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测一测:结婚后你对他的爱会减值吗?

【精品小说】测一测:结婚后你对他的爱会减值吗?
第1章 那你去死啊

今天是夏遇和贺铭恩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她早早就做好了烛光晚餐等贺铭恩回家,可时针已经指向了晚上十二点,却依旧迟迟不见他的身影。

“砰!”门口传来一阵巨响,夏遇仓皇失措的冲到门口,拉开门的瞬间,贺铭恩意识不清的倒在了她的怀中。

同时,一阵混杂着酒气和香水的味道,迅猛的冲入了夏遇的鼻腔里,她好看的眉峰不由得微微一拧。

“夏夏,铭恩喝多了,我给你把他送回来了。”

夏遇抬头,眼神不期而遇的和眼前这个容颜艳丽,表面温婉,实则盛气凌人的女人撞到了一起。

她苦涩一笑,低头用力的扶住了贺铭恩,“谢谢你送我的丈夫回家。”

正当她转身关门时,贺铭恩忽然一把挣脱了她,抬手拽住了门口的女人,语气缠、绵,“小菀,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他的央求声,像是冰冷的藤蔓,一次一次用力的抽打在夏遇的脸颊上。

叶茵冷冷一笑,看向她的眼神带着几分不屑,“怎么,我说夏夏,都一年了,你还还没能让他忘记我姐姐,爱上你吗?”

在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当着她的面,祈求着另一个女人不要离开,这样的举动比直接给她一巴掌,还要来得羞耻。

用力扶住他,夏遇转身用力的将门反锁,再不看门口的叶茵一眼。

贺铭恩甩开她,跌跌撞撞的摔倒在一旁的沙发上,冷眼扫视着屋子里夏遇精心布置的一切。

他的冷漠,将站在灯光下瘦弱的夏遇衬得分外凄凉。

“呵,你害死小菀才抢来的婚姻,你还有脸庆祝?”贺铭恩挑眉冷笑一声,随后站起身走到餐桌边,一把将台面上的烛台和餐具摔了个粉碎。

溅射的玻璃,像夏遇的心一般,已经被伤得支离破碎。

贺铭恩不爱她,这是她早就已经知道的事实。

可是,他却不厌其烦的一次又一次,用残酷的现实来提醒她这个所谓的贺太太,她的存在是多么的可笑。

他说这段婚姻是他的坟墓,对她而言,又何尝不是!

“铭恩,你喝醉了,先去休息吧。”夏遇忍住眼眶的泪水,上前尝试搀扶他,却在手还没有触碰到他的胳膊的时候,瞬间被大力甩开。

夏遇惊呼一声,整个人像是被遗弃的垃圾,狠狠摔倒在满是玻璃残渣的地面。

他就那么厌恶自己吗,不管她如何解释,叶菀的死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他依然恨毒了她。

手被破碎的玻璃划开,可她却像是失去了知觉一般,只傻傻的瞪着一双泪眼朦胧的眼睛,目光也失去了焦点。

“铭恩,难道一定要我死,你才肯相信叶菀的消失和我没有关系吗?”

她一字一句说得分外艰难,喉咙像是卡了一根尖锐的鱼刺,每说出一个字,都刺痛得她浑身不断的战栗。

贺铭恩嘴角轻扬,俊朗非凡的脸上,闪过一抹不屑,“那你就去死啊……”

那你就去死啊,去死啊……

这是她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这份爱陪着她从青葱年少,走到如今。

此刻,却被他毫不留情的践踏着。

偏偏这份爱和这婚姻都是她求来的,所以她甚至连抱怨的资格都没有。

因为爱他,所以可以承受他所有的诋毁和谩骂,因为爱他,所以可以卑微到尘埃里,连自尊都不要了。

第2章 跳楼

她终究还是没有死成,在两人的结婚纪念日第二天清早,夏遇便接到了夏家财政亏空,濒临破产的消息。

当初能够和贺铭恩结婚,也是因为夏家仗着自己在A市的地位,以整个贺氏集团作筹码,逼得贺铭恩不得已娶了她。

在那之前,她和贺铭恩曾经还算得上是朋友,就连他心爱的叶菀,也是经过她,才彼此认识的。

如果她知道,贺铭恩会因为叶菀对她憎恨到如此地步,她无论如何也不会……

一切都太晚了,时光终究是无法倒流。

从贺家匆匆打了个车,下了车她便失魂落魄的往家里赶,一只脚才刚刚踏入大门,“砰!”的一声闷响,便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她的脚步蓦地停了下来,浑身像是被冻僵了一般,再挪动不了分毫。

隔着稀疏的蔷薇树干,夏年灏的身体,像是破旧的麻布袋,破败的躺在水泥地面。

暗红的鲜血,缓缓渗了出来,夏遇双眼瞪得老大,眼泪像是不受控制的洪水,决堤而下。

刺目的红色袭击了她的所有视线。血,哪里都是血,她的父亲浑身上下都是血!

“爸!”

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尖叫,便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她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管家见到她醒过来,苍老的脸上布满了悲伤。

来不及思考别的,夏遇立即从床上弹了起来,她用力抓住管家的手,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孟叔,我爸怎么样了,我爸怎么样了!”

夏遇出生时,她的母亲难产大出血,生下她便撒手离开了人世,夏年灏便是她唯一的亲人。

就是因为宠爱夏遇,所以他才会不惜用尽手段,胁迫当初羽翼还不丰满的贺铭恩必须娶了夏遇。

他没有想到,自己对女儿的钟爱,却是所有悲剧的开始。

“小姐……”管家一开口,声音已经带了些许颤抖,他拍了拍夏遇的肩膀,似乎想要安慰她,“先生,从三层高的楼上摔下来,后脑勺先着地,颅内出血,医生说他的大脑已经停止了运作。以后,以后都不可能醒来了……”

夏遇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巨响,心上像是有刀尖不断的划过,痛得她五脏六腑都移了位,顿时什么也听不见了。

她踉跄着从病床上冲了下来,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夏年灏的跟前。

“爸,你醒醒,你看看我,我是夏夏啊!”

躺在病床上的夏年灏,插满了仪器管,脸色更是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

他分明就躺在夏遇的跟前,一瞬间却好像离她很远很远了。

夏遇半跪在他的跟前,只沉默着,时间过去了很久,她一抬手,才发现自己已经是满脸泪水。

她不明白,几天前还好好的父亲,怎么一夕之间,就成了一个植物人。

就算是家族企业破产,父亲也用不着用这样极端的手段,来结束这一切。

天边的太阳早就已经下山了,无边无际的黑暗将她包围着。

心像是被人扔到了搅拌机里,痛得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这世界上不会再有人爱她了,再也不会了。

如果不是管家提醒她,夏家的集团还等着她来善后,只怕伤心之下,她也一起和夏年灏去了。

就算她死了,也不会有人再为她掉一滴眼泪吧。

这世界上她只有两个在意的人,一个是她的父亲,另一个便是贺铭恩。

可是,就在昨天,贺铭恩还亲口说出让她去死,呵呵,这一切还真是讽刺。

第3章 凭什么帮你

夏年灏躺在病床上成了一个活死人,夏氏的集团更是乱成了一锅粥。

现在,唯一能够帮助她的人,便只有贺铭恩了。

虽然,夏遇明白,贺铭恩愿意帮她的可能性十分渺茫,可为了夏氏集团,她不得不去求他。

夏氏集团是父亲这些年所有的心血,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它破产。

将医院里的琐事安顿好,回到贺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贺铭恩还没有回来,房间里静悄悄的,冷得像个冰窖。

她走到门边换鞋子,哗啦一声,客厅里所有的灯都亮了起来。

刺眼的光芒,一束束的朝她的眼球扎了过来,夏遇抬手遮住眼睛,却听到客厅中央的沙发上传来一声娇喘。

“谁!”

夏遇怒斥一声,眼前的画面却狠狠的删了她一个耳光。

宽敞的白色欧式沙发上,叶茵衣衫不整的被贺铭恩压在身下,两人的四肢交缠在一起,贺铭恩看向她时眼里的怒意,如同呼呼作响的寒风,猛烈的朝她席卷而来。

一时之间,夏遇竟然不知道要作何反应。

刹那间的迟疑,反应过来后的夏遇看着眼前人,冷冷笑了两声。

“铭恩,我以为你有多爱叶菀,现在不也和她的亲妹妹搞在了一起吗?”

她的话,立即点燃了贺铭恩的怒火。

“闭嘴,你没有资格叫小菀的名字!”

他翻身站了起来,随手扯过一条毯子扔在了叶茵的身上,“你先回去。”

“铭恩哥……”

他的目光沉了沉,“我让你回去!”

叶茵愣了愣,捡起地上的外套,打开门匆匆的跑了出去。

夏遇看着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是滋味,他们已经有多久,没有好好的坐在一起说过话了。

在她还沉浸在回忆里时,贺铭恩已经冷冷的开了口,“我说夏遇,你还真是冷血无情,自己的父亲在医院里都快断气了,还有心思回来捉奸,啧啧……”

她的身子忽的一颤,贺铭恩怎么会知道她父亲跳楼的事情。

难道,夏家破产的事,也和他有关吗?!

想到这里,恐惧顿时占据了所有,她的后背凉飕飕的,冷汗像是蚂蚁,爬满了所有的毛孔。

不可能的,贺铭恩再恨她,也不会用这样的手段来报复夏家,谁不知道夏家和贺家站在同一阵线,他打垮了夏家,根本没有半分好处。

想到这里,她才稍微冷静下来。

“铭恩,我想求你帮我。”

“帮你?”贺铭恩转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深邃的眼眸里,寒意深不见底,“你觉得我凭什么会帮一个害死我心爱女人的凶手?”

夏遇咬紧牙根,鼓起勇气抬头回望着他,“我没有害死叶菀,我虽然爱你,可要嫁给你不是我的本意。”

贺铭恩猛的上前,一把扼住了夏遇的脖子,双眼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看向她的眼神,更是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不是你的本意?如果不是你求着让我娶你,小菀怎么会因为伤心而出走,又怎么会和你发生争执,被你推入水中。好,那你倒是说说看,什么才是你的本意!”

贺铭恩的手掌不断的收紧,仿佛稍稍用力,就能将她的脖子给掐断。

她看着贺铭恩古井一般深幽的双眸,心中涌上一阵阵的寒意。

原来,他真的那么恨她,竟然恨不得亲手杀了她!

第4章 筹码

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夏遇双手艰难的扒住他的胳膊,脸颊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我……没有……我没有推她!”

他怎么就不明白,她那么爱他,又怎么会狠心杀死叶菀。

更何况,她和叶菀是多年的好友,即便再痛心,也不会心狠手辣到如此地步。

当初贺氏集团面临巨大的财政危机,夏年灏知道她深爱着贺铭恩,才会用集团来作为交换筹码,要求他必须和夏遇在一起。

夏遇求着贺铭恩娶自己,不过是为了让她父亲帮忙的权宜之计。

可她还没来得及解释,叶菀已经负气出走。

找到叶菀时,她已经和叶茵两人发生了争执,她甚至没有触碰到叶菀,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从河道里摔了下去。

记忆的碎片像是刀刃,狠狠的割伤着她早已经千疮百孔的心脏。

“你没有?难道你觉得推她入水的会是她的亲生妹妹吗?还是你觉得她会狡诈到自己投河,用来诬陷你吗?”贺铭恩扣着她,将她一步一步的逼向墙角,后背用力的砸在墙上,痛得她不由自主的拧了拧眉。

“夏遇,小菀不是你,没有你那么多的邪门歪道。”

是,在他的心里,叶菀就是单纯善良的存在,而她,就是那个为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可以不择手段的人。

事到如今,她也不愿再解释了。

看到她那样一副无怨无求的样子,贺铭恩越发的恼火,他一手扣紧她的下巴,低头狠狠的朝她的嘴唇吻了下去。

夏遇被这样一个粗暴的吻,弄得有些目眩神离,她用残存的意识拼命的推搡着他的胸膛,可他的手像是上了锁的铁钳,怎么也挣不开。

“放开我!”

“放开你?”贺铭恩眼里的怒意还未散去,他轻轻勾唇,毫不留情的瞪着她,“你不是让我帮你吗,好啊,那就用你的身体来当筹码,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话音未落,贺铭恩便伸手撕破了她身上的衬衣,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

锁骨上那一处有些丑陋的疤痕,让贺铭恩不由得微微蹙了蹙眉,手更是不由自主的轻轻抚摸上了那道已经愈合,却依旧有些瘆人的疤痕上。

“贺铭恩,我是夏遇,不是你用来当替身的叶茵,放开我!”

她的声音,像是一盆冰冷的海水,将他浇得了个透湿。

眼底的怒意再次涌了上来,他一只按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粗暴的将她的底裤退了下来。

没有前戏,他毫不怜惜的直接进入了她的身体。

两人结婚一年以来,贺铭恩从来没有碰过她,还是处、子之身的她哪里经得住这样他这样粗暴的动作。

“铭恩,痛!”

他蓦地停下动作,嘴角微微扬起,露住一抹阴鹜的冷笑,“你也知道痛?我就是要让你痛,让你承受我百倍千倍的痛。”

他将她抵在墙上,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撞向她,空气里弥漫着情.欲的气味,夏遇绝望的扬起头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身下的痛早已经麻木了,如果让她痛他能够好受一些,那么就她来承受这份痛吧。

第二天醒来时,贺铭恩已经走了,床头放着一张五千万的支票。

第5章 熟悉的身影

她艰难的坐了起来,将那张支票拿到眼前看了又看,贺铭恩三个大字龙飞凤舞的写在支票的下方。他的字向来是写得很好的,干净利落,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和他本人一样的潇洒。

只是,这曾经最让她欢喜的三个字,如今却成了她的噩梦。

夏遇穿好衣服走到镜子前面,看着憔悴万分的自己,还有脖子上那粉底都遮不住的吻痕,心下一片寒凉。

她和贺铭恩,怎么就成了今天这样。

以前,贺铭恩虽然对她没有多么喜欢,至少不会像现在一般厌恶。

她还可以像影子一般,安心的跟在他的身后,可是现在,就连和他好好说一句话,都成了奢望。

洗漱完毕后,夏遇带着支票去了银行,看着五千万的资金汇入夏氏集团的账户后,她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明白贺铭恩怎么会大发慈悲的拨五千万的资金给她,可是,只要能看到夏氏集团转危为安,她什么也顾不得了。

大概是因为没有吃早餐,所以从银行走出来的时候,她看着明晃晃的太阳,只觉得浑身乏力,一个重心不稳,险些栽倒在地。

“夏夏!”

她听着这分外耳熟的声音,不禁抬头朝前方看了一眼。

撞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美异常,比女人还要美上几分的侧脸。

在夏遇所见过的男人里,贺铭恩绝对是最英俊非凡的那个,只是他的长相太过清冷,让人忍不住就想要退避三舍。

而眼前的男人,则与贺铭恩截然相反。

俊秀的下颚,英挺的鼻梁,一双细长的丹凤眼,让整个人的轮廓都柔和了几分。

过往像电影倒带一般,一幕幕的在脑海里上演,她迟疑了几许,才试探的道,“子衡?”

林子衡点了点头,朝她莞尔一笑,“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夏遇内敛的低头笑笑,“怎么可能会忘记你呢,当年你可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知名校草,有哪个女生不喜欢你的。”

“是吗,那你呢?你也喜欢我吗?”

夏遇微微一怔,顿时惊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见到夏遇如此大惊失色的模样,林子衡忍不住笑出声来,“你怎么这么紧张,难道你真的喜欢过我不成?”

她这才知道林子衡不过是在与自己开玩笑罢了,长期活在贺铭恩的阴影下,她已经如同惊弓之鸟。

敷衍的笑了笑,夏遇随意找了个话题,“你不是去了美国吗,怎么又回来了?”

林子衡唇角微扬,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因为,这里有我想要得到的东西。”

夏遇避开他炙热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要道别,林子衡却没有给她逃走的机会,直接伸手扣住了她的肩膀。

“我看你脸色苍白,是低血糖引起的吧。走,我们一起去吃午饭。”

她沉默着,还在想用什么理由拒绝,林子衡已经走到一旁,拉开车门朝她挥了挥手。

“我们这么就没见面,你不会这个面子都不给我吧?再说了,我是医生,你必须听医生的话。”

夏遇再想拒绝,也终于是开不了口。

礼貌的朝他笑了笑,夏遇就着他打开的车门坐了上去。

两人是旧相识,一路上聊聊过往,倒也不觉得尴尬。

到达餐厅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正是餐厅用餐的高峰期。他们来的这家餐厅的客人,却依旧寥寥无几。

夏遇不喜欢热闹,如此这样的安静,正合她的心意。

服务员带领着他们二人走进去时,夏遇一眼便看到了窗边那道熟悉的身影。

第6章 不相干的人

即便隔着耀眼刺目的水晶灯,他的轮廓在她的眼里依旧是那么的清晰,像是一束最为强烈的阳光,迅猛的扎进了她的眼球。

是贺铭恩,他和叶茵此刻正坐在窗边,享受着属于他们二人的静谧时光。

夏遇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伸手轻轻拉住了林子衡的袖子。

“子衡,我们去别的地方吃吧。”

他顿了顿,视线缓缓落在不远处贺铭恩的身上,淡淡一笑,什么也没问只柔声答道,“好。”

夏遇喜欢贺铭恩早就不是秘密,年少时的夏遇性格热情而张扬,喜欢一个人,恨不得全世界都要知道。

而大家同样知道的是,贺铭恩喜欢的人,从来就不是夏遇。

两人转过身,正要离开,身后却忽然传来一声柔媚的呼喊。

“夏夏!子衡哥?”

她的脚步像是生了根,不由自主的便停了下来,即便没有回头,夏遇也不难想象,此刻贺铭恩的脸色会有多么的难看。

他一定会以为自己是故意找到这家餐厅,带着林子衡来让他难堪。

这世界上,不会有一个人,比夏遇更了解贺铭恩。

果然,在两人回头之际,叶茵已经拉着贺铭恩朝他们走了过来。

“子衡哥,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叶茵满脸笑容,本就容颜娇媚的她,此刻越发的动人。

夏遇听着林子衡与叶茵寒暄,眼神不由自主的往贺铭恩的方向瞟了瞟,在两人的视线交错时,她立即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一般,怯弱的低下了头。

以前的夏遇,从来不是这般的懦弱。

爱会让一个人忽然有了软肋,也忽然有了盔甲,可是贺铭恩,从来都只是别人的盔甲,她的软肋。

“贺总,我听说你是和夏夏结婚了,怎么如今挽着你手的却是个不相干的人?”

林子衡看着勾在贺铭恩手臂上的叶茵,唇角轻轻扬起,勾住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让人看不出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贺铭恩冷冷一笑,墨色的黑眸微微眯起,重复着他的话,“夏夏?叫的这么亲热,我不知道原来你们林家的人,都喜欢插足别人的婚姻,老子是这样,儿子也是这样,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他的话摆明了是在讽刺林子衡的父亲,娶了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女人,还是个有夫之妇。

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弥漫在空气里,似乎只要一丁点肉眼可见的火星,便会将整个现场,燃烧为一片废墟。

夏遇没有想到,林子衡竟然会为了自己出头,而出言讥讽贺铭恩,她更不愿意因为自己,而让林子衡遭受贺铭恩的怒火。

所以,在两人下一步开始交兵之际,她赶紧站出来企图让双方偃旗息鼓。

“子衡对不起,我突然有点不舒服,吃饭的事情,下次再说吧。”

“哪里不舒服?需要去医院吗?”林子衡眉心拧成一团,关切的看着她,“我看你刚刚脸色就有些难看,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说着,他就要转身拉着夏遇离开。

夏遇看着贺铭恩那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心中不由得一紧,刚刚迈出的步子,也立即停了下来。

“子衡,我没事,你先走吧。”

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身后贺铭恩的目光,像是沾了毒药的匕首,若有若无的在她的背后试探着。

只要她再向前一步,贺铭恩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那支匕首,用力的捅进她的心脏。

第7章 一巴掌

有的时候,他就是可以做到那么绝情。

因为他的温柔,早就全心全意的给了另一个女人,一个叫叶菀的女人。

林子衡回头,打量着场上三人之间奇怪的气场,刚刚笑容满面的叶茵脸色也冷了下来。

很明显,林子衡那句不相干的人,极大的挫伤了叶茵的自尊心,不过她打招呼的本意,就是为了让贺铭恩注意到他们两人的存在。幸好现在,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林子衡不是个看不懂形势的人,自嘲一笑,便和夏遇告别,“好,那我们下次再见。”

直到看着林子衡的背影消失在旋转的玻璃门后,夏遇的心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转过身子,视线堪堪的落在贺铭恩和叶茵交缠在一起的手指上。

刺眼,十分的刺眼。

“铭恩,我和子衡……”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贺铭恩便不耐烦的打断了她,“够了,不用和我解释,你和谁一起鬼混都和我没有关系,但是我警告你,记住你自己的身份,否则夏氏集团结局会变成什么样,我可不敢保证。”

丢下这样一通警告的话语,他便十分不悦的甩手离开了现场,他避着她,如同避着令人生厌的瘟疫,所以才会走的如此匆忙,甚至连叶茵的手都没有牵。

叶茵似乎并不在意,她走到夏遇面前,笑得一脸张扬,“夏遇,我真的没有见过比你更犯贱的人,明明知道铭恩爱的人不是你,却还厚颜无耻的待在他的身边,你不会觉得可笑吗?”

“犯贱?呵呵……”夏遇摇着头,声音冷得像是从冰窖里传出来的一般,“你不也明明知道,他爱的人是叶菀,留你在身边不过是因为你和她长得相似,把你当成她的替身罢了。论起犯贱,我们彼此彼此吧。”

“闭嘴!”

夏遇的话,戳中了叶茵的痛处,她愤怒至极,扬手便给了夏遇一个耳光。

这个耳光,她用足了力气,“啪”的一声脆响,打得夏遇眼冒金星,直往后退了好几步,扶着桌子才没有摔倒在地。

“夏遇,我告诉你,就算是替身,也好过你被他厌恶不当人看,既然你那么喜欢被他折磨,那我就如你所愿!”

从餐厅回来后,夏遇整个人都像是虚脱了一般,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被叶茵打过的地方,像是有火在烧一般,火辣辣的疼得厉害。

如果是在以前,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击过去,可是现在,她一无所有,有什么底气回击?

更何况,夏氏集团的生死存亡,还紧紧的捏在了贺铭恩的手中,她要是敢轻举妄动,贺铭恩不会放过她。

在床上躺了不到半个小时,她便听到客厅里有人走动的声音。

自从嫁给贺铭恩后,她的睡眠就极浅,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能把她惊醒。

睁开眼发了一会儿呆,她才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前脚才刚刚踏住卧室,她迎面撞进了一个宽广温暖的怀抱,带着淡淡烟草味的清冽气息,瞬间便将她包围在内。

夏遇抬头,当看清楚那张俊脸是来自于贺铭恩时,她立即后怕的接连往后退着。

虽然迷恋于他身上的气息,可理智却告诉她,这个怀抱,从来不是她可以拥有的。

“换好衣服,和我去一个地方。”

第8章 自作多情

贺铭恩难得的这么平和的和她说话,夏遇微微一怔,问道,“去哪儿?”

“现在你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难道还要我解释给你听不成?”

他薄唇微抿,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夏遇看着他那一双浩瀚如同深渊般的眸子,心中忽然便没了底气。

“好,我马上就换。”

贺铭恩不是在和她打着商量,他的话就是命令,夏遇不可违抗。

换好衣服后的夏遇看起来精神多了,一条淡黄色的裙子,勾勒出窈窕的曲线,即便只化了淡妆,也遮不住她迷人的气质。

贺铭恩看着眼前的女人,竟然有片刻的失神。

他伸手勾住夏遇的下巴,好看的眉峰微微一拢,“脸上这是怎么弄的?”

夏遇有些不敢置信的掀眸看向他,声音更是带了几分颤抖,“没事,我不小心摔的。”

他紧蹙的眉头动了动,松开手时脸上的厌恶却是那么的显而易见,“你这张脸还有用处,弄成这样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想给谁看,你是想让整个A城的人觉得,我贺铭恩对一个女人动手吗?”

原来,他并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啊,她还以为……呵呵,不过是自做多情罢了。

她怎么会傻到以为贺铭恩是关心自己,这样的想法未免也太天真了些。

夏遇伸手抚上自己的脸颊,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是,以后我会注意的。”

两人上了车,一路上贺铭恩只沉默的看着手中的文件,对她的存在视而不见。

或许,这样已经是他们最好的相处模式了,毕竟在他的心里,她是那个害死他心爱女人的凶手,就连和她待在同一空间,呼吸着同样的空气都觉得恶心。

车子停稳后,不等她下车,贺铭恩竟然十分意外的走到门口,伸手将她挽了下来。

直到走下车门,面前出现无数闪光灯时,她才终于明白贺铭恩的举动到底是什么原因。

“贺太太,传闻夏氏集团财政亏空,您作为夏家唯一的继承人,有什么看法可以说的吗?”

“贺太太,夏氏集团财政亏空的原因,是否如同传说中的那样,是因为夏董事长私自挪用资金,滥赌成性造成的?”

“贺太太,夏董事长如今病情严重,您是否会接管整个夏氏?”

“在这之间,您一直没有接受过商业方面的工作,如果由您出任夏氏的总裁,是否会将夏氏集团走向毁灭?”

……

一系列刁钻的问题,不断的向她抛了过来,疯狂闪烁的镁光灯更是刺得她眼睛都无法睁开,那些闲言碎语,像是一张缓缓缩紧的铁丝网,将她越勒越紧,直到窒息。

记者说得没有错,在夏年灏出事之前,她不过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是贺铭恩足不出户的富家太太,如果她承认自己接受夏氏,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夏氏集团内部定然也会如同一盘散沙,再难聚集。

而能解决这一切的,唯有承认,公司以后将会交给贺铭恩来接手。

【精品小说】测一测:结婚后你对他的爱会减值吗?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5/5375/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5/5375/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