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把悲伤掩饰得天衣无缝。

【精品小说】把悲伤掩饰得天衣无缝。
第1章.渣男贱女

夜,已深。

淫靡浪荡的呻吟,在寂静的别墅内,连续不断地响起。

“阿琛,你……你好棒……”

“……”

女人的呻吟,男人的低吼,此起彼伏,扰乱了皎洁的月光笼罩下,那寂静的深夜。

沈意从出租车上下来,精致的脸上,满是倦容,绕过小树林立的庭院往屋内走去,秋风带来的凉爽让她席卷上来的困意被一扫而光。

进了屋,她习惯性地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跟着往楼上走去。

淫靡的声音,开始撞击着她的耳朵,她有些反感地蹙起了眉头,下一秒,又归于平静。

漫不经心地喝着水,神情如常地推开了身边并没有关紧的房门。

“啊——”

呻吟声被女人惊呼的声音所取代,床上交缠着的男女,停下了动作,视线一同朝她看了过来。

沈意淡定地打开了房间的灯,天花板上垂着的水晶灯照亮了床上的男女,因为她的出现,停止了挥洒汗水的动作。

沈意淡淡地一笑,目光扫向床上紧紧地揪着被子,躲在男人身后恐慌地盯着自己的女人。

她勾唇一笑,漫不经心地撩拨了一下额前散乱的刘海,继而将目光移向床上同样赤着上身的男人。

“呦,琛少,今天又换口味了?”

相比起那个女人的惊慌,男人由始至终都是一副冷清的模样,面对沈意的脸,唇角勾着一丝嘲弄。

喝完手中的水,她慢条斯理地走向房间里那张带着田园风格的布艺沙发上坐下,双脚交叠着,眼尾一挑,重新扫向床上的男人。

他的目光又冷又深,那种冷,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就是这样拉开了一段距离,她依然能从他身上感觉到那种彻头彻尾的冰冷。

男人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并没有因为沈意突然的闯入而改变面容,声音淡漠:“沈家教出来的女儿连这点教养都没有?不知道进房要先敲门吗?”

他的声音,淡淡的,目光清冽。

面对他的问责,沈意淡笑着挑了挑眉,“我没听说进自己的房间还要敲门的。”

她的表情,由始至终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让床上的男人,多了几分烦躁。

“不过,早知道琛少你看中了我的床,礼貌上,我是该敲下门,不过,前提是,你得让我知道这房间有人,不是吗?”

她伸手,指了指天花板上挂着的那盏光芒四射的水晶吊灯,道:“下次做的时候,开着灯,毕竟,我妹妹不丑,不需要关上灯才能尽兴。”

她说的每一个字,都脸不红气不喘,眼前香艳的画面,对她来说,似乎跟吃饭喝茶没任何区别。

她说话的时候,目光投向男人身边颤颤巍巍的女人,她口中的妹妹,异父异母的妹妹沈昕。

见她红着双眼,泪光盈盈地看着沈意,明明被“戴绿帽”的是她沈意,可偏偏,反而像是她沈昕受了万般委屈似的。

第2章.高段位白莲花

“对不起,姐姐,我跟景琛是真心相爱的,求……求你别告诉爸妈,姐姐……”

“千万别这么说,你可是我妹妹,你喜欢的东西,拿去就好,爸妈当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她淡笑着打断了沈昕的话,白莲花她见多了,可段位这么高的白莲花,她还真是第一次见。

哦,不,她这个段位,应该是她那个妈妈言传身教出来的。

生气倒不至于,她只是觉得恶心罢了,要做什么地方不能做,偏偏要跑到她的房间里来,这是来跟她示威吗?

不过无妨,对唐景琛这个她才见了几次面,话都没说上几句的未婚夫,她向来没多大兴趣。

若不是想借着唐家达成自己的目的,她根本不可能会跟唐景琛扯上半点关系。

她拧起了眉,眼底毫不掩饰的厌恶。

沈昕红着眼没说话,楚楚可怜的模样,是个让男人轻易起保护欲的女人,当然,唐景琛也不会例外。

见唐景琛当着沈意的面从床上下来,步履沉稳地站到沈意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目光深沉而清冽。

冷笑声,带着毫不掩饰的羞辱,对着沈意开口:“这么香艳的画面,你都能保持平静,看来平时看过不少男人的身子。”

面对他口气中的讥讽,沈意并不生气,就如唐家把她列为唐景琛未婚妻的不二人选后的第二天,就看到他跟不同女人勾搭在一起一样。

没有哭哭啼啼,没有寻死觅活,镇定得仿佛一个外人,事不关己的模样,根本不像他唐景琛的未婚妻。

此时,她也是如此。

听唐景琛这么说,她略带自信地一笑,笑容优雅却妩媚,窗外的月光,打在她精致的五官上,看得唐景琛的眼底有过片刻的愣神。

她揉了揉仰得有些酸胀的脖子,在唐景琛面前站了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眼他即使光着也不像其他男人那样令人作呕的身材,道:“我在医学院解剖尸体的时候,什么样的身体没看过,我还清楚他们身上的每一处器官跟骨骼分配,如果琛少你想知道的话,我不介意在你身上一一指出来。”

说话的时候,她的笑,更加得动人跟妩媚,眼中流淌出来的挑衅,让唐景琛又恼怒又反感。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拿他跟那些浸在福尔马林里的尸体相提并论。

他厌极了这个女人除了看中他唐家的钱,什么都没兴趣的样子。

紧接着,她又懒懒地伸了个懒腰,对唐景琛一笑,道:“放心,我是个识时务的人,房间借给你们,想做多久都行,我先出去了。”

她慵懒提步,绕过唐景琛身边,目光,不动声色地扫了床上的沈昕一眼,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转过头来,道:“对了,要想了解我们沈家的家教,我妹妹可能更清楚,你想知道的话,可以问她。”

走到门边,她一贯地从容,笑容依旧,“帮你把门关上,下次记得锁门。”

第3章.酒吧夜遇

门关上的瞬间,唐景琛的脸,黑得有些难看,眼底迸射出来的火焰,恨不得将沈意烧成灰烬。

“做完了记得把我房间打扫干净,我有洁癖,尤其是狐骚味,会让我过敏。”

门外,传来沈意慢条斯理的声音,带着几分得意跟调皮,跟着,去了另外一间房。

床上的沈昕,听到沈意口中那句“狐骚味”的时候,顿时气得目露凶光,要不是她在景琛面前一向是个听话的乖乖女,她现在就冲出去撕烂那个贱人的嘴。

无妨,反正景琛站在她这边,只要景琛喜欢的人是她,就算那个贱人是唐家指定的少奶奶又怎么样,等那老头子一死,沈意那个贱人还能蹦跶得起来?

她的唇角,勾起了阴冷的笑,看了唐景琛一眼,光着身子下了床,轻声来到唐景琛身后,双手圈住唐景琛的腰,声音中,带着几分战战兢兢,“怎么办,景琛,姐姐会不会告诉唐爷爷啊?”

“别怕,爷爷那边有我呢。”

唐景琛拍了拍沈昕的手,声音软了几分,安慰道,“等你怀了我的孩子,爷爷就是想不认都不行。”

“可是……唐爷爷喜欢的是我姐姐呀。”

她将头,侧着靠在唐景琛坚实有力的后背上,似乎是在试探着什么。

这一次,唐景琛没有说话,眼中迸射出了几许阴戾的光芒,抿着唇,月光,将他凉薄森冷的气场,凝聚成了一团。

夜色——

坐落在市中心最繁华地段的酒吧,七彩的灯光明暗交替地闪烁着。

酒吧内vip卡座里,男子低敛着眉,薄唇轻抿着,修长干净的手指有意无意地抚摸着酒杯的边缘,黑色的风衣,在昏暗的灯光下,衬得他越发得神秘而高贵。

尽管如此,依然掩盖不了他隐藏在黑暗中的那一缕风姿卓越。

他的身边,站着一名看上去十分严谨的男子,垂着头,低声说着什么。

“少爷,查到了,四年前跟您……的女孩子叫沈意。”

说话间,一个档案袋放到了男子面前。

“沈意?”

男子清冷的眸子闪过一丝诧异,片刻后恢复到最初的讳莫如深,抿着的唇微微动了动,“阿琛的未婚妻?”

他的声音,带着与生俱来的沙哑与性感,同时又磁性十足,好听却不轻浮。

说话的语气,偏偏又多了几分深沉和自然散发出来的疏离。

身边的男子愣了一愣,跟着,点了点头,“是,确实是琛少爷的未婚妻。”

男子垂下眸,动作慵懒却不失优雅地翻着手下递上来的档案。

卡座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压抑得让人感到窒息。

身边的男子没再开口,只是恭敬地站在一边,甚至连猜测自己老板心思的胆子都没有。

眼前这个看似沉稳又温和的男人,总是带着一股天然得容不得他人有半点猜疑的威严。

酒吧的另一头,几个年轻的男男女女围坐在一起,比起卡座内的宁静,这边稍显喧闹了一些。

“小意,今天是你满二十五岁的生日,敢不敢找个男人破个处?”

第4章 .邀请神秘男

大家都玩嗨了,成年人的世界,话题也总是百无禁忌。

沈意端着酒杯,灯光打在剔透的玻璃杯上,倒映着她那张精致的容颜。

听到好友这么问,她垂着的浓密睫毛微微颤了颤,目光从酒杯移到自己好友兼同学的纨绔富二代沈安伦身上。

破—处?

沈意的眼底,掠过一抹不明深意的狡黠,将眼底那抹被沈安伦的话挑起来的痛苦完美地收了起来,挑眉看向沈安伦,问道:“我要是敢,有什么奖励?”

漂亮的明眸中,带着挑衅。

沈安伦听沈意这么说,眼底亮起了明艳的色彩,拿起钱包,从里头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到沈意面前,指着酒吧里的男人扫了一圈,“随便在这里挑一个男人,完事了,这里的一百万全是你的。”

沈意的目光,懒懒地朝眼前这张卡睨了一眼,在沈安伦挑衅的眼神中,勾起了唇,上前将卡收了起来,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从位子上站了起来,“一个小时后,把密码给我。”

“没问题!”

沈安伦的眼底,掠过一丝异色,看着沈意的目光在酒吧里扫了一圈之后,定格在了酒吧卡座内的男人。

提步正要上前,却被沈安伦给抓住了手腕,见他俊美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愠怒之色,道:“一百万而已,你就把自己给卖了?”

低沉的嗓音,收起了往日的轻佻跟浮华,隐隐地夹着愠怒的火光。

沈意的心,颤了颤,而后,恢复了平静,笑容变得妩媚又自信,“对你当然只是而已,对我却是天价!”

她扯开了沈安伦的手,挺直了腰板朝卡座的方向走去。

行走在酒吧狭长的小道上,她不自觉地吸引了各色人的目光。

不仅五官长得美,那无与伦比的气质站在人群中也能轻易地吸引着目光,举手投足间,自信又妩媚,慵懒却又有着让人望而却步的疏离。

她来到男子面前,眼前突然间出现的黑暗让一直沉默着端着酒杯抿着酒的男子下意识地抬起头来。

沈意的表情怔了怔,看着男人抬眼的瞬间呈现在她面前的那张俊美的脸,她有片刻的失神。

这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比沈安伦多了分成熟和沉稳,又比唐景琛又多了些温润。

那双眼,在黑暗中,沉淀着深不可测的幽深,在看到沈意的刹那,眼底掠过一丝惊诧之色。

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地在面前的档案袋上一压,这张脸,跟档案上的照片一模一样。

男子的唇角,不动声色地勾了一勾,没想到在这里碰到她了。

眼尾看着沈意,向上一挑,却未开口。

终于,沈意在这双讳莫如深的黑瞳中,找回了理智,有些好笑地理了理自己刚才片刻的失神,对男子开口道:“先生,有没有兴趣玩一夜—情?”

她的要求,提得十分直接,没有任何拐弯抹角的意味。

在她心里,没有任何人,值得她在这件事上,需要拐弯抹角,哪怕,眼前这个好看到让人窒息的男人,在无形之中,给她敲响了危险的警钟。

第5章 .男人的天性

没错,尽管只是一眼,她便能断定,这是一个她惹不起的危险男人。

男人很显然没有想到沈意这么突兀地出现,一开口便提了这样一个要求,甚至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只是片刻的错愕过后,他便拧起了眉头,起身,站到了沈意面前。

一开始,他只是坐着,两人身高上的落差并不大,却已经给了沈意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此刻他站起,那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便更加得渗人了。

沈意的目光,不自觉地避开了男人幽冷耳朵眼神,这种致命的沉静,让她觉得莫名不安。

“你们说,小意真的会答应跟那个男人玩一夜—情吗?”

不远处的沙发上,沈意的几个好友围坐在一起讨论着。

沈安伦半眯着眼,先前的轻浮,在此时变成了浮躁,一言不发地盯着沈意跟她面前的男人。

“谁给你的自信,会让你觉得我会答应你这种过分的要求?”

男人出声,精明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朝沈意身后不远处那张沙发上的人投去一眼,而后,重新回到她的身上。

沈意一愣,这好听的声音中,透着几分天然的凉薄,她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却愣是在男人面前,升起了几分惧意。

他的声音很好听,声线是一种磁性的沙哑,听不出怒意,可那种逼人的气势,却仿佛浑然天成,沈意看着他,不自觉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而男人的问题,也让她的脸,升起了几分窘迫,刚才胆大的气势,不自觉地收敛了几分,可还是硬着头皮,开口道:“你们男人的天性,不就是这个吗?玩不玩一句话,我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这里,不玩的话,我换别人。”

说完,转身便走,更确切地说,她想逃,逃开这个危险气息过浓的男人。

就在她转身的瞬间,男人的手,拽住了她的手腕,过紧的力道,似乎夹着几分说不清的愠怒之火,疼得沈意直皱眉。

“先生……”

她抬眼,撞进了他那双深r如漩涡的黑眸之中,同时,在这双眼底,让她捕捉到了让她胆寒的怒气。

她不知道男人为什么会发那么大的火,难道是她刚才的要求,太过冒昧了?

沈意的心里,升起了一丝嘲弄的笑,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么“正派”的男人,女人亲自送上门来,他还不要?

莫不是……那方面有问题。

当然,在这种危险气息逼近的时刻,是容不得她去思考太多。

“先生,我为我刚才冒昧的要求道歉,请你放开我,我这就走。”

她的手腕,在他掌心中挣扎了片刻,却纹丝不动,她的眉,拧紧了。

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危险得不该招惹。

“玩。”

就在她在心里无数次后悔自己找错人的时候,男人突然间冒出了这么一个字,让她的脑子有片刻的短路,一时间,竟接不上他的话头,只是愕然地看着他。

男人的指尖,在下一秒挑起了她的下颌,温热的指腹,流淌着他血液炙热的温度,幽冷的眸子,锁住她仓皇失措的黑眸,沉声道:“不是要玩吗?走吧。”

第6章 .真跟他走了

他反手,将她的手,握在掌心之中,没等她有任何的反应,便已经将她带离卡座,朝酒吧外走去。

沈意也忘了反应,就这样傻眼地被他带了出去,掌心,感受着来自男人的温度,灼热得让她直冒汗,也分不清是紧张还是真的太热了。

她不喜欢男人碰她,会让她觉得反感又厌恶。

眼前这个男人,她也不喜欢让他碰,却并不是因为反感,而是,她能清晰地感受到来自这个男人身上的危险气息。

直觉告诉她,这是个招惹不起的人物。

“天,小意竟然真的跟他走了!”

沙发上,有人惊呼出声,满满的不可思议,沈安伦的脸色,黑得有些可怕,似乎为自己那该死的提议感到后悔不已。

“废话,你也不看看那个男人有多帅,是个女人都会跟他走好吧?话说……小意的眼光还真不错,光一个背影就知道这男人是极品货。”

另一好友如是说,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沈意会遇上什么危险一般。

沈意被男子糊里糊涂地带出了酒吧,当她缓过神来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车子,已经缓慢地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司机下了车,当她看到自家老板手上牵着的女人时,眼底掠过一丝惊诧之色。

沈小姐?

她怎么会跟少爷待在一起。

可容不得他有多余的时间去吃惊,男子已经拉着沈意,坐上了车,“去哪?”

由始至终,沈意都处在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就是被男子什么时候带上车的,她都不知道。

直到男人的声音,在她面前响起的时候,她才陡然回过神来,脸上,流露出了几分局促。

尽管,她并不想让男人看出她此刻的心思,可被男人那双黝黑的眸子盯着,她就不由自主地身体发毛。

男人看着她眼底不知觉间流露出来的窘迫,嘴角,轻轻地向上弯起,流露出几分优雅和尊贵。

“怎么?不是想玩一夜—情吗?你连地方都没找好?”

尽管是在说一个儿童不宜的话题,而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却让沈意感觉不到半点的轻浮,反倒是让沈意自己,有了些许尴尬。

“还是说……”

男子好听的声音,在她面前款款而来,他伏在她耳边,莫名地让沈意感到脖颈处,染起了一丝凉意。

“你还没有做好玩的准备?”

沈意的情绪一向不太容易受人影响,可偏偏就是被男人这一句略显挑衅的话,而成功地激怒了。

见她傲慢地扬起下巴,直视着男人凌厉幽深的双眼,反唇相讥道:“先生,你别忘了,是我邀请的你。”

“所以?”

不知道何时,男子已经点了一根烟,车内,弥漫着淡淡的烟草味,沈意不太喜欢吸烟的味道,可这个男人吸烟的时候,却又有另外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

这般吸引力,愣是将那令她反感的烟味,闻出了一种烟草的香气。

沈意看着他,朦胧的烟雾,从他的嘴里吐出,让那张好看的脸,蒙上了一层朦胧,在她眼前若隐若现。

第7章 .奸商

烟雾,虽然挡住了男人的脸,可却挡不住他凌厉逼人的危险气场。

“所以,我当然做好了准备。”

她放肆地伸手,拿过男人手中的香烟,递到自己嘴边,深深地吸了一口。

一瞬间,一股刺激的气体直冲她的肺部,顶得她不停地咳嗽了起来,也顾不上眼前坐着的是个什么样的大人物,她毫无形象地咳个不停。

“咳咳!咳咳!”

男人坐在她身边,没有动作,只是冷眼看着她艰难地咳嗽着。

他慵懒地靠着椅背,好以整暇地欣赏着眼前这令人发笑的一幕。

还是个不肯服输的倔强女孩。

他在心中暗忖,上下欣赏着这个不知好歹的女孩子,只是想到她找上他的目的,他的眼帘不禁微愠地往下一凛。

半晌,沈意才停下了咳嗽,不经意地抬眼,便对上了男子审视的目光,只是那一瞬间的四目相对,沈意便不知觉地漏了心跳,慌忙地收回了目光。

最后,她还是放弃了,她跟谁置气都好,唯独要远离这个男人。

危险,在她的脑海里,再一次敲响了警钟。

“其实……我只是跟我朋友在玩游戏。”

她尴尬地对着他一笑,说明了自己的目的。

“所以?”

他挑眉,不论是表情还是语调,都如最初般不愠不火,仿佛山谷中的一汪深潭,清幽却神秘。

“所以……我能离开吗?”

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眼底带着无辜的询问。

男人愣了片刻,而后,嗤笑出声,露出了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支起慵懒的身子,他凑到了她面前,看似温润的眼神,无端让她看出了些许轻浮,“你觉得,我是个什么人?”

他突然间没头没尾地冒出这么一个问题,问得沈意有些发愣,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

可眼下,她急于离开,也只能配合地作答道:“应该是个……商人?”

她询问他时那小心翼翼又怕猜错的模样,十分可爱,让男子的眼底,不禁染起了一丝浅笑。

“那你知道,一个合格的商人最应该做的事是什么吗?”

他眯起双眼,朝她靠近了几分,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还在弥漫。

沈意来不及去感受他身上的烟草味,因为那股熟悉的危险,又在朝她逼近。

“是……是什么?”

她硬着头皮,问道。

他笑得有些肆意了,却没有半点张扬,指尖,还残留着烟草的香味,轻轻地压在她柔软的唇瓣之上,道:“绝不会拒绝主动送上门的好处。”

沈意被他的回答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挪了挪位子,跟他拉开了距离。

她知道,她就是他口中那个主动送上门的好处。

商人最应该做的事,绝不会拒绝主动送上门的好处。

该死!

这还真是个商人的好榜样。

沈意在心里咒骂了一声,周围,弥漫着让她手足无措的危险气息,她有些恼火,自己竟然就这样被他轻易地带上车。

突然间,她的手机,在这静谧的空间里,响了起来,吓了她一大跳,却也适时地打破了眼前令人恐惧的气氛。

第8章 .飙车族

她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原本仓皇失措的眼神中,突然间染上了一抹反感的色彩,她蹙起眉头,这样的反感,也完全落入了男子的眼中。

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瞥向手机上跳跃着的名字,眼眸幽幽地加深了几许。

“喂?”

沈意接起,电话里,传来各种纷乱复杂的声音,“suny,金水湾广场,今晚有好活。”

“嗯,知道了,我马上来。”

她沉沉地应了一声,便快速把电话给挂断了,似乎是害怕被人看到什么似的。

抬眼,再度对上了男人幽冷又高深的目光,她心头一颤,眉头跟着拧起,“对不起,先生,我真的只是在跟你开玩笑而已,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小孩子一般见识好吗?”

男人不知道她接了什么样的电话,目光,不动声色地扫向她手中已经暗掉的手机屏幕,沉默了半晌之后,出声了,“前面放她下车。”

“好的,少爷。”

从那辆黑色的车子里下来的时候,沈意感觉自己周围的空气都新鲜了起来,呼吸也比刚才顺畅了许多。

目光,朝着那辆隐没在黑暗中的车子投了过去,眉头拧了拧,低声了起来,“真是个奇怪的男人。”

几秒钟后,她收回了目光,事不关己地耸了耸肩,反正又不认识他,管他怪不怪。

走到路边,她拦了一辆车,坐了进去,“金水湾广场。”

今夜,又将是一个喧嚣的夜晚。

sunny这个名字,也是她藏在心里的另外一个秘密。

金水湾广场,每晚深夜,这里都聚集着一群玩命的飙车族,同时,利用赌车的方式赚取收益,同时,这种犯罪的行为,一旦被警方查到,只有坐牢的下场。

今夜的金水湾,又像往常一样,聚集了一帮人,他们吹着口哨,女人化着烟熏妆,露脐紧身的上衣,加上黑色的紧身皮裤,透着也野性和性感。

改装过的跑车,发出低沉的引擎声,伴随着刺鼻的汽油味,在广场上蔓延开来。

“看,sunny来了。”

有人喊了一声,眼尖地看着远处一身休闲运动装的沈意,眼底一亮。

边上,一辆白色改装过的法拉利跑车内,一面色清冷的男子走了出来,来到沈意面前。

“猫女来了。”

男子低低的嗓音压制不了他体内兴奋的因子,同时,他口中的“猫女”也让沈意的眼底,掠过一丝惊诧之色。

“猫女?”

她的目光,朝对手的地盘看了一眼,虽然没有看到猫女的身影,可那围观人群的兴奋,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飙车族中,最玩命最疯狂的一个女孩子,迄今为止,没输过一场,别说是这些非法的赌车族,就是正归的方程式赛车,只要猫女上,绝对会创纪录。

“嗯,对方以一赔十的赌注,点名让你跟猫女比一场。”

男子开口,眼神中,透出了几分紧张,却也有些期待,“路线是基督山。”

沈意的脸色,骤然一变,就连声线的音调都变了,“基督山?”

【精品小说】把悲伤掩饰得天衣无缝。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5/5431/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5/5431/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