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能够让彼此成就,彼此温暖,彼此让对方幸福感更强,这才是在一起最好的模样。

能够让彼此成就,彼此温暖,彼此让对方幸福感更强,这才是在一起最好的模样。
第1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本庭宣判,被告安淮生贪污受贿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法官掷地有声的话语,久久回荡在庄严肃穆的法庭,字字敲打着安洛璃的心。

她的父亲,曾经无限风光荣耀的A市市长安淮生,在一夜之间竟然成为了阶下囚!

安洛璃的心脏猛烈的抽动着,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她那个慈爱、廉洁的父亲,怎么可能贪污受贿?这中间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深呼吸了好久,安洛璃才稍稍缓过神,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法院的大门。

磅礴的大雨倾盆而下,安洛璃却浑然不觉,任由豆大的雨珠哗哗落在她的身上,打湿她那飘逸的长发,浸透她的衣衫。

恍惚间,她的眼前浮现出刚才安淮生面如死灰的被检察官押走的一幕!

安洛璃闭上眼睛,指甲紧紧嵌入手心。

“安洛璃!”就在此时,一道突兀的女声忽然从她背后响起。

这个声音她很熟悉,是她最好的闺蜜,秦家大小姐秦娜娜。

安洛璃有些惊讶的回头,只见一个个子高挑、身穿红色礼服、一头披肩卷发的女子正气势汹汹的向她走来。

“娜娜?”安洛璃有些诧异的看向秦娜娜,“你怎么过来了?”

“我来送你一份生日礼物。”秦娜娜蹬着高跟鞋,走到安洛璃面前,一改往日柔弱的样子,趾高气扬的说道。

生日礼物?

安洛璃这才想起,原来今天是她二十岁生日,这些天连日来为安淮生的事情奔波,竟然连她自己的生日都给忘了。

“安洛璃,我怀孕了,孩子是贺晓天的。”秦娜娜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拿出验孕单在安洛璃的面前晃了一下,“怎么样,对我的这份大礼还满意吗?”

安洛璃的心猛的一沉,贺晓天是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他怎么可能和秦娜娜……

不可置信的看着与往日判若两人的秦娜娜,安洛璃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的问道,“娜娜,你说什么?”

“你耳朵聋了吗?我怀上了你未婚夫贺晓天的孩子,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根本就配不上他!”秦娜娜眼角的余光瞥见了远处正朝着她们走来的那个高大的身影,继续挑衅着安洛璃。

“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市长千金?现在你不过是个囚犯的女儿,你爸爸贪污受贿,你叔叔畏罪自杀,你们安家活该……”

“胡说八道什么!”安洛璃心中一阵剧痛,毫不犹豫的伸手扇了秦娜娜一巴掌,秦娜娜怎么侮辱她她都可以忍,可她有什么资格侮辱爸爸、侮辱叔叔!

随着啪的一声,秦娜娜脸色一变,刚刚还嚣张无比的气焰一下子变得软弱无辜,同时,“啊!”的一声惨叫,她直挺挺的就从台阶上摔下去。

“小心!”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子声音响起,安洛璃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未婚夫贺晓天很“及时”的上演了一幕英雄救美的戏码,只可惜女主角是秦娜娜。

“洛璃,你太过分了!”贺晓天紧紧的抱住了差一点摔下楼梯的秦娜娜,面色冷漠、语气冰冷的质问道,“你怎么可以把娜娜推下楼梯?你知不知道她怀着孩子!”

如果说刚才安洛璃还心存一丝侥幸,认为贺晓天不会背叛她,可现在……事实却狠狠的打了她的脸!

第2章 恩断义绝
贺晓天那冷漠无情的话音久久回绕在安洛璃的耳旁,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最熟悉却又变得无比陌生的男人,全身的血液在那一瞬间几乎凝固!

一个是她青梅竹马、真心托付的未婚夫,一个是她视若知己的好闺蜜,他们在她二十岁生日这天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还真是讽刺!

“晓天,你别怪洛璃,她也是因为安伯伯的事情心情不好。”秦娜娜低眉顺眼、楚楚可怜的偎依在贺晓天的怀中,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却对着安洛璃扬起了一抹胜利者的笑容。

“你没事吧?”贺晓天温柔的抚摸着秦娜娜的秀发,落在她腹部的眸光中划过一丝安洛璃永远无法触及到的怜惜。

看着眼前这极其刺眼的一幕,安洛璃的心就像被人狠狠的泼了一杯硫酸,痛得几乎窒息。

“洛璃,我知道你恨我抢走了晓天,可我真的很爱他,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你怎么打我骂我都没关系,千万不要怪晓天……”

秦娜娜忽然推开贺晓天,战战兢兢上前一步,拉着安洛璃的胳膊,情辞义切的不停向她道歉,“洛璃,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滚开,别碰我!”安洛璃使劲抽回被秦娜娜拉着的胳膊,看着眼前那张让她倍感恶心的脸,冷笑了一声道,“秦娜娜,收起你那副惺惺作态的样子!刚才我有没有推你,你自己心知肚明!”

“睁眼说瞎话,小心被雷劈!”

安洛璃话音刚落,忽然从天边传来轰隆隆一声巨响,秦娜娜吓得脸色一下变得煞白,浑身一哆嗦差点就摔倒。

果然是报应!

安洛璃唇角扬起了一丝讽刺的笑容,她的眸光往旁边一转,缓缓的落在贺晓天的身上。

强忍住心中的痛楚,安洛璃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道,“贺晓天,你听着,你被我甩了!”

“从今往后,我们恩断义绝!”安洛璃咬着牙,一字一字吼出了这句话。

于此同时,她伸手用力扯下了脖子上挂着的玉佩,狠狠的扔在贺晓天的脚下。

随着啪的一声,玉佩在落地的一瞬间碎成了两半!

“犹如此玉佩!”

在留下这句话之后,安洛璃便坚定的转身,毅然冲进了茫茫的雨幕,双手紧紧握拳,心中暗暗发誓,有朝一日,等她为父亲翻了案,重振安家,她一定会向那对狗男女讨回公道!

安洛璃没有看见,在她身后,贺晓天盯着地上碎成两半的他送给她的定情信物时,眸光中一闪而过一丝沉痛。

在安洛璃决然转身的那一瞬间,一直强忍着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汹涌而下,她的眼前一片朦胧,根本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她二十岁的生日礼物,是最敬爱的父亲被判入狱、最信任的未婚夫把她闺蜜的肚子搞大!

豆大的雨水落在她的脸上、身上,生痛生痛,却不及她心中的万分之一痛。

眼前氤氲着白雾,安洛璃失魂落魄的只顾着往前跑,根本没有注意到,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正向着她的方向飞驰而来。

一阵急刹车的声音,车子终于在即将撞到安洛璃的时候停住了。

第3章 突如其来的车祸
司机何绑远吓出一身冷汗,他刚发动车子,就见前面猝不及防的冲出来一抹白色,还好他手疾眼快刹住了车,可前面的女孩还是摔倒了。

与此同时,坐在后座的龙氏集团总裁龙皓轩猛的打开车门,不顾倾盆大雨,冲了出去。

“你……”安洛璃努力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只觉得一阵眩晕,随即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龙皓轩俯身,抱起了晕倒的安洛璃,何绑远连忙把伞打在了他们的上方。

“去医院!”龙皓轩把安洛璃抱上车,面色冷凝。

一向有洁癖的他,低头看着怀中那个浑身被雨水淋透的女子,蹙了蹙眉,随即脱下了自己的西服,小心翼翼的给她裹上。

“可总裁您还得赶回去接见约翰先生。”何绑远小声提醒道,约翰先生是从美国而来的重要客户,这次来和龙氏来洽谈一单五亿美元的大单子。

“去医院!”龙皓轩脸色更加沉冷,语气已经带上了极度的不耐烦。

“是,总裁!”何绑远心中一凛,能让总裁大人丢下五个亿的大单子不顾,纡尊降贵亲自送去医院的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倾撒在安洛璃的身上。

好难受!

安洛璃浑浑噩噩的睁开眼睛,映入她眼帘的,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足足愣了五秒钟,她才惊觉,她正躺在医院里面!

猛地从床上坐起,安洛璃使劲揉了揉太阳穴,之前的记忆渐渐回笼。

接到家里出事的消息,她匆匆从美国赶回,短短几天时间,叔叔安淮元自杀、安氏破产,爸爸安淮生入狱。

而那个发誓非她不娶的未婚夫,却和她最好的朋友秦娜娜一起背叛了她,一切都是那么的的讽刺!

后来在她情绪激动冲出去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一辆黑色的豪车,而后就晕倒了。

安洛璃还依稀记得,在失去意识之前,她闻到了一股很好闻的淡淡烟草清香味,最后对视上的,是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清冽而高冷。

是豪车上的那个男人把她送来医院的?

安洛璃蹙了蹙眉,不经意的低头,却蓦然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不是昨天穿的那一套!

倒吸了一口冷气,安洛璃连忙喊来了护士,护士告诉她,的确是一个男人送她过来的,而她身上的衣服是那个男人让护士帮她换的。

“小姐,这是你原来的衣服。”护士递给安洛璃一个手提袋,里面除了安洛璃昨天身上的衣服之外,还有一件黑色的西服。

安洛璃用手轻轻摸了摸,一眼就看出了那是一套价格不菲的意大利手工定制西装,想必是昨天那个气度不凡的男人留下的。

护士告诉她,她是因为低血糖晕倒了,最好再住院观察一下。

可安洛璃还是坚持出院了,因为她身上根本就没多少钱,怕支付不起医药费。

“小姐,你的医药费已经预付过了。”护士笑靥如花的说道,并退回了两万块钱的押金。

第4章 居然是他
安洛璃有些错愕的接过了钱,提着手提袋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看着路上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安洛璃的脚步越来越沉重,安家的别墅被查封了,她这几天都是住在贺晓天为她租住的公寓中,不过此刻显然她不会再过去住了。

想到贺晓天,安洛璃的呼吸一窒,她的指甲紧紧掐进了肉中,暗暗告诫自己,眼下并不是伤心难过的时候,她必须振作起来,尽快把父亲从监狱中救出来!

安洛璃深呼吸了几口,想了想,拨通了另一个闺蜜齐小萱的电话,“小萱,可以收留我几天吗?”

一小时之后,一辆红色宝马不偏不倚的停在了安洛璃的身旁,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摇下车窗,热情的冲着安洛璃摆了摆手,“洛璃,上车!”

齐小萱在得知了贺晓天和秦娜娜对安洛璃的背叛之后,愤愤不平,“我早就觉得秦娜娜不是什么好货色,趁你去国外上学就色诱贺晓天……”

“小萱,别再提他们了。”安洛璃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吐沫,喉咙涩涩的。

“洛璃,你也别想太多了,先好好休息一下吧!”齐小萱停好车,带着安洛璃走进她的公寓,顺手打开了电视。

“小萱,我爸是冤枉的,我必须想办法救他出来。”安洛璃抿了抿唇说道,此时此刻,她哪有什么心情休息呢?

齐小萱点点头,叹了一口气,“伯父那么好的人,怎么就……可惜我只是齐家的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实在帮不了你什么忙。”

“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安洛璃带着深深的感激看向齐小萱,在她落难的时候,其他人要么落井下石,要么急着和安家撇清关系,只有齐小萱愿意雪中送炭。

这份恩情,安洛璃铭记在心。

“伯父明摆着是被人陷害的,不过能够陷害堂堂市长,让安氏总裁畏罪自杀,背后那个人一定不简单。”齐小萱微微歪着脑袋,面色凝重,分析得头头是道。

这些安洛璃自然也知道,只是……究竟是谁在背后陷害爸爸?

“洛璃,你想救你爸又谈何容易呢?除非……龙皓轩愿意出头帮你。”在安洛璃沉思的时候,齐小萱的这句话忽然飘入了她的耳中。

“龙皓轩?是谁?”齐小萱的话让安洛璃仿佛在黑暗中看见了一丝光明,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龙皓轩你都不知道啊?”齐小萱诧异的看了一眼安洛璃,有些兴奋的解释道,“龙氏新上任的执行总裁,龙氏知道吗?全国排名第一的豪门呐!”

“哦!”安洛璃点点头,龙氏的大名在外,她是有所耳闻的,原来是龙氏执行总裁,难怪名字有些耳熟。

一提到龙皓轩,齐小萱双眸闪着异样的光彩,喋喋不休的道,“龙皓轩刚从国外回来接管龙氏,长相英俊,做事雷厉风行,是公认的国民男神啊……洛璃你怎么能没听说过呢?”

安洛璃咧了咧嘴,她这几年一直在美国求学,上哪听说去?

“喏,看见没有,就是他!”齐小萱忽然兴奋的指着电视屏幕,感叹道,“上面接受采访的那个很酷的男人就是,真的好帅啊!”

顺着齐小萱所指的方向,安洛璃迫不及待的看过去,眸光落在那个一身笔挺的黑西服、身姿挺拔欣长、面容俊美无匹的男人身上,眉心猛的一跳,居然是他?

第5章 我们认识?
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正是安洛璃昨晚晕倒之前最后记忆中的那个男人,他就是在A市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龙皓轩?

下一秒,安洛璃拿起装着西服的手提袋,在齐小萱错愕的目光中,飞奔下楼,迫不及待的拦了一辆出租车,掷地有声:“龙氏大厦!”

站在高耸云霄的龙氏大厦面前,安洛璃的的呼吸莫名一窒。

刚才齐小萱话仿佛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给了她一丝希望,可龙皓轩这样高高在上神一样存在的男人,怎么可能轻易帮她呢?恐怕就连见他一面都困难吧?

果不其然,安洛璃刚踏入龙氏,就被前台小姐拦了下来。

“请问有预约吗?”前台小姐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

安洛璃摇摇头。

“对不起,没有预约的一律不能进去。”

“可我是来还龙总衣服的。”安洛璃小心翼翼的从手提袋拿出了那件西服,这是她见到龙皓轩唯一的筹码。

前台小姐撇了一眼,不以为然,她见多了以各种各样理由想来见龙皓轩的女人,以为安洛璃也是那些不自量力肖想总裁的女人,于是坚持不肯让她进去。

安洛璃正想据理力争,忽然从身后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子声音,“这件西服你从哪来的?”

安洛璃回头,只见一个西装革履、一丝不苟的年轻男子正向着她们走过来。

来人正是龙皓轩的总裁特助周敬言,他的眸光紧紧落在安洛璃手中的西服上,如果他没有看错,这件衣服是自家总裁大人的。

这倒奇怪了,一向生人勿近的总裁大人的西装怎么会在一个年轻女人的手中?

“你好,我是来还龙总衣服的。”安洛璃脸上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可以让我进去吗?”

周敬言上上下下打量了安洛璃一番, “跟我进来吧!”

在前台小姐的目瞪口呆之中,安洛璃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跟着周敬言坐上电梯,直达顶层。

周敬言敲了敲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向龙皓轩汇报道,“总裁,外面有个女人要见你。”

“不见!”龙皓轩头也不抬,毫无温度的一口回绝。

“是个绝色大美女哎,而且……”周敬言冲着龙皓轩挤眉弄眼,暧昧的笑着:“她说是来还衣服的。”

龙皓轩正在噼里啪啦打着电脑的手指一顿,蓦然抬头,面无表情的道,“让她进来!”

“是,总裁大人!”周敬言心中腹诽着,一听见是来还衣服的,总裁大人就迫不及待的破例了,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

安洛璃推门而入的时候,龙皓轩依然在专心致志的工作,他的眸光紧紧盯着电脑屏幕,修长的手指正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敲打着。

他穿着一身得体的裁剪黑西装,里面搭配着白衬衫,浑身都散发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冷漠的气质。

五官立体而精致,仿佛上帝精雕细琢的杰作,眉目俊朗,轮廓很深,薄唇性感迷人,完美得不可挑剔,让人一看就再也挪不开眼。

听到声音,龙皓轩抬眸看了安洛璃一眼,安洛璃正在惊叹于龙皓轩那不凡的外貌,猝不及防的就撞上了他那幽深似海的眼眸,顿时一股冷凝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不寒而栗。

安洛璃心中一窒,忙垂下眼帘,从手提袋中拿出西服,走到龙皓轩的面前,深吸一口气,笑靥如花的自我介绍道,“龙总,您好,我叫安洛璃,我是来还衣服的。”

龙皓轩若有若无的眸光淡淡扫过安洛璃的脸庞,沉声道,“我们认识?”

第6章 如果以身相许
龙皓轩面无表情的坐着,双腿随意的交叠着,优雅而高冷,并没有要接过西服的意思。

“嗯。”安洛璃点点头,拘谨的站在原地,“昨天,我不小心撞到了龙总的车,是您送我去的医院。对了,这是您预付的两万元订金,也一并换给您。”

“还有呢?”龙皓轩蹙了蹙眉,冷若冰霜的问道,她对他的印象,不会只局限于昨天吧?

“还有?”安洛璃一怔,摇头,“就这些了,没有了!”

龙皓轩的双眉蹙得更紧了,视线冷冷的落在安洛璃的脸庞上,一双深邃的眸子意味不明,让人不知道他心中的真实想法。

被龙皓轩这样盯着,安洛璃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力,她手中的西服似乎成了烫手的山芋,放下也不是,一直捧着也很突兀,想请龙皓轩帮忙的话更是卡在喉咙口,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安小姐的记性似乎不太好。”龙皓轩冷不丁的开口,蓦然站起身来向安洛璃走去。

龙皓轩的个子很高,他那欣长的阴影将安洛璃那娇小的身子团团笼罩,他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那种冷漠气息让安洛璃感到了强烈的压迫感,她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

龙皓轩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应该认识他吗?

安洛璃在脑海里搜索了一圈,确认昨天是第一次见到他,因为这个男人实在太耀眼了,如果她以前曾经见过的话不会没有印象的。

“你很怕我?”就在安洛璃低头凝眉苦思的时候,龙皓轩那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再度在她头顶响起。

“啊?”龙皓轩莫名其妙的话让安洛璃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维,想起还在看守所受苦的安淮生,她豁了出去。

“龙总……其实今天过来,除了还东西之外,我还有一事相求。”

“哦?”龙皓轩微微颔首,眸光淡淡落在她那面容姣好的脸庞,饶有意味的看着她。

“我父亲被人陷害入狱了,我……想请龙总帮忙……”安洛璃深呼吸了一口,艰难的说道。

可安洛璃的话音未落就让龙皓轩冷冰冰的打断了,“怎么,在安小姐的眼里,我是慈善家?”

安洛璃的身子一僵,看着龙皓轩冷峻的下巴,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压力,身上的冷汗涔涔直下,好似一条条小蛇蜿蜒流过她的后背。

“给我一个帮你的理由。”龙皓轩逼近了一步,忽然伸出右手,用他那修长、节骨分明的手指捏住了安洛璃的下巴,迫使她对视上他那深邃、冷漠的眸光。

下巴上隐隐的疼痛传来,安洛璃的双手一松,西服掉落在地上。

浑身僵硬着,脸上隐隐带着一丝狼狈,安洛璃抿了抿唇,硬挤出一丝甜蜜的笑容,“龙总,我知道您是一个商人,做什么事情都讲究利益。”

顿了顿,见龙皓轩不置可否,她继续道,“其实这件事情对您百利而无一害,我父亲是前市长,如果您帮他翻案,他官复原职,定然会铭记您的恩情,龙氏有我父亲相助,如虎添翼。”

“还有我,如果龙总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做牛做马毫无怨言,报答龙总的恩情。”

“哼。”龙皓轩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从鼻腔里淡淡的发出了一个单音节字符,“安小姐认为,堂堂龙氏需要一个小小市长的相助?至于你……”

说到这里,龙皓轩蓦然靠近了安洛璃,将他那性感的红唇贴近了她的耳畔。

安洛璃浑身紧张的看着龙皓轩那张帅得让人窒息的俊脸在她面前放大、再放大……

最后,龙皓轩那极其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至于安小姐你,如果以身相许的话,或许我可要考虑考虑。”

安洛璃脸色一红,瞪大了美眸,错愕的看着龙皓轩,他那温热的气息尽数洒在了安洛璃的耳垂边,痒痒的,麻麻酥酥的,让她更加不知所措。

以身相许?!

安洛璃的耳畔不停回绕着龙皓轩刚才那低沉暗哑的话音,难道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这个无比耀眼的男人,竟然是个趁人之危的大色狼?

第7章 突如其来的惊喜1
两人面对面保持着暧昧的姿势,相对无语,总裁办公室的空气在这一瞬间微微有些凝滞。

安洛璃紧紧抿着唇,一颗心砰砰直跳着,良久,她才吞咽了一口吐沫,艰难的张口,缓缓的吐出了一个字,“好。”

此刻她的脸红得就像煮熟的虾子一样,她浑身紧绷,咬唇抬头紧张的看向比她高出一个头的龙皓轩。

“你愿意?”龙皓轩性感的薄唇紧紧抿成一线,召显着此刻他心中的不悦,这个女人居然这么随便?

是不是换成任何一个人,只要能够救她爸,她都会答应?!

“嗯!”被龙皓轩身上那强烈的男子气息包裹着,安洛璃的脸上火辣辣的烫,她的心几乎要跳出喉咙口,可还是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只要龙总能答应帮我父亲翻案……”

“滚!”龙皓轩的面色猛的一沉,狠狠的松开了捏着安洛璃下巴的手指,语气之中隐隐带着怒意。

看了一眼龙皓轩那冷若冰霜的脸,安洛璃犹如置身冰窖一样,眸中尽是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自己哪里惹怒了这个冷漠高贵的男人。

“龙总……我,我还是**。”安洛璃狠狠心,咬牙结结巴巴的说道,做着最后的努力。

“怎么,安小姐认为我龙皓轩缺女人吗?”龙皓轩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脸上的线条紧绷,俊逸的双眉蹙起。

“滚!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

在龙皓轩的怒气腾腾之中,安洛璃那颗一直在佯装坚强的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随即落荒而逃。

想起龙皓轩那冰冷疏离的样子,连日来接二连三的委屈和痛苦终于在这一瞬间爆发。

泪水止不住汹涌而出,顺着安洛璃的脸庞蜿蜒而下,落进口中,无比的苦涩。

的确,像龙皓轩这样呼风唤雨、矜贵优秀的男人,从来都不会缺女人,有多的是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

可刚才明明提出要她以身相许的人是龙皓轩自己啊!为什么她答应了他反而勃然大怒?

她受点委屈根本算不了什么,可爸爸怎么办?现在连龙皓轩这条路都行不通了,究竟她要怎样才能救出爸爸?

安洛璃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她用手使劲擦着泪水,然而泪水却偏偏和她作对似的,越擦越多,势不可挡……

迈着极其沉重的步伐,安洛璃红着眼圈走出了龙氏大厦,外面的天气依然阴霾,一如她此刻的心情。

就在她伸手想要拦车的时候,她口袋中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悠扬的铃声。

“安洛璃安小姐是吗?这里是市高级法院……”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浑厚的男子声音,安洛璃的心猛的一跳,法院打电话给她,莫非爸爸出事了?

“我是安洛璃,是不是我爸他……”安洛璃紧张的声音都微微有些颤抖,爸爸他一向有心脏病,难道……

“安小姐请放心,你爸没事。”电话那头的男人听出了安洛璃紧张,连忙说道,“我是通知你,你爸可以病外保释,三天之后你就可以来法院办理了。”

“真的?”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安洛璃喜极而泣,她不是在做梦吧?

第8章 突如其来的惊喜2
再三确认之后,安洛璃千恩万谢的挂断了电话,抬头再看天空时,刚才还乌云密布的天空现在居然晴空万里!

安洛璃心中连日来的阴霾终于稍稍散去了些许。

只是她很诧异,爸爸明明被判了十年,为什么法院会突然通知她可以去办病外保释呢?

究竟是谁在背后帮了她?

不过,这总算是一个好的开端,至少,爸爸不用在监狱中度过漫长的十年了。

回到齐小萱那里,安洛璃正要上楼,忽然从旁边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一下子拉住了她的胳膊,“洛璃!”

安洛璃吓了一跳,定睛一看,竟然是贺晓天。

“你来干什么?”想起贺晓天的背叛,安洛璃身子一下子变得僵硬,用力推开了他。

“洛璃,其实我一直都爱着你,我有苦衷的,你听我解释!”看到安洛璃对他的恨意,贺晓天的心脏一阵紧缩,情不自禁的想要把一切和盘托出。

“你给我滚!”安洛璃垂放在身侧的两只手死死的握紧,义正言辞的道。

“在你和秦娜娜背叛我的那一刻,我们就恩断义绝, 以后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留下这句话,安洛璃便头也不回的噔噔噔跑上楼梯。

贺晓天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在她心头狠狠的插了一刀,现在却又假惺惺的过来说有苦衷,她连多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

而贺晓天,看着安洛璃带着对他的怨恨决然离去的背影,眸底划过无限的痛苦之色,他没有发现,在他身后的角落,秦娜娜正用嫉恨的眼神死死盯着安洛璃消失的方向……

在齐小萱的帮忙下,安洛璃用她身上仅剩的五千块钱在一个破旧的小区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旧公寓。

三天后,她来到了法院,院长亲自带着她去办理保释手续。

“安小姐,回去好好准备一下申诉的材料吧,二审会有转机的。”法院院长马一深浑厚的声音让安洛璃心中一暖,她听出那天给她打电话的就是他。

“谢谢马院长!”安洛璃感激的道,同时心头的疑惑却更深了,究竟马院长为什么要帮她呢?

“这是上面的意思。”马一深似乎看穿了安洛璃的心思,微微一笑,高深莫测的道。

上面的意思?安洛璃怔了一瞬,“还请马院长指点一二。”

马一深讳莫如深的打量了安洛璃一下,转移了话题,“回去好好准备二审吧!”

同样百思不得其解的,还有安淮生。

几天被囚禁的生活,让他的面容十分憔悴,人也消瘦了不少。

“爸!”在见到安淮生的那一刻,安洛璃眸中泪光盈盈,“对不起,爸,你受苦了!”

“小璃。”安淮生微微一笑,依旧气度不凡,毕竟曾经是市长,荣辱不惊。

“我们回家吧!”安洛璃使劲吸了吸鼻子,亲热的挽住了安淮生的胳膊,和他肩并肩走出看守所的大门。

“小璃,爸没用,让你受苦了。”看着安洛璃租住的公寓,虽然破旧却收拾得一尘不染,安淮生感叹道。

“爸,我知道你是冤枉的,你放心,我们一定可以翻案的!”安洛璃眸色坚定的说道。

安淮生却不容乐观的摇摇头,这次安氏出事,来势汹汹,所有一切事先都毫无征兆,让人措手不及,可见背后的那个人势力之大。

能够让彼此成就,彼此温暖,彼此让对方幸福感更强,这才是在一起最好的模样。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10/4832/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10/4832/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