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至尊强者竟然当起了保安,却过得比皇帝还要爽!!!

【精品小说】至尊强者竟然当起了保安,却过得比皇帝还要爽!!!
第一章——是不是没被我上够?
晋城上空的乌云黑压压一片,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一辆过于华美的黑色轿车停在灵堂前。

车上下来的男人,被西装包裹熨帖的身材,匀称纤长。

一双冷眸看着灵堂内消瘦不成样的小人,眼底原本的清冷有一瞬动容,但很快便散去。

在保镖的撑伞簇拥下迈着长腿向灵堂内走去,一副悠然的样子全然不该属于这处地方。

顾凉笙跪坐在母亲的遗像前,一张小脸惨白无神。

直到黑压压的一众影子欺身挤进灵堂,才让她回过神来。

“仪式都已经散了,你还来干嘛?”

顾凉笙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的一怔。

可身后那人却全然不在意一般,眉眼淡淡的扫过布置简陋的灵堂,嗤笑一声。

“顾家已经荒凉成这样了吗?连个灵堂都如此寒酸。”

“是啊,这里确实简陋了些,不适合你叶大少爷,看够了就赶紧离开吧……”

顾凉笙的疲累落在叶凌霄眼里却变成了不屑,轻易就将他的怒火勾起。

“你别给脸不要脸!”

叶凌霄大掌拽着她的衣领逼她看着自己。

“顾凉笙,是不是没被我上够,就开始摇着尾巴吸引我的注意了?忘了每晚是怎么在我身下求饶的……”

不堪的言辞换来的是无声地回应。顾凉笙的脸色如死灰一般,忽然让叶凌霄没由来的一阵烦躁。

嫌恶地松开顾凉笙,任由她无力的栽倒在一边。

顾凉笙躺在冰凉的地上,叶凌霄离开的背影和她记忆里的影子完全重合。

二人之间的种种,走马观花一般在顾凉笙脑海里浮现。只可惜,她没有又哭又笑。因为,属于他们之间的回忆,只有痛苦……

全是叶凌霄给予她的痛苦……

顾凉笙拖着沉重的身体回了家。卧室的窗子未关,雨季的潮湿弥漫在屋内。

连平日里松软的救赎人心的大床,此刻也满是潮湿。

整个身子蜷进去,疲累似乎更重了。

叶凌霄和往常一样,没有回来。

顾凉笙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是啊……他怎么会回这个家呢。

即便她顾凉笙是他叶凌霄明媒正娶的叶家太太。却终究是敌不过,他在外面的金屋藏娇。

失去母亲的绝望和挚爱不得回应的心酸,悉数涌上心头。她以为在母亲灵堂前,已经哭干的泪水,还是顽强的冲破泪腺,汹涌而出。

终于,顾凉笙再也忍不住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在空旷的房间里久久回荡……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昏睡过去的顾凉笙被一阵难闻的酒气刺的醒过来。

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睑,黑暗中一个模糊的人影,正站在顾凉笙床边!

顾凉笙下意识的尖叫起来,可那叫声还未脱口而出,就被沉重的吻堵回腹中。

毫不怜惜的霸道唇舌连带着刺鼻的酒气在她的小口里横冲直撞。

很快,唇舌之间血腥气弥漫,就在顾凉笙快要窒息的时候,这个吻才得以结束。

顾凉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鼻子憋的反酸。

她没再出声,这样的吻,她知道。

是叶凌霄回来了……

此刻,她的心里只默默地祈祷,他能够这样平静的睡去。

因为他一但醒来,就有百般方法折磨她。

每天,她都活在期盼和恐惧中。期盼他能回来,能看她一眼。

可又害怕他回来,将她带入无尽的深渊。

他不爱她……

否则,又怎会这般待她。

顾凉笙和叶凌霄青梅竹马长大,结识了多少年,便追逐了叶凌霄多少年。就在她以为叶凌霄快要接受自己的时候,横空出现的那个人……

彻底毁了她的幸福。

即便,她因为联姻成为叶太太,却也没能够得到叶凌霄的心。

反而,成了叶凌霄爱情路上的绊脚石,成了被他怨恨的对象。

那个女人让她这些年来对叶凌霄的希冀,都成了泡影。

那个女人……

“管彤……”

第二章——顾凉笙 你真是贱!
叶凌霄的声音适时在她耳边响起。

醉酒中呢喃出口的不是她叶家太太,顾凉笙。

而是他唯一承认过的女人,管彤。

原本只祈求安稳的畏惧情绪一下子顷刻全无,涌上心头的是委屈和愤怒。

她有多爱他,就有多愤怒!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瘫在她身上的男人推向一边。大步冲下床打开卧室的灯。

瞬间,白炽的人造光热充斥在整个房间。

刺的昏睡的叶凌霄眉头紧皱。

好一会儿,这刺眼的灯光都没有减弱,叶凌霄才不情愿的睁开眼。

看清眼前人是顾凉笙以后,厌恶瞬间爬上嘴脸。

“顾凉笙,你还真是贱!非把我叫醒来上你不可?怎么,没我折磨你的晚上,连觉都不得睡了?!”

瞧,对于顾凉笙,叶凌霄从不介意自己的言语有多重。他只是在发泄,顾凉笙抢了管彤的位置。

“既然这么讨厌我,又何必回来?怎么不去你的管彤那里?!”

这么多年,她一直在隐忍。

本以为,只要她付出的讨好,叶凌霄终究会看见自己对他的爱。

可惜,她错了。

他叶凌霄眼里只有管彤一个人!她再多的付出也是徒劳!

母亲突然的死,叶凌霄长期的侮辱……

让多年来所有的隐忍都化为利刃,一刀一刀插向她从未想过要伤害的人。

“哦~我忘了……她管彤不过是你的私人医生罢了,很是遭爷爷嫌弃!再有手段又怎么样?身份与我是云泥之别,注定没办法嫁进叶家!只能在你身边委曲求全的做个小三!”

低眉顺眼久了的顾凉笙,忽然开始反击,让叶凌霄很是兴奋。

对,就是这样……

他就是想看到她生气!看到她痛苦!

而不是像今天在灵堂一样面如死灰,那样连折磨起她来都很无趣。

“终于露出你的嘴脸了,顾凉笙!不过有一点你错了。”

冰冷的目光将顾凉笙刚刚鼓起来的勇气,一点一点削弱,通体冰凉。

“就凭我叶凌霄爱管彤这一点,她就比你高贵百倍!顾家千金?呵……在我叶家面前,屁都不是!跟我叶凌霄的女人比起来,你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比起侮辱人,顾凉笙还是没有叶凌霄的嘴毒。

顾凉笙站在卧室中央,看着叶凌霄,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继续过这样的生活……

又是这种表情!

叶凌霄看着顾凉笙死灰的表情,心里的怒火更盛了。

她怎么能露出这样的表情?!一副根本不愿再与他纠缠的表情!

他可以对她厌恶,但她顾凉笙不可以!她只能永远卑微的跟在他身后,永远低声下气的求着他回来!

烦躁的扯下早已凌乱的领带,跨下床,一把将她扛起丢到床上。

“叶凌霄,你干什么?!”

顾凉笙重重地落在床上,发出一声惊呼,双手抗拒的挡在胸前。

“怎么,还装矜持?顾凉笙你配吗?!我后背的抓痕都是谁造成的,还真是饥 渴……”

大掌禁锢住顾凉笙的双手,不容抗拒地提到她头顶。

倾身而下……

第三章——我要和他离婚
衣衫褪尽后……

是叶凌霄的粗鲁疯狂……

是顾凉笙的不得不承受……

酒气的身体在顾凉笙的娇躯里横冲直撞,一下一下有力的挺身,似要将她整个人撕碎一般。

顾凉笙的表情越是痛苦,哀叫越是大声,叶凌霄就越是兴奋!

“舒服吗?顾凉笙,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叶凌霄将对顾凉笙的厌恶悉数发泄在交合的肉欲上。

顾凉笙被蹂 躏的根本无法说出完整的一句话,她抵挡不过,只期盼这样的过程能够早一点结束……

就在顾凉笙意识快要断线前,叶凌霄终于餍足,从她的身体里退了出去。

等她再次醒来,身畔早就没了那人的余温。

偌大的房间又只剩下她一个人。

“顾凉笙,你就是个贱人,灾星!你妈就是被你克死的!”

叶凌霄昨晚在她耳边咆哮的话一遍一遍在她脑海里回荡。

明明躺在深闺,却觉得这屋内寒冷无比,只得将自己蜷缩的紧了又紧。

“不是的……妈妈,你告诉我……不是的,对不对?”

眼泪像断了线的玉珠子,一颗一颗大滴打在羽绣枕上。

呜咽如小兽。

为什么?为什么都要离她而去?!

从前,她在叶凌霄这里受了委屈,还能去妈妈那里,求得安慰。

然后,继续像没受过伤一样,呆在叶凌霄身后,等着他看自己一眼。

可现在,连最爱她的母亲都不在了……

而她讨好了多年的男人,更是恨不得她去死!

顾凉笙忽然就怕了……

她似乎没有那个能力,等到叶凌霄爱上自己了。

或许,是时候放手了吧……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她和叶凌霄一开始连爱情都没有,那这婚姻……只怕是她的坟墓了。

顾凉笙站在顾家大门前,犹豫不决,最终还是迈了进去。

“你怎么回来了?该不会又惹叶总生气了?!”

顾昌云对叶凌霄一向低声下气,称他叶总。

顾凉笙轻轻摇了摇头,可下一秒竟说出了让顾昌云难以置信的话。

“爸,我要和叶凌霄离婚……”

“你说什么?离婚?!”

顾凉笙笃定的眼神肯定了他的质问。

顾昌云想都没想,直接回绝。

“不可能!我告诉你,顾凉笙,离婚这件事你想都不要想!”

“为什么?!”

“顾凉笙,你转过头看看,顾家已经萧条成什么样子了!你不求他帮帮顾家,竟然还想着离婚!”

顾昌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行了,你别在这里惹得我心烦了。有这时间你不如去找叶凌霄!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是讨好还是祈求,都一定要让他帮顾家!”

说着,顾昌云就推搡着顾凉笙向外走。当真是不愿意见到她。

顾凉笙本就委屈的心,此刻更是苦涩。

“为了你的破公司,你就连妈妈都能放弃!连我都能委屈吗?!”

母亲的葬礼他都没能参加,只是差人将灵堂简单布置,便再没了消息……

她还一直在为他找借口,现在看来,只是她们都敌不过他的商业蓝图罢了!

顾昌云推着她的手一怔,可再下一秒,顾凉笙被毫不犹豫的推了出去。

“破公司?我的破公司就是你一直以来享受的顾家千金的身份!就是让你得以嫁进叶家的筹码!顾凉笙,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而不是过河拆桥!”

书房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顾昌云的话像一击钝锤,将她毫不留情的砸醒。

“管彤身份与我是云泥之别,注定没办法嫁进叶家!只能在你身边委曲求全的做个小三!……”

曾经,她用来与叶凌霄争吵的事实,现在却成了一耳光,让她脸颊臊的通红……

第四章——我怀孕了
漫无目的的走。

当顾凉笙回过意识抬起头来,已经又站在别墅门前。

她和叶凌霄的家……

“呵……”

顾凉笙嗤笑着自己,除了这里,她竟然无处可去。

爸爸说的话,让她心口憋的生疼,可偏偏,那真的是事实……她不就是凭着这个,才嫁进叶家。

钱和权力,果然是比她顾凉笙的爱来的有用的多。

到底何去何从,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刚把手搭在密码锁上要开门,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来,将游离神外的顾凉笙吓了一跳。

是一串陌生号码。

不知为何,顾凉笙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喂?”

“凉笙姐姐,我是彤彤呀!”

娇媚的语气从话筒里传来,饶是顾凉笙一个女人,听的也不禁一阵骨头酥麻,又何况是叶凌霄呢……

“你先别想着挂电话,我打来可是有要事想跟姐姐说呢。”

“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谈的!”

果然是个心思通透的女人,顾凉笙已经按在挂断键上的手指,堪堪停住,不由得想看看,她到底能耍出什么花样。

“姐姐这么说可真是伤我的心了……我原本是想问凌霄要姐姐号码的,谁知道他竟然都没有。要联系上姐姐还真是不容易……”

三言两语,不离叶凌霄。

一件小事,也能让她衬托出顾凉笙在叶凌霄眼里到底有多么卑微。

而她管彤在叶凌霄眼里又有多么宝贵。

“我没有时间听你说这些废话,老爷子还等着我吃饭呢。你如果很闲,也可以一起来,哦……我忘了,老爷子可能不太想看见你!”

顾凉笙反口还击着。

可她知道,自己不过是佯装幸福罢了。

老爷子也已经很久没有找过她,连她去拜访也冷眼相待。

只因为她一直没能为叶凌霄生下孩子。

“你会有时间的……”

管彤像丝毫没有被顾凉笙的言语影响一般,语气中满是笃定。

“我怀孕了。”

轻飘飘的四个字,砸进顾凉笙的耳窝,震的脑海中嗡嗡作响。

抬起头,睫毛颤抖着闭上眼睑,忍住泛酸的眼角,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且平静。

“在哪见?……”

晋城最高端的休闲会所——“金陵居”。

隶属于叶家旗下,一半纸醉金迷,一半靡靡之音。

玉手抵着额角,穿过扭动腰肢的金色舞池,走过满是情侣拥吻的粉紫长廊,来到一处静谧的VIP会客厅。

高跟鞋踩上去,白色羽毛没过细跟,四周的墙壁也被通体的白色绒毛包裹,一切陈设,入目皆白的华贵。

顾凉笙不屑的嗤笑。

这样洁白纯净的模样,真与这上流社会的肮脏黑暗不相符。拆人蚀骨的金钱纠纷,要在这里再通过烧钱的方式寻得宁静吗……

顾凉笙打发了侍从,神色自若的坐下来,可一直捏着手办一角纠缠的手指出卖了她的内心。

一个小时后,管彤才姗姗来迟。

棕色的大波浪长发,狭长的丹凤眼看向顾凉笙的目光是藏不住的狡黠,或者说,她根本没想隐藏这般得意。

大红色的裹身短裙,以及十厘米的高跟鞋,让顾凉笙严重怀疑她腹中孩子的顽强能力。

“是凉笙姐姐吗?……”

第五章——明明我才最爱你
管彤一副不记得顾凉笙的模样。

“我们不是早就见过吗?管小姐还真是贵人多忘事。”

顾凉笙酌了口杯中的酒,目光淡淡的从管彤身上移开。

不记得我,倒是记得抢走我的男人。

“姐姐说笑了,我怎么会忘了姐姐呢。毕竟,你可是叶家太太呢!只是,这穿的……是不是过于朴素了点,害得我一时没认出来。”

顾凉笙素来喜白色,母亲的离世,即便为了见这个女人化了淡妆,依然没能掩盖住脸上的疲惫。

“倒是不如你了,原来医生也可以穿的这般骚气。如果全中国的医生都像你这么没有时间观念,该死多少人。”

一句话噎的管彤不知做何反击,平日里在叶凌霄面前低眉顺眼的顾凉笙,真没看出来竟也是个不好惹的货色!

“凌霄他太粘着我了,哄了他好一会儿才肯放我出来,真是抱歉,让姐姐久等了。”

顾凉笙握着酒杯的手一滞,一直维持的平静模样再也忍不住了。

“管小姐在电话中说的,怀了我丈夫的孩子。我不认为,我可以跟我丈夫在外面养的女人称姐妹,也没有那么多空闲坐在这里听你扯东聊西。既然你已经摊牌,那我也开门见山。说吧,想要多少钱离开叶凌霄?或者,多少钱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呵……”

听到顾凉笙直白的话,管彤也渐渐收起了伪装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鄙夷的嘲讽。

“顾凉笙,占着个叶家太太的名字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将心底对她的厌恶通通说了个干净。

“钱?呵……我为什么要跟你谈钱,你一个落魄的顾家千金能给我多少钱?你这个叶太太也不过是名存实亡!叶凌霄还不是天天往我那跑?再多的钱能有叶凌霄的多,更何况,我现在怀了叶家的孩子,这个消息只要一传出去,叶家太太……就该易主了吧!”

顾凉笙心底一阵苦涩。

这,才是管彤的真面目啊……

叶凌霄,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她不过是为了钱,为了你叶家总裁的地位,为了叶太太的身份,才跟你在一起……

明明我才是那个最爱你的人,可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你以为现在还是清宫大院吗?母凭子贵?你怀孕的消息一但传出去,打的不是我顾凉笙,而是叶家的脸面。你大可不怕死的去说,一个小三罢了,我倒是可以坐在一旁看戏。”

顾凉笙双手环胸,半倾斜着靠在椅背上,看笑话一般的盯着管彤。

“看看叶凌霄到底是会保你,还是会为了叶家弃了你肚子里的孽种。”

“你!……你说谁是孽种,顾凉笙,我若把你这话告诉凌霄,你就等着被他骂吧!”

“你随意。告诉他又能怎么样?难不成,光天化日的,他还能弄死我?”

“哗——”

管彤将面前的红酒顺着顾凉笙的头顶倒了下去,瞬间,红色的酒液融进顾凉笙精心挑选的白色礼服上,狼狈不堪。

顾凉笙舔了下唇角的甜涩,毫不示弱的一抬手,将杯中的酒也泼向管彤。

可管彤却唇角一勾,将打湿的发丝撩到同一边,离开了。

直到那抹身影消失不见,顾凉笙才颓唐的坐在椅子上。

抽出纸巾,擦拭顺着脸颊流淌的酒汁,仅有的妆容也被冲刷干净,只余下凄凉满目。

“是啊,叶凌霄不会弄死我。但是,他会让我生不如死……”

第六章——他真的会弄死我
“顾凉笙,你还真是阴狠毒辣!现在这是彻底将你的嘴脸暴露出来了?克死了你妈还不算,你竟然还敢欺负彤彤!谁给你的狗胆?!”

叶凌霄一把将顾凉笙推倒在地,猛的俯下 身掐着她的脖子。

恶狠狠的模样,足以见证他有多爱管彤。

将顾凉笙百般折磨都不解恨,可对管彤却是呵护有加。

“管彤还真是会装可怜……”

顾凉笙不知道管彤是怎么说她的,但想必每一句都能激起叶凌霄对她的怒气。

“彤彤怎么会像你一样,颠倒是非装可怜?她回来的时候头发和衣服都是湿的,眼眶通红。要不是我再三追问,她还不告诉我真相!还非拦着我说不怪你!顾凉笙,你怎么忍心?她还怀有身孕!”

顾凉笙心口一滞……

就算她跟管彤对质的时候,没有落了下风又怎样?

她在管彤面前赢了,可终究不还是败给了叶凌霄。

败给了这个她爱了多年,甘愿付出一切的男人。

可是他,却何曾看过自己一眼?他的眼里只有管彤那个蛇蝎……

“你怎么确定那就一定是你的孩子……她管彤能当你的小三,她自然也能当别人的小三,也能怀别人的孩子!”

叶凌霄掐着她的手没有丝毫怜惜,弄得她一句话,断断续续换了好几次气才说完。

刚呼吸一口的新鲜空气,戛然而止。

“顾凉笙,你真以为我不敢弄死你?!”

叶凌霄手下的力道越发狠辣,留给她的空气越来越少。

顾凉笙憋的连连咳嗽,脸颊也涨的通红,胸腔快要裂开一般!

双手无力挣扎着,拍打叶凌霄的手腕,可他却丝毫未有松开的意思。

就在顾凉笙以为自己要这样死掉的时候,叶凌霄才忽然松开她。

顾凉笙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白皙的脖颈上满是叶凌霄留下的勒痕。

一碰便灼热的疼。

这一刻,顾凉笙才知道……

叶凌霄是真的会为了管彤弄死她!

“这是给你的警告!幸亏这次彤彤没事,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真出了什么事,你就等着死吧!”

叶凌霄的语气冰的刺骨,然而,这还没有结束。

“过几天,我们去离婚。”

撇开她像是一件极其平常的小事。

顾凉笙一下就怔住了,为了管彤,他还真是什么都会做。

“你就不怕爷爷吗?不怕叶家的脸面?!”

“呵……爷爷那我自然会去沟通,你以为爷爷会倾向你?在叶家呆了五年,肚子没有一点动静的顾大小姐?”

手掌拍打着顾凉笙的脸颊,发出“啪啪”的声响。

“你以为我和彤彤的事老爷子会不知情?他不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何况,现在彤彤怀了我叶凌霄的孩子,只这一点,就足够她嫁进叶家!”

一番话,惊醒顾凉笙。

是啊……老爷子怎么会不知道他和管彤的事呢。

“呲……”

顾凉笙发出一声轻笑,一直以来纠结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扬起头,目光笃定。

“我不会离婚。叶凌霄,你听着,我不会离婚!”

我才不要离婚,我才不会让那个女人嫁进叶家!抢走我的位置!

“装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找过你爸爸,跟他说过你想和我离婚……”

顾凉笙的眼睛陡然瞪大,他怎么会知道?!

第七章——我给你钱
“既然你早就想如此,那我就成全你!顾凉笙,你听清楚,是我叶凌霄要跟你离婚!”

顾凉笙没有空闲纠结他从何得知。

“我不离婚!叶凌霄,我说过,我绝对不会离婚!”

她就是死,也不会把这个位置让给管彤!她才是他们爱情之间的阻碍!

她可以做到不伤害他们的孩子,可她没有那么大度,能将自己爱了多年的男人拱手相让!

“顾凉笙,我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离不离婚?!”

叶凌霄猛劲抓住顾凉笙的手腕,一阵生疼。

顾凉笙知道,等着她的又会是一阵狂风骤雨……

“我不离婚。”

四个字从顾凉笙的牙缝里挤了出来。

一秒钟的宁静。

紧接着就是布料的撕裂声和男人粗壮的低吼。

这一次,顾凉笙丝毫没有抗拒,慷慨赴死般赤。裸着身体,迎接他的粗狂无礼。

顾凉笙的表情,让本就恼火的叶凌霄更加疯狂。

猛力的撞击,每一下都让顾凉笙快要昏死过去。紧紧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再发出不堪入耳的嘤咛。

才一会,唇下便猩红一片。

“何必那?顾凉笙。反正你也是个不会怀孕的石女?何必占着叶家太太的位置?”

男人的声音已经不像往常一样冰冷,同样忍不住体内的欲。火。

他一看见顾凉笙这般表情,心里就没由来的烦躁。

竟然还敢提出离婚?!

要离婚也是叶凌霄不要这个贱女人!什么时候轮到她来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

他就是要折磨她,就是要她低头求饶!

顾凉笙依旧紧闭着眼睛,承受他对她的所有“馈赠”。从身体到言语。

反正她早已千疮百孔,倒也不差再加这一点。

“顾凉笙,你别给脸不要脸!离婚给你面子!你没有给叶家生下一儿半女,现在顾家也经济萧条的大不如从前了!老爷子当初联姻时看重的这些,现在你都没有了!什么千金小姐的身份,你什么都没有了!”

叶凌霄似乎要将这世间所有凉薄的话语,都灌进顾凉笙的耳中。

让她生不如死一般。

“你早晚会被赶出叶家,多难看啊,顾凉笙。你以前不是很骄傲吗?你不是最在乎你妈妈和顾昌云打下的基业吗?好,我给你钱,你想要多少都可以,只要你跟我离婚。”

叶凌霄总是在这种时刻羞辱她,爱人之间本该欢愉的事,在顾凉笙这里,却是无边的痛苦。

这是叶凌霄折磨她的惯用手段。可是顾凉笙不明白,他所不爱她,大可像没有她一样,让她自己守在这凄清的房子里,在外面找大把的女人来冷落她。

这样的方法,究竟是对她一个人的折磨,还是他们两个人之间都不得解脱的纠缠呢……

顾凉笙睁开紧闭的眼睑,努力从撞击中找回一丝心神,目光直直的盯着近在咫尺的叶凌霄。

叶凌霄忽然停下了动作,那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眼神。

满是绝望,空洞的没有一丝生气,好像下一秒,她就会推开他,擅自死去。

随着一声低吼,叶凌霄迅速离开了顾凉笙的身体,冲进浴室清洗自己。

该死的……

又是这没由来的烦躁!

顾凉笙还真是有本事……

第八章——希望与失望并存
不出所料,叶凌霄又走了。

顾凉笙瘫死在床上,根本不敢动。

身上的每一处,犹如锥子刺入骨血般,拆分散架的痛。

下体处传来异样的疼痛,顾凉笙强撑着身体,挣扎坐起来,下了床。

药箱就在不远处的茶几上,刚挪动了一小步,顾凉笙就险些摔倒。

只几步的距离,顾凉笙却走了好几分钟,眼看着就要碰到药箱,却脚下一软,栽倒在茶几边。

这一摔,顾凉笙才发现,自己的身下已经流了一小片血迹。

挣扎着回头望去,那猩红一直蔓延到她和叶凌霄刚刚激战后的床畔……

顾凉笙昏死了一晚,劫后余生的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大亮。

屋内依然只有她一个人,赤..身..裸..体的一个人,躺在蔓延的血迹中。

顾凉笙忽然后怕极了……

身体依然不舒服,顾凉笙只好撑着收拾得当,只身去了医院。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您确定没检查错?!”

顾凉笙坐在妇科诊室冰凉的椅子上,失声喊着。

赵医生推了推厚如玻璃瓶底的眼镜片,撇了撇嘴。

“顾小姐,这里是全晋城最好的医院。你若不相信,大可不来这里。”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可是,我有做过节育环啊……”

“节育环位置下移或脱落是会导致怀孕的,请不要怀疑我的专业判断。”

怎么可能?!

竟然在这个时候怀孕了……

从她嫁进叶家那天起,她就将自己做母亲的机会封闭起来。这也是这么多年她为什么没为叶家添下一儿半女的原因。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她和叶凌霄的婚姻中没有爱情,他们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全靠顾凉笙一个人死撑。

月老的红线那样细,没准什么时候就会扯断掉。更何况,叶凌霄的手上,还缠着另外一根。

无论叶凌霄如何借着这一点讥讽她,老爷子和叶家上下如何因为孩子还冷眼待她。

她都绝不会冒险生下孩子,用小生命的未来去拴住叶凌霄。

她顾凉笙过这样的生活,是她爱叶凌霄爱的太痴了,她愿意……

可孩子是无辜的……

顾凉笙不自觉的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小腹处。

这里,孕育着一个小生命……

虽然,他还尚小,不会任何动作,更不会踢她。可作为母亲神奇的感觉,传遍顾凉笙的四肢百骸。

顾凉笙发自内心的涌上一股暖意。

上天在这时候赐给她一个孩子,一定是为了救赎她。

顾凉笙原本已被生活扑灭希望的心火,此刻再度燃烧起来。

或许,她的生活会因为这个孩子改变也说不定。

“顾小姐,您别高兴的太早……”

赵医生冷漠的语气打断了顾凉笙自顾自的喜悦。

顾凉笙忽然有些不敢听他接下来的话。

“很抱歉,您这个孩子的到来并不是一件喜事。因为,他必须要流掉。”

“凭什么?!凭什么流掉他!”

对于医生宣判的死亡,顾凉笙根本不能接受。简直荒谬无理!

她才刚刚因为这个小生命的到来而喜悦!

“带有节育环的孕妇,如果强行分娩,生下来的孩子不是畸形儿就是智力不全的孩子。”

冰冷的话语将她刚刚燃起的希冀瞬间浇灭……

【精品小说】至尊强者竟然当起了保安,却过得比皇帝还要爽!!!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5/5395/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5/5395/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