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阴婚之后好像被缠上了,老做那种梦,身体总是…

阴婚之后好像被缠上了,老做那种梦,身体总是...
第1章 冷继尘,我们离婚吧!
夜,深

宋依然紧紧抓着孕检报告贴在胸口,神情掩不住的欣喜激动。

她终于怀了冷继尘的孩子,那个她喜欢了二十年的男人。

如果他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不会惊喜?

脑中闪过男人向来冰冷讥嘲的神色,她眼中的笑意突然暗淡。

还是抱着一丝期望拨了男人的电话。

那头很快被接通,女人的声音响起:“喂,是谁?找继尘吗?他现在在忙。”

“宋陶陶?怎么是你!”

宋依然有些惊讶的站起身,这个声音是她在熟悉不过的,宋陶陶,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哦,原来是姐姐啊,不过姐夫也真是的,居然连姐姐的手机号码都没有备注,我还以为是陌生人呢!”宋陶陶有些得意。

宋依然脸色瞬间苍白,咬紧了唇,像是被一股冷水浇下,透心凉。

却丝毫不意外。她一直都有自知之明,冷继尘娶她并不是因为喜欢她!

“姐姐,你也知道的,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总是难以自控。所以姐姐,你要是有自知之明还是成全我和姐夫。”讽刺挑衅的声音落下,电话被挂断。

宋依然一直都知道她的妹妹和丈夫关系不简单,只是尽管冷继尘再不喜欢她也每晚会回`来执行夫妻义务,却不会和她睡在一张床上,如今亲眼见证事实,心口还是一阵阵的痛,难受。

“宝宝你乖乖的,爸爸不要你,妈妈要。”手机无力脱落,宋依然抹去眼角泪花,把孕检报告收起来,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

……

宋依然蜷缩着身子刚睡下,胸口传来的重量压低她快喘不过气,睁开眼,对上男人阴沉的脸。

“继尘……”

一股酒味夹杂着女人的香水味传来。

男人二话不说,直接翻过她的身子,撩起睡裙进入她,动作粗鲁。

想到孩子,宋依然吓得脸色苍白:“冷继尘,不可以,求你……”

换来的却是男人一下比一下凶猛的动作。

宋依然整张脸埋在枕头里,承受着男人猛烈的撞击,两只手紧紧抓着床单,无声流泪,却不敢说自己怀孕了。

这个男人这么恨他一定不会同意她生下孩子,为了孩子,她要忍着!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发泄完毕起身下床,动作干练似乎早就做了许多遍。

“冷继尘,你还没给我钱。”宋依然忍着不太舒服的肚子对男人说。

冷继尘屹立床边,看着床上的女人,嘴角弧度冰冷,从钱包里抓了一叠钱朝她脸上丢去。

“宋依然,你真恶心!”

男人的话语和飘落的钱,像是一根根针,狠狠扎着新宋依然的胸口,密密麻麻的疼。

她裹着床单翻身坐起来,把钱都捡起来,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狼狈极了。

但是这些钱她需要!

冷继尘见她低头白细的手指把钱一张张的收起来,脸色苍白得不像话,也没有再去为难她,穿好裤子离开。

“冷继尘,我们离婚吧。”

身子一顿,一张俊脸阴沉得可怕,捏紧拳头,转身看着床上的女人,有些不可置信咬牙问。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宋依然从床头拿了文件递给他,声音有些低沉无力,再次重复:“我们离婚吧……”

第2章 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冷继尘看着女人毫无焦距的眼和苍白的面色,那句“我们离婚吧”在脑中反复回放。

他拳头捏得咯吱作响,脸色如染了冰霜,大掌直接掐上她的脖子。

男人的大掌慢慢收紧,吓得宋依然赶紧伸手护住肚子,却听见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

“宋依然,你害了我弟弟,当初又费尽心机爬上我的床,现在一句离婚就想从我身边逃离?你休想!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冷继尘的女人!”

脖子上的束缚消失,宋依然用力咳嗽了几声,目送男人离去。

肚子传来隐隐痛感,摸了摸肚子,安抚:“宝宝乖,别闹,妈妈爱你。”

……

第二天,宋依然去医院检查了一下,医生说,她身子虚弱,别再有大动作,宋依然同样也不想再发生和昨天一样的事情。

为此,回了宋家打算住几天。

进了宋家大门,佣人们没有给她好脸色,宋依然直接上了二楼回房间,在经过宋陶陶房间时,却听见里面的若隐若现谈话声。

听到有关于冷继尘和自己的事情,她步子顿住。

“妈,现在怎么办?在这样下去,继尘会越来越在乎那个小贱人的!万一我们当初做的事情会被发现……”宋陶陶话刚说完就被母亲李玲捂住嘴巴。

心虚的看了看门口,确定没人李玲才说:“怕什么,当初我派人把冷逸尘丢到臭水沟栽赃给那个臭丫头可是没有留下把柄的,这件事情就我们两个知道!你好好把握机会,让那个臭丫头和冷继尘离婚,你就是冷家少奶奶了!”

听到真相,宋依然躲在暗处吃惊的捂住嘴。

难怪当初她明明记得把车转了弯,没有撞到冷逸尘,他怎么会掉进水沟变成植物人,原来是这对母女在搞事!

宋依然气得胸口起伏,想直接冲进去揭穿这两人的真面目,可直觉告诉她不能这么做,没有证据。

她悄悄打开手机,想录音,可惜房里的二人却已经停止了那个话题。

来不及多想,宋依然离开打车到冷继尘公司。

顾不上喘气,她直接跑到办公室里找他。

“冷继尘,我知道当初把你弟弟丢在臭水沟的人是谁了!”

坐在办公室办公的男人抬头,冷眸扫视她。

“真的,相信我,跟我去一个地方,我们可以当面对峙!”宋依然伸手要去拉男人的手,却被他避开。

“宋依然,你又想把这个脏水泼到谁身上?”

宋依然看着男人嘴角讥嘲的弧度,举手发誓急得双眼通红:“真的,我没有说谎!我刚刚回到宋家亲耳听见宋陶陶和我后妈李玲在谈话,当初就是他们把你弟弟丢进臭水沟栽赃给我的!”

“跟我去好不好?相信我这一次!”宋依然拉着他的袖子恳求。

冷继尘看着那面前记得快哭了的女人,眸色微暗,喉咙一紧,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模样。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冷继尘听那头说了什么,脸色大变。

合上手机,那双幽暗的眸子顿时又森冷扫视宋依然。

“冷继尘,你……”刚出声,男人的大掌便掐着她细嫩的脖子。

冷继尘猩红的双眸简直要活剥她:“宋依然,我早该想到你是个喜欢颠倒黑白的毒妇!要是陶陶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然后宋依然被男人强拽着出了门,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塞进车内。

她有些纳闷,刚刚那个电话里到底说了什么?

第3章 您太太大出血了!
车很快停在了医院,宋依然也被男人强拉进内。

病床上躺着虚弱的宋陶陶,李玲在一旁守着她。看见宋依然到来,顿时哭哭啼啼的。

“依然啊,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好歹你也要叫我一声妈,陶陶在怎么样都是你的妹妹啊,你们是同一个父亲,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宋依然听得一头雾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依然啊,你有什么不满你就直说,你为什么明知道陶陶的身体不好,还要去推陶陶呢!要不是佣人发现得早,我们家陶陶早就……早就……”李玲一把鼻涕一把泪。

宋依然大抵也猜到了这是怎么回事了。

李玲和宋陶陶一定是知道了她偷听了她们的谈话,怕计划败露,所以反过来泼脏水给她。

她抬头,视线掠过看着她双目森冷的冷继尘,视线挪开,冷笑。

“你说我推她了?证据呢?李阿姨和宋小姐清楚,到底是我动手推人了,还是你们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被我听见,想要诬陷我!”

李玲眼神心虚的闪躲了一下,床上的宋陶陶也掀了掀眼皮。

“依然姐,对不起,是我的错,我没有站好。”然后又看着冷继尘:“继尘,你别怪姐姐,依然姐只是下楼时不小心碰到了我,是我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

冷继尘微皱了一下眉头,安抚她:“你不用替她说话,她自己做错了事情自己要负责,医生说你情况不好,我带她去给你输血。”

宋依然看着眼前的一幕,只觉得眼睛刺痛,苦涩不已。

所以她的丈夫带她过来,只是让她给别的女人献血!

“宋陶陶,别总是装小白花的样子,今天我就要拆穿你得真面目!”宋依然很清楚她现在是装的,走上前拉着她的手要把她从床上拉下来。

只是手刚车上宋陶陶的手,她就被一股力道冲撞开,后背狠狠撞上墙壁,脸色一白,她疼痛地弓起身子。

宋依然忍着疼痛抬头,看见把她推开的男人此刻正拉着宋陶陶的手一脸关心。

心痛,肚子也很痛,浑身都痛!

“痛,继尘,我好痛啊。”宋陶陶也跟着在那边哀呼。

“你等等,我让她给你献血去!”

冷继尘直接大步朝宋依然走来,后者捂着肚子脸色苍白的看他。

李玲和宋陶陶对视一眼,眼中有得意和胜利。

“冷继尘,你不能拉我去献血!”宋依然身子往后缩,突然捂着肚子喊道:“冷继尘,我怀孕了!你不能拉我去献血!我怀了你的孩子!”

“你说什么?”冷继尘身子顿住,那双眼似染了冰寒。

“我说,我怀孕了。”

话音刚落,宋依然的下巴被男人用力捏起,力道大得要把她捏碎。

“说,孩子是谁的!”

宋依然看见男人满是质疑的眼神鼻头一酸,然后见男人对护士下令:“带她去献血!顺便检验一下孩子血型!”

“冷继尘,你不能这么对我!你混蛋!这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宋依然拼尽全力的嘶吼,眼泪夺眶而出,被护士架走。

冷继尘脑子里全是宋依然那失望的眼神,心里莫名不舒服,他烦躁的扯了扯领带。

“继尘,你怎么了?”宋陶陶看着男人的情绪明显不太对劲。

“没事!”冷继尘话落,却见护士急匆匆跑来说,“冷先生,您太太情绪太激动,大出血了,孩子可能保不住!”

第4章 离婚?休想!
对于这个爱了自己二十年的女人,冷继尘向来是不屑的,只是现在从护士口中听到宋依然大出血,他竟然有些心慌。

第一个念头就是,她会不会有事!

“我太太怎么样?会不会有危险?”他已经冲上前问护士。

“冷先生您不用担心,冷太太倒是没有什么危险,只是她情绪不是很好,得好好休养。”

自己为什么会担心她?

冷继尘好看的眉头拧紧,随后松开,很理所当然的想,宋依然是他太太,他关心她是应该的!

“孩子血型验了没有?”第二件事才是关心孩子。

“现在我们还在给孕妇止血,得等一下才能知道,冷先生您稍等。”护士说完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宋陶陶,眼神心虚闪躲一下才走开。

宋陶陶见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巴不得宋依然随着孩子一起死去,却作一脸担忧。

“继尘哥哥,你别担心,姐姐心地善良,和孩子一定会没事的!”

冷继尘冲她点了下头,然后想到孩子,心中竟然有些隐隐的喜悦,他和宋依然的孩子会是怎么样的?

“你先休息,我去外面看看。”说罢,大步离开了病房,留下咬牙切齿的宋陶陶。

……

冷继尘坐在手术室回廊等待,看着进出手术室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一颗心也跟随着吊在半空。

他双目盯着手表上的时间移动。

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慌在心里蔓延,他急得站起身,来回走动。

她到底怎么样了?会不会有危险。

在一名护士出来时,他伸手抓住那护士,脸黑沉得可怕。

“我太太呢?怎么样了?这都快三个小时了,怎么手术还没好?你们到底行不行!”

“冷先生,您先别急孕妇已经安全了,这是我们刚刚检测到的DNA亲子坚定,您先看看。”护士把报告交过去的时候,眼神心虚的闪躲了一下,然后离开。

听到前半句话,冷继尘安心下来,在听到后半句话时,他接过报告单顿时紧张得不行。

当看见报告上的数据,那冰冷的瞳仁狠狠一缩,脸色阴沉得吓人!

鉴定报告上很清楚的写明了一一亲子可能性为0.001﹪.

“呵呵!宋依然你好样的!”

嘴角扯开一抹冰冷弧度,冷继尘将报告撕碎,握拳狠狠砸向墙壁,他生平尝到了挫败难受的滋味,心口像是堵了棉花散不开。

从手术室出来,宋依然躺在病床上休息,却看见冷继尘板着一张脸到来。

拿出准好的流产报告递去,宋依然脸色苍白很平静:“孩子已经没了,医生说我以后可能都不会怀孕了,冷继尘,放过我吧,我们离婚吧。”

“呵!”冷继尘没看报告,倾下腰,手用力捏着她苍白的脸,讥笑:“宋依然,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给我戴了绿帽子就想离婚?休想!”

“冷继尘,你什么意思?你怀疑我给你戴绿帽子?你混蛋!这是你的孩子!”

宋依然急得眼眶通红,激动的起身去打他的胸膛,却被男人一把抓住。

“每次上完床都找我要钱,现在却要迫不及待和我离婚,离开了我,谁给你钱治你妈的病?还是说,那个孩子就是你为了钱出卖身体得来的?”

在他心里面,她就是这种为了钱出卖身体和子宫的人?

宋依然心中委屈极了,泪珠子忍不住地往下掉,愈发用力的捶打他的胸膛。

“你混蛋!冷继尘,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种混蛋!呜呜呜……”

她这可怜兮兮的模样让冷继尘心里很不舒服,哼一声用力推开她的身子。

“宋依然,想离婚?在我没玩腻你之前,休想!”话落,黑着脸转身离去。

“砰”一声,门被用力关上,宋依然躲在被子里委屈的大哭了起来。

第5章 求你要我!我需要很多钱!
这几天,宋依然都在医院休息,冷继尘也没有再过来了,母亲李曼的病情越来越不好,她本就纤细的身子更是迅速消瘦了一圈。

此时病房中母女正在说话。

李曼长期饱受病痛的折磨,身子枯瘦如柴,脸上也毫无血色,再加上年纪也大了,本就四十来岁的年纪看上去和六十岁差不多。

“依然,是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能给你一个好生活,也没能给你一个好父亲。”

“妈,你放心,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你别想太多。”

宋依然握着母亲枯瘦的手指,话语哽咽。

母亲是个普通的女人,没有家世背景,所以嫁进了宋家并不受宠,甚至母亲被赶出宋家后,她的父亲都没有关心过母亲一丝。

“傻孩子,别哭,妈妈不想看见你哭,妈妈希望你好好的。”李曼虚弱笑笑,脸上皱纹却令宋依然更加泣不成声,抱着母亲痛哭。

“伯母,这些水果是我刚刚出去买的,都洗干净了。”楚云进门,见到哭成一团的人,赶紧出声。

宋依然才回神,赶紧擦了擦眼泪,收拾情绪,强颜一笑:“妈!你别说话,我给您削个苹果吃,你下午都没怎么吃饭!”

说罢,赶紧拿了个苹果削,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赶紧转过了身,不让母亲看见。

削完苹果,宋依然又削成了一小块一小块亲自喂李曼吃下,然后给她擦了擦脸,让她躺下休息,她正要出去,却被母亲拉住手。

“依然啊,如果母亲有一天不在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妈妈看得出来,你在继尘那里过的不开心。妈妈相信楚云这孩子。”

宋依然暗了暗眸色,顺着母亲的视线看见病房门口的男人,赶紧打断:“妈,您瞎说什么呢!我和楚云只是好朋友。您不是困了吗,先睡一觉,晚上我亲自给您煲汤。”

出了病房门,宋依然的伪装的笑容又被眼泪代替,一张手帕递了过来。

“别哭,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伯母的病情已经晚期恶化了,如果后续医治还有可能活半年,当然我不敢保证一定。不过这是一笔大费用,你放心我会帮你的……”

楚云话未说完便被宋依然打断。

“楚云,谢谢你,我会自己想办法的,你已经帮我很多了。”

……

宋依然当天办了出院手续回了冷宅,她回去的时候,冷继尘在书房开会。

洗了个澡,特地穿了一件黑色性感蕾丝睡裙,她光脚进入,直接关掉了电脑电源,跨开腿坐在男人腿上。

“冷继尘,要我。”

怀里突然闯进来的温热令冷继尘心里闪过一抹悸动,然后看见坐在怀里衣不蔽体,魅惑得像是一只勾人的小妖精。

他的身体已经有了反应,脑中闪过那份DNA鉴定,眸色又恢复了一贯的冰冷。

“宋依然,别忘了当初要离婚的人是你,现在要我上,你的也是你。”

“求求你要我!要我!我妈妈快不行了,我需要很多钱给她治病,求你了!”

宋依然泣不成声,急躁的去撕扯他的衣服。

冷继尘本就燥热的身体在她的触碰下更是快要爆炸,直接将她的身体翻过去按在桌上。

“宋依然你自找的!”话落,没有任何前戏的进入。

宋依然一手垫在肚子底下,承受男人的猛烈攻击。

完事后,她被丢在桌上,一沓钱也随之落下。

宋依然忍着酸痛的身体整理衣服,刚伸手要拿钱,急促的手机铃声传来,她接听。

“依然,很抱歉,伯母跳楼了,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去了……”

第6章 孩子还会有!
李曼走了,临走前,留下了一封遗书给宋依然。

一一依然,妈妈爱你,妈妈希望你过得幸福,而不是被妈妈拖累,这些年你受苦了,你不说妈妈也看得出来,你因为妈妈过得并不幸福。妈妈还是那句话,要好好的,楚云人不错,他照顾你我很放心。

妈妈,爱你。

宋依然穿着一条黑色连衣裙跪在母亲的墓碑前,紧紧捏着遗书,抱着墓碑哭得泣不成声。

“妈,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

宽大的墓碑园中,她纤细的身子愈发单薄,似乎一阵风就能吹走。

肩上一暖,宋依然抬头,看见冷继尘正脱下大衣披在她肩头。

“节哀。”很难得的,冷继尘口气堪称温柔,把手里的花果放在墓碑前。

衣服上有男人的味道,宋依然觉得很安心,伸手拉紧。

冷继尘启唇好几次,想安慰她,手机铃声响起,拉回他的思绪,去接听电话了。

宋依然停止哭声,红肿的眼睛追随着男人的背影,耳边一道声音拉回她的思绪。

“姐姐,你别太伤心了,妈妈看见姐姐这个样子也会不开心的。”宋陶陶把一束花放在墓碑前,关心道。

“我妈妈只生了我一个女儿!宋小姐别乱叫!还有这里不欢迎宋小姐,请宋小姐回去!”宋依然收回视线,淡漠的开口。

宋陶陶蹲下在她耳边低语:“宋依然,你以为我稀罕来这里?还不是陪继尘哥哥来的。还有,宋依然,你妈妈真该死!死得好!可惜的是,你妈妈这个大贱人死了留下了你这个小贱人祸害人间,什么时候你这个小贱人也跟着一起去死?”

“滚!你滚!”

母亲死去的事实宋依然还无法接受,听到有人这么污蔑母亲更是激动,抓起花果就朝宋陶陶丢去。

“滚?我为什么要滚?我就要活得好好的看着你这个小贱人死去才能安心!”宋陶陶又在她耳边小声说,却假装要去拉宋依然的将她伸手一推。

身子狠狠着地,小腹一阵阵往下坠,痛得宋依然眼睛眉毛皱在一起,捂着肚子呼痛。

冷继尘在谈公事,听到动静赶紧挂了电话,跑过来将她搀扶,却看见从她腿上留下来的鲜血。

“继尘哥哥,依然姐流血了,赶紧送医院!”

……

宋依然在病房醒来,看见守在床边脸色难看的冷继尘,她第一件事就是去摸肚子。

“孩子?我的孩子呢?”她激动起身。

“宋依然,你还有脸说孩子?你不是说孩子掉了吗!现在还敢怀着别人的孩子在我面前晃悠,宋依然,你是不是以为我没脾气?”

冷继尘按住她的身子,眸底跳跃着火花,大力按住她的肩膀。

“孩子是不是没了?不行我要去问问医生。”宋依然急得眼睛通红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却被男人按着动弹不得。

冷继尘眼神冰冷,手掌下削瘦的身子却让他蹙眉,这个女人一日三餐都吃哪里去了?又想到她刚刚失去母亲,身上戾气还是退了几分。

“宋依然,那个野种已经没了。你好好养身体,等养好身体,这笔账我会好好跟你算!”

宋依然听见孩子没了的消息,顿时像被抽走了灵魂,瘫痪在床上,眼神涣散。

“孩子还会有!”冷继尘松开她的身子,把被子拉高盖住她的身体,声音难得的温柔。

不会有了,心和孩子一起死了。宋依然动了动指尖,睫毛微颤,毫无生气。

冷继尘接了个电话,听见那头传来的声音,“冷先生,二少爷有苏醒迹象了!你赶紧过来看看!”

手有些激动的发抖,看了一眼宋依然,大步离开。

第7章 还敢和奸夫私会!
知道冷继尘和宋依然独处病房,宋陶陶气得不行,赶紧跑来病房,却正好听见了主治医生打电话给冷继尘说,二少爷醒了。

冷逸尘醒了?如果被继尘知道她所做的手脚,那么……

宋陶陶吓得脸色大变,心跳都快静止了,赶紧躲去洗手间,拨打了电话给母亲李玲商量。

“妈,怎么办怎么办?万一冷逸尘真的醒了,揭穿了我们的秘密,继尘肯定不会原谅我的!”压低了声,都带了几分哭调。

活了四十几岁,挤掉了宋依然的母亲,坐上宋家少奶奶的位置,李玲自然比较淡定。

“女儿啊,别急,不是说才刚刚苏醒吗?都睡了这么多年了,一时半会肯定也需要恢复,让妈想想办法。”

“妈,可我就是怕!”宋陶陶嫉妒的说:“我刚刚听见继尘居然让宋依然养好身子还会有孩子,这不就是代表继尘根本不在乎那个流掉的孩子不是他的!那我所做的一切都没用了!”

“这样好了,既然那个贱丫头自己送上门,我们也不客气。本来继尘就以为逸尘是那个贱丫头害死的,现在再次杀人灭口也不是不可能!”

宋陶陶似懂非懂:“妈,你是说……好好好,我一定去办妥!”

……

宋依然也听到了冷继尘电话里那句“二少爷苏醒了!”

灰暗的眼睛顿时染了一层精光,冷逸尘醒了,是不是就有人可以证明她的清白了!是不是她和冷继尘的误会就能解开了?

顾不上虚弱的身体,她激动的爬下床,跑去冷逸尘的专属病房。

透过病房门上的透明玻璃,宋依然看见了坐在床上的少年,很显然是沉睡太久的的缘故,说不出话,眼睛也蒙着眼罩,主治医生正给他检查嗓子,让人搀扶着他在房间里走动。

曾经阳刚开朗的少年变成这样宋依然也是不忍的,她和冷逸尘也算是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他是个很善良的少年,经常收留流浪动物资助孤儿院。

另一面,宋依然也是开心的,过不了多久,冷逸尘是可以证明她的清白的!刚要敲门,却听见里面传来的声音。

“继尘哥哥,逸尘醒来了是一件好事啊。不过我担心姐姐如果知道了逸尘醒来,会不会做出什么激动的事情。”

冷继尘抬头,漆黑的双眸扫过宋陶陶,令她眼神心虚闪躲了一下无所遁形。

“继尘哥哥,你别误会我,我只是想着,姐姐刚失去了孩子,又失去了母亲,这个时候听见逸尘醒来,可能会刺激到她,不如先让她好好休养,别过来看逸尘了。”

门外的宋依然冷笑,要不是她昨天偷听到了真相,也会被爱宋陶陶这单纯的样子蒙骗过去!

“也好。”冷继尘思索片刻,点头,随后对主治医生和几名保姆吩咐:“别让少奶奶过来。”便朝房门走来。

宋依然赶紧躲起来,等两人离开了才出来,她想硬闯是不行了,对了,找楚云!楚云是医生,找借口进去探望!

她迫不及待拨打了楚云的手机号码。

不一会儿楚云便急匆匆的赶来,皱眉说:“依然,你身体还虚弱怎么下床了?”

“来不及解释了!跟我进去!”宋依然拉着他的手,正要敲门,身后传来一道咬牙声。

“宋依然,给我戴绿帽子还不够,还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和奸夫私会!我看你是活腻了!”

只见冷继尘气冲冲的走来,抡拳砸向楚云的脸。

第8章 不允许想其他男人!
冷继尘的力道狠大,直接打得楚云身子一个趔趄,嘴角溢出血。

宋依然反应过来,见冷继尘又要揍楚云,赶紧跑过去挡着,阻止。

“别打了!”

“让开!”冷继尘正气头上,见宋依然的动作,以为她是在维护这个小白脸,更加生气,直接把宋依然的身子扯到自己怀里。

“宋依然,别忘了你现在是我太太!在我面前维护这个小白脸,你当我死了?”冷继尘骂骂咧咧。

楚云刚站直身子,又被冷继尘揍了一拳,他的手常年执手术刀自然比不过冷继尘,也很快败下阵来。

见楚云眼角和嘴角都青紫,她急得眼眶一红,抱住冷继尘的腰身,央求。

“别打了,冷继尘,求你!我和他真的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挣脱冷继尘的怀抱想去关心楚云的伤势,却被冷继尘一把扛起,往医院门口走去。

“宋依然,这笔账我们回去好好算算!”

宋依然担心楚云的伤势,又害怕冷继尘对自己做什么,顿时慌张得不行,等回过神来,已经被扯进了冷宅。

冷继尘扯了一条领带绑住了她的双手,然后开始解扣子。

察觉到他要做什么,宋依然拼命挣扎着,失控尖叫。

“不行!冷继尘你不能乱来!”

还未说完,身子就被男人霸道的占有。

“不想我碰?那你想让谁上?那个小白脸?宋依然,你要不要脸!你现在是我冷继尘的老婆,在我面前想着其他男人,你问过我的意见了?我不允许!”

冷继尘的动作一如既往的粗鲁,让宋依然瞬间没了反抗能力。

宋依然泪眼朦胧的看着男人汗如雨下的俊脸,有一丝迷茫,她怎么觉得那口气和男人的动作都像是在吃醋?

随后又很快否定这个答案,怎么可能,这个男人并不爱她,怎么可能会为了她吃醋!

牙关突然被男人霸道的撬开,宋依然被男人吻得晕晕乎乎,却惊讶,自从两人醉酒那晚上发生关系,冷继尘还是第一次吻她。

事后,男人起身,批了一件浴袍下床,又从钱包了拿了一沓钱丢在她身上。

“宋依然,你想要钱我就给你!逸尘已经醒过来了,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他!你以后也安安分分呆在我身边别想打任何主意!”

语毕,男人高大的身子消失在浴室里,似乎刚才温柔的一面只是宋依然的一个错觉。

她看着身上的身上散落的钱,想到去世的母亲,鼻子一酸,疲惫的闭上眼。

妈妈都不在了,她要这些钱还有什么意思?

冷继尘又洗了个冷水澡把怒火降下才出来。

那叠钱整整齐齐地搁在他钱包上面,而床上的女人已经沉睡,缩成一团在被子里。

他突然有些看不懂这个女人了。

宋依然翻了个身露出熟睡的小脸,精致小巧,无疑很美!这还是冷继尘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宋依然,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触及那苍白的小脸,冷继尘眸子划过一丝心疼,伸手去摸了摸,触手一片凉意,他皱眉,躺下来,犹豫了半晌才将她搂在怀里传递热度给她。

她是他太太,他照顾她也是应该的!他这么安慰自己。

想到当时听到她大出血的时候,他的确是慌的,第一次有心慌的感觉。

大掌覆在她的肚皮上,他眸色微冷,用力圈紧她的身子。

“宋依然,你要是在敢背着我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一定不会饶了你!”

第二天宋依然醒来,只觉得身子不似前几天的冰冷和酸痛,只是接下来几天她冷继尘囚禁在了冷宅,也很少能和他碰面。

听说他专门派了保镖守着冷逸尘,生怕他出事。

只是为了防着她吧!宋依然嘴角苦涩。

而这几天,同样睡不好的还有宋陶陶母女俩。

冷逸尘在逐渐恢复中,而冷继尘却把他保护得滴水不漏,两人一直在想办法进展自己的计划。

阴婚之后好像被缠上了,老做那种梦,身体总是...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10/4789/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10/4789/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