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男人是如何用一句话撩到喜欢的人

【精品小说】男人是如何用一句话撩到喜欢的人
第1章 一夜
顾家庄园,大厅里的灯光透过玻璃窗,照在花园内,和昏黄的园灯交织在一起,照着偌大的花园。

花园里,用白合花布置的婚礼现场美伦美唤。

今天是顾家大少爷顾沉的婚礼,顾沉娶的是江市最美的女人,江市四大家族之一温家的千金,温暖。

大厅内一片欢腾,杯光交错,纷纷举杯,向顾老爷和这一对新人致敬,隆重的婚宴盛典上,顾家的人全到了,偏偏二少爷不见了人影。

华丽的水晶灯光下,顾夫人转过身来,美艳的面容一片影阴,向管家沉声道:“把二少爷找来。”

管家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悄悄退出大厅,站在花廊隐蔽的地方,看到一个保镖上前面,忙上前去问道:“二少爷找到了吗?”

保镖摇了摇头,管家阴沉着脸,“继续找,找不到人,明天就收拾收行李,滚出顾家。”

今天来顾家庆贺的人,都是江市的权贵,明里是来参加大少爷的婚礼,实则是看看这个江市第一家族是否真的像外界传言的那样,貌合神离。

保镖说了句“是。”然后带着属下去找。

这次的婚礼,特地选在顾家的庄园里举行。

顾家庄园座落在江市边缘,庄园后面就是一大片森林,前面是一片湖泊,庄园像一座王宫一样,辉煌壮观,象征着顾家的繁荣昌盛。

十几名保镖迅速分开,往不同的方向去找人。

就在保镖们四处查找的时候,静谧的游泳池边,突然响起一声低吟,带着说不出的疼痛和隐忍,月光从玻璃顶棚上洒下,偌大的游泳池如一块蓝宝石一般,煜煜生辉,水面上却荡起了阵阵涟漪。

游泳池边上,一对男女正在冰冷的地面上痴缠。

沈念深被男人压在地面上,双手被扣在头顶,惨白的小脸上贴着湿漉漉的发缕,朦胧的月光照耀下,她又白又柔的身体在男子狂风骤雨般的索取下摇摆着,颤抖着,痉挛着,油生出一丝媚态。

空气里充满着香糜的空气,一阵柔化春水的吟哦声低低的响起。

就在这时,男人一个狠狠的动作,她痛吟了一声,眼角滚出一粒滚烫的泪珠,空气里散发着魅惑的香,混合着男人身上浓烈的酒气。

“二少爷,你在那边吗?”手电筒的光芒扫过头顶。

沈念深猛地惊醒,用力推开身上的男子,顺着游泳池的边缘,滑了下去。

不一会儿,保镖正要走进游泳池,只见门口倚着一个身材高大,相貌俊美的男子,走近了一看,果然是二少爷,只见他眉宇之间含着隐隐的狠戾,白衬衫上的领带已经不见了,钮扣错扣着,一片凌乱,浑身酒气弥漫,脸颊酡红。

看到保镖手电筒的光芒,不由抬头看去,保镖对上他的目光,不由直冒冷汗,“二……二少爷!”

顾奕伸起手,揉着隐隐发痛的太阳穴,回头看了游泳池内一眼,只见泳池边散着几片碎裂的衫布,池面水波荡漾。

他喝醉了,却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女人还有游泳池里。

他一伸手,将游泳池的门带上,“不许人进去。”

保镖忙点头说道:“是是是……”

保镖又开口道:“二少爷,喜宴快要结束了,夫人让您过去。”

顾奕没有说话,静静地站了十几秒,才开口道:“我先去换一身衣服。”

游泳池里,沈念深静静地蹲在池底,白色丝织的荷叶边领已经被撕了一半,贴身的职业短裙下,颤抖着的双腿间不断涌出血液,消融在池水中。

她抬起头看着月色融融的水面,顾奕,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哗哗哗的水声停下,沈念深躺进浴缸里,将头埋进泡沫里,让自己彻底隐藏起来,双腿间隐隐作痛,浑身像被撕裂了一般,却不及心里痛。

“哗啦”一声,浴室的门被拉开。

沈念深“哗”地从浴缸里起来。

于子悠“啊”地尖叫起来,拍着心口喊道:“沈念深,大早上的,你怎么在沐浴?”她看着沈念深的眸子张大,“你脖子上怎么了?”

第2章 见到二少爷了吗?
沈念深躺进浴缸里,让自己从脖子以下,全部淹藏在泡沫中,“可能这几天太累了,有点不舒服,想泡下。”

“你的声音怎么这么哑?”于子悠已经坐在浴缸边,伸手抚着她的额头,“你怎么这么冷?”

“你呀,”于子悠站起来,“就知道死命工作,命是你自己的,业绩是顾家的。”她说着,很快端来一杯热牛奶,还有感冒药。

沈念深看着感冒药,无奈地笑笑。

她不是病,而是昨夜被顾奕拆吃进腹,她浑身痛,心更疼。

他是顾奕啊!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

我的意中人,是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彩祥云来接我,可我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这结局。

“深深?”

“深深?”

“啊?”沈念深回过神来。

“你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沈念深笑笑,“感冒了呀。”

“你这条命,早晚要搭给顾家。”于子悠把药递了过来。

于子悠以为她这几天是赶项目,累倒了。

沈念深却不敢伸出手来去接药,怕她看到自己手臂上的痕迹,“空腹吃药不好的,你先拿到桌上,我泡完澡就出来吃。”

王子悠白了她一眼,“你也知道自己胃不好啊,早点把咖啡戒了。”

“好啦,”沈念深看着她,“于子悠,你才几岁,怎么这么婆婆妈妈。”

于子悠唉了口气,“你是无可救药了。”

沈念深笑笑,“大少爷的项目策划案已经赶出来了,今天我想休息一天,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我熬夜赶策划案生病了。”

“项目策划案已经做好了?”于子悠高兴得跳起来。

沈念深是顾氏集团的一名经理兼顾沉的助理,在沈沉结婚前,沈沉正接手了一个海外地产项目,这是个大项目,才开展到一半,顾沉就结婚了,原本计划要等他蜜月之后,再继续项目,没想到沈念深已经把事情搞定了。

沈念深看着于子悠高兴的样子,也不由松了一口气,因为自己赶项目累倒,就可以趁机休息两天,不会被别人注意到。

“太好了,深深,这样大少爷度蜜月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放假了。”

沈念深点点头。

突然听到敲门的声音,“我去看看。”于子悠这才出了浴室。

沈念深趁着她出去的空档,从浴缸里站了起来,冲了凉,裹着地浴巾站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雪白的肌肤上有大片的淤痕,从胸口直往下,双腿间青一道紫下道,惨不忍睹,连脖子上都还有一些暧昧的粉红,她的身体不由瑟瑟发抖起来。

她换了一套休闲长装,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子悠正从门外走进来,后面跟着西装革履的韩助理。

韩助理,是顾奕的助理,韩铭。

她愣在原地,韩助理则向她打招呼,“沈经理。”

“韩……助理。”一想到昨夜的事情,她的声音就抖得不成声。

韩铭精悍的目光看着沈念深,“沈经理昨晚去游泳池了吗?”

沈念深又是一怔。

韩铭已经接着问道:“沈经理见到二少爷了吗?”

沈念深脑袋里又是一轰,脸色发白。

“怎么,沈经理不舒服吗?”

“我们家深深这几天赶项目策划案,累得病倒了,她昨天在办公室里赶策划案。”于子悠看着韩铭阴沉的样子,很不高兴地说道。

韩铭则看着沈念深,目光逼人,“哦,原来沈经理昨夜在赶策划案。”

沈念深已经恢复了神情,精致的脸上带着微笑,“是啊,海外地产那个项目很重要。”

韩铭沉默了五秒钟,“知道了。”

沈念深暗暗吸了一口气,只觉这五秒钟无比漫长。

韩铭说道:“海外地产那个项目,现在交给二少爷了,明天早上八点半,沈经理带着文件去集团,找二少爷交接。”

沈念深一愣,项目转交给了二少爷?

韩铭看着她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问道:“沈经理听清楚我说的话了吧?”

沈念深木讷地点头。

韩铭也点头,“沈经理,明天见。”

沈念深仍是木讷地点头。

韩铭走了一会儿,于子悠“哐”地将门关上,一脸不高兴,“看到韩铭那张面瘫脸就讨厌,跟了二少爷几年,就跟二少爷一样冷着脸,好像全世界都欠他们一样。”

沈念深笑而不语,“明天就要上班,赶紧收拾行李走吧。”

子悠突然扑在意大利真皮沙发上,抱着沙发控诉道:“我不想走啊,要不是大少爷大婚,我这一辈子也不可能进入顾家庄园,二少爷那个大魔头,明明庄园里也有办公室。”

沈念深倚在落地窗下,看着楼下的花园,声音幽幽,像在自言自语,“或许,他不想呆在这个庄园里吧。”

整个江市的人都知道,温家的千金温暖,和他顾奕最爱的女人。

第3章 前天晚上的人,是你吗?
子悠抬起头来,看着沈念深的背影,“深深,你在说什么?”

沈念深回过神来,“没什么,快收拾行李,回家吧。”

一想起昨夜的事,她就恨不得离开这个地方。

第二天一早,沈念深开着车往顾氏集团去,子悠在她身边说个不停,“深深,你说二少爷抢了大少爷的项目,是不是……”

车转了个弯,进了停车场,沈念深停好车,转过头来看着子悠。

子悠朝她吐了吐舌,“我知道啦,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这些话,我也只是跟你说说。”

沈念深下了车,子悠抱着文件跟着她,“深深……”

沈念深一边按电梯,一边看向于子悠,“子悠,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大少爷结婚,你不难过吗?”

沈念深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子悠为什么会这么问,她笑了笑,“我为什么会难过?”

子悠瞪大眼下看着她,“你不是喜欢……”大少爷吗?

电梯门开了,电梯里站在一个人,身材高大,穿着意大利手工西装,笔直挺拔,俊美的轮廊像也刻出来的,他的脾气,也如人一般锋利。

顾家二少爷的暴戾与跋扈,是众所周知的。

顾奕看了电梯门口的两人,几乎不用思考,便伸手按住了电梯。

就在电梯关上的瞬间,一只黑色的高跟鞋踩上前来,电梯门打开,两人四目相对,沈念深走了进去,一把将还在发愣的子悠拉了进去,按了五楼。

“沈经理就是这么没礼貌的人吗?”

倨傲而冷漠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沈念深抬起头来,迎着他如鹰的目光,含着淡淡微笑,“明知道电梯门外有客,还故意把门关上,顾总确定自己知道礼貌二字怎么写吗?”

子悠靠边电梯一角的角落里,目瞪口呆地看着沈念深,心跳到了嗓子眼。

深深,你怎么敢跟二少爷这么说话?

“沈念深。”他薄薄的嘴唇里念出这几个字,精光内敛的眼睛直直盯着她,轻轻一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沈念深浑身一颤,迎着他的目光,前天晚上的一幕幕又在她的脑海里翻腾,油生出一种无处可逃的绝望,清亮的眼眸中,不由闪烁着泪光。

“你,很怕我吗?”

沈念深脸上挤出甜甜的笑容,“我……”

“还是,你很恨我?”

沈念深心里一沉,“我为什么要恨你?”

子悠看着这一幕,早已经惊呆了。

“叮”一声,电梯铃响了,已经到了五层,电梯开了。

沈念深别过脸,“顾总,再见。”

从电梯里出来,电梯门关上,沈念深只觉浑身发软,手心已经全是冷汗,她歇了一口气,才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子悠跟着她进了办公室,“深深……”

“于助理,在办公室,得叫我沈经理。”

子悠这才回过神来,忙小声问道:“沈经理,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得罪了顾总。”

沈念深按着桌上的文件,是自己得罪了他吗?

明明是他欺服了自己。

子悠端着杯子去茶水间倒水了,沈念深坐下,现在才八点十分,离上班时间还有二十分钟,沈念深坐下,浑身又不由一阵颤抖,休息了两天,她的身体还是没有恢复。

她长长吐了一口气,让身体适应椅子,这才找出关于地产的文件,这些是要交给顾奕的。

不一会儿,子悠端着两杯开水从外面进来,“深……沈经理,重磅消息,听说昨天二少爷在庄轩的游泳池里和公司的一个女人发生了关系……”

“哗!”沈念深手中的琉璃杯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你怎么了?”子悠忙上前来,“有没有受伤?”

沈念深只觉心口堵着一块棉花,连呼吸,都是疼的。

为什么这件事会传到公司里来?

“让我看看。”子悠拉过她的手。

沈念深回过神来,朝她笑笑,“没事,给我泡杯咖啡吧。”

子悠“哦”了声,清扫了地上的琉璃渣子,再去给她泡咖啡。

门又“咚咚”地响了,一个助理喊道:“沈经理,顾总让你去他的办公室。”

沈念深抱起已经准备好的文件,深吸了一口气,去了顾奕的办公室。

顾奕的办公室在八楼,她轻轻敲了一下门,便听到顾奕的声音,“进来。”

沈念深抱着文件走了进去,将文件放在他的桌子上,“这是海外地产项目的所有文件和策划案。”

顾奕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审视着她,“前天晚上的人,是不是你?”

沈念深一窒,马上笑道:“顾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的眸色更深了,语气加重,“前天晚上,和我在游泳池边做的人,是不是你?”

第4章 她是你大嫂
沈念深右手撑在桌面,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保持微笑。

“顾总怎么会认为那人是我?”

“那个人穿着顾氏集团的职业装。”

在顾家大少爷大婚,穿着职业装出现在顾家庄园的,是大少爷办公室的人。

沈念深抬起头,迎着他的目光,正要开口。

他一转身,双手按在桌面,将她禁锢在身下,声音低沉,“那是个意外,我会补偿那个人,不管多少钱,我都会答应,但如果,那个人想利用这件事攀附顾家,或者她认为,这件事能威胁到我,她会死得很惨。”

沈念深一颗心沉了下去。

原来,他一直在找前天晚上的那个人,是因为这样。

沈念深强撑着脸上的笑意,让自己看起来毫不示弱。

顾奕一把抓住她的衣领,“那个人身上,会有痕迹。”

沈念深本能地抓紧衣领,“顾总这是在羞辱我沈念深吗?”

顾奕眸色凌厉,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的反抗他,他手上猛地用力,几乎捏碎了沈念深的手腕。

沈念深痛“啊”了一声。

顾奕毫不留情,将她按在桌上,就要扯开她的衣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办公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顾奕转过身去,一个声音柔柔地说道:“顾总,是我。”

顾奕转过头去,看到苏曦站在门口,纤柔曲美的身姿包裹在贴身的职业装里,她一步一步走上前来,“前天晚上,在游泳池里的人,是我。”话一说完,她的眼睛就红了,低着头,像是在抹眼泪。

沈念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傻傻地看着她。

顾奕松开她的手,直起身来。

沈念深这才起身,握着发疼的手腕,却听顾奕问道:“从昨天开始,我就在找你,你为什么现在才来?”

他要找到那个和他发生关系的人,但也不能让人随便冒认。

苏曦抬起头来,水眸含泪,一语还休,“学长……”

沈念深又是一怔,她没有叫顾总,而是叫学长,这一声“学长”,叫得缠绵悱恻。

只听她柔柔弱弱地说道:“我心仪您很久了,我是心甘情愿的。”苏曦仿佛用了全身的力气说了这两句完,说完,她慢慢拉开衣领,沈念深看到她雪白胸脯上的青紫痕迹。

沈念深走回自己的办公室,瘫软在椅子里,脑海里却还回响着顾奕的话。

那是个意外。

要多少钱都可以。

……

子悠进门来,看她躺在椅子里不发话,张着手指在她眼前扫一扫,沈念深这才疲惫笑笑,“我没事,感冒还没好,有些乏。”

自从那天苏曦去了顾奕的办公室,他的游泳池桃色事件便告了一段落。

苏曦也被他调到身边,成为了她的助理,引得集团女同事们一阵羡,还有的愤懑不平,说苏曦趁着二少爷酒醉,故意勾 引他。

接下来的几天,沈念深天天按时来办公室上班,本来要做的最大的项目已经交给二少爷了,大少爷还在度蜜月,她又是大少爷办公室的人,所以也没什么事,随便翻看着文件。

“深深!”

沈念深抬起头,便看到顾沉站在门口,脸上是淡淡的微笑,看得人心里一暖。

“大少爷!”沈念深站起来。

“你跟我来趟办公室。”

沈念深跟着他,到了他的办公室。

顾沉从办公室上递出一堆文件给她,“这是新的项目,你去准备一下。”

沈念深抱过文件,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大少爷,那天,我赶策划案,忘了……恭喜你新婚快乐!”

顾沉抬起头来看着她,会心一笑,“我想也是这样。”

看到他的笑容,沈念深心里便踏实了,她说道:“我去忙了。”

“等等。”顾沉走到她的面前,轻轻梳理着她额头的发缕,“头发乱了。”

沈念深仰起头了,惊愕地看着他,他对着她微微一笑,笑容一如清澈的阳光,看得她一时之间有些恍惚,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仍是那个温柔的学长。

办公室格外安静,静谧的空气中弥漫着他身上淡淡的清香。

“阿沉。”

沈念深和顾沉都吃惊地转过头,看向门口,门口站着一个纤细的身影。

头发蓬松地挽在脑后,柳眉星目,肌肤赛雪,一身珍珠白高腰短裙,修长的美腿泛着光泽,脚上穿着一双镶钻细高跟鞋,手里拿着一个与衣服同色的香奈儿包,高贵里透着淡淡妩媚,不愧是江市的第一美女,连沈念深看着,都不由看痴了。

顾沉开口道:“暖暖,你怎么来了?”

温暖走上前来,脉脉含情的眼波浇在沈念深的身上,“她就是沈念深?”

沈念深不由一怔,只觉温暖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锋利,好像很不欢迎自己。

顾沉笑道:“是啊,有几个项目要交给她处理。”

顾沉向沈念深,“你先下去吧。”

沈念沉向他点点头,又向温暖点点头,抱着文件离开。

刚走到楼道里,便撞在一人身上,最上面的文件落在地上,她刚说完,“不好意思。”被她撞到的人已经捡起地上的文件夹,将文件夹放在她手中的文件夹上,她看着他,“怎么是你?”

顾奕眼睛里一片阴霾,“沈经理还真是能干,不过借着公事勾 引上司,总不太好吧?”

沈念深身子一僵,脸上很快恢复了笑意,“顾总是怕我太能干,担心自己会输给大少爷,才想用这种方式打击我吧?”

顾奕的双眼变得深邃冰冷,“你以为死不承认,就能否认事实吗?”他一手按在她身后的墙壁上,沈念深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便靠墙上,难道刚刚顾沉给自己理头发的事,被他看到了。

顾奕咄咄逼人地在她耳边说道:“你陪他读了三年的大学。”

沈念深一听,只觉无尽的委屈涌上心头,眼眶红红的,却毫不怯弱,“那也比不上顾总与温暖小姐青梅竹马,念念情深。”

顾奕看着压下 身子,将她禁锢在墙上,“你什么身份,也配缠上顾家的人。”

沈念深倔强地抬着脸,面容里有笑容有些支离破碎,“顾总是私生子,所以才要跟大少爷争夺继承权吗?”

听到私生子三个字,顾奕的脸微微发白,“他已经结婚了。”

沈念深仰视着他,只见从他身上落下的阴霾笼罩着自己,她仍是淡淡地回了句,“温暖是你大嫂。”

第5章 秘密暴露
说完这一句,沈念深便屏住呼吸,看着他恨不得将自己拆吃入腹的目光,暗暗抑制着自己发抖的身体。

“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一个好听的声音打破了凝固的气氛。

沈念深和顾奕同时转过头去,只见温暖挽着顾沉的手臂,向他们走来。

顾奕直起身来,冷着脸,一言不发。

沈念深站直了身子,微笑着向温暖道:“二少爷说,大少爷和大少奶奶正值新婚,让我多做点事,好让大少爷有时间陪着大少奶奶。”

顾奕一怔,转过头来,只见沈念深一脸好看的微笑,带着几分纯真。

这个女人跟着顾沉这几年,学了不少本事,更是善变。

温暖看着顾奕,美目里含着一丝探究,“还是二弟贴心。”

沈念深看着他,听到温暖喊出“二弟”两个字,他的脸色就变了,眉峰拧成了疙瘩。

以他执着的性格,自己最爱的女人被大哥抢了,他又怎么会甘心,他是那么的爱温暖啊。

顾奕冷看了她一眼,从她身侧撞过去。

她肩头一颤,身子重重撞在墙上,痛得脸色发白,她抱着文件,头也不回地走了,只想尽快消失,不想让人看到她的狼狈。

顾沉身子一颤,想要上前来慰问她,手臂却被温暖挽着。

他看着沈念深纤细的背影,职业装贴在她的身上,才一周不见,他发现她瘦了一大圈。

温暖看着他的目光,水晶指甲深深掐皱了香奈儿包。

沈念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沉沉喘了一口气,正要整理文件,办公室门被推开,苏曦走了进来。

沈念深抬起头,她已经走到她的办公桌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沈念深闻到她身上百合香水的清雅味道,她的职业装更紧了,将腰身完美地展现出来,胸前更是高高耸起,呼之欲出,职业装内是蕾丝领边的白衬衫,妩媚而清纯,将她柔美的气质完美地呈现出来。

她微眯了下眼睛,半含讽刺地说道:“苏小姐不在顾总身边享受宠爱,来我这里做什么?”

苏曦含情美目里闪过一丝嫉妒,像沈念深这种没出身,没地位的女人,有什么资格成为顾氏集团的经理,成为大少爷的助理。

但一想到接下的事情,她脸上就露出兴奋和得意。

沈念深看着她的神情变化,瞳孔微凝。

“哐当”一声,苏曦将文件拍在她的办公桌上,“沈念深,以后,你就是我的助理了。”

“助理啊。”沈念深纤细的手指翻着人事调用文件,秀眉微微蹙着。

“沈念深,你什么表情?”苏曦彻底愤怒了,“要不是你在江大当了大少爷三年的跟班,像你这种灰姑娘,根本不可能进入顾氏集团,但是你要认清楚,现实就是现实,现实里没有王子,大少爷已经结婚了,不要再缠着她了。”

她知道沈念深在顾氏集团的地位很高,大家也很敬重她,但她还没有资格在自己头上耀武扬威。

比这难听的话,沈念深早就听过很多遍了,她微笑着看着苏曦,“苏助理说这话的时候,也要掂量下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少做一点。”

苏曦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沈念深脸上笑容淡了些,“如果你的表姐不是温暖,你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吗?”

苏曦一哑,脸色惨白。

沈念深压低了声音,“为了让你进顾氏集团,你的温暖表姐下了不少功夫吧?”她上下打量着苏曦,“要不是游泳池那件事,你认为顾总会让你当他的助理吗?”

苏曦的脸色更白了,沈念深的眼底闪过一丝厌恶,“或者说,如果顾总知道那个人不是你,你说他会怎么对你?”

“沈念深,”苏曦浑身微微发着颤,一只手按在办公桌上,脸色慢慢恢复了些,“如果让顾总知道那个人不是我,我就说是你让我去承认的,”她低低的在她耳边说了句,“那个人就是你。”

沈念深心里“咯噔”一下,脸色微微发白。

苏曦已经直起身来,挽了下额前的长发,“我也算是帮了你一个大忙,要是让顾总知道了真相,你以为你今天还能坐在这里吗?你再有本事,顾氏集团开除的人,没有公司敢用的,你养母的病,每个月可要花很多钱呢。”

沈念深已经恢复了神色,“你怎么知道的?”

“是游泳池的事?还是你养母的病?”苏曦看着她微变的脸色,心情出奇的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沈念深看着她一脸隐隐的威胁,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那苏助理可就要好好花心思守住那个秘密了,一旦事情暴露,你受到的伤害,可比我的大多了。”

苏曦脸色又是一变,“那以后就得多劳烦沈助理了。”

苏曦说完,就往外走。

沈念深喊道:“等一下。”

苏曦转过身来看着她。

“让我成为你的助理,谁的主意?”

第6章 进办公室
她好歹是一个经理,大学毕业就进了顾氏集团,凭着惊人的业绩爬上经理的位置,在集团中也是有地位的。

苏曦笑看着她,“谁的主意重要吗?反正你已经是我的助理了,大少爷和我表姐已经结婚了,你不要再去缠着他。”

警告完沈念深之后,苏曦还不忘提醒她,“沈经理,哦不,沈助理,你还是赶快收拾收拾,到我的办公室来,可是有很多工作等着你呢。”

说完,苏曦踏着高跟鞋“哒哒哒”地出了办公室。

沈念深靠边椅背上,脸色发白。

原来那件事情,苏曦知道了,她是怎么知道的?除了她,会不会还有人知道?

大少爷知道自己调离这件事吗?

让她没有机会再接触到大少爷,将自己调离,到底是谁的主意?

“沈经理,深深!”子悠抱着文件跑了进来,“你被降职了?”

沈念深转过椅子来了,看着目瞪口呆的于子悠,笑着回答道:“是啊,可以换办公室了。”

于子悠冲上前来,“你是不是傻了,怎么还笑?”

沈念深张了张眸子看着她,“你看我像是傻的样子吗?”

子悠看着她清亮的眸子,摇了摇头。

“那就快收拾东西吧,新的地方,得好好表现才行。”

子悠吹鼓着腮帮子,怎么也想不明白,从一个经理调到一个总裁助理的助理,从一把手变成打杂的,沈念深还这么积极,她一定是受到刺激了。

她们的东西不多,几乎没有私人物品,只是一些简单的工作文件。

半个小时后,沈念深带着于子悠,一人抱着一个文件箱,去了八楼的办公室。

门牌上写着“总裁办公室”几个字,她看着这几个字凝神。

他不是说过,他只是给钱补偿吗?他却给苏曦升职了,不仅升职了,还让她到他的办公室,和他一起工作。

是因为她长得和温暖有几分相似吧?同样的柔美,同样的百合香水的淡雅香味。

“深深,真的是这里吗?”子悠不敢置信地看着办公室,“这是二少爷的办公室。”

“是的,是他的办公室。”沈念深深吸了一口气,“咚咚”地敲了两下门,将门推开,正迎上顾奕的目光。

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眼中流光溢彩,阳光从落地窗里照射进来,为办公室镀上了一层银色。

沈念深不由一窒,心中不由引起阵阵酸楚。

“你来做什么?” 一个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

沈念深这才回过神来,她抱着文件箱走了进去,将文件箱放到一旁的办公桌上,走到顾奕的面前,微笑着看着他,“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顾奕冷“呵”了一声,“沈念深?”他的语气,好像根本不记得这个名字,“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

沈念深将人事调用文件推到他的面前,“除了你,谁还有这个能耐,啊不,谁还有这个资格,让我走进这间办公室?”

于子悠抱着文件箱站在一旁,屏着呼吸。

在电梯里的时候,她见深深这样跟二少爷说话,以为是一时的意外,真没想到这次见面还这样。

她们家念深胆子是很大,却没想到大成这样,敢跟二少爷直接叫板。

办公室里的气氛,已经压抑的令她有种想要逃离的冲动,但她更为念深紧张,看着二爷少爷隐忍要发的样子,她在想,要不要叫保安,念深不是没打过架,只是她这么瘦,而二少爷看起来那么可怕。

看着顾奕将人事调用文件合上,沈念深微笑着看着他,眼底有些隐隐的痛楚,“顾总,这样,我就没有办法接近大少爷了,大少爷就可以全心全意对你的温暖了。”

她都已经嫁人了,你却还要守护着她,这才是她心中想说的话。

“沈念深,”顾奕俯下 身来,逼视着她的瞳孔,“原本,我是想让你滚的,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没错,我不会再给你机会,让你接近大少爷的。”

“吱呀!”门开了,苏曦提着食盒上前来,声音柔美热情,“深深,你来了。”

沈念深眉头一拧,转过身来看着苏曦,与在自己办公室的嚣张刻薄相比,此刻的苏曦温婉得不像话,完全判若两人。

她走上前去,将食盒放在餐桌上,边打开边说道:“学长,你还用吃午餐,我给你带了营养餐。”

沈念深上前来,按住她的手指,“苏助理,顾总不在办公室用餐,他讨厌办公室里有食物的味道。”

苏曦一愣,直起身来,转头看向顾奕。

顾奕看着沈念深,沉静的眸光忽闪,她竟然知道自己的用餐习惯。

第7章 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感觉到他眼中的异样,沈念深不由一怔,自己怎么就说出来了。

苏曦温婉一笑,打破了短暂的沉寂,“我就说,深深过来,一定能帮忙的。”她上前去,向顾奕说道:“学长,我看表姐夫那边人手比较多,海外地产的项目之前一直由深深跟进,深深又这么能干,我就向人事部申请,将她调过来帮忙,表姐夫也答应了,你不会介意吧?”

原来是苏曦向人事部申请的,大少爷答应,原来,他也觉得,结婚后,要跟自己避嫌,这么一想,她只觉心口压着一块石头,一呼吸,就隐隐作痛,脸色也不由苍白起来。

不过听着苏曦叫自己深深,心里油生起厌恶。

顾奕微微点头,看了一眼沈念深,刚刚一进办公室,她以为是自己调的人,火气那么大,她应该道歉。

目光一触及到她的脸,不由一愣。

阳光照着她的脸,她的脸白得透明,好似一触就会碎了一般。

这个浑身是刺的女人,这一瞬间,竟然这么柔弱。

苏曦提上食盒,上前去,温柔地说道:“学长,去餐厅用餐吧。”

顾奕点点头,跟着她出了办公室。

沈念深这才松了一口气,子悠上前来,“深深,你没事吧?”

沈念深笑笑,“没事。”

子悠这才松了一口气,指着角落里的办公桌,“那是咱们的办公桌吗?”

沈念深看着角落里的桌椅,眉头不由皱起。

那两张办公桌,贵是贵重,年但尺寸和颜色与整个办公室的基调不和,破坏了办公室的整体感,看着让人很不舒服。

沈念深想了想,马上写下单子,交给子悠,“马上找人把办公桌换了。”

“是。”于子悠打完电话后,便带着子悠去吃午餐了。

下午两点上班,沈念深回到办公室,办公桌已经换好了,她整理好办公桌之后,便开始看苏曦给自己的文件,都是一些基础事务,顾奕的行程安排等事宜,苏曦让她做的,是一些繁复文件的录入,这些资料相关部门其实是有的,苏曦这是故意整自己。

她不经意间抬起头,看着侧前方顾奕的办公桌,心里怦然一跳,那就是他的办公桌,她想象着他坐在那里办公的样子。

这么多年了,第一次,自己离他这么近。

原来大少爷是为了成全自己,才让人事部将自己调过来的吧,这么多年了,也只有他那么理解自己,关照自己。

“深深,你怎么了?”

沈念深一惊,猛地抬起头。

子悠更心疼了,“深深,你怎么哭了?”

“没有啊,”她低头整理着文件,再抬起头,眼睛亮亮的,脸上带着微笑。

子悠摇了摇头,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也是,我们家深深是女强人,女汉子,怎么可能会哭了?不过啊,你对二少爷客气点,胳膊拧不过大腿,人在屋檐下,要学会低头。”

沈念深看着她,“你也知道这是人在屋檐下啊。”

子悠还是忍不住担心道:“可是深深,自从从顾家庄园回来,你就变得怪怪的,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沈念深心里一凛,自己最近有那么反常吗?连子悠都发现了。

她安慰道:“最近事比较多吧,我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快忙吧。”

子悠听她这么一说,松了一口气,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忙了起来。

沈念深拿起苏曦给自己的冗余材料,录入了起来。

下午五点的时候,顾奕才回到办公室,他推开门,眼前便是一亮。

沈念深端坐在办公桌前,安安静静地工作着,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她的身上,在她身上镀了一层暖色,她侧头的瞬间,白色丝织的荷叶边领口微动,露出颈下一小片雪白滑嫩的皮肤,雪白精致的锁骨处,银白色的链子十分耀眼,她的指间传出轻快的键盘声音,清亮的目光随着文字,在电脑屏幕上迅速移动着。

她是那么的专注,以至于他走到她的办公桌前,她都没有发现。

沈念深指尖一抖,蓦地抬起头,正迎着顾奕俯看的目光,瞬间一窒,这种居高临的压迫感,瞬间让她僵在原地。

他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悦,“我的地方,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半晌,沈念深回过神来,微微笑道:“顾总的品味,什么时候低到连那种办公桌都放进办公室了?”

苏曦正走进门来,忙上前来说道:“深深,你说什么呢,那可是公司最贵的办公桌。”

沈念深站起来,淡淡地看着两人,“最贵的就适合顾总的办公室了吗?”

“你……”苏曦脸色发白,小声说道:“深深,就算你不喜欢办公桌,也不用生气,给你换了就是。”

新增的这两张办公桌,是她特地从公司调过来的,是公司最上档次的办公桌。

她越是低三下四,就越趁得沈念深嚣张跋扈。

顾奕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我是问你,为什么不问我,就动我的办公室?”

第8章 你是随便的人
苏曦心跳漏了一拍,顾奕的脾气十分乖张,令人捉摸不透。

沈念深不怕反笑,“顾总忘了,我是您助理的助理,这种小事,自然要为您做好。”

“沈念深,”顾奕眸光一如往常的荫翳霸道,更多了一分轻蔑,“你给我听好了,在这间办公室里,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我不让你做什么,你就什么都不做,否则,不是滚出顾氏集团这么简单。”

两人四目相对,沈念深看着他眼里那份了然的轻视,倔强地看着他,“听明白了吗?”

沈念深只觉小腿被踢了一下,是一旁的子悠在提醒她。

她脸上挤出一抹勉强的微笑,却是皮笑肉不笑,“听明白了。”

顾奕眼中的温度比那冷水更冰,语气也是一样的,“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这里是我顾奕的办公室。”

沈念深只觉一种钝痛一寸一寸压入心间,面上却含着淡笑,“我这样的人,是什么样的人?”

顾奕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转身拿起文件走出了办公室。

苏曦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沈念深,你果然好本事,能够把学长气成这样。”

沈念深看着她,“都是苏助理提点得好。”

苏曦美丽的面容里拧成一抹血色,“表姐说的没错,或许……”她看了一眼于子悠,“于助理,你去打印室,把我的资料拿过来。”

于子悠担忧地看了沈念深一眼,生怕她欺服沈念深,沈念深淡淡看了她一眼,她才说了声“是。”出了办公室。

沈念深知道她是要支开于子悠,向她问道:“你想说什么?”

“让学长对我另眼相看。”

沈念深凝了下瞳孔,半带神视地看着她绝美的面容,“顾总对你不是已经很好了吗?”

苏曦暗暗咬牙,“你少给我装糊涂。”

顾奕对她彬彬有礼,任由她留在他的身边,但他们之间,却止于此,有的时候,她觉得在顾奕的眼里,她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她的脸色发白,“有的时候,我倒宁可他能像对你一样对我。”

“苏曦,你内心得有多扭曲,才会……”

“闭嘴,”苏曦又是一脸高高在上的姿态,“我知道你有办法的,做得好,少不了你的好处,做得不好,你可是有把柄在我手中的。”

子悠抱着文件进来,“苏助理,你的文件。”

苏曦看了沈念深一眼,拿过于子悠递过来的文件,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她的办公桌离顾奕的很近,与她们遥遥相望。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沈念深开着车,带着于子悠公寓。

车上,于子悠心事重重地提道:“深深,你和二少爷,是不是有仇啊?”

沈念深手上一僵,方向盘差点打滑。

我沈念深,跟顾奕有仇吗?

沈念深笑笑,“怎么会?”

“可是我怎么感觉,你心里是有怨念的。”子悠不无担心地看着她,“你对他,跟别人不一样,我从未见你这样过。”

沈念深心里又像是被堵了一块棉花,说不出的难受。

自己对顾奕,是念呢?还是怨?

半晌,她安慰道:“别瞎猜,没事的。”

第二天一早,沈念深推开办公室的门,便看到意大利黑色真皮沙发上,顾奕压在苏曦的身上。

她只觉那一幕格外刺眼,心里又是一阵阵钝痛。

听到门开的声音,苏曦尖叫了一声。

顾奕这才撑着身体坐起来,白衬衫敞开着,裸露出胸口大片蜜合色的肌肤,完美的肌肤轮廓线条,映衬着那张近乎完美的脸,脸上还带着宿醉的颓废,却丝毫不影响他的俊美。

不要说是苏曦了,哪个女人,不喜欢这样俊美的男子呢,更何况,他是顾氏集团的总裁,顾家的二少爷,虽然只是私生子。

沈念深已经站到沙发面前,微笑着看着他们,“要我先回避吗?”

苏曦则双手环抱着胸,却挡不住胸前的雪白丰满,一只黑色丝袜落在玻璃茶几上,另一只还在她的腿上,却已经被勾破,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职业短裙本来就短,此刻已经被推到大腿根处。

她紧紧咬着嘴唇,樱唇快要被咬出血来,一副含羞带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见犹怜,却不失香艳。

顾奕站起来,将他的西装外套披到苏曦身上,然后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韩铭,将苏小姐送回去。”

沈念深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将包放下,开始工作。

她是苏曦的助理,苏曦没有给她安装工作,所以她现在也没什么工作,突然想起海外地产那个项目,便翻出来看看,还有什么可以继续做。

“给我倒杯水。”

沈念深抬起头,看到顾奕正走向他的办公桌,他已经换了一件黑色的衬衫,梳理整齐,着装上一丝不苟,哪里还有半分之前的颓废。

“给我倒杯水,没听见吗?”

沈念深这才听清楚,是他让自己倒水。

她站起身来,倒了一杯水,走到顾奕的桌前,将水杯放下。

顾奕揉着太阳穴,端起桌上的水杯,却听到沈念深开口道:“顾总,以后上班,要不要我晚点来,或者,我去公共办公区办公?”

顾奕抬起头,看着沈念深清亮的眸底隐约有一丝厌恶。

沈念深继续说道:“毕竟这种事情,不是太雅观。”你们做的不要脸,她沈念深,还要脸呢。

“什么?”顾奕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冷冷地看着她,“你说不雅?”

“不是吗?”沈念深迎着他奇寒的目光,“没想到顾总,是这么随便的人。”

【精品小说】男人是如何用一句话撩到喜欢的人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3/5313/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3/5313/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