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你涉世未深 所以你与众不同.

【精品小说】你涉世未深 所以你与众不同.
第1章 注定是他的奴!
“皇兄,求求你,放过我吧!”

“做梦!”

墨君华的动作,更加狂肆,对上步笙歌那张楚楚可怜的小脸,他心下一阵烦躁,猛地将她的身体翻转,就自身后狠狠地将她贯穿。

他最讨厌的,就是她这张脸,明明,有那么恶毒的一颗心,却总是喜欢摆出一副柔弱无辜的模样,真恶心!

“皇兄,今晚是你的洞房花烛夜,你不能……”

墨君华蓦地加重力道,疼得步笙歌说不出话来,他在她体内狠狠地撞击,每一下,都让她痛不欲生。

重重地握住步笙歌纤细的腰肢,墨君华几乎要将她娇小的身子折断,“步笙歌,别装了,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么贱的女人!”

“我没有……”步笙歌下意识地否认,得到的,却是墨君华更加残忍的对待。

墨君华将步笙歌逼到床角,她的身体,被摆弄成最难堪的姿势,“步笙歌,从三年前你爬上孤的床的那一刻起,你这辈子,就注定是孤床上的奴!”

他有,捧在掌心的女子,顾琳琅,纵然生在帝王家,他依旧给了她一生一代一双人的承诺。

而他也相信,他们会白头偕老。

可三年前,步笙歌给他下药,他们翻云覆雨被顾琳琅撞破,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顾琳琅一气之下,接受了荒淫无道的太子的提亲,最终被太子推倒在地,难产而死。

那时候,他还不是高高在上的人间帝王,他只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他守护不了,自己心爱的姑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受尽折磨,凄凉死去。

想到顾琳琅身下大片的鲜红,那失却了颜色的小脸,墨君华那双漆黑的眸,瞬间染血,他恨不能,将步笙歌捏碎,“步笙歌,你真该死!”

可是,就算是步笙歌死了,琳琅也不会回来,他只能让她生不如死!

步笙歌动了动唇,她想要向墨君华解释,三年前那夜,她是被顾琳琅下了药。

顾琳琅的确是爱墨君华,但她更爱皇后之位,与墨君华这个不得志的皇子相比,她自然会选择太子。

顾琳琅太贪心,她想嫁给太子,却又想要一辈子做墨君华心中的白月光,所以,才有了三年前的那一出,她将墨君华与步笙歌捉奸在床,她以一个受害者的身份,离开了墨君华,让墨君华对她愧疚怜惜。

步笙歌没有说出口。

墨君华不信她,她说破嘴皮,也只是浪费口舌。

苦涩的泪滴,顺着唇角,蜿蜒滑入口中。步笙歌在墨君华的折磨下,咬着唇颤抖,“皇兄,臣妹请求,去楚国和亲!”

楚国现在的王,楚离,年少时来墨国做过七年质子,她与他,有过一段守望相助的真挚友情。

她不想做楚离的皇后,她去离国,只是为了借着和亲的名义,给她,还有腹中的孩子,海阔天空的自由。

她的离哥哥,会给她自由与安好。

“步笙歌,你真淫 荡!”墨君华暴虐地按住她的肩膀,狠狠地将她摔在地上,“爬上孤的床,还对楚离念念不忘,妓 女都比你高贵!”

长袖重重一甩,墨君华愤怒转身离去。一想到幼时她对楚离的依赖,他就暴躁得想要杀人。

“皇兄……”

刺目的血红,快速在步笙歌的下 身蔓延开来,她疼得痉挛,蜷缩着身子对着他苦苦哀求,“皇兄,救,救救我们的孩子……”

第2章 肮脏的野种
墨君华没有回头。

步笙歌缓缓地闭上眼睛,痛到麻木,已经掉不下泪。

就算是没有学过医术,她也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活不了了。

仓皇地别过脸,步笙歌不想让闻声进来的宫人看到自己脸上的凄楚狼狈,她有些自嘲地想着,也好,这样也好。

他亲手杀死了他们的孩子,也亲手,杀死了她那颗无望的心,这样,也好。

从五岁那年第一次见到墨君华,步笙歌的心中,就开出了一朵花,她和墨君华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因为喊他一声皇兄,她一直,将自己的爱恋,尘封在心底。

14年来,她爱得卑微又小心翼翼,她不敢奢望与他并肩而立,执手共看这锦绣河山,却也没想到,她的一厢情愿,最终要用她孩子的命来祭奠……

步笙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昨夜她服下太医开的药后,依旧疼得撕心裂肺,清欢宫的宫人,怕她会有什么三长两短,片刻不敢离开,可她心心念念的那人,自始至终,没过来看她一眼。

墨君华没来,倒是新封的皇后,端了一碗药汤过来看她。

顾良辰,顾琳琅的亲妹妹。

顾良辰莲步轻移走到步笙歌面前,她屏退宫人,微昂的下巴,带着胜利者的姿态,“步笙歌,听说,你小产了?”

“真是遗憾呢,都没能看一眼,你那死去的孩子。他是一滩烂肉,还是,根本都没有成形?”

“顾良辰,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步笙歌打小就不喜欢诡计多端的顾氏姐妹,说起话来毫不客气。

“顾良辰?”顾良辰唇角微勾,高高在上,“步笙歌,你现在,应该唤我一声,皇后娘娘,或者……皇嫂。”

“皇后娘娘,请你出去!”步笙歌扬起小脸,凉凉地对着顾良辰说道。

顾良辰丝毫没有想要出去的意思,她亲自端着那碗药汤,坐在步笙歌的床上,“步笙歌,我今天来,是奉劝你离皇上远一点儿!”

“你这种不知廉耻的下贱女人,就算是脱光衣服爬上了皇上的床,也别想得到皇上的心!”

“要不是你,姐姐也不会负气嫁给太子,一尸两命!步笙歌,你欠我姐姐一条命!”

“顾良辰,你还真是贼喊捉贼!”步笙歌不屑冷哼,“三年前,到底我是怎么上了皇兄的床,你们姐妹比谁都清楚!”

“步笙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顾良辰声音尖锐,眸光阴寒。

“三年前,要不是你和顾琳琅给我下药,我怎么会和皇兄……”

“对,就是我和姐姐给你下的药!”不等步笙歌说完,顾良辰就将她的话打断,“不仅如此,我和姐姐,还把你搬上了醉酒的皇上的床!”

“但,那又如何?只要皇上觉得你不要脸,你就是不要脸!步笙歌,你就是一个恬不知耻的贱货,你死掉的孩子,和你一样,也是个肮脏的野种!”

“啪!”

步笙歌一巴掌狠狠甩在顾良辰的脸上,“顾良辰,你和顾琳琅才肮脏!你们那么害我,顾琳琅死了也是活该!”

“笙儿妹妹,我好心过来看你,你怎么能打我,还这般侮辱我姐姐?”顾良辰一改方才盛气凌人的模样,她将药汤浇在自己手背上,随即将药碗狠狠摔碎,可怜兮兮地对着步笙歌说道。

“步笙歌,你刚才说什么?”步笙歌正在疑惑顾良辰为何会忽然发生这样的转变,墨君华就已经快步冲进来,近乎凶残地扼住了她的脖子,“嗯?你说谁该死?!”

第3章 不知廉耻!
墨君华的身上,燃烧着熊熊怒火,声音听上去,冷得却犹如来自寒山之巅。

被墨君华这样用力地扼着脖子,步笙歌几乎喘不过气来,但她还是昂着一张小脸对着他说道,“我说顾琳琅该死!她该死!”

失去孩子的痛楚,让步笙歌无法继续忍气吞声,如果不是当年顾氏姐妹的陷害,不是她们明里暗里的挑拨,她和墨君华之间的关系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她更不会,失去自己的孩子。

墨君华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步笙歌吃力地张开嘴,“你日日说我不知廉耻,真正不知廉耻的人,是顾琳琅!她……”

“步笙歌,你怎么这么恶毒!琳琅被你害得那么惨,你还有脸往她身上泼脏水!”

墨君华重重地将步笙歌摔在地上,碎裂的瓷片,深深刺进她的后背,疼得她说不出话来。

“皇上息怒!”顾良辰连忙迎上去,扶住墨君华的胳膊,巧妙地将她被烫伤的手背,以及高高肿起的半边脸展示在他面前,“笙儿妹妹刚刚小产,你这样对她,她怕是吃不消……”

墨君华抓起顾良辰的小手,眸光愈加冰寒,“这是她做的?”

“皇上,你别怪笙儿妹妹,是臣妾不好,臣妾不知道笙儿妹妹不喜欢药味,臣妾以后会多加注意……”

莹莹的泪光,看上去可怜而又真诚,看到顾良辰这副伪善的模样,步笙歌想吐!

只是,她现在身上,实在是太疼了,她都没有力气吐出来。

破败的身子,被墨君华毫不怜惜地拖起,顾良辰作势要去劝阻墨君华,她眸中得逞的笑意,却是怎么都掩藏不住。

“良辰,孤承诺过琳琅会好好照顾你,就不会让你受了委屈!”墨君华眸中怒气翻涌,最终汇聚成化不开的浓墨,“来人,把她拖下去,杖责五十!”

“皇上,你不能这么对公主!”

听到墨君华的吩咐,步笙歌的贴身侍女连翘匆匆冲进来叩首,“公主刚刚小产,挨上五十大板,她会死!”

她会死……

墨君华的心脏,不受控制地疼了疼,但想到顾琳琅的惨死,想到他对顾琳琅的承诺,他还是冷下心对着宫人吩咐去,“拖下去!记住,不必手下留情!”

“皇上,不要!”

连翘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她不停地对着墨君华磕头,可她就算是磕得额上全是血,也撼动不了他的铁石心肠。

“连翘,别跪!若你还当我是你的公主,你就给我起来!”步笙歌声音很轻,却带着不容抗拒的力量。

连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她小心翼翼地把步笙歌扶起来,看到步笙歌血肉模糊的后背,她的眼泪更是断了线珠子般的流。

她的公主,那么善良,那么美好,为什么老天要这样折磨她!

墨君华冷凛如刀的视线,一寸一寸从步笙歌倾城绝色的小脸上扫过,他等着她向他求饶,若她主动认错,他或许,还会饶她一次。

第4章 好好疼疼她
步笙歌没有求饶。

她以为,她的心,早就已经死了,但冰冷的木棍一下下落在她的背上,她还是会觉得心寒。

不管是顾琳琅还是顾良辰,她们说的话,他都深信不疑,可他却不愿意给她一丝一毫的信任。

小时候,他们之间,也曾有过一段快乐美好的时光,曾经的天真烂漫,怎么就一去不复返了呢!

步笙歌的意识,一点点在回忆中抽离,或许,是她小时候,将欢乐透支得太多,到如今,就只剩下疼了。

步笙歌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趴在了清欢宫的大床上,连翘水灵的大眼睛,哭成了两个核桃。

见步笙歌醒来,连翘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公主,皇上他,他太狠了!他根本就不是人!公主,我们走吧!我们离开这里,我们去哪儿都好,我再也不想看到公主被人这样欺负!”

“连翘,我也想走。”步笙歌有些无力地垂下眼睑,眸中的光芒,一点点枯寂成灰,“可是,我走不了了。”

“公主……”

看到步笙歌的小脸苍白得近乎透明,连翘的心,一揪一揪的疼。

她焚香祈祷,只愿公主安好无忧,可老天,何时才能听到她的呼唤?

一月后。

太后六十岁寿宴。

步笙歌背上的伤,已经好妥,光滑如玉的肌肤,几乎看不出受伤的痕迹,只是,她的身体,一日衰败胜过一日,每次连翘看到她身上的衣服又宽松了,都会默默垂泪,连她自己,都觉得,现在的每一日,都是在苟延残喘。

唯一庆幸的是,这段时间,墨君华,没有来找过她。

大殿之中,觥筹交错灯火辉煌,墨氏子弟,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在那么多优秀的男儿之中,墨君华那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让他依旧鹤立鸡群。

看着那个令她爱到心伤的男人,步笙歌眼眶发热,尤其是看着帝后之间的恩爱和睦,她的双眸更是疼得如同扎进了碎裂的琉璃。

她觉得,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她一定会疯掉。

寻了个间隙,她悄无声息地就向大殿外面走去。

夜风从脸颊拂过,微凉的气息,让她紧绷的身子舒坦了不少,刚想尽情呼吸这风中夹杂的香气,一道猥琐的笑声,就冲进了她的耳中。

“小美人,好久不见。”

顾震醉醺醺地向着步笙歌走来,他扔掉自己手中的琉璃杯,就往步笙歌身上扑,“小美人,让哥哥好好疼疼你!”

“滚开!”步笙歌用力将顾震推开,顾家一门三兄妹,每一个都让人恶心,她拼命后退,却是被顾震直接给扑 倒在了地上。

“小美人,这深更半夜的,你让我往哪里滚?往你怀里滚么?”浪荡的声音,不堪入耳,步笙歌嫌恶地别过脸,顾震却是愈加的肆无忌惮。

今天晚上,顾良辰让心腹给他透过风,让他好好玩玩步笙歌,有他的皇后妹妹给他撑腰,他这京城第一浪荡子,怎么能不好好尝尝墨国第一美人的销魂滋味?

”放开我,你放开我!“步笙歌拼命挣扎,顾震一拳重重砸在她的小腹上,让她瞬间没有了抗拒的力气,她只能无力地躺在地上,看着他解下腰间的带子,再次压在她的身上。

第5章 捉奸
“你们在做什么?!”

太后威严的声音,忽然在这条有些狭窄的宫廷小道上响起,暗沉的夜色,也仿佛在一瞬间明亮如昼。

步笙歌顺着太后的声音看去,只见太后、墨君华、顾良辰还有好多好多的王公贵族,都站在她和顾震的身后。

顾震连忙从步笙歌身上爬起来,他跑到太后面前,指着依旧狼狈躺在地上的步笙歌说道,“姑母,不是孩儿放肆,是她,是她故意勾 引的孩儿!”

听到顾震这么说,步笙歌连忙否认,“我没有!”

只是,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发生这样的事情,世人总会下意识地将屎盆子往女人身上扣,步笙歌的解释,苍白无力。

仿佛没有听到步笙歌的否认,太后一脸失望地看着步笙歌说道,”笙儿,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真是败坏皇家颜面!“

步笙歌肩上的衣衫,被顾震扯碎,月光,笼罩在她莹白如玉的肩头,这圣洁如画的美,倾国倾城,只是,看在众人的眼中,却成了完完全全的放荡。

墨君华那一双漆黑的眸,浸上了层层寒意,那张立体精致的俊脸上,更是写满了凉薄,若不是周围有这么多的人围观,他早就已经上前将步笙歌撕碎。

“姑母,虽然是公主主动勾 引的孩儿,但女子贞洁大过天,公主已经是孩儿的女人,孩儿愿意承担起该承担的责任!”

顾震双腿一曲,跪在太后面前,“姑母,孩儿请求,姑母将公主赐给孩儿!”

步笙歌小脸愈加的惨白,她和顾震之间,明明什么都没有,他怎么能颠倒是非,说她已经成为了他的女人!

步笙歌不想被冤枉,“母后,不是他说的那样!我没有勾 引他,更没有……”

“笙儿妹妹,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步笙歌话还没说完,就被顾良辰打断,“今天是母后寿宴,你做出这等事情,让母后颜面往哪里搁!”

顾良辰话音落下,太后脸色愈加难看,众王公大臣,对步笙歌亦是愈加的不屑,无数难堪的言语落入步笙歌耳中,让她百口莫辩。

“送长乐公主回去!”太后眸光莫测,“这件事情,哀家自会处理!”

步笙歌小腹疼得厉害,就算是被几个宫人搀扶着,她走路依旧是摇摇晃晃。

回到清欢宫后,她刚想躺在床上,好好缓解一下小腹的疼痛,墨君华就一身冷凝地冲了进来。

衣领,被他粗鲁地拽住,“步笙歌,你还真是淫 荡!没有男人,你活不下去是不是?!”

“皇兄,为什么你总是不愿意相信我呢!”步笙歌重重地叹气,小脸上写满了疲惫,“你若是能信我一次,该有多好!”

墨君华微微有些发怔,她看上去,似乎更瘦了,小脸及不上巴掌大,脆弱得仿佛一捏即碎。

胸口,又开始涩涩的疼,墨君华手上的力道松了松,只是,当她瞥到步笙歌洁白的裙子上的那一小片鲜红,他的心瞬间被狂怒吞没。

“都撕裂了!步笙歌,你怎么就这么贱!”墨君华猛地将她的裙摆掀起,“怎么,顾震让你很爽?”

第6章 步笙歌,孤嫌你脏!
“皇兄,你要做什么?!”

感受到墨君华的大手暴虐地在她的下 身游移,步笙歌心中不安到了极致。

她小产后身子一直没恢复好,今晚肚子又挨了顾震一拳,她根本就承受不住他的索取。

出乎意料的是,墨君华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狠狠地进入她的身体,疯狂占有。

他讥讽一笑,将她摔在床上,“步笙歌,你放心,孤不会碰你,孤嫌你脏!”

说完,没有丝毫的停留,墨君华冰冷转身,就快步往清欢宫外面走去。

孤嫌你脏,孤嫌你脏……

墨君华的话,一遍一遍在步笙歌脑海中回荡,她惨然地笑,是啊,在他心中,她一直都是,肮脏不堪的。

顾琳琅在那么多男人之间周旋,依旧是他心中的白月光,她只有过他一个男人,却成了最肮脏的存在,多可笑!

“姑母,笙儿妹妹跟哥哥都已经那样了,不如,你就把她赐给哥哥吧!这也算是,丑闻变美事。”未央宫中,顾良辰温言软语地对着太后说道。

“笙儿今晚的确让本宫失望!”太后重重叹了一口气,“只是,震儿已有妻室,本宫也不能委屈了笙儿。”

“姑母,笙儿妹妹,她不能继续待在宫里了!”顾良辰怕今晚计划会失败,连忙对着太后说道,“姑母,笙儿妹妹,她,她爬上了皇上的床!”

“什么?!”太后一惊,刚刚端起茶的手一抖,精致的白玉杯瞬间碎裂。

顾良辰跪在地上,“姑母,三年前,笙儿妹妹爬上了皇上的床!她一直,一直霸占着皇上,前些日子,她还有了身孕,只是怕被人知晓,悄悄落了胎。”

顾良辰用力挤出一滴泪,一副委屈,却又识大体的模样,“姑母,不是孩儿善妒,皇上有三宫六院,也是寻常,可毕竟,笙儿妹妹是先皇亲封的公主,是皇上的妹妹,她和皇上在一起,不合人伦!”

“此话当真?”太后沉默了许久,才缓缓说道。

“孩儿若有半句虚言,天打雷劈!”顾良辰轻轻拍了一下手,好几个宫人和太医就远远跪在了太后面前。

“姑母,他们,都能为孩儿作证!”

听了那些个宫人和太医的证词,太后的脸色,愈加的难看。

步笙歌是先皇最爱的女人和一位江湖人士的孩子,她本就不喜欢步笙歌,现在,更是觉得步笙歌低贱惹人厌恶。

轻轻揉了下太阳穴,太后合上眼睛,疲惫地说道,“柔儿,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本宫相信,你一定会处理得很好!”

顾良辰心中大喜,却还是不动声色地说道,“姑母放心,孩儿不会让姑母失望!”

顾良辰回到凤梧宫后,就让宫人将步笙歌带了过来,她二话不说,就让人按住步笙歌,将一碗药灌入了她的口中。

“顾良辰,你又想要做什么!”

步笙歌恨恨地盯着顾良辰,冷声问道。

“当然是帮你!”顾良辰笑得一脸的不怀好意,“今天晚上,你就等着,乖乖做我哥哥的女人吧!”

第7章 别碰我!
下腹升腾起的灼热,让步笙歌意识到了些什么,三年前她被送上墨君华的床,就是这种感觉!

顾良辰,她这是想要故技重施!

对上步笙歌眸中熊熊的恨意,顾良辰笑得愈加的灿烂,“步笙歌,你很恨我是不是?不过,你该恨的人,不是我呢!”

“是皇上说,让本宫把你送给我哥,皇上早就厌倦了,被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纠缠!步笙歌,你真不要脸!”

果真是他……

步笙歌已经疲惫得不想跟顾良辰争执,她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她就算是死,都不要被顾震糟蹋!

脑海中刚刚升腾起这种念头,顾良辰的声音,就又在她耳边响起,“步笙歌,不要想着给本宫闹自杀!你若是死了,本宫让整个清欢宫的宫人陪葬!”

步笙歌蓦地睁开眼睛,她恨不得咬死顾良辰,她这是,让她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只是悲哀的是,顾良辰捏住了她的软肋,她只能,任她宰割!

步笙歌被送去顾府的时候,顾震早就已经等得下 身发疼,一看到那绝色无双的美人,他就迫不及待地扑了上来。

“小美人,我就说过,你早晚是我的人!”

厚重的唇,紧紧地贴在步笙歌的小脸上,她恶心得想吐。她心里,无比排斥顾震的靠近,但是下腹的空虚,却让她情不自已地往他身上贴去。

“别碰我!顾震,你给我滚开!”

步笙歌用力将唇咬破,清晰的疼痛,让她那混沌的大脑,总算是清醒了点儿。

感受到自己胸前的衣衫被顾震扯开,步笙歌心中屈辱到了极致,她卯足全身的力气,一脚就狠狠向他的双腿之间踹去。

顾震正在兴头上,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步笙歌敢这么攻击他,被她给踢了个正着,他的下 身瞬间见了血。

“臭娘们,你竟然敢,敢……”

顾震气得浑身颤抖,他恨不能立马把步笙歌给办了,只是刚才她踢得太狠,别说现在他办不了她,就连以后还能不能行,都是问题。

极品美色摆在他面前却吃不得,又在一个女人身上吃了这么大的瘪,顾震已经濒临崩溃,瞥到步笙歌那盛满嘲讽的眼神,他更是暴躁得想要杀人。

顾震上前一步,死死地抓住步笙歌的脚踝,“臭娘们,我饶不了你!”

说完这话,顾震猛地转过脸,对着守在门外的下人吩咐道,“把她的脚给本少爷剁了,喂狗!”

步笙歌的身子颤了颤,虽说今晚被送到顾府她早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可听到要把她的脚剁了,她心中还是说不出的恐慌。

见步笙歌小脸煞白一片,顾震心里总算是舒坦了一些,他阴鸷一笑,“步笙歌,你放心,我不仅要把你的脚剁了,还要把你的手剁了,把你放在酒缸里,泡酒!”

”给本少爷剁了她!”

随着顾震话音落下,好几个小厮就拿着刀抵在了步笙歌的身上。

第8章 情药蚀骨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步笙歌死命挣扎,身上药性越来越强,她身上的力气,渐渐无法凝聚。

“顾震,我毕竟是公主!若是母后知道你这么对我,她不会饶了你!”

“公主?”顾震不屑地笑,“被皇上玩烂的公主吧!步笙歌,你以为姑母会帮你?没有姑母的默许,你怎么会被送到我府上!”

听到顾震这么说,步笙歌的心,一寸寸凉了下来。

顾震说的没错,没有太后和墨君华的默许,顾良辰不敢自作主张把她送到顾府,顾震也不敢如此放肆。

不再挣扎,步笙歌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冰冷的刀子剁在她身上。

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倒是顾震和他的手下,被踹翻在了地上,鬼哭狼嚎。

”萧瑾年?!你,你竟然敢打本少爷!信不信本少爷让我的皇后妹妹弄死你!“顾震从地上爬起来,面目狰狞地对着萧瑾年叫嚣道。

“弄死本相?那也要看看你的皇后妹妹有没有这个本事!”

一脚直接将顾震踹飞,月白色的长袍,不染纤尘,就算是方才招招狠厉,依旧无损他那如玉公子的完美俊颜。

萧瑾年小心翼翼地将步笙歌抱在怀中,“歌儿,年哥哥带你回家。”

看着步笙歌惨白的小脸,萧瑾年心疼到了极致,他出使楚国这短短三月的时间,没想到他的歌儿就被欺负成了这副模样!

如果早知道墨君华这般不懂得珍惜,三年前他就应该带着她仗剑走天涯。

“年哥哥,我很疼……”步笙歌按住胸口,像是小时候一般窝在萧瑾年怀中,身上的疼痛,不是那么清晰,可胸口的疼,歇斯底里。

步笙歌觉得自己很可笑,心都已经死了,怎么还会疼呢!

她双眼迷离地看着萧瑾年,年哥哥,皇兄,离哥哥……

曾经,他们四个人,形影不离,纵横江湖,肆意年华,她多希望,时光能够倒流,回到年少无忧的时光。

可是,回不去了,有些结,一旦种下,就再也无法解开……

“歌儿,对不起,对不起,是年哥哥回来晚了!”萧瑾年将步笙歌抱得很紧很紧,注意到她脸上不正常的潮红,他连忙将手搭在了她的手腕上。

探出她被下了情药,他顿时脸色大变,运用轻功,就打算赶快把她带回左相府帮她医治。

还未走出顾震的房间,墨君华黑着一张俊脸,如同石柱一般挡在了他们面前。

“放开她!”

看到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人,墨君华觉得格外刺眼。他是觉得她下贱至极,可得到她被送到顾府的消息后,他还是匆匆赶了过来。

没想到,看到的,竟是她和萧瑾年深情相拥的画面。

“皇上,臣不会再放开歌儿!”萧瑾年一字一句不卑不亢地对着墨君华说道。

“跟孤回去!”墨君华没有看萧瑾年,他只是冷冰冰地对着步笙歌说道。

“皇上,歌儿不能跟你回去!”萧瑾年放开步笙歌,他屈膝跪在地上,清润的眸中,是撼不动的坚定。

“皇上,你曾经许诺过微臣一个心愿,臣请求皇上把歌儿许给微臣!”

【精品小说】你涉世未深 所以你与众不同.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4/5339/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4/5339/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