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婚姻残酷真相:要么娘家有钱,要么自己有钱

【精品小说】婚姻残酷真相:要么娘家有钱,要么自己有钱
第1章 前夫再见

“啊!”

美国时间凌晨十二点,妇幼保健医院中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乔小姐,用力!用力!”

这场生产已经持续了十三个小时,乔初浅躺在病床上,汗湿的发一缕缕紧贴在脸颊,眼角溢出盈盈泪花,虚弱得连呼吸都断断续续。

她真的没有力气了。

“乔小姐,用力!憋着一口气用力!小家伙等不了了!”产科大夫急得红了眼,若是再耽误下去,只怕是一尸两命。

乔初浅狠狠闭了闭眼,揪紧了身侧的床单,凝着一口气,忽地用力——

“啊!”

宝宝,你一定要活下来!

……

七年后,汕北市,机场——

一个粉雕玉琢的七岁男孩,站在机场大厅的中央,不停的冲着身后推着行李的女人招手,然后他实在耐不住性子了,干脆跑了过去,像个小大人似的从女人手中抢过了箱子,费尽了力气的往前推。

“妈咪!你走快点啦!不是约了陆祁叔叔一起去逛游乐场的嘛?”小家伙提起‘游乐场’三个字,眼睛都在冒光。

乔初浅穿着一身玫瑰红色的职业套装,七分长的牛仔裤外搭米色的高跟鞋,衬得一双美腿修长,。

她摘下墨镜,将小男孩搂到怀里,好言好语的道,“景言!飞机坐太久了,妈咪有点累了,我们先不要去游乐场了好不好?等陆祁叔叔来了,我们就一起和陆祁叔叔吃个饭?”

“妈,咪!”男孩不依,“你说话不算数!”

乔初浅笑了笑没说话,搭着他的肩膀,二人一起走出机场,一辆宝蓝色的宝马SUV适时的停在了母子二人的面前。

车门打开,身穿休闲西服的男人迈着笔直的长腿下车,削短的黑发衬的面庞帅气无二。

“初浅!”他唤她。

“祁。”乔初浅微笑。

乔景言的小脸立刻浮现出喜悦,飞跑过去,“陆祁蜀黎!”

男人弯腰,将他肉呼呼的小身子抱了起来,举的高高的,“景言长高了嘛?”

“不长高怎么保护妈咪!”小家伙皱起眉头,鼓起腮帮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一句话逗的乔初浅哑然失笑,她送了耸肩,快步走到陆祁身边。

“最近还好吗?”陆祁看向她。

乔初浅故作轻松的点点头,“很好!你就放心吧!走吧?一起吃饭去?”

“好!”男人充满宠溺的眼神看着她,然后越过她去拿上行李,唯有他怀里的小景言发出不满的抗议,嘟哝道,“明明答应人家一起去游乐场的!”

陆祁弹了下他的小脑袋,“叔叔不是和你说了么,一切要听妈妈的话!”

景言眼中的小火苗一丢丢的湮没下去。

“嗯……”最后闷闷的回应了一声。

……

第2章 餐厅偶遇

塞纳左岸西餐厅——

服务员刚把菜单递上来,乔景言肉呼呼的小手就抢了过来,连续的翻了几页之后,眉头皱的和小蚯蚓一样。

“妈咪,为什么这里还是牛排沙拉酱鹅肝酱……可是伦家在美国都吃腻了瓦!”

“……咳。”乔初浅尴尬的瞟了一眼陆祁,将菜单从乔景言怀里拿出来,“还是你来点吧,景言不懂事,别和他计较。”

陆祁面带温和的笑意,“没事,和我之间不用计较这么多,你知道的,对我来说,景言就是我的孩子。”

这番话戳人心窝,旁边站着的服务员忍不住面露羞赧,偷偷的瞟了男人一眼。

乔初浅脸上亦是一红,不敢直视陆祁的目光,匆匆的将菜单递交给服务员,“两份法式牛排,一份儿童套餐,加一份鹅肝酱,谢谢。”

“好的,稍等。”

服务员走了以后,陆祁斟了一杯茶,推到乔初浅面前,问她,“这次回国,有什么打算?”

“总部安排我入职M&R公司,做首席秘书。”乔初浅深吸了一口气。

陆祁皱眉,“M&R?那不是一家即将倒闭的小型影视公司么?”

她不置可否,“是,他们用最后的一笔资金,投了我们美国总部,要求派遣一个有声望的团队到汕水来做支柱,我刚好被选中了,巧不巧?”

乔初浅正说着,服务员又端了热饮上来,她往旁边挪了挪,让出了一点位置。

就在这时,不远处安静的走廊里,忽然走来了几道身影,夹杂着皮鞋摩擦地板发出的‘沙沙’声,铿锵有力。

还有高跟鞋的声响。

“沈先生,您真的不再考虑一下我们这个项目么?像妃儿这样美貌与才华兼备的女演员,我们一定会砸重金包装的,这个电影也是我们所看好的呀!”一名身穿西装,经理模样的中年男人快步的跟在后头。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有价值的大IP口碑电影,而不是一个空有噱头和华丽外表的卖肉片。”

沈北川一手插在裤兜里,另一手指间夹着一只点燃的雪茄,旁边挽着他臂弯的是当今娱乐圈的四小花旦之一林妃儿。

浅浅的黄色光影打落在她如玉的脸蛋上,沿着娇俏的鼻梁和潋滟的唇色往下,羽睫在眼睑处留下了浓密的阴影。

她面带微笑,俨然身边挽着这全汕北市最优秀的男人,于她而言是一种骄傲。

“我们这怎么能称为是卖肉片呢!沈先生!这剧本里的确是有几个床戏部分,但是现在大家不都是无肉不欢的吗?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啊!”中年男人依然在滔滔不绝。

沈北川仿佛没听见他的话,唇线微张后,吐出一丝薄絮状的烟雾,倒是林妃儿停了下来。

她侧了侧头,颇有些好笑的道,“王总,您难道还没有明白北川的意思么?我和北川是什么样的关系,他怎么可能会让我拍有床戏的电影或者电视剧呢?”

‘北川’二字亲昵无比,倒是一下子把中年男人给说懵了。

这难不成,林妃儿和沈北川之间,是那种关系?

第3章 七年后的吻

沈北川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随着他停下脚步,跟随着他的两名保镖也是停了下来,莫谦的嘴角禁不住抽了抽,没有反驳。

这林妃儿的胆还真够大的,他们老板不过是带她出来谈个合约,她倒蹬鼻子上脸想有个名分?

沈北川将脸转向林妃儿,漠然的问,“我们,是什么关系?”

“……”林妃儿一哑,无言以对,她近乎虚无的轻笑,“北川……”

“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见第二次。”

他的唇角翘成了一弯冷凌的月,然后抬手一指一指的掰开林妃儿挽他臂弯的手,彻底撂开的同时,他抬步离去。

“北川!”林妃儿不依的唤了一声后快步追了上去。

乔景言早已被声响吸引了注意力,在沈北川漠然离去的那一刻,他清晰的看清了那张刀削一般的脸,棱角分明的五官,明明和他每天在镜子中看见的自己有几分相似!

他几乎是眼睛一亮,手中的勺子也‘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妈咪!那个叔叔和我长得好像!”乔景言小朋友分贝很大的说道。

奶声奶气的卖萌声,配上一张英俊帅气的脸,顿时,他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包括,沈北川。

侍应生给他掀开帘子,他跨上台阶,只是本能的听见一个奶娃娃的声音之后,脚步微微的顿了一下,扭过头。

他的视线从乔景言的脸上扫过,转而便落在了一旁坐的笔直身影纤细的女人身上。

“谁?”乔初浅有些懵。

“他!”乔景言小朋友奶声奶气,抬起手指了一个方向。

顺着乔景言所指的方向,乔初浅的目光一路循了过去,当看清楚男人的面孔时,她握着刀叉的手微微加了一点力气。

姣好的面容,这一刻也不禁花容失色。

“沈,北,川?”乔初浅逐字逐句,道出了这个她沉寂在了心头,长达七年的名字。

也是在这一秒,她感觉到了心头结痂的伤疤,又一次撕裂的疼痛。

见到是她,确定是她,沈北川的脸上似乎没有什么表情。

他站在那儿,深色的眸,淡色的唇,黑色的西装配着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依然给人一种惊世骇俗的商界精英风姿。

若说唯一的变化,是在陆祁转身回头的那一刻。

两个男人的眼神,隔空对峙。

他夹着雪茄的手指慢慢收紧,将烟头掐灭在了掌心。

呵,这么多年,她还是和这个人走到了一起?

而且,还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好不恣意。

薄唇抿紧,沈北川的笑意有些薄冷,他自然注意到了乔景言这个小奶包,可是他对她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一点兴趣都没有。

“好久不见……”乔初浅扯了扯唇。

她显然不曾料想到,回国的第一天,竟然真的会遇到她的前夫——沈,北,川。

“沈总,久仰大名,我是华贸集团的陆祁。”不等乔初浅出声制止,陆祁已经拉开椅子起身,将手递了出去。

她本想拦截的声音哽在了喉咙口,内心一紧。

沈北川的视线这从女人的脸上挪开,落在陆祁朝他伸出并拢的五指,唇瓣勾出了一道薄凉的冷笑。

“我似乎,和你不熟。”他淡淡的弯了弯唇,插在裤兜里的手,并没有伸出来的趋势。

让陆祁腾空的手臂,一时尴尬。

第4章 跨越七年的爱

而沈北川却在这时,忽然迈开了步子,修长笔直的腿,一步一步走到乔初浅的面前。

“你想干什么?”

乔景言像个小大人似的,虎视眈眈的盯着来者,还不忘记握紧乔初浅的手。

“不要欺负我妈咪!”

这个叔叔面色表情冷的好像个面瘫,像是要吃了他妈咪似的。

“我有点话,需要和你妈妈谈。”沈北川目不转睛盯着面前女人的脸,话却是和乔景言说的。

他偏过头,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望向陆祁,声音冷的仿佛结了冰。

“陆总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这……”陆祁竟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欲语又止。

恐怕全汕水市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沈北川’这三个字的,他代表的就是权威,是地位。

而他陆祁,不过只是一个二流集团的总经理,根本无力和沈北川抗衡。

“当然不会。”保持着绅士的笑意,他作出让步。

“呵……”沈北川正过脸来。

男人一米八七的身高,浑身透着一股薄冷的气息,随着他的每一步靠近,乔初浅都会感觉到愈发的紧张。

她心慌的厉害,想低下头的刹那,他忽然俯下了身,清冷而又凉薄的声音飘入她的耳畔。

“乔初浅,你知道,在你走的那一天,我发了一个什么样的誓么?”

心里一颤,她抬起头来,只见他的薄唇翘的更加厉害。

而乔景言小小的个子,却正在努力仰着脸,瞪大眼睛,看着他们这看似亲昵的动作,十分不爽。

有什么话不能当着面讲的么,还需要耳朵贴着耳朵的讲?

一定有猫腻!

纵然这个男人长得和他很像,他刚滋生出来的好感也已经荡然无存!

“我发誓,这辈子,我都不想再看见——”他偏头,冷冽的气息直扑她姣好的面颊,“你的这张脸。”

沈北川的声音压得很低,低的只剩乔初浅可以听见。

她心里一个咯噔的同时,他已经站直了身子,望过来的眼神里冷芒一片,“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话音落下的同时,林妃儿已踩着高跟鞋快步的跟了上来,口中唤着‘北川’二字。

乔初浅的注意力全被这一声亲昵的呼唤声吸引走,等她反应过来,沈北川已经大步的从她的身侧离开,绝情到毫无留恋。

“初浅,你没事吧?”在她身姿有些站不稳的时候,陆祁伸手扶住了她,一脸的温和与关切,“你认识沈北川?”

他问这话几乎是肯定,沈北川可是商政圈子里出了名的冷漠,对于不熟悉的人是不会开一句金口的。

能让沈北川凑到耳边说话的人,而且还是个女人,二者之间一定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他对你说了什么?”陆祁接着问。

“没什么。”摇了摇头,她深吸了一口气,回头便看见乔景言摸着下巴,对着沈北川的背影,一脸沉思的模样。

“妈咪,那个叔叔和我长得真的很像!”

乔景言脑子里还在想着这个问题,而且很明显这个叔叔和他妈咪之间还有一些渊源。

“他该不会是我爸爸吧?”他道出了心底的困惑。

“景言!”乔初浅制止了景言小朋友后面的话。

迎上陆祁略带怀疑的目光,她故作轻松的笑了笑,“祁,不是你想的那样。”

……

是夜,宝蓝色的宝马SUV缓缓停在了乔宅的正门口。

第5章 乔家大宅

乔家大宅荒了许多年,如今看着,只剩下枯萎的园林花束,和高低衔吐的泳池,一地凋零的落叶。

唯有月白色大门上,精致雕刻的花卉图案,似在彰显出这栋别墅的主人曾经的地位和名望。

“到了。”陆祁将车停稳后,推开车门到后备箱去拿行李。

乔初浅拉着小包子的小肉手,从后座上下来。

“祁,谢谢你,今天一天你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等陆祁推着行李走到她身边,乔初浅方才笑着说道。

“不请我进去坐坐么?”陆祁示意了她一眼别墅宅院的正门。

“就是啊妈咪!”

乔景言一脸认真的模样,扬起俊俏的下巴,“让陆祁蜀黎进去陪我玩儿一会儿好不好?我从美国带回来的咸蛋超人还不会组装呢!”

那撅着小嘴萌萌的样子真是够可爱的,惹的乔初浅和陆祁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女人梨涡轻陷,抬手轻柔的搓了搓男孩子的发丝,薄浅的淡笑一如七年前的她一般。

只是多了一些母性的光环。

沈北川的眸光盯着后视镜里,在树荫遮蔽下掩映的纤细身影,然后看着她,轻轻的和面前的男人相依相偎。

他扶着方向盘的手指缓缓收紧,薄唇冷抿起来。

“祁,这是我七年后第一次回到这里,家里都还没有打扫,不是很方便,等改天有空,我一定请你进来坐坐。”

话已至此,陆祁明了了她的心意,英俊的面庞溢出笑意,将那些失落都很好地掩藏起来,“如果有需要,随时打电话给我,我立刻到。”

“好。”

点头微笑,乔初浅又安慰了乔景言几句,牵着不太乐意的小男孩,转身步上台阶。

陆祁专注的盯着她离开的背影,浓密的长睫遮住了他心潮的起伏。

仿佛陷入了一种遥远的深思。

转角处,停着一辆黑色迈巴赫,流线车身在在寂静的夜色里泛着冷芒。

眼瞧着蓝色宝马已经驶离,男人依然稳坐在车内,望着别墅二楼亮起的灯,摸出了口袋里的手机。

虽是握着手机,像是在把玩,却没有按出任何一个快捷键,只是蠢蠢欲动的摩挲着。

……

乔初浅花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打扫卫生,原先都堆积了灰尘的客厅,一转眼就变得精致而夺目,欧式沙发也是一派崭新。

她轻轻的拂开手中画像上的尘土,像是呵护心爱之物一样,将一副遗像挂在了客厅最醒目的位置。

乔景言穿着奥特曼的睡衣,双手抱拳的站在房门口,皱着眉头望着乔初浅摆放在柜台上的遗像。

“妈咪,那个是妈咪的爸比和妈咪么?”

遗像上是一对五十岁出头的夫妻,男人两鬓发白,眼神独具威慑力,穿着旗袍的妇人笑的温婉如玉。

二人依偎在一起,近在咫尺,很有夫妻相。

乔初浅放下手中的抹布,深吸了一口气,“是啊,这是你的外公和外婆。”

“他们去哪里了?”

这偌大的房子里空空荡荡的,除了他和妈咪可是一个人都没有的。

乔初浅转身望向一脸好奇模样的乔景言,忍俊不禁,她走上前拥住他小小的身子,搂着他往卧室走。

“他们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可能景言这辈子都见不到了。”

七年前的那场大火,从此葬送了她的父母,也葬送了她的爱情。

她变得一无所有,只能逃走。

“那妈咪不想他们么?”

“想啊。”

可纵然想又怎么样,从此阴阳两隔,不复相见。

只是该报的仇,她一定会报。

第6章 该报的仇,她一定会报

乔景言光溜的钻进被窝里,乔初浅给他盖好被子,小包子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望着她,仿佛像是在希冀什么一般。

“就像是我也想爸比一样是么?”

乔初浅一愣,想到刚刚在餐厅碰到的男人,心尖儿微微一颤。

疼痛感一点点蔓延开来。

所有苦涩的言语化作一声轻轻的叹息,乔初浅摸了摸小包子的脑袋,唇边带着浅浅而温柔的笑意,“乖,快睡觉,明天妈咪送你去夏夏干妈那里玩。”

“……嗯!”小包子很给面子的嗯了一声,乖乖闭上眼睛。

不大一会,就打起呼噜来。

乔初浅俯身,在小包子额头上落下一吻,“宝贝,妈妈爱你。”

……

翌日,M&R公司——

“艾米,我可能要在国内呆上一段时间。”

乔初浅对电话那头的人说,瞄见电梯门要关上时,三步并一步,匆匆拦了上去,“不好意思,请等一等!”

进电梯后,电话自动挂断。

乔初浅无奈的抿了抿唇,将手机塞回包里。

碰巧,耳畔传来一道熟悉又娇柔的女声:“北川,今天中午我想吃莫瑞卡西餐厅的菲力牛排,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不疾不徐的凉薄男声响起,“好。”

乔初浅浑身一震。

她余光瞄过去,只见偌大的电梯中,还站着一对男女。

一袭石榴长裙的林妃儿紧紧挽着身旁男人的手臂,脚踩一双将近十公分的细高跟,两人看起来登对极了。

沈北川。

又是沈北川!

那站在林妃儿身旁的男人,冷沉着一张脸的男人,仿佛目光至始至终都没有看见她一般,却骤然让人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林妃儿勾起红唇,娇柔的声音传入乔初浅的耳中,“那等下吃了午饭你送我去片场,好不好嘛?”

“不是有保姆跟助理么,还要我送?”说话时,沈北川的大手搭在林妃儿纤弱的肩头上,岑冷的音调仿佛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林妃儿娇笑两声,扭捏了一下,“那不一样,我就想你送嘛!”

两人当着乔初浅的面肆无忌惮的交谈,刺的乔初浅眉目一疼,手不觉捏紧挎包。

明明以前都习惯他这样了,为什么时隔七年再看到,心还是很疼?

随着‘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

秘书见到沈北川和林妃儿时,礼貌问好,“沈总,林小姐。”

接着,目光转向里面的乔初浅身上,“乔秘书。”

“秘,书?”听罢,林妃儿的脚步顿在了电梯外,跟着一同停下的还有沈北川。

她讶异了一下,转头望了一眼乔初浅,“这个女人是秘书?”

沈北川亦是冷了脸,侧头盯着她,脸上仿佛结了冰。

“抱歉,这事太突然,没来得及通知沈总和林小姐。”

秘书歉意的说,“乔小姐是美国投资方那边派来的,来接替我的位置,以后负责MR的事。”

“想不到乔小姐一个外科医生会转行进入娱乐行业。”沈北川淡冷无波的眼眸掠过去。

秘书愣住。

不会吧,公司第一投资方称赞不已的职场女强人原先是学医的?

乔初浅心头怦然而跳。

她深吸一口气,力图嗓音镇定,“有谁规定在一个行业就要做到老吗?我喜欢职场,进入娱乐行业有什么不可吗?还是,沈总您怀疑我的能力?”

气氛,瞬间绷紧。

“琳达,将乔秘书的位置安排在我办公室的旁边。”

蓦地,沈北川开了口,“一个星期内,务必将所有事情交接给乔秘书,下周的会议她来负责。”

凉薄的声音刚落下,沈北川的长腿已经迈开,仿佛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不屑。

琳达对着他离开的方向毕恭毕敬的应了一句,“好的,沈总。”

第7章 现在他是我的!

男人前脚刚离开,林妃儿脸上的笑容就冷了几分,她冷眼睨向乔初浅,上下打量着。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那天在西餐厅,仿佛也是这个女人,还有一个小男孩。

身为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和沈北川之间,一定有些瓜葛渊源。

心下微恻,林妃儿勾起红唇开了口,“我不管你跟北川以前有什么关系,现在他是我的!你以后在他身边做事,手脚放干净点!”

乔初浅想,想不到外界传言的‘清纯派’掌门人嫉妒起来时这幅狰狞的模样。

可怕又可丑。

“怎么会,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跟妃儿小姐抢男人的。”

乔初浅往后退了两步,微笑,“谁不知道妃儿小姐背后的势力庞大。”

林妃儿趾高气扬的哼了一声,不屑的眼神又是往乔初浅身上一扫。

“妃儿。”沈北川淡漠的声音从前面飘来。

林妃儿微张的唇一秒收紧,狠狠的瞪了乔初浅一眼。

然后她立刻秒变脸,笑颜如花的快步跟上沈北川的步伐,芊芊素手挽住他,“北川,乔秘书以前真是学医的吗?万一她不适应这份工作怎么办?”

“辞退。”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冰冷的不带温度。

乔初浅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欢笑。

“嗯,我也觉得,毕竟MR就算快倒闭了也不养无用的人嘛!”

林妃儿笑着,多少有些幸灾乐祸,“你可不要看在人家是美女的份上,给投资方面子哦!”

沈北川揽着她的纤纤细腰,语气宠溺的很,“她再漂亮能有你漂亮么?嗯?”

“讨厌!”

乔初浅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心里一声呵。

早知道MR的接手方是沈北川的话,她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老板揽下这个重活。

秘书在旁边试探性的叫了一句:“乔秘书?”

乔初浅拉回自己的视线,朝秘书点了点头,“不好意思,我们去办公室吧。”

琳达因为要兼顾下面的一些事,办公室离总裁办稍远一些,现在她让人将总裁办旁边的办公室收拾了一下,领着乔初浅进去。

设施一应俱全,落地玻璃窗,采光也极好。

就是左手边和总裁办是玻璃贴着玻璃的,离偷窥里面的人和物只是一扇百叶窗的遮蔽,而且百叶窗只能从总裁办拉开或拉下,让乔初浅挺尴尬的。

这百叶窗要是一拉开,她不是什么隐私都没有吗?

琳达将重要的一箱文件抱进来给乔初浅过目,“乔秘书,这是MR近一年的资料,你过目,有不妥的打内线告诉我,另外,这是沈总未来一周的行程单。”

等琳达走后,乔初浅翻了翻那本行程单。

在触及到‘林妃儿,酒会,吃饭’等字眼后,她视线从行程单上挪了下来,颇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心里多少有些酸涩。

这七年来,林妃儿已经成了他固定的女伴吗?

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你眼中有柔情千种…..

搁置在桌面上的手机突兀地叫了起来,倒是把乔初浅吓了一跳,看到是个熟悉的短号时,她眼眶一热。

出国时,乔初浅把这号码保留了起来,一次性往里充了几年的话费,今天算是第一天把这号码装到手机里使用,没想到第一个打电话过来的是沈老太太。

接听电话时,她声音有一瞬间的哽咽,“奶奶……”

“哎,是乔丫头吗?”

真真切切听到乔初浅的声音后,老太太舒了一口气,“你这丫头,可是让奶奶担心死了哟!这么多年来,奶奶一直惦挂着你。”

老太太的话让乔初浅心里很难受,“奶奶,对不起。”

“傻丫头,跟奶奶说什么对不起呢!”老太太嗔怪了她一句,说道:“丫头啊,既然回来了,晚上就过来吃饭吧,奶奶想你。”

乔初浅犹豫了会,最终还是嗯了一声。

她先前还是沈家媳妇时,沈老太太就对她极好,犹如她亲奶奶一样,七年不见,她也想看看老人过得还好不好。

……

第8章 回沈宅

半小时后,出租车抵达沈家在南郊的宅院。

沈家先祖曾是大清王朝的官员,身份地位不低,皇室赐的这座宅院历经了好几次历史战火依旧完好如初,内部保留明清时的风格,在当今,几乎价值十个亿。

出租车在大宅门前停下时,对向驶来的迈巴赫也缓缓停了下来。

从迈巴赫车上下来的男人,身上的黑色西装没有丝毫皱乱,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轻抬眼帘瞧着乔初浅。

沈北川,他怎么回来了?

乔初浅心里一怔,随即想这是沈家,他貌似回来吃饭也是应该的。

院子里的好几条路都通向主屋,乔初浅不想跟沈北川照面,遂选了小道,到达主屋时,佣人过来迎接,“少奶奶,晚上好。”

乔初浅脸色僵了一下,点头,跟着佣人进屋。

沈家老太太今年不过六十多来岁,一身藏青色盘扣旗袍更显年轻,正笑容满面的在客厅和沈北川说话,听到佣人通报后,连忙站了起来。

乔初浅走至客厅,乖巧的和老太太打招呼:“奶奶。”

“哎!丫头快过来!”窈窕动人的乔初浅让老太太脸上的笑容更深了,挪了挪身子,让她坐自己旁边,“丫头坐这来,让奶奶好好看看你!”

坐老太太身侧的沈北川垂眼品着茶,浑身气息淡漠,压根当乔初浅不存在。

乔初浅咬了咬唇,还是坐了过去。

她这么一坐,就和沈北川挨的极近,鼻尖萦绕的那股陌生而熟悉的冷冽气息让她有些目眩,浑身不自在,挪动臀 部稍稍离后边的男人远一些。

老太太见到乔初浅是打心眼的高兴,拉着她问东问西。

后来又触及到乔氏夫妻意外车祸死亡的话题时,乔初浅多少有些失落。

老太太瞧在眼里,心疼的把她搂到怀里来,“傻丫头,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奶奶说呢?”

“奶奶,这些已经是过去的事,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

乔初浅用了好一会来平复心里的情绪,朝老太太抿唇一笑,“只要您安康,浅浅就很高兴了。”

老太太拿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呀,就知道关心别人。”

这话时,老太太还越过她去看了看沈北川,见男人没什么表示时,一肚子的火。

都怪她这孙子没用,这么好的媳妇都留不住!

沈家上桌吃饭是按照辈分来的,乔初浅跟沈北川离婚后,理应说是客人,应该坐最下方,老太太却执意让她坐沈北川旁边。

“北川,汤蛊离你那近,给丫头盛碗汤,让她补补身子。”

“不用奶奶,我自己来就好。”乔初浅忙着拒绝。

老太太却责备的看了她一眼,“那怎么行,让北川盛,丫头你不要动手了!”

说着,老太太又拿眼神示意着沈北川。

沈北川抿了抿唇,起身,端起乔初浅的汤碗给她盛了一碗汤,乔初浅伸手接过,触及到他冰凉的指尖时,心尖一颤,忙垂下眼去。

老太太乐呵呵地一笑,她先动筷,其他人才敢动筷。

融洽的饭局进行到一半时,老太太问了一下乔初浅现在的住处,得知她还住在以前的乔家大宅时,皱了皱眉头,颇有些心疼。

“丫头呀,你家宅子放在那七年没住人,味道肯定很大,改明儿我让人过去装修一番,这段时间你还是回来住吧,有人照顾你,奶奶也放心。”

“妈,你是不是糊涂了?”坐在餐桌右侧的贵妇憋不住了,忍不住说:“北川已经跟浅浅离婚了,她都不是沈家的儿媳妇,住到沈家不合规矩。”

老太太向来不喜欢大儿子的第二任妻子,此时见她不满出声,瞥了她一眼,“浅丫头能不能住到我沈家,要你来批准吗?”

贵妇脸色一僵,讷讷的说:“妈,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怎么,我现在在这个家一点话语权都没有了?”

老太太这么一出口,在座的都不敢吱声。

【精品小说】婚姻残酷真相:要么娘家有钱,要么自己有钱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4/5351/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4/5351/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