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她误撞进了他的怀中,让他一宠上瘾,从此疼她入骨。

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她误撞进了他的怀中,让他一宠上瘾,从此疼她入骨。
01暗恋如此痛
母亲怨憎父亲的抛弃,便将恨意尽数倾倒在我的身上。

她给我起名,赵南安,难安。

她要父亲良心难安,却把苦难都给了我。

我是肌肤胜雪,面容姣好的女孩,却从不曾留过一日长发,也不曾穿过一次裙子。

从小穿着男孩的衣服,不敢轻易表达喜怒,怕脸颊上露出清新甜美的梨涡,让人瞧出了破绽。

赵南安,是“男孩”,是母亲夺回她失去的一切的利器。

我每一次过生日,都会被罚跪,跟母亲说对不起。

因为我的出生,是她一生的耻辱。

16岁生日的前一天,我挨了一次打,疼痛入骨。

母亲偷看了我的日记,我喜欢一个男孩,从12岁初遇,到16岁。

他是我灰色年少时期明媚灿烂的一盏灯,我幻想着某一日,我也可以长发齐腰,穿雪白的婚纱,脸上梨涡绽放,因为他跟我说,“我愿意。”

那日,我被母亲扒光衣服绑在餐椅上,她本来只是冷然的模样,彼时却疯如魔鬼,她手中的马鞭抽在我的身上,发出刺破空气的脆响,她要我说出那个男孩的名字。

我咬紧嘴唇,坚决不告诉她那个专属于我的秘密。

那马鞭一鞭鞭并没有打着我的肉身,而是打在我珍藏着的名字上,那个名字密密麻麻的刻在我的心房,被马鞭抽得血肉模糊,破败不堪。

母亲面目狰狞的朝我怒吼,“你给我记住!你不是女孩!我花那么多钱培养你,不是让你做女孩的!你是男孩!任何一个男孩,你都不能喜欢!否则!我和你都一起去死!否则!我就打死你!然后去死!”

我瑟瑟发抖的望着母亲,不甘心的试探着,“那……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喜欢他?”

鞭子再一次密密扎扎的落在我裸露的身体上。

母亲的手比之前下得更重,“永远都不可能!否则我们都得死!你这个不知羞耻只知道色诱男人的贱货!就知道一心想着色诱男人!”

我望着那个从未对我笑过的母亲,眼泪早已习惯了流进心里,我咽下的每一滴泪,都好悲伤。

那天起,我把隋遇的名字缝进破破烂烂的心脏,再不敢将他写进日记。

我再也没有写过日记。

没有他的日记,是让人看不到希望的黑洞……

被打的第二天,便是我16岁的生日,我第一次穿上了黑色西装礼服,被父亲接回赵家,他要让海城的名流认识我。

我的身份终于得到了赵家的承认,因为我是赵家唯一的“儿子”,更是唯一一个孩子。

我被父亲带去和宾客打招呼,我对每个人只是淡淡勾了嘴角,高冷而清傲的和他们保持距离,不让任何人碰到我的身体,哪怕一分一毫。

因为衣服遮住的每一寸皮肤都是被马鞭抽过的伤痕,真的好疼,好疼。

我突然被人抱住,刹那间,冷汗凶猛外冒,我的牙齿咬紧颤抖。

那女孩抱住我,撒娇的,亲昵的喊我名字,“南安,南安,我好想你,我们都一个暑假没见了,快快快,我介绍我哥哥给你认识!隋遇,隋遇,快过来!”

听到隋遇的名字,我身上的疼痛好像被麻醉,竟在顷刻间毫无知觉。

我转脸过去看到了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礼服的男孩,他长身玉立,眉目清隽朗朗,他的眼睛里住着星星,那样的明亮。

他朝着我走过来,手中的香槟轻轻碰在我手中的香槟杯上,他没有对我笑,只是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我,像是在审视我是否可以做个合格的妹夫,“你是赵南安?”

我那颗满是“隋遇”名字的心,疯狂的跳动着,却因为被打后的伤口不停拉扯,顿时鲜血淋漓起来。

他已经忘记了我,忘记他曾经背过我,忘记了他给过我一直都难以触碰到的温暖……

暗恋,如此疼痛。

可比起我过的生活,又是那样美好……

02 璀璨的光
因为隋辛,我正式认识了隋遇。

我终于可以轻易见到隋遇,了解他的生活,我和他像是从小就认识的青梅竹马,而今不过是久别重逢。

我们可以一起偷偷喝酒;可以翻身上马,一较高下;可以拿起枪支射击,靶靶十环;我们还可以分别坐在棋盘对岸,静静对弈,一坐就是一天。

他会肆无忌惮的揽着我的肩膀,把我介绍给他的哥们,“这是我的好兄弟!赵南安!”

那时候,我多想靠在他的肩头,可我只能握起拳头,和他的拳头碰在一起,学他的潇洒桀骜。

我只能做他一辈子的好兄弟。

他和我说,“南安,我妹妹喜欢你。”

我说,“我不喜欢她。”

“你不能伤害她。”

“我不知道什么算不伤害,但是我不会给她一点点暗示,如果她会受伤,你不能怪我。”

那天,他看了我很久,最终点了点头,“好。”

我喜欢隋遇不是没有理由,他是骄傲到自负的一个人,可我在他那儿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和照拂。

他每次约我,都会先问我的意见,“南安,这个周末你怎么安排?有没有想玩的项目?”

我在他的面前,不用不敢选择,不用畏惧责骂,更不用担心身心受到侮辱。

我只要站在他的身边,就能感受到被艳阳烘烤的暖柔,我那颗冰封千层的心,一点点在他身旁化成了水。

17岁生日的前一天,隋辛拉着隋遇要提前一天给我过生日,说是不想跟别人人分享我的生日,只有我们三个人。

那天,酒量极浅的隋辛很快喝醉,我和隋遇喝到了十一点。

点的歌唱完,包厢里安静下来。

隋遇却捧起了我的脸,他眼帘上的黑色睫毛像两片漂亮的扇子,一下一下的扇着,包间里偏暗的灯光却疯了一般都灌进他黑色眼瞳里,一下子好亮好亮,全是璀璨的星光,那些光芒瞬间照进了我的心海。

他重重的叹息一声,“南安,你真好看,你要是个女孩,该有多好看啊?苏伦昨天告诉我,他已经要被你掰弯了,他不敢见你,怕再和你混在一起,性取向要出问题了。”

当他说出“你要是个女孩,该多好看啊”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没用了,不受控制的跳出了胸腔。

他看着我,晃了晃脑袋,对我说,“你可别真被那些混蛋算计了,现在这个社会,什么人没有?我就算让你娶我妹妹,也不能让你弯了。”

他说完,整个包间里我只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和他的呼吸声。

我不敢动一下,只能静静的看着他,他捧着我脸的手突然一紧,那张俊逸到非凡的脸离我越来越近,他的唇,那样毫无预兆却期盼已久的落在了我的额头。

他醉了,抱着我,说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兄弟,以后每一个生日,都要提前一天,单独给我过,不和任何人分享我的生日。

我任由他抱着我,眼泪在我的心里积攒了十七年,在他的怀里,无所顾忌的流了出来。

被珍惜,原来是这种感觉。

我终于开始期盼那个曾经让我觉得满是屈辱的生日。

03 逼婚
因为我和隋家兄妹关系很近,隋氏和赵氏的生意慢慢开始合作着。

隋家想让我和隋辛订婚,我一直拒绝。

父亲也因为隋辛疯狂倒追我,竟然也开始和海城第一豪门摆起了架子。

母亲只是严厉的管束我,不准我动半点男女之情,不准超过十二点回家。

我依然和母亲住在郊区,没有住回赵家,因为母亲不准。

我想,她大概也怕纸包不住火,她要的是赵氏股权慢慢转让给我,她要让父亲对她服软。

而我,不过是她发泄恨意的工具而已。

我慢慢长大,已经看懂,看透,再也不奢望这个母亲能爱我。

临近填写自愿,已经大学的隋遇从Q大飞了回来,问我志愿。

我太想逃离母亲的掌控。

我再也不想每一个生日都要跟母亲下跪,听她一堆侮辱言语后还要跟她说对不起。

“我之前……打算出国。”不知为何,我说出心里的想法,竟会吞吞吐吐。

隋遇黑了脸,“你为什么要出国?国内 B 大 Q 大 F 大都是一流的大学,为什么一定要出国?你要是出国回来,双休两天都在飞机上,还怎么见面?你想出国,大学毕业再去深造也可以,你怕长大后难以接受国外文化,那寒暑假可以去游学!”

我一下子楞在原处,对啊,我们怎么见面?

我喜欢的隋遇,隋遇去年考大学也没有出国,他的周末和谁过?谁陪他下棋?谁陪他喝酒?谁陪他骑马,射击?

我不想任何人取代我的位置,哪怕只能做兄弟,我也希望这些事,我可以陪他做一辈子。

我看着隋遇的脸,看着他的眼睛,他焦急的样子让我误以为他在喜欢我,他家庭条件那么好,为什么没有出国?是不是也是因为我还在国内?

我总是这样幻想些没边没际的事情,他怎么会喜欢我?我现在的身份,是个男孩。

我咽下一口唾沫,点了点头,“你说得对,那我……不出国了。”

说完,我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原来在国内的日子即便屈辱,我还是想见到隋遇,我如此喜欢他。

“你报 Q 大。”他霸道的安排。

我不敢,“我理科优势不明显。”

“那就B 大,和我一个城市。”

我点了点头,我只能努力,那所全国文科分数最高的学府,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

我怕万一,只能没日没夜的看书,做题。

我考上了 B 大,隋辛落榜,她哭得肿了眼睛,哑了嗓子。

隋遇知道后,竟忘了去安慰隋辛,而是用他的手掌兜住我的头,压得紧紧的,狠狠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鼻腔里骄傲的“哼”了一声。

“你要是没考上,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迅速低下头,脸滚烫滚烫的,耳根子烧到不行,我感觉再继续下去,脑子要烧坏了。

他亲了我两次,我都记得。

不舍得忘记。

隋辛一直和我走得近,喜欢我,却也骄傲,不愿意太过自降身份。

但在得知我考上 B 大后乱了阵脚,她不放心我去最高学府,怕有才华和颜值的女孩追求我,于是拉出她的父亲隋唐,到赵家提亲,姿态强硬的要和我先订婚。

我怎么可能同意?

我是女孩,如果订婚以后就会结婚。

我怎么能和一个女孩结婚?

父亲当然愿意和隋家定亲。

母亲却微笑着,“南安不同意,就算了,孩子的意愿和幸福最重要。”

我嘴角淡淡勾起,看着坐在我对面的母亲,她的笑容从未给过我,她不知道自己说出的话会变成刀子,刺伤我吧?

可她什么时候会介意刺伤我这种事?

她不准我喜欢男孩,却也不会傻到让我和女孩订婚,我只是她报复父亲的工具。

她只要我得到赵家的股份,她连我的痛苦都从未在乎过,又怎么可能在乎我的意愿和幸福?我就算孤独终老,无依无靠,她也不会在乎。

可是,母亲低估了隋唐宠爱女儿的程度,隋家这块铁板,不是她这种女人能踢得动的。

隋唐西装革履,慢悠悠的喝着茶,眼角明明带着笑意,出口的话却句句威胁,“这个婚,我看只能定了,若不然,赵氏可能将在一年内破产,不然可以试试?我隋唐做军火生意起家,江湖习气略重,还望赵先生见谅。”

04 一辈子的兄弟
隋辛不敢看我,她知道这样逼我,会显得卑鄙,她也想做个坦荡的女子。

不能怪她,只能怪我。

怪我被奴役了十八年,已经成了习惯。

我看到母亲就本能的害怕,像是想要偷生的凡人看到了索命的魔鬼,能躲就躲。

他们谈论很久,最终我鼓起勇气,叹息一声,“那就破产吧,反正我并不算赵家什么人。”

父亲和阿姨抽了一声气,阿姨就是父亲的妻子。

阿姨看我时眉目悲悯,我不敢看她。

隋辛惊讶的看着我。

隋唐眉头皱起,连刚刚赶到走进赵家待客大厅的隋遇都楞了一下。

隋遇还在喘着气,像是过来得很急,停好车应该是跑进厅来的。

我笑了笑,不顾对面母亲的脸色难看,也不顾父亲的颜面,只是看着隋遇。

“你们不是知道么?我是16岁才被赵家认回来的孩子,但凡赵家有个女儿,也不会要我。”

我的笑容里有很浓的讽刺,“我父亲依然深爱他的妻子,不愿意为了我这个唯一继承人和他的妻子离婚,我的母亲至今没有上位成功,我的身世很不光彩,和隋家结亲也很不光彩,所以我在赵家到底算什么,你们心里没数么?”

隋遇眼睛里有闪闪烁烁的亮光,是不忍和心疼。

我多想在他面前可以如隋辛一般骄傲,可我到底算什么?

“你们高估我在赵家的地位,也高估了我对赵家的感情,不过隋先生,你可以说,如果我不和隋辛订婚,你可以一枪崩了我,我怕死,我这样的人,哪怕忍辱偷生,也会想活下来,隋先生要试试吗?”

说出“忍辱偷生”几个字的时候,我将目光落在母亲的脸上,看着她气得嘴唇不断颤抖,我露出没有温度的笑。

她一定气疯了,如果现在这里没有人,她一定会把我绑起来,狠狠的抽我一顿鞭子。

可我心里好痛快,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反抗她。

我痛快极了!

我的脸上,有温热的液体滑过,原来我的皮肤,已经透凉,是心上传上来的凉意。

隋遇冷冷的喝叱隋辛,“闹够了吗?我说过南安不喜欢你,你不要弄到最后朋友都做不成!你到底要怎样!”

隋辛看到了我的绝情,富家女孩的自尊心那样宝贵,这次不管不顾的把自尊心送到赵家,却被我踩踏了。

我伤害了她。

虽然我不想。

隋辛咬紧嘴唇,气势汹汹的瞪着隋遇,“你根本不是我哥哥!你都不帮我!你眼睁睁看着你的妹妹难受!”

隋辛哭着跑出了赵家,隋唐冷声命人去追他的宝贝女儿。

我慢慢走到隋遇跟前,抬眼看着这个高出我许多的男孩。

他和我同岁,是隋辛双胞胎哥哥,只是因为学业优秀跳级才比我们早读大学而已,他比隋辛成熟很多。

我问他,“如果赵家破产了,如果我不是赵家的继承人了,如果我变成了很普通的一个人,再也没有经济条件和你们这些富家少爷玩,你还会和我做朋友吗?”

隋遇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他握住我的肩膀,“南安,你是我一辈子的兄弟,无论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兄弟。我不会让我父亲欺负你,不管你是不是赵家的孩子。”

他的手指,暖暖的,抹掉我脸上的眼泪,“南安,我从来没看你哭过,对不起,我不该让我父亲这样来欺负你。”

那一刻,我的生命中又多了一个温暖的词。

是隋遇给的——保护。

05 摘掉子宫
当晚,母亲给我下了药,因为我再也不是那个任她摆布的破布娃娃,我反抗的灵魂正在蠢蠢欲动,她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让我屈服。

我在迷糊中被扒光了衣服绑在椅子上。

冷醒后,她用马鞭抽我,骂我。

她恨我,恨我在赵家说的那些话,让她一直装潢得虚假的颜面荡然无存。

“你说!16岁那本日记里面背过你的男孩是不是隋遇!”

她拿着马鞭气急败坏的指着我,“是不是!”

我如曾经一般咬紧嘴唇不说一个字。

母亲冷冷的看着我,“赵南安,你休想!那样优秀的男孩,是你一生都不可能得到的!”

“你拿不走身份证和户口本,你哪儿也去不了,我会送你去 B 大报名,我会安排人盯着你,你最好祈求早点让你父亲把赵家的股份转给你,否则,你永远别想自由!”

“赵南安,我这一辈子没有安生,你休想过好!”

我的母亲,为了一个男人变得如此狰狞,毕生心愿就是让父亲良心难安,让我痛苦难安。

我被麻醉,自己的母亲买通私人诊所的医生拿掉了我的子宫。

术后,她冷冷的站在病床前,“赵南安,你没有做母亲的资格了,隋家那样的豪门,你想都别想,如果你想脱离我,那就快一点,拿到赵家的股份,和我一刀两断,否则!你就要受我控制一辈子!”

我的脑子里有两分钟时间忘了反应,一片空白。

子宫?

子宫是什么?

是我每次让我来例假的主要器官?可是只要不是在家里,为了不让人发现,我来例假都要吃药,强行推后,我的子宫还有用吗?

我的心底,冰凉又疼痛。

我摸着腹部已经缝合的伤口,从未奢望过这辈子还可以做母亲,我都忘了我还是个可以做母亲的人。

可她告诉我子宫没有了,这辈子都不可能做母亲的时候,我竟然疼得全身抽搐。

原来我竟也在这样暗色的生活中幻想过要做一个母亲……

我不断的笑,脸上的泪水让我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我不用做母亲了,真好,我真怕在你的阴影下,我以后也会做一个像你一样的母亲,我怕我老了的时候后悔年轻时候做的事情,我怕我做的噩梦都是关于如何虐待自己的亲生女儿,我怕自己做了你这样的母亲会下十八层地狱!”

母亲面上的狰狞渐渐消散,我居然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从未有过泪花。

我偏过头,更恨她!

我本以为被母亲拿掉子宫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打击,可我没想到这和隋遇订婚的消息相比,根本算不得什么。

母亲给我的所有打击,我都能咬牙挺过去,因为我不断告诉自己,只要我长大,只要我拿到母亲想要的东西,我的人生还有希望,我不求别的,只求活着就好。

可隋遇要和别的女人订婚了,他还会和别人结婚,生子,他所有的幸福将和我分道扬镳,甚至背道而驰……

他以后的日子都会属于他的妻儿。

而我,将失去所有有他的空气。

黑压压的天空漏不下一丝阳光,曾经那样生不如死的日子,我坚持了十八年。

可那一刻,我仿佛失去了所有希望,再也不想活下去……

母亲伤害了我太多,我知道疼痛的可怕,所以从来舍不得伤害自己。

可那一刻,我拿起锋利的刀片,割破了手腕,任由鲜血滴落在浴室的地砖上,一朵朵的绽放成花,染红了我的眼睛……

06 赵南安你真恶心
只求老天怜我这一生悲苦,来生会赠我一个善良的母亲,她会希望我幸福,会让我喜欢我喜欢的男孩,会祝福我,会为我脸上露出笑容而满足,会因为我眼睛里的悲伤而心疼。

我是被隋辛救的,她正好去赵家,母亲加油添醋的告诉她狠狠教训了我,正关着禁闭。

她担心我,便到郊区来找我,却不想撞见我自杀。

她哭着给我胡乱包扎,又叫来我母亲的家庭医生,给我清理伤口,重新包扎。

家庭医生知道我是女孩,却只对母亲忠诚甚至爱慕,我不奢求他会同情我。

隋辛不断抹眼泪,我有气无力,淡淡请求道:“隋辛,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隋辛哭着点头,“我不告诉任何人,坚决不!南安,我再也不逼你了,再也不会让你因为我被你父母惩罚了。南安,你那么优秀,那么好看,你别死,我不想你死,我只要你好好的,我喜欢你,可是我不想伤害你,我只要你好好的活着,我发誓,我不会再伤害你!”

单纯的隋辛在不断自责,为了我不停的哭。

哎,我这一生的孽债,到底该如何来还?

“谢谢你。”谢谢你,隋辛,如果你不遇到我,被如此纯真的你喜欢的男孩,该是多幸福?

本以为隋辛真会为了我保守秘密,可是半个月后,隋遇来郊区找我,他坐在我的对面,“为什么整个暑假都不见我?”

的确,被母亲毒打拿掉子宫后,他每次约我,我都说没有时间。

“有点忙。”

“忙什么?”

“家里乱七八糟的事情,你知道,我的身世……”

“呵!”他冷笑一声,打断了我的话,“你的身世怎么了?我不知道吗?家里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会让你去处理?以至于一个暑假都没有时间?”

我张了张嘴唇,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突然拉起我的手腕,已经结好的伤口是淡淡的粉红色,他盯着那个伤口,“隋辛说你是因为被赵家逼着娶她,所以自杀的,你告诉我,是吗?”

我嗫喏着,“我……”

他自来生活优渥,地位很高,霸道惯了,在我面前若是开了气场,只要一个眼神,我就能被他吓得说不出来话。

怎么说谎,我已经想不起来,只见他盯进我眼睛里的光束实在尖利,他强势的逼问我,“你!别想骗我!”

我半真半假的看着隋遇,半晌后,“我是因为你要订婚了,难过得想自杀的。因为我喜欢的人是你啊,我喜欢你好多年,你亲过我两次,我都记得,我的初吻可还为你留着呢。”

为了更有说笑的成分,我还故意噗嗤一笑,笑得停不下来,好像我刚刚讲的笑话鬼都不会相信。

我从未想过,我会对隋遇表白。

我用了开玩笑的方式,虽然荒诞,可我很满足,因为我对喜欢的人袒露了压在心里的秘密。

谁也不会相信,一个“男孩”会对另外一个男孩说喜欢,会为了他自杀。

可我笑着笑着便笑不下去了,因为隋遇根本不笑,他看着我,严肃的,冷静的,不像我认识的那个美少年。

他突然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睨着我,仿似一个君王,“赵南安!能说出这种话,你真让我感到恶心!”

他第一次说我恶心,转身离开的时候,我的心肺好像突然间,溃烂了。

我捂着心口,疼得皱紧了眉。

07 从今以后你跟我
我再也没有接到过隋遇的电话,之前说好去 B 大他会带着我,不会让我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可他失约了。

母亲给我申请了走读,在校外租房,安排了佣人监视我,她怕几个男生住一个宿舍,我会不小心暴露自己的性别。

我一门心思扑在专业上,想提高能力,尽快接手父亲的股份,然后转让给母亲,他们之间要怎么争斗我不管。

我要摆脱母亲。

再次见到隋遇,是在海城飞回B 城的头等舱,母亲在我身上花钱从不吝啬,因为她需要我气质高冷卓群。

再则父亲没少给抚养费。

头等舱再宽敞,但我和他座位相近。

他没有和我打招呼,我也装作没有看见他。

我为他自杀过,可我现在知道,他不是我喜欢得起的人,我不但是男孩,就算我是女孩,我也没有子宫,隋家怎么会让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进那座大门?我有什么资格?

我只能将他好好珍藏进心里。

下飞机时,我起身走在前面,拿了行李站在第一的位置,舱门打开我就往外走,告诉自己不要回头,我像是在逃难一般加快速度。

机场地面光亮如镜,我的手腕突然被人拉住,一路拖着我前行。

心跳,仿佛如千军万马正朝着我杀过来,我喘着大气,“隋遇!你放开我!”

他不说话,黑着一张俊脸,数月不见,他比以前冷酷了。

出了机场,他把我塞进出租车,自己也坐进了后座,我刚要发火,他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狠狠的指着我,“不想我在车里揍你,你他妈就给我闭嘴!”

隋遇是海城人,父亲起家的历史虽不见得多正派,可是家教一直很好,他不说脏话。

至少没用脏话骂过我,他在 B 城学会了骂脏话。

又或者,年纪越大,对脏话的包容度会越高,他可能觉得说说也无妨吧。

我闭了嘴,车厢里静了下来。

他没回 Q 大,出租车停在了希尔顿酒店外面,他付钱下车,门童帮我拿了行李。

我想跑,他却拉着我,“你敢跑试试,我会打断你的腿!”

看到俊脸冷硬的隋遇,我想到他那英俊的父亲年轻时做军火生意,是不是也这样带着一股子狠辣劲,让人望而生畏?

“隋遇!我告诉你!你别乱来!我要回B 大!我不住酒店!”

“呵!”隋遇一声冷笑,拉着我脚下未停朝着前台走去,“别他妈胡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住校外吗?”

我心尖一阵酸麻,我和隋遇好几个月没有见面,从不联系,他又是如何得知我一直住校外的?

他在关注我?

我绝不会跟隋遇去酒店房间,天知道他好好的宿舍不回去,为什么要来酒店?

可我还要脸,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他对抗,只能被他拽上楼,他关上房门,上了反锁,我真的要被他吓死了,以为他会野蛮的来撕我的衣服。

他却指着床,“滚过去!”

我摇摇头,头皮发麻,我该怎么办?他知道我是女孩了吗?“我不要。”

“滚过去,坐在那里!”

我恍然大悟,原来不是要睡我,而是让我坐在那儿。

我坐在床边,他靠在床对面的墙上,脱了外套,扔在我的旁边,我又被他跳了一下。

“赵南安,你以前跟我开玩笑说你喜欢我。”

我咽下一口唾沫,耳朵开始烫,是的,但现在的我却不敢再说那样的话。

他又说,“我知道你开玩笑的,可今天我不跟你开玩笑,我和女孩交往会恶心,我喜欢的是男孩,从今以后,你跟我。”

我脑袋里,“轰!”的声巨响,耳朵也开始嗡嗡乱叫!

08 隋遇的表白
“我不喜欢你!”

我马上站起来,害怕他靠近我,如果他发现我是个女孩,恶心起来,只怕是杀了我的心都会有!

他握紧我的肩膀,“我知道你不会真的喜欢男孩,所以我给你时间考虑,赵南安,你仔细想想,我想要得到一个好看的男孩,太容易了,可我没发现有比你更好看的男孩。我不想逼你,但我耐心有限,如果你不答应我,我不敢肯定不会对你用强。”

他妈的!

他性格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隋遇!

他喜欢好看的男孩,别人要是不喜欢他,他就要用强,直到把人家掰弯为止么?

我双拳握得很紧很紧,我喜欢的男孩,不喜欢女孩,喜欢男孩!

而我是女孩,扮演着男孩。

这都什么跟什么!

“那叶家千金怎么办?她知道你喜欢男孩吗?”

就算知道隋遇不喜欢女孩,可我依然没有忘记叶家千金的存在。

他笑了笑,“隋家有的是钱,找个替孕轻而易举,如果她想嫁进隋家要个名分,方便叶家的生意,我并不介意。”

我不知道心里是不是凄凉的,曾经我为了他的订婚自杀,却发现我吃错了醋,人家对女人根本没有兴趣。

“你不该骗她。”

“这个世界上,鬼知道谁骗谁呢?人要是疯狂起来,连自己都他妈骗!”他咬牙说出这话的时候,看着我冷冷的笑。

我心虚的不敢看他,因为我才是最大的骗子。

我也是疯狂起来,连自己都骗的人。

而隋遇呢?

他骗了自己什么?

数月未见,隋遇的身上多了戾气和成熟,他要和我在一起,我明明该感到庆幸,可偏偏,我没办法以真正男孩的身份和他在一起。

他厌恶女人。

我现在不能和他冲突,“你要给我时间。”

他点头。

从希尔顿离开后,我第一时间换了电话号码,且急功近利的打电话给了父亲,“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能接手公司?要不然您趁着年轻再生一个孩子,我如果不能接手,就在 B 城找工作了,不想再回海城。”

父亲和阿姨都不能再孕,至于为什么,我母亲也许清楚。

父亲在电话那头叹了一声,“我会尽快转股份给你,让你可以慢慢进入董事会。”

我挂了电话。

以为隋遇几天找不到我,就会算了。

可一周后在学校食堂里,我遇到了隋遇。

他是 Q 大的,怎么可能来 B 大的食堂来吃饭?

我吓得筷子差点拿不稳。

他坐在我的旁边,拿过我的筷子夹菜吃,冷静的说着话,“赵南安,你的身高也就172,当男朋友让女孩多没有安全感?做我的人,刚合适。”

我差点一口汤喷出来。

我是喜欢他,可我怎么变成真正的男孩让他来喜欢?

“隋遇,我都说了你给我点时间。”

“我给你时间让你换手机号码?”他嘴角挑衅的冷笑是在警告我。

我吐了口气,“我要的时间就是安安静静的不被打扰的考虑。”

他偏头看着我,跩跩的样子要上天一样。

他一手握着筷子,另外一只手握着我的下巴一拉,突然吻在我的嘴上。

我!

感觉脑袋在冒烟!

我的初吻,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了隋遇。

我的心跳,欢喜紧张又害怕。

食堂里所有人都在掏手机,隋遇也不管,只管吻我,我咬紧牙关,他就捏开我的嘴。

B 大认识我的都知道我是男孩,隋遇虽是 Q 大的学生,可因为太优秀,在我们 B 大也很出名。

他松开我的时候,面颊上没有散开的红晕让我误以为刚刚吻我的时候,他也很紧张。

他笑笑,为了掩饰紧张而显得坏坏的笑容,“南安,是不是觉得和男孩接吻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我此时的感觉好极了!不是说你的初吻给我留着的么?我觉得这肯定是你的初吻!”

他斜斜勾起的嘴角更坏了。

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她误撞进了他的怀中,让他一宠上瘾,从此疼她入骨。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10/4799/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10/4799/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