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好的爱情,一定要谈钱。

【小说在线阅读】好的爱情,一定要谈钱。
第一章 第三次剖腹产
夜色浓郁得犹如墨泼般沉重,黑压压的将整个汉阳市笼罩住。

杨淼焱躺在手术台上,嘴上带着呼吸罩,两行苦涩的热泪从她眼角滑落。

“产妇胎盘前置,长到了前两次剖腹产的疤痕上,子宫基层已经被穿透,必须立马做手术将胎盘拿出来!”

妇产科医生汪洋面色凝重地对江皓轩说道,随即将手中的手术单递给江皓轩要他签字。

“医生,如果有什么危险,切记大人可以死!小孩不能!”江皓轩冷眼扫视了一下虚弱的杨淼焱,眼底没有一丝关心。

汪洋神情一僵,未料到产妇丈夫居然能面不改色的说出这种话。

“江先生,你……”汪洋看着江皓轩不假思索地在手术单上加了这样一句话,惊得不知如何接话。

杨淼焱费力地抬手摘掉自己的氧气罩,哀求地喊道:“皓轩……甜甜和盼盼不能没有妈妈……”

她没想到,这场维持了六年的婚姻,在这个危难时分,竟是一触即溃。

“我会给她们最好的教育和成长环境,你就放心地,去死吧!”

江皓轩阴戾开口,不耐烦地将手中的单子递还给汪洋,然后转身坐到走廊上的长椅上掏出手机开始把玩。

麻药已经生效,杨淼焱被护士推进了手术室。

圆滚的肚子下方一道如蜈蚣般触目惊心的紫红疤痕看得汪洋眉头一皱。

“医生,求你……救我……”

杨淼焱趁着自己的大脑还有最后一丝薄弱的意识,拉住了带着白手套的汪洋。

双眼被泪水浸湿得视线模糊,她看不清这个男医生的样子,可她的生死皆由他手中的手术刀决定,她不想死,她也不能死!

若自己死了,江皓轩就能顺理成章和师百合结婚,她的两个女儿就会惨遭那个恶毒的女人虐.待!

……

一望无际的白,如迷雾般笼罩在杨淼焱的周身,她努力地睁开双眼想看到迷雾外的景象,一个黑色的身影却自己冲破迷雾走了过来。

“你终于醒了!”如恶魔般的声音在杨淼焱的耳畔响起,视线范围内的浓白迷雾被惊得瞬间散去,自己没有死?

“你以为只要你活着我们的婚就离不了吗?杨淼焱,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没有关怀,没有呵护,入耳的只有扎心刺骨的狠话,杨淼焱大口地呼吸着,腹部的伤口被她扯得生疼。

那个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将她的心撕开一道巨大的口子,再放置一根根尖针,扎得她遍体鳞伤。

“我妈被你推下楼梯变成了植物人,杨淼焱,你还有什么脸活着?为什么要让孩子替你去死?那是我妈心心念着的孙子,是个男孩啊!!”

“皓轩……不是我……”杨淼焱吃力地开口解释,看向江皓轩的双眼中尽是浓郁的痛楚。

她是婆婆陈玉梅钦点的儿媳妇,杨淼焱又怎么会去伤害陈玉梅!

江皓轩不想再和杨淼焱多言,他从西装口袋中掏出折叠整齐的离婚协议,然后在杨淼焱眼前晃悠一下。

“我已经吩咐医院将你的药全部停了,如果你想活命,那就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否则,你就只能在这无人问津的病房等死!”

“你就这么想我死吗……”

第二章 两女侍一夫
杨淼焱从来没有这般绝望过,父母临终前将自己托付给江家,连着杨家名下的产业一并都给了江皓轩。

她以为爱一个人最好的证明就是将自己的全部都给对方,就算江皓轩想要她的心脏,她也愿意活生生的掏出来双手捧着送到他的手里。

如果他说他爱自己,那先前他叫自己放心地去死,杨淼焱也会毫不犹豫。

可是他不爱她。

从他们结婚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挑衅般带着他的初恋师百合躺在了他们的新房大床上。

“我签字可以,但是两个孩子我都要……”术后的疼痛和宫缩的剧痛交织在一起,让杨淼焱浑身冒汗,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你有能力养她们吗?杨淼焱,你瞧你现在这样子!别不知好歹!”江皓轩厌恶地咂着嘴。

“你不是喜欢儿子吗?让师百合给你生,女儿都给我,其他的不要你管!”杨淼焱倔强地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可是她脸上已经布满了汗水,咸涩的珠子滚到嘴角,她觉得那是死亡的味道。

“也行,两个孩子都给你,我们之间终于可以有个了结了!”

江皓轩昂首挺胸地从从病房离开,杨淼焱看到他的嘴角上扬,好看的侧脸有着仿若上帝精雕的轮廓,他这是第一次对自己笑吗?

她怎么就义无反顾地喜欢了这个男人这么多年呢?

杨淼焱拼命地回忆,可是她却怎么也记不起自己当初为何愿意两女侍一夫的生活!

江皓轩后脚刚走,师百合前脚就迈了进来。

“啧啧啧……瞧瞧你,可怜兮兮的模样,真让人心疼……可惜啊,这世界上没一个人疼你!”师百合上下打量了一番病床上气若游丝的杨淼焱,抬起素白的细手对着杨淼焱肚皮狠狠一压。

“啊……”杨淼焱撕心惨叫。

那抹痛意从身体中央急剧向四肢扩散,杨淼焱觉得刚缝合的肚皮再次被撕开,她恨恨地瞪着师百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对不起……我忘了你肚皮刚割了一刀……”师百合故作抱歉模样,然后将压在杨淼焱肚皮的手往一侧移了移,“这里痛不痛?”

“啊!”看到杨淼焱继续发出惨叫,师百合噗嗤笑了出来。

“你们结婚这6年,皓轩夜夜都抱着我入眠,连这三个孩子都只是人工授精的产物,杨淼焱,你真是咱们女人中间的败类……”师百合收回手,嫌弃地拿床头柜的纸巾擦了擦手,好看的凤眼中尽是未曾掩饰的阴森。

杨淼焱嘴唇惨白,不停哆嗦着想狠狠地训斥师百合,但腹部一股源源不断的温热让她眼底的恨意变为惊悚,入鼻是铁锈般的腥味,在整个屋子里扩散。

师百合捏起杨淼焱的下巴渗渗开盛,那鲜红的嘴唇如吸血女鬼般一张一合。

“小妹妹,跟我争男人,这就是你的下场!”

师百合说完,再次挥起拳头对着杨淼焱的腹部重重一捶!

第三章 她要杀了这个男人!
杨淼焱又被推进了抢救室,当值班护士去查房时,才看到惨白如纸的杨淼焱整个人躺在血泊中,那白色的床单被子全部被染成了红色,甚至连床两侧的地板上都滴落了数滴,身侧一个看护人员都没有!

杨淼焱刚从鬼门关回来,现在又术后大出血,整个产科的医生护士都人心惶惶。

出了人命,这医院又得被那些媒体添油加醋的乱报告了!

“汪医生,前天您主刀的那位胎盘前置的产妇大出血了……”汪洋已经换好便装准备下班,听到护士的急切叫唤,他连忙又换回了白大褂。

汪洋在手术室中反复检查杨淼焱肚皮上缝合的伤口,发现伤口的破裂明显是由外力导致,回想到她的丈夫恨不得她去死时的残暴嘴脸,汪洋无比同情眼前这个彻底昏死的女人。

“继续加大输血量!”汪洋对着护士大声吩咐道。

“不行,出血量太大,已经止不住了!必须把子宫切除!”

“可是汪医生,产妇家属都不在,这个手术单没人签字……”护士紧张问道。

看着心脏已经停跳的杨淼焱,汪洋眼眸紧缩,斩钉截铁说道:“按我说的去准备!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杨淼焱整整昏迷了三天,才再次从死神的手里逃了出来。

睁眼看到的人不是她的丈夫江皓轩,而是另一个有点眼熟但又记不起来是谁的男人。

“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汪洋往前探了探身子,清澈的双眼只有关心,没有其他多余一丝杂质。

杨淼焱皱着眉头摇了摇头,看向汪洋的双眼中满是警惕。

“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我叫汪洋。”汪洋表情淡然的自我介绍。

杨淼焱终于记起了这个如春风般温暖的男人,就是她在手术室最后陷入昏迷前祈求的那个医生,求他救自己。

“汪医生……谢谢你……”杨淼焱大口喘气,泪水哗哗往下落。

她的丈夫要她死,这个陌生男人却救了她……

“三天前你术后大出血,又进了抢救室,你能告诉我三天前有谁碰过你的伤口吗?”汪洋略带磁性的嗓音低柔又温暖。

“我昏迷了三天?”杨淼焱惊呼道。

为什么,她只是有着江皓轩妻子的这个名分,师百合就要如此恨自己,江皓轩的身和心都只属于她师百合一个人啊……难道她还不满足吗?

“江……”汪洋本想唤她太太,但转念又觉得那样一个男人不配做这个女人的丈夫,“杨小姐,我必须坦诚告诉你,这次术后大出血你心脏停跳了两次,但子宫还是血流不止,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给你做了子宫切除,这是保你性命的唯一方法……”

杨淼焱呆若木鸡,她看着自己心脏一瓣一瓣枯萎掉下,再重重地跌至深渊,最后碎成粉末随风飞扬,消失无影。

“我才28岁……我就失去了做女人的能力……你凭什么切了我的子宫,你跟他们是一伙的对不对,你这个刽子手!你这个魔鬼!”

杨淼焱不可置信的痛吼着,她顾不得腹部缠满绷带,直直地拿起旁边的针筒狠狠地刺向汪洋!

她要杀了这个男人……

第四章 我放你走
打了镇定剂的杨淼焱沉沉睡去,护士处理着汪洋脖子上的伤口,气呼呼地埋怨杨淼焱恩将仇报。

“汪医生你掏腰包给她出医药费,她还如此对你,这针管还好扎偏了,若扎到你气管或者动脉怎么办?活该不被她老公疼!”

汪洋摇摇头,示意护士不要在背后说患者坏话:“她恨我情有可原,这么年轻就没有了子宫,任哪个女人都受不了……”

“可当时情况紧急不切子宫她就活不了了呀……”护士替汪洋感到不值,“年纪轻轻就经历了三次剖腹产,这个女人啊……”

汪洋叹了口气,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如此关注这个女人的动态,是因为她躺在手术台上抓着他求自己救她的时候,让他开始注意这个女人了吗?

病房里。

杨淼焱觉得自己是个布娃娃,浑身上下被捅了无数个窟窿,那象征着她生命的棉絮源源不断地从那些个窟窿中掉落出来。

杨淼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圆润的身子变得干瘪,直到最后一坨棉絮也从窟窿中掉落,她终于知道,自己永远都回不到过去了……

江皓轩在师百合离开一个星期后才再次出现在医院中,得知杨淼焱的状况他依然掏出手中的离婚协议,要求她签字。

“江皓轩,你们折磨了我6年,现在师百合害得我连做女人的基本资格都没有了……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眼前这个男人绝情得让她后脊发凉,一日夫妻百日恩,他们之间虽然没有夫妻之实,但是也共同孕育了两个孩子,他怎么可以如此纵容师百合!

“杨淼焱,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不要再来挑衅我,更不要再去诬陷百合!”江皓轩似是觉得自己此刻再对杨淼焱冷言冷语有些不尽人意,语气稍微缓和些继续开口,“我已经给护士办了手续,你的医药费全部挂到我公司的名下,你放心,你死不了……”

杨淼焱虚弱地望着江皓轩,纵然心底再痛,也没有想要再去争论的念头了。

她没有犹豫地在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看着那扭扭歪歪的“杨淼焱”三个字,她咽下嘴中的酸涩,对着江皓轩挤出一个笑脸:“江皓轩,我放你走。”

江皓轩别扭地别过头,这一刻他盼了6年,没想到真正到这一刻的时候自己却没有预想中的放松和开心。

是于心不忍吗?江皓轩否定。

这个女人为了不离婚,狠心将母亲推下楼梯,自己还给她出医疗费就已经仁慈了!

“等你出院后,再来搬走你的东西,这些天我和百合会帮你照顾孩子,你就放心吧。”

原本神态已经恢复平静的杨淼焱听到江皓轩末尾说的话惊得从床上弹坐起来:“求你……不要让那个女人碰我的孩子……皓轩……不可以……”

杨淼焱惊慌失措的样子让江皓轩心生不悦,每次提到师百合她都如惊弓之鸟一般反应剧烈!

“孩子们都喜欢她,你就别一惊一乍的了!”江皓轩没好气的高声说道。

杨淼焱叫住了准备离开的江皓轩,苍白的脸色带着不容拒绝的坚定神色,她定睛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字一顿说道:“你敢让她碰我的孩子,我就诅咒你这辈子都生不出儿子!”

第五章 妈妈不要哭
杨淼焱放出的狠话没有震慑住江皓轩,看着两个年幼的女儿还有自己的几袋行李被江皓轩吩咐下人送到了病房,杨淼焱的眼泪再次决堤。

“江皓轩!我恨你!”

她在心底无声地呼喊着,可这种恨意她不能让孩子们看到,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告诉两个孩子真相。

甜甜5岁,盼盼2岁。

她们两个,将是自己生命的延续,也是自己最后活下去的唯一支撑……

“妈妈,妈妈……”

盼盼看到了日夜思念的母亲,直接大声喊叫着扑到母亲的怀里,小小的脸庞写满了开心,扑闪的眼睛依旧明亮。

甜甜慢慢地靠近病床,看到杨淼焱手背上还挂着点滴,她轻声问道:“爸爸说你害死了弟弟?”

杨淼焱骤然一愣,惊得不知如何接话,那个天杀的男人居然对孩子说这些!

“甜甜……你相信爸爸说的吗?”

甜甜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爸爸天天和百合阿姨睡,都不陪我和妹妹睡,我讨厌爸爸,我不信他说的……”

汪洋进来查看杨淼焱的伤口恢复情况,看到病房内的情况让他吃了一惊。

“你们这是……”

“汪医生,我住院这几天,这两个孩子一起陪我……”杨淼焱鼻头一阵发酸,后续的话已经说不利索了,眼泪直刷刷往下掉。

“妈妈,不要哭……盼盼爱你……”盼盼抬起胖嘟嘟的小手不停地帮杨淼焱擦拭脸上的泪水,可是她的小手都湿漉漉的了,杨淼焱的泪水还在往下掉,自己也急得哇哇大哭起来。

甜甜没有过去抱住杨淼焱,她抓着手中的毛绒玩具,低着脑袋偷偷抹眼泪。

爸爸不要妈妈了,也不要她们姐妹两了……

汪洋看到哭成一片的三个人,以为自己不该进来,但是眼下这情况也必须做安排才行,难道真的让这两个孩子跟着杨淼焱住在这狭小的病房内?

“你们别哭……叔叔这里有糖吃……”

汪洋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们,想到口袋里刚好有几块巧克力,慌忙拿出来对着甜甜和盼盼摇晃了几下。

盼盼看到吃的眼睛发光,立马用衣袖抹去脸上的泪水,蹭蹭地从床上爬下来一把抓过汪洋手中的巧克力就往嘴里塞。

“盼盼,不许吃陌生人的东西!”甜甜抢过盼盼嘴里的巧克力,一把扔到地上,愤愤地看着汪洋。

“盼盼饿,盼盼要吃……呜呜……”盼盼又哇地大哭起来,挣脱姐姐的小手,直接趴到地上去捡起巧克力。

汪洋心头一颤,连忙抱住盼盼,再拉着甜甜的手,柔声说道:“叔叔不是陌生人,叔叔是你们妈妈的朋友,不信你们问妈妈……”

说罢他将兜里剩余的巧克力全部拿出来,塞到甜甜的手中。

甜甜认真的看着汪洋,再扭头看向杨淼焱,见母亲轻轻点头,她才拆开包装和盼盼一起狼吞虎咽起来。

杨淼焱哭得儿上气不接下气,她死咬住下嘴唇止住了自己的眼泪,哽咽问道:“你们没吃东西吗?”

甜甜小声说道:“那个女人不给我们饭吃,只让我们喝水……”

第六章 住我家吧
杨淼焱觉得喉咙深处卡了一根鱼刺,她怔怔地望着自己的两个女儿,张开干燥脱皮的嘴唇,却再也没有力气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她恨,她恨自己的软弱和卑微,她恨江皓轩对两个孩子的冷漠和无情,她恨师百合的歹毒和嚣张!

汪洋搂住盼盼的指尖都在发颤,他咬牙对杨淼焱说道:“现在是法治社会,他们怎么可以这么无法无天!”

杨淼焱觉得自己这辈子的眼泪都在这一刻流逝干净,她静静地看着汪洋将自己的两个孩子搂在怀中,看着她们埋头啃着巧克力,吃得双手和嘴巴黑黝黝的,看着她们仰头对着汪洋露出了开心的笑脸。

她不能再低迷下去了!为了孩子,她必须坚强!

看来自己向江皓轩提出要两个孩子的抚养权是正确的做法,如果当初把甜甜给他了,还不知道会被师百合那个女人折磨成什么样!

“汪医生,我想出院……”

她的鼻音很重,声音也是嘶哑的。

“你现在的情况还不能出院……”汪洋如实说道。

“我总不能让我的两个孩子住在医院吧……”杨淼焱苦涩笑了笑,“我们已经无家可归,我需要去找房子安顿她们……”

“住我家吧。”汪洋听到自己了自己对杨淼焱发出的坚定邀请。

“汪医生,您能不计前嫌继续来我这里,我很感激,但是……请收起您的同情心……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杨淼焱慢慢说着,声音虽轻,却满是力量。

汪洋笑了笑:“你不是要去找房子吗,我说你们可以租我的房子,刚好我就住在这医院附近,你打针换药方便,照顾孩子也方便……”

杨淼焱感激地看着汪洋,忐忑地问道:“汪医生……这样,会不会太打扰你了……”

汪洋摇摇头,看了下手表的时间,然后走到杨淼焱床边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口恢复情况,轻声说道:“等这瓶水吊完,你下床走走,刚好有利于伤口的恢复,一起带着孩子去我家,这样你也放心些。”

杨淼焱觉得汪洋是上帝不忍看到她和孩子们受苦拍下来拯救她的白衣天使,她不知道自己该怎样报答汪洋,更可笑的是,身无分文的她连房租都给不了汪洋。

汪洋倒是不介意,笑着说等杨淼焱身体好了,帮忙整理一下家中的卫生就可以当做房租了。

江皓轩自那次拿着她签了字的离婚协议走了后,就再未出现,没有打电话问过她身体的情况,也没有关心过孩子的现状。

杨淼焱知道自己不该期待这些,更不该去思念那个让自己陷入深渊的男人,只是他说好离婚后每月支付两个孩子的生活费,但是却一直没有动静。

杨淼焱不得不主动打电话给江皓轩,可江皓轩却一直不接她的电话,无奈之下杨淼焱只得带着两个孩子去江皓轩公司找他。

“你还有脸找我要生活费?”

江皓轩一脸阴鸷地扫视杨淼焱,看向两个孩子的眼神也没有往日的平和,而是止不住的厌恶。

杨淼焱一把抱住两个吓坏了的孩子,喉咙发紧:“江皓轩,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皓轩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们,从抽屉中拿出一份资料重重地砸到杨淼焱面前,恶狠狠地说道:

“杨淼焱,这两个孩子根本不是我的!我们江家白白替你养了两个野种!!”

第七章 亲子鉴定
杨淼焱捡起地上的资料,白纸黑字清楚写着两个孩子是江皓轩女儿的几率只有0.0000001,杨淼焱一下傻了眼,难道植入自己体内的受精卵中的精子不是江皓轩的?怎么会这样?

“你还想要生活费?我没要你赔偿我这六年的损失就已经仁至义尽了!赶紧给我滚!看到这两个野种我就恶心!”

江皓轩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丝毫不在意两个孩子已经被他的凶煞模样吓得瑟瑟发抖。

“江皓轩,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去医院人工授精都是妈陪着去的……你可以去查看医院的记录……”杨淼焱觉得自己犹如一条被搁浅上岸的鱼,大口呼吸着想获得丝丝水源,但眼前这个男人却一脚将她踹到离水更远的荒漠中,剥夺了她活着的权利。

“谁知道你是不是人工授精失败了然后随便找个野男人借了种!最后被我妈发现了真相所以你就把她推下了楼梯!杨淼焱,你真是恶毒!”

江皓轩已经不想再和杨淼焱争论下去,他起身直接粗鲁地将她们母女三人推搡出自己办公室。

甜甜紧紧的抓着妈妈的衣角不去抬头看江皓轩,盼盼却吓得哇哇大哭,直接抱住江皓轩的腿含糊不清地说道:“盼盼想爸爸……爸爸抱抱……”

江皓轩身子一僵,平日他的确对这个小女儿比较温柔,看到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江皓轩忍不住想弯腰抱抱盼盼。

但一直在旁边看戏的师百合却及时出声制止了江皓轩的举动:“盼盼,他不是你爸爸,你不能叫他爸爸了……”

江皓轩瞬间清醒,连忙站直了身子,将自己的腿从盼盼的怀中抽离。

“是爸爸……是爸爸……盼盼要爸爸……”盼盼摔倒在地上嗷嗷大哭,杨淼焱心疼地抱住盼盼,愤愤地瞪着趾高气昂的师百合,还有冷漠无情的江皓轩。

“你们是妈妈和别的男人生的野种,要你们的妈妈给你们找爸爸去!”师百合声音软绵绵,但道出来的话却字字诛心,让杨淼焱恨不得扑过去撕烂她的嘴脸。

“你们会遭报应的,江皓轩,我恨你!我恨不得挖了你的心吸了你的血!师百合!我等着你被雷劈死!”杨淼焱将盼盼抱在怀中,然后紧紧拉住甜甜,声嘶力竭地对着前面的狗男女大吼。

这一次转身,她再也不会留恋!

师百合冷眼看着她们三人狼狈离开,抬手抚了抚江皓轩的胸膛,示意他别被不相干的人气坏了身子。

在他没注意的时候,低头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然后迅速挂断,再次抬眼,精致双眸中的阴冷变成了似水柔情,笑盈盈地替江皓轩捏了捏肩膀……

杨淼焱安抚住还在不停抽泣的盼盼,然后摸了摸甜甜的头,一直忍着没哭的甜甜在出了公司大楼的这一刻“哇”地哭了出来,她紧紧搂住杨淼焱,将她心底所有的委屈和害怕在这一刻肆意地用泪水宣泄出来。

“妈妈,我恨他们……”这些记忆将永远在甜甜心底烙下黑色印记,她用全身的力气抱着杨淼焱,她想用自己小小的身体保护妈妈,保护妹妹……

杨淼焱也忍不住哭了起来,让两个年幼的孩子跟着自己遭受这样的罪,是她的错……

一辆黑色轿车似疾风一般驰向她们三人,杨淼焱惊住,连忙推了推怀中的甜甜,想要她们靠边站。

但车却迅速停在杨淼焱前方位置,杨淼焱被惯性带得差点跌了个跟头,等回过神来,传来的是盼盼撕心裂肺的哭叫。

“妈妈……”

杨淼焱感到自己浑身的血液在此刻都被抽走,她费力往前扑过去,嘶声大喊:“放开我孩子!”

第八章 盼盼失踪
黑色轿车疾驰无影,跌跌撞撞的杨淼焱根本追不上车的速度,甜甜也已经吓傻,站在马路边,大声哭着不敢动弹。

待杨淼焱彻底看不到抓走盼盼的黑色轿车的一点点影子,她才意识到甜甜被她丢弃在马路边,她跌跌跌撞撞地往回赶,看到已经哭成泪人的甜甜安好地站在原地她才松了口气。

“求求你们让我进去……”杨淼焱苦苦哀求江皓轩公司楼下的保安,让她进去找江皓轩,求他救救盼盼,可那保安如江皓轩一样冷漠,把杨淼焱当成一个疯子赶了出去。

慌乱中的杨淼焱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应该去警局报案。

待汪洋闻讯赶到警察局的时候,杨淼焱跪在警察面前,不停地磕头,求他们赶紧去救救自己的孩子。

“汪叔叔……”甜甜看到了汪洋,一把扑过去大哭。

“淼焱……”汪洋扶住还在磕头的杨淼焱,心乱如麻,此时此刻,他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救救我孩子……盼盼被他们抓走了……盼盼不见了……”

杨淼焱的额头已经磕红,头发乱糟糟的,眼泪鼻涕口水也一直在流,没有人把她当成一个正常女人,也没有人相信她嘴里说的。

“这名女士说自己的女儿被抓进一辆黑色轿车,但是她记不得车牌号码,一直在这里哭,问其他的都不说,这情况不明我们也没法立案呀……”

警察感到无奈,只得拿起杨淼焱手机拨打了最近通话的几个人电话,当然,只有汪洋接了电话。

汪洋将杨淼焱的基本情况冷静地向警察说明,再将手机中盼盼的照片给到警察,看到眼神空洞慌乱无神的杨淼焱嘴中还在碎碎念着,他心底感到一丝莫名的心疼。

他一手抱着甜甜,一手轻轻将杨淼焱搂在怀中,在她的耳畔轻柔又坚定地说道:“会没事的……我们会找到盼盼的……你要坚强地等盼盼回来……”

事发现场是监控死角,临近的摄像头也相隔较远,而黑色轿车更是车多如星,根本找不到一丝线索。

整整一个星期过去,都没有任何一丝盼盼的消息出现。

杨淼焱手中拿着厚厚的一叠寻人启事,在自己能去的地方到处粘贴,看到人便问他们有没有看到一个留着短童发,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小女孩。

后来杨淼焱思索,盼盼都被坏人抓走了,怎么可能还笑得出来……

盼盼是被抓去卖给了人贩子,还是直接卖给了偏远山区的人家做孩子,还是卖给了乞讨团伙在天桥底下凄惨地拿着破碗在讨钱呢?

杨淼焱不敢再往下想,她查看了无数个人潮涌动的乞讨群体,将盼盼的照片一一给那些乞讨的人看。

“你们见过我的女儿吗?她前几天被别人抱走了……”

“她叫盼盼,今年两岁,你们告诉我,她在哪里……”

路人冷漠地看着杨淼焱疯狂的举动,那些缺胳膊断腿的乞丐也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她,没有答话。

一道孩童的尖锐啼哭声传到了杨淼焱的耳朵里,她所有的神经全部紧绷起来!

盼盼,我的盼盼……

她鼓大眼睛,顺着声音到处寻找!

【小说在线阅读】好的爱情,一定要谈钱。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6/5437/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6/5437/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