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女神的饭局,颜值不够可不行哟~

女神的饭局,颜值不够可不行哟~
第一章 哥哥和闺蜜要结婚了
“小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徐天晴。”

林蔓白听到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一样,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而他旁边的温柔大方的徐天晴,则是含羞带怯地看了林慕青一眼,补充了一句:“我和慕青就要结婚了,小蔓,很高兴我们要成为一家人了!”

林蔓白这才从震惊里回过神来,看向徐天晴。

林慕青,是她的哥哥。

这个徐天晴,是她大学四年焦孟不离的最好闺蜜!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她艰难地问出来,感觉自己的声音都是哑的。

她朝林慕青看去,却见他的目光并没有放在自己身上,而是低头温和地对徐天晴说:“天晴,先坐下吧,今天收拾了一天,你一定累了,我给你倒杯水。”

林蔓白叹了一口气,从小到大,她的哥哥就是这么体贴的人啊!

不,林慕青不是她的亲哥哥!

十五岁那年升高中体检,她一时兴起去看了全家人的血型记录,发现父母和自己都是O型血,林慕青竟然是B型!

两个O型血是不可能生出B型血的孩子的,她去追问父母要答案,竟然知道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林慕青不是她的亲哥哥!

可是……

在他眼里,她就是他的亲妹妹!

她早就知道他会娶妻生子,会喜欢上别人,可是,这个人为什么是徐天晴?

林慕青给徐天晴倒了一杯水,然后把徐天晴的行李搬上楼,安排进他隔壁的那个客房。

林蔓白追了上去,将门掩上。

“你做什么?”林慕青回过头来,见到她眼眶有些红,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你……”林蔓白咬了咬下唇,喉咙干涩,艰难地问:“真的要跟徐天晴结婚?”

她的问题问了出来,两人间有短暂的沉默,林蔓白等不到回应,抬起头来看他,却发现他俊帅的眉目有些冷厉。

就在林蔓白胆怯地想要退缩的时候,他陡然开口:“不然呢?你希望我一辈子不结婚?”

林蔓白脸色一白,张口想要说什么,却又被他下一句话噎住:“你只是我的妹妹,难道我能跟你过一辈子?”

“我……不是那个意思!”她急急忙忙地说:“我只是觉得,徐天晴她……”

“你想说,她不适合我?她不是你最好的闺蜜吗,怎么就不适合了?”林慕青脸色越发冷起来:“小蔓,端正你的态度,做好你小姑子的本分,别插手我的婚姻和感情生活!”

这话,让林蔓白觉得心头像被针扎一样,密密麻麻的疼痛。

她苦涩地问:“你们俩,到底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徐天晴在林慕青的公司工作,他是执行总裁,徐天晴是总裁秘书室里的人。

这个工作,是林蔓白帮忙找的,却不知道,他们两人竟然发展成了恋人关系,并且还打算要结婚了!

“这些问题不是你应该关心的!”林慕青薄唇紧抿,撇开头不看她,绝情的话语吐出口:“我要结婚了,你住在这里可能会妨碍我的新婚生活,我给你选了一套市中心的公寓,你收拾一下搬过去吧!”

这话,犹如在林蔓白胸口刺了一刀!

第二章 林蔓白,你怎么这么恶毒
从小到大最疼爱自己的哥哥,现在为了结婚,要把自己赶出家门?

“哥……”

林蔓白想要拒绝,林慕青却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小蔓,你明知道有些事情是不可能的,把你的心思收起来!”

这话让林蔓白脸色更加苍白!

原来,他知道她的心思!

林慕青没看她,转身拉开房门,却见徐天晴就站在门口。

她像是刚刚上来的,笑吟吟地问:“你们兄妹俩在里面嘀嘀咕咕什么呢?”

也不知道,她到底听到了什么没有。

徐天晴似乎什么也没听到,伸手过来拉住林蔓白的手:“小蔓,帮我收拾收拾行李好吧?”

转头又对林慕青说:“慕青,你去忙你的,我跟小蔓有女孩子家的话要说!”

林慕青看向徐天晴,冷厉的眉目变得温和了许多:“好,我去做饭,一会儿下来吃饭。”

他走后,徐天晴也没有进门,只剩下徐天晴和林蔓白两个人。

林蔓白在房门内,徐天晴站在房门口,后面三步远就是楼梯口。

“小蔓。”徐天晴笑盈盈的,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一个首饰盒,塞到了林蔓白的手里:“这是作为准嫂子的见面礼,慕青跟我一起去买的,他说你一定会喜欢的!”

林蔓白没有接,而是一手将那个首饰盒给打掉在了地上。

徐天晴脸色一僵,旋即换上了委屈的神情:“如果你不喜欢我,我要不还是跟慕青说算了,总不能委屈了你。”

“事情都做了,你才说委屈我?”林蔓白冷笑:“徐天晴,你明知道我……”

作为最好的闺蜜,徐天晴知道她的秘密——她暗恋林慕青,却因为兄妹的法律关系,她只能一辈子把这感情放在心底!

没有人比徐天晴更清楚她心里的痛苦,可是现在,徐天晴居然成了她准嫂子!

这徐天晴,是什么居心!

莫非,当初求她帮找工作进公司,就是为了有目的地接近林慕青?

“对不起小蔓,我们是那么好的朋友,我跟你哥哥在一起,我们不就可以一辈子在一起了吗?你哥哥,也不会被别的女人抢走。”

看到徐天晴居然在掉眼泪,林蔓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平时徐天晴可不是这么容易一点事情就哭的!

却见徐天晴一边抽噎一边说:“如果……你真的很难接受,那你放心好了,我会跟慕青分手的!”

林蔓白惊讶地看着徐天晴,还没想明白她突然就说这样委曲求全的话,徐天晴就朝她扑了过来,跪在了她的面前抱住她的腿,哭喊着:“但是小蔓,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我真的很爱慕青,求你成全我们……”

她的声音很大,而且就在楼梯口,说的话一楼都能听见。

“徐天晴……”林蔓白拉住徐天晴的手,想要把她拉起来。

没想到就在这一瞬间,徐天晴突然朝后方一倒,尖叫一声:“啊!”

她趔趄了三步,整个人就往楼梯口的方向倒去,滚了好几级台阶。

林蔓白没想到突然发生这种事,迟疑了一会儿才想到要去拉徐天晴,没想到被一条有力的手臂推了一把,她没有防备,整个人被推倒在地,惊愕地看着林慕青。

林慕青失望地看着她,充满戾气的质问:“林蔓白,你怎么这么恶毒,你想摔死她吗!”

第三章 我亲眼见到她推了你
林蔓白,你怎么这么恶毒!

这句话,字字诛心!

林蔓白震惊,看向那个着急地把徐天晴抱起来的男人,他是疼了她二十几年的哥哥,竟然会从他嘴里说出这样的话?

然而,林慕青的注意力却转移给了徐天晴:“你怎么样?有没有摔着哪里?”

“我没事。”徐天晴松开了捂着的额头,只见鲜红的血染红了她整个额头!

林慕青眼神一冷。

从来没有在他的眼里见过这么陌生的神情,林蔓白张口想要解释:“我没有推她!”

她刚才碰都没有碰徐天晴一下,是徐天晴自己扑过来的,怎么徐天晴就突然摔倒了呢?

想到了某种可能,她震惊地看向徐天晴。

或许,认识了五年,她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这个好闺蜜?

却见徐天晴柔柔地说:“慕青,你不要对小蔓凶。不关她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

“我亲眼见到她推了你,你还帮她说话?”

林慕青冷漠地眼神扫了林蔓白一眼,将徐天晴抱下楼。

小心把徐天晴放在沙发上,拿出医药箱,给徐天晴处理额头上的伤,温声问:“天晴你还有没有摔着其他地方?”

林蔓白看着这一幕,心痛都顾不上了,急忙跟下来:“哥,我真的没有推她……”

林慕青却没有相信她的说辞,疾声厉色地瞪着她:“我都看到了,你还想抵赖?林蔓白,你有什么资格不同意我和天晴结婚?跟谁结婚是我自己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

林蔓白心口一震。

“慕青,你错怪小蔓了,闺蜜突然变嫂子,我们也一直没给她说,一时间难以接受是正常的。平时小蔓也不是坏心的人,你怎么把话说那么重?”

徐天晴轻柔地说着,酒精碰到了她的伤口,疼得她倒抽了一口气,泪眼汪汪的看起来好不可怜。

林蔓白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一对,倏地冷笑出声:“徐天晴,这么多年我一定是瞎了,居然没认出来,原来一直在我跟前的是好大一朵白莲花!”

徐天晴身体颤了一下,朝林慕青那边倾斜过去,委屈地说:“小蔓,你……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你为什么要误解我?”

泪水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林蔓白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像是电影学院科班出身的女人:“果然啊,就是个戏精!”

“林蔓白,你怎么说话的!”

林慕青一把摔了手里的酒精瓶子,玻璃碎片四处飞溅,砸上了只穿着一件纯棉居家裙子的林蔓白的小腿上,瞬间就多了一道血痕!

一阵刺痛,她却恍若未觉。

见到这个样子,徐天晴惊呼:“哎呀,小蔓你流血了!”

说着,就要不顾她自己脑门上的伤,拿起棉签要过来给林蔓白处理伤口。

林慕青见状,瞳孔紧了紧,却什么都没有说。

“不要你假好心!”林蔓白一把打开徐天晴的手。

见她这个样子,徐天晴委屈地看了林慕青一眼,然后垂下头,一脸愧疚的样子:“没关系,可能我笨手笨脚的,弄疼小蔓了。”

林蔓白看得眼睛发晕。

第四章 这个家里,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
戏精,这绝对是个戏精!

她竟然被骗了这么多年,还亲手制造了机会,让徐天晴勾上了林慕青!

“徐天晴,你不去当演员,可惜了!”她没有心思再留在这里,打算转身上楼。

但是,手腕却被林慕青一把抓住:“娇蛮任性、无理取闹、做了错事还不认错?快跟天晴道歉!”

林蔓白难以置信地朝林慕青看过去。

二十几年来,他从来没用过这种严肃的神情,没用过这样冷厉的语气跟她说话!

甚至,他以前总说:我家小蔓说什么都是对的,哪怕小蔓无理取闹了,也一定是别人不讲道理在先!

言犹在耳,如今他却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呵斥自己!

“还愣着干什么?长嫂如母,你要学会尊重,赶紧道歉!”林慕青又催促了一句,别过眼去不去看她那含着水雾的眼眸。

林蔓白突然“呵呵”笑起来,嘲讽意味十分浓厚:“长嫂如母?所以,以后在这个家里,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对吗?我知道了,我会搬走,不会碍着你的眼的!”

手腕被捏得很痛,她用力甩开,不再看他们多一眼,飞快地上了楼。

身后传来林慕青含着愤怒的声音:“林蔓白!”

经过楼梯转角的时候,林蔓白看见了站在林慕青身后的徐天晴,唇边泛起了一丝胜利者的笑容。

这是挑衅!

她心中一痛!

这才突然想起来,一开始跟徐天晴认识,徐天晴就问了她这么一句:“听说,我们的学神林慕青学长,是你哥哥,对不对?”

“还是学生,都创业开公司了,我好崇拜他!能跟他的妹妹做朋友,太幸运了!”

后来几年相处的种种,徐天晴也一直在跟她打听林慕青的事情。因为两个人的话题围绕林慕青转的多,慢慢的,她也把自己的心事跟徐天晴剖白了。

没想到……

竟不知道,徐天晴的目标一开始就是林慕青,那温柔大方的表象,居然伪装了这么多年!

现在,徐天晴终于如愿以偿,自然也不需要在她面前伪装!

林蔓白怔然坐在自己的床上,看着墙上挂着的她和林慕青的合照,两个人都是一脸灿烂,两颗头靠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一对情侣。

她多么希望他们真的是一对情侣,可是,他们之间,却存在了那样一个秘密!

记得妈妈哭着跟她说:小蔓,我们林家欠了他的,你欠了他的啊!

想到这些,林蔓白觉得自己快要呼吸不上来了,忍不住抱着被子痛哭起来。

哪怕他们没有兄妹关系,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的,这是怎么样一种绝望?

不知道哭了多久,房门被打开,林慕青走了进来。

高大的身影,足以媲美男神明星的脸,却挂着林蔓白陌生的冷漠:“让你搬出去果然是对的,你容不下天晴,就赶紧收拾东西,明天就搬过去吧!”

明天……

林蔓白垂着头,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掉出眼眶。

她死死地咬住了唇,问:“你……很爱她吗?”

明知道答案有可能会让她万劫不复,她还是忍不住想问!

第五章 你想杀了我?
林慕青似乎怔了一下,旋即吐出一句:“既然要结婚,自然是喜欢的!”

眼泪终究没忍住,林蔓白垂下头,泪珠一滴又一滴,滴落在枕头上。

“下楼吃饭,跟天晴道歉,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实在太过分了,她不跟你计较,你也别太厚脸皮!”

林慕青说完这句就转身离去,随后,林蔓白听到了踩在楼梯上的脚步声。

不想看到徐天晴那副白莲花的模样,也怕看到他们恩恩爱爱的样子刺痛自己的心,林蔓白没有下楼吃饭。

晚饭过后,林慕青就带着徐天晴出了门,没有来招呼她,也没有告诉她他们去了哪里。

林蔓白想着林慕青说过的话,只觉得一阵凄凉:

端正你的态度,做好你小姑子的本分,别插手我的婚姻和感情生活!

你住在这里可能会妨碍我的新婚生活,我给你选了一套市中心的公寓,你收拾一下搬过去吧。

“呵呵……”林蔓白自嘲一笑:“我走,走得远远的,不影响你们的生活!”

打败她的,不是徐天晴,而是林慕青的绝情!

他怎么突然就变了呢?

从那个处处关爱她的好哥哥,突然就变成了毫不关心她的样子!

莫非,他知道了那个秘密?

如果是知道了那样不堪的过往,会改变对她的态度,也是正常的吧?

林蔓白脸色更加惨白,无助地闭了闭眼睛,开始慢慢收拾东西。

收拾了一晚上东西,将所有跟徐天晴有关的,全部都扔去了垃圾池。

第二天,林蔓白没有听林慕青的去市中心的公寓,而是去了高铁站。

她没办法留下来看着他们结婚,只有自己远离。

谁知道,林慕青竟然知道她要走,气冲冲地把她带回了别墅!

骂她任性不讲道理离家出走,发了一通脾气后,林慕青失望地走了。

林蔓白苦笑地坐在床上,发怔。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响,她去开门,却见徐天晴穿着得体的OL小套装踩着高度合宜的高跟鞋,知性地站在房门口。

“你来干什么?”林蔓白冷着脸,没有好脸色。

她没请徐天晴进门,徐天晴却挤了进来,啧啧了两声:“我说小蔓啊,慕青对你还是挺好的嘛!你都要走了,他还要把你拽回来!”

“你放心,我迟早会走的,不会妨碍你!”林蔓白觉得够了。

不管她怎么努力奔跑,都是追不上林慕青的步子的,他们不可能在一起。

那么他娶什么样的人,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要是知道了当年的事情真相,知道了他的父母是因她而死,一样不会原谅她的。

然而,徐天晴却显然没觉得够了:“知道为什么我告诉慕青你走了,让他把你带回来吗?”

林蔓白一愣:“你怎么知道我要走?”

她还真的没想到,竟然是徐天晴说的!

“呵呵!”徐天晴笑面如花:“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林蔓白,我知道,哪怕慕青现在对你厌恶,也只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而已。你们之间就算没有爱情,也有二十几年兄妹感情。而我呢,绝对不会容许任何人,跟我一起瓜分慕青的爱,兄妹感情也不可以!”

林蔓白脸色一白:“你什么意思!你想杀了我?”

第六章 有她没我
徐天晴却是摇头,笑得很得意:“杀你? 现在你走了,总有一天慕青会只记得你好的地方。而你若是死了,慕青一辈子都会记挂你的,我要的不止是这样而已!”

她顿了顿,吸了一口气,嗤笑道:“我要让慕青厌恶你,看不起你,哪怕提到你的名字,他都会觉得是脏的!那……才是我的目的!”

“徐天晴,你的心肠好歹毒!”林蔓白气得发抖:“我都已经让步了,我愿意离开!你为什么不能放过我!”

“林蔓白你怎么智商变低了?”徐天晴倏地冷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因为我不想让慕青记得你的半点好!想想你以前活得像个公主,我就觉得难受!”

林蔓白气急了,一巴掌打了过去。

清脆的巴掌声,徐天晴连躲都没躲,生生挨了这巴掌。

但是,她却笑着耸了耸肩,走了。

林蔓白有些怔愣,总觉得徐天晴的笑容很诡异,估摸徐天晴要怎么设计自己,可是她没想到,贱人要作妖防都防不住!

当晚,林慕青下班回来,后面跟着徐天晴。

徐天晴一脸小媳妇的样子,拉着林慕青的手,装模作样地说:“慕青,你真的别找小蔓生气,我突然闯进你们家来,她一时半会儿不能接受也是正常的!”

进门后,见到林蔓白坐在沙发上,她倏地住口,一脸的难堪,垂下头什么也不说了。

林蔓白见林慕青一脸阴沉,不禁心里咯噔一下,联想到刚才徐天晴的话,顿时明白徐天晴的用意是什么!

这个徐天晴真是好手段,故意激怒她打了一巴掌,就是为了让林慕青觉得她嚣张跋扈!

“林蔓白,怎么说,她都是我要结婚的对象,是你的好朋友,为什么要打她!”林慕青看着林蔓白,黑眸中的情绪十分复杂。

似乎有愤怒,也有失望,还有……

一种莫名的挣扎。

林蔓白咬唇。

她能怎么说,说她没有打徐天晴?

不,她打了,确确实实是她打的!

上次“推”徐天晴那回事是徐天晴栽赃,可是今天徐天晴就是故意招惹她,让她打了一巴掌!

林蔓白目光扫向徐天晴,恨得牙根都要咬断,然而,却有种无能改变现状的绝望。

察觉到她的目光,徐天晴瑟缩了一下,躲到了林慕青的背后,把委屈的小媳妇模样,演了个活灵活现!

“怎么,你还不快道歉!”林慕青见林蔓白那眼神,心头就冒火。

林蔓白默默地抬眼,深深地看了林慕青一眼,淡淡说了句:“你要娶她,从今天开始,你就不再是我哥哥!林慕青,从今往后,你没有管我的资格!”

说着,她飞快地转身上楼!

“林蔓白!”怒吼在后面砸过来,可是林蔓白却没有停下来。

这一次,她没有犹豫,回到房间就认真地收拾东西。

住在这里好几年,东西也不少,不可能全都带走,她只是把所有必须的证件,一些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东西装进了旅行箱。

门被打开,她下意识回头看去。

第七章 还学会嗑药了
林慕青站在门口,看见地上的行李箱,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你还要走?”

林蔓白没有理会他,继续收拾东西。

“林蔓白,你哑巴了?”林慕青心中激起一股气,他自己都不明白这是哪来的火气,冲了进来捏住她的手臂:“林蔓白,你以为你走了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

“不是你让我走的吗?”林蔓白用力甩开他的手,没忍住眼眶的泪掉了下来:“是你让我搬走了,我现在听你的话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看到她的泪,林慕青呆滞了一下,瞳孔微微缩起来。

林蔓白用袖子擦了一把眼泪,撇开头不看他:“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你是我爸妈收养的了!”

一句话,戳穿了林慕青的伪装!

他脸色倏地就变了震惊地看着她,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十年前!”林蔓白给了答案:“十年前,我就知道你不是我的亲哥哥!”

林慕青身体一震。

原来,十年前她就知道了,难怪,他一直总觉得,她看他的目光不一样,而且是越来越不一样,总像是带着女孩子情窦初开看喜欢的人的样子!

而这些年,他也渐渐发现自己的不对劲,他对她的感情似乎走了样。

因而,才会干脆地在徐天晴对自己表白的时候,快刀斩乱麻,答应了徐天晴!

“你不是我的哥哥,没资格管我。过完今天,就放我走吧!”林蔓白终于转过头来,目光坚定地对林慕青说了这番话!

林慕青有些失魂落魄地出去了。

林蔓白心里很痛,她没有下楼,一直在房里待到了晚上十点多。

口渴得不行,她下楼在冰箱里倒了一杯冰开水喝了下去,然后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后来,她是被热醒的。

察觉到有人扶着自己走了一会儿路,随后就松开了手,她只能趴在墙壁上。

敲门声响起,过了一会儿,她似乎听到了林慕青的声音:“你干什么?”

林蔓白睁开眼睛,目光迷离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倏地笑了:“哥哥……”

叫了一声,身体一软,朝他身上倒了过去。

林慕青下意识扶住她,低头扫了一眼,发现她穿着一件吊带的低胸睡衣,里面什么都没有穿,顿时觉得小腹窜起了一簇火苗!

“林蔓白,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林慕青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脸色铁青地将林蔓白甩在门上。

林蔓白却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身上好热,而抱住林慕青的时候,觉得他身上是凉的,所以就扑了过去,嘴里念念有词:“哥哥,我好难受,你抱抱我好不好?”

“你是不是嗑药了!”她脸色很不正常,额头都在发汗,林慕青想到某种可能,将缠在自己身上的林蔓白拉扯开来,问:“你到底交了怎么样不三不四的男朋友,还学会嗑药了?”

说着,他急急忙忙将她拉到了浴室里,把她放进浴缸,打开花洒就着冷水往她身上冲!

第八章 一个重重的巴掌却狠狠地砸到了她的脸上
他是一个男人,对那些药物哪怕没有亲眼看过,也知道个大概。

“哥哥,我好冷!”林蔓白仰着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不一会儿,不甘心地爬了起来,将林慕青一拉。

林慕青没想到她会这么做,被她一把拽进了浴缸里,两个人交叠在一起,下一秒,一双笔直的腿就缠上了他的腰。

“哥哥,我好难受……”

药力作用下,林蔓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双臂圈住了林慕青的脖子,寻找到他的薄唇,就亲了上去。

林慕青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很快地就推开了她,继续对着她冲凉水。

林蔓白被冲得哇哇大叫,但是林慕青却没有半点怜惜,狠狠咬着牙,眸光充满了怒意!

“发生什么事了!”

突然,徐天晴站在门口,眼里写着疑惑。

林慕青见状,眉头微微一皱:“没事,你先去睡。”

徐天晴哪里肯去睡,快步走进浴室:“我听到你们兄妹俩的声音,以为你们在吵架呢!小蔓这是怎么了?”

她十分关切,一脸的紧张。

林慕青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哎呀,这不会是吃了药吧?”徐天晴捂着嘴巴,震惊地看着林蔓白:“小蔓啊你怎么……”

见她欲言又止,林慕青问:“什么怎么?”

徐天晴捂上嘴巴,不可说。

林慕青脸色一沉,还是很吓人的:“让你说你就说!”

徐天晴瑟缩了一下,这才呐呐地说:“小蔓……她喜欢你,我也是下午回来看她的时候,才知道的。也就是因为这个,她才会打了我一巴掌,然后说不会让我……得到你,说要给你下药……不过我不明白,怎么她把药给自己吃了……”

吞吞吐吐的,越说越小声。

光着遮遮掩掩的态度,就让林慕青信了一大半!

他心里顿时窜起了火苗,满满都是对林蔓白的痛心疾首,但是他没有说什么,而是道:“你先回去睡吧,一会儿她就清醒了。”

徐天晴张了张口,想劝什么,最终又没有的样子,离去了。

大概淋了二十多分钟,林蔓白终于清醒过来。

“我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眼前脸色漆黑的林慕青,林蔓白茫然。

但是,下一瞬,一个重重的巴掌却狠狠地砸到了她的脸上!

“林蔓白,我真是小看你了!学来了这些下三滥的招数,用来对付我?”

这一巴掌,打的不只是林蔓白的脸,还有她的尊严,和她对林慕青满腔的感情!

她捂着脸,震惊地看着林慕青:“我做什么了!”

林慕青也不解释,只是咬牙切齿地道:“以后关在家里哪里都不准去,赶紧跟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断绝往来!现在,滚回你的房间去,以后我的房间你不准走进来半步!”

林蔓白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林慕青拽住胳膊,丢出了房门外。

她淋了那么久的冷水,哪怕是夏天也觉得冷得不行,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尽快回房换衣服。

刚刚换好衣服,徐天晴就来敲门了。

女神的饭局,颜值不够可不行哟~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10/4797/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10/4797/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