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自盘古开天,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人为天地灵长……

【精品小说】自盘古开天,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人为天地灵长……
第一章:求你了

“盛天,求你了,不要,这一次真的不行,求你不要。”

“不要?唐夏,这欲擒故纵的把戏对我没用,想当初,你用尽手段爬上我的床,不就是为了想要我这么对你么,怎么,这才半年过去你就不要了?现在才装贞洁烈女,是不是太晚了。”

苏盛天说完不顾唐夏的挣扎,狠狠地贯穿而入,毫无前戏。

毫不怜惜的强入让唐夏疼得忍不住弓起了身。

“盛天,求你不要,退出去好不好,我怀孕了,医生说胎像不稳,不可以做这种事。”唐夏满脸泪痕地祈求道。

她今天才知道自己怀孕了,可是医生却告诉她胎像不稳,不能做剧烈运动,特别是房事。

她还没来得及把这个消息告诉苏盛天呢,就莫名地承受着苏盛天的怒火,还无情地被进入。

听到唐夏的话,苏盛天动作一停,脸上的表情却是平静得可怕。

“怀孕了?”

“嗯,我怀孕了。”

唐夏以为苏盛天听到她怀孕的消息会很高兴,从而会停止接下来的动作,可是她想错了。

苏盛天不但不高兴,反而满脸阴沉,更是毫不留情地狠狠进入,竟是比刚才还要粗暴。

“怀孕?唐夏,谁给你的胆子!你竟然敢怀孕!就你!还没有资格怀我的孩子。”苏盛天一边狠狠斥骂,一边狠狠撞击。

然后,像是这样没办法满足一般,狠狠扳开唐夏的双腿,呈一字型后,苏盛天又狠狠地撞击着。

“啊~盛天,我疼~求你停下来,不要再继续下去了,求你放过我吧。”不仅下面疼,被扳开的腿也疼。

“疼?求我?可当初娇娇也疼!娇娇祈求时,又有谁放过她了,唐夏,这是你该受的。疼就对了,我就是要你疼,我就是要你每天都加倍体会一遍娇娇当初的痛苦。”

听此,唐夏哽咽地闭上了眼睛,身体再怎么疼都比不过心中的疼。

当初,月娇被人强暴的那天,唐夏不知道为何突然出现在了苏盛天的床上,两人赤身裸体,被媒体抓了个正着。

所以,苏盛天被她的爷爷逼迫,只好娶了唐夏。

后面,月娇被强暴的事件,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为幕后主使者,苏盛天不相信她,她百口莫辩。

可是她好无辜啊,她明明什么都没做过,月娇为什么会突然被人强暴,她根本就一无所知,可所有的证据却还都指向了她。

这半年来,苏盛天每天都会毫不怜惜,简单除暴地要她,每一次都弄得她满是伤痕。目的就是为了给月娇报仇,说是要让她每天都体会月娇当初被人强的滋味。

苏盛天发泄完一抽身,唐夏瞬间就如残破的娃娃一般摔倒在地上,感受着下面不断流出的血水,唐夏的眼泪流得更凶了。

“盛天,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孩子,求求你,只要你愿意救孩子,我答应和你离婚,让你和月娇在一起,只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唐夏爬着上前,拉住苏盛天的裤脚,一脸的祈求。那爬过的地方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滚!这下正好省了到医院做手术的钱。”

“都说虎毒不食子,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怎么可以!”这肚子里可是你的孩子啊。

“那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另一句话,无毒……不丈夫。”苏盛天说着,毫不留情地踢开唐夏。

“啊~”唐夏被苏盛天一脚踢开,径直地撞到了身后柱子上,瞬间只觉得胸口一股腥甜直冲口腔,眼前发黑。

“你要怎么才肯相信,我没有叫人去伤害月娇……被媒体偷拍到我在你床上的事,也根本不是我设计的!这一切,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啊……”

苏盛天听了之后,不由地嗤笑出声,蹲下 身来捏住唐夏的下巴。

“你死了我都不会相信。”

第二章:你死了我都不信

苏盛天狠狠甩开了唐夏的下巴,嫌弃得像是碰到了脏东西一样。

呵呵,她死了他都不会相信吗?她爱了他六年,忍受着他残暴的折磨。

卑微的爱,最终,只换来他一句‘你死了我都不会相信’。

这一刻,唐夏好悔好恨,悔自己的选择,更恨自己的眼瞎,不然,现在她也不至于痛失自己还未出世的孩子。

看着苏盛天毫不留情的离开,唐夏终于失去了所有力气,像是一具毫无生命的尸体般,趴倒在地。

她这是……要死了吗?

……

唐夏醒来,入目一片雪白,此时的她神情还有些恍惚。

她不是死了吗,这是哪里,天堂吗?

“夏夏,你醒了。”床边响起一道温柔的女声,唐夏感到自己的额头被一只温热的手贴在上面。

还没回过神来的唐夏喃喃道:“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孩子?你的孩子已经没了啊。你被送来医院的时候已经大出血严重,能保住你都已经花费了我不少的功夫,至于孩子,对不起,我没能保住。”听似难过的话,可女人的语气也透着窃喜。

唐夏猛地回神,转过头去看到的竟是……月娇。

“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滚,你给我滚开,我不要你的假好心。要不是你诬陷我,我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唐夏用力挥手,拍开那只还贴在自己额头上的手。

“夏夏,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呢,当初你设计爬上盛天的床,让我不得不与他分手,紧接着我就出事了,这其中的关节,已经不能再明显了!但是,自始至终我都从未怪过你,我自知自己已经不干净了,所以我真心地祝福你跟盛天,可是你怎么能说是我诬陷你呢,明明,明明那些证据都表明,是你…….”说最后,月娇竟是一副受了大冤枉的委屈样子。

与唐夏此时生气大怒的样子一对比,月娇就显得像是受害者。

“月娇,你血口喷人,你说都是我做的,证据呢。”唐夏气得嘴角抽搐,胸膛也不由地剧烈起伏着。

“证据?夏夏,证据不都是盛天查出来的么?我知道你喜欢盛天,我也知道自己配不上盛天了,如今你也已经和盛天结婚了,你还要我怎样?难道你觉得,我会为了陷害你而丢了自己的清白让别人强么?唐夏,是不是要我死了你才相信我的清白!”月娇一边说,一边流起了眼泪,好一副拼死维护清白的样子。

唐夏瞬间怒极反笑:“死?好啊,那你倒是死一个给我看看,你要是真敢死我就敢相信你是清白的,哦,对了,这里是十三楼,你直接就从这里跳下去吧,也得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心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证明给你看。”月娇嘴巴说着,可是身体却并没有动。

“怎么?害怕了,害怕就直说,我不会笑话你的。”唐夏讽刺道。

“夏夏,如果你非得要我死才会相信我,那么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就死给你看。”突然,月娇声音一改刚才的软柔,变得很大声,还真壮烈,然后,‘义无反顾’地起身,往窗户走去。

在唐夏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门外突然闯进一道黑影快速地拉住月娇,随即“啪~”的一声,唐夏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唐夏,想不到你竟然会这么狠毒,刚刚娇娇还在为你求情,让我不要再怪你以前做的浑事,还让我好好跟你过下去,可你呢,竟然逼着娇娇去死,你的心肠怎么会这么歹毒!你这种女人简直就是死不足惜……”

你这种女人简直死不足惜……

她从认识他起就喜欢他,喜欢了十年,换来的就是他的一句‘你这种女人简直死不足惜。

第三章:手术

刚做了手术,小腹还有着阵阵的疼。

脸上刚才被苏盛天重重打了一掌,唐夏能感觉到半张脸已经肿了起来,很疼,很麻。

但是,这些疼都不及她心中的疼,眼睛很酸很涩。

唐夏觉得,这么多年来,自己付出的爱就是一个笑话。

唐夏怒极反笑,“她为我求情?呵呵,这可是我听过天底下最好笑的一个笑话了,我没做过什么坏事,为什么要她来为我求情?猫哭耗子假慈悲,鬼知道她安的是什么心。”

“唐夏,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再多一句我掐死你。”苏盛天上前掐住了唐夏的脖子,眼中满是怒火。

看着这个做了自己半年的丈夫却没有尽过一天丈夫责任的男子,唐夏只觉得悲凉之极,这掐着自己脖子的手,还真是毫不留情啊。

不过这个男人对她一向是没有丝毫怜惜的,掐着她脖子的力度也是大到让她要窒息,就算是这样,唐夏还是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呵呵,我这都还没离婚呢,你们这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在我面前搂搂抱抱了,果真是婊子配狗,绝配啊。”

唐夏的这话,果真是把苏盛天给惹到了,苏盛天怒极,手下没有丝毫留情,一把就将唐夏扯下病床狠狠摔在地上。

“唐夏,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想要提前去阎王爷那里报道,是吧!”看看,这就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还真是狠心啊。

她当初真是被猪油蒙了心,瞎了眼,才会看上这么一个冷酷无情的男人。

唐夏扑在地上,肚子突然剧烈地疼痛起来,随即她就感觉到身体下面有东西流出来。

这让唐夏不由地想起了那天的情景,她就是这样趴在地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从自己身下流走,但她却无能为力,无法救下自己的孩子。

而眼前的这个男子,就那样冷眼旁观,还恶语相向,对她的哀求无动于衷。

心,痛得无以复加,痛得浑身每个细胞都在叫嚣。

“苏盛天,我们离婚吧。”第一次,她叫他全名,叫得那么地痛彻心扉。

月娇听到之后,不由地眼睛一亮:“盛天,我觉得……”

“离婚?你欠娇娇的都没还完呢,你想都别想,在我没觉得折磨够你前,你想都别想离婚。”苏盛天语气冰冷,神色狠厉。

月娇听了之后,神色不由地阴沉黯然。

都这样了,唐夏都已经主动提出来了离婚,苏盛天竟然还不答应。

难道说盛天喜欢了唐夏?不,不行,她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盛天是她的,谁也别想抢走。

半年前的意外是月娇没能预料到的,她已经失误了一次,这一次绝对不可以再失误,她必须得想办法把盛天给抢回来。

“呵呵,欠?苏盛天,我觉得你搞错了吧,我堂堂的唐家千金,欠天欠地欠父母,就是不欠你们的,你说我欠她,你怕是脑子进屎了,要说欠也是你们欠我唐夏的,是你杀了我的孩子,是你们欠我的,是你们!”一想到那已经没有了的孩子,唐夏心中就忍不住生疼,对苏盛天的恨就更多一分。

听着唐夏的话,苏盛天正想暴怒,但却突然听到月娇的大声惊叫:“天啊,夏夏,你在大出血,快,叫医护人员。”

顺着月娇的话,唐夏看到下 身不知何时竟流出了一大片的血水,染满了整条裤子。

原来,身体上的痛都不及心上的痛了,以至于痛得流了那么多血,她都没有发现。

很快,病房里就进来了三个医护人员,唐夏被医护人员抬上了推车上,推进了手术室。

“这个病人的清宫手术是我做的,现在突然大出血,我比你们更了解情况的严重程度,让我来操作吧。”刚被推进手术室,唐夏就听到月娇对其他医护人员的话。

什么?要月娇给她手术?她怎么忘了月娇是一名妇科医生。

不,她不要,这个女人恨不得她去死,怎么可能会好心的给她做手术。

第四章:切子宫

唐夏挣扎着想起身,要求换另一个医生做手术。

“别动,月娇医生可是我们医院的金牌妇科医生,有她给你做手术你应该感到庆幸,告诉你了别动,再动没命了可别怪我。”一助理护士见唐夏挣扎吵闹,没好气地用力按着她。

……

“准备麻药。”

月娇并不理会唐夏的吵闹,眼中闪过一丝阴险的吩咐道。

随着月娇的话音一落,唐夏的手臂被针一扎,随后她就陷入了无意识状态。

不知过了过久,唐夏感觉自己慢慢恢复了意识,但还没办法睁开眼睛和说话,手脚也还动不了,可是耳朵却是能清楚地听到别人讲话。

“盛天,夏夏大出血严重,必须拿掉子宫才能保命,可是一但夏夏的子宫被拿掉了,那么她这一辈子就再也当不了妈妈了,你作为家属,这个手术做不做由你决定,盛天,你看。”月娇说着满是惋惜的话,可是唐夏却听到了她话里的得意。

摘子宫?不,不可以,苏盛天,你可千万别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千万别啊。唐夏不停地在心里祈祷,着急得眼角不由地掉下了泪。

可是苏盛天冷冷的一个字,却把唐夏彻底地打入了深渊。

“做。”

他竟然要月娇给自己做手术,切掉自己的子宫。

杀掉了她的孩子后,竟然还要剥夺她做妈妈的权利,他怎么可以……这么地狠。

“听到了吗,盛天亲口说要给你做手术,这手术单上可是他亲笔签名的呢。哦,我忘了,你现在麻药效果没消完,你还动不了说不了,不过没关系,你能听得见就够了。”进来后,月娇附在唐夏的耳边轻声说。

“准备手术。”

此时,病房内,唐夏望着天花板呆呆地出神,

孩子没了,子宫没了,她身为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东西都没了。

想到当初自己不顾家人反对一心要嫁给苏盛天,甚至不惜拿自己的生命去威胁爱自己的家人。

最后家人被逼无奈,终于答应了以联姻的方式让她嫁给苏盛天 ,当时的她因为这个事情高兴得睡不着觉。

可是没等这个消息公布出来,她就莫名地在苏盛天的床上醒来,失去了清白不说,还落了一个心机婊的名声。

最后苏盛天是娶了她,可是跟她所想、所期待的完全不一样,那是带着惩罚性的娶了她,只因在当天,他喜欢的女子被人强了。

现在想起,唐夏不由地眼角划过两行清泪,她好恨,恨自己的无知,恨自己的傻。

……

唐夏一个人在病房里一呆,就是五天,这五天除了医护人员就没有其他人来过,就连苏盛天和月娇也不曾出现。

这倒是让唐夏难得清净了五天。

这天,唐夏看着窗外出太阳,难得心情好些,想出去散步。

可是刚等她下床,还没走几步,房间的门被猛地打开了。

看着来者,唐夏的心还是忍不住顿疼了一下:“苏盛天,你怎么来了。”

一连五天没出现的男人,突然来了,眼中还满是恨和欲。

“怎么,才几天不见,一见就这么地惊讶?难不成你藏了别的男人怕被我发现吗?唐夏,想不到你竟然这么贱,连住院都不安分。”苏盛天关上病房的门,猛地大步上前捏住唐夏的下巴。

“我没有,苏盛天,你别一来就发疯乱咬人,也别想乱在我的头上扣屎盆子。”唐夏直视着苏盛天的眼睛,眼中满是恨意。

爱和恨只见只隔一线,要说以前她对苏盛天爱得可以为他做任何事,甚至是去死,那么现在他就有多恨苏盛天 ,恨得让他去死都觉得便宜了他。

第五章:你就是个无耻

苏盛天脸色阴沉,抿着唇拿出一沓照片猛甩到了唐夏的脸上:“你还说没有,那这些是什么,唐夏,真的没想到你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荡妇。”

照片打在脸上有些生疼,但是比起心中的疼来说,那都算不上什么。

照片散落了一地,唐夏用眼角余光看过去,在看到照片的内容时,只觉得好笑至极。

这些照片里,女主角无一例外都是她,而男主角就精彩了,都是穿着白大褂的不同男人。

唐夏不得不承认,这拍照片的人水平是真的很好,这角度抓得那叫一个完美,很平常的一个交流动作,在这一流的拍照水平之下,都能拍出不一样的意味。

难怪苏盛天会这么生气呢,就算苏盛天不爱她,可是看到自己名义上的老婆竟然大庭广众之下给他带‘绿帽子’,这放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都是会生气的,更别说是像苏盛天这种自尊心又强、又小气的大男子主义了。

想都不用想,唐夏也能知道拍这些照片的人是谁,除了月娇也没有谁会这么无聊了。

“这些东西你怎么解释,还有什么好说的,嗯?”苏盛天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间都满含了怒气。

“没什么好解释的。”反正她的解释他从来不听,也不会相信,既然如此,她何必费那般口舌呢。

看着唐夏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苏盛天用力地掐起了唐夏的下巴:“谁准许你用这样的态度语气跟我说话的 ,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想死了吧。既然你那么饥 渴难耐,我就成全你。”

苏盛天说着就扯下自己的皮带,把唐夏按倒在地,直接绑住了唐夏的双手拴在了床脚上。

看着苏盛天眼中的怒火和欲望,唐夏意识到他想做什么,整个人瞬间都慌了:“苏盛天,你这个禽兽,我刚流产还做了子宫切除,你不能这么对我。”

唐夏挣扎着想踢苏盛天,但是却被苏盛天轻易地压制住了。

“那又怎样,你只是流产做切除术,下面又没坏,怎么就不能要。”苏盛天声音毫无温度地笑道:“唐夏,你别忘了,我对你的惩罚还没结束呢,这次给你休息五天已经是对你天大的仁慈了。”

“不,不要,啊~苏盛天你这个禽兽。”

她越是挣扎,他就越粗暴。

她越是反抗,他就深入得更狠,毫不怜惜。

半年来,他根本就没把她当成人来对待,于他而言,她就只是泄 欲的工具。

全过程,唐夏都是在痛苦和浑噩中度过,她再也没有一丝力气去挣扎,唯一能做的就是咬紧牙关忍住声音,这是她最后的尊严。

苏盛天结束了之后抽身离开,脸上丝毫怜惜、愧疚也没有,也没有丝毫想帮唐夏解开的意思。

“唐夏,你听着,我会一直折磨你,折磨得你生不如死。”说完顿了顿后又道:“当然,你如果想要自杀的话,我不介意让整个唐家陪葬。”苏盛天说完勾起嘴角冷冷的笑了笑。

唐夏气得牙齿紧咬,浑身都在打颤:“苏盛天,你……卑鄙,无耻。”

自杀?呵,怎么可能,折磨到了这程度都没死,她怎么可能就会这么轻易的自杀。

她孩子的仇都还没报,渣男贱女都还活得好好的,她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地去死。

“过奖,再怎么卑鄙也不及你对娇娇所做的事。”苏盛天冷哼了一声,穿好衣服后,转身就走。

唐夏已被折磨得没有一丝力气,浑身动弹不得,就那样躺在冰冷的地板上,逐渐昏死过去。

第六章:明白了

唐夏最终还是被查房护士发现的。

她浑身淤青,身下满是白色与红色交织的浑浊体,身上也是狼狈不堪,明眼人一看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护士还以为医院闯进了强歼犯,连忙想报警查监控,唐夏赶紧制止住说:“不要报警,是我丈夫。”

那小护士听了之后,满脸的惊愕与生气。

这几天,唐夏一直都是自己照顾自己,护士们私下都还在议论她的丈夫没良心,想不到她手术才都没多久,丈夫就这么对她,护士们顿时为她觉得不值。

“你丈夫还是人吗?几天都不来看你,一来就这么对你,简直就是禽兽啊,不,说他是禽兽都侮辱了禽兽。”

唐夏听了之后,除了深深地闭上眼睛不知该作何回应,谁叫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呢。

如果当初的她没有那么瞎,没有那么傻,又何至于弄得自己如今这番模样。

以前她认为,苏盛天之所以不喜欢她,一定是因为被月娇的外表迷惑了,毕竟月娇是个很会装的人。她想,只要自己真诚付出,用心相待苏盛天总有一天会看到,会被自己感动喜欢上自己的。

直到今天她才彻底明白,苏盛天根本就没心,纵使她再怎么地去努力,怎么地捧出真心都不会得到苏盛天的一丝丝怜惜,相反还会被他践踏得体无完肤。

直到出了半年前的那件事,苏盛天迫于家里的压力不得不娶了她,她以为苏盛天就算是不喜欢她,但是至少也会给她一份信任,但是她又想错了。

苏盛天不仅不信任她,就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就判了她死刑,一个连信任都不曾给她的丈夫,哪里值得她掏心掏肺地付出?

呵呵,她就是明白得太晚,才会让被人践踏了这么多年的尊严,以至于付出了那么惨烈的代价。

……

苏盛天那次走后,又是好几天没来。

苏盛天没有来,月娇却来了。

“你来干什么,我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看着不请自进的月娇,唐夏直接下了逐客令。

“你先别这么着急把我赶出去啊,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个真相的。”月娇笑着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想不想知道半年前你为什么会在苏盛天的床上,而我为什么又会被强歼么。”

唐夏的脸色瞬间一变。

她是怎么会出现在苏盛天的床上的?难道…………

像是知道唐夏心中想的是什么,月娇笑了笑:“没错,是我做的。其实当时我本想自己爬上盛天的床,可是我没想到,最后却阴差阳错为你做了嫁衣。”说到这,月娇的面容变得狰狞了起来。

“所以,我只能自导自演了一场戏,一场被强歼的戏,本以为这样可以让他讨厌你,厌恶你而不娶你,可是我没想到,他最后竟然还是娶了你,我真是恨啊。”

唐夏听了之后怒极反笑:“所以,你这是想告诉我,你偷鸡不成蚀把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哼,那又怎样,你虽然嫁给了盛天,但是你却过得生不如死,他天天折磨你为我报仇,他虽然娶了你,可是心中却只有我,唐夏,这是你做梦都得不到的东西。还有,你现在已经没了子宫,你已经没有任何与我相争的筹码,这场战役了,你已经输了。”月娇说完脸上扬起了胜利者的笑容。

原来如此…….

唐夏明白,全都明白了。

这一切都是月娇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第七章:后悔了

月娇和苏盛天原本是一对恋人,他们大学相识后相恋,当时她喜欢苏盛天已经有五年之久,只是这一份喜欢被她藏得很深很深,很少有人知道。

后来她听说苏盛天跟月娇分手了,具体原因她不得而知,就是因为知道了他们分手,唐夏才闹着要嫁给苏盛天。

家人被逼无奈同意了,可是却没等消息公布,她就莫名地睡在了苏盛天的床上,还落了一个心机婊的帽子……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月娇的手段造成的。

月娇叹了一口气后接着说:“我怎么都没想到,这阴差阳错的,竟然让盛天娶了你,害得我又要另想别的办法。”

这一句,唐夏已经听不进去了,或是说,她已经听不到了。

此时,她的脑海中满是这半年来所受到的折磨和苦难,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月娇的一个设计,才导致盛天不信任她,这才最终让她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她恨,好恨。她恨苏盛天,恨月娇,更是恨自己的忍让。

“啊~我要杀了你, 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此时的唐夏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眼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把眼前这个让自己备受折磨、让自己失去孩子、还让自己没了子宫的女人去死。

唐夏已经顾不得自己的手上还在输液,起身就要朝着月娇扑去,可是还没等她扑到月娇身上,突然冲进来一个黑影把月娇给拉了过去,唐夏一个扑空,瞬间落在了地上,头还狠狠地砸在了一旁的桌角。

而手上的针头也因此被扯开,血竟是瞬间喷射而出,染红了那白色的床单,有些刺眼。

“唐夏,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竟然敢伤害娇娇。”只听苏盛天暴怒的出声,随即唐夏就感觉自己被人重重地一脚踢开,身后猛地撞击在了墙壁上,正好撞在了脊椎骨上。

“咔嚓~”的一声,苏盛天没有听到,因为他的眼里心里只有月娇一个人。

唐夏只觉得眼前发黑,胸腔冒出一股甜腥,她终是忍不住哇的一口吐了出来。

苏盛天,你的心究竟是怎么做的,竟然能对结发妻子这么地狠心。

看到唐夏此时的样子,月娇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得意,但是很快就被她掩盖而去,换上一副无辜的表情。

“盛天,我没事的,你不要怪夏夏,她身为女人,没了子宫生气可以理解,你让她把气撒出来就好了,不然憋在心中会憋出病来的,她毕竟是你的老婆,你不能打她啊……”月娇一副为唐夏解释开脱的口吻。

可那说出口的话,却没有哪一句不是刺激苏盛天、想让她唐夏死更快的。

“娇娇,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伤害,她都要杀你了,你还在为她开脱。”苏盛天看着月娇,不赞同地说。

善良?呵呵,听到苏盛天竟然说月娇善良,唐夏只觉得可笑之极,要是她现在能爬得起来,她绝对会一口血水吐到苏盛天的脸上,骂他眼瞎。

想不到自己眼瞎,还会有比自己眼瞎的人,也好,既然这对渣男贱女想要在一起,那她就成全他们。

唐夏现在倒是很期待他们两个在一起之后,然后让他发现月娇真面目时的表情,她想看苏盛天被自己狠狠打脸的样子。

唐夏发现,自己此刻有些恶趣味了。

“有你在,她不是没伤害到我么,我没关系的,毕竟你们是夫妻。”月娇说着脸上闪过了一丝落寞,可是内心却不断地叫嚣着让苏盛天可以赶快提出离婚。

看着月娇的委屈难过,苏盛天的心不由地更怒了。

第八章:坐牢

“夫妻?她也配么,娶她只不过是为了折磨她而已。”苏盛天已经后悔了,他早该把这个女人给掐死一了百了,这样也不会害得娇娇接二连三地受到这个女人的伤害了。

“呵呵,苏盛天,你知不知道蛇蝎心肠的是你怀中的女人,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设计的,你知道吗?是她给你下的药,是她想爬上你的床,只不过却阴差阳错地让你睡到了我……她才是蛇蝎心肠的女人,你知不知道。”不知为何,唐夏还心患有一丝期待,可是她错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这些鬼话?”这个女人,满口的谎言,一切的解释只不过是想要替自己开脱罢了。

唐夏听了之后,笑了,但也哭了。看吧,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她竟然还心抱一丝希望,简直可笑之极。

唐夏大笑出声,可是眼中却不停地流泪,看得苏盛天眉头一皱。

原来,悲哀莫过于心死。

“对,我怎么忘了,你从来都不相信我,月娇说什么你就相信什么,而我说的在你看来都只是狡辩、是谎言。”

苏盛天根本就不想继续看唐夏的惺惺作态,他一想到如果自己刚才来晚一步,月娇就会被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害死,他就是一阵心有余悸,再也无法容忍唐夏继续狡辩下去。

他对着门外一喊:“来人,把这个杀人未遂的女人送去警局。”

他要把她抓去坐牢……

明明已经心死了,可为什么心中还是忍不住地一阵阵痉挛。

那一刻,痛那么明显,从四肢百骸直传达进心尖,唐夏颤颤巍巍地爬起,站起来,手指着自己的心口,声嘶力竭地喊:“苏盛天,我才是你的妻子,是你明媒正娶,昭告天下娶回来的妻子,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

苏盛天看着她悲戚的面容,突然感觉到心脏的最深处,有一根神经跳动了一下。

看到苏盛天的脸色有些不对劲,月娇连忙开口:“夏夏,你说是我陷害你,是我对盛天下药的,你有证据吗。而且我和盛天本就是相爱的恋人,我用得着下药吗,要不是因为你,我们也不会分开。可是你现在却这样来指责我,不觉得你这样做太过分吗?枉我还一直把你当姐妹,你这样做,真得很伤我的心。”

月娇的话让苏盛天扫去了所有犹豫的情绪,就连刚才升起的一丝心软也都被扫去得无影无踪。

苏盛天抱起月娇,头也不回地走出去:“安排律师,我要和这个女人离婚。等离婚手续弄好了就把这个女人送去警局,杀人未遂该判几年就几年。”

听到苏盛天终于说要离婚了,在他怀中的月娇脸上终于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看着苏盛天消失的背影,唐夏只觉得可笑之极,他竟然要跟她离婚,还要把她送进警局。

此时此刻,唐夏也终于明白,这一切都是月娇的计谋。

故意激怒她,让她对月娇动手,让苏盛天正好看到,好让他下定决心跟她离婚。

现在,月娇不仅计谋得逞,还害得她要进监狱,从而没办法再出来阻止月娇和他在一起,真是一举两得。

唐夏靠在墙上,身上的疼让她不由地滑落蹲下,浑身颤抖,但是身上的疼痛也不及心中之痛的万分之一。

……

律师的效率很快,没多长时间,一份离婚协议书就摆在她面前,苏盛天几个大字也已经签了上去。

呵呵~苏盛天,你我从此恩断义绝,你们所欠我的,我会要你们一一地给我还回来,此生,不死不休。

【精品小说】自盘古开天,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人为天地灵长……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5/5397/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5/5397/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