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未解之谜:她为何总是能最后一个到,还那么受欢迎?

未解之谜:她为何总是能最后一个到,还那么受欢迎?
1

未解之谜:她为何总是能最后一个到,还那么受欢迎?

第一章 出狱
当莫晨曦从监狱里走出来的时候,迎面便扑上来了个五六岁的小姑娘。

“妈妈,馨儿好想你。”

莫晨曦的身子微微一僵,而后她略显慌乱而无措的蹲下,将眼前这个小小软软的身影揽入怀里。

“馨儿,我的宝贝。”嗓音中带着浓浓的哽咽以及微不可察的……颤抖。

五年了,这是她第一次真正的拥抱她。

她在监狱的这五年里,每次都只能隔着厚重的窗户看她……

这一次,她终于能亲手抱她,感知她了……

“晨曦,欢迎回来。”李柏睿站在距离莫晨曦不远的地方,他身形高大,因他背着光的原因,她并不能看清他的神情。

莫晨曦擦拭掉眼底的泪花,她将馨儿抱起,很是感激道,“柏睿,谢谢你……谢谢你这么多年以来对馨儿的照顾……”

如若要不是他,她真的不知道馨儿该怎么办。

当年的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当她被抓的同时,也发现自己怀孕了。

而这些年里,馨儿一直都被李柏睿照顾着。

“傻丫头,和我这么客气做什么?”李柏睿眼底含笑,嗓音温和道:“我们回家。”

李柏睿走到莫晨曦跟前,正当他想从莫晨曦手里把李馨抱过来时,温热的红色液体滴在了他的手背上,越来越多。

“妈妈,馨儿流鼻血了。”馨儿看着自己流的满手是血的手,冲着莫晨曦咧嘴笑道。

莫晨曦手忙脚乱的在身上找到可以止血的东西,可刚刚塞进去的纸巾在瞬间染红,随后浸染大半……

“怎么会……”莫晨曦给馨儿擦血的手都在抖,她的嗓音里带着颤抖,“怎么会这样……明明刚刚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流这么多……”

“晨曦,不要慌,我们去医院。”李柏睿快速用手捂住馨儿的鼻子,鼻血顺着李柏睿的手滴在了地上。

从车上下来后,李柏睿把馨儿抱在自己的怀里,匆忙的向儿科跑去。

莫晨曦跌跌撞撞的在后面跟着,她的眼底满是慌乱和不安,就好似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了一样。

心慌意乱的莫晨曦并不知道不远处有双深不见底的眸子紧锁在她瘦小的身影上。

“亦轩,你在看什么。”黄医生拍了拍盛亦轩的肩膀,语带调笑。

要说他们这个科室的盛亦轩盛大医生,那可是本市的黄金单身汉,不但是医学界的佼佼者,更是盛世集团的太子爷,不过他来了也快两年了,也不见他身边有什么姑娘,以至于周围的人都以为他是个同性恋。

如果不是因为他在无意中知道盛亦轩心里有个朱砂痣的话,他还真不敢和他走的这么近。

“没什么。”收回落在莫晨曦身上的眸光,盛亦轩的嗓音平稳,神色如常,只是被他捏在手里的温度计却是突然应声而断,血水在顷刻间从他的掌心滴落!

莫晨曦!六年了,你终究还是回来了!

 

2

未解之谜:她为何总是能最后一个到,还那么受欢迎?

第二章 平行线的交接
“按结果来看,病人情况不太乐观,我建议病人住院,然后做进一步的检查。”盛亦轩公事公办的口吻说着,语气疏远却不失礼貌,就像对所有家属一样。

莫晨曦想象过无数次与盛亦轩见面的场景,却从未想过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

她大脑一片空白,就连盛亦轩在说什么都没听清,剩下的只有那入骨的嗓音,熟悉的气息……

在监狱时,每到夜深人静,他英俊的面孔总会出现在她的梦里,伴随而来的还有那些他给的美好,以及那道将她推入深渊的身着浴袍的身影。

她以为她对盛亦轩的爱,早已在这六年间磨灭,却不知,在面对他时,莫晨曦的心还会有一丝抽痛,浅浅的,却真实存在。

莫晨曦看着盛亦轩近在眼前的熟悉面孔,放在桌上的手不自觉的握紧。六年了,他看起来比以前更加沉稳还有……冷漠。

“情况很不乐观?“李柏睿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

他的脸上充满担忧,手自然的覆在了莫晨曦冰冷紧握的手背上,好像在告诉她,没事,有我在。

李柏睿温暖的大手让莫晨曦平静不少。

“是的,所以我建议住院。”盛亦轩波澜不惊的语调,眼睛却轻轻的落在了莫晨曦与李柏睿相握的手上,眸光暗沉。

“好的,我们知道了,谢谢您。”莫晨曦沉默一阵,随即开口道谢。

他跟她从“你”变成了“您”,从我们变成她跟另一个人的“我们”,这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吧!

“不客气,我的职责所在。”盛亦轩口气冰冷更甚,仍旧面无表情。

莫晨曦跟李柏睿已经离去,盛亦轩就那样坐着不动,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坐过的位置,空气中仿佛还有她的气息。

眼睛随即落在了李馨病历单的父母栏上,盛亦轩冰冷的双眸被疼痛取代。

突然,盛亦轩愤怒的把桌上所有东西扫在地上,然后一拳狠狠的砸在桌上,整个人散失理智的发泄出满腔的怒意,缠着纱布的手,再次被染红。

六年来,他对她的思念入骨,他不断告诉自己,她不可能会为了五百万而离开,可事实就摆在眼前,她莫晨曦拿着出卖他们感情的五百万跟别的男人生儿育女去了。

盛亦轩你简直愚蠢的可笑!

“晨曦,他就是馨儿的亲生爸爸吧。”李柏睿看着心不在焉的莫晨曦,刚刚在里面,他感觉到了她的震惊和不安。

“柏睿,我是不是很没用。”莫晨曦无力的靠在墙壁上,无数个日夜告诉自己要忘掉盛亦轩,可是在见到他的那刻,她慌乱了。

“晨曦,你别这样说自己。”李柏睿上前把她抱在怀里,眼里的疼惜浓烈的化不开。

“我真的很想忘记他的,真的想。”莫晨曦缓缓的抱住了李柏睿的腰,她太累。

 

3

未解之谜:她为何总是能最后一个到,还那么受欢迎?

第三章 急性白血病
“晨曦,你真的不打算告诉他馨儿的存在吗?”李柏睿轻轻的放开了她。

莫晨曦摇了摇头,然后苦涩的说:“那么多年了,他肯定也有了自己的家庭。”脑海里又浮现那道身着浴袍的身影,心脏处又在隐隐作痛。

“晨曦,当年……。”

“柏睿,馨儿是我们的女儿,也是我的唯一。”莫晨曦打断了李柏睿的话,不管当年谁对谁错都已过去了,她只想跟馨儿安安静静的生活。

“好。”李柏睿眼里闪过明亮,嘴角微微上扬,这是她第二次说的“我们”。

两人相拥的画面,落在了不远处站着的盛亦轩晦暗不明的双眸里。

“亦轩,你今天破天荒的发呆两次了。”黄医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盛亦轩背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冷气息让黄医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黄医生只看到几个护士在走来走去。

盛亦轩在他们医院可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几个向他表白的护士都被他以工作为由礼貌的拒绝了,像这种无故发呆的几率几乎没有。

盛亦轩并未回答,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

黄医生莫名其妙的盯着盛亦轩离去的背影,然后恍然大悟般拍了拍后脑勺,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小子肯定又在想他的朱砂痣了。”

……

“骨穿检查结果出来了,李馨确诊为急性白血病。”身着白袍的盛亦轩站在李馨的病床边上。

“轰”的一声

莫晨曦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眼神毫无焦距,她无力的踉跄了几步,被站在身后的李柏睿接住了。

“晨曦,你先别着急,会有办法的。”李柏睿把莫晨曦搂在怀里,心里疼痛不已,刚出狱的莫晨曦还没回家好好休息就出现了那么多事。

盛亦轩笔直的身影站在那里,全身好像散发着一种寒气,就那样冷冷的看着莫晨曦苍白的面孔,她的表情很哀伤,曾经清澈无比的双眼此刻充满血丝和绝望。

他应该觉得痛快的,像她这种拿钱出卖爱情的人是不配拥有幸福,可为什么看着莫晨曦苍白的面孔时,他身体的某个部位还会隐隐作痛。

“父母的骨髓配置几率会高很多。”他口气冰冷,神色仍旧平淡,作为医生的职责说完后转身离开,只是脚步有点凌乱而他自己也没发觉。

……

看着手里的匹配不成功化验单,莫晨曦无力的靠着墙滑落,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滑落,她伸手捂住脸,哭的浑身都在颤抖,声音凄厉而悲楚。

“哎!我刚经过楼梯口时,听到有个女人在哭,那个声音啊,真是悲惨绝伦。”

“亦轩,你跑什么啊。”黄医生刚说完话,就拿起桌上的水一口气喝完,有点发蒙的看着盛亦轩像阵风似的冲了出去,不对劲,盛亦轩这几天太不对劲。

来到楼梯口的盛亦轩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门边,里面传来熟悉的压抑哭声,他知道那是莫晨曦。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下贱,不管以前还是现在,只要是关于莫晨曦,他就容易失控,她都有老公了,凭什么他还一直等待着她。

可脚步终究还是不受控制的,向她不断靠近……

 

4

未解之谜:她为何总是能最后一个到,还那么受欢迎?

第四章 莫晨曦,凭什么
李馨因接受化疗,头发都掉完了。

“妈妈,我想爸爸了,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家啊。”李馨难过的坐在病床上,虽然这里有很多跟她一样生病了的小朋友陪她玩,但是她还是喜欢家里。

“馨儿乖,爸爸也很想你,但是爸爸去出差了,等馨儿病好了就能回家了。”莫晨曦心疼把馨儿搂在怀里,声音哽咽,心酸无比。

即使在全国,能找到匹配捐赠者的几率也很低。

“叔叔,是这样吗?”李馨眼神有着希冀的看着进来的盛亦轩。

盛亦轩失神的看着那张跟她几乎一样的面孔,几秒变恢复冷漠,只是语气却很温和:“对。”

“盛医生。”莫晨曦快速擦掉眼底的泪花,然后礼貌的跟他打招呼,对方也礼貌的点了点头。

他是李馨的主治医生,他们几乎天天见面,她刚开始见到他会慌乱,后来看盛亦轩对她就像对所有家属一样,她也就平静了,只是想到他把过去忘记的那么快,心还是很苦涩。

“盛医生,能聊聊吗?”看着巡查完了的盛亦轩准备离去,莫晨曦急急的叫住了他。

“如果是李馨病情的话,你可以去我办公室等着,我这边快结束了。”盛亦轩就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她,声音冷漠却有礼。

“好的,谢谢您。”

看着回答的那么快的莫晨曦,盛亦轩心里苦涩。

除了她女儿的病情找你,你还期待她会有什么事找你,你在她生命中什么也不是,想到这,盛亦轩几乎是落荒而逃。

……

“莫晨曦,凭什么。”盛亦轩怒吼着,冰冷的双眸看着低头坐在那里的莫晨曦。

不管什么时候,她都习惯性的低头,好像她才是很无辜的那个人。

她以为他还是六年前那个爱她爱到卑微的盛亦轩吗?凭什么让他为了她女儿去检查血液,简直可笑。

“你是馨儿的主治医生,求你,救救她。”莫晨曦知道此刻的自己很无耻,也很下贱,但是她管不了那么多了,馨儿的身体状况等不了,她是馨儿的亲生父亲,如果他的血液都不匹配的话,那馨儿还有救吗?

如果有可能的话,她宁可一辈子都躲着他,在没有他的世界安静的生活着。

“我是她的主治医生,不是圣人,我们医院的白血病患者那么多,那我作为他们的主治医生是不是都要为他们去检查血液。”他眼神冰冷如刀锋,周身释放着寒冷的气息。

“只是让你去检查下血液,不会影响你的,我保……”

“莫晨曦,请你离开。”盛亦轩愤怒的打断了莫晨曦的话,他霍的站起来,手指着门口。

“对不起。”莫晨曦站起来,几乎是落荒而逃,走到门口的身影在听到他的话后停顿了下,随即快速离去。

“要我去做血液检查也可以,陪我睡一晚。”

看到她离开了,盛亦轩愤怒的把凳子踢倒在地,双手烦躁的扯着头发。

 

5

未解之谜:她为何总是能最后一个到,还那么受欢迎?

第五章 安之晴的回归
“亦轩,你刚说什么?你要休假?”黄医生有点不可思议,两年来,盛亦轩从来没有休假过,相反的,他经常把自己累到直接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他知道他是为了不去想心里的朱砂痣才会用工作来麻痹自己。

“嗯。”安之晴刚打电话来,让他去机场接她,他想也没想的就答应了。

盛亦轩很清楚,他休假不是为了安之晴,而是不想看到莫晨曦,他怕莫晨曦会真的为了她跟另一个男人的孩子而答应跟他睡,这样更加证实了她有多爱那个男人,而他盛亦轩有多可笑。

……

“哎呀,还是我们伟大的中国好啊。”安之晴直接把脚上的高跟鞋踢掉,毫无形象的躺在沙发上。

“你不回家?”盛亦轩手上拿了两瓶啤酒过来,一瓶放在安之晴面前的桌上,然后自顾自的喝着手上的啤酒。

“再说,我今晚就在你这睡,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行。”盛亦轩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脑海里出现的是莫晨曦那张清秀略显疲惫的脸孔,好像他让安之晴住这就是背板了莫晨曦一样。

“不,我就住这。”安之晴掩盖眼里的失落,她知道他的心里只是莫晨曦,安之晴像赌气般,他越不想她住这,她就偏偏要住这,都六年了,他对莫晨曦还不死心。

“随你。”盛亦轩站起来,走向阳台,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上,含在嘴里,狠狠的吸了一口。

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抽烟的?好像是从六年前吧!当时他爸瞒着他私自让媒体爆出他跟安之晴要订婚的消息,他跟他父亲大吵一架,他父亲跟他说莫晨曦拿了500万离开了,他不相信,当时他的念头只有一个,就是赶紧找到莫晨曦,然后跟她解释他并没有跟安之晴结婚,他心里爱的只有她一个人,他发疯似的找了几天,可是她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似的。

“亦轩,忘了她好不好。”安之晴从背后抱住了盛亦轩,脸颊贪恋的贴在他的后背。

安之晴是在一个宴会见到盛亦轩的,在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她就爱上了他,后来家里说让她跟盛亦轩订婚,她在家人面前表现的很平静,内心却雀跃不已,兴奋的几个晚上都睡不着。

“累了的话早点休息,我有事去趟医院。”盛亦轩掰开了她的手,拿起桌上的外套离去。

“亦轩,我不会放弃的。”安之晴对着他的背影大喊,身体难过的瘫软在地。

当年安之晴找到盛亦轩时,他像个小孩似的蹲在一家孤儿院的门口,她知道,那是莫晨曦之前生活的孤儿院。

靠在墙角的盛亦轩发烧了,整个人浑浑噩噩,嘴里一直说着“求你……回来吧!”

安之晴照顾了盛亦轩整整两天两夜,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安之晴,为了盛亦轩亲自下厨,即使手上被油烫的起了好几个泡她还是觉得很幸福。

 

6

未解之谜:她为何总是能最后一个到,还那么受欢迎?

第六章 苦涩的泪水
莫晨曦看着手里捏紧的纸条,上面是盛亦轩的电话号码,她刚刚去他办公室时,其他医生说他休假了,她要了他的电话号码。

像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莫晨曦一口气把电话拨了出去,为了李馨,让她去死她都毫不犹豫,更何况只是一个盛亦轩。

“你好,盛亦轩。”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带着清冷与疏远。

“你好,我是莫晨曦。”莫晨曦心在砰砰直跳,对方一阵沉默。

“我同意陪你睡一晚,你去做血液检查。”莫晨曦小心翼翼的说着,好像是等着宣判的死刑犯一样。

盛亦轩直接把电话挂了,莫晨曦松了口气,随即露出苦笑,她跟他居然到了拿身体做交易的地步。

发完短信之后的盛亦轩直接把手机摔在了墙角,他最害怕的事情还是来了,看来她真是爱惨了李柏睿,想到这,盛亦轩心口隐隐作痛。

华灯初上

盛亦轩站在窗户边,看着酒店外面五光十色的灯光,抽出根烟含在嘴里,烟雾云绕,他从公寓出来就来了酒店。

在他失神之际门铃响了,打开门,莫晨曦略显无措的站在那里看着他。

想到她为了什么过来,盛亦轩一股怒火从胸口处熊熊燃烧起来。

他一把把她扯进来,快速把门关上,把她抵在门后,双手撑在她的两侧,动作一气呵成。

莫晨曦有点惊恐的看着眼前像狮子般失控的盛亦轩。

盛亦轩看出了她的抵触,心里怒火更甚,几乎是冷笑出声:“怎么,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取悦我吗?”

盛亦轩不想用言语伤害她的,但是他实在气急,如果换成另外一个男人,她是不是也会用身体就换取她孩子的存活几率。

一想到她会用同样的方式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下,脸色瞬间冷若冰霜,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

“唔”

莫晨曦身子一颤,他的吻带着熟悉的气息还有陌生的淡淡烟草味,即使做好了心里准备,莫晨曦还是被这个吻惊到了,她挣扎着想要推开盛亦轩,奈何力气不敌。

盛亦轩捉住了她不停挥舞的双手,嘴唇在辗转。

六年来的思念与渴望在这一刻倾泻而出,盛亦轩一只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托住她的后颈,深深的痴痴的吻着,所有的怒火在碰到她双唇的那刻消失了。

莫晨曦眼眶湿润,眼前的男人是自己爱了多年的人啊,当他再次把她搂在怀里时,当他再次覆上她的唇时,几年来筑起的高墙瞬间瓦解,她知道,她对他的爱一如当初。

莫晨曦双手主动勾住他的脖子,她仰起泪流满面的脸来吻着盛亦轩,吻着他刚毅的下巴和他的嘴角,一路往上吻着他的眼睛……她曾经多么思念他,多么想念这张脸,哪怕就是在梦里,他也不曾这样真实存在过,她知道,这个脸庞早已深入了她的骨髓。

盛亦轩拦腰把她抱起,温柔的把她放在床上,高大的身躯随即覆上去,他不管莫晨曦是不是带着目的来的,他只知道,令他失眠无数个夜的面孔此刻就在自己的身边,他能清晰的感觉她的气息。

“晨曦,我要你。”

 

7

未解之谜:她为何总是能最后一个到,还那么受欢迎?

第七章 擦肩而过
盛亦轩醒来时莫晨曦早已经离开,要不是空气中还有她的气息,他真的以为昨晚只是一场春梦。

床头放着一张纸条,盛亦轩看着上面的清秀字迹。

“请你遵守约定。”

盛亦轩带着狠戾的把纸条揉作一团,昨晚的美好让他忘记了一切,他的眼里只有她,而忘记了她会跟他一起,只是为了让他检查血液去救她的女儿。

烦躁的起身,在浴室洗漱好了之后,盛亦轩去前台退了房,拿着车钥匙直奔医院。

“亦轩,你昨晚去哪了。”盛亦轩刚到办公室就看到安之晴。

“酒店,你怎么过来了。”

“亦轩,你来的正好,李馨找到了合适的捐赠者。”黄医生进来,看到安之晴之后眼神暧昧的在她与盛亦轩身上来回扫,这安之晴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跟盛亦轩刚好门当户对,只是他能放下他的朱砂痣吗?

找到了合适的捐赠者,那他就不用去做血液检查了,那是不是代表昨晚他们并不是建立在交易的基础上。

“亦轩,伯父让你回家吃饭,昨晚打你电话一直关机。”安之晴对黄医生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上前挽着盛亦轩的手臂。

看着不寻常的两人,黄医生识趣的离开,他很确定眼前的美女不是盛亦轩心里的朱砂痣,哎!感情的事真复杂啊。

“亦轩,亦轩。”看到发呆的盛亦轩,安之晴拿着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手机没电。”不做多解释,盛亦轩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安之晴挽着的手,修长的腿跨出办公室。

安之晴看着他高大的背影,露出苦笑。

“叮”电梯门打开。

看到电梯外的盛亦轩与安之晴,莫晨曦身体不着痕迹的向后靠,躲在了李柏睿的身后,突然她觉得腰上一紧,李柏睿把她搂在了怀里,她身体一颤,眼光不由自主的看向盛亦轩。

刹那间,四目相对,即使做好了心里准备,但看到浴袍身影跟盛亦轩亲密的站在一起时,莫晨曦的心还是狠狠刺痛了一下。

盛亦轩面无表情的看着相拥的两人,随即主动把安之晴的手握在手里。

安之晴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盛亦轩英俊的侧脸,手被他握的生疼。

很显然,安之晴也没想到会再见到莫晨曦。

“盛医生,听说馨儿找到了捐赠者”李柏睿搂着莫晨曦出了电梯。

“嗯,手术日期定了会告诉你们。”盛亦轩声音低沉,拉着安之晴进电梯,看也不看莫晨曦。

“亦轩,回家吧!伯父很想你。”安之晴看出了盛亦轩的心不在焉,她不敢问,为什么莫晨曦会出现,看样子她好像结婚了。

“亦轩,亦轩。”见他没有反应,安之晴扯了扯盛亦轩的衣角。

“好。”

“柏睿,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李柏睿当时跟她说了句去出差,一走就是两个月。

“没有,就是工作上的一些事。”李柏睿三言两语的带过了,他的画居然跟国外的一个画家的一模一样,对方告他抄袭,他只好匆忙赶去了英国,后来才发现画还是不一样的。

 

8

未解之谜:她为何总是能最后一个到,还那么受欢迎?

第八章 自欺欺人罢了
“你还知道回来啊。”盛远明看到盛亦轩回来,心里高兴,但脸上还是气呼呼的,当年他就为了那样一个女人,违背他的意愿跑去美国,六年了,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盛亦轩默不吭声的拉开凳子就要离去,被安之晴拉住。

“回来,瞧瞧你这点出息,为了莫晨曦跟你老子冷战了那么久,她到底有什么好,之晴那么好的女孩你看不见吗?”盛远明气急,他这个儿子的性格太倔强。

听到盛远明提起莫晨曦,盛亦轩高大的身躯还是不由自主的僵硬,脑海里闪过6年前的种种,她怎么可以那么狠心,连招呼都不打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怎么可以。

6年后他决定忘记了,她却以人母的身份出现了。

“她在我生命中早已什么也不是。”盛亦轩闭了闭眼,睁开时双眸一片冰冷。

“伯父,你看亦轩回来了,你们就不要置气了,吃饭吧。”安之晴把眼里的黯然掩盖住,把盛亦轩拉回,让他坐下。

真的什么也不是吗?亦轩,即使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你自己,只有在莫晨曦面前,你才会有情绪,才让人觉得你鲜活。

“既然这样,那你跟之晴的婚期定一下。”

盛亦轩一阵沉默,目光毫无焦距的盯着某处,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正当安之晴组织好语言为他开脱时,盛亦轩却开口答应了。

“好。”盛亦轩说完就低头吃饭,只是饭到嘴里如同蜡烛。

安之晴不着痕迹的把眼里的泪花擦掉,她知道盛亦轩心里只有莫晨曦,他能答应,不管是不是真心的,她都觉得幸福,盛亦轩,我爱你,胜过我的生命。

“李馨的手术日期在两个月后,费用大概30万左右。”盛亦轩手上不停的写着,并不看莫晨曦,就是医生与病人家属的正常态度,好像那晚的结合只是一场春梦而已。

“30万?”莫晨曦有点晕眩,这个数字对她来说就是天文数字,李柏睿为她们付出太多了,她不想再连累他,而且他最近早出晚归,她总感觉他有事瞒着她。

看着莫晨曦为钱担忧的脸色,盛亦轩瞬间全身散发寒气,看着莫晨曦的双眸带着嘲讽,500万就挥霍完了吗?

盛亦轩的电话声打破了沉默,盛亦轩不想跟她说话,故意放扩音。

“亦轩,别忘了陪我去试婚纱。”那边传来安之晴甜美的声音,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她的幸福。

“好。”盛亦轩有点烦躁的把电话挂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在莫晨曦面前跟安之晴聊私事,就好像丈夫出轨被妻子抓到了一样。

“谢谢您,盛医生。”莫晨曦扯出勉强的微笑,离去的身影在想到什么似的又转过来了。

“对了,恭喜盛医生。”然后脚步虚浮的离去,不知道是因为担心李馨的手术费还是因为听到了他跟安之晴要结婚的消息。

“谢谢。”盛亦轩的声音冰冷,眼底覆了一层冰霜,只是心口想针扎似的又痛又麻,她怎么可以若无其事的恭喜他娶别的女人。

 

未解之谜:她为何总是能最后一个到,还那么受欢迎?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10/4791/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10/4791/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