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浓情小说孤独早已是人生常态,更是人的宿命!

浓情小说孤独早已是人生常态,更是人的宿命!
第1章 进错了地方
晚上七点,顾温暖孤身一人,走在去酒店的路上。

“如果你今年内再怀不上靳家的孩子,年底就只能净身出户,看看你,结婚那么久,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养只母鸡还能下蛋,而你又为靳家做了些什么?”她的耳边,不断的回放婆婆傅美珍嫌弃的话语。

只是,谁能理解她的苦,丈夫新婚当晚,连着灯都不愿开,只是冷漠的留下一句,“我无法生育,你自己看着办。”

然后,他将她丢在两人的新婚别墅里自生自灭,而她连着他的正脸都没有来得及看清。

但为了不让父亲丢脸,为了妈妈的医药费,她必须暂时死乞白赖的留在靳家,哪怕守着一个空壳似的婚姻。

十五分钟后,四季假日酒店6066号房间,顾温暖打定注意后轻轻叩门,忐忑的等待对方开门。

约好的男人是个妇产科医生,听说年轻有为,而且相貌堂堂。他负责捐献优质的精子,并且负责她怀孕到生产的后续事情。

他还在电话里说约在酒店见面是因为够隐秘,不会被熟人碰见。

很快,房间的门打开,顾温暖看着跟前的男人,忍不住露出惊艳的神色。

男人身材颀长,穿着手工制作的意大利高定西装,五官精致如上帝精心雕刻的杰作,一双墨色的眼眸深邃而睿智,仿佛能摄人神魄,让人不敢多看一眼。

他的基因会不会太好了?他看起来并不像医生,而是个在古城堡出来的绅士,顾温暖的脸不自觉的红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男人倒是很主动,张开手就将女人给拉了进去,“先进来说话。”

他随意的打量了一眼女人,也不禁露出满意的神色,今晚他有生理需求,吩咐助理阿玄找个顺眼干净的送过来,而眼前这个他给八十分。

“那个,那个……”顾温暖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放心,酬劳不是问题。”男人声音低沉充满磁性,松开不自在的女人,自顾自的去倒红酒。

酬劳她当然会给足,顾温暖紧盯着他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靳先生……我能看下合同吗?”想了想,她还是很不放心。

“合同?”靳南城眉头轻挑,“你倒是个特例,还要合同才肯。”玩味的目光不由得仔细的打量跟前的女人。

纤细的身材,小巧的五官,一双水样的眸子满是焦虑,呆愣愣的站在那里,像个无辜的小兔子,

“当然要合同了,这是我们的秘密协议,如果你哪天恶意传出去了,我可以追究法律责任的。”顾温暖一口气说完,心跳的愈发厉害。

真的要这样做了吗?会不会对不起那个可怜的不能生育的丈夫?但自己已经无路可走,而那个丈夫却从不肯出现。

“开始吧,我没心情跟你玩那些套路。”靳南城忽然沉下脸,原本不错的心情因为女人的不识抬举而破坏了。

他要的女人,都是干脆果断的,完事后拿钱走人,谁也别想威胁到他。

“你说什么?”顾温暖蓦地瞪大眼睛,被男人的一句话吓得连连后退。她此刻不禁懊悔,居然同意来酒店洽谈那件事,对方分明不怀好意。

第2章 她是谁
“我不喜欢说重复的话,如果你想要我帮你脱,明天怕是没有完整的衣服走出去。”靳南城端着红酒,轻轻摇曳,墨色的眼眸满是危险气息。

顾温暖支支吾吾,往后退去,“生孩子的事情,我们还是下次再谈吧。”说完,转身拔腿就要逃走。

可还没跑两步远,身子就被男人整个拽住,接着一阵天旋地转,男人强势的将她抱起按入怀里。

鼻尖萦绕着古龙香水和薄荷的气息,令顾温暖一阵恍惚,她记得,她的丈夫身上也是这个味道,虽然只相处过那么几分钟,但她深刻的记住了,还念想了整整三年。

“想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是不是太老套了?”男人低沉邪魅的声音传入耳膜,引得顾温暖浑身莫名的战栗。

“靳先生……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是想生一个人孩子,但绝对不是这样的方式……这样不好。”顾温暖哆哆嗦嗦说道,心跳的愈发厉害。

“生孩子?”蓦地,靳南城忽然停下手里的动作。似乎弄错了对象?

“我毕竟是有丈夫的人,虽然我迫切的想要个孩子,但可以用其他的方式,现在医学那么发达,人工受孕比起这样不是更加保险安全吗?”顾温暖焦急的劝导,妄想男人改变主意。

“丈夫?你叫什么名字?”靳南城邪肆的目光紧盯着女孩嗫嚅的红唇。已婚少妇,他还真没用碰过。

而且是个妄想生孩子的傻女人。

“昨天在电话里不是说过吗?我姓顾,但不能透露全名,因为……我是瞒着所有人的……”

“顾温暖吗?你是顾温暖?”靳南城的脸色忽然阴沉下来,脑海里忽然回忆起她的妻子全名,新婚夜那个晚上,他并未看清她的相貌,但清楚她的身材,也是160的瘦小个子,身上是淡淡的青草香味。

穿着高贵,气质清雅,还姓温,这不得不让他联想起自己那个挂名的小妻子来。

“我……我不是…..你胡乱猜测什么。”顾温暖顿时慌了神,拼命的挣扎出男人的控制。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全名,莫非好朋友许芳不小心说漏了嘴?

她那表情简直就是欲盖弥彰,靳南城的脸色愈发难看,将刚刚逃脱的女人重新抓了回来,“混账,你就是顾温暖,瞧瞧你那心虚的样子。”

呵,他眼底唯唯诺诺,连着说话都不敢大声的妻子,转眼的功夫,就跑出来找男人苟合生孩子,她简直不想活了,将他这个丈夫放在什么位置?想到这里,他心底止不住的怒火。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不是那个医生……你不是……”顾温暖此时此刻才恍然明白过来。

她认错了人,找错了地方。而最可怕的是,这个男人居然能说出自己的名字?莫非是跟靳家熟识的人?想到这里她顿时不寒而栗。

“还想找医生?你喜欢医生那种调调?”

浴火加上怒火将他的理智尽数淹没,他得好好惩罚这个该死的女人才行。

第3章 你叫顾温暖
“对不起,我弄错人了,我弄错了,我马上出去,马上走。”顾温暖慌张的护着领口的春光,打算落荒而逃。

但男人哪里肯放过,长臂轻而易举的将她抓了回来,这回不再怜香惜玉,将她狠狠的丢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放开我,放开我。”顾温暖慌张的大喊,吓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别碰我,否则我要告你。”顾温暖脸色发白,嘴唇止不住的颤抖。无尽的懊悔和痛恨将她缠绕。

“你尽管告,我倒是要看看,整个S城,谁敢帮你告我。”

“你知道我的名字,就应该知道我的身份,如果你碰了我,就是跟靳南城作对,得罪整个靳家。”温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愤然的看着男人威胁道。

“哼,靳南城,你尽管去告诉你的丈夫,告诉他,我强了你。”男人露出邪魅残忍的笑。

顾温暖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真的不害怕靳家,而且,真的较真,没有放了自己。她想要逃走,但是却不是男人的对手,完全无法逃离,只能被男人控制着。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顾温暖感觉,简直就是在行刑,没有任何的感情,没有任何的温柔,没有任何的怜惜。一开始温柔还在流泪,还在挣扎,后来干脆就放弃了,知道没用了,到最后,顾温暖连着出声的力气都没有,睁大空洞的眼睛看着明亮的天花板。

水晶灯闪烁,仿佛在嘲笑她的遭遇。顾温暖,你活该,谁让你玩火自焚的?还妄想偷天换日生个孩子,保住自己靳家少奶奶的位置,现在,报应一下子就来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终于满足的离开,发出满意的低叹,他优雅的穿衣,恢复衣冠楚楚的模样,然后扔出一张空头支票到女人的脸上。

“想要什么数字,自己填。”在他眼底,她不过是比外面的女人价格高些。她苦心积虑的嫁到靳家,不过是为了钱。都是为了钱,她更贪一些,不过没关系,他给的起。

要钱没关系,而她居然得寸进尺,妄想生下他的孩子,简直不知所谓,让他很是恼火。

此刻,他满足了,那点钱他倒是不会吝啬。

顾温暖忍着屈辱,将破碎的衣服捡起。

她好不容易将衣服穿好了,男人已经悠哉的坐在沙发上抽烟,修长的手指连着弹烟灰都那么的有型,换做其他女人,一定爱的死去活来,而顾温暖的心底,只剩下无尽的痛恨。

她被强了,她不想哭,那样会显得自己更加懦弱,可怜。

她是成年人,都结婚三年了,没必要为了失去清白而痛哭流涕,要死要活。

走到书桌前,捡起签字笔,她迅速的在支票上写了一个五百块。此时的靳南城也走了过来,似乎好奇她的胃口,随意的瞟了眼。

见到那个可怜巴巴的数字,他不由得皱起眉头,“傻女人,你确定只要五百块钱吗?你后面多加四个零,我也会给你的。”

第4章 我当玩了个牛郎
当然,这还因为是他的妻子,他才会痛快的给。

“五百万?就你那技术,不值五百万”顾温暖气愤的说道,然后将支票重重的扔在了男人的脸上。

但心底的恨意一点都没有减轻。她发誓,如果有机会,她一定会让他也尝尝被强迫的滋味。

呵,靳南城始料未及,忍不住露出玩味的笑容,“女人,你的意思是……”

“没错,今晚上,就当我嫖了你,外面的牛郎都是这个价,但人家技术比你好得多。顾温暖嫌弃的说道。

“该死的……”靳南城低声咒骂,差点就相信她出去找野男人了,可刚刚他明明已经证明了,结婚三年,她的妻子还守身如玉在。

“这样差的技术,就别出去乱说话了。希望你出了这个门,就当没有见过我。”顾温暖不等男人发作,猛地将男人推开,然后一口气冲了出门。

好险,如果在多逗留一分钟,指不定又会被那个变态给控制住。

小跑了一路,才发现自己大腿根部疼的厉害,一想到刚才的事情,她的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淌。

泪水顷刻间模糊了视线,她躲在墙角,双手报膝,无声的痛哭起来。她该怎么办?想要保住那段婚姻,而自己却先垮了界限,背叛了婚姻,如果事情被家里人知道,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此刻,她只祈祷那个男人得了便宜会隐瞒下去,这辈子永远不要再碰见他,今晚就当是做了个可怕的噩梦。

“是顾小姐吗?”头顶,似乎有男人在询问。

顾温暖一抬头,就撞见一张温润干净的脸庞,年轻有涵养的男人正担忧的看着自己,耐心的询问。

“你是?”顾温暖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

“我是靳医生,靳修远。真的很抱歉,我刚刚有急事出去了一趟,回来才知道,预定的房间被其他人给用了,你刚刚是不是一直找不到我?我应该给你打个电话的,但因为事发突然,所以忘记了,等到忙完了,我就立刻赶了过来。”

“你是靳医生……那么他果然不是吗……”顾温暖懊悔莫及,可此刻又能怪谁呢?

“对,我是靳医生,刚从美国回来,时差还没倒好,所以将事情弄得一团乱麻,真的很抱歉。”靳修远发自内心的说着抱歉的话语,眼前哭的眼睛红肿的女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是顾小姐。”顾温暖心情低落的回答。

“发生了什么事吗?我可以帮你吗?”靳修远试探的追问。

“没有……什么事也没发生,我只是心情不好哭了一会儿。现在没事了。”顾温暖故作镇定的站起来,可因为蹲久了,脑袋一阵眩晕。

“顾小姐。”靳修远担忧的扶着她。

“别碰我。”顾温暖下意识的反抗,猛地推开男人。她觉得自己很可耻,他不知道丈夫在外面有多少女人,那是他对婚姻的不忠诚,但她只要还没离婚,就会坚守那份忠诚,而现在,她自己打碎了一切。

“靳小姐,我已经重新订好了房间,我们可以详谈孩子的事情。”靳修远看着跟前的女人,心底萌生莫名的心疼。

第5章 婆婆教训
如果不是经历了绝望的事情,她怎么会这幅神态?

“那件事,就此结束,我们就当从未见过面吧,对不起,我走了。”顾温暖慌慌张张的说完,然后转身快速离去。

发生了刚刚的事情,她还有什么脸面再去计划生孩子呢?

“顾小姐?”身后,是男人担忧的喊声,可女人已经跑了很远,似乎害怕继续呆在这里。

顾温暖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别墅的灯还亮着,她疑惑的推开门,就见到婆婆还坐在沙发上,保姆阿柳战战兢兢的垂手在一旁。

屋子里很静,被开门声惊动,傅美珍见到来人,厉声喝道,“你终于知道回来了?”

“妈?您怎么还没睡?”顾温暖吓得脸色一白。她吩咐阿柳在房间装作自己,九点钟准时关灯睡觉的,被婆婆给发现了吗?

“我如果睡了,就不会知道你这么晚回来,玩野了才回来。”

“妈,我没有玩,我有自己的正事要办。”

“你能有什么正事?我都打电话去医院问了,你妈妈今天有你弟弟照顾,你又去了哪里。”傅美珍咄咄逼人。

“我……”顾温暖的心猛地一颤,她能告诉跟前的女人,她被一个陌生男人强暴了吗?

“说不出来了?你是不是出去私会男人了?”傅美珍眼尖的看出顾温暖的心思。

“我没有。”顾温暖立刻否决,大声的否定。

傅美珍吓了一跳,因为从未见过她跟自己大声说话,不禁越发的动怒,“我只是激你一下,你这么反应这么大干什么?心虚吗?”

他的儿子常年要在外面忙公事,世界各地的跑,而她这个作为妻子的,居然也不主动点,去找丈夫回家,以至于耽误到现在,连个孩子都没生,所有人都在嘲笑,靳家娶了个不生蛋的儿媳妇,还得无限的支援她逐渐衰败的娘家。

“妈,我是个成年人,我有自己的生活,我去了哪里不需要都跟您汇报。”顾温暖心情低落,忍不住反驳。

“好啊,你,做错了事情,还敢嘴硬了。”傅美珍站起身,冲过来就要教训儿媳妇。

“妈,你够了。”顾温暖愤怒的吼道,她又要打人吗?三年,她挨了多少巴掌和白眼还不够?

“你,你脖子上这是什么?这痕迹……”傅美珍的手举到一半,惊愕的瞪大眼睛。

“这是……这是。”顾温暖支支吾吾,一下子没了底气。

“啪。”傅美珍不等她回答,一个耳光狠狠落在她的脸上,“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一直对我儿子冷淡,是有原因的。你果然……”

“妈,我是靳家的儿媳妇,您说话要注意分寸,不能随便诬陷人。”顾温暖危急之时,大声的指责。

她捂着发疼的脸颊,满腔的委屈却无从诉说。

“你你你……”

“我今天是去找你儿子了,靳南城,我去找靳南城了,按照您的要求。我现在回来了,您还要对我指三道四吗?”顾温暖一口气说出来,即便是谎言,她也要不露痕迹的说完。

因为如果自己的事情败露,她三年来所经营的一切都会失去。

“你找南城去了?真的?”傅美珍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喜色。那个不听话的儿子,以工作忙碌为由,经常全球各地的跑,就是不肯回家,不肯碰顾温暖。

第6章 丈夫要回来了
“妈,今年内,我会给你生个孩子的。这么晚了,你先回去睡觉吧。”顾温暖下逐客令,语气带着强硬的意味。

她算是看透了,就算自己再忍气吞声,换来的只是个更多的白眼和欺凌。

“那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傅美珍这才满意的离开,假惺惺的说道。

送走傅美珍,顾温暖整个人瘫软在床上。

抱着手机,她给靳南城发了个短信,短信内容是,“我今天有点私事处理,回家晚了被婆婆发现,我告诉她说,今晚去见你了。希望你能帮我圆这个慌,而我会继续遵守原则,绝不不打搅你的生活。”

三年来,她跟这个丈夫唯一的联系方式就是短信,数下来,没有超过十条。

扔开手机,她抱着被子打算睡觉,不到半分钟,男人的短信回了过来,真是破天荒的一次,因为一般情况下,她发出去的短信,他要第二天才回,而且只回个非常简单没有情感的恩字。

“我周末会回家住一晚,你不需要刻意准备。”依旧是冷漠的态度,只是字数多了几个而已。

顾温暖抱着手机,捉摸了好久才放下,回家,靳南城要回家了吗?这回,她能不能看到他的真容呢?或许,应该趁着这次机会,争取能生个孩子。

因为得知靳南城会回来,顾温暖马上开始做足了准备,她将自己的身体清洗了三遍,涂了药膏遮盖欢爱的痕迹,又开始全身的涂抹身体乳,确保自己的肌肤在最好的状态,每天给自己炖促进怀孕的补汤,把家里收拾的一尘不染,将他三年前的衣服全部拿出来排列整齐,她本来打算重新买几套的,可自己手里也是捉襟见肘,只买了一件崭新的衬衣,也是花了自己一半个月的工资。

一晃到了周六,一直等到晚上12点钟,可依旧不见靳南城归来的身影。

或许他所说的周末是星期天呢?他那么忙,迟到一下可以谅解的,顾温暖这样安慰自己,又在家里安静的等候了一整天。

直到星期一的早上,她实在是熬不住了,沉沉昏睡过去。

下午两点,她是被一个紧急电话给弄醒的,迷迷糊糊的接听,“快过来片场,有个丫鬟的角色临时变卦了,我跟导演推荐了你,你马上过来,十万火急啊。”

“丫鬟,是丫鬟吗?确定不是路人甲吗?”顾温暖激动地睡意全无,连忙爬起来追问好友许芳。

“当然了,不然我会打你10几遍电话吗?真是的,你平时接电话很快的,好了,不废话了,马上过来,还是老地方。”许芳匆忙的挂了电话,身后有人在催促她去给演员补妆。

顾温暖挂掉手机,快速的洗漱了一番,换了身干净得体的衣服,火速的出门。

她前脚刚走,后面一个男人的车子就开进了别墅。

保姆见到陌生的车子,连忙冲到院子里,“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这里是私人住宅,不能随便给你停车的。”

“太太呢?”靳南城拖着一身的疲惫,一脚推开了车门下来。刚刚回国,却因为飞机晚点赶不及在周日抵达,算起来他失约了。

第7章 她去拍戏了
此刻,他竟然有些期待跟顾温暖见面,她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她还会不会状告他呢?思及此,他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

“太太?你是?”保姆阿柳愣了一下,见男人气质非凡,不怒自威,却又猜不出太太何时认识过这样的大人物。

“我自己进去找她。”靳南城不想理会这个没有眼力劲的保姆,自顾自的进了门。

“我家太太不在家,您到底是哪位?如果要拜访,也要等太太回来才行啊。”阿柳不悦的指责,板着脸道。

“不在家,她去了哪里?”靳南城眉头一皱,一种莫名的失落萦绕心间。原来,她并没有等着他。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是谁也不说清楚,我告诉了你,岂不是让太太陷入危险。看你就不像是好人。”阿柳紧盯着男人的左脸看,虽然不明显,但仔细能看出那里有受伤过的痕迹,他这张太过完美的脸,居然也有瑕疵。

“你最好马上告诉我,顾温暖去了哪里。”靳南城脸色一沉,怒容顿时显露出来,让人看得一阵害怕。

阿柳连着后退,支支吾吾,“你……”

S城最大的影视基地,每天都上演着各种千奇百怪的宫廷戏,谍战戏,婆媳戏。顾温暖淹没在人群里,显得那么不起眼。

许芳正忙得热火朝天,补了一个又一个演员的妆容,像个不会停歇的机器一样。

这个剧组正在拍摄的是一部大成本,大明星,大制作的古装宫廷戏《锦绣江山》,请的女一号是娱乐圈最有名气的宋樱雪,不过此刻正在拍摄的只是女三号的戏份,而顾温暖演女三号身边的其中一个丫鬟,戏份虽然少的可怜,但总算能露个正脸,比平时跑龙套当群演强很多,不仅薪酬高,而且如果这次表现的好,下次还能有晋升的机会。

顾温暖大学没有毕业就被迫嫁给了靳南城,出去想找个体面的工作也没有,找其他工作又怕被傅美珍发现,丢了靳家的脸,所以,作为化妆师的许芳,给她介绍了一个当群演的工作,不会遇到熟人,也能有个算稳定的收入。

顾温暖不想当米虫,一直呆在靳家遭受白眼,她唯一的出路只有当演员,勤勤恳恳的,期望哪天能够走红一把,能挣足了母亲养老养病的费用,那么她就能理直气壮的跟靳南城离婚了。

顾温暖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一边耐心的等待戏份。

“如意的丫鬟呢?快点,到你了。”副导演的助手大声的在人群里喊道。

“来了。马上就来。”许芳马上应道,然后火急火燎的跑到了顾温暖的面前。

“许芳,你忙完了?”顾温暖有些紧张,不敢上场。

“我天黑都忙不完,我乘着空隙给你补个粉,在镜头前就能美美的,让观众能注意到你。”许芳拿着粉扑,动作迅速的擦了又擦。

“我真的行吗?芳芳。”顾温暖心跳加速,以前只是当个群演,跟着和稀泥就行,没有任何人能注意到自己,而现在能有台词,会不会紧张的说不出呢/

“赶紧的,怕什么呢,我看好你。”许芳说完,一把将她推了上去。

好在平时已经很熟悉走位,她跟着女三号如意走,暂时没有台词,但也不敢怠慢,认认真真的,跟着主子的步伐。

第8章 演戏谋出路
镜头似乎转向了她这里一会儿,或许只有三秒钟,但她也是心满意足,露出喜悦又克制的微笑。

“王爷真的就在假山那里吗?”主子如意急切的追问。

顾温暖愣了一秒,很快回过神,“是的,小姐,我刚刚亲眼看见的,就在大树底下,好像在等人呢。”

“算你聪明,知道立刻通知我,我们快点过去,如果让其他人发现就不好了。”如意说完,加快了脚步。

“咔。”副导演一声令下,所有人顿时放松下来。

顾温暖大大的喘气,躲在一个道具的后面,之前喊她的助手给了她一个赞的手势,意思是她这个新人很给力。

顾温暖满心的欢喜,将丈夫不回家的郁闷事情早就抛在脑后,她摘下头上略显沉重的头饰,开始搜寻许芳的身影,她简直太忙了,连影子都找不到了。

百无聊赖之下,顾温暖只好躲在台阶的角落里继续等戏。

旁边,几个小演员挤在一起八卦。

“你听说了吗?今天有个神秘男人来剧组了,特意来看我们的女一号宋樱雪。”

“樱雪姐今天有戏吗?她来剧组了?”

“当然了,她就在保姆车里休息,本来准备回去的,她的男朋友来了,就让导演安排加戏,说是给男朋友看看。”

“真的假的,宋樱雪那么多人绯闻男友,她公然承认了吗?”

“那个男人可不是一般的来历,只听说姓靳,具体干什么的还不清楚,但他开的车子,是全球限量版的,整个Z国没有几辆。”

“这还不止呢,那个男人长得比电影明星还要英俊,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他就是那种长得人畜无害,女人要的合不拢腿的那类。”

“真羡慕樱雪姐,不仅仅人长得漂亮,还那么红,关键是,还有个那么有型的男朋友。”

“得了吧你,祈祷下辈子生的漂亮点,起点高点,能找个暴发户就行,名门望族是进不去的。”

顾温暖听着几个人的八卦,忍不出心酸,想起自己也身在豪门,却并不是他们想象那么的光鲜亮丽。

他的丈夫也很有钱,却不能人道,而且经历过火灾,听说样子很可怕,但这些她都不在乎,她想找的丈夫,是能陪自己说话,能关系自己的男人,但这些只是痴心妄想罢了。

“温暖,你怎么躲在这里,吃饭了吗?”许芳拿着一个盒饭,兴致冲冲的小跑了过来。

“到了饭点吗?我都忘记时间了。”顾温暖作势就要起身去领便当。

“你觉得现在去,还有饭吗?给你的,这是我特意多拿了一份给你的。”许芳将盒饭一把递了过去。

顾温暖心底一阵感动,“芳芳你确定吃了吗?要不我们分着吃吧?”

“我吃了,吃得我都撑死了,还分着吃,你闲不闲丢人啊。”许芳拍拍屁股,大大咧咧的坐到石阶上。

“你可别骗我。”顾温暖半信半疑的打开盒饭,很清汤寡水的饭菜,但此时肚子饿了,闻着什么都是香的。

浓情小说孤独早已是人生常态,更是人的宿命!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11/4886/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7/11/4886/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