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免费小说】最好的感情是:我需要你的时候,你都在

【精品免费小说】最好的感情是:我需要你的时候,你都在
第一章 你认,还是不认!
北城深冬,湖景别墅区公园。

顾玥依整个身子被纪言希按在湖中。

冰寒刺骨的湖水漫过她的胸膛,衣服全部湿透,寒气直侵入骨头,她咬着牙强忍着从身体里每一个角落扩散开的凉意,倔强的眼眸直直的盯着眼前目眦尽裂的男人:“纪言希,你到底要这样对我到什么时候!”

倏地,掐在顾玥依后颈上的大掌一阵猛力,她整个人全都被沁入水中。

顾玥依反应过来,散着淡淡腥味发酸的湖水却已经直接灌入喉咙,她闷吞几口憋住气,不停的在水中挣扎,双臂慌乱的拍打着,溅起水花。

可按在身上的手用力的束缚着,她根本没有起身呼吸的力气,整个人都被死死压制在湖水里。

正当顾玥依觉得马上就要背过气的时候,终于被用力拽了上来。

“顾玥依,我再问你一次,当年把我奶奶从楼梯上推下去这个事,你到底承不承认?”纪言希紧紧掐着顾玥依后颈的手指关节泛白,面带嫌恶,嗓音冰冷。

顾玥依被水呛到喉咙,难受的不停咳嗽,胡乱贴在脸颊上的头发顺着发丝还在滴水,微风一阵阵吹过,整个人冻成冰块。

她撑起疲乏颤栗的身子,让自己站的笔直,毫不避讳纪言希的眼神,语气强硬坚定:“不是我做的!我为什么要承认!”面对纪言希三年如一日同样的问题,她心里充满了无奈和苦涩。

干涩的嗓音刚落,顾玥依又被纪言希强硬的再次按入水中。

随即而来的又是一阵胸口沉闷的窒息,和湖水穿过喉咙侵入肺叶的刺痛感。

片刻后,纪言希再次将顾玥依拧起,揪着她的手掌力度收紧,看着眼前面色惨白,狼狈不堪的女人,眼底丝毫没有一点怜悯和疼惜:“行!那我再问你,当年你为了跟我结婚,故意把安晴藏起来这件事,你是认,还是不认?”

顾玥依被冰寒的湖水刺的通红的眸中满是倔强,她拧紧拳头,指甲都要陷入肉里,直直的盯着纪言希,语气果断决绝:“我说了,不是我做的,我不认!”

就算纪言希再问她一百遍,一千遍,她的答案都是一样!

丝毫没有意外,又是一阵清凉冰寒的刺痛,和沉闷的窒息。

可是这次,顾玥依没有做无畏的挣扎,任由着刺骨的疼痛蔓延着。

虽然身体的疼痛感是一阵一阵的,但心里的痛却慢慢的深入大脑变得更加深刻。

当鼻间涌上一股清冷的空气时,顾玥依没等纪言希说话,就率先开口:“纪言希!就算你今天把我弄死在这里,我也不会承认那些我没有做过的事情!”

“想死没那么容易!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痛快!”纪言希紧紧盯着顾玥依,眸中的怒火逐渐熄灭,燃起的是生冷透彻的失望:“明天带你见个人!”

说罢,纪言希拧起顾玥依将她狠狠的往湖中一推,转身离开。

顾玥依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的被纪言希扔进湖里,当冰寒刺骨的湖水再次猛地刺痛瞳孔和耳膜,往嘴里和喉咙蜂拥而上的时候,她的心伴随着冰冻的湖水一起结成冰块。

夜色将近的傍晚,别墅公园的湖边,空无一人,一片死寂。

顾玥依好不容易爬到岸边,身子疲惫的趴在冰凉的地上,狂咳不止。

看着那个越来越远的身影,隐忍在眼眶里的泪水终究没有忍住,滑落在冰凉的脸颊,流下一抹湿热的温度:“纪言希,等真相大白的那天,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

第二章 两手沾满鲜血的人可是你啊!
隔天下午,司机开车载着纪言希与顾玥依,在纪家老宅停下。

昨天落水受寒还在发烧的顾玥依,被纪言希硬生生的拽着,手腕处泛红生痛。

“三年前在这里发生了什么,印象还深刻吧?”纪言希指着脚下宅子大厅的大理石地板,语中满是嘲讽,他直直的看着顾玥依,抑制不住的怒恨侵满整个眸子。

这个如同从小长到大像家一样的地方,怎能不熟悉!

顾玥依看着眼前熟悉的宅子,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情绪在涌动,脑海里像是播放电影画面似的,三年前所有的一切浮现在眼前。

当年就是在这个大厅里,顾玥依亲眼见到自己的妹妹文安晴从楼梯上将纪奶奶推下去,直接摔在脚下这块大理石地板上。

当纪言希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幕,便是自己蹲在纪奶奶身边,眼神慌乱,两手沾满鲜血。

从那天见到文安晴那个落荒而逃的背影之后,从此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给自己的,是整整三年来所有人的误会和污蔑,还有纪言希的疯狂折磨!

倏地,手腕一紧,骨头像是要被拧碎的发痛,顾玥依思绪被拉了回来,身子没站稳的一个踉跄,此时,纪言希紧紧的拽着她往楼上走去。

二楼,厚重的红木房门打开。

当杵在门口的顾玥依看到躺在床上面色安静,闭着眼睛的纪老太太的时候,情绪终于遏制不住,她激动的迈着步伐跑进房里,俯身在纪奶奶身边坐下。

三年前那一摔,纪老太太便再也没有醒过来,成了仅有呼吸和心跳的植物人。

纪言希将纪老太太留在纪家大宅,请了私人医生和保姆照顾。还命令保镖,不允许顾玥依踏进大门靠近奶奶半步。

这是自从出事后,顾玥依第一次见到奶奶。

顾玥依将老人的手紧紧握住放在自己此时瑟瑟发痛的左胸口,鼻头趟过一阵酸意,灼热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嗓音哽咽颤抖的喊着:“奶奶……”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不准碰她,滚开!”纪言希生怕她再次伤害到奶奶,条件反射的一把将坐在床上的顾玥依狠狠拧起推开,朝着她面色赤红的怒喝着。

顾玥依被猛的推开,不受力的往后退了几步:“奶奶是我的恩人!我不会伤害她!”

“恩人?在你将她推下去的那一刻起,在你将安晴藏起来的那一天起,我们纪家和你只有仇恨!”纪言希语气愤怒嗓音冰冷,盯着顾玥依的冷眸中却含着深深的失望。

七岁那年顾玥依父母意外去世,便被文家收养做女儿。

在外人眼里她是光鲜亮丽的文家大小姐,但是养女与亲生女儿终究有差异,而在文家,这个“差异”特别大!

纪家与文家是世交,在纪老太太心里比起正牌小姐文安晴,她更心疼文家养女顾玥依,也只有她知道这个无父无母的小姑娘在文家并没有过上大小姐应该过的生活,反而吃了不少苦。

顾玥依从小有个好嗓子,纪老太太便一直为她专门请名师教导,如今,顾玥依是北城最著名的歌剧院里的女高音。

而这一切都是纪老太太给她的,纪奶奶是顾玥依离开父母的十七年里最温暖的存在,而纪言希是她深爱了十七年的男人。

“奶奶对我的恩情我一刻都没有忘记过,我恨不得现在躺在床上醒不来的人是我!”顾玥依满眼热泪看着躺在床上面善慈祥的奶奶,这三年,自己心里的痛一点也不比纪言希少。

“少在这里假惺惺,你真够恶心!当年如果不是你,奶奶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纪言希眼底透着憎恶,嗓音格外冰冷。

“你要我说多少遍,不是我!”面对这个问题,顾玥依整整解释了三年,她倔强的眸子含着热泪,看着眼前这个从始至终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男人,心中撕裂的痛,嘴里机械般的重复着一次又一次毫无意义的话:“我不知道安晴为什么会突然将奶奶推下楼,我也不知道安晴这三年去了哪里,我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愿意相信我!”

“可是当年双手沾满鲜血的那个人明明是你啊!”倏地,门被推开,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第三章 我的好姐姐,三年不见,你可还好?
当顾玥依看清眼前这个人的时候,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着,这个自己找了整整三年,盼了整整三年的人,此刻正站在她的眼前!她握紧拳头,哽咽出声:“安晴!!”

“我的好姐姐!三年不见,你可还好?”文安晴穿过纪言希走到顾玥依身旁,抬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眉眼间透着一股深深的狠意。

“从纪家离开后,这三年,你到底去了哪里?”顾玥依努力压抑着激动的情绪,看着眼前多年不见的文安晴,迫不及待的问出三年里她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我去了哪里,你难道不清楚吗?”文安晴放下搭在顾玥依肩膀的手,透着狠意的黑眸倏然盈满眼泪:“当年你为了阻止我嫁给言希,做过什么事情你都忘了吗?”

顾玥依杵在那一脸茫然,脑中一片空白,当年自己做过什么事?她明明什么也没有做过!

“你现在还有脸装无辜吗?”纪言希看着面前神情无辜,哑口无言的顾玥依,心中涌上一股恶心感。

文安晴偏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纪老太太,心里一阵发虚,却故意站的笔直:“当年你不甘心我嫁给言希,试图劝奶奶帮你阻止这场婚姻,可是没料到奶奶没有答应你,你就狠狠的将她从楼梯上推下去!”

“明明是你……”顾玥依觉得脑中一阵闷热,眸子一紧,她看着满口谎言的文安晴,背脊发凉,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她慌乱的摇头,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你将一切推脱给我,和你那群黑 道朋友劝通好将我卖到了南国的贫民窟!伪造我蓄意伤害奶奶逃跑的假象!”文安晴说着眼泪便落了下来,眼底却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快意。

顾玥依整个人都懵了,情绪崩溃的使她双~腿发软,盼了三年,当文安晴终于站在自己眼前的时候,万万没有料到她会有这样的说辞。

“什么黑 道朋友!什么贫民窟!我没有做过这些事!你为什么要撒谎!!”顾玥依彻底奔溃,她慌乱的摇头,情绪激动的上前一把抓住文安晴的手,眼眶布满血丝,声音哽咽的嘶吼:“文安晴……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说?你为什么要污蔑我?你凭什么这样污蔑我!!”

纪言希连忙走过来,身子迅速挡在文安晴的前面将她护在自己身后,用力一把将顾玥依推开:“滚开!我决不允许你这个诡计多端,心狠手辣的女人再次伤害安晴!”

“在荒郊野岭的贫民窟与外界隔绝的那几年,实在太可怕了!我的好姐姐,你为了得到你心爱的男人,把我害的好惨……”文安晴躲在纪言希的身后,紧紧的握着纪言希的手,带着哭腔一字一句的说完,脸上却朝着顾玥依露出一个骇人得逞的笑。

顾玥依扑 倒在地,后脑勺重重的磕在玻璃茶几上,却丝毫感觉不到痛感。

她含着冤屈隐忍了三年,期盼了三年。

她以为只要找到文安晴,这所有的一切便会真相大白,却没想到,文安晴真正回来的时候,带给自己的却是更深的污蔑!

顾玥依抬眼看着此刻躲在纪言希身后,得逞的笑意更浓的文安晴,恍然大悟。

压抑在内心整整三年的冤屈和怒火瞬间迸发,崩溃偏激的情绪无法抑制的无限放大。

顾玥依慌忙拿起茶几上的一把水果刀迅速起身,迈着气的发颤的步伐朝着他们走去:“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为什么你们要污蔑我!”

“言希,我把真相都告诉你们了,姐姐要杀了我!我好怕!”文安晴一阵尖叫,她站在身后紧紧的挽着纪言希的胳膊。

“把刀放下,你这个疯婆子!”纪言希看着被拆穿气急败坏的顾玥依,心里的怒意更深,他眸中闪着像是要把顾玥依生吞活剥的恨意,一手护着文安晴,一手控抓住顾玥依拿着匕首的手。

被他护在身后的文安晴,看着顾玥依窘迫的样子,轻蔑得意的笑却是更浓。

顾玥依鼻头趟着酸意,她忍着泪水,愤怒与三年来遭受的折磨使她脑袋闷热,她丝毫没有住手,她甚至想与这些给她痛苦的人同归于尽。

纪言希控制着顾玥依拿着刀的手,顺势一拧,刀尖直指着顾玥依,他们就这样来回推搡着。

纪言希原本想夺过匕首,身后却倏地一道猛力,被人一推,身子不受控制的前倾,锋利的匕首直直的朝着顾玥依刺去——

第四章 血染白色衣襟
当清凉的刀尖刺进肉里穿进喉咙,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散布在每一根感知神经,顾玥依痛的身子颤抖,呼吸瞬间变得困难,鲜血不断从伤口溢出,顺着脖子流下来,染红了白色衣襟。

纪言希一怔,神情慌乱,匕首从手中滑落掉在地上,手停格在半空许久才落下,他完全没有想过匕首会刺进顾玥依的喉咙,他看着全身颤抖,表情痛苦脸色苍白的顾玥依,心中一紧。

“姐姐,你刚刚是真的想要杀了我吗?”文安晴倏然哭了起来,她走到顾玥依身边,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你当年伤害了奶奶,现在也想伤害我吗?”

文安晴话音落下,纪言希偏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奶奶,脸上慌乱的神情转眼即逝,他收敛起紧张的情绪,双手握拳,站直身子,清冷的双眸盯着顾玥依不断流血的伤口,冰凉的语气不夹杂丝毫感情:“也好!你这声音本就是我奶奶给你的,现在我收回!”

此刻,顾玥依含着热泪的眸中,透着深深的绝望,她看着眼前这个深爱了十七年的男人,突然觉得好陌生。

即便是过去的三年里,每一次都受尽他的折磨和摧残,可是,都没有这一次来的更痛。

……

北城医院。

顾玥依躺在病床上,鼻间传来浓浓的消毒水味儿,伴随着麻药清醒后喉咙里传来的刺痛感醒来,她费力睁开疲惫的双眼。

“我的好姐姐,你终于醒了!”

坐在病床边文安晴阴狠的嘴脸刺入眸中的时候,顾玥依一怔,匆忙坐起身子,张口准备说话,却发现自己除了能发出“嘶嘶”的沙哑声以外,丝毫说不出一句话,剩下的只是嗓子传来生涩的痛感。

文安晴见状,一脸轻蔑和得意的笑了起来,她耸了耸肩:“呵……从小唱歌就比我好,可惜了,如今怕是再也唱不了了!”

什么!!再也唱不了了……

顾玥依慌张的用手捂住发痛的喉咙,伤口被纱布包扎,她生硬的扯着嗓子再次发声,却发现声带还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嗓子就涌上来一阵撕裂的痛感,随即迸发钻进心脏。

声音是顾玥依最为珍贵的东西,歌剧是她唯一的信仰,也是奶奶寄予在自己身上十几年的希望。

然而……就这样,没了?!

顾玥依脑中闪过纪言希手握着匕首眼神清冷的样子,眼底满是痛楚和绝望,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手将身下的床单拧的发皱,这一瞬间她像是听见了自己心破碎的声音。

“怎么?心痛吗!”文安晴看着神情紧张的顾玥依心里更加得意,眼底的戏谑毫不隐藏:“还有更心痛的,你要不要听听!”

顾玥依克制着情绪,身子却遏制不住的不停颤抖,猩红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人。

“不怕告诉你,我当年怀了其他男人的孩子,婚前逼不得已出国堕胎而已,而那个倒霉的纪老婆子也是我推下去的。”文安晴俯身坐在病床上,身子朝着顾玥依越靠越近,眼底满是挑衅的笑意:“所有的一切全都是我做的,又替我背了三年黑锅,可真是谢谢你,我的好姐姐!”

第五章 可是,你爱他,我就要抢走
“啪!”的一声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空荡的病房里。

一个耳光,丝毫没有犹豫的扇在了文安晴的脸上。

顾玥依杵在那,气的全身控制不住的颤抖着,手掌一阵灼热的痛。

她隐忍着情绪,脸色涨的通红,布满血丝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此刻坐在身旁的文安晴,无数个画面从脑中闪过。

从小骄纵任性的文安晴惹过不少祸,每次惹完祸,她都会把罪名推脱到自己的身上。

爸妈为了惩罚她,每次都会将她关在别墅后门的那个小黑屋里,在那个黑暗恐怖的地方,顾玥依不知度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

如今,文安晴一如往常,将所有恶毒的罪名推脱在自己的身上,可是,这一次的惩罚对于顾玥依未免也太过于沉重!

整整三年的误会!

整整三年的折磨!

整整三年的暗无天日!

“呵……”文安晴偏过头擦拭着被顾玥依指甲划破流血的嘴角,被打的左脸上一抹绯红,她挑着眉冷笑出声:“这就生气了?我还没说完呢!”

她猛地上前一把拧起顾玥依的衣领,黑眸中窜出一股不可遏制的怒火:“只要有我在的一天,纪老婆子就别想醒过来,你顾玥依也别想过上一天的好日子!”

顾玥依情绪激动的紧紧握拳,指甲陷进肉里,从小照顾谦让,从未的罪过文安晴,为何这个相处了十几年的妹妹会如此狠心!

她忍着嗓子的剧痛,泛白的嘴唇嘟囔着,哽咽的发出没有丝毫声色的轻轻气声:“你为什么……”

“还记得这个吗?”文安晴松开紧紧拧着顾玥依衣领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条银色的项链放在掌心。

这条普通不值钱的项链是顾玥依亲生母亲留下来最后,也是唯一的一样东西。.

当年文安晴从顾玥依脖子上硬生生拽下来的。

她并不喜欢这条项链,只是她知道这条被当做珍宝似的每天挂在脖子上的项链对顾玥依来说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从小只要顾玥依想要的或是拥有的,即便是自己不喜欢她也要收进囊中占为己有。

“我实话告诉你,你爱了十七年的纪言希就如同这条项链一样,我从始至终都没有喜欢过!”文安晴摆弄着手里的项链,将它仍在旁边的垃圾桶里,阴冷的眸子里倏然侵满得意而又嚣张的笑意:“可是,你爱他,我就要把他抢走!”

顾玥依脑袋里轰的一声,嗡嗡作响,她疯狂起身,将项链捡起来,紧紧握在手心里。

十几年,只要是文安晴喜欢的东西,自己都拱手相让,却从未想过文安晴会有这样的心理。

顾玥依看着眼前肆意笑得嚣张挑衅的文安晴,隐忍在内心的怒意终于克制不住,她发颤的双手紧紧掐住文安晴的脖子,瞳孔紧张的收缩着,泪水终究忍不住,喉咙里哽咽着却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你去把这些真相告诉纪言希啊,看看你那个真心爱了十几年的人是信你,还是信我!哈哈……”文安晴将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扭下来,双手反而顺势狠狠的掐住顾玥依缠住纱布还侵着血的伤口,顾玥依越是激动,自己就越是开心,她丝毫没有半点心虚,得意的笑的毫不避讳:“我亲爱的姐姐,你怎么就这么容易动怒呢,你要知道我现在稍微用力就能弄死你!”

顾玥依吞口水都会刺痛难忍的喉咙,此时却被文安晴紧紧掐住,剧烈的疼痛袭来,此刻比匕首刺进去的那瞬间还要痛。

喉咙上的伤口再次撕裂,血腥味填满整个鼻腔,正当顾玥依感觉呼吸快要停滞的时候,慌乱的顺手在床头柜上抓到一个玻璃花瓶朝着此刻像是要把自己活活弄死的女人的额头狠狠砸去。

“砰!”的一声后,掐在喉咙上的手才松开,一阵清凉的呼吸涌了上来。

第六章 苦涩蔓延成海
咯吱——

倏然,病房的门此刻被推开,纪言希从门外走进来。

“言希……救我……姐姐要杀了我……”文安晴看着走进来的纪言希瞬间变脸,她额头被玻璃划伤,鲜血顺着脸颊流下来,带着哭腔一幅极其凄惨的样子手指着躺在病床上表情痛苦的顾玥依。

纪言希匆忙走过来,他看着脸上挂满鲜血的文安晴和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怒火抑制不住的瞬间在全身蔓延,他大步上前一把将坐在床上的顾玥依拽起来:“贱人!”

纪言希一个巴掌重重扇在顾玥依的脸上。

一道猛力,憔悴的顾玥依没站稳双~腿一个踉跄,直接摔在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上。

破碎的玻璃渣子一颗颗刺进手掌细嫩的肉里,顾玥依颤抖的收回撑在地上的手,她仰着头,赤红的双眼里满是绝望,直直的盯着纪言希,心里的苦涩蔓延成海,自己现在说不出话,即便是能说,纪言希也一定不会相信她……

纪言希手掌一阵发麻,他看着坐在地上头发蓬乱,狼狈不堪的顾玥依,脖子包扎的伤口撕裂,鲜血侵红了白色的纱布,苍白的脸上被自己刚刚扇过留下一抹绯红。

而此刻这个女人眼里的荒芜,他第一次见……心头倏然趟过一丝酸意。

“言希……姐姐也不是故意的,她也是因为我突然回来将所有真相都告诉你了……所以才会这样对我!”文安晴察觉出纪言希有些丝不对劲,她立马握住纪言希的手,“善解人意”的说道。

纪言希目光落在文安晴流着血的脸上的时候,心头那一股莫名隐隐泛起的酸意转眼即逝,他俯身怒视着地上的顾玥依:“我警告你,你如果以后再动安晴半根汗毛,我就杀了你!”

随即便一脸疼惜的将身旁的文安晴抱起,毫不犹豫的转身走出病房。

顾玥依坐在冰凉的地上,看着纪言希的背影,和头伏在他肩膀上正冲着自己笑的得意灿烂的文安晴,她攒紧拳头,玻璃渣子握在手心扎的更深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反而,胸腔左上方的位置却像被刀扎般,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痛感。

……

护士小姐手里拿着报告单走进病房,看着房内的这一幕面色惊讶:“纪太太,您怎么坐在地上呢!”

她连忙走过来将地上的顾玥依搀扶起来坐在病床上,将手里的报告单递给她:“手术之前提取了您的血液检查,这是检查报告,您怀孕了!”

顾玥依一惊,紧皱眉头,怀孕了??她沾满血的双手慌忙接过报告单。

隐忍在眼眶里温热的泪水,在与文安晴对峙的时候没有流下来。

在纪言希扇自己耳光的时候没有流下来。

却在此刻看到证实自己怀孕的化验结果的时候克制不住的夺眶而出。

顾玥依紧紧攥住手里的报告单,眼泪啪嗒的一滴一滴的落在纸上,她伸手轻轻的抚摸着肚子。

即便是前几天被纪言希按在湖里,即便是这几天身体不适,情绪崩溃,宝宝却依然坚强的留下来。

顾玥依深深觉得,不能辜负这个无辜坚强的孩子,既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老天爷依然给了她一个小天使,那么自己就一定要竭尽全力的保护他。

第七章 会有让你不得好死的时候
“给我起来!”

顾玥依疲惫的躺在病床上,忍着痛微闭着眼睛。

护士刚刚帮她清理完扎进手里的玻璃渣,正打算帮她处理喉咙再次撕裂开的伤口的时候,纪言希倏然从门外心急如焚的冲了进来。

“跟我去急救室!”纪言希脸色略微泛红,他将躺在床上的顾玥依一把拽起拖着她就往门外走去。

顾玥依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疲惫的身子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力,被纪言希大力的提拧着,想喊喉咙里却怎么也喊不出来。

“纪先生,太太伤口还没处理好!你带她去急救室干嘛!”护士小姐手里蘸着消毒酒精的棉签都没来得及放下,就心急的随着他们往门外追去。

“纪先生,安小姐流血过多,血库库存不够,急需尽快输血啊!”站在急救室门口等待纪言希的的医生匆忙开口。

“她和安小姐血型是一样的!”纪言希强拉硬拽将顾玥依带到急救室门口,丝毫没有犹豫,猛地一把将顾玥依往医生旁边推去:“抽她的血!”

顾玥依倏然反应过来,文安晴的额头的确被玻璃划破,但是不可能会导致失血过多,这一定又是阴谋!更何况她现在肚子里面还有孩子……顾玥依不能让那个女人再次得逞,她慌忙的摇头,推脱开医生准备逃开。

刚迈开步子手腕就被纪言希紧紧拽住,骨头被拧的发青,纪言希眉宇间狠戾的眼神像是恨不得马上将她撕成碎片:“你必须给滚进去抽血,安晴弄成这个样子,全部都是因为你这个贱女人!”

“不可以,孕妇不能输血!”跟在他们后面的护士小姐神色紧张的追过来。

纪言希脑袋一股热流,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护士:“孕妇?”

“纪太太已经怀孕四周了,抽血会影响胎儿发育!血包可以从别的医院调过来”护士小姐紧张提醒着。

纪言希愣住,他直直的看着顾玥依的小腹,胸口袭来一阵闷热,充满怒意的眸子逐渐熄灭,紧紧拽着她的手有些松弛,心里一股莫名的情绪涌了上来。

“纪先生,如果等着从别的医院运血包过来,文小姐恐怕……”医生见状匆忙说道。

纪言希晃过神来,收回落在顾玥依小腹的目光,迅速将刚刚犹豫的神情收进眼底,一把将顾玥依推向医生,嗓音格外清冷:“这个孩子不重要,只是,如果里面的安小姐出了什么事儿的话,我要你们所有人给她陪葬!”

一句话,让顾玥依绝望。

她早猜到纪言希绝不可能会在意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只不过当这些话,在这一刻从纪言希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就像是一颗颗子弹穿进胸膛刺进肉里似的,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更痛。

“带进去。”纪言希朝着医生挥手,语气果断干脆。

顾玥依就这么被几个医生,硬生生的往急救室里拽去,她死活挣扎,破裂的喉咙里发出低沉沙哑的“嘶嘶”声,侵满绝望和无助的眼睛一眼不眨的盯着站在门口,丝毫不为所动,面色冷静的纪言希,瞬间绝望从心脏迸发出来,无助的痛散布在身体各个角落。

她被两个医生死死的按在床上,丝毫没有挣扎的余地,任由着针头穿过皮肤刺进血管。

“看见没,外面那个你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因为我,连你肚子里的孩子都不要!”躺在急救病床上面色毫无异常的文安晴倏然起身,笑的一脸嚣张的朝着顾玥依走过来。

果然没猜错,这就是文安晴与急救室里所有医生的一个阴谋罢了!

顾玥依气的发颤,要不是全身被医生按住,不能动弹,不然她一定会马上起身杀了这个女人。

文安晴看着顾玥依怒气的样子,满脸得逞的肆笑,捏着她的下巴:“我的好姐姐,你现在痛不欲生的样子我喜欢极了!”

顾玥依被医生紧紧按住的身体,血液不断流失,逐渐变得冰冷。

她克制着身体的不适,硬生生的撕扯着破裂的声带,发出及其沙哑模糊的声音,隐忍着卑微的泪水的眸中此刻变得阴厉:“文安晴……你要么现在就把我弄死……不然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一定会有让你不得好死的时候!”

第八章 大风大浪,心痛欲绝都是他给的
“好黑!我好害怕!”

“玥依别怕,我会一直在外面陪着你!我会永远陪着你!”

梦中在儿时的顾玥依替妹妹抵罪,被妈妈关在别墅后门的小黑屋里,房间里一片漆黑,还有老鼠,顾玥依害怕的蜷缩在角落,无助的哭出声音。

倏然从门外响起纪言希的奶声,他在门的另一边,身子依靠在门上轻声的安慰着顾玥依,整整陪了她一个晚上。

纪言希是顾玥依暮色苍茫的生命中唯一的那一道光。

可是后来,所有的大风大浪,心痛欲绝都是他给的。

……

眼泪从眼角滑落浸湿发丝,小腹传来一阵阵疼痛,顾玥依紧皱眉头,伴随着痛感在温馨的梦中苏醒过来,她疲惫抬眼,硕大清冷的病房里,空无一人。

那天在急救室,顾玥依输血过多导致休克,那个刚来的孩子,因为失血过多供氧不足,就这样……没了……

顾玥依捂着肚子,蜷缩在床上,心里一阵阵抽痛,深深的恨意散布在每一根神经。

咯吱——

病房门推开,文母搀扶着穿着病号服的文安晴怒气冲冲的从门外走进来。

从文安晴消失的那一天开始,文家就将顾玥依赶出家门,从此断绝来往,不让她踏进文家半步,文父文母对顾玥依只有误会和失望。

顾玥依仰起头,看着朝自己走来的文母,脸上略显惊讶,她用力撑起虚弱的身子,撕扯着这几天还能勉强发出微弱声音的喉咙喊道:“妈……”

“你居然敢伤害我们家晴晴,你是什么货色难道自己不知道吗?”

“啪!”顾玥依还没有反应过来,文母一个耳光毫不犹豫的扇在她的左脸上。

力道又狠又重,瞬间整个脸颊火~辣辣的痛。

顾玥依捂着发烫的脸,看着眼前怒目切齿的文母,和站在旁边的文安晴,一定是她和他们说了所谓的“真相”,顾玥依费力的撕扯着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不是文安晴说的那样……三年前……”

“三年前晴晴是我和她爸亲手送到国外去的”文母叉手挽在怀里,冷笑出声,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顾玥依

“你,你说什么?你们亲手送出去的?”顾玥依仿佛脑袋当头一棒,闷沉发痛,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三年来一直逼迫着自己交出她亲生女儿的“妈妈”,居然和文安晴是一早就劝通好……

“没错,一切都是我们一手计划好的,怎么?你还真把自己当文家女儿了?”文母一脸不耐烦:“当年要不是为了名正言顺的拿走你们家所有的股份,我们才不会收养你这个女儿!”

七岁那年,顾玥依亲生父母意外出车祸去世,与他们家合伙经营集团的文家收养了顾玥依,并拿走他们家所有股份,独占了整个公司。

“凭什么,你们凭什么这么狠心的对我!”顾玥依情绪变得激动,内心攒涌而出的恨意布满全身,她捂着阵痛的肚子不停颤抖。

“我现在好意提醒你一句,三年前你替晴晴嫁进纪家算是我们给你的恩赐,如今晴晴已经回来了,你该还的给我还回来,该让的给我让出来!”

顾玥依如同听见了天大的笑话般,莫名的笑了起来,笑的一脸苦涩,笑的眼泪流了出来:“恩赐!呵呵……”

确实,她爱了纪言希十几年。

但是嫁给他的这三年里,没有一天日子是好过的。

那个曾经温暖像光的纪言希因为文安晴的离开,变成了一个嗜血般的恶魔!他冤枉自己,疯狂的折磨自己。

顾玥依这三年就如同生活在暗无天日的牢狱中,被毁灭得一无所有,被摧残的体无完肤!

连同肚子里刚刚来的孩子也没了……

而文母居然说这是恩赐!

好可笑的恩赐!

“疯子!”文母看着倏然笑起来的顾玥依,突然叱喝道,指着顾玥依的肚子:“如今你这肚子里的贱种也没了,你最好识相一点立马收拾东西给我滚远点!”

【精品免费小说】最好的感情是:我需要你的时候,你都在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1/5245/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1/5245/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