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人活到极致,是一种素与简

人活到极致,是一种素与简

第1章 求你,结束吧……

“啊……我疼……”

顾盛夏被男人压在身下,狠狠进入。

她的指甲用力揪住床单,用尽全力忍着男人粗暴动作,所带来的疼痛。

“顾盛夏,疼就叫大声点!”傅念琛按着她的后颈,贴在她耳后,字字恶毒,“你真是越来越无趣,也越来越,让我恶心了。”

顾盛夏闭紧眼睑,眼泪还是没忍住,从她眼角落下,濡湿睫毛。

傅念琛动作更加用力,他在故意弄疼她,折磨她。

“顾盛夏,给我叫出声来,别这样,像具尸体,让我反胃!”

“听见没有!”

他掐着她后颈的手指,渐渐收拢用力,好似要这样活活掐死她。

“痛——”顾盛夏终究还是没能忍住,痛苦的低吟出来。

傅念琛好似满意了,终于放开了顾盛夏的后颈,但进出的动作,却仍旧凶猛用力。

顾盛夏几乎要晕死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床头柜上的电话,突然响起。

傅念琛的动作一顿,就那么压在顾盛夏的身上,接起了电话。

“若溪,怎么了?”不同于刚刚的冷酷恶毒,他现在的声音,温柔而缱绻,叫人沉醉。

顾盛夏紧闭的眼睛,缓缓睁开了,心脏弥漫出涩疼,她抓紧了被单。

“别害怕,我马上就过来……好,我会尽快的……”他温声细语,挂了电话。

身体,随即贴上了顾盛夏的后背,加快了发泄的动作。

“若溪那里停电了,她害怕,我马上要去找她。你快点取悦我!”

白若溪要见他,所以他就毫无顾忌的要求她下贱的取悦,好让他马上结束这场事情,然后飞奔过去找她。

多么可笑的事情。

“傅念琛,你既然这么急着见白若溪,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抽身离开?”顾盛夏冷言嘲讽,心脏却疼得发紧。

在他眼里,她是垃圾,而白若溪,是捧在手心里,至高无上的宝贝。

“顾盛夏,你就是个卖的,有什么资格管我怎么做?”傅念琛将她翻了一个身,俯身逼近,盯着她的眼睛,狠声道,“我花钱买了你,你就应该取悦我!妓.女不就是这样用的吗?”

顾盛夏痛苦的闭上眼睛。

是啊,她拿了他的钱,现在的结果,都是她活该的……

几秒钟之后,顾盛夏才艰难的张开湿润的眼睛,涩声道:“结束吧,傅念琛。我不想跟你继续这样的事情了,你不是要跟白若溪结婚了吗?正好,我离开,你好好的跟她厮守一生。”

傅念琛好一阵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尖锐的,充满了压迫力的视线,狠狠盯着顾盛夏。

“结束?”他手指抚上了顾盛夏纤细的脖子,随即狠狠用力掐住,“顾盛夏,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结束?你不仅欠我钱,你还欠我一条命!”

他眼眸充血,狰狞的发红。

“我妹妹被你害得,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可你现在竟然说你想走,你凭什么?顾盛夏,你这辈子,都应该用来恕罪!”

“那场车祸,真的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害……”

“你闭嘴,顾盛夏!”傅念琛猛然收紧手指,掐得顾盛夏面红耳赤,再不能言语,“当初那场车祸,我亲眼所见。是你开车,撞翻了我的妹妹的车,让她沉入深海……我亲眼所见,可你还想骗我,你到底是多不要脸?”

亲眼所见?

顾盛夏撑大了眼睛,她根本没有开那一辆车,他哪里来的亲眼所见?

“顾盛夏,我告诉你,我就是要折磨你一辈子!我要你永永远远,都活在悔恨里!这是你应该的,这是你欠我的!”

第2章 你来做什么

欠他的……

她到底欠他什么了?

从她暗恋上他开始,她就对他百般讨好,处处顺从,只要是他不喜欢的,她通通改掉,只要是他喜欢的,自己就拼命去学习,去变成他喜欢的那个模样。

这么多年,她从没有辜负过他……

还有两年前的那个车祸,也根本跟她没有丝毫关系!

她是被人栽赃陷害,她根本不是凶手。

只是傅念琛不信她,他铁了心的认定,就是她策划了一切。

悔恨?

她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当初不顾一切的爱上了他。

傅念琛并没有继续,他直接抽身离开,嗓音的冰冷的扔下两个字:“扫兴!”

转身,他很快进了浴室,漱漱水声之后,他衣着整齐的出来。

一个余光也没有看看顾盛夏,就那么直接摔门而走。

顾盛夏颓然的闭上眼睛,听着窗外哗啦的雷雨声,压抑的呜咽哭了起来。

她不知最后自己是正面睡过去的,昏昏沉沉醒来时,已经是半上午,公司打了两个电话过来,问她怎么还不去上班。

顾盛夏连忙道:“不好意思,我马上过来!”

她慌张冲进浴室里,洗漱。

满嘴泡沫的低头刷牙时,一缕鲜红,忽然落了下来,啪嗒啪嗒……血色越流越多。

顾盛夏愣了一秒,随即习惯的抽出纸巾,急急忙忙的捂住鼻子。

纸巾很快被鲜血染红,她换了几张,反复了好几次之后,鼻血才终于停住。

镜子里,平静的倒影着顾盛夏苍白的脸,她看着那样虚弱消瘦的自己,苦涩一笑。

她的时间,不多了……

最后两个月,她只求最后还能在傅念琛的身边,待两个月,然后就离开,找一个宁静的地方,渡过自己所剩不多的余下生命。

这是她的最终计划。

换上衣服,顾盛夏刻意画了一个浓妆,遮挡自己苍白的面容。

匆匆赶到公司,已经是下午。

顾盛夏被总管狗血淋头的骂了一顿,最后扔给她一份合同:“跟傅氏国际的合同,你今天去谈,只要你签下来,就在过去提成的基础上,翻三分之一倍。”

翻倍的提成,顾盛夏心动了。

她之前从傅念琛那里拿的钱,已经全用在了医疗费上,前几天,那些钱刚用完。

现在她又需要一笔钱,继续治疗以及后续的隐居……

接过合同,顾盛夏开车,抵达了傅念琛的公司。

或许是运气好,她竟然就在门口,遇见了傅念琛。

“念琛……”

“你来干什么?”他皱眉,厌恶的盯着她。

“我……”顾盛夏看了一眼手里的合同,艰难道,“我来……”

“来卖身?”傅念琛不耐烦的直接打断她的话,笑容冰冷而又残忍,“怎么,你又缺钱了?”

顾盛夏说不出话,但傅念琛没给她时间让她说,他直接抓着她的手腕,将她拖进了一旁的轿车里。

车门还未关上,他的手,就已经探入了她的裙底里。

“不要……”顾盛夏羞白了脸,拼命合拢双腿。

傅念琛的秘书这时急忙上前来,关上车门,挡住外人的视线。

“装什么?”傅念琛压住了她的手臂,手指已经粗暴的进入了她,大力弄疼,“你今天拿着合同来找我,不就是这个意思吗?想要我签字,就得拿东西来换!”

“我没有那个意思!”顾盛夏绷紧了身体,手指紧紧拽着他的衬衣,“我是来谈公事的,合同只是工作……”

傅念琛懒得听她的话,就那么掀开她的裙子,长驱直入。

“的确是你的工作。下贱的妓.女工作,不就是明码标价的卖身吗!”傅念琛狠狠盯着她,“顾盛夏,你很有自知之明啊。”

第3章 随便的贱人

傅念琛根本就是在恶意的歪曲她的意思,他就是认定了,顾盛夏就是个给钱就可以随便上的贱人。

顾盛夏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解释,车子就在公司的门口,来来往往全都是人。

她羞耻不堪,恨不得原地消失。

“傅念琛,不要在这里……我求你了……”

可身上的男人,根本不听她的话,反而抓住了她的腿,分得更开。

顾盛夏被逼出了眼泪,眼眸湿润,无助又可怜:“不要……傅念琛,我们换一个地方,到时候,你要我怎样,我都答应你,取悦你,讨好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傅念琛一把捏住了脸颊,迫使她微微张开唇,停下了后面的话。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你不是要钱吗?想要我签了这份合同,那就在这里讨好我。”

顾盛夏撑大了眼睛,泪水无助滑落,打湿了鬓角。

她摇了摇头,想要解释,但傅念琛根本不松开手,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不要愿意,那就现在从车子里滚出去!”

他说着,果真抓着她的手臂,要将她推下车。

顾盛夏吓了一大跳,她现在这个样子,从车里出去,别人看见,会怎么看她?

“不要……”她急忙抱住了傅念琛的后背,手脚并用,拼命不放手,“不要,傅念琛。”

傅念琛抓着她的胳膊,将她从怀里拽出去,摁在椅子上。

“别抱我,你不配碰我!”

她在他眼里,只是发泄用的东西而已,他从来不让她碰他半下。

顾盛夏失控的哭了出来:“我不要那个合同了,行吗?你让我穿好衣服,我马上就滚。”

“滚不滚,可不是你说了算。”傅念琛按住她的腰,缓缓动作起来,嗓音有些低哑,“该你滚的时候,我自然会叫你滚。现在,我只想听你叫……床。”

顾盛夏屈辱的咬紧了唇,逃不走,但她绝对不会,在这样的场合里,做那样不要脸的事情。

她僵着身体,傅念琛也觉得无趣,忽然伸手,升起了车子前后座的隔板。

几秒钟后,司机开门进来,发动了汽车。

车子,从公司大门开走。

顾盛夏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软了一点身体。

但傅念琛却突然抽离,一把将她丢开,坐回了另一边的位置。

顾盛夏急忙整理好裙子,慌张的并拢了双腿。

傅念琛没说话,他降下了车窗,开始抽烟。

烟雾与寂静在一起弥漫。

顾盛夏垂下睫毛,好一阵之后,还是轻轻开口:“谢谢你,念琛……”

谢谢他,没在车里,做到最后。

就是这么一点点施舍的温柔,顾盛夏也接受得甘之如饴。

她爱他,就卑微到了这样的地步。

傅念琛冷笑了一声,根本没看她。

顾盛夏咬紧了下唇,也没再说话。

那份合同,就掉在她脚边,她弯腰,将合同捡起,正要收进包里,车子,忽然停下了。

顾盛夏抬眸一看,车子外面,就是一家酒店。

捏着文件的手指,不由攥紧。

“滚下车,把房间开好。”

顾盛夏低垂着脑袋,眼圈发红,一时未动。

傅念琛嘲讽开口:“怎么,合同不想签了,那些提成的钱,你不想要了?”

顾盛夏凄楚的笑了一下。

怎么不要?

她还等着用那些钱,来吊着命,来给她买一处好墓地呢。

深吸了一口气,顾盛夏下车,进去酒店,开好房间。

刚进房里,傅念琛就在门边的墙壁上,狠狠要了她。

大概是因为昨晚没做完,他身体里憋着火,这一次,他动作又急又重。

顾盛夏被他弄得浑身发抖,站都站不住。

傅念琛抱着她的胸,将她按进怀里,嘴唇亲密的贴在她耳边,吐着热气说话:“你看看你自己的反应,真是个荡.妇。”

第4章 我要那些钱

顾盛夏颤抖的缩起身体,干脆破罐子破摔,一咬牙,反而抱住了傅念琛的脖子。

“满意,你就让我签个大合同。我需要……那些钱。”

“满意?”傅念琛好似听见了什么巨大笑话,他抱起顾盛夏,将她推倒在床上,“顾盛夏,你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工具。要不是因为你廉价,给钱就能上,我怎么可能碰你?”

顾盛夏眼瞳颤了颤,说不出话。

傅念琛也不想再听她废话,看着顾盛夏那张含着眼泪的,委屈而可怜的脸,他眉头一皱,心里没由来的涌上来一股厌恶。

将顾盛夏翻了个身,他不想看见这女人令人作呕的脸。

一场情事,在半夜时分才结束。

傅念琛洗了澡出来,捡起文件,大笔一挥,落下签字。

然后将那份文件,丢在顾盛夏的脸上。

“你卖身的钱,拿好。”

顾盛夏接住文件,指甲狠狠掐着冰冷的纸页,垂着睫毛,挡住眼底的黯淡。

傅念琛整理好袖口,头也不回,直接离开。

顾盛夏身体实在是没力气,迷迷糊糊的在酒店里睡了一觉。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她想起自己还没吃事后药,又连忙洗了澡下去买。

他刚跟傅念琛在一起的时候,那个男人每次都要求她吃药,说她不配给他生孩子,如果怀孕,也会直接打了那个贱种。

顾盛夏为此还难受了很久,后来,她被检查出了脑瘤,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后,她就打消了生孩子这个念头。

如果自己不在了,那谁来保护孩子呢?

傅念琛,只会厌恶孩子而已……

顾盛夏去公司交了合同后,打车去了一趟医院,做个身体检查。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现在去国外治疗,你这个病,是很有可能愈合的。”徐医生看着检查单子,仍旧试图劝服顾盛夏,“有什么比活着更加重要呢?”

半年多前,这个女人刚刚被检查出脑瘤的时候,她就劝顾盛夏去国外手术,尽管手术成功率只有百分五十,但试试总比这样拖着等死。

顾盛夏摇了摇头,唇边笑容清淡而又绝丽:“总有些东西,比生命更加重要。况且,只是百分五十的成功率,我不想一个人,死在国外的手术床上。”

她想一直在傅念琛的身边,待到生命枯竭,然后在寻一个安宁的地方,等待最后的时刻。

徐医生摇摇头,不再劝她了,只说:“你的脑瘤已经长得很大了,压迫到你的神经,这段时间,你不仅会随时大量流鼻血,身体消瘦,还可能出出现失明,失聪等症状,严重的时候,可能会突然昏厥。”

顾盛夏急忙问道:“有办法缓解吗?我不想被人看出来我生病了。”

徐医生苦笑:“你已经隐藏这么久了,现在……不可能藏得住了。”

“尽量隐藏,不管那些药多贵,都没关系。我可以支付!”

徐医生叹气说:“国外新出了一种治疗方式,可以让你的症状缓解一个月,周期七天,但费用……至少三十万。”

三十万,刚好掏光顾盛夏所有的存款。

“徐医生,麻烦你帮我安排,我要去做。”

一切安排好,顾盛夏第二天就跟公司请了一周的假,飞到了国外。

治疗的确很有效果,那几天顾盛夏食量都变好了,七天结束后,她整个人简直容光焕发,一点病容也没有。

从国外回去,顾盛夏刚打开别墅的大门,里面就响起了傅念琛冰冷的声音。

“这几天,你去哪儿了?”

客厅里没有开灯,只有窗外路灯光芒投进来,模糊了傅念琛挺拔高大的身影,看着反而更压迫力。

“有钱了,迫不及待的就出去鬼混吗?”他站起身,朝着顾盛夏走过来。

第5章 你这个贱人

“你怎么在这里?”顾盛夏着实意外,这个男人以前每次都是半夜的时候突然回来,一句话也不说,回来就是在她身上发泄。

“怎么,我打扰到了你了?”他高大的身影逼近在眼前,毫不客气,抓着顾盛夏的手腕,直接将她压在客厅的墙壁上。

顾盛夏后背撞到吊灯的开光,咔哒一声,客厅瞬间灯火通明,清晰照出了傅念琛那张阴沉的脸。

他锐利的眸子,紧紧盯着顾盛夏,眼底渐渐变得嘲讽和冰冷。

“几天不见,你可真是变得……姿容焕发啊。”他捏着她的下巴,仔细打量那张红润娇嫩的脸,“你消失的这一星期,过得很不错啊,跟谁在一起呢,嗯?”

他低声问,嗓音没带着明显的怒火,却让顾盛夏头皮发紧,心脏狂跳。

“没跟在谁在一起,我只是去出差了……”

下巴的手指,猛然捏紧,像是要直接捏碎那块细细的骨头。

“顾盛夏,你骗人的本领,真是一天比一天见长。满嘴谎言,你可真不怕嘴臭!”他微微眯起眼睛,眸底迸发出寒意,“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出差?如果只是工作,你怎么会一直关机?还有,工作会让你变这样……备受滋润的模样吗?拿着我给你的钱,跟你的情夫国外游,你可真够大胆的!”

顾盛夏不知道他怎么会有这样的误会。

以前她不是没有消失过,刚刚检查出生病的时候,她就消失过几天,可这个男人,没有过问过她半个字。

不知道这次是抽了什么风。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再说,我去哪儿,是我的自由。”

“顾盛夏,你不配说自由这两个字!你欠我一条命,没恕完罪之前,你不配说自由这两个字!”

“恕罪……你到底想要怎样?”到了现在,顾盛夏已经不想再去无用的解释那场车祸,“傅念琛,你是不是一定要我死了,你才会觉得开心?”

“怎么,我要是说你,你还真敢去死吗?”傅念琛满眼嘲讽,“顾盛夏,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你这种贪生怕死,又爱钱如命的贱女人,怎么可能真有胆量去死!”

顾盛夏抬眸看着他,忽然有种冲动,告诉他。

自己生病了,自己真的没多少时间可以活了。

可是,说了又怎么样?

说出真相,然后看这个男人拍手叫好,骂她活该吗?

“我不想跟你吵。”顾盛夏推开他想走,被傅念琛粗暴的按住。

“顾盛夏,是不是忘记你自己,是什么东西了?”

东西……他这样形容她。

顾盛夏心脏发疼,真的不明白,傅念琛今晚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是我花钱买的妓,你欠着我一条命!这辈子都是,没我的允许,你没资格跟其他男人在一起!”

“我没有……傅念琛,你到底在说什么?”

“还装傻?”傅念琛抓着她的手臂,将她拖到茶几边上,指着上面的一地照片,狠狠道,“你自己看!”

茶几上,全是她跟陆慕衍的照片。

陆慕衍算是她的青梅竹马,两人一起长大,关系及其好,后来他出国留学,她还特地出国去见过他,再后来……她成了傅念琛的人,每天被折磨得精疲力竭,就渐渐跟他淡了联系。

照片,就是顾盛夏几年前,出国去找他玩时候拍的。

里面,有两人逛街,吃饭,还有一起出入酒店的画面。

“这是……”

“他是不是碰你了?”傅念琛的一句话,直接打断她,“告诉我,顾盛夏,他碰过你几次?你在国外的时候,是不是每天,都免费让他上?”

第6章 不准跟他联系

“这是……”

“他是不是碰你了?”傅念琛的一句话,直接打断她,“告诉我,顾盛夏,他碰过你几次?你在国外的时候,是不是每天,都免费让他上?”

———————————————————————————————————————

免费……这两个字,狠狠刺痛顾盛夏的心。

他就是当她是妓.女。

顾盛夏瞥了一眼那些几年前的照片,心里一片惨然。

这个男人,信了这些照片,却不会信她。

所以,就算她今天解释得嘴干,他也不会相信她半个字。

那她何必还解释?

“傅念琛,你是不是要结婚了?”她反而问起了他,“如果我没记错,你跟白若溪的婚礼,就在月底吧。”

傅念琛狠狠拧眉,绷紧薄唇,没有说话。

顾盛夏垂下了睫毛,嗓音轻轻:“所以,你马上就有了妻子,为什么还要这样跟我纠缠不清?你要我还债,我可以给你做牛做马……”

只要她还能留在他身边,只要……她还能每天看见他。

她就心满意足。

“你为什么,一定要跟我有那样的关系?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

他已经有了未婚妻,就算是发泄,也不应该找她的。

“顾盛夏,为了陆慕衍,你就这么着急跟我撇开关系吗?”傅念琛忽然将她按倒,让她面朝着沙发躺下。

高热的身体,紧紧贴着顾盛夏的后背。

“你以为你是什么,顾盛夏,在我眼里,你就什么都不是!就算我结婚了又怎么样。你欠我的,一样要还!想离开,去跟其他男人双宿双飞,做梦!”

傅念琛扯开的她的裙子,贴在她耳边,狠声道:“顾盛夏,我警告你,下次,你再跟其他男人在一起,我就把你在我身下的模样录下来,公布在网上,让全天下的男人,都见识一下你的下贱!”

他掐住了顾盛夏的后颈:“我说到做到,顾盛夏,别挑战我的底限!你这辈子,只要还活着,就是我的手里的蚂蚁,我想要你生不如死,你就得给我痛不欲生!”

顾盛夏彻底放弃了解释的打算,她干脆闭上了眼睛,忍下傅念琛的所有粗暴动作。

等一切结束之后,傅念琛还拍下了她的衣衫不整,躺在沙发上的照片。

“顾盛夏,如果再让我知道,你还在跟陆慕衍联系,这照片,我就直接发给他。”

扔下这句话,傅念琛转身直接离开。

顾盛夏蜷缩起身体,闭上了眼睛。

她想起自己回国之前,那个医生说的话。

“你这样透支你的身体,是在自杀。如果现在手术,你仍旧还有愈合的希望,再拖两个月,就真的没了。”

顾盛夏无神的盯着面前的沙发。

如果她死了,傅念琛会觉得震惊吗?

她死之后,那个男人,会不会在某个寂静的深夜里,想起她?

想起,曾经有那么一个女人,不顾一切的爱过他。

那个时候,他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动容,还有惋惜?

如果有的话,那她就死得值得了。

反正,继续活着,她也是被傅念琛无情的折磨和厌恶而已,他不会放过她,他会折磨到她死……

顾盛夏知道,他一向是说到做到的。

他要她一生恕罪,与其痛苦不堪的几十年,不如就这样解脱。

一了百了。

那些照片事件之后,傅念琛对她的态度,更加恶劣和粗暴。

他每次碰她,都会说她脏,说她不堪,是个万人可骑的妓.女。

顾盛夏不想解释,但她的沉默,总是会换来那个男人,越来越粗暴的动作。

而且,随着傅念琛跟白若溪的婚期将近,那个男人要她的次数,也越发频繁起来,顾盛夏甚至隐隐感觉到了他的焦躁。

大概,是婚前的紧张吧。

毕竟,他那么疼爱白若溪,现在要跟自己最爱的女人结婚,多少会有些紧张……

深夜,傅念琛刚结束,抽身离开别墅。

顾盛夏蜷缩起身体,昏昏欲睡,可手机,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

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

第7章 被连累的陆慕衍

顾盛夏以为是工作上的,没犹豫的就接听了。

“是盛夏吧……”那边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中年女人的声音,“我是慕衍的母亲。”

“伯母……”顾盛夏一愣,自从陆慕衍出国后,她就没在跟陆家人联系过了。

“有什么事情吗?”顾盛夏耐心的问。

“你最近有没有空,能不能出来见个面,最好还能……叫上傅总裁。”陆伯母的嗓音小心翼翼的。

顾盛夏有些不安:“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陆伯母一下子就哭了起来:“盛夏,我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但傅家开始攻击我们公司,就这几天,我们已经损失了几千万了,之前签好的那些合同也纷纷反水,宁肯付违约费,也不要跟我们继续合作……我们陆家,快要被整得破产了!”

顾盛夏呼吸一僵,他没想到,傅念琛竟然会对陆家动手。

“盛夏,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误会,你能不能去傅总解释一下?我们陆家一百多年的家业,就要毁了。”陆伯母无措的哭起来,“这几天慕衍忙得头发都白了,他才二十多岁啊……”

顾盛夏止不住愧疚,陆家,完全就是被她白白连累了。

“伯母,你放心,我会去帮你解释的。”

“那就拜托你了,盛夏。”陆伯母哽咽着说,“你帮我们好好说说话,我改天,一定重谢你!”

她越是这样卑微客气的说话,顾盛夏就越是觉得愧疚。

陆家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

她赶紧洗漱完,然后给傅念琛打电话。

一连打了十几通,傅念琛全都不接听。

好不容易,终于打通,那边响起的声音,却是白若溪温软却虚伪的声音:“顾盛夏,你有什么事情了吗?”

顾盛夏淡声问道:“傅念琛呢,我有事情要跟他说。”

白若溪娇媚的轻笑:“念琛在试婚礼西装呢,晚上我们还要去吃饭,这几天,他都不会有空。你别打来碍事了……”

“叫他来接电话,要不然我就直接来找你们,让你们不能安宁的试婚纱!”顾盛夏不跟她废话,直接威胁。

白若溪却是冷冷一笑:“好啊,顾盛夏,有本事你就直接过来,看念琛会不会让你进门。”

她说完,毫无顾忌,直接挂了电话。

顾盛夏没了办法,又不能眼睁睁看着陆家破产,果真收拾了东西,找到了婚纱店里去。

彼时,白若溪穿着圣洁雪白的婚纱,正依在傅念琛的手臂边上,两人说说笑笑,无比恩爱。

傅念琛,从没这样对顾盛夏笑过。

“傅念琛。”顾盛夏开口,打断了这刺人的一幕,“能不能给我十分钟,我有话,要跟你说……”

白若溪笑容一僵,挽紧了傅念琛的手臂。

傅念琛转眸,冷冰冰的盯着她,说了三个字:“滚出去。”

顾盛夏心脏一疼,倔强道:“我有很急的事情要跟你说……”

傅念琛眉头不耐烦的皱了起来,仍旧是那一句:“顾盛夏,我叫你滚出去!”

顾盛夏干脆抬眸,直接迎向傅念琛满是厌恶的视线:“不把事情说完,我不走。”

“念琛……”白若溪这个时候开口,她垂着脑袋,嗓音温软而又委屈,“别的时候,我都不管你们,但现在,你能不能让她不要出现?我现在,只想跟你单独在一起。”

傅念琛神色温柔的拍了拍她的后背,侧眸,阴冷凛冽的盯着顾盛夏。

“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丢出去!她要是不肯走,那就打断她的腿。”

话音落下,两个保镖立即冲了进来,抓着顾盛夏的手臂就往外拖。

“放开我!”她挣扎大喊,“傅念琛,你要是连十分钟都不肯给我,信不信我就在婚纱店门口闹,让所有人知道,你有了未婚妻,还跟我劈腿!”

第8章 他出现了

傅念琛眸色猛然一沉:“顾盛夏,你威胁我?”

他放开了白若溪,朝着顾盛夏走了过去。

浑身悍然气势,尽数释放,压得整个婚纱店,都有些死寂。

顾盛夏咬紧牙齿,竭力让自己镇定。

“我只想跟你说件事情,只要十分钟……”

“顾盛夏!你没资格对我提任何要求!”傅念琛毫不犹豫的直接打断她,眼神阴沉,他伏低身体,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嗓音,低声说,“还是说,你想要让我,现在就把你那些不堪的照片,全部发出去?在你胡言乱语之前,先让大家见识一下,你的下贱!”

顾盛夏一下子愣住了,她没想到,这个男人会用那些事情,来威胁她。

傅念琛轻蔑而冷漠的收回视线。

“顾盛夏,记住了,你在我这里,什么东西都不算!别试图威胁我,免得我更加恶心你!”他说完,直接挥手,让保镖继续,把她从婚纱店里扔出去。

顾盛夏不甘心,而且陆家的事情迫在眉睫,她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站起身,她正要再度尝试的时候,鼻尖一热,她来时流鼻血了。

比之前任何一次都严重,大量的鼻血在段时间里迅速涌出,连她的衣服都打湿了。

这样可怕的场景,惊动了路人,不少人关心的围拢过来,递给顾盛夏纸巾。

“谢谢。”顾盛夏充满道谢,捂住鼻子。

但出血的情况,仍旧没有缓解。

打湿了一包又一包的纸巾。

“这位小姐,我看你的情况,像是脑子里生了瘤子,很严重呢,你得赶紧去医院治疗!”有路人认出了她的病症,好心的建议她。

“不是……”顾盛夏摇头否认,“我没事的,谢谢。”

她捂着鼻子,想开离开人群。

而另一边的玻璃橱窗里,傅念琛正抱着白若溪,恩爱缱绻。

顾盛夏满手血的捂着脸,往玻璃里看去。

傅念琛似乎有所感应,也回头看了一眼,刚刚还勾着笑容的面上,瞬间阴冷下来,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哪怕,他看见了顾盛夏满脸鲜血的模样。

没有一句关心,甚至,没有一点意外。

只有反感和恶心。

他就是,这样的讨厌她……

顾盛夏忽然浑身发冷起来,她生病这么多,从未觉得难受过,唯独现在。

她觉得自己难受得快要死了。

收回视线,顾盛夏落荒而逃。

鼻血是什么时候停住的,她不知道知道。

回过神的时候,她半身衣服上都是血迹,下巴上也满是干涸的鲜血,路上经过行人,都奇怪的看着她。

顾盛夏连忙低下头,去超市买湿巾,然后坐在公园,擦拭鲜血。

“小夏……”背后,忽然响起熟悉的嗓音。

她回头一看,就是陆慕衍。

几年不见,他变得更加成熟稳重,西装裹身,内敛而又优雅,只是面上带着遮盖不住的疲色,眼睛里也充满了血丝。

想来这几天加了不少的班。

想到自己这样连累了他,顾盛夏心里就涌起强烈的愧疚。

“对不起,你们公司的事情,都是我的害的。”顾盛夏垂头道歉。

陆慕衍摇摇头,在凉椅的另一边坐下:“你生病了吗?为什么……流这么多血?”

顾盛夏急忙遮挡,但她衣服上全是血迹,哪里挡得住,只能撒谎说:“没事,就是最近上火,老爱流鼻血。”

陆慕衍眸光温柔的看着她,轻声说:“你每次撒谎,就会不停的眨眼睛。小夏,不要骗我,如果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顾盛夏眼圈有些发红:“你们陆家这次出事,就是因为我。我已经把你害成这个样子了,怎么能再连累你?”

“你在关心我吗,小夏?”陆慕衍嗓音忽然有些激动,他一把抓住了顾盛夏的手,“你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在乎我的?”

人活到极致,是一种素与简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10/4806/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10/4806/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