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那一晚醉酒,他在她身边,却呼喊着另一个女孩儿的名字

那一晚醉酒,他在她身边,却呼喊着另一个女孩儿的名字

第1章 你……你起开

“季唯皓,你……你起开……嗯……”

季家别墅,二楼的书房里,唐菲被抵在落地窗上,背景就是别墅大门。

此时,只要有车驶入,只要那车里的人一抬头就能看到裙子被撩到腰上露出两条雪白美腿的唐菲。

唐菲用力挣了一下,却根本撼不动男人伟岸的身体,“季唯皓,你疯了吗?你回老宅,就是为了羞辱我的?”

“是也不是,捎带的还有点事要办。”季唯皓俯视着身前的女人,身下可一点也没有停下。

唐菲的脸色染上了一抹不自然的红,“你……你爸在楼下,我再不下去,他会上来的。”

“那正好,就让老爷子欣赏一下你是怎么在我身下绽放成女人的,有两年没碰你了,没想到还是这么紧,是不是老头子吃药也不行也没办法满足你呀?”

“你……你……他是你爸……”唐菲气得浑身发颤。

季唯皓冷冷一笑,“你有见过抢自己儿子女人的父亲吗?你有见过要弄死自己儿子的父亲吗?”

唐菲一怔,“你……你都知道了?”

“什么叫我都知道了?看来,你是早就知道了。”季唯皓一字一顿说完,又是猛冲了一下。

“嘀……嘀嘀……”窗外的园子里,有汽车驶入。

唐菲原本就软的身子更软了,整个人直接沿着玻璃向下滑去。

季唯皓却恍若未闻,大掌随意一提,就将唐菲继续的抵在透明的玻璃上。

同时,把她的两腿羞耻的缠在了他的腰上,薄唇便覆上了她的耳珠,轻呵着气道:“据说你越是在人前越兴奋,果然,现在越来越湿了,果然是又骚又贱。”

拍了拍唐菲的脸,季唯皓又道:“看来,老二也上过你吧,你这是有多怕寂寞呢。”

“我没有……我没有……”唐菲嘶吼,季唯皓一定不知道,她这辈子唯一的一个男人就是他。

却没有想到,就是她唯一的男人此刻在羞辱她。

“你不是说你给我捐了肝吗?怎么你这里皮肤这么光滑,一点痕迹都没有呢,唐菲,要不是此刻亲眼所见,我还真不信你居然是个戏精。”

季唯皓一边说一边捏了一下她肝部的皮肤,“触感真好。”

唐菲咬了咬唇,那是她求着整容医生修复了七八次才修成现在这样的效果,触感自然好,抿了抿唇,“是,不是我捐的,我那天只是跟你开玩笑,你快起开,有人过来了。”

书房的隔音一向好,不过此时,门却是虚掩着的,依稀可以听得见楼下才回来的季家几个孩子寒喧热闹的声音,还有,一串不疾不徐的高跟鞋的脚步声。

一个女人正走上来。

“你不是最喜欢让人观赏你是怎么动情的吗,据说还喜欢言传身教,嗯,不如,教教月月,如何?”

“唯皓,人都到齐了,正等着你下去开家庭会议呢。”门外,唐月直接推门而入……

第2章 衣冠楚楚

“啊……”唐菲失声惊叫了起来,她实在是受不了季唯皓当着唐月的面前这样折辱她。

季唯皓又是用力的冲了一下,随即将所有释放在她的身体里,这才漫不经心的起身。

唐菲的身体瞬间从玻璃上滑下,掉落在冰冷的地板上,可哪怕是裙子滑落盖住了她的双腿,也掩不去她此时的狼狈。

再看季唯皓,随手一拉裤子拉链,才几秒钟的功夫,又是那个衣冠楚楚的他了。

他与她,一个一身凌乱,一个整洁清爽,天差地别的感觉。

“唯皓……是……是你叫我上来的,我是不是打扰了你和……”唐月脸一红,迅速的垂下头去,一付看到不该看到的画面而羞囧的样子。

“不过是随意上一次马桶罢了,阿月,去把我的包拿上来。”季唯皓优雅的转身,长腿交叠的叠在书桌上,就那么靠着椅背上欣赏着慌乱的唐菲。

唐菲吃力的扶着玻璃站起,两条腿实在是抖的厉害。

可此时这都不是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她的内裤被季唯皓扯下去后直接就撕成了片片,所以,她此时的身下除了裙子根本就是镂空的。

哪怕是站在那里,都有一种空落落的很不安全的感觉。

唐菲深吸了一口气,也不看季唯皓,咬牙就要往门前走去,就想到自己的卧室拿一条内裤换上,否则,一会真到了楼下,她真受不了自己就这般的出现在季家一大家子面前。

“站住,谁让你走的?”季唯皓长指一划就点燃了打火机,烟气飘渺在他周遭,给唐菲一种如梦似幻般的感觉。

仿佛那不是真正的季唯皓似的,他从前对她,从来也没这样狠过的。

他刚刚居然说她是马桶……

他嫌她脏。

可她,只有过他一个。

“唯皓,你的包。”唐月再一次推门而入。

季唯皓接过包,拿出了一个药瓶,倒了两粒药,斜睨着好半天才走出两步的唐菲,“过来,把药吃了。”

“什……什么药?”唐菲微怔,不明白季唯皓还要怎么折磨她。

“你不是正在担心你要是怀上了孩子,是跟你叫奶奶还是叫妈妈吗,嗯,吃了药,都解决了。”

唐菲怔怔的站在那里,季唯皓这是有多不想她怀上他的孩子。

“月月,去喂给她,告诉她,你才是我季唯皓要娶的季少奶奶,她呢,从此以后只配给你提鞋。”

“唯皓,姐姐会伤心的。”唐月娇弱的手绞着衣角,一付她与唐菲是好姐妹的样子。

“乖,你盯着她吃完药,我下去会会老爷子,不然让他老人家等太久了也不好。”季唯皓说完,走到了唐月的身边,一搂她的腰,便俯首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

这一下,温柔而满是浓情蜜意,与刚刚要唐菲的时候是那样鲜明的对比,哪怕他在唐菲的身体里冲撞了许久,也不曾碰过她的唇。

她唐菲不配他吻。

季唯皓走了,唐月立刻高昂起了头,如金凤凰般的走到了唐菲的面前,手里的药直接就塞进了唐菲的嘴里,“唯皓说了,他上你就象是上一次马桶一样,嗯,这药就是冲刷马桶的,给我吃了。”

第3章 曾经是我的女人

唐菲很想挣开,奈何她所有的力气都被季唯皓刚刚给耗尽了。

药入喉,别样的苦涩。

她以为她吃了,唐月就放过她了,没想到唐月一把揪起她的长发,“唐菲,你居然还敢勾 引唯皓,你想死是不是?”

唐菲被迫的后仰着头,冷冷的看着唐月,倘若可以,她真的很想一巴掌打歪唐月的脸,可想到唐月所知道的事情,只得苦涩一笑,“你赢了,我以后不会再见他。”

再见季唯皓,也不过是再被他羞辱一番罢了。

“你最好记住了,否则,我一定让你后悔。”

不,她不要后悔。

她绝对不能让季唯皓知道真相,绝不。

哪怕他恨她,她也不许。

“那你跪下,发誓。”

唐菲迟疑了一下,为了季唯皓还是跪下了,“我发誓,我再也不见季唯皓。”

可谁又知道,这两年没有季唯皓的日日夜夜,她的心里分分秒秒的全都是他。

爱一个人,爱到了如此卑微的境地,她常常想,倘若那时知道会有今天,她宁愿一辈子都不要认识他。

见她跪下了,唐月得意的一脚踹向她的小腹,“哼,唐菲,你就跟你那个妈一样贱,你妈是马桶,你也是马桶。”

唐菲再也忍无可忍,“腾”的站起,一巴掌“啪”的打在了唐月的脸上,“你别得寸进尺。”拿季唯皓威胁她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羞辱妈妈,“我妈怀我的时候是唐明礼正牌的妻子,你妈怀你的时候算什么?你妈是小三是情 妇。”

说完,唐菲随即走出书房。

她豁出去了。

否则,越隐忍越被欺。

正要走向自己的卧室,就被两个黑衣人拦住了,“季夫人,先生交待了,你不可以回卧室,直接下楼开会。”

彼时走廊尽头的窗子有风拂入,正好吹进裙底,那种光溜溜的感觉让她唐菲再也不敢停留,只想着季唯皓赶紧开完了家庭会议,她也就解放了。

她真的受不了身下什么也不穿的在人前走来走去。

太羞耻了。

哪怕是还有一条裙子,也有种被人看光光的感觉。

楼下的大厅里,季家所有的人都到齐了。

季老爷子。

还有他的三子一女。

其中自然也包括季唯皓。

还有,几个荷枪实弹的黑衣人,许是他们的存在,客厅里此时一片低气压,就连呼吸都可闻。

此时,坐在沙发正中的居然是季唯皓,而其它所有的季家人全都被黑衣人押着站在茶几前。

可哪怕是季唯皓坐着其它人站着,也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小妈,来了?”季唯皓看到她走下楼,眯眸扫向了她,然后视线不疾不徐的落在她的裙子上。

那一眼,唐菲的脑子里轰的一下,整张脸都红了。

她不是不想穿内裤,而是根本没机会穿。

唐菲无声的走到了季老爷子季询的身边,低头站下。

此时的她不敢看任何人。

“季询,公司的股权转让书都在这里了,你签了,就不用坐牢,这房子吗你还可以继续住,倘若不签,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唐菲一怔,转头看季询,“老爷子,怎么回事?”看来公司出大事了,为什么她事先一点也不知道。

季询叹了口气,看了她一眼,然后正色的对季唯皓道:“我只要这幢别墅,其它的都给你,你答应了,我就签字。”

“呃,我只答应你以后可以继续住在这里,至于这房子,不能给你。”季唯皓却是半点余地都不给季询的。

“我一把老骨头了,我不要这套房子,是唐菲还年轻,她跟了我两年,这套别墅就当是送给她的吧,除此,我什么也不要,只要你同意,我立刻签字。”

季唯皓的脸色更冷了,两臂交握的抱在胸前,冷冷的看看季询再看看唐菲。

“季询,没想到你对我曾经不要的女人还这样的上心,你放心,念在她曾经是我的女人,你和她都会留在这里继续住下去的,而且,每天都必须住在这里,少一天的话……”

季唯皓说到这里,手指便点在了茶几上,看起来很轻快的样子,可是落在唐菲的心里,却只觉得毛骨悚然。

第4章 人前的反应

一旁的季家老二季唯风听到这里,抬步就冲向季唯皓,“季唯皓,你疯了是不是?他是你父亲,你不叫父亲也就罢了,你居然还这样的对自己的父亲,你……”

下一秒,季唯风直接被季唯皓挥手示间过来的两个黑衣人摁住了,也堵住了嘴。

季唯皓站了起来,脚步徐徐的走到季唯风的面前,目光冷冷的睨着他,“你这是在给小妈打抱不平吗?分享一下你上她的感觉吧,是不是很爽?

不过呢,真没想到你和季询那里都太小了,撑都撑不大她,我刚试过了,你们用了她两年,可她那里还是紧窒如初。”

“季唯皓,你……你……”唐菲腿软的瘫在了地毯上,她真的受不了季唯皓此时这样说她,“他们没有……没有……”

季唯皓松开了季唯风,两步走到了唐菲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别告诉我你此时一点感觉都没有,唐菲,你就是个人人可上的马桶。”

季唯皓这样说,唐菲就觉得所有人都知道她此刻没穿内裤似的,那种羞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一张脸越来越是酡红。

这么多人在,她真丢人。

季唯皓很满意唐菲这一刻的反应,微一俯身,长指就勾起了她的下颌,四目相对间,此时他那一双眼睛仿佛还是从前那样的温柔,“是不是又想要了,嗯?”

“我……”唐菲只觉季唯皓的声音象在抚摸着她的身下似的,那种感觉让她只觉得快要窒息了。

“你想怎么样?”指尖微抬,唐菲的脸与他的更近了,季唯皓此时特别的喜欢唐菲脸红的样子,这代表了她对他有感觉。

唐菲这才发觉自己要失控了,转头看周遭的人,全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她,不由得贝齿咬上了唇。

“先生,不好了,不好了……”忽而,楼上的黑衣人冲着季唯皓喊到。

“怎么了?说清楚。”季唯皓这才松开唐菲。

“少奶奶受伤了,流了好多血。”

“是不是你?”季唯皓一脚踩到唐菲的身上,恨恨的问到。

“什么?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唐菲一怔,此时才反应过来她从书房出来后,唐月一直没出来。

也是这个时候才发觉不对。

季唯皓拖着唐菲就往楼上冲去,一边走一边冲着自己的手下道:“看着他们把协议签了,我下来之前倘若有人没签,直接送去监狱。”

“嘭”,唐菲重新又回到了书房,不过,这次是季唯皓把她丢进来的。

书房里,唐月此时正躺在血泊中,一把带血的刀丢在她的身边,“唯皓,救我,我好冷,好冷……”

季唯皓疯了般的冲过去抱起了唐月,转身就往外冲去,“把唐菲给我带着,跟上。”

奔驰房车里,季唯皓紧搂着唐月,“月月别怕,不会有事的,我一直在你身边,我一直陪着你……”

而唐菲,就被黑衣人摁着跪在两个人的面前,她说过不是她,可是,季唯皓根本不相信。

第5章 曾经爱他有多深

“季先生,唐小姐的情况很不好,很不幸的伤了肝脏,只能肝移植,现在需要找肝源……”半个小时的检查过后,医生向季唯皓汇报着。

“肝源……”季唯皓低喃着,然后倏的转头看一旁被迫跪在医院走廊里的唐菲,“用她的,就用她的。”

唐菲抬头,从唐月送进检查室,她就一直跪在这里,经受着所经的医生护士还有病人及家属的指指点点,她忍了。

可她并没有伤害唐月,为什么要她捐肝?

“不,我不捐。”除了唐月那个恶毒女人,让她捐谁都可以。

“季先生,唐小姐的情况不好,你看……”一旁,医生又说了一遍。

季唯皓一挥手,指着唐菲道:“把她摁到手术台上。”

“不要……”唐菲是真的不愿意,“你要是非让我捐,我宁愿死。”死了一了百了,死了就干净了。

她实在是不相信那个从前宠她爱她的季唯皓,如今居然相信唐月的谎言认定是她伤害了唐月。

象唐月那么卑鄙的女人,她不要捐。

此时的脑子里闪过从前的一幕幕,还有今天发生的一切,怎么就觉得唐月是故意自己捅伤肝脏再陷害她的呢。

唐菲转头就往墙壁上撞去。

季唯皓伸手一拉,动作极快的拉住了唐菲,“想死?唐菲,那也要你先救活了月月,再等我玩腻了你才配死,否则,你休想。”说着,他亲自把唐菲拖进了手术室,直接就丢在了手术台上,“切她的肝给月月。”

“这……”医生迟疑了一下。

“切,不许给她打麻药。”

“季唯皓,你……”唐菲的脸色已经一片惨白,季唯皓,要不要这样狠?

有一瞬间,她真想告诉他她嫁给老爷子的真相,可随即又闭上了眼睛,她选择了沉默。

有一些事,就烂在她的心里好了。

身体已经被固定在手术台上,她就如同一条砧板上的鱼,只有了任人宰割的份儿。

一滴泪悄然流出,唐菲第一次因为季唯皓而流泪,却是这么卑微的一刻。

“给我切。”见她不再求饶,季唯皓的怒火更盛,“就因为被我发现真象,发现我的肝是月月捐的而不是你,你就要报复月月的捅坏她的肝吗?唐菲,你真让我恶心。”

唐菲一下子睁开眼睛,“季唯皓,如果我说唐月的那一刀真的不是我刺的,你会信我吗?”

她说着,满怀期待的看着季唯皓,他一定要相信她,她是清白的。

这世界不是从来都是清者自清吗,她真的没有伤害唐月,哪怕她真的想要伤她,可她没有。

“不。”季唯皓半点迟疑都没有的,就给了一个他认为非常笃定的答案。

眼泪再次夺眶而出,眼看着医生的手术刀真的落下来了,唐菲死咬着牙关,她疼晕过去了。

没有麻药直接切腹切肝,她是活生生的人,她有痛感,她疼。

很疼。

季唯皓,她曾经爱他有多深,此时就有多恨。

可是是恨他,亦或是恨她自己,唐菲已经分不清了。

第6章 新娘不是她

醒来,已经是三天后。

白色的病房,白色的床单,她才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床前那张放大的让她讨厌至极的脸。

“唐月,你如愿了,我不需要你来看我,你给我出去。”唐菲嘶吼着,刚刚所有的意识回笼,一想到季唯皓听信了唐月的话而切了自己的肝,她就一阵心痛。

唐月扶着轮椅站起,居高临下的看着唐菲,“你看看我,象是才手术过的人吗?”说着,唐月干脆来了一个快三的舞步,身姿轻盈的让唐菲惊住了,“你……你……”

“我可不是来看你的,我是来告诉你一件事实,嗯,你的肝的确是给我了,不过,我的肝脏好好的,我才不要用你的肝,那一块红鲜鲜的肉,看着都恶心。”

“你……你把我的肝怎么了?”唐菲一阵恶寒,果然是唐月算计了她。

“我买通了医生,当年你替唯皓捐肝最后换成了我就是在这家医院里发生的,你忘记了吗?这不过是再给你切一次而已,这样唯皓以后都不会怀疑你身上的疤是因为他,哈哈哈……”

唐菲面如死灰的看着唐月,“所以,你这次……”

唐月一弯身,就拎起了一个笼子,笼子不大,可也不小,一只小狼狗站了起来,冲着唐菲低吠了两声。

“喏,我就把你的肝喂了它了,它吃的可欢实了,这是当时录下的它的吃相,你看……”唐月说着就打开了手机里的一个视频递到了唐菲的面前,果然是小狼狗吃肝的画面。

唐菲扶着床就想起来,她想跟唐月拼命,可才起了一点点就倒了回去,伤口疼的厉害,比起唐月根本只是在腹部划开一条浅浅的口子,她是真的伤了肝脏。

被活活切下去了一半。

“唐月,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少拿这话来威胁我,我唐月可不是被吓大的,既然你现在精神不错,我改变主意了,我允许你以后每天都能见到季唯皓,嗯,我们一起出院吧。”

“出院?”唐菲的手落在腹部上,她的伤根本没好,手术后才苏醒,这样子出院,只怕她会落下病的。

“怎么,你不乐意?你要是喜欢留在这里也可以呀,明个我再把我的肾也‘伤’了,你再捐我一个肾如何?虽然我用不着,可是这只小汪最喜欢吃你身上割下来的东西呢,哈哈哈。”

唐菲身子一颤,真想掐死唐月手里的那只叫小汪的狼狗,把她的肝还给她呀。

只怕,她的身体又要虚弱很久了。

唐菲回到了别墅,她被软禁了。

可她再也不是这幢别墅的女主人了。

男主人换成了季唯皓,女主人换成了唐月。

别墅里的佣人全都辞退了,现在就只有她和季询。

季询负责打理园子里的花花草草,她负责清扫和煮一日三餐。

她和唐月两个名义上同样进行过‘手术’的人,可是境遇却绝对不相同。

得到肝而根本没手术的唐月每天做她的少奶奶,对唐菲颐指气使。

而捐了肝的唐菲,除了做事还是做事。

伤口根本没好,可唐月最喜欢命令她擦地板,哪怕她从早到晚所有的空闲时间都在擦地板,哪怕地板已经擦的锃亮无比,也要她擦。

唐月就是故意的,就是不想她的伤口好起来。

季唯皓下班了。

唐月小鸟依人的迎上去,接过了他的衣服挂在衣架上,“唯皓,饿了吧,这就开饭。”

“不饿,稍等会,等选完了婚纱再开饭。”

唐菲心里‘咯噔’一跳,转头去看沙发上的两个人。

唐月依偎在季唯皓的怀里,兴奋的随着他一起查看手上的婚纱图册。

那画面于她来说就是一种残忍,季唯皓要结婚了,可惜新娘不是她。

第7章 心好痛

“唯皓,我喜欢这款。”唐月一脸幸福的指着一款婚纱说到。

“月月真有眼光,这款是限量版,全世界只有这一套,你要是喜欢,就这款吧。”季唯皓宠溺的捏了捏唐月的鼻尖。

“可是这款也不错,完了,唯皓,我挑花眼了。”唐月又道。

“那就两款都订,到时候,你想穿哪一款就穿哪一款。”

“唯皓,你对我真好。”唐月转头,微仰小脸脉脉深情的看着季唯皓。

季唯皓大掌轻轻一扣,就吻住了唐月。

“不要,姐姐在呢。”唐月欲迎还拒的说到。

“她擦她的地板,我吻我的新娘。”季唯皓丝毫也不在意唐菲的感受,狂野的吻上了唐月。

“嗯……嗯啊……啊……”唐月的低吟声不住的传到唐菲的耳朵里,她想逃,可是季唯皓根本不许她逃。

别墅里里里外外都有黑衣人在看守,她和季询一个室外一个室内,哪怕同在一幢别墅里,每天都见不到。

这些,她都可以忍受,她与季询原本就没有感情,但是季唯皓此时居然当着她的面与唐月温存……

唐菲只觉得口中一股腥甜的感觉涌上来,“哇”的一个没忍住,她吐了。

“唐菲,你这是在干什么?”季唯皓缓缓松开怀里的唐月,怒视着正忙着去擦自己呕吐物的唐菲。

“我……我有些不舒服。”

季唯皓起身,长腿几步就到了她的身前,“还是不习惯现在的身份吗?不过是从季氏董事长夫人降为女佣罢了,你就这么受不了?”

“我……我只是不舒服。”

“我看你是受不了我和月月亲热,唐菲,你真是个妒妇。”季唯皓说着,一脚踹响唐菲。

这一脚正好踹在唐菲的手术刀口上。

她身子一颤,整个人瘫在地上,眼中直冒金星,“我……我没有。”

季唯皓瞥了一眼她滴在地板上的血,心口莫名一恸,“伤口还没好?”他以为她手术已经半个月了,以为她的伤口早就愈合了,没想到他一脚踹过去她居然流血了。

“没什么。”唐菲淡淡的。

伤口滴下的血真的不算什么,根本比不上她的心在滴血,

心好痛。

她那样深爱的男人,现在却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杀了她。

唐菲淡漠的表情刺痛了季唯皓,“还想着外面那个老不死的?想他上你?”

唐菲倏的抬头,“季唯皓,哪怕我嫁给了季询,我也没有对不起你,你何必这样羞辱我?”

“我羞辱你?那不是你自己自愿的吗?就想换换胃口不是吗?”季唯皓一把揪起唐菲,一下子抵在了墙壁上,大掌一撕,唐菲身上的衣服就碎在了地上,长指轻挑她的身下,“又湿了,真贱。”

唐菲眸中全都是水雾,紧咬着唇瓣看着季唯皓,“你放过我。”

“那你岂不是又会觉得空虚了。”说着,他两根长指尽数没入,飞快的动作着。

“不要……不要……”唐菲的泪终于滚落而出,她真的不要在唐月面前这样的屈辱,真的不要呀。

第8章 怀孕了

可是季唯皓根本不管她的反应,手指一次次的进出,直到她全身酸软的滑倒,这才放过了她,“这么骚,每天穿衣服真是浪费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月月和我的女 奴,不管做什么都不许给我穿衣服,记住了没有?”

唐菲身子一颤,不管是在季唯皓面前还是唐月面前,她都不想光着,“季唯皓,我只穿内衣好不好?”

“呃,你这是想要穿性感的内衣勾 引我吗?”

唐菲无力的闭上眼睛,季唯皓,她恨他。

季唯皓不为所动的转身,“月月,呆会用完了晚饭你去她的房间,把她的衣服都收了让人丢出去,以后她就是你的女 奴,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一切随你。”

“唯皓,她是我姐姐,你舍得,我可舍不得。”唐月又偎进了季唯皓的怀里,想到刚刚唐菲就那般的在季唯皓的指下高 cao了,不由得一阵暗恼。

季唯皓虽然看起来很宠她,可到现在都没有要过她,却一次次的对唐菲失控。

唐菲,她一定要死。

季唯皓打横一包,就抱起了唐月,转身往楼梯走去。

“唯皓,要开饭了。”

“等我先吃了你,再吃饭。”季唯皓哈哈大笑,很快就消失在楼梯间。

唐菲起身,收拾好了地上的凌乱,低头看着自己的一身光裸,难道,她接下来每天都要这样光着生活在这幢别墅里?

季唯皓和唐月下楼的时候,唐菲已经摆好了饭菜,没穿衣服的她聪明的在身上系了一条围裙,至少,可以让自己少些羞囧,她真的没有露身癖。

季唯皓瞄了一眼只着围裙的唐菲,前面虽然遮住了,可是后面的臀尖还挺俏着呢,似乎,比不穿还更勾人,“盛汤。”

唐菲只得乖巧的去盛汤。

唐月坐到了季唯皓的身边,心底里全都是憎恨,刚刚在楼上季唯皓明明就要彻底的要了她了,结果,一通电话打断了一切。

难道,真的要等到她和季唯皓结婚了,她才能彻底的拥有他吗?

眼看着唐菲端着汤走到她这边,她顿时去拿筷子,胳膊肘正好往身侧一顶,“啪”的一声,一碗滚烫的汤洒落,全都洒在了唐菲裸露的脚背上,“嘶……”唐菲疼得皱起了眉头。

“姐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唐月急忙起身,低头就俯看了下去,“唯皓,快去拿烫伤膏,姐姐烫着了。”

“不必,吃你的饭,她自己爱烫伤是她自己的事。”季唯皓淡淡的,不管他怎么羞辱唐菲,她都是一付淡漠的样子,她对季询就那么死心塌地吗?

唐菲回到卧室准备睡觉的时候已经凌晨了。

突然间,那种恶心的感觉又一次袭来,她急忙冲进洗手间,又吐了一回。

奇怪,这一天已经连着吐了两次了。

蓦的,一个念头闪过脑海。

难道,她怀孕了?

可是那天季唯皓要她后分明让唐月给她喂了药。

不可能的,一定是她搞错了。

但是再算一算自己的月经周期,已经迟来了一个星期了。

那一晚醉酒,他在她身边,却呼喊着另一个女孩儿的名字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09/4779/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09/4779/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