,而想入非非了吧。

第4章 中统谢若林

从大门走出去,余则成脸上不动声色,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

作为军统,天津站机要室主任,戴老板亲自授奖过的精英特工,余则成的能力绝对不低。

一边向外面走,一边努力的回忆着,自己与那个人的两次见面。

从内心深处,余则成并不认为自己暴露了,可他又隐隐有个直觉,自己的真实身份,对方是知道的。

这种怀疑没有理由,余则成却深信不疑。

他依靠这种直觉,躲过了敌人多次围捕,警戒,已经成了血液中流淌的本能。

自己暴露了,而且暴露在了一个身份未知,目的未知,一切未知的人面前。

越想下去,余则成越是心惊胆战,对方的身份是什么,军统内务部,中统调查局,又或者是梅机关。

不对,那人的作风,不像是正规特工,目的性太明显了。

可是随后一想,余则成又觉得,不排除对方刻意营造,自己什么也不懂的样子,以老手冒充新人的可能。

思绪有些乱,哪怕余则成身经百战,一时间也毫无头绪。

困惑,犹如乌云一样,笼罩在内心深处,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是怎么暴露的。

“不能慌,对方不可能掌握证据,也许这只是个试探!试探,好,我就陪你玩玩,看看是你将我揪出来,还是我先将你调查清楚。”余则成是聪明人,一时间想的有些多。

另一方面,王旭就没有想这么多,他还在吃着荷叶鸡,想着自己的发财大计。

毕竟,中国话博大精深,同样的一句话,有可能是两个意思,甚至是三个意思。

他可不知道余则成,此时已经想歪了,而且歪的挺严重的。

“老板,结账!”王旭付了账,拿着包往外走,在门口叫了辆黄包车,直奔法租界而去。

抗战时期,法国在华有四大租界,分别是天津,上海,广州,汉口,租界内设有巡捕房,一般情况下日本人也会给面子。

要说这个时代下,有什么地方比较安全,也就是这些外国租界了。

黄包车一路狂奔,脚夫肩膀上搭着毛巾,天南地北的与王旭闲聊,上到南京汪伪政府,下到南街的董寡妇生孩子,好像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王旭闲着无聊,看脚夫吹的这么热乎,随口就问了一句:“在老字号荷叶鸡门口,拉活的那个车夫,你知道吗?”

“你是说大成子啊!”脚夫满脸堆笑,连连点头道:“我认识他,这个人挺好的,是个热心肠,就是懒了点。”

“懒?”王旭这么一问,脚夫就继续说道:“是啊,大成子是有名的懒汉,太远的地方不去,太费时间的地方也不去,那哪能挣到钱。干我们这一行,当然是越远越好,我巴不得拉着您,去趟京城、上海那样的地方呢,跑的远了给的钱才多嘛!”

“有道理。”

王旭笑着应是,心里面却微微一动。

荷叶鸡店门口的脚夫,果然是情报员,也只有情报员,才不敢跑到太远的地方去。

毕竟,情报工作不比其他,要求的是快、准、急、整天玩失踪还搞个屁啊。估计要不是怕暴露,近处都不会去跑,巴不得整天守着情报站。

当然了,这些话是不能说的,心里面清楚就行了。

整部潜伏中,军统,中统,地下党,梅机关,樱机关,各个组织的人层出不穷。

见到了余则成的接头之后,王旭现在看谁都像特工,就连面前这个特别能侃,知道什么就卖弄什么的脚夫,他也不敢肯定是不是真的脚夫。

“先生,法租界到了。”跑了半个多小时,过了一座桥,法租界映入眼帘。

此时是1940年,日本的攻势如火如荼,就连法租界都受到了影响。

一眼看去,法租界入口处的石门大桥,少说站着两个班的日本兵,虽说没有进行搜查,但荷枪实弹的站在那,就说明了对法租界的窥视。

显然,占领了天津之后,日本人对城中之城的法租界,也变得越来越没有耐心了。

“带我去酒店,要安全点的。”王旭收回目光,紧了紧怀中的皮包。

一路没有出什么差错,顺风顺水就到了史宾杜酒店。

史宾杜酒店是法国人的产业,装饰的富丽堂皇,住一晚上就是两块大洋。

王旭对这里却很满意,因为酒店边上就是巡捕房,安全问题可以保证。相比自己的安全,花点钱不算什么,外面的世道可不太平。

“哥们,面生,刚来天津的吧?”王旭刚订好房间,一个穿着吊带裤,说话有些结巴的人,就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王旭眯着眼睛看去,来人还是个熟人,中统特务,情报贩子谢若林。

谢若林住在余则成楼下,本身是中统的人,可他爱财如命,谁给的钱多,他的情报就卖给谁。

整部潜伏中,他是第一个怀疑,余则成有特殊身份的人。

结果,斗法时棋差一招,因为自己的贪婪,被余则成下套给除掉了。

可以说,潜伏中出现的诸多特工,这个谢若林单以能力来说,起码能排进前十。

要不是因为贪财,余则成不一定能除掉他,双方的谍报与反谍报斗法,在整部剧情中都十分出彩。

“兄弟,看到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有难处。自我介绍一下,谢若琳,生意人,什么活我都接。”谢若林端着红酒,人虽然结巴,气场却不弱,颇有大将风范的开口道:“有事你找我,黑白两道都能摆平,好使!”

“你能看出我有难处?”王旭惊讶了,他知道谢若林很厉害,却没想到这么厉害,连看相都会。

谢若林摆摆手,这次不结巴了,笑道:“当然…”

“有机会,一起坐坐。”王旭虽然惊讶,但是谢若林与余则成不同,这人为钱什么事都能干出来,实在不值得信任。

谢若林也不在意,掏出纸笔,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挥着手走远了。

王旭低头看了眼地址,想了想,装进了口袋中,觉得这种人或许也能用上。

结果,就这么一耽搁,走廊拐角处,又传来了谢若林的声音。

“朋友,很面生啊,刚来天津吧。我看你第一眼,就知道你有难处,自我介绍一下,谢若林,黑白两道都能摆平,有事你找我,好使…”

王旭:“…”

他算是看出来了,谢若林哪是会看相,他是看到陌生人就说这句话,不管有用没用,能唬一个是一个。

果然,搞情报的人都不能信,套路,这也太套路了,刚刚要是被唬住,直接找他帮忙,估计自己要被生吞活剥,和珅过去,海瑞出来,连回家坐车的钱都剩不下。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阅读器】 电影世界穿梭门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534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