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会伪装的女人会更吃香吗?

【小说在线阅读】会伪装的女人会更吃香吗?
艳阳的天,让人浑身燥热了起来,不停有人一边擦汗一边怒骂,而他们的目标,正是那刑场中央囚车里的女子,女子一身是伤,裸露在外的肌肤没有一处完好,黑色的血液在她的脚下凝结,那双玉足,也变得肮脏不堪。

更让人惊讶的,是她的脸,才十几岁模样的小姑娘,可爱乖巧的脸却被无数道利刃给划开,鲜血已经凝固,血伽使那张脸看起来格外恐怖,她的额头上,还有新伤,正流着红色的鲜血。

明明她应该被人同情的,可围观在她周围的百姓却一直谩骂着,没有一点怜悯她的样子。

“她怎么不出声了,死了吗?”

“死了好!这恶毒女人,听说在牢房里一直打死不认,现在却自尽,肯定是装的,明摆着是博取我们的同情,下毒的事都做得出来,凭什么还要我们原谅!”

“好好的将军之女,竟然做出这样的事,要是将军还在世,一定会亲手杀了这没心没肺的女人。”

“皇上爱国爱民,好心收留她,她竟然还毒害小皇子,真是狼心狗肺!”

这些群众,平日里都不怎么关心国家大事,却在死囚推出来之后,全部以正义使者的身份出现,对于他们来说,铲除掉恶,就是提升荣誉感的时候。

囚车里本一动不动的女孩,突然动了一下手指,那动作微乎其微。

身上…好疼!

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墨十舞缓缓睁开了眼睛,凌乱的发丝遮挡住了视线,虽然经常以自己的身体做实验,可这次怎么会这么难受,她连呼吸都费力。

周围嘈杂的声音让她有些恍惚,这是在哪?她不是在墨家药室研究新药的制作吗?

还有…这灼热的温度,让她几近晕厥。

突然一股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墨十舞一咬牙,浑身都疼了起来。

随着记忆的涌入,墨十舞意识到…她貌似是,穿越了。

她现在根本就不在二十一世纪全球第一医药世家墨家的药室,而是在古喻国的刑场上,这幅身体的主人和她同名同姓,才刚刚十四岁,是大将军墨询的孤女,自从大将军在三年前战死沙场,她就被接到皇宫去了。

本该荣华富贵的生活,就在昨天改变,她和皇上最小的儿子小皇子在御花园里玩耍时,给小皇子吃了一块糕点,小皇子吃后口吐白沫,丞相小姐百里如玉刚好出现在那,就作证是她下毒,皇上震怒,所以她被打入天牢。

御医束手无策,小皇子至今昏迷未醒,皇上就派牢狱要她交出解药,她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然后与她有婚约的三皇子出现在天牢,她本以为三皇子会相信他,没想到三皇子不仅对她严刑拷打,还让下人划破了她的脸。

这个她最心爱的男人…亲手摧毁了她。

今日午时便是她的处斩,面对百姓的谩骂和嫌弃,加上三皇子的抛弃,她心灰意冷,不如留下完身,直接撞死在这囚车里。

一滴泪从墨十舞的眼角处滑落,她慢慢抬起手,拨开了头发,嘴里呢喃,“你的委屈与怨恨,我都知道,放心去吧,今后,我不会让这身体再受他人欺凌。”

似是解脱一般,疼痛减轻了不少,墨十舞按着自己身上的几个穴位,给自己止了血,冷静的从囚服上撕下布条,干净利落的给自己包扎。

看着她的动作,百姓们又是议论了起来,“哟,装完了,这是怕死呀,还给自己包扎,呵,直接死了一了百了,还浪费这闲工夫干嘛!”

“午时一到,就得处斩,还奢望着谁来救,赶快咬舌自尽吧,这样还能保全尸身!”

“……”

冷言风语墨十舞全都充斥不闻,她只是淡淡地包扎,没有理会,百姓们说着说着,便觉得口干舌燥了起来,这天气,真的很容易让人烦躁,更让人烦躁的是攻击的对方一点都不鸟自己。

触摸到脸上的肌肤,墨十舞愣了一下,再轻轻的抚摸,交给她,只要她在,一定会让这脸蛋恢复,不辱她的神医之名。

想起那三皇子,墨十舞心中一片不值,他平日里对原主不知多冷淡,原主还一直迷恋他,原主脸上有一块胎记,三皇子也是喜欢漂亮的女生,所以一直都是疏远她的,反而和那丞相小姐走得近,如此说来,倒是有一些猫腻。

正想着,人群里传来比刚刚更大的噪声,“是三皇子来了!”

“午时未到,三皇子莫非是给这狼心狗肺的女人送行的吗?真是提三皇子感到不值,这又丑心又毒的女人,根本就进不了皇家,若不是将军,皇上早就应该解除了这婚约。”

“大家都别吵了。”一声柔嫩的声音传出,围观群众们竟然都停下了嘴,直到看见了那身如桃花般娇嫩的粉色一群,才有人开口,“是百里小姐诶!”

随着人群的散开,三皇子走到离墨十舞三米的地方停住,他看见墨十舞这般模样,眼里露出一阵嫌恶,下人报告她已经死了,所以他才会来收尸,以彰显他大仁大义,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命大没死成。

他的身边跟着丞相小姐百里如玉,正一脸优雅的微笑。

看见他们的到来,墨十舞在囚车里冷冷一笑,终于忍不住来看戏了吗?

三皇子一愣,他想了她会说的几种话,无非是求饶或者狡辩自己没有下毒,没想到,却是这样的话,不知为何,他看着墨十舞那双琥珀色的双眼,突然有种心虚的感觉,他冷笑一声,觉得万万不可能,这女人只是撞傻了,才不知道向自己求饶。

一旁的百里如玉也没想到墨十舞会说这样的话,她优雅的脸上露出些许慌张表情,怎么会没有中毒,那糕点中,她明明就亲自放入了剧毒,虽然不至死,但也会让中毒者变得痴呆,只要皇上最宠爱的小皇子不在了,三皇子在皇上心中的地位才有晋升的可能,这样她也能攀附三皇子享尽荣华富贵了。

“墨十舞,马上就午时了,你若再不交出解药,连我也保不了你。”三皇子相较于百里如玉冷静多了,又将话题扯了回来,只是他看着墨十舞的眼神有了一些变化,这个哭闹不停哀求不止的女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安静了?

墨十舞看他这深明大义的样子,饶起了自己的发梢,缠在手指上把玩,仿佛这件事与她没什么关系,“三皇子,昨日你在天牢可不是这样对我说的…”

她突然停住,吊起了围观群众们的胃口,三皇子的眉头皱的更深,他一点都猜不透她想干嘛。

等到吊起了胃口,墨十舞缓缓开口,“你说你最怀疑的人是丞相小姐,今天无论如何都会保住我,帮我洗脱嫌疑,你说,我和小皇子时间不定的去御花园,她怎么能偏偏那么巧碰见我,而且,小皇子一难受她就去找皇上,她怎么知道小皇子不是被噎住而是中毒?”

一字一句,戳入百里如玉的内心,她无比慌乱了起来,三皇子,居然还想着保墨十舞,那么她做的事,不就白费了吗!

不行,她得解释,“三皇子,我,你是真的要帮她吗?我…我为了你…”

“闭嘴!”一向冷静的三皇子居然吼了她,百里如玉一个咬唇,眼睛里就有了泪花,都怪墨十舞那个贱女人,三皇子居然为了那贱女人吼她。

墨十舞微勾起了嘴角,果然从百里如玉那里好下手,这种受人操纵不带脑子的女人,还想跟她这个医药学教授玩。

百里如玉和三皇子是一头的,墨十舞早就看出来了,无论她怎么挑拨,三皇子都会认定她有罪,既然如此,她就用实力来分析,小皇子并不是她所毒害的。

她无比惬意的靠在囚车边上,双唇有些干裂,墨十舞轻轻舔舐,这一动作在百里如玉眼里显得极度扎眼,三皇子也不看她,只是一直盯着那囚车中看似虚弱却又游刃有余的女子,她心里极其不舒坦,却又只能乖乖闭嘴。

墨十舞虽惬意的依着,却没有放过他们的任何表情与动作,在周围安静后,轻启双唇,“众所周知,爹亲乃护国大将军,保家卫国,去世后皇上收留我在皇宫,我的依靠只有皇上,怎么可能毒害小皇子,更何况小皇子最与我亲近,我不会傻到去伤害小皇子。”

“而且,御医诊断有误,我有证据,小皇子根本就没有中毒!”

此话一出,不仅百姓惊讶,连三皇子和百里如玉也愣住了,他们都在想,墨十舞是真的不要命了,竟然说御医诊断有误,天子脚下,最不敢犯错的就是御医,而且是资深御医。

围观的群众在看过百里如玉的丑态后心中已有了些疑惑,他们不知道实情,所以只能跟着起哄,现在见墨十舞底气十足的样子,眼中更是发出兴奋的光芒,后续如何,他们迫切的想要知道。

“死到临头,还胡言乱语,墨十舞,你…”

“三皇子。”墨十舞打断了三皇子的话,松开了自己把玩的发梢,双手环脚,慵懒的看着他,“何不听我分析分析?”

“三皇子,让她解释,看她能说出个什么名堂!”

“对,让这心狠手辣的女人死得明白。”

“你凭什么说小皇子没中毒,拿出证据来!”

群众的起哄,让三皇子骑虎难下,为了维持形象,他也不能对着百姓怒吼,因此只能咬牙看着墨十舞。

墨十舞轻笑一声,连正眼都不给三皇子,单手撑着脑袋说道:“我当时确实在御花园给小皇子吃了糕点,但小皇子并非中毒,只是突发疾病,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听上去是像中毒,但这也是顽疾的一种,从孩子出生就带着,一旦到了特定时刻,就会发作,所以说,我只是碰巧遇上了小皇子的疾病发作。”

不可能,不能让这贱人收买民心,这样想着,百里如玉不自觉对着墨十舞的话反驳,“不可能,小皇子确实中毒,御医都鉴定过了,口吐白沫加上四肢抽搐,采集的血液是黑色,呼吸薄弱,这不是中毒是什么?墨十舞,乖乖将解药交出来,说不定皇上还能将你葬在将军墓旁!”

墨十舞本就在观察她,这下斜眼看了过去,“御医鉴定是皇家的事,我作为当事人清楚,敢问丞相小姐,你是怎么知道有采集过血?”按理来说,皇家子弟出了事,具体事项都会保密,就算百里如玉是证人,她也不能参与御医的诊断。

此话一出,百里如玉也没多想,直接口无遮拦的说道:“我当然知道,御医还说…”她话没说完,就被三皇子一个怒瞪吓的住了口,略一思索,整个人面如菜色,她刚刚是说了什么。

她居然这么简单就被墨十舞这个贱人套出了话,她向墨十舞看去,接触到那充满笑意的眼眸时,居然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丞相小姐,莫非御医和你是好友,才会透露你此等消息?还是说…你们在勾结些什么。”瞧着百里如玉逐渐苍白的脸色,墨十舞越发的淡然。

官官相护,是人都清楚,更何况是什么都没有的墨十舞,没有了毒害小皇子的动机。

这种对比百姓们也看在眼里,心中的天秤开始动摇,加上墨十舞有一个为国为民的将军爹亲,和此时不卑不亢形象,他们看向墨十舞的眼神中,加入了同情和鼓励,反而是看向百里如玉的眼神,带有了怀疑和猜测。

三皇子忍住内心想要赶走百里如玉的冲动,他大意了,居然让这蠢女人跟来,现在反被倒打一耙,他看着那无比轻松的墨十舞,心如沉入海底一般,她是变了,还是本就隐藏着这样的自己?

三皇子身穿白衣,腰间挂着美玉,一张脸俊美无斯,站在那就是玉树临风的形象,可除了墨十舞谁会知道,他也是将自己变成现在这般模样的人。

“墨十舞,你愿交出珏儿的解药吗?”三皇子冷冷地看着她,从嘴里吐出不带感情的话语,珏儿是小皇子的名字,他才五岁,却十分喜爱墨十舞,也正是因为如此,墨十舞成为下毒的最佳人选。

这句话摆明了三皇子确定墨十舞就是下毒之人,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要解药,完全就是想把她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墨十舞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直直地看着三皇子,想要让她死?没那么容易!她突然风轻云淡的笑了,对着一脸胜券在握的三皇子说道:“本无中毒,何谈解药?”

【小说在线阅读】会伪装的女人会更吃香吗?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93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