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绘一场生死契阔的游戏、为我们的故事写一个结局

绘一场生死契阔的游戏、为我们的故事写一个结局
········
第1章 天价聘礼
········
“盛小姐是吗?”一个刻板的声音,冷不防响起。

盛夏抬起头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面前站了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

跟他的声音一样,他的长相也很刻板,金色边眼镜,梳得一丝不苟的发型,微微上扬的细眼闪着精光。

盛夏不由怔了怔,“你是……”

“我姓何,是一名律师,你可以叫我何律师。”男子取出自己的律师证,在她面前示意了一下。

盛夏更懵了,好端端的,怎么会有律师找上她?

她一个兢兢业业的上班族,平时不迟到不早退,更不曾干过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难道她不小心犯了什么事,她自己都不知道?

“方便找个地方,谈一谈吗?”何律师面无表情地道。

“哦、哦,好……”

盛夏跟着何律师走进旁边的一家咖啡店,在座位上坐下。

“需要喝点什么吗?”何律师问道,毫无感情的声音听起来有种机械的冰冷。

“不用了。”盛夏摆了摆手,有点紧张地问:“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既然她这么说,何律师也不再跟她客气,从自己的公文包抽出一份文件,放到盛夏面前的桌上。

盛夏吓了一跳,难道她真的不小心犯了事,被发律师函了?

“这是冷老先生亲自拟定的协议,盛小姐请看一下。”

“哪个冷老先生啊?”

不过还好不是律师函,盛夏的心稍微安定了下来,边问边动手打开文件夹。

只是一看到最上面“结婚协议”四个加粗黑体字,而且甲方还是她的名字时,顿时像烫手山芋一样扔出去,“什、什么结婚协议?你该不会不是什么律师,而是人贩子吧?我告诉你,我是不会把自己卖了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而且听他的意思,对方好像还是个老头?

仿佛看穿她的想法,何律师面无表情地把文件夹捡起来,“盛小姐放心,跟你结婚的,不是冷老先生,而是他的第三位公子……冷肆。”

“不管是老头,还是老头他的儿子,我都不会答应的。如果没什么事的话……”盛夏动作突然一顿,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你刚刚说的是……冷肆?”

何律师面无表情地点头,“没错。”

“怎、怎么可能?”

那是冷肆诶!

那个传说中景城最神秘的男人,就算盛夏不关注新闻八卦,这个名字都是如雷贯耳!

传说冷三少容貌倾城,长得比女人还好看。

传说冷三少不近女色,对女人厌恶至极。

传说冷三少是商业中的帝王,杀伐果断,手段之狠辣令对手闻风丧胆。

这样一个传说中的人物,怎么可能会想要娶这么普通平凡的她?

盛夏怀疑自己碰见骗子了。

何律师面色不改,取出一张支票推到盛夏面前,“这五百万元的支票是定金,冷老先生说了,只要你答应嫁给三少爷,他会再出88888888元作为聘礼。这支票冷老先生已经签字,盛小姐不相信的话,可以拿去去银行兑现,一试便知真假。”

········
第2章 被赶出门
········
作为景城第一家族的掌舵人,冷老先生虽然曾经是一名叱咤风云的老将军,但兴趣爱好却是书法。

盛夏所在部门的经理是冷老先生书法的骨灰级脑残粉,办公室贴了好几幅冷老先生的书法,所以看到支票上熟悉的笔迹,盛夏心里已经相信了一大半。

“虽然不知道景城那么多女孩,冷老先生为什么会选中我,甚至愿意为此出了天价聘礼。”

盛夏平息下内心的震惊,将支票推回去,“但是抱歉,我不能接受。从小到大的教训告诉我,有些便宜能占,但有些便宜却是万万不能碰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她与冷老先生素不相识,跟那位冷三少更是不曾谋面,他们居然找上门来要娶她?

直觉告诉她,前面是一个大坑,跳进去就会再也爬不出来了。

“盛小姐不要误会,这些钱,不是交易金,而是聘礼。”

“那我也不能要。”

盛夏挎着包站起来,“我还有事,失陪了。”

“盛小姐。”何律师也跟着站起来,藏在眼镜片后面的眼睛闪着精光,“我听说你外婆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但因为缺钱的缘故,一直拖着没动手术?”

盛夏皱眉,“你们调查我?”

“既然是未来的冷三少奶奶,我想,冷老先生对你的基本情况和家境,总该有个简单的了解吧。”

“别这么喊我,我还没有答应你们!”

“这样吧。”何律师挑了挑眉,将一张名片递给她,“我给你三天考虑的时间,盛小姐如果改变主意的话,请给我打电话。”

说完,越过她先离开了咖啡店。

他临走时表情的胸有成竹,令盛夏有点不爽,真想将名片塞进垃圾桶里去!

但神差鬼使的,就是扔不出手。

抿了抿唇,她还是把名片放进了包包里。

看了下手机的时间,已经晚上七点多了,盛夏急忙打了辆出租车回家。

回到家,盛夏拿出钥匙开门,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门。

门换锁了?

可是舅妈没有跟她说过啊!

“舅妈,舅妈你在家吗?”盛夏用力拍门,“舅妈,帮我开开门!外婆?外婆您能听见吗?”

敲了半天门,里面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盛夏往家里打电话,响了很久,才终于有人接了。

“喂。”是舅妈周芸的声音。

盛夏松了一口气,急忙道:“舅妈,我是盛夏,门换锁了,我没有钥匙,你在家吗?出来帮我开一下门吧。”

“开什么门?换锁就是为了防你进来,叫我给你开门?开什么玩笑!”一听是盛夏,周芸的声音马上换成了刻薄的冷笑。

盛夏一怔,“舅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这儿没你的地方了,你的房间我要留给我儿子娶媳妇用的!至于你,哪儿远滚哪儿去,别再让我看到你!还有,你的东西我全扔在走廊尽头那儿了,你自己找去!”

盛夏跑到走廊尽头,果然发现她日常用品和设计图全被扔出来了,散落了满地都是。

她的眼眶不用一红,跑回去用力拍门,“舅妈!舅妈!你怎么能那么做?那房子是我妈妈留给我的,你凭什么赶我走!”

········
第3章 翻脸如翻书
········
“我凭什么赶你走?”

门突然从里面拉开,周芸气势汹汹地冲出来,并随手将门关上。

防贼一样防着盛夏进去。

“我问你,我今天给你安排的相亲,你是不是故意搅黄了?”

盛夏不敢置信,“难道你就因为这点小事要把我赶出来?那个男人,年纪都能当我的爸了……”

而且那个男人就是一个极品,竟然张口就要求她婚后负责帮他付房贷车贷,还要养他养他一家老的小的,甚至嫌弃她工资太少,让她回去找老板涨工资去。

当公司是她家开的吗?

“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那个千金大小姐啊?你一个亲爹不要亲妈早死的孤女,人家愿意娶你你就该烧高香了,还挑什么挑?再说了,年纪大怎么了?年纪大更会疼人!你不是从小缺父爱吗?他刚好可以补了你这块缺陷啊!”

“我从来都不需要父爱!”盛夏忍不住拔高声音,紧紧握住垂在身侧的双手。

“呵,还敢吼我了,果然现在翅膀硬了,不把我放眼里了!也不想想,当年要不是我们看你可怜把你养大,你早不知道死哪个犄角旮旯了!既然这样,我们这儿可留不下你这尊佛,赶紧带着你那些破烂麻溜滚蛋!”

“你就直说,其实就是想让我给表哥腾地方就是了,又何必找那么多的借口?”盛夏冷笑起来。

为了腾出地方给她儿子娶媳妇,周芸最近疯了一样地给她安排相亲,不管是怎样的歪瓜裂枣,只要是男的,都想把她嫁过去。

一个月下来,她都已经相了十几次亲了。

“是又怎么样?”周芸昂起头来,理直气壮,“我能收留你这扫把星到现在,算是对你仁至义尽了!我儿子要娶媳妇了,你难道还有脸继续霸着他的房间不走?”

盛夏冷冷看着她,“那是我妈留给我的房子,我为什么没有脸?”

这套房子是母亲去世前留给她的,而舅妈一家当年欺负她年纪还小,以监护人的身份大大方方的鸠占鹊巢了,现在却连一个房间都不想留给她了!

周芸得意地笑起来,“那又如何?现在房子上写的名字,可不是你的!再说了,这么多年,我们辛辛苦苦照顾你长大,你以为一套房子就够抵我们的养育之恩了吗?要不是我们念在亲戚一场,你的工资还得给我交上来呢!”

呵呵,好一个辛辛苦苦照顾,好一个养育之恩!

盛夏没忘记,在她还只有十岁的时候,表姐躺在沙发上翘着腿听音乐、涂指甲油,而她已经开始做全家人的饭洗全家人的衣服了。

她从高中开始就打工赚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因为舅妈一家再也不愿意为她掏一毛钱。

可就是这样,平日里还要常常忍受周芸和表姐的冷嘲热讽。

其实,要不是为了外婆,她一点也不想跟这一家子住在一起!

盛夏揉去眼里的酸涩,“你开门,我见一见外婆就走。”

“那不行!”周芸直接挡在门前,“妈一点也不想见到你,你当年做出那种丑事,妈的心脏病就是被你气出来的!你以为她很疼你吧?其实,那不过是看在你死去的妈的份上,对你隐忍到现在罢了!”

········
第4章 又做这个噩梦了
········
“你胡说!”

“我胡说?四年前你不知道被什么人搞大肚子,让我们一家都跟着你蒙羞,成了这一片小区的笑话,你还有脸说我胡说?幸好那野种是个短命的,一出来就死了!不然我因为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小贱人,这辈子都别想抬头做人了!”

“够了!”

盛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里又传来隐隐的作痛,当年那种血肉剥离的痛楚,仿佛又涌上来了,血淋淋的痛。

心脏仿佛也跟着抽痛起来。

她强逼下眼里的泪水,冷冷看着周芸扭曲的脸孔,“不就想赶我走吗?我走就是了,以为我多稀罕跟你们住似的。”

说完,转身朝走廊的尽头走去。

“滚滚滚!滚远点,这辈子都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周芸对着盛夏的背影厌恶地啐了一口,“呸,忘恩负义的倒霉东西!”

……

盛夏拖着行李箱,走出小区。

回头看了眼身后灯光明亮的几幢大楼,垂下眸,不再犹豫地离开。

实在太晚了,不好再找房子,盛夏打算先在不远处找了一家旅馆将就一晚。

拖着行李经过一家大酒店门口时,突然一辆豪华版的迈巴赫驶了进来,停在了她前面。

盛夏怔了怔,正打算避让一下,车门就推开了。

先是光亮昂贵的黑皮鞋踩在地上,紧接着,高大颀长的身躯从车里面下来。

男子一身笔直修身的西装,将他堪比顶级模特的身材衬托得一览无遗。刚毅的脸庞宛如精心雕刻,一双黑眸深邃冰冷,整个人看上去如天神一样,俊美高贵得让人无法直视。

盛夏的瞳孔不由一缩……

绝美的容貌,清冷高贵的气质浑然天成,一出生就是天之骄子,眼前这个男人,正是传说中的冷三少,冷肆!

“小姐,麻烦让一让。”冷肆的助理吴天,从车的另一边下来,见到盛夏呆愣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把她当成了冷肆的又一个脑残粉,走过来就推人。

盛夏被他推得往后踉跄两步,抬头,看到冷肆已经迈步朝酒店大厅走去,步伐沉稳而优雅,气势威严而凌厉。

自始至终没有看她一眼。

整个人衿贵而漠然。

盛夏望着他走远,不由松了一口气。

看来是她自作多情了,人家根本不是来找她的。

不过也不能怪她多想,今天何律师找她被她拒绝了,所以她难免会觉得这次是冷肆亲自出马。

只是看他的表现,似乎根本就不认识她?

盛夏摸不透这些有钱人在搞什么,不过她本就不打算签下那份结婚协议,所以也没深想,拉着行李箱继续往前走。

……

“你是谁?”黑暗中,男人压在她的身上,嗓音喑哑而性感。

滚烫的身躯仿佛要将她燃烧殆尽了。

“帮帮我……好难受,我好热,求求你帮帮我……”

男人炽热的吻如雨点般落下,他舔吻着她的唇,“乖,告诉我,你是谁……”

……

“盛夏!你还要不要脸了?你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居然也敢学着人家未婚先孕?羞不羞耻?我们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说,这野种是谁的?”

“我……我也不知道……”

“那就跟我去医院,把这野种做掉!”

“不,舅妈,我不能去,它也是一条生命啊……”

“你居然还想把它生下来?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呢!不想做是吧,那你就给我滚!滚得远远的!”

……

“叭叭叭——”

尖锐刺耳的鸣笛声,一辆突然出现的汽车朝她撞了过来。

好痛,肚子好痛……

血,好多好多的血!

孩子……她的孩子……

“舅妈,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怎么样了?”

“呵,那么严重的车祸,你能捡条命回来就该偷笑了,那野种早就被撞死了!”

“不……这不是真的,舅妈你一定在骗我……”

“嚎什么嚎?我骗你干什么?你要真舍不得它,你就跟它一起去死好了!省得让我看着恶心!”

“这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我的孩子没有死,没有……”

腹部,一阵阵绞痛。

好痛好痛!

……

盛夏猛地睁开眼,气喘吁吁地坐起来。

好端端的,怎么又做这个噩梦了?

········
第5章 我的钱,你休想!
········
旅馆的房间很闷,闷得仿佛让人透不过气来。

盛夏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下床去拉开窗帘,打开窗户。

此时天已经灰蒙蒙的亮了,但还是很冷,一股寒冬的冷风灌入,竟然有种说不出的舒畅。

盛夏在窗口透了一会儿气,就转身回去洗漱。

经过桌子时,发现放在桌面的手机在振动着。

盛夏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舅妈周芸给她打的电话?

不是说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她了吗?

“喂。”盛夏按下接听键,语气冷淡。

“小贱人,你死哪里去了?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还是故意不接我的电话的?呵,我就说了嘛,果然是翅膀硬了,连我都不放在眼里……”电话一接通,周芸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责骂。

“你找我有事吗?”盛夏冷冷地打断她。

周芸吼道:“你外婆晚上昏倒了,现在还在医院急救,还不快给我滚过来!”

啪嗒——

手机从手中滑落,掉在地上。

盛夏回过神来,弯腰捡起手机,就冲了出去。

“舅舅,外婆怎么样了?”

盛夏冲到医院,看到舅舅唐方和周芸站在走廊处,正在交谈着什么,忙跑过去问。

“人在里面,你自己不会去看啊。”周芸没好气地道。

盛夏顾不上她的态度,一听急忙推门跑进病房。

外婆还躺在床上昏睡中,面色蜡黄,一脸脆弱的病态让人看了就心疼。

“医生,我外婆的情况怎么样了?”盛夏问正在低头给外婆检查的医生。

“这次度过危险了。”医生一边继续手里的动作一边道,“但是你外婆的病情已经严重恶化了,再不马上进行手术,下一次,我就不能保证还能渡过危险。所以你们,还是想想法子吧。”

“那就动手术吧!”

“你想得倒轻巧,动手术不用钱吗?你出钱啊?”周芸从外面走进来,冷笑道。

盛夏抿了抿唇,“动手术要多少钱?”

“各种费用加起来,也就三十来万吧。”周芸双手环胸,斜睨着盛夏,“对了,你也上了大半年的班了,多多少少也存了好几万了吧?先把今天的医药费给交了吧。”

说着就把几张缴费单子递了过来。

怪不得一大早的,就巴巴给她打电话,敢情是喊她过来交钱的。

盛夏禁不住冷笑,她一个应届毕业生,才工作半年,能存上多少钱?

她接过账单,没有看周芸,而是直直盯着舅舅唐方,“我可以把今天的医药费交了,但是舅舅,外婆的病不能再拖下去了,她必须要动手术!”

“你想说什么?”唐方皱起眉头来。

“舅舅,你干了这么多年的高管,三十万的存款总是有的吧?你拿出来,先让外婆度过这一关再说,以后我会还给你……”

啪——

盛夏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狠狠打了一巴掌。

周芸满脸怒容,“小贱蹄子,我本以为你只是不知羞耻,没想到心还这么贪这么坏!你舅舅的存款是要用来给我儿子娶媳妇的,你居然敢把主意打到这个上面来?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盛夏捂着火辣辣的脸,目光一片冰冷,“到底是你儿子娶媳妇重要,还是救外婆的命重要?”

“当然是我儿子重要了!”

盛夏将视线移到唐方的身上,“舅舅也是这么想的?”

唐方目光闪烁,将脸撇到另一边去,不说话。

盛夏的心只觉得一片寒凉,外婆可是他的亲生母亲啊!

周芸将唐方扯到她那边,尖声道:“他当然也是这么想的了!一个老不死的,就算动了手术,又还能活多久?就为了她,凭什么把我儿子的幸福赔进去?你想救她自己想办法去,我不管你是去抢,还是出去卖!反正我的钱,你就休想!”

········
第6章 我答应你们!
········
盛夏没有搭理周芸尖酸刻薄的声音,看着唐方,“钱就当是我借你的,以后我会还给你,你先救外婆……”

“说得好听!就凭你这样,三十万,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还上?等你还上钱,我的儿媳妇早没了!”周芸嘲讽地嗤笑,“我建议你啊,还是出去卖身,这样来钱更快点,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连野种都怀过了,早就是残花败柳了,也不用在意这些了不是吗?”

盛夏握紧拳头,极力去忽视周芸可恶的嘴脸,直勾勾盯着唐方,“舅舅,你真的打算对外婆见死不救?”

唐方眼神飘忽,闪烁其词地说:“夏夏,你外婆的年纪也大了,动手术不像年轻人那样安全,我们还是保守治疗比较好……”

盛夏看着他的样子,只觉得心寒,“我知道了。外婆的手术费我自己会想办法,你们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陪陪外婆。”

周芸勾起嘴角,嘲笑:“哟,你该不会真的打算出去卖身吧?果然是不知羞耻的……”

“请你们出去!”盛夏骤然提高声音。

“吼什么吼,小贱蹄子!”

周芸不满地骂了一句,但还是扯着唐方走了。

能将老太婆这个烫手山芋扔给这个小贱人,她自然是求之不得!

病房恢复了安静。

盛夏握着外婆瘦削的手,望着她憔悴的病容,心里一阵阵抽痛。

外婆是这世界上唯一疼爱她的亲人了,这些年要不是她护着,就凭周芸的刻薄,还有表姐的善妒恶毒,她早就在那个家里待不下去了。

但是现在外婆生病了,得了很重很重的心脏病,她却只能看着她被痛苦折磨,而无能为力……

不行,当年她没能挽留住妈妈,这一次,她一定要留住外婆!

盛夏将外婆的手小心放回被子里面,眸底闪过一丝坚决。

医院的花园中。

盛夏坐在长椅上,低头看着名片上的联系方式,犹豫了几秒后,就按着号码打了出去。

“你好。”电话对面的男音很公式化,给人一种机械的感觉。

“何律师,你好……”雪白的皓齿轻咬着下唇,盛夏紧了紧拳头,“你昨天提的事情,我考虑好了。”

“那么,盛小姐的答案是什么?”

盛夏垂眸,纤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两片阴影,“我答应你们。”

“好的。”仿佛答案早就在意料中,何律师的语气中听不出一丝吃惊,“麻烦盛小姐报一下地址,我把协议带过去找你。”

“我在……”

盛夏说了医院附近一家咖啡店的地址。

她在咖啡店坐下没多久,就看到何律师从外面走进来了。

何律师来到她的面前,一身黑色的西装,面无表情地对她颔首,“盛小姐。”

“何律师请坐。”盛夏对他点点头。

何律师在她对面坐下,然后从公文包里拿出昨天的那份文件。

“这是结婚协议,盛小姐看看,没有问题的话,请在这里签一下名。”

盛夏接过文件,打开后浏览了一下,内容并不多,都是对她婚后的具体要求,比如晚上不得超过十点回家,更不得夜不归宿,不得与其他异样有过多接触等等。

········
第7章 领结婚证
········
冷家是上流,所以规矩严了点,倒是能够理解。

只是……她真的要签吗?

盛夏知道,只要自己签下这份协议,也就相当把自己卖给了冷家。

以后就彻底沦为人家刀俎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了。

拿着钢笔的手不由顿了顿。

何律师眼镜后的眼睛闪过一丝冷芒,“看来盛小姐还没考虑好。”

见他就要拿回协议,盛夏一慌,忙伸手按住文件。

她的确还没考虑好,就这么把自己给卖了,只觉得前景都是未知的茫然和惶恐。

但是想到还躺在医院等待手术的外婆……

盛夏咬唇,“我签!”

重新打开文件夹,盛夏没再犹豫,在最后一页下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何律师眼里闪过一丝满意的精芒,收起文件,“合同既然签下,那么盛小姐也就是冷家三少奶奶了,我会尽快着手为你和三少办理结婚,希望盛小姐到时不要再反悔了。”

“我明白。”

盛夏顿了一下,还是厚着脸皮问:“那钱……你们什么时候能给我?”

何律师取出一张支票,放在桌面,“这还是昨天的五百万定金,等盛小姐正式成为冷家少奶奶后,冷老先生会将承诺的聘金打进你的账户。”

盛夏拿起支票,激动得手抖,“其他钱就不用了,只要这些就够了。”

这些钱,已经足够外婆接下来的手术和长期治疗了。

“冷老先生娶儿媳妇,88888888元还算少了,五百万的聘金,岂不是要让人笑话?”

听他这么说,盛夏识趣地闭嘴了。

也对,她要不要是一回事,但冷家作为第一家族,娶妻的排场不能太磕碜却又是一回事。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何律师站起来。

“何律师。”

盛夏喊住他,犹豫着问道:“我想知道……为什么是我?”

她想起昨晚在酒店门口遇到的那个男人,容貌倾城,浑然天成的高贵与冷漠,是天之骄子般的凌厉鹰隼,他与她,根本就是云泥之别。

原本就该是毫无交集的两条平行线,为什么会偏偏是她呢?

“我只负责为冷老先生办事,从不询问理由。”

何律师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就离开了。

得不到答案,盛夏有点气馁。

不过看到手里的支票,她还是欣喜地笑了出来。

不管怎么样,外婆终于有救了……

拿到钱后,盛夏就匆忙赶回医院,让外婆马上进行了手术。

手术很成功,当看到外婆平安地被推出手术室,盛夏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

两天后,盛夏接到了何律师的电话,要她过去办证。

只是,等她打车到了民政局后,发现只有何律师一人在,根本没有冷肆的影子。

察觉到她的疑惑,何律师淡淡地说道:“我一个人就可以办好,三少不需要到场。”

盛夏想想也是,她不过是冷家花钱“买”回来的,根本无足轻重,领结婚证这种事,确实不需要劳驾他们家的公子哥。

没再多想,跟着何律师走了进去。

盛夏来之前何律师已经安排好人员,所以办证的过程特别快,照片事先都已经让人P好,该有的流程全都省下了。

直到拿着结婚证走出民政局,盛夏还是有一种做梦的不真实感。

········
第8章 要搬到他那儿住!
········
回到医院,外婆已经醒来了。

“外婆,您醒了!”盛夏眼眶一热,跑过去抱住外婆,哽咽,“您之前吓死我了!”

前两天的惊魂,她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呢!

外婆怜惜地搂着自己的宝贝外孙女,“都是外婆不好,让夏夏受到惊吓了。”

“那您答应我,绝对不能有下次了!”盛夏趁机提出要求。

外婆失笑,摸着她的头发,柔声道:“好,都听我们夏夏的。”

盛夏唇角一扬,撒娇地在她的怀里蹭了蹭。

“对了,夏夏,你为什么突然搬走了?”外婆想起什么,问道。她那晚起来,突然发现盛夏的东西全都不见了,心急之下才心脏病发作了的。

“我……我就是觉得,公司离我们家那么远,每天上下班要挤一个多小时的公交太辛苦了,所以就……就搬到公司附近住了。”盛夏支吾着解释。

自然不能告诉外婆是周芸把她赶走的,外婆的心脏再也受不起刺激了。

“怎么这么突然?”

“我本来想跟您说一声的,但是看到您睡得那么香,就舍不得把您叫醒了,夏夏会心疼外婆的嘛~”盛夏抱着外婆,软糯着语气撒娇。

外婆最吃她这一套,果然听盛夏这么一说,就露出来无奈的笑容,“你啊,还是这么任性……那你新住的地方安全吗?条件怎么样?可别委屈了自己啊!”

“外婆您就放心吧,我是跟公司的女同事一起合租的,很安全!而且有热水有暖气,简直舒服得不得了!”

盛夏想起两天前周芸在医院的刻薄嘴脸,还有唐方的冷漠无情,突然道:“外婆,要不您也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吧?让我照顾您!”

“傻孩子,你要上班,哪有什么时间照顾我?”

“我……我可以雇两个保姆照顾您啊!”怎么也比跟舅舅那自私自利的一家生活在一起,让她放心!

外婆扭头看着她,“你才刚上班没多久,哪来那么多钱?”

“我……”

盛夏刚想说自己现在已经有足够的条件可以让外婆过好,但想到自己手里的钱是怎么来的,就下意识把话咽了回去。

外婆如果知道,她为了救她而把自己给“卖”了,肯定会很伤心很自责的。

罢了,这件事急不得,还是慢慢来吧。

……

回到出租屋,盛夏刚准备洗个澡,就突然听到有人敲门。

这房子是刚找的,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任何人,是谁大半夜的来敲门呢?

盛夏紧张地走到门口那儿,贴近门问:“谁啊?”

“盛小姐,我是冷老先生派来接您的司机,请开一下门。”

盛夏怔了怔,拉开门,就看到门口站着一名黑色西装的男子。

男子见到她,弯了弯腰,“盛小姐,冷老先生说了,自今日起,您要搬到冷先生的别墅那儿住,您收拾好东西跟我走吧。”

冷先生,是指冷肆吗?

从今天开始,她就要跟那个高贵而遥远的男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甚至是,同一个房间吗?

盛夏垂下眼眸,“我知道了,你稍等。”

绘一场生死契阔的游戏、为我们的故事写一个结局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11/4880/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11/4880/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