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他娶了16岁时的初恋,虽身价上亿却不离不弃,这才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他娶了16岁时的初恋,虽身价上亿却不离不弃,这才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第一章 那你去死吧

白芷站在靖周大厦楼顶,从这座本市最高的大厦看下去,全城的夜景都尽在眼底。灯火辉煌,却没有一处是属于她的。

她拿出电话,拨通一个没有名字却早已刻在骨子里的号码。

嘟…嘟…两声后电话不出意外的被挂断。

她自嘲的一笑,不死心的再次拨过去。

这次电话终于被接起,不等那边开口白芷就抢先说道“:林靖焱,我现在站在你大厦的楼顶。”

那边凉薄的声音传来:“所以呢?想跳下去吗?”

听着那曾让她魂牵梦萦的声音,白芷却从心底发凉:“你放过我父母,不然我就从这楼上跳下去,林氏集团的总裁夫人,从本公司楼顶跳楼自杀,想必媒体和民众一定很感兴趣。到时候股价大跌,你看董事会的那群股东会不会放过你!”

“你威胁我?那你去死吧!”林靖焱的声音越发冷,“你父母随后就下去陪你,你们一家人黄泉路上一定不孤单。”

白芷的眼泪流了满脸,她早该知道的,林靖焱就是个恶魔,怎会被她几句话就吓住。

当年那个那么爱她的,陪她一起疯一起闹,会对着她撒娇耍无赖的大男孩,从何时变成了这个冷酷无情到叫她去死的男人。

不,或许从没有爱过,从来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他一手导演的剧情,她却入了戏。

毕竟就连她现在所站的这座大厦,都是林靖焱送给程周舟的礼物。

林靖焱,程周舟。靖周。

程周舟始终才是他心里的白玫瑰。

他娶她,也不过是为了替程周舟报仇。

呵,她这个总裁夫人活像个全世界最大的笑话。

那边仿佛听见白芷的轻声啜泣,不耐烦的说道:“疯女人,还跳不跳?不跳就滚回别墅,我等会儿回去没看见你,你知道下场。”

嘟嘟嘟……电话被挂断。

白芷无力的站起身,精致年轻的脸上却满是不该属于这个年纪的死寂。

跳下去了,这世间一切纷扰就再与她无关了吧!不行,她还不能死,想到了还在苦苦支撑的父母,她又坚定了眼神。

再看一眼这不夜城,转身离去。

开车回到别墅,林靖焱竟已经坐在沙发上等着了。

他一身深蓝色西装礼服,像是刚从某个宴会回来,修长的手指上还夹着一根未燃尽的烟。

斜睨她一眼,开口冷笑:“可以啊白芷,会用跳楼威胁我了?”

白芷站在门口,看着这个他爱了三年的男人:“林靖焱,我再说一次,当初那场手术和我父亲无关!”

“你说无关就无关?要不是你爸手术失败,我的周舟怎么会流产,再也不能有孩子。又怎么会受不了刺激跳海自杀?这笔账,你们全家的命都不够还。”

白芷放弃了和他辩解,走近他无奈的放软了声音哀求:“靖焱,看在我们这几年的感情上,这一切我来背负,你放过我父母吧?”

“你?够资格吗?你算什么东西?”林靖焱捏住她的脸颊恨声道,说着又放轻了声音,温柔的仿若情人间的呢喃,“你放心,你们全家,一个都不会少的。”

说完厌恶的甩开她,抽出手巾擦了擦手,又将擦过的手巾扔在白芷身上。嫌恶的好像碰了什么脏东西。

“你在这里给我安生待着,别再出什么幺蛾子。至于你爸,呵呵……”林靖焱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走出了别墅。

第二章 怀孕了

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脸上刚被林靖焱捏出的淤青,白芷无奈的苦笑,洗了把脸。

从包里翻出了回来路上刚买的验孕棒。

两个月前,林靖焱喝醉了酒,将她当成了程周舟,一夜缠绵。

最近这几天,她总感觉恶心乏力,内心隐隐不安。

果然,看着眼前鲜红的两道杠,白芷从心底透出一些无力与绝望。

这个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了。

不过,内心的无助中,又有一些些喜悦。

她摸着自己的小腹,这里正在孕育着一个新生命,这是,她和林靖焱的孩子。

不过,决不能让林靖焱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他是不受父亲期待的,甚至,因着对他母亲的仇恨,也许还会招到厌弃。

白芷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母亲:“妈,爸爸现在怎么样了?”

母亲的声音有些疲惫:“你爸现在还病着呢?你知道你爸爸这个人当了大半辈子医生,一心救人,到老了却被传出利用职务之便和女病人乱搞,他这么正直的人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流言。现在就连网上都是这些舆论,你不知道网上那些评价有多恶毒。”

“妈,行了,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的,别担心。”白芷强撑着安慰母亲。

“你和那个人怎么样了?我又看见他和其他女明星上新闻了,都没敢让你爸看到,不然要气死你爸。”

白芷揉了揉眉心:“没事,你好好照顾爸,别管这些,明天我过来一趟。”

医院。

白芷站在父亲病房门口,今天本只想过来看看父母,顺便做个检查,没想到却遇见了林靖焱。

病房里传来林靖焱的声音,口气淡淡的,说出的话却像淬了毒:“你可要保重身体啊岳父大人?因着你做这些事你宝贝女儿昨晚上可是羞愧得要跳楼呢!得亏我拦下来了,男人嘛,做这些事岂不是正常,看我岳母,多想的开!”

白汉声气的声音发抖:“你,你胡说些什么,你给我滚,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林靖焱,你够了!”白芷推门而入。

沙发上坐着的男人看起来很悠闲,那张长得及其英俊的脸上还带着阳光的笑。任谁也想不到刚刚那些恶毒的话是出自他口。

“阿芷,你来了。我这不是担心你,一早就来告诉你父母你昨天想要跳楼,想请他们好好劝解你吗。”

母亲担忧的看向白芷:“小芷,他说的是真的吗?”

白芷避开母亲的问话,径直看向林靖焱:“林靖焱,你出来,我们谈谈!”

“就当着你父母说吧!都不是外人。”

“不行。”

林靖焱无奈的站起身:“阿芷,你是不是还在怨恨你父亲呢?怎么说他也是长辈,就算一时糊涂为老不尊做错了事你也要给人改正的机会。”

“咳咳咳……”白父气的整个人几乎要昏厥过去。

看了眼几天时间便苍老许多的父母,白芷心里一阵阵发疼,却又无法开口解释,只怕一开口林靖焱还有更恶毒的话等着。

走廊拐角处,白芷看着林靖焱:“你到底要做到什么地步才肯放过我们家?”

“这只是个开始。”说着林靖焱又上下打量了白芷,“你是不是怀孕了?”

白芷心里一惊,下意识的护住小腹后退了一步,她刚刚才拿到检验单,林靖焱怎么会知道。

“呵呵,才一夜你就怀孕了?争气。”林靖焱看着白芷的反应笑了笑。

白芷惊疑不定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他这是故意让她怀孕的?他也想有一个孩子吗?

不过林靖焱的下一句话立马打碎了她的最后一丝期待。

只见林靖焱漫不经心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对着电话那头说道:“安排手术吧!当年舟舟在手术台上经历的一切,我要让他女儿也一模一样的承受。就连结果,也要一丝不差。”

第三章 不死不休

白芷无法置信的看向林靖焱:“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听到了吗?”

“你怎么可以这么狠?这也是你的孩子,他是无辜的!”白芷吼道。

“无辜?那当年舟舟岂不是更无辜?还有我和舟舟的孩子。”

“我已经说过了,那场手术不关我父亲的事,那是个意外。”

“不管是不是意外,反正结果那样,总要有人承担。”林靖焱无所谓的笑道。

白芷一开始便是被他的笑容俘虏,而现在再看着他的笑,只剩下无尽的恐惧。

她一步步向后退着:“你疯了!林靖焱,你就是个疯子!”

“明天手术,你要是敢跑,那便让你父母代你上手术台。”

白芷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抚摸着小腹,沉默了一会儿,再抬头时面上一片凄然的笑。

“就连让我怀孕,都是你报复计划中的一步是吗?是不是我流掉孩子,你就放过我父母?”

看着她脸上眼泪混着绝望的凄美笑容,林靖焱内心有些刺痛,该死,看着这个女人如今这样,他一点也没有报复的快感。

他烦躁的扯了扯颈间的领带:“你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格!”

“好,手术我做,既然你要拉人为你的程周舟陪葬,那就用我和我孩子的命去赔!你满意了吧?”白芷歇斯底里的大喊。

林靖焱冷笑:“好,明天我会亲眼看到结果。”

手术台上。

白芷看着头顶的无影灯和旁边带着口罩正在做准备的医生。今天过后,她不仅会失去她的孩子,也将永远失去做一个母亲的资格。

孩子,是妈妈无能,保护不了你。

你看不到这世界也好,这世界,太肮脏了。

绝望的闭上眼睛,一滴泪珠,从眼角滑落。

白芷再次醒来时,睁开眼就是病房洁白的天花板。摸着自己的小腹,什么也感觉不到。

扭脸往旁边一看,林靖焱正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白芷开口:“如你所愿。”

林靖焱看着白芷面无血色的脸和讽刺的眼神,刚要说些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接通电话,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林靖焱脸上的神色开始变得激动起来。

“接到了是吗?好,我马上就过来。”说着就快步往外走去,走到病房门口时,像是想起了什么,回过头对着白芷说道:“等我做完最后一件事,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了。”

白芷冷笑一声闭上眼睛假寐,并不想接他的话。

随着门关上的声音,病房里一片寂静。

铃铃铃铃铃……

突然响起来的手机铃声在这安静的病房里,显得格外突兀。

白芷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她接通,里面传来一个温和的男声:“请问是白小姐吗?”

“是的,请问您是?”

“你好,我是市交警队的警官,要告诉您一个不幸的消息,今天下午两点,你父母所开的车在a区大道上和一辆失控的货车相撞,两人不幸当场遇难,身亡……”

“林靖焱!”白芷捂着头失控的大叫,这就是你说的最后一件事吗!

从今天起,我们俩,不死不休。

第四章 她回来了

白芷癫狂的大笑,笑着笑着又痛哭出声,声音里带的凄厉令听到的人都能感觉到那股弥漫在整个空气中的绝望气息。

在白芷处在无尽绝望时,林靖焱却满心的喜悦。

此时的林靖焱正在他郊区的秘密别墅里,眼也不眨的盯着床上那个他日夜魂牵梦萦的身影,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床上躺着的美丽女人长长的睫毛动了动,终于睁开一双如秋水般的眸子看着他,薄唇轻启,温柔的说道:“靖焱,我好想你!”

林靖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紧紧的抱住她:“舟舟,你终于回来了。”

“是啊!三年了,我终于回来了。”程周舟低着头,眼里闪过一丝阴霾。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进来!”

“总裁。”李特助推门进来,刚想报告什么,却又在眼神触及到床上那个美丽的女人时住了嘴。

“有什么事,说。”

“是,总裁,夫人的……”

“闭嘴,没有什么夫人。”林靖焱打断李特助的话。回头看看程周舟,程周舟有点茫然无措,小心翼翼的问他,“靖焱,你结婚了?”

“没有,你别多想,我一直在等你,你刚回来,身体很弱,好好休息。”林靖焱安慰道。

“我先出去处理点事情,一会儿就回来陪你。”

“好,你快去快回。”程周舟小心的拉了一下他的衣角,又把手缩回。林靖焱心疼的拍了拍她的头。

在他转身出门的瞬间,刚刚还极柔弱的程周舟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阴狠:“呵!夫人。你配吗贱人?占了我位置那么久!”

别墅书房。

“总裁,白芷的父母今天下午在a区大道和一辆失控的大货相撞,车祸身亡。”

“什么?她父母为什么会突然从病房离开?”林靖焱一惊。

“这个目前还没调查清楚,我去到那儿办您吩咐的事时,他们已经走了。”

“给我查清楚为什么!”

“是,总裁。”李特助答应一声就想出去。

“等等。”林靖焱揉了揉太阳穴,又想到了病房里那张苍白精致的小脸,“白芷现在怎么样了?”

李特助犹豫一下,还是开口道:“夫人……受不了打击,痛哭之后晕过去了。”

林靖焱心一紧:“给我安排人时刻盯着她,别让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好的,总裁。不过,您不去看一下夫人吗?”李特助想起那个曾经那么冷清又美好的女人,觉得有些可怜。

“不去了,还有以后在舟舟面前不要提到她。出去吧!”

“是。”

安静的书房里,只剩下林靖焱一个人。他烦闷的倒了杯酒一饮而尽,他没想过要白芷父母命的,更何况现在舟舟已经回来了。

他只是想让他们受尽内心的煎熬和折磨,活在无尽的愧疚和耻辱中。

但现在,白芷那个女人一定认为车祸是自己安排的,恐怕恨死自己了。

想到这里,林靖焱突然转念,白芷怎么想的关他何事。现在舟舟已经回来了,他不该被那个女人牵动心思。

不远处的卧室里,本该休息的程周舟摘下窃听的耳机。

看来,事情有些超出控制了,靖焱对那个女人似乎有些不一样。

她必须,尽快动手了。

第五章 不速之客

中心医院的vip病房里。

白芷打量着眼前的漂亮女人,这个女人一声白裙,身材纤细,一头柔顺的栗色长发,长相也是极乖巧精致,看起来柔弱无害的模样,让人不禁想要生出一股保护她的冲动。但女人天生的直觉却让白芷感觉到这个女人隐藏在无辜模样下的不善和敌意。

而在白芷打量程周舟的同时,程周舟也在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她。

躺在病床上的白芷,气质干净清冷,虽然一脸苍白,却依然掩盖不了那一张眉目如画的脸,抬眼看她,顾盼间,容色惊人。

看着看着,程周舟蓦然生出一股危机感,这是她第一次和白芷正面相逢,一直对自己长相极自信的她都被白芷的颜色晃了神,何况林靖焱。

守着这样的活色生香三年,她不信哪个男人能不动心。

看来她必须趁着林靖焱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处理掉这个女人。

脑海里转着无数恶毒的想法,面上却带着温柔的笑开口:“幸会,我是程周舟。”

白芷一愣,面无表情的盯着她好一会儿,盯得程周舟有些发毛时,突然又轻笑起来,笑声中带着嘲讽:“死了的那个程周舟?”

程周舟:“……”,这个女人的性格怎么和传闻中不太一样。

正想接着说些什么,病房门被推开。

急冲冲推门进来的林靖焱看着病房里对峙的两个女人,走过去搂住程周舟,皱眉看向白芷:“你刚刚怎么对舟舟说话呢?”

他一听到手下的人报告说程周舟不知道怎么听说了白芷的存在,主动去见了白芷。他立马就丢下工作赶了过来。却没想到一来就听见了白芷说出了这样的话。

程周舟抱着林靖焱的腰,泫然欲泣:“靖焱,对不起。我听说你结婚了,就想来看看你的夫人,我没有恶意的,她怎么会说我死了?”

“舟舟,你别乱想,她不是我的夫人。她就是个疯女人。”林靖焱瞪了白芷一眼慌忙向程周舟解释。

白芷冷笑的看着面前这对狗男女,那曾经灵动清澈的眼眸早已不见,眼里只余仇恨:“疯女人?林靖焱,你是不是忘了,我可是你明媒正娶,领了证的总裁夫人。”

程周舟更加难过:“靖焱,你是不是在怪我?三年前我跳海被救起之后直接就被父亲送到了欧洲修养,当时我神志不清,后来好一点后又听父亲说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所以坚决不告诉你我的消息。我不相信,好不容易身体养好了些我就求着父亲送我回来。却没想到……”

“当时你出了意外,主刀的又是她的父亲,我满脑子都是要替你报仇。具体的,我回去再告诉你好吗?”林靖焱心疼到。

看着林靖焱对她小心翼翼呵护着的模样,白芷本以为只剩仇恨的心底却开始隐隐作痛。

林靖焱,原来你不是没有心,你只是把心全都给了别人罢了。

本以为我们家三条命赔她一条命,可现在这个女人却活蹦乱跳的出现了,那我所承受的一切岂不是个笑话。我父母和我孩子的命又有谁来抵。

既然这个女人是你的心尖肉,又是这一切的起因,那便从她开始吧!

我白芷也要让你尝尝失去最爱的人是什么滋味!

第六章 离婚?你做梦

安慰好程周舟,将她送到门口,林靖焱又折回来。

一直冷眼看着他们的白芷开口:“林靖焱,不陪着你的心肝肉,回来干什么?想送我下去和我父母孩子一家团聚?”

林靖焱暴躁的开口:“你父母的车祸不是我安排的。”

“呵呵!你不会想告诉我这是个意外吧?可笑。”白芷用看智障一般的眼神看着他。

“……”林靖焱总算体会到了什么叫因果循环。

不想再解释,林靖焱直接用通知一般的语气对着白芷道:“我看你现在精力好得很,那你先去把你父母的葬礼办了。三天后,别墅见,到时候把离婚协议签了。”

说完转身走出去,对着旁边的助理低声吩咐道:“安排人盯着她。”

离婚?白芷眯起漂亮的眼睛,这么急切的想让我给那个女人让位是吗?

三天后。

白芷一身黑裙,坐在别墅的花园里,面前放着一杯咖啡。闭着眼睛悠闲的晒着太阳。

黑色的裙衬得肌肤更加莹白如雪,阳光照射在她身上覆了一层光芒,黑白色的她和身后艳色的花形成鲜明的对比,像个刚坠入凡间的妖精。

林靖焱走进花园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犹如水墨和油画交织的美景。

晃了一下心神,他从来都知道白芷是美的,却不知道美成这样。

坐到白芷对面,他拿出协议:“签了吧!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这栋别墅给你,以后大家互不相欠。”

互不相欠?白芷睁开眼睛,黑白分明的眸子盯着林靖焱。

在你眼里,全世界除了程周舟别人的命都不算什么是吗?白芷突然有些想不通当初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冷血的人。

林靖焱也和白芷对视,模糊觉得她好像有什么地方变了,却又说不清道不明。

“拿走,我不会签的。”白芷把协议从桌上拍掉。

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句,林靖焱一时之间有些懵,懵过之后又有些隐隐的怒气:“不是你要我放过你吗?我放过你了你现在又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我现在一无所有,只剩下林氏总裁夫人的位置,当然要牢牢握在手里了。”说完又闭上眼睛不再看林靖焱。

林靖焱了然,他就说白芷明明以为是他安排的车祸,这几天怎么还安安份份,不哭不闹。原来,是想和他死磕到底了。

“今天你不签也得签!”

“我就不签你又能怎么样?你现在还有什么可以威胁我的?”白芷满不在乎,“现在不是你放过我,是看我想不想放过你。”

“白芷!”林靖焱咬牙,“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林靖焱终于明白白芷哪里不一样了,以前她清冷得很,不争不抢,现在的她,却带着一股想要毁灭一切的决然。

耐心?白芷有些想笑,他对她何曾有过耐心。

白芷再次睁眼看着他:“离婚?你做梦。”

似乎觉得阳光有些刺眼,白芷伸出手挡在眼前:“要么我死,要么,让你心爱的程周舟一辈子做个三儿。”

第七章 又让我活下来了

林靖焱看着白芷,怒气难抑:“你真够贱的,你才是那个小三你知道吗!”

“是吗?要不要我把结婚证拿出来帮你回忆一下。”

“呵!白芷。看来父母双亡后你还真是变得无所顾忌,牙尖嘴利了!”

白芷听到父母,一直淡漠的脸终于变得凌厉起来:“闭嘴,你不配提到我父母!你这个杀人凶手!!”

“怎么不配提到了,你不是要用下半辈子跟我这个杀父杀母仇人耗到死吗?以后提到的机会还多着呢!你父母在九泉之下知道了也会欣慰还有人如此惦记他们吧!”比嘴巴的恶毒,林靖焱向来不输。

“林靖焱,你给我滚!”白芷声音激动到有些尖锐,“我告诉你,我至死也会占着这个位置,我这辈子,就指望着你的不快活着。”

“那你还真是高看你自己了!对付你,我有的是办法。不签是吧,那你立马给我从这里滚出去。”

“好!”白芷听见这句话,似乎早有预料,拿出手机拨了通电话,“立马给我把宇舟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女色诱林氏已婚总裁林靖焱,原配夫人沦落街头的新闻发上各大网站。”

林靖焱眼神一暗,掐住白芷的脖子:“你敢。立刻,马上,把命令给我收回来。”

白芷抬眼看他,脸色涨的通红却没有一丝恐惧。

“你在挑战我的底线。”林靖焱眼神里的墨色铺天盖地的袭来,掐着白芷脖子的手也越来越用力。白芷几乎无法呼吸,眼里的光芒也越发暗淡,爸爸妈妈,看来,我没办法亲手给你们报仇了……

“啊……”端着点心过来的佣人林妈看到这一幕吓得大声尖叫,手里的盘子也掉落在地。

林靖焱恍然一惊,松开了白芷的脖子。

“咳咳咳……”白芷眼角泛泪,瘫软在地不住地大口呼吸。

很好,又让她活下来了。

白芷心底暗暗发誓,林靖焱,你今日的所作所为我日后一定双倍奉还。

“白芷,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林靖焱的声音气的有些喑哑,“我们俩的事,你何必扯到舟舟,要报仇找我就是,她什么都不知道,何其无辜。”

“哪有什么无辜?又算什么恶毒?我这不是在学你吗?你当初,不就是用这招对付我父亲。”

林靖焱气结,吩咐旁边的佣人:“把她所有通讯工具给我收掉,二十四小时盯着她不准她和外界联系。若有什么失误,就这辈子都别想再找到工作了!”

“是,先生。”旁边的佣人战战兢兢的应道。

吩咐完又打电话给助理:“立马安排人和各大网站联系,不要允许任何有关程周舟的负面新闻出现在网络上。

呵!有权有势多好,一个电话就能将当初几乎将她父母压垮的舆论压下来。

她太小看林靖焱的权势了。一直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的白芷心里涌上一股深深的无力和不甘。

林靖焱又看一眼还坐在地上的女人,恨声道:“白芷,你既然想跟我耗着,那我就把你在这里关一辈子,我们纠缠到死。”

说完拂袖离去。

第八章 我们要纠缠至死

靖周大厦林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弥漫着一股低气压。

林靖焱将那些新闻甩了满地。

“谁能告诉我这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经叫你们压下去了吗?为什么这些新闻还会出现?”林靖焱怒火中烧。

“总裁,本来在联系网站时那边确实是答应撤掉的,但一夜过后又发出来,似乎是有另外一股势力在和我们作对。”

“给我查清楚是谁,废物,这么点事都办不好!”林靖焱发完火,缓了一会儿又问道:“舟舟那边怎么样了?”

“程小姐……”李特助擦了把冷汗刚要回答,电话响起,本想挂掉,看了眼号码又战战兢兢的接起,接完后脸色立马变了。

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总裁的脸色,报告道:“总裁,刚接到消息,程小姐……又去找白芷小姐了。”

林靖焱扶了下额,起身拿上外套:“走!去白芷住的别墅。”

此时。别墅客厅。

白芷看着对面坐着的程周舟:“程小姐,有何贵干?”

“白小姐,那些新闻是不是你让人发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程周舟看起来极度委屈,眼圈红红的似乎是哭过很久。

“首先,请你叫我林夫人。”白芷抱着手纠正她,“其次,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新闻。所以,我也没办法告诉你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程周舟咬牙:“什么林夫人,靖焱说他跟你是假结婚,只是为了替我报仇,现在我回来了,你为什么还要缠着他不放?这个位置本来就是我的。”

白芷看着眼前这朵装的纯洁无瑕的小白花,笑了:“假结婚?程小姐,结婚办证了解一下?”

“你这样缠着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快乐吗?”

“你们不快乐,我就快乐了呀!”白芷露出洁白的牙齿笑的更灿烂。

“……”程周舟真是气的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

“对了,林靖焱还说,要在这栋别墅里,也就是我们的婚房,要跟我纠缠至死。”

刚踏进门的林靖焱听到这句话几乎要吐出一口老血,他当时话是那么说,但现在从白芷嘴巴里面说出来,怎么就那么不是个意思呢?

听见声音的两人同时向他看去,却是截然不同的反应。

程周舟眼泪汪汪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那个刚刚还笑得要多灿烂有多灿烂的女人却是瞬间变得面无表情。

变脸的速度看的林靖焱的脸色也跟着阴沉下来。

他走过去,看着程周舟时脸色又有些缓和下来:“舟舟,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再见这个女人吗?这一切我自会解决。”

程周舟眼泪就掉下来了:“靖焱,本来该是我们俩结婚的,我才是林夫人,可现在我却成了所有人眼里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不该是这样的。为什么?靖焱……”

听到这里,林靖焱看着白芷:“我真是小看你的手段了,白芷,真没想到这样还能有人帮你把新闻给发了出去。”

新闻发出去了?谁在帮我?白芷内心疑惑,表面却不动声色:”你还真以为你林总裁能一手遮天?”

“那我倒要看看你背后还有什么人?”林靖焱火气翻涌,“把她给我关到楼上去。不要让她出这栋别墅门,花园也不行,派人把别墅给我围死,我看她还能接触到谁。”

白芷依然是用那种毫无波澜和感情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独自转身上了楼。

林靖焱简直要被这个女人气死。

怀中的程周舟哽咽着质问:“靖焱,你现在这么在意白芷吗?她做出这种事你还非要留着她。你是不是已经不爱我了?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回来的。”

林靖焱听到那个女人的名字胸口一阵气闷,却还是耐着性子安慰程周舟:“你别乱想,只是为了你的安危和名誉,我必须要留着白芷把后面那个人引出来。”

虽然这么解释着,林靖焱却还是没有说出爱她的话。程周舟低下头,长长的睫毛下,眼里的狠毒却几乎要溢出来。

他娶了16岁时的初恋,虽身价上亿却不离不弃,这才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