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出嫁之日,她却经历了人生最惨痛的剧变⋯

【精品小说】出嫁之日,她却经历了人生最惨痛的剧变⋯
第01章 逃跑的新娘

“快,别让她逃了!”

“这边,她往这边跑了……”

一袭白色婚纱的林晓雪慌不择路地拐进长长的走廊,踩着小高跟拼命地往前奔跑着,好几次险些被长长的裙裾给绊倒。

身后,追赶的脚步声越来越大,他们的话语惊得她的心跳不自觉又加快了半拍。

细汗渗透她白皙如雪的肌肤,沿着她的化着精致果妆的脸往下淌。

为了防止被绊倒,她双手拎起了裙子,又加快了脚步。

不时的,她回头看身后的情况,走廊拐角的位置,几道凌乱的暗影正在拉长。

他们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

这五星温泉酒店真不是一般的大,就像迷宫一样,就连走廊也比她以往见过的都长。

眼看着就要跑不掉了,林晓雪一个急中生计,弯下腰来,扯掉右脚上的一只鞋子往走廊外边的后花园一抛,鞋子落在平整的草坪了,凄落地躺在那里。

紧接着,只穿着一只鞋子的林晓雪一跛一跛地往前继续跑,在追来的人拐进走廊时身子一侧,跑进了一间垂着帘子的泡汤房-

汤房里雾气袅袅,没有亮灯,只有几道天光从高高的格子窗上照进来,微微照亮周围的情况。

冒着热气的水池的另一边,靠坐着一个颀长的人影,从轮廓上分辨是个男人,雾气太重,看不清他的脸。

但从男人仰靠且一动不动的姿势上看,可能睡着了,并没有察觉到她的闯入。

门帘的另一边传来清晰的脚步声,他们已经追到走廊里了。

林晓雪吞了口发酸的口水,轻步躲到池子左侧的一道屏风后。

“嗯?刚明明还看到她往这边跑,什么没人了?”

“鞋,她的鞋……”

“她跑不远,应该是躲进后花园里去了,快,去找找,那些树丛假山后面给我仔仔细细地搜。”

躲在屏风后面的林晓雪小心地往门外探,光亮的地板上倒映着几个凶神恶煞的影子。

林晓雪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好似稍微喘口大气就会被房外的恶汉们发现般。

她小心地向后退,想要将自己更好的藏起来,岂料裙子太长,她又被绊了一下-

嗵-

这一回,她没能稳往,一PP重重地摔坐在地上,痛得直咧嘴。

哒-

左脚在摔倒后扬起又落下,鞋跟与大理石地板来了个亲密接吻,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嗯?”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置疑的声音,林晓雪一听到这声音,头皮一阵发麻。

是叶一凡,他也追来了。

糟……糟了!

林晓雪顾不得起身,双手撑着地就往后挪,尽可能远地与那道通往走廊的门拉开距离。

空气中弥漫着她恐惧的气息,还掺杂着一丝腥甜的味道-

“找到没有?”叶一凡问在后花园里搜索的手下。

“没有。”

“BOSS,这走廊的另一边就是酒店大堂,守在那的人说没看到林小姐。”

“她没跑出去,一定躲在附近。”

叶一凡肯定的语气听得林晓雪心尖儿发颤。

她大脑飞快的转动着,想对策。

第02章 嘘,别出声!

“嗯……”

汤池里,传来一阵虚弱的低吟声。

林晓雪又是一惊:外面动静太大,把睡着的客人的吵醒了。

她回头,才发现自己已经躲退到了屏风的尽头,她和那个醒过来的男人相距不到五步的距离。

男人的头正好偏朝这边的方向,透过雾蒙蒙的热气,她感觉到他盯视的目光。

要是男人出声质问,一定会引起叶一凡他们的注意,那么,她就真的完了。

一想到这,林晓雪顾不得太多的三两下将身上的婚纱给脱掉,爬向池子的时候,左边的鞋子也蹬掉了。

“如果花园里找不着,她一定是躲进这些房间里去了。”

叶一凡声音再次响起。

爬到池子边的林晓雪一咬牙,趟进水里。

“BOSS,这里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

说话声就在门外,他们要进来了。

“找新娘的理由谁好拒绝?”叶一凡执意道。

“……”

不再有反对的声音。

帘子被掀起了一角,走廊的光线迅速地投向汤池这边-

而此时,林晓雪也以最快的速度靠近了那个醒过来的男人,还不等男人反应过来,她就贴了上去。

“啊-”被个人突然贴上来的顾洛宸只觉得那阵致命的伤痛再度袭遍全身,这还不算,一只微凉的小手无情地捂住了他想要叫喊的嘴,他顿时无法呼吸。

“嘘,别出声!”林晓雪惊惶地在男人耳边轻道。

求生的本能使得虚弱的顾洛宸挣扎,捉住捂着他的那只小手,往下扯。

温热潮湿的空气中,那股腥甜味儿更加浓郁了。

“你……”

男人扯掉了她的手,又要说话,而外面的人正踏进屋里来,一时性急的林晓雪小脸猛地凑前,小嘴儿就紧紧地贴上了那个男人的嘴唇,阻止他发出更多的声音。

“唔?”男人虚弱地两只手捉住她的肩膀,林晓雪怕他挣脱坏事儿,身子更紧地贴到他怀里,两只手控制住了他想要挪开的脑袋。

这个女人……是谁?竟敢碰他……

一向不与女人亲近的顾洛宸羞恼,但他虚弱得没有力气,他被她控制住了。

他的鼻端充斥着她的味道,清新好闻,而在温热的泉水中他和她的唇都是微凉的。

当她微张嘴,四瓣柔软的唇片交叠在了一起,他尝到了一丝难以名状的甜蜜。那一瞬间,顾洛宸身子微微一颤,整个人都僵坐在水里不动了。

林晓雪神经绷得紧紧的,她吻着跟前的这个陌生男人,用眼角的余光小心翼翼地瞥向门的方向:才踏进门一步的男人借着光在雾蒙蒙中看到了一对在水中亲热的男女,先是一愣,然后下意识地退了出去,但那只掀着帘子的手却又犹疑地没有落下。

拜托,快走!

林晓雪心里祈祷。

“BOSS,你看-”

“嗯?”

“这牌子上印有五支箭的徽章,这……屋里是那家的人。”

后面的声音畏惧地压低了。

门帘倏地落下了,若大的私汤房里又恢复了原来的灰蒙蒙。

第03章 羞,流氓!

“真的是。”叶一凡确认后,声音虚弱了些。

“BOSS,到别处去找吧,这家人我们惹不起。再说了,就算你不收拾她,她闯了进去,落的下场绝对很惨。”

“……别处找去。”叶一凡放弃地命令道,离开的脚步却有些犹豫和无奈。

林晓雪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直到几个人的脚步走远了,她才放稍微定了心,两张嘴唇迅速分开。

也就这时,她感觉到了异样,隔着一层薄裤,有个硬硬的东西挺住了她。

嗯?

她意识到是怎么回事的身子一动,才想要离开男人,哪想却进去了一点点儿,吓得她呀地一声双手抵着男人的身子,哗啦啦地从水里站了起来。

嘭-

林晓雪这一抵,本就虚弱的顾洛宸身子一晃,后脑袋嗑到了池边上,起了个大包儿,痛得他一阵天昏地暗。

“流氓!”真是下半身动物,一个简单的亲吻就有反应,还……林晓雪扯身上的白色吊带,想利用她遮住只穿着一条小内内的身子,却无济于事。

羞恼地她扬手,就想给那男人一耳光,但落到半空的手却收住了。

她恼什么,是她闯进这儿来的,是她逮着他救命的。人家什么说也是正常男人吧,她还不许人家有反应?

而且,要是这耳光掴下去,激怒了男人,这一吵吵,才走开的叶一凡肯定就会听到动静折回来。

罢了!

林晓雪与依旧靠坐在池边的男人拉开距离,爬出池子。

本以为她的闯入加‘非礼’会惹男人不高兴什么的,哪想她上了岸,那男人还是靠坐在那里,除了方才的拒绝和小动作挣扎外,他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

真是个怪男人……什么味道啊……

那些人的离开让林晓雪稍微冷静了些,她也才注意到温热空气中那股腥甜的气味。

是特别的汤药?

她眯眼往池子里看,借着微光,愕然发现池子里一片血红。

哇靠-

这什么鬼汤药,好瘆人!

林晓雪咧了一下嘴,也不管那么多了,自顾自地回到屏风后面,她记得那儿的墙上挂着几件衣裳,是泡温泉的男人的。

婚纱碍事又碍眼,她是不可能穿婚纱到处跑的,一出现就会引人注目。

既然池子里的男人不吱声,说明他听出她的难处了,选择保持了缄默。

那么好人做到底吧。

她想着,拿了男人的衫衣往身上穿-

头晕眼花的顾洛宸费了些时间才缓过气来,雾蒙蒙中他看到那个女人穿着他的衫衣光着小脚蹑手蹑脚地走近门边,小心地掀起一角帘子往外看,一道光静静地洒向她,勾勒出她娇好的轮廓侧面,仿佛一副印象派油画。

她是个很美丽的女人……

哎呀,好痛啊!

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注意起一个女人,一直以来他明明很冷血,从不正眼瞅这些女人一眼的啊。

往外窥视的女人落下了掀帘子的手,后面迅速地后退。

她被徘徊在外面的人吓坏了。

看来,今天遇上大麻烦的人不只是他而已。

第04章 救命!

叶一凡和他的人还在附近搜索,想要从走廊逃出去那是不可能的。

林晓雪咬住下嘴唇,光着小脚在房间走动,她睁大眼睛,在雾蒙蒙中寻找着,终于的,她发现这汤房的有一道小后门。

她走过去,将它小心地往外推,探出小半个脑袋,大眼睛贼溜溜地往外看。

外面,是一池露天温泉,似乎被包场了,没有客人,远远的,只见一个服务生端着饮料经过,温泉的另一边,有一条通往山下的阶梯。

好机会!

林晓雪将盘起的头发散开,顺手拿起门边架子上的一块浴巾,打算装成泡温泉的客人混下山去。

“喂……”

一声虚弱的呼叫扯住了正要离开的林晓雪的双脚,她回头,光从半敞的门洒进汤房里,照亮了半池的血水和那个面色惨白,奄奄一息的男人。

呃?

林晓雪惊住了。

“救……救命……”

两个救命的字从男人一张一合的嘴里飘出来,虚弱得像阵轻风。

“你……”怎么了?后面的话还没说完,林晓雪只见那男人脑袋一偏,靠在池边晕了过去。

啊?怎么回事啊?

林晓雪犹豫地看眼露天温泉的另一边,咬了咬牙,退回屋里。

走到池边,借着门外洒进来的光,她惊恐地发现男人的左心口正冒着血儿,水的冲刷清晰了那个血肉模糊的小圆孔的伤口。

看起来像……枪伤?

这个结论吓得林晓雪身子一颤,差点没站住。

他怎么中枪的?

林晓雪不自觉地扫了眼四周,好似除了他们两个以外,还有什么可怕的家伙藏在暗处盯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似的。

她背脊一阵发凉,害怕地吞了一口口水。

“喂?”她蹲下身子,轻轻摇了一下那男人,他没有反应。

子弹可是打进了他的心口啊,如果枪法准,他早就死了……看来是偏了。

她思维反应还是挺快的,下意识地手放在男人的鼻端,气息似有若无的,非常微弱,但仍活着。

被枪杀的人,后面的事一定不简单。

倘若是平时,林晓雪绝对不趟这一浑水,惹麻烦上身。

但想起方才叶一凡他们的话,说什么‘那家的人惹不得’,就算不承认,这个男人也是间接地帮了她。

林晓雪叹了口气,起身去屏风后,在一件西装外套的内里口袋里掏出了一部手机。

手机设了密码,她进不去,但可以拨打紧急电话,她毫不犹豫地报了警。

她简单地将男人中枪的情况说了,并报了酒店的名和地址。警察还想了解更多,她直接给挂了。

她不能为了救这个男人而将时间耗在这里,她自己的麻烦也不小。

打了电话后,她回到男人旁边:“我只能帮你到这了,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造化了。”

她腰间围上浴巾,光着脚迅速离开那间弥漫着血腥味的汤房,沿着露天池另一边的长长阶梯往山下去-阳光下,她才现那件白色衬衫被她身上的水渍染得微红。

途中,她遇上了一个服务员。

第05章 被逼无奈

“帅哥,我正急着找人呢,上面那间汤房里有人晕倒了,你快去看看,联系医务室过来救人。我要去找他家人过来,快,快……”

“好的,是上面那间吗?”一听有人晕了,服务员不敢怠慢。

“嗯,快去。”

等警察怕是来不及了。

林晓雪看着服务员急步往上跑,祈祷那个男人撑住。

这是山上的温泉酒店,要下山去得坐观光车,之前她得经过大堂。

大堂有叶一凡的人守着。

林晓雪正愁着怎么混过大堂时,发现一名女清洁工拿着清洁工具走进了半山腰的一间洗手间。

她眼珠子一转,加快脚步。

洗手间外竖起了‘正在清扫,禁示入内’的牌子。

再看看周围,没人。

林晓雪沉着气,在山林边捡了一块巴掌大石头,走进洗手间。

光着脚的林晓雪走路无声,正在刷马桶的清洁大姐完全没留意到她的靠近。

悬在半空的石头在颤抖,林晓雪紧咬着嘴唇,犹豫不决。

她从洗手台的镜子里看到了一个怯懦而自责的自己。

要是力度掌握不好,可是会出人命的。

她不能为了自己去伤害其他的人命。

可是……

啪-

她一石头将镜子砸烂了,在清洁大姐吓得回头时,她迅速捡起一片尖锐的玻璃快步上前去,如刀子般的玻璃尖儿对准了吓得面容失色的清洁大姐。

清洁大姐手里的马桶刷啪地掉地上,双手举起:“这位客人,别冲动!”

“把你身上的工作服脱下来。”林晓雪已经很冷静了,不然这位大姐后脑勺早开花了。

“啊?”脱工作脱做什么?清洁大姐懵了。

“脱!”林晓雪急得瞪眼,低吼。

砸玻璃的动静要是被正好路过的人听到,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好,好!”清洁大姐瞄眼那近在咫尺的玻璃片,再瞅林晓雪因握玻璃片被割出血的手,倒有些心疼了。

很快的,工作服交到林晓雪的另一只手里。

“把手背到后面,转身。”

清洁大姐照做了。

林晓雪放下玻璃片顾不得手里的伤,急急脱掉身上的衬衫,慌乱地用它来将清洁大姐反扣在背后的双手绑起来。

最后,她将一块抹布塞进清洁大姐的嘴里,将她关在洗手间里,并用浴巾将门从外面固定住。

“唔?唔……”被困住的清洁大姐害怕地唔唔叫。

“大姐对不起了,我也是被逼无奈,你在这呆着,容我走远些。洗手间外的牌子我会收起来,等有人来了,你就得救了。”林晓雪边穿清洁工作服,边对洗手间里的大姐道。

洗手间里安静了下来,那大姐像是理解她的难处一般。

很快的,换了清洁工作服,穿上大姐那双大一号的鞋子,扎着头发,戴着口遮的林晓雪拎着清洁桶和抹布迅速往半山腰另一边的大堂去。

大堂里,几个黑衣壮汉正在徘徊,留意着来往的人,看他们那紧张的表情,恨不得连只苍蝇都不放过。

大堂经理带着几个工作人员从她的身边跑过,从零碎的支言片语中她听出他们正往那间汤房去,警察也周到,在赶到之前和酒店这边联系确认过了……

第06章 折磨人的小妖精,你往哪里逃?1

林晓雪瞄了眼往这边看的一名黑衣大汉,在两人目光撞上前迅速垂下头,她迅速调整呼吸,像一名工作人员那样从容地拎着清洁桶从那些寻找她的人眼皮子底下走过,出了大堂。

大堂往前十米,正有几个客人陆续登上下山的观光车,她加快脚步,上车去。

“哎,员工不可以……”

“我家亲戚在山下等着,有急事,通容一下嘛!”林晓雪可怜巴巴地看着那司机小哥。

“……下不回例啊。”都是同事,何苦为难。司机小哥示意林晓雪坐到最后面去,不要妨碍到客人。

就在林晓雪逃下山拦了辆的士往市中心去的时候,保安系统启动将整个度假温泉酒店给封锁了。

林晓雪打的去找住在市区的小小,那是和她从小玩到大的好友,亲如姐妹。

小小是唯一一个没有去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因为只有她才知道她嫁得心不甘情不愿,知道她心里的苦。

见到林晓雪站在门外,小小吓了一跳。

“司机还在楼下等着,你帮我先垫着车费。”林晓雪指指楼下,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小小那间单身公寓。

“你怎么跑回来了?婚不结了?”小小回过神来,去取钱包时问。

“一定有别的办法的,为什么非得结婚?”想到叶一凡是个混蛋小人,林晓雪冷哼。

“可叔叔阿姨那边怎么办?”

“……”她之前就是太顾及父母了,但是她还是没法撑到最后。

她这一逃,成了天下最不孝的女儿了。

痛苦的晓雪小脸皱成一团,小小不敢吱声了,拿着钱包下楼去。

林晓雪打开衣柜,取了一套干净的衣物,去洗手间。

她简单的淋浴,将身上弥漫着淡淡的血味冲洗掉。

今天,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之一。

等她换好干净的衣物和包扎好受伤的右手出来,小小这才回来。

“怎么这么久?”她只是随口问。

“哦,电梯坏了,走上来的。”小小用手扇风,喘了口大气,坐在椅子上看林晓雪忙。

“这几件衣服你老说不好看,就没穿过几次,我拿走了啊,顺便借点钱给我,等我在别的地方落下脚赚了钱,还你。”林晓雪狠心做了些决定,她将几件换洗的衣物塞进一只旧背包里,对好友道。

“你要上哪啊?”小小问。

“不知道,能逃多远就逃多远。”

“那你爸妈呢?”

“……我会回来的。”问题总得解决,林晓雪不会一时逃避。

“你饿吗?我给你弄点吃的。”

“如果被叶一凡发现我已经逃出酒店了,迟早会来找上我可能联系的朋友的,我呆会就走。”

小小没再说什么。

简单的行李和千把块钱,林晓雪在小小的陪同下去了火车站。

可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叶一凡带着一伙人已经候在那儿了,她被两个大汉左右挟制,硬生生塞进了那车黑色的劳斯莱斯。

还穿着新郎装的叶一凡板着脸坐在后座的另一边,盯视她的细眸透着一股阴冷的光。

林晓雪回头,透过车窗看怯怯站在黑衣人后面的小小,眼睛一下子就湿了。

一直与她站在同一阵线的小小竟然背叛了她?!

父母用她抵债,好友背叛……这世上,她还有谁可依靠?

第07章 折磨人的小妖精,你往哪里逃?2

身边,一双冰冷的目光直直地落在她的身上,像把刀子。

林晓雪身子一颤,回过头来。

她人还没有坐直,目光就撞上了那把刀子,它锋利地扎着她,她的呼吸不自觉屏住了。

她双手撑着座椅坐直身子,小半晌才恢复呼吸,哆嗦的嘴唇抿了一下,倔强地稍微将脸拐向一边,不去正视叶一凡。

肚子憋着一团怒火的叶一凡咬了咬牙:她在婚礼开场前就这么跑了,害他在众人面前颜面扫地,这个帐得好好跟她算算才行。

他抬起手来,擒住她的小下巴,不管她乐不乐意,硬是将她的脸面向了自己。

“嘿,脾气真是越来越大了。”叶一凡身子上前,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他们的脸几乎贴在一起。

林晓雪的下巴被对方捏得生疼,她咬着牙,不愿意开口说话。

“折磨人的小妖精,我为了你付出那么多,你竟然视而不见,还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逃?你要往哪里逃?”

不理他?!

她越是如此,他越是想要征服她。

“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这辈子都休想!”

林晓雪鄙夷地睨了眼跟前这个嚣张霸道的男人,啪地一掌就将那只擒着自己下巴的大手给打开了。

车子启动,载着他们往城市的另一边去。

她将脸再次捌向一边,始终不愿意吱声-和这种男人,她已无话可说。

林晓雪的举动惹得一直压着火气的叶一凡瞬间就爆发了,他捉住她的双肩,猛地一用力,将她整个人摁倒在后座位上。

他的吻疯狂地落在她的脸上,颈子上……

粗鲁的动作惹得林晓雪一阵恶心,她想反抗,想一巴掌掴死压在身上这个混蛋,可是,她却躺在椅子里一动不动的,像个木头人。

她不是第一天和叶一凡打交道了,他正在气头上,倘若她反抗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他费劲心机设计了一切,想要的不只是她的身子而已。

他想要的不是这样的她,他叶一凡从来不缺女人。

他亲吻的动作在她的锁骨上停了下来,他抬起愤怒的脸,一双细眸瞪得腥红。

他扯着她衣襟的大手在颤抖,他的脸一寸寸地往上移,嘴唇贴到她的耳边:“你以为你还是林家大小姐吗?我宠你,爱你,你却不知好歹。等着,我会有办法让你求饶的!”

这话绝对不是警告或是气话,叶一凡说得到做得到,他最擅长使用卑劣无耻的手段。

叶一凡松开了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座位的另一端,整张脸上积卷着可怕的阴云,一场暴风雨将会在某一刻杀得她措手不及。

林晓雪缓缓坐起身来,也静静地坐在座位的这一边,她看着窗外掠过的风景,心里盘算着接下来怎么办?

她,不会轻易就这么认命了的。

林晓雪被关进了郊外一间别墅里,被专人看守着。

原本在温泉度假酒店举行的婚礼因为新娘逃跑及一宗枪击事件,不得不临时取消了。

急着结婚的叶一凡让秘书着手准备另一场婚礼,时间定在两天后的下午举行。

第08章 给我找到那个女人

另一边,顾洛宸迷迷糊糊中醒来,他的上方掠动着刺眼的白色灯光。

“顾少……”安保主管戴维的声音听起来那么遥远,晃动之间,顾洛宸看到眉头紧锁的对方就守在身边。

身负重伤的他正躺在病床上,被推着赶往医院的抢救室。

钻心痛楚以及失血过多带来的晕眩严重影响着顾洛宸的大脑,他没有办法正常思考,脑海里却深深地镌记着那个女人被光照亮的侧脸。

他动了动嘴唇,声音虚弱地从他肿了大半的嗓子里挤出来。

“顾少,您说。”戴维见势,边跟着被医护人员推得飞快的病床跑边弯下腰来,耳朵贴在BOSS的嘴唇边。

“给……给我……找……找到……那个女人……她……”

话还没说完,顾洛宸晕死了过去。

。。。。。。

被关起来的林晓雪就像困在笼中的小鸟儿,插翅难飞。

傍晚的时候,林父林母亲自端来了晚餐,劝她吃点儿。

林晓雪坐在床边,看着哭哭啼啼的母亲,缄默不语。

林晓雪向来不是个沉默的人,她为此闹过吵过,为发生的一切去跟叶一凡理论,最后才发现这是个不讲理的世界,特别是在财大气粗又心眼特坏的混蛋面前。

“雪,你好歹吃点儿呀!”林母抹了一把眼泪,将一勺食物送到女儿嘴边。

林晓雪摇头,都这节骨眼上了,她哪来的胃口。

“唉,不说你,我们也不愿意啊。可是,叶一凡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他已经整垮了林氏公司,想要我们死可是分分钟的呀。你嫁给他是最好的出路,他喜欢你,会善待你的。”林父劝她。

不会的,从得知他使阴谋耍诡计吞并林氏开始,他为善的面具就摘掉了。他并不喜欢她,只是想满足自己的征服欲望罢了,结婚以后,她在他眼里怕是连那些夜店里的胭脂俗粉都不如……看着吧。

林晓雪从来没有现在如此清醒过。

“对不起!”她开口,为逃跑的事向父母道歉。

“是我们对不起你!”林母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

林父唉声叹气,自从出事以后,他的头发全白了。

。。。。。。

抢救手术进行了整整八个小时,顾洛宸从鬼门关兜了一圈,终于脱离了危险,活了下来。

昏睡了两天两夜的他,醒了过来。

守在病床边的有秘书长紫嫣和安保主管戴维。

他们是他最得力最信任的助手,他们知道如何处理关于他的所有事情。

看着守着自己的两个人,顾洛宸安心了些。

他很害怕自己醒来,会看到自己母亲泪流满面的脸。

一直以来,他都是报喜不报忧的。

他的苏醒,让紫嫣和戴维甚是高兴。

“真是太好了!”紫嫣轻拭挂在眼角的泪珠-自从BOSS出事后,她整根心弦都崩得紧紧的,从来没有这般担心害怕过。

如果BOSS真的死了,那可就真的天下大乱了。

顾洛宸缓了半天气,艰难地抬起右手……

“顾少?”戴维见状,急忙上前去.

【精品小说】出嫁之日,她却经历了人生最惨痛的剧变⋯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3/5330/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3/5330/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