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为了母亲手术费,她答应了父亲自私的要求,成为姐姐的替身。黑暗掩盖,一夜荒唐……

【精品小说】为了母亲手术费,她答应了父亲自私的要求,成为姐姐的替身。黑暗掩盖,一夜荒唐……
第1章 静静的看你表演
魏颐萱躲在了洗手间内,心里盘算着,待会儿一定要给男友一个惊喜。

过了没多久,洗手间外传来悉悉索索的开门声,魏颐萱的情绪被充分地调动起来。

魏颐萱悄悄的打开了洗手间的门,脸上扬起了一抹笑:“一帆,惊……”

话还没说完,魏颐萱脸上的笑容僵住,被一道粘腻的嗲音惊的伫在原地。

“一帆哥哥……惜惜想跟你睡嘛。”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外面迫不及待纠缠在一起的男女,眼神充满了愤怒。

林一帆劈腿就够恶心了,对象居然还是他的堂妹?!

“林一帆!你好样的啊!连自己的堂妹都拐到了床上,我真没想到,你竟然饥不择食到这种地步了!”魏颐萱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心却阵阵抽痛!!

“萱萱!你……你怎么在这里?我刚刚给你打电话,你不是还在陪客户吗?”林一帆吓得连忙套上裤子,身体却挡在了林惜的面前,眼神闪烁着不敢看魏颐萱。

林惜的眼里闪过一抹得意,在林一帆的保护下迅速换好衣服。

魏颐萱却被林一帆那保护的姿态刺了一下,感觉五脏六腑都在抽痛。

如果不是她陪客户来这里,想要给他一个惊喜,她是不是还会被这对狗男女蒙在鼓里?

林一帆看林惜换好了衣服,勉强冷静下来,下了床抬手想摸上魏颐萱的肩膀,却被魏颐萱嫌恶地躲了过去。

林一帆心里一跳,暗自苦恼道,这次魏颐萱恐怕是来真的。

脸上详装做深情的样子,林一帆语气宠溺地解释道:“萱萱,别闹了,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和惜惜在互相闹着玩吗?”

“闹着玩?”魏颐萱简直要气笑了,冷声回敬道,“你见过闹着玩闹到了床上的吗?!”

林一帆的脸上尴尬了起来,却强硬地不改口,甚至露出了愤怒的神色。

“萱萱!你的思想怎么就这么龌蹉呢?!我和惜惜真的没有那种关系!”

“我龌蹉?”魏颐萱心里涌起一阵委屈,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光了一样。

就在魏颐萱咬着唇退后,脸色苍白的不像话时,林惜却穿着她那身性感睡衣跑出来“劝解”。

“萱萱姐啊,你真的是误会堂哥了,他和我小的时候也经常这样玩闹呢!堂哥从小就很宠我,萱萱姐你千万不要误会堂哥啊……”

说是劝导魏颐萱,倒不如说是火上浇油!

魏颐萱果然更加愤怒了,火被林惜自己引到了她身上。

魏颐萱深深地凝视着林惜,清楚地看到,林惜眼神里隐藏的嘲讽,得意,嫉妒……

“果真是婊子配狗,天长地久!我还以为是林一帆主动勾搭的你,将你引入歧途。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应该是你主动勾引的林一帆吧!”

林惜含着泪,柔弱地躲到了林一帆的身后去。

而林一帆看到小情人受委屈,脸色难看地和魏颐萱大吵起来。

就在两人吵得不可开交之时,房门外突兀地响起一阵敲门声。

林一帆父母的叫喊声从门外传来。

“一帆啊,房间里怎么闹起来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魏颐萱猛然一惊,从自己的情绪里拽出来,在听到门外的声音后暗下决心。

她一定要把这对狗男女的事情爆出来!

在两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时,魏颐萱迅速将门打开。

来开门的瞬间,只见林父林母正站在门外,一脸的着急,魏颐萱看到他们,立刻指着林一帆和林惜,愤怒的开口:“叔叔,阿姨,你们来的正好,林一帆他不要脸,竟然……竟然和林惜纠缠在一起,他们是堂兄妹,太恶心了。”

“萱萱啊,你可不要误会了我们家一帆啊,他对你的感情是真的。”林母拉着魏颐萱的手道。

魏颐萱厌恶地皱眉道:“林阿姨,不是我不相信他,但他们俩都滚到床上去了,你让我还怎么相信他俩是清白的?”

林母眼里的心虚一闪而逝,而林父又快速接着林母刚刚的话劝道:“他们堂兄妹从小就喜欢闹在一起,这次肯定也是太贪玩了,这才让萱萱你误会了。”

“误会?”魏颐萱算是知道了,他们根本就一边倒向林一帆,干脆道:“既然你们这样说,要我相信他也行,调取酒店的监控录像吧”

说完,魏颐萱不顾林父林母的阻拦,利落地跑到了酒店大堂里去。

林一帆一家眼看着止不住魏颐萱的势头,气的脸色都变了。

林惜也匆匆忙忙的跟着出来,眼看着魏颐萱正在找前台要监控画面,气恼的骂着着:“喂,我说你们酒店还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了?随随便便的就让一个女人进入客房,也不过问一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们你们服务这么垃圾的酒店,我要投诉你们。”

大堂内传来熙熙攘攘的争吵声,引来了所有人的驻足。

不远处,正在视察酒店的萧昱川听到林惜的叫嚷,皱着眉头上前,看着眼前的情势,眉目间沾染了不悦的光芒。

林母眼看着魏颐萱大吵大闹丝毫不顾及自家儿子的面子,把心一横,索性撕破了脸皮,目光一转,对凑巧站在自己身边观望形势的萧昱川吐槽着:“小伙子,你来给评评理啊,我儿子未婚妻太不讲理了!非要说我儿子和他堂妹有一腿,还要调出监控录像。”

“还有这家酒店,说什么五星级服务,连最基本的服务礼仪都没有,客房随便让人进入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监控都可以随意调取,就这种管理和态度,以后谁还敢来?早点关门大吉来的快。”

前台听到林母的话,只觉得无语了,她们这边不是什么都还没做吗?

再说了,她知道自己拉着的人是谁吗?

萧昱川冷沉着脸色,吩咐着:“把监控调出来,看看酒店是不是真的有管理上的疏忽,顺便看看,是谁不讲理了。”

萧昱川看了魏颐萱一眼,脸色布满了冰霜。

工作人员一听,不敢有任何异议的调取了监控视频。

当视频里播放着林一帆和林惜在走廊里迫不及待吻在一起的画面时,魏颐萱的脸上扬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

林母看着视频直接呆愣了,却依然不死心,目光在萧昱川和魏颐萱两人身上转了转,随即脑海里构成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这个男人既然能够让酒店的人调取视频,只怕是酒店的经理或是什么人,她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名声毁掉了。

“怪不得你没有登记就能进一帆的房间,原来是你这里有老情人啊!”林母指着萧昱川,又详装生气地看了眼魏颐萱,接着骂道:“你这个贱女人,早就和外面的野男人勾搭到了一块,现在居然还反过来冤枉我家一帆!”

第2章 有眼不识泰山
“还有你,我说你怎么凑巧就出现在这附近,你跟魏颐萱一伙的吧,魏颐萱,你要不要脸,居然带着野男人来一起冤枉我们一帆。”林母直接将矛头直接指向了萧昱川,丝毫忘记了是她硬拽着别人来‘讲理’的。

“你说什么?!你胡说八道!”魏颐萱没想到林母这么不要脸地诬陷她,恼怒地反驳道。

萧昱川冷漠的站在原地,深邃的眼眸透露着一股冰冷的气息,紧抿的唇角蓦然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周围的员工察觉到空气中飘散的冰冷气息,忍不住往后悄悄退了几步,免得殃及城鱼。

林母丝毫没有发现气氛的不对,毫无忌惮的造谣着魏颐萱,铁了心要抹黑魏颐萱和萧昱川的关系。

殊不知,所有人都替林母倒抽了一口气,毕竟,敢这么理直气壮拽着他们家总裁肆无忌惮诋毁的人,只怕也就眼前这个愚蠢至极的妇女了。

林母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人群的异样,一副自己占理的模样,使劲往魏颐萱身上泼着脏水:“我胡说八道?我们一帆之前给你电话,你说你要陪着客户?这就是你所谓的客户吗?陪着客户来酒店开房,魏颐萱,我说你那惊人的业绩是怎么来的,居然是这样来的啊。”

魏颐萱心肝脾肺都快被气炸了,从来没想到,林母居然是这样蛮不讲理的人,她当初真是眼瞎了,竟然会觉得林母对自己很不错。

“林伯母,我敬重你是长辈,但是你也不要太过分了,你纵容儿子和自己的堂妹苟且,我到今天才发现,你们一家人居然这么的恶心。”魏颐萱气愤的指责着。

既然林母恨不得将所有脏水都往自己身上泼,那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了。

本来,魏颐萱还顾忌着两家的交情,并不想将这么恶心的事情嚷嚷,但是林母却倚老卖老,这口气,魏颐萱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

林母脸色铁青,上前就要打魏颐萱一巴掌:“你个贱人,不准你冤枉我家一帆。”

魏颐萱死死的瞪着林母,她要是敢打下来,自己也绝不会客气。

最让魏颐萱失望但是,一边的林一帆竟然就这样无动于衷的观望着,她才发现,自己对林一帆根本没有那么的了解。

林母的巴掌并没有如愿以偿的朝着魏颐萱招呼而去。

站在她身后的萧昱川制止了林母的动作,皱着眉头,冷冷的看着眼前蛮不讲理的妇人,眼神冰冷。

“你……奸夫打人啦……都来看看,奸夫打人了。”林母被死死的拽住,大声呼叫着,手腕上的痛楚,让她脸色微微扭曲着,模样看起来十分的不堪。

林父和林一帆眼看着林母被制止了,脸色大变的就要上前,却被酒店的保安给阻挡住了,根本没有办法上前。

林父没好气的看着魏颐萱:“魏颐萱,还不让你的姘头放开我妻子。”

林一帆也在一旁恶狠狠的瞪着她,怒吼着:“魏颐萱,我妈要是少了一根毫毛,我跟你没完。”

魏颐萱听着两人的话,只觉得一阵好笑,人是林母自己拉着来评理的,他们自己丑事败露,如今却赖上了别人,还有比他们一家更无耻的人吗?

转过头,看了一眼气场强大的萧昱川,魏颐萱所做的行业也接触了不少类型的人,自然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器宇轩昂的男人看起来并不简单。

如今,林家拉着他这么一闹,只怕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收场。

魏颐萱冷笑看着面容丑恶的林一帆一大家子,讽刺的笑着。

“大堂经理呢?”萧昱川冷声开口。

不一会儿,从人群中走出了一个战战兢兢的中年男子:“萧……萧总。”

“这就是你们的管理制度吗?”萧昱川神情冷冽,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的气息:“立刻让律师起拟一份文书,以扰乱公共秩序和诽谤两个项罪名起诉这几个人,另外,但凡集团旗下的任何场所,将这几个人拉入黑名单,永远不得踏入。”

经理一听萧昱川的话,立刻按照他的嘱咐去办。

萧昱川松开了林母,从助理的手中接过纸巾,一点一点的擦拭着自己刚刚抓着林母的那双大手,最后将纸巾丢入垃圾桶内。

那一脸嫌弃的模样,让林一帆一家彻底的黑了脸色,尤其是林母,更是觉得面子上挂不住。

魏颐萱错愕的看着萧昱川。

他……

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的权利竟然这么的大,他刚刚说集团旗下所有的场合,难道,他是萧氏集团的人?

石泉山庄隶属萧氏集团旗下,他怎么会拥有这么大的权利?

林母双手叉腰,怒指着萧昱川:“你凭什么拉黑我们?你们酒店就是这样做生意的?我们有的是钱,客户就是你们的上帝,是你们的衣食父母,你们酒店就是这样办事的?任由他人随意进入,还对客户出手,我要投诉你们。”

萧昱川双手插兜,冷冷的斜睨着犹如泼妇的林母,声音冷沉:“凭什么?就凭我是萧昱川,有钱又怎么样?我不想做你们的生意,像你们这种道德素质低下的热,只会拉低酒店的档次,记住了,萧氏旗下任何场所,都不欢迎这几个人。”

在萧昱川自报名号的时候,魏颐萱已经震惊的瞪大了双眸,他居然是萧氏集团的二少萧昱川。

林母还真是搞笑,就凭借萧昱川现在的身价,不要说封杀他们,就算是要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平白无故的消失,也完全没问题。

对于萧昱川,林母根本就不熟识,但是林一帆确实知道的,在听到他的名字之后,林一帆就惨白了脸色。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得罪的人,竟然是萧昱川,这个抖一抖手脚就足以让这座城市变天的男人。

林母还想要破口大骂的时候,林一帆慌忙制止了,一改之前嚣张的气焰,对着萧昱川赔着笑脸:“萧少,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眼拙没有认出您,还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跟我们这些小人计较。”

看着林一帆那狗腿的样子,魏颐萱只觉得更加的好笑了。

现在知道害怕了,早之前干嘛去了?

真是可笑!

第3章 扯上我,就与我有关
林母就是在没眼见力,在看到自己的儿子这般卑微的状态,也知道自己这次是踢到铁板了,吓得瑟瑟发抖。

这个男人,真的有那么厉害?

就连林父也被眼前的阵势给吓得傻眼了。

萧昱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唇角的笑容更加的冰冷,让林一帆七上八下的心更是忐忑不安了。

林一帆额头上冒出了一丝丝的冷汗,眼看着萧昱川并没有任何的表情,他的心里一阵着急,随后将目光落在了魏颐萱的身上,眼前一亮。

“萱萱,我跟林惜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妈刚刚也是因为心疼我,才会胡言乱语,萱萱,你怎么没跟我说你跟萧少是朋友呢?萱萱,我错了,要不,你跟萧少求求情,我们以后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林一帆将希望放在了魏颐萱的身上。

他一心认定了魏颐萱是认识萧昱川的,不然的话,萧昱川位高权重的怎么可能出手帮助她。

同时,林一帆的心里也认定了魏颐萱和萧昱川之间或许如同母亲所说的那样,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林一帆的心里在愤怒,却也不敢在萧昱川的面前表现出来。

魏颐萱讽刺的看着林一帆:“林一帆,我与萧少根本不认识,是你母亲自己拉着人家来作证讲理,又胡乱冤枉人,我能有什么办法?”

真是好笑,现在知道自己了。

可惜了,自己跟萧昱川也不熟,要让他失望了。

林一帆脸色一变,随后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萱萱,我知道你生气,但我们是未婚夫妻,你……”

魏颐萱面色一冷,看着林一帆:“你不说,我倒是忘了,林一帆,我们解除婚约,你抱着你的堂妹去过一辈子吧,姐姐我不奉陪,再见。”

看着林一帆铁青的脸色,魏颐萱直接提出了和林一帆解除婚约的事情,她最不容忍的就是背叛。

林一帆和林惜,只怕背着自己暗地里不知道做到了什么程度,只要一想到这个,魏颐萱心里就觉得一阵恶心。

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下去,魏颐萱在林一帆那恨不得掐死她的目光中潇洒的转身,快步的离开。

没有人知道,在魏颐萱转身的那一瞬间,她再也无法隐忍心中悲伤的情绪,任由泪水滑落,狼狈的逃离这个让自己难堪的地方。

这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啊。

到头来,竟然这样的伤害自己。

“萱萱……魏颐萱,你……”林一帆怒吼着魏颐萱的名字,愤怒的想要冲上去阻拦她。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将事端挑起来,自己就这样跑掉了,将一堆的烂摊子留给自己收拾。

魏颐萱,你好样的!

萧昱川给保安使了一个眼色,保安见状,立刻挡住了林一帆想要追去的步伐,不肯让他离开,林一帆脸色彻底的黑了,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萧昱川漠然的看了一眼魏颐萱离去的方向,深邃的眼眸里划过一抹深究。

就算魏颐萱在极力的隐藏,也无法遮掩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悲伤气息。

呵……

萧昱川勾唇冷冷的笑着,就连自己一个外人都能感受到,身为她未婚夫的男人却没有丝毫的察觉。

这种男人……

不一会儿,经理就带着律师拿着起拟好的文件缓缓的走到了萧昱川的面前,将文件递给了他。

萧昱川快速的翻阅着,随后将文件还给经理:“下次,我不希望在我考察的时候,还遇到这么乱七八糟的事情,这个月的奖金扣除。”

说着,萧昱川带着助理走出了酒店。

直到萧昱川的身影消失在酒店中,林一帆一家人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只是下一秒,当经理将那一份起诉文书丢到他们面前的时候,林一帆直接被吓得瘫坐在地板上,黯然失色。

魏颐萱泪流满面的在道路上行走着,她冲出酒店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包落在酒店里面了,可是她又不想回去酒店面对林一帆那恶心的一家人,最后只能踩着高跟鞋,在路上行走着。

想到自己和林一帆的感情,却在谈婚论嫁的时候被别人横插一脚,最恶心的是那个人还是林一帆的堂妹,魏颐萱除了伤心之外,更多的是恶心。

她哭,只是为了祭奠自己的爱情,虽然自己和林一帆是经由两家人介绍才走到一起的,但毕竟也谈了一年多,甚至都准备结婚了,却没想到,,竟然出现这么大的幺蛾子。

就在魏颐萱哭的不能自已的时候,她的身边稳稳的停下了一辆路虎。

车窗缓缓的降下,魏颐萱泪眼朦胧的看着车内的人。

萧昱川!!

他……

“上车。”萧昱川薄唇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魏颐萱呆愣的看着他,上车?

萧昱川抬眸看着泪流满面的魏颐萱,微微皱着眉头:“上车,我不喜欢在说第三遍。”

在萧昱川的眼神下,魏颐萱怔愣的上了车。

萧昱川对着助理说了一声开车,随后将视线落在了大腿上面的文件上面,直接就将魏颐萱当成了透明人。

魏颐萱看了一眼萧昱川冷峻的侧颜,缓缓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目光空洞的看着窗外的景色,泪水再次模糊了她的视线。

萧昱川余光瞥见魏颐萱那微微抖动的肩膀,合上了手中的文件,冷冷的开口:“为了那样一个男人,哭的死去活来,有必要?真这么舍不得,现在就回去宣誓自己的主权,只是,你确定那种渣男,会拿真心对你?”

冷情的话语,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刚刚那怂包一点担当都没有,一看就是吃软饭的小白脸,就这种男人,她还当个宝似得,这眼睛是有多瞎。

还沉浸在悲伤中的魏颐萱转过头,眼眶泛红的看着身边的男人,微微皱着眉头:“我的事情,与萧少你无关吧。”

她被劈腿了,男朋友在渣,难道还不允许自己伤心难过了?

萧昱川勾唇冷笑着:“本来与我无关,但是既然牵扯到我了,就与我有关,你说呢?”

他的话,让魏颐萱想起了之前林母拽着他说是自己姘头的画面,嘴角忍不住一阵抽搐。

就这样,就和他有关了?

好吧,她承认,确实有关了!

第4章 睡睡更健康
“抱歉,将你牵扯进来。”魏颐萱低垂着眼睑,轻声道着歉。

萧昱川看着刚刚还一副剑拔弩张,此刻却柔顺跟自己道歉的女人,唇角勾起了浅浅的弧度:“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又不是你拉着我不放,讲点道理。”

魏颐萱错愕的看着萧昱川,原本郁结的心情因为他最后那句‘讲点道理’成功的被逗了。

“萧少,我能请你帮我一个忙吗?”魏颐萱为难的看着萧昱川。

萧昱川微微挑眉:“说。”

低着头,魏颐萱小声的开口说着:“我的包落在你们山庄房间里了,那个,能不能麻烦你让人帮我拿出来一下,放在前台就好,我明天自己过去取。”

萧昱川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敢情是不想回去面对那个男的,想着,他在心里鄙弃的嘲笑着,面上却一点表情都没有。

他并没有告诉魏颐萱,林一帆那极品的一家人已经被自己驱逐出山庄了,她就算现在回去,也不会撞见那一家人。

不过……

修长的双手搭在膝盖上,轻轻的敲打着,萧昱川拿出了手机,按下了酒店的电话:“2018房间有个包包,找到了让人送到萧氏集团。”

说完,萧昱川就挂断了电话。

“萧少……”魏颐萱不解的看着他。

送到萧氏集团?

这是几个意思?

萧昱川转过头,漠然的看着魏颐萱:“怎么?有意见?”

魏颐萱摇了摇头,说着:“不是,只是我可以自己去酒店拿的。”

根本不用送到萧氏集团啊,萧昱川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哦,是吗?”萧昱川双手支撑着下巴,笑看着魏颐萱:“那你现在就可以下车前往山庄拿包,我完全没有意见。”

“……”

魏颐萱额头划过了三道黑线。

这会车子都已经驶出多久的时间了,自己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就连手机也没有,就算要走去山庄,只怕也已经晚上了。

石泉山庄地处郊区外,自己就算现在跟着回到市区里,在打车过来也已经很晚了。

魏颐萱嘴角抽搐:“不用了,谢谢萧少,我明天亲自去萧氏集团取。”

她特意咬重了萧氏集团几个字。

经过这么一段插曲,魏颐萱也忘记了伤心难过的事情。

萧昱川满意的收回自己的目光,唇角的弧度渐渐的加深。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忍不住想要逗弄一下身边这个女人,果然,并没有让自己失望,这个女人,有趣!

萧昱川让助理先将魏颐萱送到了她租房的地方,然后才启动车子回到了公司。

魏颐萱一回到房子内,就将自己狠狠的摔在了床上,蒙着被子,倒头就睡。

乔灿灿下班回来,看到魏颐萱红肿不堪的双眼,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魏颐萱将林一帆和林惜滚在一起的事情全部如实告诉了好友,甚至连自己和林一帆解除婚约的事情都说了。

一听到林一帆那个王八蛋出轨自己的堂妹,乔灿灿说什么都不能忍了,怒吼着就要去找那个渣男算账。

都快结婚了,还这么恶心的和自己的堂妹搞在一起,要不要这么恶心人?

“算了,灿灿,还好是在结婚前就发现了,要是结婚之后才察觉,那更加的恶心。”魏颐萱劝说着好友,也劝说着自己。

乔灿灿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安慰了魏颐萱几句,随后强硬的拉着魏颐萱去酒吧喝酒买醉,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通通的都甩掉。

魏颐萱平时很少出入酒吧这些声色场所,许是失恋想要放纵的原因,她这一次并没有拒绝,她觉得自己真的有必要放松一下自己。

跟林一帆解除婚约的事情,她还没有想好怎么跟家里人解释,如果爸妈知道了,一定会很伤心,也会很生气,魏颐萱不想父母因为自己的终身大事在烦心了。

乔灿灿知道魏颐萱表面上不说,但是内心里肯定不好受,她跟林一帆虽然只是短短一年的时间,却倾注了自己所有的感情,如今那渣男竟然……

想着,乔灿灿暗自发誓,她一定要找个机会找那个渣男算账,当然了,这件事情只能瞒着魏颐萱进行。

魏颐萱对乔灿灿递来的酒来者不拒,她迫切的需要酒精来麻痹自己,酒过三巡,原本酒量就不佳的魏颐萱脸色潮红,醉眼迷离。

双手撑在桌子上站起身,魏颐萱眼看着乔灿灿不知道哪里去了,甩了甩头,试图保持自己的清醒,最后视线定格在了酒吧中央的舞台上,跌跌撞撞的朝着舞台走去,一把抢过了驻场歌手手中的话筒,说着醉话:“来首《伤心的人别听情歌》的伴奏。”

歌手看着魏颐萱醉的不成样子,原本想要制止,却在对上她悲伤的眼神时,止住了步伐,让身后的人找到了伴奏旋律,自己选择了退场。

角落里,萧昱川慵懒的靠在沙发背上,兴致缺缺的任由身边的另外一名男人调侃着自己。

“听说,你今天被人‘睡服’了?啧啧,我倒想看看,哪个女人有那么大的魅力,让向来以禁欲系著称的萧少破例了?”坐在萧昱川身边的男子邪魅的挑眉,笑的一脸幸灾乐祸。

萧昱川被人‘睡服’的事情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在整个萧氏集团传开了,身为萧昱川大哥的萧辰玮是最先知道的,然后故意让人将在这个消息给散播出去。

而此时坐在萧昱川身边取笑着他的男子就是萧辰玮。

因为这件事情,萧辰玮不给萧昱川反对的机会,拉着他就来到自家酒吧‘长见识’。

萧昱川冷冷的斜睨了他一眼:“堂堂萧氏总裁,竟然这么的八卦?让你手底下的员工怎么看你?”

萧辰玮一把扑到萧昱川身上,勾着他的肩膀,冲着他挑了挑眉:“老实说,睡就睡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滚。”萧昱川一脸嫌弃的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他以为人人都像他这个花心大少吗?

萧辰玮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贼笑着:“不滚,昱川,不是我说你,你该不会还是处吧?你之前不是谈了一个?啧,活了二十六个年头了,你还体会不到那种销魂的滋味,你白活了啊,要我说啊,趁着年轻,能多睡就不要犹豫,勇敢向前冲,睡睡更健康,懂不?”

第5章 喜欢就扑上去
“……”

萧昱川无语的看着身边的男人,翻着白眼,一脸的嫌弃:“滚远点,别把病传染给我。”

一句话直接就让萧辰玮跳脚了。

什么病?

看看,看看,自己这个弟弟一点都不可爱,整天就紧绷着一张冰山脸,难怪活到26岁就只有一个女朋友,还惨被抛弃了。

该!!!

萧辰玮故意将自己整个人挂在了萧昱川的身上,使劲的压着他。

这画面,要是让人看到了,肯定忍不住激动的狂欢了,两大帅哥,怎么看怎么养眼!

萧昱川很是嫌弃的想要将挂在自己身上的萧辰玮拉下来,他这个大哥,什么时候才会改改这一副不正经的模样。

就在这时,舞台中央传来了一道娇柔的歌声,带着一丝丝的醉意。

最主要的是,萧昱川觉得这道声音十分的耳熟。

现场的气氛很是热烈,舞台上,魏颐萱一边唱着歌,一边扭动着自己妙曼的身躯,让舞台下的人群立刻燥热起来,不断的欢呼着。

萧昱川和萧辰玮同时看了过去,当看到舞台上的那道人影时,萧昱川当场就冷下了脸色。

这个世界还真是小。

一天之内就遇到了这个女人两次。

萧辰玮也被魏颐萱的舞姿给吸引了,学着被人对着舞台的方向吹了吹口哨,这女人,正点!

察觉到萧昱川的目光紧紧的落在那女人身上,萧辰玮捅了捅他的肩膀,笑的猫腻:“喜欢?喜欢就扑上去把人给睡了,你呀,平时就是太严肃了,出来玩乐,就要放松自己的身心。”

一番话,再次换来了萧昱川的白眼,让萧辰玮差点就暴怒了,在听到萧昱川接下来的话,他直接又乐了。

萧昱川看着在舞台上发着酒疯的女人,幽幽开口:“她就是今天传言把我‘睡服’的女主角。”

我去!

萧辰玮直接就从萧昱川的身上爬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个女人。

这消息够劲爆啊!!

萧辰玮对着萧昱川使了一个眼色:“既然都已经把你‘睡服’了,那就再去睡一次啊,顺便磨合一下你们的默契度,多好。”

“滚。”萧昱川冷冷的赏了萧辰玮一个字。

他的视线一直都紧盯着魏颐萱没有放心,想要上前,只是眼前这种状况,她会不会以为自己是去嘲笑她的?

毕竟,她今晚这样失态,和白天根本就是两副模样。

想着,萧昱川决定还是不要出现在她面前来的好,反正这个女人跟自己也没有关系。

萧辰玮端坐在一边,双手托着腮,饶有兴味的打量着自家弟弟。

有问题哦!

萧昱川平时待人总是一副冰山面孔,就算是家里人,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很少有人能够让他的目光停留在那个人身上超过三秒钟。

但是这个女人不一样,自从她出现,萧昱川的目光就不曾离开过她,绝对的有问题。

察觉到萧辰玮揶揄打量的目光,萧昱川这才反应过来,不动声色的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嘿,真的不上去再‘睡服’一下?”萧辰玮打趣着自家弟弟。

萧昱川没好气的开口:“哪里凉快滚哪去。”

萧辰玮邪魅的勾唇一笑,视线紧盯着舞台的方向,耸了耸肩,无奈的开口:“好吧,看样子,我家弟弟是看不上人家女孩子了,既然不愿意在‘睡服’一次,那应该不介意别人去‘睡服’吧。”

“我亲爱的弟弟,你可要想好了,喏,快看,想要‘睡服’的大尾巴狼还挺多的。”

萧辰玮特别欠揍的笑着。

萧昱川随着他的话看了过去,忍不住在心里狠狠的咒骂了一声,再也顾不上自己的出现会不会让魏颐萱误会了,跨步就朝着舞台的反方向走了过去。

呦!

萧辰玮看着他帅气的背影,差点就要拍手叫好了,英雄救美什么的,他最喜欢了,任由萧昱川朝着舞台走去,他就坐在位置上看戏。

舞台上,魏颐萱唱完一首歌,脸色潮红,眼神迷离,模样看起来十分的可人,也让台下的人群一阵热血沸腾。

偏偏酒醉中的魏颐萱并没有察觉到,只是迷茫的站在舞台上,看着台下那疯狂呐喊的人群,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乔灿灿不过是接了一个电话,没想到,好友竟然引起了这么大的骚动,当看到魏颐萱站在舞台上迷茫的样子,她的吓得穿过人群上台,想要将魏颐萱带走,却被人挡住了去路。

几个流里流气的年轻小伙一脸猥琐的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乔灿灿戒备的看着他们,他们想干什么?

“小妹妹,别这么着急着走啊,哥哥今晚请客,陪哥哥喝几杯呗。”其中一人痞气的开口,上前就要去拉倒在乔灿灿怀中没有任何反应的魏颐萱。

乔灿灿拥着魏颐萱往后退了两步,怒瞪着那人:“滚开,喝你妹,臭小子,毛都没长齐,别挡道。”

因着乔灿灿的话,几人的脸色大变,恶狠狠的瞪着乔灿灿,对着身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几人上前就要扯走乔灿灿和魏颐萱。

“哥几个今晚就让你看看毛到底长齐了没有?保证你们欲仙欲……”

不等那人将话说完,他的衣领就自身后被人拽起,一把狠狠的丢在了地板上。

其他几人见状,愤怒的冲上前去,却被萧昱川轻而易举的制服了。

萧昱川整理着微微凌乱的衣袖,冷声开口:“敢在萧家地盘闹事?滚……”

那几个人认出了萧昱川的身份,吓得跌跌撞撞的离开,不敢在有所逗留。

萧昱川冷冷的收回自己的目光,转过身,皱着眉头看向了安静靠在乔灿灿怀里闭着眼睛的魏颐萱,眼神冰冷。

乔灿灿看着萧昱川那冷峻绝美的脸庞,忍不住惊呼着。

我去,这个男人要不要极品,这么的帅气?

“那个,帅哥,谢谢你啊。”乔灿灿从花痴当中回过神来,感激的看了萧昱川一眼。

萧昱川眼神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女孩子家家泡什么酒吧。”

说着,冷冷的收回自己的目光,转身就要离开。

第6章 让姐姐好好亲亲
乔灿灿看着他的背影,再次陷入了痴迷的状态。

不行,这个男人简直太完美了,不管是正面还是侧面亦或是背面,简直帅的不要不要的。

就在乔灿灿泛着花痴的时候,一道焦急的身影朝着他们冲了过来,也让原本想要离开的萧昱川骤然停下了脚步。

“灿灿,你们没事吧。”

来人正是乔灿灿的哥哥乔风,刚刚乔灿灿看着魏颐萱喝多了,就出去打了个电话让乔风来‘爵色’酒吧接他们,就是害怕她们两个喝多的女人会出事。

没想到,还真的出事了。

乔灿灿不好意思的看了乔风一眼:“哥,没事,就是颐萱喝多了,还有流氓想要……”

自家哥哥的保护欲实在太强了,乔灿灿害怕自己不老实交代的话,以后哥哥知道了,自己会更加的掺,索性全部交代了。

乔风一听立刻炸了:“流氓?在哪里?”

一眼就看在了站在他们身后的萧昱川,乔风愤怒的上前,抓着萧昱川的手就要走:“看你章的一表人才的,竟然敢调戏良家妇女,走,跟我去警局,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披着人皮的衣冠禽兽。”

萧昱川眼神冰冷的看着抓着自己就要扭送警局的乔风,那眼神都足以将人冻死了。

流氓?

他看起来有那么流氓吗?

“放手。”萧昱川冷冷的开口。

乔风加重了力道:“做什么不好,非做流氓,跟我去警局。”

萧昱川眉头拧的更重了,这个男人,难不成眼瞎了?

乔灿灿在一边看着自家哥哥搞错对象,将救命恩人的帅哥哥当成了别有用心的流氓,也是无语了。

拜托,有没有点脑子,有这么帅气的流氓吗?

有吗?

有的话自己也甘心被他调戏啊!!

乔灿灿在心里恶狠狠的吐槽着,慌忙对着乔风说着:“哥,哥,回来,你弄错了,他不是流氓,流氓都被他赶跑了。”

“灿灿,你不用害怕,哥哥这就……”乔风似乎并没有听进去乔灿灿的话,依然自顾的拽着萧昱川。

萧昱川始终都冷着脸色,嘲讽的笑着。

乔灿灿无力的抚着额头:“我说了,他不是流氓,是他赶走了流氓。”

乔灿灿的话,终于让乔风停止了所有的动作,转过头,疑惑的看着自家妹妹:“你说,他救了你们?”

“对啊。”乔灿灿点头如捣蒜,冲着萧昱川甜甜的笑着。

乔风一听,立刻松开了萧昱川的手,不好意思的看着他:“这位先生,抱歉,我太着急了,不分青红皂白就……真的很抱歉,对不起,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萧昱川收回自己的手,知晓这个男人也是担心面前两个女人的安危,沉沉的点了点头,声音冷漠:“没事。”

乔风更加的不好意思了。

就在这时,原本安静靠在乔灿灿怀里的魏颐萱突然从她的怀中抬起了头,醉醺醺的看着眼前模糊的人影,直接就将乔风看成了林一帆。

魏颐萱酒劲涌上心头,从乔灿灿怀里站了起来,朝着乔风走了过去,手指着他就破口大骂着:“林一帆,你这个王八蛋,你还有脸出现在我的面前?你不要脸,劈腿自己的堂妹,这么恶心的事情你都做的出来,林一帆,你给我滚。”

说着,上前就推搡着乔风的身躯,一边骂着:“王八蛋,劈腿男,你不觉得恶心我都替你恶心,还有你爸妈,你们一家真是奇葩中的极品,没谁了,林一帆,我告诉你,这婚我退定了,是你这个渣男先对不起我的,你个混蛋。”

“林一帆,你就是一个十足的混蛋,我魏颐萱掏心掏肺的对你,你居然这么对我,渣男,王八蛋……”

怒骂着还不解气,魏颐萱抡着拳头直接一拳一拳的砸在了乔风的身上。

乔风脸色一黑,无奈的看着冲着自己发酒疯的魏颐萱。

她的事情,乔灿灿在电话里已经跟他说的很清楚了,此刻,魏颐萱将自己当成林一帆那个渣男破口大骂发泄心中的情绪,乔风也没有说些什么,发泄出来总比憋在心里来的好。

他早就说了,林一帆那个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做了警察这么多年,最起码的还是能够看出来,只是那会魏颐萱已经和林一帆确认了恋爱关系,乔风就是对林一帆在不满意,也不曾当着魏颐萱的面说林一帆的任何不适。

乔灿灿心疼的看着魏颐萱将自家哥哥当成林一帆那个渣男,心疼的同时,她也没有上前制止。

魏颐萱一边骂着一边发泄着自己的情绪,最后骂累了,恶狠狠的瞪了乔风一眼,随后跌跌撞撞的走到萧昱川的面前,拉着他的手就朝着人群中穿随着:“灿灿,我们走,不要理会这种渣男。”

萧昱川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喝醉酒的魏颐萱拉着走了。

“颐萱。”

乔灿灿和乔风眼看着魏颐萱认错了人,慌乱的呼叫着她的名字。

我去!

这下囧大发了!

乔灿灿和乔风在人群中穿梭着,却怎么也无法找到魏颐萱和萧昱川的身影,两人忍不住一阵无语。

走出了酒吧,魏颐萱再也抵抗不住醉意来袭,软软的倒在了萧昱川的怀里。

萧昱川伸手接住了魏颐萱的身子,闻着她身上那浓烈的酒味,冷峻的脸上满是嫌弃。

正犹豫要不要直接将这个女人丢在马路的时候,怀里的魏颐萱不安分的抬起了头,眨了眨双眼,嘟着嘴迷茫的开口:“咦,灿灿,你怎么变成一张男人脸了?别动,让我仔细看看,灿灿,你这脸好帅啊,来来来,让姐姐好好亲亲。”

双手捧着萧昱川的脸,魏颐萱傻呵呵的笑着,在萧昱川脸色阴沉的时候,踮起脚尖,红唇直接就贴上了他那性感的薄唇。

软软的,甜甜的!

魏颐萱忍不住伸出了舌头,轻轻舔舐着。

萧昱川身躯紧绷,错愕的看着主动吻上自己的女人,不悦的伸手想要将她这个醉鬼给推开。

魏颐萱却不肯了,双手紧紧的环住了萧昱川的脖子,整个人毫无缝隙的贴了上去,满足的品尝着。

第7章 滚的远远的
低眸,看着魏颐萱那一脸满足的样子,萧昱川鬼使神差的不再抗拒,眉眼含笑的看着使命压着自己的女人,紧抿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浅浅的弧度。

乔灿灿和乔风追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喝醉酒的魏颐萱饥渴难耐的将萧昱川按压着,还吻上了人家的唇,难舍难分的不肯离开。

乔灿灿直接瞪大了双眸,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乔风最先反应过来,拉着乔灿灿就冲到了两人的面前,和乔灿灿一把将魏颐萱从萧昱川的身上拉了过来。

乔灿灿扶着魏颐萱靠在自己的身上,目光却忍不住落在了萧昱川那微微红肿的唇瓣中。

我去,好友要不要这么的勇猛?

乔风脸色很是难看:“这位先生,我朋友喝醉了,你难道不知道推开两个字怎么写吗?”

萧昱川懒懒的看了乔风一眼:“这位小姐气势汹汹,热情实在难以抵挡。”

说完,还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已经醉死过去的魏颐萱一眼。

乔风鄙弃的看了一眼萧昱川:“耍流氓我也能将你抓进警局。”

在乔风的眼中看来,他明明可以推开醉酒的魏颐萱,却任由她借醉装疯,根本就是在耍流氓。

萧昱川冷冷的看了乔风一眼,语出惊人的说着:“真正的耍流氓你见过吗?”

“……”乔风直接无语了。

乔灿灿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将哥哥堵得无话可说。

哇塞,男神简直帅爆了!!

乔风要是知道乔灿灿此刻内心里这样的想法,肯定会直接拍死她,让她不要再犯花痴了。

萧昱川别有深意的看了魏颐萱一眼,随后在乔风气恼的目光和乔灿灿崇拜的眼神中转身离去。

“走吧。”直到萧昱川的身影从视线中消失,乔风才收回目光,对着乔灿灿说着。

关于喝醉酒的事情,魏颐萱短片了,一点儿印象都没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十分的难受。

乔灿灿已经起床上班了,魏颐萱看了一眼时间,自己的班次在下午两点钟,现在才十点钟,她应该还有一点时间去萧氏集团取回自己的包包。

洗漱完毕,换上了工作服,魏颐萱拿着钥匙准备出门,却没想到,迎面就遇上了林一帆魏颐萱冷着脸色越过他的身躯就要离开。

“萱萱。”林一帆一看到她的身影,立刻谄笑着走到她的跟前。

魏颐萱被迫停下了脚步,语气漠然:“林先生还有什么事情?”

因为魏颐萱的称呼,林一帆脸色大变,但是想到自己这次来找她的目的,硬生生的将怒火压制着。

林一帆上前,想要牵着魏颐萱的小手,却被她闪开了,脸上的笑瞬间有点挂不住。

“萱萱,我跟林惜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真的误会我们了。”林一帆主动解释着:“林惜平时就调皮,你也是知道的,萱萱,我是爱你的,你要相信我啊。”

魏颐萱好笑的看着眼前虚伪的男人,毫不客气的讽刺着:“林先生,别啊,既然林惜那么爱闹,那你就和她闹去呗,我跟你已经解除婚约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只求你一件事,别再跑来我面前恶心我了,我受不起。”

一番话,她说的毫不客气。

林一帆这个虚伪的男人,他的话,反正自己是不会相信了。

“萱萱,你看你说的什么话。”林一帆眼里划过一抹狠色,稍纵即逝,然后又赔着笑脸:“我爱的人是你,林惜只是我的堂妹,萱萱,你不能就因为……”

“得了,林一帆,你不用拿着爱我的名义来恶心我,说吧,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魏颐萱冷漠的打断了林一帆的话。

她了解林一帆,在闹出了昨天的事情之后,他绝对不可能主动站在自己的面前承认错误,除非是有求自己。

林一帆脸色微微一变,笑了笑:“还是萱萱你了解我,是这样的,你不是跟萧昱川很熟吗?你让他把起诉文书收回去,萱萱,你也知道我现在这份工作对我有多么的重要,萧昱川要是起诉我的话,我的饭碗指不定不保了。”

“萱萱,只要你让萧昱川将文书收回去,我们立刻就结婚,我妈已经物色好地段了,只要这件事情解决了,我们就买房结婚,房产证上也写你的名字。”

魏颐萱看着林一帆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一个神经病一样了。

他是哪里来的自信,自己一定会和他结婚?

还有,就算没有发生昨天来的事情,她和林一帆决定结婚,也是觉得两人的感情走到了那一步,水到渠成,自己根本不在乎林一帆有没有房子。

现在,他居然以房子的事情来要求自己帮他,甚至以为两人还能够结婚。

魏颐萱真的不知道该哭该笑了。

林一帆是脑子抽了吧。

“林一帆,我跟萧昱川根本就不认识,我帮不了你,还有,我跟你已经解除婚约了,我魏颐萱就是单身一辈子,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剩下你一个,我也绝对不会嫁给你,听明白了吗?”魏颐萱一字一句,说的极其的坚定。

林一帆神情愤怒:“魏颐萱,你……”

魏颐萱冷笑着:“我要说的就摆在这里了,萧昱川是你们林家自己作死得罪的,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林一帆,你最好滚得远远的,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你不觉得反胃我都觉得恶心。”

说着,不顾林一帆赤红的眼神,魏颐萱转身就快速的离开。

她知道,自己刚刚那一番话已经彻底得罪林一帆了,她不在意,也不在乎,只求日后能够一片清静之地。

只是……

魏颐萱想的太过天真了!

或者说,她将林家人想的太过美好了。

从萧氏集团那取回了自己的包包,魏颐萱清点了一下包里的东西,跟着前台道了谢,这才朝着自己上班的地方而去。

萧辰玮双手插在裤兜里,看向了身边气息冷漠的萧昱川:“那不是你家小可爱吗?”

萧昱川冷了萧辰玮一眼,决定不在跟这个白痴多说一句话,免得气死自己。

面的萧昱川冷冰冰的态度,萧辰玮已经习惯了,不在意耸了耸肩,尾随在他的身后一起搭乘着电梯前往顶楼。

看着魏颐萱离去的背影,萧辰玮唇角勾起了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

第8章 大闹
林家在得知了魏颐萱不肯帮忙让萧昱川收回那份起诉书之后,心中气恼不已,林父林母三天两头就将魏颐萱堵在小区外,不断的骚然着她,想要以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林家的骚扰,让魏颐萱很是头大,但是她却不愿意轻易的选择妥协。

林家人眼看着魏颐萱柴米不进,心里也着急,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只要魏颐萱一天不妥协,他们都要揪着心。

最后,在林惜的怂恿下,林母直接就闹到了魏颐萱上班的地方。

魏颐萱在一家大品牌化妆品专柜上班,凭借着多年的努力,好不容易成为公司市场部高级专员。

林母在林惜的陪伴下,朝着魏颐萱所在的专柜冲了过去。

魏颐萱此时正在为客户介绍着公司的产品,面对来势汹汹的林母,她只觉得一阵头痛。

“大家都来看看,都来看看啊,这个女人,是儿子的未婚妻,却背着我儿子勾搭上野男人,两人还联手冤枉我儿子在外面找女人,以此来达到和我儿子分手的目的,甚至还心狠手辣的不顾多年的情意,要她所谓的奸夫起诉控告我儿子。”

“大家都记住了这个女人的名字,叫魏颐萱,手段了得,都不知道用自己的身体陪了多少人,才走到如今的成就,可怜我那痴心的儿子,到现在竟然还放不下,苦苦哀求这个女人回心转意,连自尊都被糟蹋着。”

“请你们大家都来评评理啊,你看这个女人,穿着高档的服装,拥着高档的化妆品,她一个小小的柜台专员,哪里来的薪资这样大手大脚的败着?不都是我那儿子养着她,她居然还不满足,在外面用不正当的手段给自己上位。这种女人大家可要当心了。”

林母看向了站在魏颐萱身边雍容富贵的中年妇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劝说着:“这位夫人,要我说,你可要当心了,可千万不要让这个狐狸精有机会和你丈夫接触,为了业绩,千方百计都要爬上男人的床啊。”

那名贵妇在听到林母这一番话之后,脸色大变的看向了魏颐萱,一脸的为难。

这种事情就算不是真的,但是空穴毕竟不来风,经过林母这么一嚷嚷,贵妇人早已经吓得赶紧的逃走了。

专柜里的人错愕的看着眼前的突发情况,不解的看着魏颐萱,用眼神询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母她们是知晓的,魏颐萱的未来婆婆,平时没少来专柜来魏颐萱,顺手带走一大堆他们的产品。

怎么突然之间就……

魏颐萱已经气的胸膛颤动,一口气堵在心中,差点没背过去:“你不要血口喷人,你儿子做了什么恶心人的事情,你确定要我当着所有人的面揭露吗?”

别给脸不要脸!

林母脸色大变,不行,不能够让魏颐萱这个贱人在公共场所抹黑她的儿子。

林惜眼看着林母被震慑住了,决定自己亲自出马。

“魏颐萱,你才血口喷人,你背着我堂哥不要脸的勾引男人来提升自己的业绩,你才最恶心,你以为你恼羞成怒的惹怒我堂哥,就能够抹掉你那些肮脏不耻的事情吗?”林惜反客为主的污蔑着魏颐萱。

魏颐萱愤怒的看着林惜,怒极反笑:“我恼羞成怒?到底是谁恼羞成怒?林惜,你不要脸的勾引林一帆,你也说了他是你堂哥,你们居然厚颜无耻的滚在一张床上,到底谁不要脸?”

“林一帆被控诉,走投无路来求我帮助他的时候,怎么不说我魏颐萱无耻?我不帮忙,你们林家人一天天的将我堵在小区门口,不断的羞辱谩骂,到底谁不要脸?现在没有办法了,就闹到了我工作的地方,到底谁更恶心?”

真是气死她了!

魏颐萱怎么也没有想到,林一帆一家人竟然会这么的极品和奇葩。

明明做错事情的人是他们,是非黑白都被他们颠倒了。

环视了四周,当看到聚拢的人群像观看着动物园的猴子一样注视着自己的时候,魏颐萱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的愤怒。

因为太过生气,魏颐萱眼眶微微泛红,浑身气得直发抖。

周围的同事见状,纷纷上前安慰着魏颐萱,对于林母,她们其实一直都没有什么好感,每次来都要嫌弃一番,又厚颜无耻的拎着一大堆魏颐萱买给她的护肤品化妆品才肯罢休。

林惜得意洋洋的看着魏颐萱,继续说着:“魏颐萱,你简直太不要脸了,狐狸精,贱人。”

魏颐萱咬着唇,紧握着双拳,愤恨的瞪着想要将自己逼上绝路的林母和林惜,如果不是良好的教养制止着她,魏颐萱此刻早就冲上前甩林惜几巴掌,狠狠的给自己出了这口气。

实际上,魏颐萱也这样做了。

她不顾同事的制止,冲到林惜的面前就是一巴掌:“林惜,你嘴巴给放我放干净点,不要出来恶心人,我魏颐萱人正不怕影子歪,倒是你,你最好祈祷你和林一帆的事情能够藏着掖着,不要曝光在大众的面前,兄妹乱、伦,可是世人所不能容忍的。”

林惜捂着自己被打的脸颊,脸色苍白,不敢相信的看着魏颐萱。

她居然敢打自己!

魏颐萱冷冷的笑着:“我打的就是你,你要是学不会尊重人,我照样打你,滚,你们给我滚,不然的话,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那可不就是一巴掌那么简单了。”

人善被人欺,魏颐萱算是深切的体会了。

林惜和林母又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甘心放弃,尤其是在看到林惜被魏颐萱打了之后,林母再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犹如市井泼妇一般就朝着魏颐萱冲了上去:“我打死你个贱人。”

只是不等林母动作,她和林惜已经被保安拎着衣领丢出去,模样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闹哄哄的场面终于安静下来。

魏颐萱无力的蹲下身子,紧紧的环抱着自己,无声的哭泣着。

同事见状,都上前纷纷安慰着,却让魏颐萱哭的更加的厉害。

专柜对面二楼,萧昱川冷眼看着一楼发生的一切,冰冷的眼神中透露着一股嘲讽。

他这辈子肯定跟那个名叫魏颐萱的女人八字不合,最近见面的此处未免也太频繁了。

冷冷的收回自己的目光,萧昱川带着助理漠然离开。

【精品小说】为了母亲手术费,她答应了父亲自私的要求,成为姐姐的替身。黑暗掩盖,一夜荒唐……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5/5391/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5/5391/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