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四对夫妻你最喜欢哪个?一眼看出你的性格和婚姻!

【精品小说】四对夫妻你最喜欢哪个?一眼看出你的性格和婚姻!
第一章 她的忌日
“顾箐如,你不配!”沈思彦猩红的眸子恶狠狠的盯着眼前这个被他压在身下面容姣好的女人,单手掐着她的脖子,动作粗暴的撞击着她的身体,“你不配拥有她的眼睛!”

“我真的不知道那是安小曼的……”猛的一声撞击,顾箐如不禁发出一声惨叫。

沈思彦深黑的瞳孔里没有任何温度,藏着冷冷的光泽。

撕裂的痛让箐如倒吸一口凉气,他毫无征兆的撞入,猛烈的撞击着她。

她知道沈思彦恨她,恨她用了他最爱的女人的眼睛。

可她不知道那是安小曼的眼角膜。

当年她同安小曼驱车去找沈思彦,可半路上刹车失灵,安小曼死在了那场车祸里,而她却得到了安小曼的眼角膜,自此黑暗的世界重见光明。

从那以后,沈思彦便恨上了她。

而她却爱着他,从她见到他第一眼起,便万劫不复。

每到安小曼的忌日,他就会变得比魔鬼还要狰狞可怕!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沈思彦修长的手娴熟的摸进她的衣服内,漆黑的眸子闪着杀气,他粗蛮的撞击着,泄恨般的肆意凌虐。

顾箐如望着眼前这个从小就深爱的男人,可他的眸子从不在她的身上驻留。

可是他又怎知得不到他的爱,她也是生不如死。

顾箐如静默不语,缓缓的闭上美眸,疼痛蔓延全身,眼角的热泪无声的滑落。

她的沉默,让沈思彦眼底愠色皱缩,越发用力的挺动着腰,更深的冲击着。

身子被撞得猛烈的疼,她紧咬着下唇。

“顾箐如,我多么恨不得你去死,可是不能,你得养着小曼的眼睛。”音了,他抽身离去。

沈思彦很快的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跌坐在床檐,头靠在纤细的手臂上,单手摸着那双属于安小曼的眼睛,唇角上勾起一抹比哭还难看的弧度。

三年前,因为她拥有了安小曼的眼角膜,他娶了她。

他恨她拥有了安小曼的眼角膜,可他又怎么知道如非四年前的那场大火,如非不是她不顾众人的拉扯非要进去救人,她……又如何会失去光明?

可是后来因为沈思彦,顾箐如想重新看到这个世界,重新看到被她拼死救出的……他。

只是她不知道那是自己好友安小曼的眼睛。

三年了,他对她的恨从未减退一丝。

五月的通城,顾箐如却觉得全身冰冷。

……

顾箐如拖着疲惫的身躯去找沈思彦。

通城陵园。

天空开始飘起淅沥小雨,无比安静。

顾菁如在心里痛骂了自己一遍又一遍,可她还是忍不住的拖着无力的身体来了这里寻找沈思彦。

每年的今天,沈思彦都会在折磨完她后,来墓园陪安小曼。

只是这一年不同的是,沈思彦这一次没有再同往年一样醉倒在安小曼的墓前,而是忘情的亲吻着他怀里的女人。

安凉夏!

安小曼的胞胎妹妹!

握在手里的伞瞬间脱落,顾菁如疾步上前,她近乎尖锐而痛苦的喊着,“沈思彦!你看清楚了,看清楚你怀里抱着的女人是谁!”

顺着话音落下,顾菁如一把将浑身酒气的沈思彦拉开!

啪!!

随之而来的一记耳光重重的落在顾菁如的脸上!

第二章 爱他爱到疯了
“滚开!”沈思彦那双满是怒意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被他扇倒在地的顾菁如,他连忙抱紧安凉夏,他柔声的哄着,“小曼不怕,我们回家……”

一瞬间,顾菁如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沈思彦,她不是小曼!她是安凉夏……”忍着所有的悲痛,顾菁如挣扎着起来,可话还没说完,被沈思彦护在怀里的安凉夏眼底划过一抹阴狠。

此时,沈思彦的眼里只有安凉夏,除了她,再无他人。

顾菁如的心都被揪了起来,她坐在冰冷的雨水里,抱紧全身发颤的自己,忽的眼前一片昏黑,躺在了那一地冷冷的雨水里。

……

通城医院

醒来的顾箐如发现躺在洁白的病床上。

阳光照进病房的落地窗内,房间的消毒味不是那么浓烈,空气中弥漫着干净的阳光味道。

沈思彦出现在医院却只是来逼她离婚,“签!”

他将离婚协议重重的摔到顾箐如面前。

冰寒的一个字重击她的耳膜,身子哆嗦,恐惧瞬间蔓延身上每处细胞。

“沈思彦,我不会签的,只要我还在,你想照顾安凉夏,对她负责,这辈子都不可能!”

顾箐如愤怒的将离婚协议撕毁,这样他目前拿她没辙了。

眨眼的时间,眼前的冷面男人眸子像充血般,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

面对他的绝情,她眼泪如泉涌,滴在撕碎的离婚协议书上,潮湿了上面零碎的字。

十年了,她曾以为总有一天他会发现自己的好,可是却换来他冷声呵斥让她签字离婚。而她的哭,却丝毫换不来他的一丝怜爱,她只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憎恨。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安凉夏软甜的嗓音传来。

“凉夏,怎么了?”

一旁的顾箐如停止哭泣,嘴角一片苦涩。

“思彦哥哥,我……怀孕了。你过来陪我好不好。”娇羞的女声泫然欲泣,吞吞吐吐的说着。

电话那头传来极尽娇柔的声音,最终沈思彦心一软,“好,我现在过来陪你。”

“沈思彦,你不可以去,不准去!”

眸子猩红的顾箐如大步走到沈思彦面前,用瘦小的身躯挡住他不让其去找安夏凉。

沈思彦依旧不理不睬,径直往外走。

不知何时从哪拿出水果刀的顾箐如,狠狠的对着自己的脖子刺去,“沈思彦,你要是去了,我就死在你面前。”

“不可理喻的女人!”目光冰冷如血,沈思彦丝毫没有想留下的欲望。

顾箐如那瞪的比谁都大的双眼,朝着自己的脖子深深的刺去,鲜血染红了散落在地的离婚协议。

“沈思彦,你走一步,我就刺一刀。”

顾箐如眸子里含着晶莹剔透的泪光,唇色一片苍白,仿佛浸满了全世界的悲伤。

“疯女人!”

沈思彦将她手中锋利的刀打落在地,眉头紧锁,眸子依旧冰冷。“将血擦干净!”顺手从桌上扯来几张纸扔向她。

“沈思彦,你会心疼对不对!你还是在乎我的。”

“你以前是死是活都不关我事,现在你身上有小曼的眼睛,没有我的允许,你就不能轻易死,你得替她活着。”

他的一字一句直击顾箐如内心,如坠地狱,整个人好像被凌迟一样,深入骨髓的冷,撕心裂肺的疼。

晶莹的泪珠流淌出眼眶,顺着脸庞滑落,血水染红了衣襟。

第三章 不是我做的
通城安家

“顾小姐,没有安小姐的命令,您不可以进去!”

一高大戴墨镜的男人将其拦住,神情冷漠。

“让我进去,我老公在里面,安凉夏,你出来!”

保安无奈,只好禀告安凉夏。

“让她进来!”女人冷漠的声音传来。

……

“沈思彦在哪?”顾箐如环顾四周没有看到想见的人。

整个安家弥漫着一股森冷的气息,让人不禁打颤。

“顾箐如啊顾箐如……你真是够蠢的,一个电话就可以让你上钩!”楼上传来安凉夏的嗤笑声,嘴角勾起一丝邪笑。

顾箐如微微蹙眉:“安凉夏,你支开沈思彦到底想干嘛!”

“顾箐如,思彦哥哥有没有和你说,我怀孕了!”

顾箐如未答,死死的仰头盯着楼阁上的安凉夏。

她樱唇微勾,站在楼梯口长腿一迈,人就犹如清风吹佛,直接从楼梯上滚下。

空气中,安凉夏肆意的质控响彻整个楼阁:“顾箐如,你这辈子就在沈思彦的恨意当中度过吧。”

顾箐如看着倒在地上的安凉夏,心生害怕。她没料到这个女人居然连自己的孩子都能迫害!

咔嚓一声,沈思彦正巧赶来,见到摔倒在地的安凉夏,狠狠地推开一旁毫无血色的顾箐如,

沈思彦眸子猩红,他想起了安小曼,双眼怒视着顾箐如,“要是她有事,我唯你是问。”

沈思彦顺势抱起安凉夏很快的出了安家。

只剩顾箐如跌坐在地,眼眸里溢出绝望的神情。

……

医院里哭的梨花带雨的安凉夏,“思彦哥哥,我真没用,没有保住我们孩子……”

一旁的沈思彦心生愧疚,温柔的抚摸着安凉夏的头,眼里写满了心疼。

“思彦哥哥,你不要怪凉夏,是我没有好好保护我们的小孩。”安凉夏停止抽泣,白皙的双手在肚子上轻声的揉着。

这样的她却更惹沈思彦心疼。

“顾箐如!”咬牙切齿着,他夺门而出。

谁知她转身刚要走,倏地手腕一紧,被安凉夏紧紧握住了:“思彦哥哥,求你别怪罪箐如,她不是有意的!”故作虚弱的声音小声。

沈思彦不知道安凉夏早已买通了医生,假怀孕假流产一切只为了陷害顾箐如。

沈思彦拍了拍她的手,转身离去。

当他找到顾箐如后,铁手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将她从床上拎下。

顾箐如皱着眉说道:“沈思彦,我怀孕了……”

“你怀孕了?”沈思彦一脸错愕。

“十三周了。”顾箐如眼角含泪的点了点头,纤纤小手不停地抚摸着腹中的胎儿。

“你害凉夏的小孩没了,那就一命抵一命……”沈思彦目光冰冷如霜,薄唇翕动。

“我没害她,不是我做的!你怎么能这么狠心,这也是你的小孩啊!!”顾箐如不可置信的双瞳大瞪,眼底满是震惊和恐慌。

可沈思彦的态度已经表明,他丝毫没有想改变的想法。

趁着沈思彦晃神的瞬间,她飞速的跑出房间,只求躲过这场灾难。

但可惜天不遂意,顾箐如还是没有逃过安凉夏的魔爪……

两天之后,血淋淋的顾箐如被送至医院,肚子里的孩子被人活活打死。

第四章 都是我做的
顾箐如每天窝在小小的病房里不愿见任何人,煞白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病房外一穿着同样病服的女人,嘴角噙着肆意的嘲讽,“顾箐如,你真可怜。”

“出去!”

“顾箐如,如果我告诉你,我压根都没怀孕。”

顾箐如瞳孔放大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女人为了让沈思彦恨她竟如此诬陷。

“安凉夏,你简直是丧心病狂!”

“是啊,谁让他不爱你,甚至连你肚子里——他的种都不爱!”

安凉夏开始大笑,整个病房弥漫着她的笑声……

“安凉夏,你就不怕遭报应?”

“报应?顾箐如,都是你!三年前,我本来就快得到他了,都是你抢走了他!要说报应也应该是你!”面部狰狞,恶狠狠的盯着顾箐如。

顾箐如不知道的是,三年前安凉夏为了得到沈思彦竟对自己亲姐姐安小曼下手,车子早已动了手脚,安小曼死在了那场早已预谋的车祸当中。

”安凉夏,真替你可悲!为了得到一个不爱你的人!”

惨白的樱唇微翕,目光冷淡无比。

“顾箐如,不要脸的是你,三年来,是你霸着不属于你的男人,他连你肚子里的孩子都不要,都可以叫人活活打死,只为了偿还我肚子里那属于他的孩子。”

安凉夏步步逼近,将顾箐如手中紧握的玻璃瓶一把抢走,“顾箐如,你最珍贵的东西我都会一一抢走,就像你三年前抢走我的一样,我会让你体验到什么叫撕心裂肺的痛。”

“安凉夏,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可以啊,只要你跪下朝我磕头认错,我就可以考虑下。”

安凉夏邪魅的笑渐渐在脸上散开来,单手高高举起玻璃瓶,像是要将其砸落般。

顾箐如像是听到了小孩子的哭泣声,那么的凄惨和绝望。

顾箐如几近哀求状,颤抖的声音道:“不要,不要,好,我跪!”

“安凉夏,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箐如一连说了很多个对不起,额头在地上重重的抨击着,磕出了血痕,她豪无察觉。

她不容许他们再来伤害她的孩子。

就算现在让她去死,她也甘之如饴。

“安凉夏,你可以把孩子还给我了吗?”额头上一道道蜿蜒的血痕,张张了嘴,眼神极尽凄美的望着安凉夏。

“顾箐如,你真天真,我不会把这个给你的,除非你和思彦哥哥离婚。”

安凉夏嘴角始终噙着阴狠的笑,唇角轻扯。

“你别太过分!你说好的磕头道歉我也做了……”

“顾箐如,信不信我一松手,你的小孩可就……”

安凉夏杏眼微眯,微微松动的手指,让顾箐如心一紧,“好好好,我答应你!”

安凉夏渐渐放下的手,让顾箐如猛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顾箐如,我要等你们离婚了,才将你孩子的尸体还给你!”安凉夏心满意足的离开病房。

“安……凉……夏!!”

顾箐如狠狠的咬住下唇,一缕鲜血从她的嘴角溢出来。

她颓坐在潮湿的地板上,眼泪啪嗒的流下……

绝望的气息笼罩着她。

第五章 求你帮我
几日之后。

通城医院。

“怎样,小不点,好点了没?”

眼前高瘦,并且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叫意凡——28岁,顾箐如的曾经的眼睛复健师,两人相识于顾箐如18岁时,当时她因为眼疾,完全看不见世界的美好。

意凡陪她度过了灰暗的一年,听她诉说着对沈思彦的爱慕,甚至为救他而瞎,对于她的遭遇,他打从心底的心疼这个女孩。

好在上天有眼,一年之后,重见光明的箐如如愿嫁给了沈思彦。

重新看到这个世界的顾箐如每隔三月都会出现在意凡的诊所复查自己的双眼。

因为顾箐如住院坐小月子的原因,他直接来病房复查,顺便看看她。

“意凡,你帮我好不好!”

顾箐如冰冷的双手紧紧抓着意凡不愿松开,唇角染着几分悲戚。

“怎么了?”

意凡看着眼前这个没有一丝灵气的丫头,不禁担心道。

“我的孩子,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她低声呢喃着,微梗。

“别急,你慢慢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顾箐如将最近发生的事一一道来,现在只有他能帮她了!

“该死的沈思彦!”

那个箐如嘴里说了几年的男子,意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别,别去找他!”顾箐如摇头恳求道。

“丫头,能不能多爱自己,别再护着他了。”

“我懂我懂,但我只想要回孩子,求你了!答应我,不去找他!”

意凡目光无比柔和的注视着顾箐如,大手触摸着她的乌黑头发。感叹道:“好”

她还是和四年前一样,固执的爱着他!

意凡很快的出了顾箐如病房,奔向箐如所说的安凉夏的病房去偷瓶子。

可惜,还没找到,外出的安凉夏回来恰巧撞上,看着房间里的男人,她一眼就认出是谁。

“请问,这是走错了病房吗?”安凉夏嘴角上扬着,眼角邪魅的笑怎么也藏不住。

“抱歉。”

意凡垂手回到顾箐如面前,“丫头,对不起,我没有找到。”

满怀期待的顾箐如瞬间神色暗淡,“怎么办?”

“别急,我再去想想办法,实在不行跟她摊开来说!”

转身的瞬间,身体却被顾箐如紧紧扯住手臂,“别去了,她不会给我们的。除非我和沈思彦离婚。”

两人牵手这一幕,恰巧被刚推门而入的沈思彦撞到。

沈思彦怒火中烧,双手紧握,目光漆黑如墨。

“顾箐如,我还没死,这么急着给我带高帽。”

他走进病房将他俩隔开,眼神里透着杀气。

“你……你误会了。”顾箐如吞吞吐吐的说着。

“沈先生,你真的误会了!我只是你妻子的复健师,听说她住院了,来看看她。”

“看她也没必要牵手吧……”

沈思彦冷眸深眯狠狠凝视着眼前这个陌生却觉得敌意满满的男人。

“沈思彦,是我拉着他的手找他说事的!”

顾箐如紧闭着双眸,连解释也不愿说,立在灯光下的顾箐如,灯光将她的脸,映射得更加苍白。

“不知检点的女人!”

依旧是冷冰冰的声音重击着她,心狠狠的疼了一下,顾箐如轻笑了一身,闭了闭眼睛,淡淡的说道:“是,沈思彦,我们离婚吧!”

第六章
“顾箐如,你想和他双宿双飞,我告诉你,不可能!”

沈思彦冰冷低沉的声音响彻整间病房。

让一旁的意凡听不下去,打了一拳过去,“沈思彦,作为男人,你真的很败类!”

沈思彦往墙角吐了口鲜血,嘴角噙着戾笑。

“顾箐如是我妻子,你休想得到!”

意凡再次伸出双手打沈思彦的时候,却被突然出现的安凉夏制止。

“你们之间的孩子没必要我思彦哥哥买单,我都查到了……”

安凉夏的一句话让沈思彦瞬间愣在原地,忘了嘴角的疼,随即涌现出来的就是无止尽的愤怒。

沈思彦朝着意凡挥起了拳头,让意凡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安凉夏,你别血口喷人!你把我和沈思彦的孩子还给我,我和意凡是清清白白的!”

床上的顾箐如指尖发颤,喉咙发紧,眼神满是荒唐的冷怒着安凉夏。

“沈思彦,你特么的混蛋,那么爱你的女人,怎么可能和我有染!”

却让沈思彦无比愤怒,一拳重重落下,意凡摔倒在地。

顾箐如飞速从床上紧搂着意凡,让一旁的沈思彦恨不得将他俩撕碎。

“顾箐如,呐,承认吧,这张DNA足以证明你腹中的死胎不是我思彦哥哥的孩子!”随即紧紧抓住沈思彦的双手,按捺住他眸子中的怒火,“思彦哥哥,你就成全他们吧!”

沈思彦一把将安凉夏手中的亲子鉴定报告抢来,双眸越发猩红。

胎儿与沈思彦0.0000001%的可能性为亲子关系。

手中的报告脱落,沈思彦眉头深锁,手狠狠的掐住顾箐如脖子,恶狠狠斜瞪着她,“水性杨花的贱女人,你就这么急着和他在一起了?”

顾箐如呼吸愈发急促,脸色泛红,“沈思彦,你放开我,都是安凉夏做的!”她的声音越来越弱……

意凡一把将沈思彦推开,“沈思彦,你是个男人,就冲着我来!”

“丫头,没事吧。”

轻声的替顾箐如抹去眼角的泪,无比的心疼。

惹得沈思彦神情急躁,挥之欲出的拳头紧紧拽在手心。

“思彦哥哥,我难不成还能对报告作假不成?”安凉夏故作哭腔的对着沈思彦假装委屈样。

安凉夏联合医生做了假的DNA报告,沈思彦像个傻子似的相信着这一切,就像他相信是顾箐如害死安凉夏肚子里子虚乌有的孩子。他们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深到沈思彦后来知道真相却一切都来不及了。

她的目的达到了,很快沈思彦就会属于她!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深了。

“顾箐如,我不会和你这个女人离婚的!想和你的情郎在一起,休想!”一把拎起地上的她,薄唇吐出的字一一的打在她的脸上,这是背叛他的下场,他让她极尽痛苦。

一旁的安凉夏愣住了。

和她预想的不一样,“沈思彦怎么回事?”

安凉夏急的眸子不停的转动,本以为沈思彦会因此休了顾箐如,谁料是这般后果。

安凉夏斜眼瞪着顾箐如,眸子像是在传递着孩子的信息。

“沈思彦,求你放过我吧,求你给我休书。”顾箐如也厌倦了这种尔虞我诈,特别是对于他的莫名指责,她的心,再也无法修复。

“顾箐如,你竟然为了他,下贱到如此地步!”只见沈思彦目光如钩,薄唇轻启。

意凡实在忍无可忍,抬手向沈思彦揍去。

小而窄的病房里,两个男人为了顾箐如大打出手。

第七章
顾箐如踉跄的身子挡在沈思彦和意凡中间。

“别打了,沈思彦,既然你自始至终都不爱我,也不相信我!那么我们离婚才是最好的选择。”

沈思彦抹去嘴角溢出的血迹,双眸猩红,冷然道:“顾箐如,这么快就开始护着他,肮脏的女人!你想离婚也可以,除非你把小曼的眼睛还给我。”

苍凉的眼泪慢慢划过眼角,顾箐如踉自嘲,这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竟如此无情,双小曼的眼睛对他永远都那么重要,而自己却是不足轻重。

甚至已经固执到相信着安凉夏所说的一切,诬陷她和意凡有染,真是可笑。

“沈思彦,你还是男人吗?箐如根本就不知道那是安小曼的眼角膜,捐赠者个人信息是保密的1”意凡替箐如感到委屈,双手紧握成拳,眼里泛满血丝。

沈思彦眸中泛寒,薄唇轻启:“不用给她解释,她那样自私的女人是不配得到安小曼的双眼,她想要和你在一起,也可以,把小曼的眼睛还给我!”

“好,希望你能说到做到。”顾箐如萧瑟一笑,鼻尖酸楚,微梗着,眼眸里透着对沈思彦绝望的神情。

顾箐如那话也同样是对安凉夏说的,她只是想从安凉夏那里要回孩子。

意凡见状,气急,再次冲上去跟沈思彦打了起来。

这时,安凉夏慢慢走到顾箐如身边,凑在她耳边低声讥讽道:“顾箐如,你不是想要孩子吗?别去我那找了,他啊,被我扔在医院后山的池子里咯。”

耳边传来安凉夏尖锐肆意的笑声,顾箐如脸色苍白,全身竖着惊恐的刺,愤怒中,她力将安凉夏往窗户推,怒吼道,“你这个贱人,我要你为我孩子收尸!!”

安凉夏一惊,连忙尖叫:“啊……救命。”

话音刚落,安凉夏就从窗户掉下一楼的草坪……

“该死!”沈思彦推开意凡站在窗边张望,好在他们楼层不高。

“顾箐如,如果凉夏有事,你就等着陪葬吧!”沈思彦幽幽冷光直逼着她!狠狠地推开顾箐如,往外飞奔。

意凡连忙过去扶稳,望着窗外一脸担忧。

顾箐如无声流泪,渐渐转为嚎啕大哭,“意凡,我的孩子怎办?他现在躺在冰冷的池水里,肯定很冷。都是她!一切都是她做的!我的孩子啊!”

“别哭,别哭,我会帮你找到他的。”他敢肯定,安凉夏绝对说了什么话刺激到了箐如。

“不,我自己来!”她挣脱掉意凡,一度踉跄的来到医院后山。

连下了两天的雨,池子里的水见涨不少。

还在坐小月子的箐如一头栽进那深度没过腿的脏水。

找到各种容器的瓶子,却始终没找到属于她的。

她全身湿透,双腿哆嗦着,眼眶红红,鼻尖红红,可怜又茫然无措的眼神。

“你上来,我帮你找!”赶来的意凡心疼的阻止道:“你身体那么虚弱,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意凡,我找不到他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慢慢的,顾箐如眼里渗满了泪水,像是不受控制般,泪流满面。

意凡一把将她从池子最浅处抱出放至干地坐着,连忙为她披上自己的外套,暖心安慰道:“我帮你找,你先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八章 用你的双眼补上
顾箐如肿怔的望着意凡,慢慢说出安凉夏之前的话语。

意凡点了点头,总算明白来龙去脉。

“放心吧,我来。”

“意凡,求你一定要找到!”顾箐如扯着他的胳膊,一脸恳求。

“好。”

意凡拨动着她额前被水打湿的碎发,狭长的双眼里流露出心疼之意。

得到承诺的顾箐如眼前一黑,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意凡的心一慌,快速抱起全身湿透的箐如往急诊室赶。

……

急诊室外,走廊死一般的沉寂。

意凡冷冷的看着走廊深处一角低头吸烟的沈思彦,修长白皙的手指夹着烟,万千的思绪吐露出萦绕着他,长长的睫毛遮住的双眸,始终看不清他的思绪。

意凡冷嗤着,“误会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有染,自己却抛下妻子守着另一个女人,真够可以的……”

半小时之后。

急诊室的灯熄灭,顾箐如被推出病房。

“病人大出血,你们家属也是,怎么能让一个刚流产完的病人在脏水里浸泡?这段时间多多注意,可千万别落下恶疾。”

面对着医生的呵斥,远处的沈思彦若有所思的掐灭了手中的香烟,却始终没有挪动自己的步伐,目光依旧冷淡。

沈思彦看着经过他身边,被推走的顾箐如,毫无血色的脸蛋不由让人心疼。他慌乱的从口袋里拿出烟,欲点燃,

却被走过的护士制止,“先生,医院禁止吸烟!”

安凉夏急诊室的灯还亮着,沈思彦焦躁的坐在位子上不停的等,他答应过安小曼要照顾安凉夏,不应该因为其他女人分心。

终于,啪——

灯熄了,安凉夏被推出……

“怎样?”沈思彦松了口气。

“身体倒无大碍,具体得看病人醒来如何……”

翌日清晨。

阳光投射进病房,安凉夏缓缓睁开双眼,她摸了摸手脚,都还在!大幸!

“顾箐如,老天待我不薄,从3楼摔下来,还安然无恙!你给我等着吧。我会让你拿那双眼睛补偿的!”眼神闪过一丝狠厉。

说完这话,她立马捂着眼睛开始尖声大叫,“思彦哥哥,你在哪?我的……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安凉夏双手不停的在双眼来回晃动,从病床上摔下来。

直接表明,她“瞎”了!

“你的眼睛怎么了?”察觉异样的沈思彦从门外走出,赶紧扶起安凉夏。

“我看不见了,思彦哥哥……”安凉夏依偎在他的怀里,一脸悲痛。

安凉夏抬起丝毫没有焦距的双眼望着沈思彦,抽泣的说着:“思彦哥哥,我看不见了该怎么办啊?!”

她现在就是要逼顾箐如彻底离开沈思彦,也要让沈思彦恨透顾箐如。

果然,沈思彦低声咬牙道:“顾箐如!!”

他撇下安凉夏,直奔顾箐如的病房,“你这种恶毒的女人,凉夏眼睛看不见了!”

顾箐如慢慢的睁开眼睛,还未做出任何表情,接着就被沈思彦拎着她的衣领,冷冷道:“你这双眼睛本来就是借来的,那么现在,也到了时候还回去了。”

顾箐如闻言,像疯了似的大笑,笑着笑着却痛哭出声,铺天盖地的悲怆接踵而来。

她闭着眼,绝望的像掉进了漆黑的无底洞,万念俱灰。

【精品小说】四对夫妻你最喜欢哪个?一眼看出你的性格和婚姻!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3/5324/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3/5324/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