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免费小说】被丈夫和情妇从二十三楼踢了下去,不料睁眼回到五年前…

【精品免费小说】被丈夫和情妇从二十三楼踢了下去,不料睁眼回到五年前...
第一章 原罪

“你这种毒妇下的长寿面我可不敢吃,我怕吃了会折寿!”

俊美高大的男子冷着脸,修长的手一挥,将面前一碗热气腾腾香味四溢的面打翻在地。

精致的陶瓷雕花面碗瞬时碎裂,飞溅的瓷片甚至有一块朝宛凝依迸射过来,登时将她的小腿划出一丝血痕。

宛凝依却无暇顾及,眼睁睁的看着黄橙橙的面和汤洒落一地,蔓延开来,荷包蛋上用番茄酱写的寿字已经糊得看不清。

快一年了,宛凝依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听到靳怀瑾这般骂自己,仿佛她没有名字。

视线回到桌上那个插了28根蜡烛的生日蛋糕上。宛凝依知道,这个蛋糕的下场不外乎也是地板,但还是鼓起勇气,故作轻松的说道:“那你吹灭蜡烛吧,在心里许个愿,然后一口气吹灭所有蜡烛,那么愿望一定能够实现。”

靳怀瑾嗤笑一声,将宛凝依从头到脚扫视一番,眼里满是厌恶,“呵,我的愿望就是你宛凝依不得好死,请问,你能帮我实现吗?宛凝依,你怎么就是不肯好好去死呢?”

宛凝依明亮清澈如湖瞳的眼珠颤了颤,心就像被毒蜂蛰咬了一下,蓦地紧缩,“你就这么恨我……”

她知道靳怀瑾恨她,却不知道恨到这种地步!

“我不止恨你,我还恶心你!红妆一直将你当做最好的朋友,你竟恶毒至此,见死不救!”

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噩梦般的场景,客厅掉落在地的鱼缸,满地的血水,和倒在血泊中脖子上破了个洞的阮红妆……

宛凝依狠狠的甩了甩头,似乎要将那个画面甩出脑海,亦是坚定的否认,“我发誓我没有见死不救!那晚我是真的没有听到……”

靳怀瑾心里冒出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恨不得将眼前还在装无辜的女人烧成灰烬!

“鱼缸破碎那么大动静,你没听到?是谁当年口口声声对我说‘就算你有女朋友我也要拆散你们!’‘靳怀瑾的老婆只能是我!’你怎么还能摆出一张无辜如斯的脸!”

悲伤和痛苦一起漫过宛凝依的四肢百骸,却都如鲠在喉!

那明明只是她年少轻狂时的戏言,如今全成了靳怀瑾认定她恶毒的原罪!

宛凝依失魂落魄的样子落在靳怀瑾眼里却激不起一丝波澜,这女人真会做戏,她没腻他都看腻了。

“蜡烛我就不吹了,你帮我灭了吧。”

宛凝依愣了,不由有点踟蹰,为他突如其来的转变。

靳怀瑾垂下眸子,掩去眼神中的凌厉阴郁,再看向宛凝依的时候竟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柔声道:“过来啊。”

这久违的柔情令宛凝依像被蛊惑了一般,慢慢朝着那光源的中心走去。

待她走近,靳怀瑾起身,拉着她站到自己前面。

瘦削的背贴上靳怀瑾宽厚温暖的胸膛,宛凝依的心跳越来越快,浑身也开始发热,白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粉粉的。自从结婚那天开始,靳怀瑾就跟自己保持距离,好像碰一下就会沾染什么病毒似的。怎么现在……

耳边传来几声低沉浑厚的笑,引起胸膛一阵震动,宛凝依的心也跟着悸动起来,下一刻却痛得几乎要停止跳动!

因为靳怀瑾抓起她的双手,蓦地用力按上正在燃烧的蜡烛!!!

第二章 赎罪

剧烈的灼烫让宛凝依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呼,却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身后的男人将她牢牢的锁在怀里,不容逃避!

宛凝依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却不愿再痛呼出声让靳怀瑾看笑话。她狠狠咬住嘴唇,血丝渗出来凝成一颗血珠,衬在垂落着黑色长发的苍白面容上,竟有一种凄楚的美感。

靳怀瑾的眼神一暗,随即冷笑道:“这点痛就受不了了?当初红妆被割破颈部动脉有多痛?你可曾怜悯过她半点?”

那一年,宛凝依在大庭广众之下向自己表白,知道他有女友后居然转而接近阮红妆,从发型到穿衣风格处处模仿,就这样骗过所有人,连他也以为宛凝依是个天真可爱的小学妹,谁能想到这幅皮囊下面是一颗腐烂发臭恶心至极的心!

淡淡的腥味在口中蔓延,手已经痛到麻木,宛凝依松开紧咬的唇,明知道靳怀瑾听不进去,还是锲而不舍的解释,“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我……那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睡得特别沉……”

这种说过无数次的辩解,靳怀瑾都不屑听了,他终于松开按住她的双手,干燥温暖的掌拍了拍宛凝依苍白冰凉的脸颊,说出口的话令她的体温更冷,“该做的别忘了。”

宛凝依苦笑,怎么会忘?怎么敢忘?

等到楼上传来“砰”的关门声,宛凝依才缓缓的将沾满奶油的手从已经变形的蛋糕上挪开。

这个她做了五小时的心形蛋糕,上面缀满了靳怀瑾爱吃的草莓,如今依旧鲜红,却破碎不堪,就像她的心……这颗心是她自愿送上去给靳怀瑾践踏,是她学不乖自取其辱,也怪不得他。

随手扯过几张纸巾将手上的奶油擦掉,宛凝依来到客厅。她环视着四周,这里的一切都是自己当初亲手设计的,是靳怀瑾许给她的梦想中的家。婚礼结束后,她满怀对新生活的期待的来到这里,什么都没变,只多出了一样东西——

整整占据一面墙的硕大的黑白照片,如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骤然浇灭了她所有欢喜。

她甚至想,那一刻她的面色是不是比身上洁白的婚纱更白?

宛凝依双膝一弯,对着墙上巧笑嫣然的阮红妆跪了下来。这个动作她做了快一年,从新婚之夜开始,心甘情愿的赎罪。

宛凝依圆睁着眼定定的看着那个生命已经定格在最美好的年华的女子,猛然抬手给了自己一记响亮的耳光。

手的脸都火辣辣的痛,可这怎么够,终其一生她都欠了红妆的!

宛凝依低下头,把脸埋在手心,眼泪大颗大颗流到伤口上,好像更痛了,但怎么及得上红妆的万分之一!

红妆,对不起,我好恨我自己,为什么那晚没有听到任何响动……

怀瑾说得对,仅仅是一墙之隔,不管是鱼缸玻璃破碎的声音,还是你的求救声,我都没听到……说出来就连我自己也不信……

那个时候你一定很绝望吧……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多想用我的命换你的,像我这般多余的人……

不知什么时候,靳怀瑾站在楼梯拐角,将宛凝依狠狠打自己耳光的一幕收入眼底。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一紧,不知为何,他的心无端的感到发闷。

如鲠在喉的感觉让靳怀瑾莫名烦躁,这些情绪是不应该也不能出现的。

他想起当初自己破门而入看到的倒在血泊中已经僵硬多时的未婚妻,和穿着睡衣还在揉眼睛一脸迷糊的宛凝依,眼底深处满是冰冷,仿佛刚才那一丝迷茫是幻觉。

任何人做错事都该受到惩罚,既然法律奈何不了宛凝依,那靳怀瑾就用自己的方式惩罚她。他一向清楚宛凝依最在乎的是什么,所以在她以为最幸福的时刻,把她拉下来狠狠摔在地上!

第三章 疯子

靳怀瑾想起“恋爱”的时候给宛凝依做过的日本空运来的顶级神户牛肉,之所以价格昂贵,除了产量极低,还有就是神户牛在宰杀前会享受按摩、听音乐等高级待遇。

当时宛凝依还可怜神户牛,殊不知她自己就像这神户牛一样,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她该受罚被摧折的时刻。

靳怀瑾嘴角扬起漠然的嘲讽,轻轻关上门,隔绝了外面的动静。

跪到12点,宛凝依揉了揉膝盖,缓缓起身。身体已经越来越习惯下跪了,起初跪这么久还会疼得起不了身呢……

一步步挪到自己的房间,她拿出一根针,像没有痛觉般粗鲁的挑破烫伤的水泡,然后用纸巾不停用力擦拭冒出来的积液,仿佛这种自虐多多少少能让她残破的心好受点。

宛凝依看着自己娇嫩不再的双手,失神的喃喃,“怀瑾,这样你会好过点吧?”

那我也会好过点……

这天,宛凝依回到家,却见到一个自从婚礼过后就再也没碰面的不速之客——靳怀瑾的妹妹,靳柔。

靳柔曾经也跟红妆很要好,但宛凝依却跟靳柔并不熟,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两人都是泛泛之交。

她打过招呼就要上楼,却因靳柔的一句话生生刹住脚步,“宛凝依,在靳夫人的位置上一周年了,感觉如何?”

宛凝依身体一僵,转头望向靳柔。

怎么,这位小姑子也要为前任大嫂讨个公道?

见宛凝依不出声,靳柔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说着,“你以前就追着怀瑾,为此你不惜对阮红妆见死不救,她死了你正好乘虚而入,现在你已经成功上位了,感觉如何?”

宛凝依挺直脊梁,一字一句的重复着说过很多次的话,不管有没有人信。

“我没有对红妆见死不救。”

本以为靳柔会如靳怀瑾一般,对她这句话不屑一顾,却没想到靳柔居然说:“我当然知道你没有见死不救,因为你睡得很沉。”

“你相信我?!”

终于有人肯相信自己了么!宛凝依顿时有种想哭的冲动。

“我不是相信你……”靳柔勾唇,笑得诡异,“而是,你之所以睡得那么沉,是因为我呀!”

宛凝依惊愕地瞪大眼,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一股凉意从背脊蔓延开来,连牙关也不自觉的战栗起来,“靳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晚,我去了你跟阮红妆住的房子,唔,钥匙嘛,是我偷偷配的,谁也不知道哦。”靳柔走到阮红妆的黑白照片面前,手轻轻的抚摸着,语气像是在述说一件特别平常的事,眼神却是毫不掩饰的扭曲,使得原本的美貌大打折扣!

“我先去了你的房间,用沾了迷.药的手帕捂住你的口鼻,然后躲在一边,等阮红妆从她的房间出来时,我重重一推,她就压倒了鱼缸,鱼缸落地,玻璃碎片飞起四溅,是她跌在上面还是有一片正好划到她,我都记不太清了……”

宛凝依的大脑“轰”的一声爆炸开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惊吓得往后退了几步,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靳柔你是不是疯了?!”

“别叫我靳柔!你知道我有多恨这个姓吗!为什么我要是怀瑾的妹妹?我拿他的头发做过两次鉴定,结果都是亲兄妹!”靳柔两眼赤红,歇斯底里的吼叫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辈子我只能是他妹妹,而你们何德何能得到他?怀瑾喜欢的女人,都得死!”

宛凝依惊愕交加,靳柔居然对自己的亲哥哥……这个触目惊心的认知让宛凝依浑身一凉。

这个疯子!!!

第四章 恨极

“没想到,死了一个阮红妆还不够,靳夫人的位置还是被你占据了。不过看来你在怀瑾身边过得并不好,那我就放心了。”靳柔的目光落在宛凝依包着纱布的手上,再看她一副见鬼的模样,靳柔把脸凑近她,笑得猖狂——

“反正你也不得怀瑾的欢心,我就暂时允许你占着靳夫人的宝座。你该庆幸怀瑾不爱你,不然我早就送你去跟阮红妆去作伴了。我啊,可是看着她咽气的哦!”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疯子!变态!

宛凝依气得直打哆嗦,“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就不怕……”

“告诉你又怎么样?你以为怀瑾会信你吗?他只会觉得你是个疯子!他只会更讨厌你!”

“你才是疯子!你有什么权利剥夺红妆的生命!靳怀瑾是你的天啊?”

话音落下,宛凝依的手也狠狠的甩了过去,“啪”的一巴掌打得靳柔的头偏了过去。

然而不等靳柔反应过来,宛凝依又一次一巴掌打向她另一边脸,不顾纱布上隐隐渗出血迹,直打得靳柔两颊红肿,耳朵嗡嗡作响。

就这么两下快狠准,不到两秒的时间,令靳柔根本躲闪不及。

外人都看得出宛凝依为了爱靳怀瑾,处处模仿阮红妆,从发型到穿衣风格,包括性格,也越来越温柔文静。

而此时此刻,宛凝依仍旧是那个为了靳怀瑾留长发的宛凝依,不同的是她的眸光凶狠得像是要生吞活剥了靳柔!

这才是真实的宛凝依,从小到大都是能动手就绝不哔哔,半点亏也吃不得。她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为阮红妆报仇!

靳柔被宛凝依突如其来的打脸吓懵了,大脑一片空白。见宛凝依眼神阴森的朝自己的脖子伸出手,她“啊”的一声,尖叫着朝门外跑去。

靳柔捂着脸跌跌撞撞的跑着,宛凝依发狂的狠样令靳柔发憷,丝毫不敢回头看。为什么宛凝依突然性情大变?难道是被刺激得狠了?自己真是太失策了!

看到大门处一辆黑色的轿车驶入,靳柔忙止住脚步,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笑意。她倏地转过身,面对着身后紧追不舍的宛凝依。

旁边就是泳池,很好……

“宛凝依,你是不是想杀了我?”

“我恨不得把你剥皮拆骨!!!”

宛凝依心如刀绞,刻骨铭心的仇恨令她浑身上下喷薄着巨大的怒意!不是因为自己被陷害,也不是因为这将近一年自己白白受了罪,而是心疼阮红妆年轻美好的生命!

“那好,你快把我推下去呀!”余光瞥到快要走过来的那个身影,靳柔一把抓住宛凝依的手臂,邪佞的笑道:“告诉你,我可是不会游泳的哦!”

“那就如你所愿!”宛凝依挥开靳柔的手,再一推她的肩将她推入泳池。不管靳柔想玩什么花样,自己都奉陪到底!

宛凝依冷冷的看着靳柔在泳池胡乱扑腾着,然后就听到靳怀瑾带着几分怒意的“宛凝依,你在发什么疯”!

呵,原来是玩这一出。宛凝依都有点想笑了,这贱人就没有新招了么?都这个时候了,她还在演!她还有心思演!

宛凝依对靳怀瑾的质问充耳不闻,反而纵身跳入泳池,把不停扑腾的靳柔一把按入水中,“你这个疯子!变态!蛇蝎心肠!我要你也尝尝死亡的滋味!你去死!去死!”

第五章 怒抽

靳柔真的慌了,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不按常理出牌!力气还大得跟牛似的,让她无力挣扎!

怀瑾呢?怀瑾明明已经走过来了,怎么还不来救她!她是真的不会游泳啊!

就在最后一点氧气都要消耗殆尽之时,靳柔终于被人拉出水面。

她贪婪的呼吸着,却换来一阵猛烈的咳嗽,好不容易顺过气,看清眼前搂着自己的人是靳怀瑾,靳柔顾不得做戏,揽住他的脖子大哭道:“哥哥,你怎么才来……我好怕……我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没事了,没事了,别怕……”靳怀瑾轻轻拍着靳柔的背为她顺气。

靳柔更加搂紧了靳怀瑾,还不忘朝宛凝依得意一笑,虽然自己这辈子不能光明正大的跟怀瑾在一起,但这种待遇,现在也只有她才有!

被靳怀瑾推到一边的宛凝依并不是第一次看到靳柔对靳怀瑾如这般亲密的肢体接触,但自从知道靳柔对靳怀瑾的心思,再看就觉得变了味。尤其是靳柔眼里掩不住的得意,把宛凝依给恶心得不行。

宛凝依三两下划过去,扯住靳柔的马尾就要把她拽离靳怀瑾的怀抱,“贱人你给我滚下来!”

靳柔痛呼一声,还是死死搂住靳怀瑾不放,“哥哥救我!”

靳怀瑾抬手抓住宛凝依的手腕,眼里的怒火几欲化为实质,“宛凝依,你在搞什么?!”

他一进门就看到宛凝依把靳柔推到水里,还一脸凶狠的要置靳柔于死地,现在他都在这里了,宛凝依居然还不依不饶!

宛凝依忍着腕骨被攥的疼,却咬紧牙就是不肯放松一点力道,继续狠狠拉扯靳柔的头发,一字一句的道:“我在搞靳柔这个杀人犯!”

靳柔痛得五官都扭曲了,妈的!头皮都快被扯下来了!这个宛凝依伪装得真深啊,亏她还以为宛凝依跟阮红妆一样是只兔子。没想到是披着兔子皮的母老虎!

“呜呜……哥哥,我、我只是说了几句嫂子当初对红妆姐姐见死不救,她就企图淹死我……你也看到了,是她把我推入水中的……呜呜呜呜……红妆姐姐对我们那么好,为什么嫂子要那么对她……”

“再不闭嘴我就撕烂你的嘴!”宛凝依另一只手也不闲着,趁着靳柔动弹不得,对着她恶心可恨的脸就是一顿抽,直把靳柔抽得鬼哭狼嚎。

靳怀瑾勃然大怒,无暇思考宛凝依的反常,“住手!”伴随着这两个字的,是在水底的粗暴狠厉的一脚,正正踹在宛凝依的腹部。

头发终于解放了!靳柔不敢再幸灾乐祸,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搂住靳怀瑾,身体接触到地面才稍稍舒了口气,顶着一张红肿不堪的脸,怯怯往宛凝依看去。

看到宛凝依也爬了上来,靳柔生怕她继续找自己算账,战战兢兢地扒住靳怀瑾的手臂。

刚才在水里被靳怀瑾踢了一脚,宛凝依还没什么感觉,爬上岸就感到腹部一阵抽痛,接着就有一股热流控制不住的涌了出来。

宛凝依呆呆的看着一抹暗红和着地上的一滩清水,在身下蔓延开来……

第六章 不信

难道靳怀瑾这一脚还把她的月事给踢出来了?

说到月事,已经有两个月没来了。

热流还在不断涌出来,似乎没有止住的迹象,而且腹部越来越痛!

宛凝依不敢置信的捂住嘴,虽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这分明是……

她慌了,忙看向靳怀瑾,“怀瑾!我怀孕了,你快送我去医院……”

靳怀瑾一愣,看到宛凝依身下越来越多的红色,神色莫名,“怀孕?”

“是,就是两个月前,你喝多了的那晚,我们……”宛凝依捂着抽痛的腹部,哀求道:“送我去医院,快点……”

她真是太粗心了!居然两个月了都没发现孩子的存在!

靳柔暗暗咬牙,双手也紧握成拳,孩子!这个女人居然有了怀瑾的孩子!那是她一辈子也奢求不到的!

“哥哥,我们赶紧送嫂子去医院吧,虽然嫂子对红妆姐姐见死不救,但我们不能这么对她呀……”

宛凝依恶狠狠的盯着靳柔,她从来没有这么恨一个人!

“怀瑾,红妆就是靳柔害死的!刚才在屋里她亲口承认的,她用迷.药把我弄晕,然后把红妆推向鱼缸!这就是为什么那晚我睡得很沉的原因!平时我的睡眠一向很浅的……”

强忍着痛,宛凝依低而嘶哑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悲愤,为自己,更为阮红妆!

靳柔白着脸,满是不可置信,她晃了晃靳怀瑾的手,一副吓得快哭出来的样子,“嫂子你在说什么呢?哥哥,她是不是疼得脑子不清醒了,怎么尽说些我听不懂的疯言疯语……”

“哦?靳柔为什么要这么做?”

事实上靳怀瑾也觉得宛凝依有点不正常,今天她不正常的地方太多了。

宛凝依没有注意到靳怀瑾的不动声色,仰头决绝控诉道:“她爱你,她杀了红妆是因为嫉妒!她是个疯子!变态!”

靳柔“哇”的一声嚎了出来,边哭边摇头,“宛凝依你才是疯子!你怎么可以这么污蔑我……你干脆去做编剧算了……不,编剧对着你也自愧不如!哥哥,宛凝依她真是个神经病!呜呜呜……”

宛凝依不去管靳柔唱作俱佳的表演,她定定的看着靳怀瑾,等着这个男人的反应。

靳怀瑾,这次你一定要相信我!求求你!

靳柔还在哭闹着,靳怀瑾的那声嗤笑却还是无比清晰的传入宛凝依的耳里,如惊雷,蓦地炸得她眼前一片漆黑。

靳怀瑾淡淡的开口说道:“来人。”

明明这两个字远不如靳柔的声音大,却不知道从哪冒出两个佣人,一脸肃然的等着靳怀瑾的吩咐。

“把这女人关起来,今天不准她再出去。”似乎还嫌不够,顿了顿又补充一句,“也不准找医生过来。”

他是打定主意不要这个孩子!

宛凝依的瞳孔一颤,她的心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握着,按在冰凉刺骨的寒潭里,彻底冰封。

“为什么?”

“让你也尝尝见死不救的滋味。”

靳怀瑾的语气还是那么平淡,可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化作最锋利的刀,毫不留情的穿过她的心。

“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相信我?那是阮红妆啊!你那么爱她,你想她死不瞑目吗?”灭顶般的绝望几乎要将她溺毙,宛凝依忍不住放声痛哭,湖瞳般的双眸如同蒙上了一层灰,再也不复往昔清澈。

“是不是因为我说过‘就算你有女朋友我也要拆散你们’‘靳怀瑾的老婆只能是我’?我把这两句话收回来行不行!我后悔了!我后悔了!”

第七章 断绝

腹部的疼痛已经不算什么,宛凝依为阮红妆感到不值!杀人凶手就在眼前,为什么靳怀瑾就是不信!

宛凝依绝望的哭声和黯然的双眸,让靳怀瑾的内心升起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安。可宛凝依说的是那么荒唐,要他如何相信……

听到宛凝依后面的话,靳怀瑾脸色倏地冷得可怕,宛凝依之前的胡话自己都可以不计较,可她当初招惹他在先,现在又来说后悔,她当自己是什么?

靳怀瑾薄唇微掀,吐出无情的字眼,“还不动手。”

两个佣人赶紧走到宛凝依身前,就要把她拉起来拖走。

宛凝依像抓到救命稻草般拉住其中一个的手,紧紧的攥住,急切的问道:“你有没有听到靳柔在屋里说的话?啊?有没有听到?”

见这个佣人面瘫着一张脸不语,她转向另一个,殷红的眼眶好似下一刻就会滴出血来,“你呢?靳柔刚才在屋里说的话,你听到了吗?你说话啊!你们当时在哪?为什么你们都没听到?”

两个佣人吓得一颤,却什么也不敢多说,默默执行着靳怀瑾的命令,想将宛凝依拉起来,却怎么也拉不起来。

宛凝依趴在地上,手上的纱布早就已经染红,她仿佛没有痛觉一般,疯狂拍打着地面。血水溅上苍白的面容,竟让人分不清她眼里流出来的是血还是泪!

真是太痛了!宛凝依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觉得爱靳怀瑾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

靳怀瑾的瞳孔骤然放大,如此绝望悲恸的宛凝依,是他从未见过的!她一下一下捶打地面的动作,仿佛同时也砸在了他的心上。

明明他是厌恶这个女人的,为什么他有一种莫名的预感,如果此时他不到她身边,那以后就再也到不了……

靳怀瑾不自觉的脚步微动,一直注意着他一举一动的靳柔银牙暗咬,挽住靳怀瑾的手臂,抖着嗓子问道:“哥哥,宛凝依是不是精神出什么问题了?”

宛凝依泪眼朦胧的看着靳怀瑾,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就像个疯子,但她更知道自己内心深处对靳怀瑾还是有那么一丝期盼。

靳怀瑾,只要你现在来我身边,不管是相信我的话还是送我去医院,只要你过来……

看到因为靳柔一句话就停住脚步的靳怀瑾,宛凝依清楚的感觉到内心深处有个什么东西,连肉带血的被撕离,一点一点,痛得那么清晰,那么无望。

大概是她深埋的、以为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爱恋。

靳怀瑾,你知我已爱了你多少年,从你年少青涩到如今的成熟沉稳。

而现在,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当初到底是爱上你什么?为什么第一次见到你就不管不顾头脑发热的栽了进去?

“靳怀瑾,你还记得我对你说的第三句表白吗?”

那是在阮红妆去世后,靳怀瑾没有再拒绝自己的靠近,渐渐地,两人就那么心照不宣的在一起了。

宛凝依欣喜若狂,她以为靳怀瑾走出来了,也终于看到她的好了。

“因为不知道来世会不会遇到你,所以今生今世我会加倍爱你。”宛凝依低低地吟诵着。

同一时刻,靳怀瑾也在心里默念出来,恍惚间好像看到了当初那个红着脸坚定承诺的女孩,湖瞳般的双眸是那么明亮,真诚。

原来,宛凝依说过的每一个字,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靳怀瑾,今生今世,我都不会再爱你!从今天开始,我跟你恩断义绝!”

而我这些日子所承受的,你们都给我通通等着!

我宛凝依,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绝对不会!!

第八章 刮宫

宛凝依的爱是什么东西?他靳怀瑾稀罕吗?

可是,为什么听到这句话,自己的心脏就像被淋上了冰水,短促的痉挛了一瞬!

难道自己在乎宛凝依的爱吗?何其可笑!

靳怀瑾脑子里乱成一团,他隐约意识到自己低估了宛凝依在自己心里的意义,恐慌茫然之下,靳怀瑾听到自己开口了,那声音是面对宛凝依时一如既往的冷漠,“你的爱,我从来都不需要。”

浓得化不开的悲愤,笼罩了宛凝依的身心,这一刻她胸膛里所有热血都停止了流动,一点一点开始凝结,成冰。

“靳怀瑾,你就是个睁眼瞎!你让红妆死不瞑目!但我不会!靳柔,我一定会杀了你!杀了你!”

靳柔被宛凝依红着眼满是憎恨的样子吓得不轻,将自己掩在靳怀瑾高大的身形后面,手紧紧扒着靳怀瑾不放,还朝两个佣人使了使眼色。

也不知道这两个蠢货是不是没吃饭,一个流产的女人还拖不走!

“哥哥,宛凝依都痛得糊涂了,我们还是送她去医院吧……”

宛凝依被佣人强制的拖行着,血迹蜿蜒了一路,眼前也开始模糊不清,但耳朵还是清楚的听到那曾经令她沉醉的声音发出来的——

“痛死活该。”

没人发现靳怀瑾的色厉内荏,包括他自己。

身体的疼痛让她哭泣,可是心里的疼痛却足以令她窒息。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宛凝依爱错了靳怀瑾!

被佣人粗鲁的拖进卧室,毫不怜惜的丢在地上,紧接着房门“砰”一声紧闭。

宛凝依整个身体痛到抽搐痉挛,却只能无助的蜷缩成一团。冷汗沿着额头滑落,润湿了干涸的眼眶,她再也流不出一滴泪,湖瞳般的眸子如今只剩空洞。

深吸一口气,宛凝依咬牙支撑着身体缓缓站起来,摇晃着走向浴室做了一番清洗,换上干净的衣服。

然后将手上被血水浸湿的纱布撕扯开来,看着无名指上戴了近一年的婚戒,毫无留恋的摘下来丢进抽屉的角落。

宛凝依怔了怔,那里只余一圈明显白一些的戒痕。

把又裂开的伤口重新上药包扎好,她像尊木偶般静静的枯坐着。

零时一到,宛凝依就打开门,看到还有佣人守在门外,她平静的说道:“靳怀瑾说的时间已经过了,现在我要出去。”

两个佣人还是不敢放行,“那我们先去请示下靳总。”

靳怀瑾从书房走过来,面上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烦躁。

今晚他不知道着了什么魔,什么都看不进去,无论是看文件还是看显示屏,都不自觉的走神,然后停驻在原地不动。

“这么晚了你还闹什么?”

就不能好好休息么?她脸上一丝血色也没有……

“已经过了零点,过了你说的‘今天不准她再出去’。现在,我要去医院。怎么,还是不可以?”宛凝依歪着头看向他浅笑。

靳怀瑾的心猛地一颤,被她这反常的笑弄得有些慌张无措。他很想问还疼吗?张了张嘴,终究什么都没说出来。

宛凝依将他欲言又止的样子看在眼里,如点漆的湖瞳闪过凌厉的寒光。

“放心,孩子已经没了。你该不会以为,孩子没了,我就不需要去医院了吧?我还得去,刮宫。刮宫你知道吗?就是把那个孩子粘在子宫壁上没有流出来的部分,清理干净。”

怕靳怀瑾听不分明,宛凝依一字一句慢慢地说,清冷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戾气,而她的面上却轻柔得不可思议,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述说什么甜言蜜语。

靳怀瑾呼吸一滞,这样的宛凝依看起来是那么陌生,这样的宛凝依令他心惊,指尖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我陪你去。”

【精品免费小说】被丈夫和情妇从二十三楼踢了下去,不料睁眼回到五年前...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1/5249/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1/5249/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