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恐怖小说】我从来不信这世上有什么鬼神之说,直到那一天,我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后…

【恐怖小说】我从来不信这世上有什么鬼神之说,直到那一天,我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后…
········
第1章 当焚尸匠,月入过万不是梦
········
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逃脱不掉的宿命;生是父母孕育,老是儿女养;病则有医生治,而死,却就是只剩下了一具遗体,管你生前如何叱咤风云或是风华绝代,最后都只能变成一撮带着油香的骨灰。

我叫周凌峰,在当地的一家火葬场上班,二十三岁的生日刚过没多久的我,却是已经在那火葬场里当了五年的火化师;火化师是民政局那边给我们的官方岗位名称,而在暗地里,更多的人则是会直接叫我们作臭焚尸匠。

十八岁那年,嗜赌成性的老爸偷偷借了高利贷去赌钱,结果钱不但输没了,就连人也是被打得送到了医院;我看着整日以泪洗面的老妈还有那利滚利的高利贷,最后毅然申请了退学,然后在一个远房表哥的帮助下进了当地民政局管辖下的唯一一间火葬场里上班。

火葬场工资很高,油水也更是不少,虽然不到两年的时间我就已经将家里欠下的高利贷还得差不多,但是我却也从此在火葬场里扎下了根,一干就是到现在。

我至今还记得我第一天去火葬场上班的时候,火葬场场长赵伟那张满脸和蔼的笑容,是他提拔了我让去火葬场油水最高的部门上班,但我却没想到,在这提拔的背后,却也给我留下了一条前人从未走过的艰辛道路……

火葬场虽然也属于公家单位,但我们焚尸工的地位,说实话,真没人瞧得起我们。

而且这一行不稳定性太大,没尸体的时候,你可以在里头喝酒抽烟睡大觉都行;但有尸体要烧的话,你很可能就得日以继夜的在焚化间呆个十几个小时烧尸体,连吃饭都是要对着那尸体吃……

由于我年纪小又刚入门,所以火葬场里唯一的火化工泉叔就名正言顺的成了我师傅;要说第一眼看到泉叔的时候,我差点就直接喊他泉爷爷了,结果没想到满头白发的泉叔却是直接板起了脸,后来在场长赵伟的提醒下,我才知道泉叔是整个火葬场里资历最老的,而场子里的人都得喊他泉叔。

“泉叔,这是小周,以后就跟你了。”赵伟笑嘻嘻的开了包烟给泉叔递了一根,还主动给他点火。

泉叔却是连头抬都没抬一下,直接就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条红绸缎丢到了我怀里,然后淡淡道:“放你口袋里,记住了,以后上班不但人到,这个东西也要装在身上才行,不然的话,有你好受的。”

泉叔的话说得不起波澜,而我却是就听得有些暗暗狐疑,我听说过上班要带工作证什么的,却是没见过要带红绸缎的。

不过谁让咱是初来乍到,这场长都听泉叔的,我自然也是也得点头说好,随即就将红绸缎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从此之后,只要我来上班,口袋里必定是有一条小红绸缎,而这当初只是泉叔一句看似不经意的要求,却在以后给我避免了不少阴邪祸事,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第一天上班,上半天刚着泉叔熟悉焚化间的环境与火化机摆设,而表面上说是熟悉环境,实际上却是泉叔一边教我抽烟,一边让我自己去摸索。

焚化间不大,里面有两台火炉,一台是几十年代用的那种老化火炉子改装过的,就跟一个大葫芦似的,中间有个抽屉口那样,尸体从抽屉口被推进去,火炉下面是用木柴煤块来烧。

而另外一台火炉,则是装有一部火化机,那烧尸体的火更是用柴油来烧的,泉叔说一旦烧起来,火炉子里温度高达**百,一具两百斤的尸体进去后能剩下个一两斤骨灰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而更让我惊讶的是泉叔管那台常用的火化机炉叫做地炉,基本上烧尸体的都是用地炉;而另外一台上面已经布满了灰尘的老炉子,则是被泉叔叫做了天炉。

我问泉叔既然有了那么好的机器火炉,为什么还弄了个跟老古董似的天炉呢,但泉叔却是一个劲的抽烟,鸟都不鸟我……

上午悠闲了半天后,我被泉叔带出去吃了点饭,下午一点多回来的时候,我却是看到在火葬场的门口停着好几辆小汽车,身旁的泉叔看到这里,头也不抬的就说道:“进去吧,有客了,把脸给我板起来!”

“板脸干嘛?又不是我家死人。”我纳闷道。

泉叔直接就是没好气的翻了我一个白眼,“你个傻小子,你不板脸,他们谁会给你红包?”

说着泉叔就是仰着脑袋走了进去,我跟在身后,一时也是有些哭笑不得,这泉叔的工资估计也不低了,怎还贪那点红包呢。

我连忙跟上了泉叔的脚步,说实话,上午只是悠闲了半天并没有看到什么尸体,我倒也不害怕;可现在真是有活要干了,我的心却是一下子跟打鼓了一样。

火葬场的前边是一个吊唁厅,这里是专门为家属吊唁死者准备的,也是家属在等待死者从尸体变成骨灰的地方。

一走进吊唁厅,我就看到里面正有好几个披麻戴孝的人跪在一个棺材里放声大哭;更有几个妇女,直接就悲痛得趴在了地上,看那场景,一时让我就有些也跟着心头沉重起来……

几分钟后,泉叔看了一眼那些哭丧的众人后,随即对我淡淡道:“早上和你说的都知道了吧。”

我点点头,“知道,先送化妆间,然后才是进焚化间。”

“不错,那把棺材拉进去吧。”泉叔面无表情道。

我应了声好,我们这边的习俗是棺材不能沾地,所以进了火葬场的棺材都会被放到一个带着小轮子的推车;这样一来,不但遵循了习俗还方便我们员工行事。

随着棺材一被我拉向化妆间,很快,那一众哭丧的人便是直接就再次嚎啕大哭起来;而就在这时,众人中则是有一个女孩身影向我走了过来。

“小师傅你好,能帮我一件事情吗?”女孩年纪和我约莫差不多,那本就清秀的小脸上此时梨花带雨,让人一见心头犹怜。

“呃,你喊我?”我一时有些发愣。

一旁的泉叔见状则是面无表情道:“难不成你觉得她是在喊我?”

看到泉叔那皱得跟树皮似的老脸,我脸皮一热也是不自觉的摇了摇头。

“有事吗?”我连忙说道。

女孩点了点头,说:“小师傅,我求你向那个化妆师傅说下,让她给我奶奶化好看点,奶奶生前最疼我了,我想让她漂漂亮亮的走……”

“呃,行。”

我也是木然的点了点头,这个女孩说实话很漂亮,我又有点腼腆,一下子就脸色发红不已。

“还不走,要不留个电话?”一旁的泉叔看到我那蠢样,也是忍不住在我耳边轻轻嘀咕了一声。

一见到漂亮女孩我就脸色发红,现在被泉叔这么一说,我更是有种丢人丢大发的感觉。

我连忙头也不抬的就推着棺材往化妆间里去,这时身后则是传来了那女孩感激的声音,“小师傅,谢谢你……”

········
第2章 第一次烧尸
········
我推着棺材进了化妆间,在上午的时候,我虽然没进来过化妆间,但却也看到过化妆间那唯一的女人刘姐。

由于我们的火葬场并不是很大,所以里面的部门和员工几乎都是精简中的精简。

狭小的化妆间摆着一张化妆台和椅子,我将棺材推了进去,然后站定在一旁对那个正坐在椅子上调着粉底的女人说道:“刘姐,外头的家属说……”

我话音还没落下,刘姐就已经摆手示意她知道了。

刘姐年纪不大,约莫着二十七八岁左右,标准的一个韵味少妇;此时已经是快冬天了,可刘姐身上的白大褂却是足足解开了三个扣子,她坐在椅子上,我站在一旁眼光只是稍稍一低,就能一眼看到她那白大褂里饱满的白皙风光……

我连忙将目光移到别处去,可那刘姐却是不以为意的淡淡道:“哼,人都上天了,现在才知道讨好,早干嘛去了。”

刘姐一边嘀咕着,一边则是眼光扫了我一眼,“哟,小周你脸色怎么那么红,没事吧?”

我暗暗咋舌了下,心道刘姐你那胸口都春 光乍泄了,我还可是个初生牛犊,能不脸红吗!

我稍稍将那推车上的棺材掀开,这装着遗体的棺材是一副纸棺(由于烧骨灰的时候,木棺笨重又难烧,所以有些有钱人会花大钱买一副精致的纸棺来装死者的遗体,这样的话,就能将那个纸棺和陪葬品一并烧掉),上边的棺材盖也只是一层硬纸,随着我轻轻一掀开,很快我就看到纸棺里正是躺着一个嘴角发青,老脸松弛得跟面条一样的老人……

说实话,这真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死人,即便在这之前我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可真当我亲眼看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头抽搐了一下!

我连忙侧过头去不敢再多看,这个老人家面相说实话有点很是难看,脸色几乎是惨败的,加上活人总是怕死人的;虽然老人在里头连动都不会动,可我就是不敢再多去看。

一旁的刘姐看到我这模样似乎也早有预料,她也不说话,直接就先从化妆台里拿了一条红绳,然后轻轻地将一头绑在那老人的手指上,另外一头则是刘姐系着自己手指。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皱眉问,“刘姐,这是做什么用的?”

刘姐抬头看向我,胸前的春 光再次暴露在我的眼前,我又是一下子脸色扑红起来。

“傻弟弟,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说了你也不懂的,反正有利无害就是了。”

刘姐一边拿着化妆用的工具细心给老太太化了起来,一边则是嘴巴里絮絮叨叨的和我聊起了天。(开始的时候我也是纳闷刘姐为什么一给死人化妆就会海聊,后来我才发现,其实这个也是小小的禁忌之一,具体后面再给大家揭晓。)

十分钟的时间,刘姐硬是都没停下嘴巴,从天南地北聊到我有没有女朋友,最后等把老太太化好后,我已经是脸红得跟个猴屁股似的!

刘姐给老太化完了妆,然后刘姐解开自己的红绳将其缠绕在老太的手指上,示意让我可以推车去焚化间了。

我见状点点头,刘姐人还不错,就是太奔放了点,我这个小牛犊明显有些吃不消;我推着车将纸棺送到了隔壁的焚化间里,此时泉叔已经在里头正是嘴里吸着烟,手上还拿着一瓶开过的白酒。

“来,第一次开炉,喝一口!”泉叔淡淡道。

我看了一眼那白酒,也是有些为难的点头答应,滴酒不沾的我,这一口白酒下去,不得冲上脑!

我迅速闷了一口,然后和泉叔两个人动手将纸棺里的老太给搬到了火炉的推板上(许多烧尸炉的设计都不一样,我们的这个推板是半机器化的,尸体放在上面被推进去火炉后再点火烧起来,骨灰就会聚集在这推板上,方便家属什么的收骨灰)。

老太的遗体倒也不重,按照此前泉叔交代过我的内脚外头的摆放姿势搬到了推板上后,泉叔这才走到了那操纵开关的一头。

“推进去!”泉叔说道。

说实话,当泉叔的话说完了,我的手却还是在发抖;特么的,就这么一具和活人没什么区别(刘姐的化妆技术很不错,苍白的死人脸被化得和正常人差不多)的身体,竟是就要被活活烧成灰,我一下子就是脑袋有些蒙圈,手脚更是不有些不听使唤。

我敢说,换做是别人,当你看着眼前一具和活人没什么区别的身体时,然后要你亲手将她推进火炉子里,而你心里不纠结不犹豫,那你绝对是当焚尸工的人才了!

“傻小子,发什么呆,赶紧啊,别跟个娘们一样磨磨唧唧的!”泉叔在一旁有些不耐烦道。

我咬咬牙,心头微微一定,也许是那一口白酒上脑的原因,我一下子也是深吸了一口气后一把就将其给推了进去。

随着老太的肉体一进去,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关炉,撒油(油一般是柴油,烧起来那叫一个猛!)点火,最后是静等烧成灰……

老太被推进火炉子里烧了十来分钟后,焚尸间外则是走进来了一个披麻戴孝的中年男子和那个对我道谢的女孩。

女孩子怀里抱着一个精致的骨灰盒,目光直直地盯着那正在熊熊燃烧的火炉子,还沾着泪水的长睫毛则是在微微颤动着。

这时候,我才真正看到了女孩的长相,说实话,这个女孩子一看就是那种有钱人家的孩子;肤白貌美的,一双眼睛更是跟那夜空中的星星一样闪闪发光,让我这个年纪相仿的小光棍一时就是有些紧张不已。

中年男子应该就是那女孩子的父亲,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两个红包,随即给我和泉叔各塞了一个,并说道:“两位师傅辛苦了,这点抽烟钱还请别客气,希望两位师傅多担待一点。”

对于中年男子所说的担待,我是一个劲的不懂,而泉叔对此却是早已云淡风轻,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你放心,傻小子去,将火炉的时间多加个十分钟。”

面对泉叔的指挥,我倒也没多大犹豫,只是让我心底里有些不爽的是,泉叔你在美女面前喊我小子也就算了,怎么还加个傻字呢!

中年男子和泉叔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便带着那女孩走了出去。

这时,我则是忍不住摸了摸后脑勺好奇问道:“泉叔,他们说的担待,就是让我们多烧一会吗?”

泉叔拿出那个红包捏了一下,随即却是面露出几分复杂的神情道:“这个老太的死,怕是没那么简单。”

听到泉叔的话,我不禁脑子一愣,老太不都已经被送进了火炉子里吗?怎么泉叔还说这话呢?

就在我还没来得及再问为什么时,正在霹雳吧啦燃烧着的火炉子里,却是骤然传来了一道撞击的声音!!

一瞬间,我顿觉得好像有一股冷气从自己的脚板下钻进了我的身体然后直冲到脑海中似的,让我忍不住后脊骨一凉!

········
第3章 人活一口气
········
我连忙回头看去,只见在那在燃烧着的火炉正发出了一阵红色的火光,而在里头,那撞击的声音,却再次骤然响起!

我此刻再也不能淡定,我连忙就是迅速后退了好几步,即便火炉子的抽口已经被关上,可我的心就跟沉到了冰窑子一样,吓得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泉叔也是放下了手中的酒瓶,然后缓缓走了过去。

我抬头看去,我看到即便是泉叔,此时脸上也是多了几分凝重的表情……

我紧张得含糊不清的问道:“泉叔,怎怎么会有这个声音?”

“别废话,赶紧关炉,然后去叫那个家伙进来!”泉叔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连忙应了声好,迅速就关掉了火炉,紧接着便是马上冲出了焚化间。

不一会时间,那个女孩的父亲就急匆匆的跟我跑了进来。

一进来,泉叔便是劈头盖脸的对他说道:“你老实跟我说,你老母亲是怎么死的?”

“师傅,你问这个做什么?”中年男子明显有些心虚,一时竟是不自觉地将目光看向了那火炉子里。

而就在这个中年男子声音落下,很快,已经关了火的地炉里,竟是再次传来了一道清晰的撞击声,似要撞开火炉子从里面跑出来一般。

这一下,中年男子直接就是双腿一软,然后跪倒在了那火炉子前。

“妈,是儿子对不住你,是儿子错了……”

我看到这里,心头更是忍不住有些疑惑起来。

而紧接着,泉叔则是没好气说道:“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了,你妈是怎么死的,不然那口怨气不能消掉的话,别说是我,你们全家人都得倒霉。”

“我说,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我妈性子烈,前几天跟我媳妇斗气……”

中年男子似乎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也不敢再隐瞒,很快就将事情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个老人居然和儿媳妇斗气,结果想不开上吊自杀的;我说怪不得刚才看到这老人遗体的时候,那脖子竟是被寿衣给包得严严实实的,敢情是为了遮住那脖子的伤口。

“嗨,你个不孝子,媳妇可以再娶,你老母亲可就一个;现在好了,老人死前一口怨气出不来,这下要起尸!”泉叔此时也是黑着脸在一旁训道。

这话一说完,中年男子则是脸色慌张起来,忙不迭的对着泉叔说道:“老师傅,那我该怎么办法好?我老母亲性格刚烈,我媳妇这几天也是后悔得不行,老师傅你可要帮帮我们啊……”

“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赶紧去把你那不孝媳也带进来!”

泉叔冷冷说了一句,那中年男子这才赶紧的跑了出去;而我听着那火炉子不时传来的撞击声,心底里还是不由得有些打鼓。

我问:“泉叔,那现在火炉子里面是活人还是死人啊?”

泉叔白了我一眼,然后没好气道:“要不你进去看看是活人还死人?净是问傻话,去隔壁化妆间要两个纸人人过来。”

我不知道泉叔要我拿纸人干嘛,不过等我跑过去隔壁化妆间的时候,刘姐看了我一眼,随即便是主动从化妆台下丢过来了两个用白纸扎得惟妙惟肖的纸人。

“看你被吓得?要是怕的话,以后过来姐姐这边帮忙?”刘姐对我眨了眨眼睛道。

我见状更是心里一哆嗦,开什么玩笑,烧尸我都怕得不行,还要我近距离接触尸体?这尸体不死,我都要被吓死……

我头也不回的连忙就抱着两个纸人跑回了焚化间里,而这个时候,那个中年男子已经带着媳妇正是跪倒在火炉子前一个劲的磕着头和忏悔着。

“傻小子愣什么愣,把纸人放在他们的身前,另外把这两根香插在拿纸人的头上。”

泉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点好了两根又细又小的香,我接过去一把插在纸人的脑袋上,那对中年妇女一见如此,也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真心后悔,竟是忍不住的嚎啕大哭。

“妈,儿子不孝啊……”

“妈,你原谅我一次吧,我不该和您斗气的,让您走得这么不心安。”

中年夫妻此时也不知道磕了多少个头,脑袋都带了一层灰尘,而这个时候,我竟是看到那插在纸人头上的香,居然在快速的烧着。

一旁的泉叔则是还在板着脸训话,但这话说得很明显倒像是在说给那个老太婆听的才对,可让我诧异的是,老太婆不都死了吗?泉叔说这话,那老太能听得见吗?

我不知道是泉叔的话起到了作用,还是说那对中年妇女的磕头认错有了效果,很快,火炉子便是变得很安静起来。

“去,怨气已出,快去继续点火。”泉叔突然说道。

我不敢大意,迅速就跑过去开启了火炉子点火的开关,一瞬间,火炉子便是变得通红起来,里面紧接着就传来了一阵霹雳巴拉的火烧声。

几分钟后,火炉子也终于没有再响起那让人毛骨悚然的撞击声,泉叔这才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对着那对还在磕头的中年夫妻道:“好了,不用磕了,回去后你们俩要素食素衣一个月,三个月内禁足作乐场所,以示对你们老母亲的忏悔。”

“多谢老师傅指点,多谢,我们一定会做到的。”中年男子感恩戴德的抓着泉叔的手臂,刚才那突如其来的撞击声,显然也是吓坏了他们,至于那个媳妇,更是脸色煞白不已。

泉叔微微点了点头,也没再多说什么,不过那中年男子却是十分自觉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说什么也要泉叔接受。

泉叔也没有拒绝,脸色如常的收下了那张银行卡后,这才示意让他们出去候着,毕竟骨灰也不是一下子就能烧好的。

中年夫妻走出去后,我则是有些好奇的问道:“泉叔,刚才那个就是起尸吗?好吓人啊!”

“吓人?”泉叔淡淡的翻了个白眼,然后不紧不慢道:“人活着身体里有一口气,死后这口气本要消散,但刚才这个老太明显是还带着怨气,所以死都不能安生;这还不算什么起尸,真正的起尸,动静可没这么温柔。”

泉叔的话语淡淡落下,似乎在说着一件极不寻常的事情,而初来乍到的我,却是不禁听得心头一颤:大爷的,这还不算什么,可我刚才就已经差点被吓尿了好吗!

就在我心底里寻思着要不要就此跑路不干的时候,忽然,泉叔则是将刚才那个中年男子孝敬他的银行卡丢到了我的身上。

“我听小林说你家里有点困难,这些先拿去应急,干我们这一行的,心态一定要保持好才行。”

········
第4章 接棺
········
当天傍晚我一下班就忙不迭跑到了银行的柜台机将那张银行卡里的钱都拿了出来,两千块,对于那中年男子来说也许是九牛一毛,可对我和我家来说,却无疑是雪中送炭!

当我拿着这两千块钱交给我妈的时,我明显看到我妈眼睛里先是露出了一抹震惊,而当我跟她说了我是在火葬场上班时,老妈直接就是带着哭音说不行,毕竟谁家当母亲的愿意让自个儿子去那种地方谋生呢。

可当看了看我还躺在病床上的老爸和*的电话时,老妈最后只得连连跟我说对不起。

我说:“妈,没事,我也长大了,不读大学也能挣钱养活你们,等爸出院了,我再去找欠债的人求下情,让他们放缓点期限让我慢慢还。”

“小峰,妈对不起你,要不是你那赌鬼老爸,你也不会……”

“妈,都过去了,只要爸能改,我们一切都会好的。”我坚信不疑的说道。

在这一刻,我竟是感觉到自己第一次像一个男人一样,可以支撑起一个家庭……

和老妈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后,很快,我手机便是传来了一阵震动声。(第一天上班,在场长的要求下,必须要把手机调成震动,不得有铃声,至于为什么大家应该也清楚。)

我走到外面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来电人正是我那学校的班花兼同乡沈小芹;至于为什么班花会有我的电话,其实说出来不怕大家见笑,这个沈小芹最开始的时候是我在网上和她聊了好几个月后才慢慢发展起来,若不是出了我爸这档子事,也许这个沈小芹会是我在校园里所要谈的初恋对象。

可现在,别说是初恋,以后就怕是当朋友,我估计也要没戏了,毕竟沈小芹虽然和我都是老乡,但她们家在这陆县,可是数一数二的大户。

电话一接通,那头就传来了沈小芹十分好听的女声道:“凌峰,我今天刚从辅导员那边听说你已经申请了退学,这是真的吗?”

“嗯,是真的。”听着这悦耳的声音,我一时有些语塞。

“为什么?那你不来广州了吗?”

我说:“以后有机会应该会去吧,现在我已经在老家这边上班了……”

“上班?你才几岁上什么班?书都没读完,你打算当服务员还是洗碗工?”沈小芹语气明显不悦起来,毕竟在这之前,她对我还算不错,经常和我吃饭逛街,不过大都是她在买单。

“我做什么你就不要管了,你好好读书,我在这边也挺好的。”我强忍住心头的失落回答道,一个是千金富家小姐,一个则是欠了高利贷的家庭,空有一点好感又能如何?

“哼,周凌峰我看错你了,我以为你是一个向上的人,那你在老家好好发展吧,我从心里看不起你!”

沈小芹一把就挂断了电话,听那口气,似乎已经对我那仅存的一丝好感都丢到天南地北去了……

我看着手机,也是忍不住摇了摇头,心底里泛起一丝苦涩;我的初恋啊,还没真正开始就这样夭折了,草了妈蛋!!

当晚一夜无眠,上半夜我是在惆怅初恋的失败,下半夜则是不知不觉想起了那白天我在火葬场上班所看到的那尸体模样。

最后还是等到天快亮,我才浑浑噩噩的睡着过去,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已然是满身冷汗。

我迅速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早上九点多的时间,眼下也顾不上吃早餐,我便是抓起外套就往那火葬场赶了过去……

半个多小时后,当我来到火葬场的时候,我却是看到在火葬场的门口正是有一辆面包车改装过的灵车在向我打着灯光。

我抬头看去,发现副驾驶座上正是坐着泉叔,只听泉叔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说道:“上车,接棺去!”

由于习俗和观念,我们这边是盛行土葬,而随着这几年上边的推广和要求,慢慢地才有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火葬;但在一些比较偏僻的村镇,其实对火葬还挺是排斥的,所以有时候,火葬场只能自己派出灵车去主动接棺,免得那死者家属偷偷就将遗体给土葬了……

一看到泉叔在那里,我也顾不上泉叔怎会叫我去接棺,一股脑就直接上了车。

一上车,我一眼就看到驾驶座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瘦骨嶙峋的,脸色格外的黝黑,而且还戴着一副墨镜。

“这是灵车司机李强,你叫他强哥就行了。”泉叔头也不抬的说道。

“强哥好!”我连忙喊道。

李强没有抬头,只是用那后脑勺对我点了点算作回应……

这时,我则是忍不住问道:“泉叔,我们去哪接棺?”

泉叔头也不抬道:“河东镇林村。”

“什么,河东镇?”

听到泉叔的话,我心头顿是咯噔一下,紧接着脑子里便是迅速想起来了那河东镇的传说。

在陆县里镇镇村村不少,可其中有些村镇却是在陆县里大名鼎鼎;而其中关于河东镇的出门,则是因为那里民风最是彪悍,每个月陆县电视台总会报道几起关于河东镇的新闻,而这些新闻,基本就是打架逗斗殴的事情……

我心想今天要去那里接棺,河东镇的民风又那般彪悍,这一去,很容易就要躺着回去啊!

而就在我心里暗暗叫苦之际,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泉叔则是淡淡说道:“傻小子,等下给我硬板点,我们是来接棺,可不是来受气的。”

“我知道了泉叔。”我也是苦笑的应答了一声。

很快,在大半个小时的车程后,我们终于将车开到了那河东镇林村的村门口,一到村门口,我一眼就看见在那村门口处,正是站着一大队披麻戴孝的年轻男子。

车子停了,司机李强头也不抬的说道:“到了,你们去催一催吧,我在车上等你们。”

泉叔点了点头,然后眼神示意了我一下,随即便是先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我见状连忙也是有些战战兢兢的跑了出去,这泉叔还算是淡定,可当我看到那几十个面色不善的年轻男子时,心底里却是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

在几十个年轻男子的目视下,泉叔则是云淡风轻的带着我往那村子里走了进去,似乎对这个村子,泉叔已经是轻车熟路。

很快,当我们来到了那专门办葬礼的祠堂门前(在我们这边,葬礼一般是在祠堂和祖庙前操办的),而随着我和泉叔一靠近过去,我就看到在那口棺材的两头正是跪着不少哭泣的妇女。

这时,泉叔则是扫量了一眼那棺材,随即淡淡道:“时辰差不多了,该送老人家上路了。”

泉叔一语落下,哭声顿时静止下来,而伴随着那众多死者家属的目光投来之际,我很快听到一声极为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今天你们要是敢把我爸拉去烧了,我不会让你们两个臭焚尸匠好过!”

········
第5章 渗血的棺材
········
我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正是脸色涨红地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你们两个臭焚尸匠,今天我林大把话放在这里,你们要是敢把棺拉走,我就叫人卸了你们的手!”

中年男子话语振振,泉叔面不改色,而我却是听得心里打鼓。

我心想,这河东镇的民风,果真是名不虚传啊!

“老大,你醉了。”这时,又一个中年男子匆匆走了过来一把将那林大劝住,我抬头看去,发现这个男人比之林大小了几岁,看起来似乎是这林大的弟弟。

“嘿,我才没喝酒,老二我问你,老头子是不是死前把东西交给你了?”林大话一说出来就已经带着一股酒气,显然没喝酒那是不可能的。

“老大你真的醉了,爸临终前最后一面是你在身边,怎么可能把东西交给我?”

“你还装,老头子这么多年来最疼你,肯定是把东西交给你了……”

林大眼看着还要再闹,可是下一秒钟便是迅速被几个妇女给拉住了,毕竟在这么多人面前出洋相,那对于他们家来说无疑是脸面抹黑。

眼看着林大被拉了下去,这边林家老二则是转身对我们面带歉意的说道:“两位师傅稍等片刻,我现在去叫那些抬棺材的,很快就把棺材抬到你们车上去。”

泉叔微微点头,而在林家老二离开去找抬棺材的人后,泉叔则是走到了那口棺材的旁边。

我低头看去,发现棺材下面是垫着好几张木板凳,可我在到那木板凳都已经陷入到了沙子里去后,心头里却是掠起了一丝古怪的感觉……

一旁的泉叔则是将手轻轻放在那棺材上,可当我抬头看去,却分明看到泉叔的脸色多了几分凝重的表情。

“泉叔,这棺材是不是有问题?”我忍不住挑眉问道。

泉叔没有开口,只是眼光扫向了不远处哭泣的妇人,随即似是点了点头。

几分钟后,林家老二带来了几个专门抬棺材的人,几个抬棺匠看样子早已是分配好了工作,三四条又粗又长的抬棺木架好棺材后,一声口令下,七八个棺材匠便是将那口棺材给抬了起来……

“都小心点,棺材千万不要落地。”为首的抬棺匠似是有些吃力的说道。

我眼睛微微一眯,发现不止是为首的抬棺匠,就连后面那几个年轻一些的几个,此时也是在咬牙坚持,很显然,这口棺材的重量绝对是有点不一般。

抬棺匠们抬着棺材走在前头,我和泉叔则是跟在后边,按照习俗,棺材必须走在前头,且不能落地。

在后边,泉叔则是面色寻常的问起了身旁的林家老二,说:“老人家怕是走了好几天吧?”

泉叔话音落下,我悄悄将目光望向一旁的林家老二,只见他顿时是连连点头,眼睛里更是带着几分惊讶,显然对于泉叔一句话就知道他们父亲的死亡时间也是很吃惊。

“八九天了,一直放在家里,老大不肯那么快火葬,所以……”林家老二叹了口气道。

“怪不得。”泉叔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那对苍老的眼睛,却分明看向了前头的棺材……

我不知道泉叔是怎么清楚棺材里老人的死亡时间,但是我看着前头的那几个抬棺匠,却是发现他们的脚步已经越来越慢,而在秋风阵阵下,我更看到他们的背上已然是汗如雨下。

短短的一小段路,几个抬棺匠硬是走了快十分钟,最后等把棺材推上车后,这几个田野出身的汉子们则是一边接过那主人家递来的红包,一边走到一旁抽烟和小声嘀咕起来。

“狗日的,抬了七八年棺材,还真是头一次抬这么重的棺材。”

“可不是,里头也不知道放了多少金银,可怜这老林头死前没人管的,死后却是差点被抢尸……”几个抬棺汉子的声音传至我的耳朵里,顿时让我心头有些古怪不已。

死前没人管,死后孝子孝孙一大片?而且我刚才看到那个林大,似乎对自己的父亲死不死倒是没什么介怀,反而似乎是对口中的东西更在意不少。

而让我更加好奇的是,林大口中的那个东西,又到底是什么呢?居然可以差点让他们兄弟俩个反目?

还有,我刚才看泉叔的眼神有些不对劲,是不是这口棺材也有什么问题呢?

就在我暗暗诧异之际,那边死者家属已经开来了好几辆小车跟在灵车后头,而泉叔这时则是示意让我赶紧上车。

我连忙点头说好,然后迅速钻进了灵车里;这灵车是小面包车改装过的,前头两排四个座位,后边的车厢则是改成了一个专门放棺材的空间。

灵车启动上路,而死者家属们则是自己开小车跟在我们后面去火葬场拿骨灰;对于原本空荡荡的车上多了一口黑森森棺材,车上的氛围竟是一时有些寂静起来……

半响后,开车的李强却是突然开口了。

“泉叔,车有点开不动了。”

这李强要么不开口,一开口直接就让我脑子一愣,而接下来李强的话,却更是让我后脊骨一凉!

只听李强说道:“这口棺材,好像是越来越重了,怕是撑不到火葬场了。”

李强声音淡淡落下,泉叔的老脸上瞬间就是多了几分肃然,而至于我,直接就是心头咯噔一下,脑子一片空白!

开什么玩笑?棺材还会越来越重?这灵车虽然是小面包车改装过的,可载个一吨绝对是没问题的!

而就在我心底里有些发寒之际,忽然,我身后的棺材,却是骤然传来了一道拍打的声音……

“泉叔,有有有声音!”我几乎是直接往前窜了过去,这突如起来的声音,一下子就让我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

“叫什么叫,棺材上打了木钉的,给我悠着点!”泉叔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然后直接就从副驾驶座上凑到了我的身旁。

看到泉叔那一如既往的臭脸,我心头稍稍一安,可等我再抬头看向那口棺材的时候,却是瞬间连气喘不过来了!

只见在身后的那棺材的两边上,竟是有鲜血在慢慢渗了出来……

········
第6章 血尸
········
随着这棺材一渗血,这个时候泉叔也终于面色微动了下。

泉叔说:“车继续开别停,另外把香灰给我!”

李强应了声好,很快就伸出手从方向盘旁边的抽屉里抓出了一罐黑漆漆的玩意,不是那香灰又是什么呢。

泉叔将那罐香灰递给了我,说:“傻小子你看哪里渗血,就往哪里抹;看来这个老家伙,生前算了太多的天机,这死都不安息了。”

我不知道泉叔的话是什么意思,此时的我顾不上太多,迅速就打开了那罐香灰。

黑漆漆的香灰还带着几分淡淡的香味,我伸手一抓,有些心底打鼓的将香灰抹在那渗血的棺材边上……

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刚才还往外冒着鲜血的棺材,被这香灰一抹,竟是再也不渗血!

我暗暗吃了一惊,这罐香灰怕也不是寻常东西啊,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有这效果?

另外一边的泉叔则也没有停止,我看见他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了两条很长的红绳子,然后将一头丢给了我将其抓住。

我脑子愣了下,却看到泉叔很是熟练的将那条红绳先是套了一个横,接着将另外一条直着束下去,两条红绳子竟是绑出了一个十字架的模样……

“暂时压制住了,强仔,车速加快点,最好在十分钟内回到火葬场;另外傻小子记住了,这个叫绑尸结,棺材发出声音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尸变,要么装了活人,知道没!”

我点了点头,脑子里强行记下了关于用红绳绑住棺材的手法……

按照泉叔的吩咐,李强几乎是一脚油门踩到底,也不知道是因为我抹了香灰,还是说用红绳子绑住了那棺材的关系,我发现棺材里的拍打声已经消失,而且居然也不再渗血了。

不得不说,泉叔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的,可那手段却是不赖!

八九分钟后,灵车几乎是飙车的速度开回到了火葬场的门口,一到门口,泉叔就迅速打开了后车门,示意让我赶紧将棺材搬进去。

我看了一眼已经抹上了不少香灰的棺材,心底有些发愣,这棺材刚才好几个人都抬不动,而我就一个人,这可怎么抬啊?

而就在我诧异之际,泉叔则是已经自己转身进了火葬场,我瞄了一眼一直沉默寡言的灵车司机李强,最后也只得自己轻轻将那口棺材挪了一下。

可就是这么轻轻一动,我原本只是想先将棺材放下来的,却是没想到我手一推,棺材居然被我推动了……刚才七八个抬棺匠才能抬得动的棺材,竟是变轻了好几倍。

“傻小子你还愣什么,快点将棺材放到车上推进来!”里头的泉叔没好气说道。

“好,我这就来。”我不知道棺材怎突然间就变轻了,可听着泉叔的那声音,我心底里隐隐感觉到似是有些凝重起来。

我将棺材推到专门放棺材的小车子上,然后迅速将棺材推进了焚化间里,而此时里头的泉叔却是已经拿了一把干柴放在了那布满灰尘的天炉里。

“泉叔,不是用地炉烧吗?”我顿时有些吃惊的问道。

泉叔将那些木柴堆在天炉里,随即拿出打火机在里头点燃了起来,道:“这棺材里已经不是一般的尸体了,必须得用天炉才行,别愣着,把棺材一并堆进去烧!”

“什么,不打开棺材将尸体搬进去吗?”

我这下子更是有些云里雾里的了,之前烧尸的时候,可都是将尸体从棺材里抬出来放进去的,这眼下竟是连棺材都烧,未免有些过古怪了吧。

“傻小子,人有千千万万种,尸体更也是一样,刚才棺材渗血你也看到了?这棺材里头躺着的老家伙是个仙爷(我们这边对算命占卦人的俗称),生前为了金钱富贵不惜算破天机,结果是富了子孙,自己却是遭了天机报应,人一死,连遗体都变成了血尸……”

泉叔话语缓缓落下,我心头顿是觉得不可思议!

一个算卦的,居然死后还要被天机报应?怪不得说那些算命的老是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看来竟是还有几分真的!

这时,天炉里的柴火已经彻底烧了起来,而伴随着柴火的燃烧,我则是闻到了那柴火里好像飘出了一种古怪的味道。

我心想,这天炉本身就极不平常,显然这用来烧火的干柴,怕也不是寻常的树木……

在泉叔的示意下,我将棺材推进了那正在熊熊燃烧起来的天炉里,而随着那天炉里的门一关,很快,我就从那天炉门里的缝隙处,看到那占满香灰和绑着红绳的棺材在迅速燃烧了起来。

我很好奇,为什么泉叔不用那温度更高的地炉烧,反而是要用那以干柴为燃料的天炉来烧这个死的仙爷……而就在我暗暗狐疑之际,我却是一眼看见火炉子里的棺材已经被火苗所覆盖,可是在那火苗下,我看到棺材竟是缓缓在自动分开。

“泉叔,那棺材开了,怎么办?”我一下子也是被惊到了,那棺材已经缓缓打开,棺材里头的尸体,那岂不是要从炉子里冲出来?

我眼光扫向泉叔,却发现他云淡风轻的,似乎对那棺材自动打开早就有所预料到。

“傻小子,你再看看那棺材里是什么东西。”泉叔淡淡说道。

我连忙继续抬头往火炉子看去,结果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却是吓了我个踉踉跄跄!

只见在那熊熊燃烧里的火炉子,随着那棺材自动打开后,我看到在棺材里头,正是有一具满身鲜血的尸体!

这尸体除了满身都是鲜血外,一双眼睛更是睁得跟那铜铃一般大小,火苗先是燃烧到了那棺材上,几秒钟后,火苗顺势蔓延到了那满是鲜血的尸体时,我却是看见那尸体居然轻轻动了一下!

紧接着,这尸体便是径直在熊熊燃烧的火炉子里坐了起来,火苗在他身上迅速燃烧着,而他就像一个火人一样,那对睁得大大的眼睛,更是露出了一副惘然的模样……

“泉叔,他坐起来了!!”我看到这里几乎就是一声怒吼,把一旁正在抽烟的泉叔给吓了一跳。

“你个傻小子,就一具血尸还吓成了这样?”泉叔一把将那根刚点燃的香烟塞进我嘴里,然后没好气说道:“不管他是什么尸,只要进了天炉,就不用想出来,傻小子你刚来,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那仙爷算尽了天机,如今死后被天机所报,遗体变成了血尸,若是再多停放两天,那后果肯定会更加不堪设想……”

········
第7章 玉戒与萝莉
········
大概两个小时过去后,泉叔才示意我差不多可以打开天炉了;而在打开天炉的那个小门前,我还特意往里头瞄了一眼,我发现里边的血尸早已是燃烧殆尽,里头就只剩下了一大撮黑色的灰烬,早已分不清那里头哪些是棺材灰和真正的骨灰。

这个时候,在天炉的一旁则是已经站着几个林家的家属,而我和泉叔虽然并没有告诉他们关于那棺材里的遗体出现尸变的情况,可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们竟也是格外的安静等待着我拿出骨灰来,不吵也不闹,十分的有耐心……

我小心翼翼的将推板拉了出来,推板上堆积着许许多多的灰烬,里面大部分都是棺材燃烧后留下的,至于那具血尸,则是只剩下了几根没有完全烧掉的骨头。

这时,一旁的泉叔则是开口道:“去拿根敲骨棒(火葬场中专门用砸烧尸后留下的人骨的木棒)过来,让他们将那几根骨头敲碎装回去就可以了。”

泉叔话音落下,那以林家老二为首的家属们面面相觑了下,随即竟也点头答应了。

敲骨棒拿来,几根没有烧掉的骨头迅速就被那个林家老二给敲成了骨头渣,可站在一旁的我,却是分明感觉到林家老二的目光似乎在那灰烬中停留了许久,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不过这火炉的温度高达几百,除了一些人体骨头外,别的东西还真是几乎难以幸存;所以这林家老二眼光扫量了一会后,便也是暗暗叹了口气有些失望的将那些骨头渣装进了骨灰盒里,和快就和我们告别离去……

我看着那林家家属们离去的身影,心头则是有些古怪,这自家老父亲的遗体都烧成灰了,林家老二的眉头没皱一下,反倒是在看了一会灰烬后,竟是有些失望不已。

“傻小子,这些东西就交给你了,我去啖口酒。”泉叔大摇大摆地丢下了一句话后便是离开了,空留下我一人看着那堆棺材和尸体混淆的灰烬发呆。

“官大一阶压死人这话说得还真是没错,什么活都得我干!”我心底里暗暗嘀咕了一句,然后这才拿来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和小铲子,准备将那些灰烬装进袋子里去丢掉。

按照此前泉叔说过的,天炉和地炉清理掉的灰烬,一般都是要丢到火葬场后边的那个小垃圾场里去。

几分钟后,就在我手中铲子刚铲起一撮灰烬的时候,忽然,我似是感觉到了灰烬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存在一般……

我顿时是眉头一挑,这铲子很小,用来铲松软的灰烬自是轻飘飘的,可是刚才这一铲子下去,铲子发出一道闷沉的声音,竟是好像铲在了一个硬块上。

我一时有些狐疑起来,刚才的时候,我已经是将灰烬中没有烧掉的骨头都挑出来给那林家老二敲碎了的啊,怎么这会儿还有硬物存在呢?

我有些诧异的将铲子一翻,很快,我便是看到在灰烬中,竟是有一个只有手指头大小的黑漆玩意。

我皱眉,这东西难道是陪葬品不成?天炉这边虽是用柴火烧的,可一般的东西都不可能幸免,除非是真金白银那些才有可能不被熔化。

我小心将那块带着灰烬的小东西吹了吹,很快,我便是看到那个小东西竟是一枚戒指!

不,确确来说,这是一枚玉戒;只不过这枚玉戒的颜色却是不太纯正,一般的玉都是带着些绿色的,可眼前的这一枚,却是有些泛白,怎么看都像是那种地摊上常见的九块九买一还送一的便宜货……

按照火葬场里的规定,尸体烧掉后若是有什么陪葬品留下,一般都是要归还给家属的;可眼下家属已经走了,而这个泛白的玉戒看起来又那么的普通,我想着等下再去跟场长说下,随即便是迅速将那灰烬给铲到了塑料袋中去丢掉。

而就在我去火葬场的后头将装着骨灰和棺材灰烬的塑料袋丢掉后回来的时候,火葬场的门口里已经是多了一道靓丽的身影。

我抬头看去,发现这道身影正是那之前我烧第一具尸体时所见到的那个老太孙女。

此时,这个年纪和我相仿的女孩子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头上更是戴着一顶别了小花的太阳帽,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出门游玩的邻家萝莉。

“小师傅,你回来了?”这萝莉看到我走来,很快就是微笑的对我打了个招呼。

这邻家萝莉本就肤白貌美的,随着她那嫣然一笑,我顿是有些心神失守;天知道,我只是一个纯情朦胧的十八岁少男,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如此漂亮的白富美。

“呃你好,你是在等我吗?”我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即便心底里早已知道这个萝莉肯定是来找我的,可嘴巴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遍。

萝莉点了点头,随即便是再次主动说道:“我叫方雪儿,小师傅上次谢谢你了,我昨晚梦见我奶奶了,她说化妆师把她化得很好看,她从来没这么美过……”

方雪儿说到自己亲爱的奶奶,一双大眼睛中迅速闪过了一抹悲伤,很快,她盯着我道:“对了,小师傅,你叫什么名字?我今天可是专程来感谢你的哦,给,这是我请你的。”

“我叫周凌峰,呃你奶奶喜欢就好,其实我也没帮什么忙。”我有些窘迫的挠了挠脑袋,面对如此一个肤白貌美的女孩,我心里头有些忐忑不已。

“咯咯,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方雪儿将手上提着的袋子一把塞给我,然后则是对我笑笑道:“我是偷偷跑出来的,现在要回家去了,我们下次再联系咯。”

我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很快,方雪儿已经对我挥手离去,而我看着那道在阳光下显得格外亭亭玉立的身影,心头竟是一时有些萌动。

而很快,我便是发现到了什么,我连忙就是向着那已经快远去的方雪儿喊道:“那我怎么联系你呢?”

我声音落下,只见方雪儿迅速回过头对我莞尔一笑道:“你真是个笨蛋,袋子里除了零食,还有我的手机号码……”

········
第8章 上夜班
········
几分钟后,我心里头就跟抹了蜜似的将那张写着方雪儿手机号码的纸条给撕成了碎片,然后迅速将那个号码保存在了我的国产五百块手机里。

一进火葬场里,我刚将那一袋子方雪儿送我的零食拿到泉叔的面前请他也吃一点的时候,忽然,我只觉得心头骤然的传来了一阵绞痛感,瞬间让我有些站不住脚!

“傻小子,你怎么了?”泉叔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异样,连忙一把抓住我的肩膀道。

我刚想摇摇头说没事,可是很快,随着那心绞痛一停,猛地似是一团黑暗砸向了我的脑海里,我顿时只觉得两眼一抹黑,整个人便是再也无知觉的软软摔向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像是来到了一处黑暗的地方,而在这黑暗中,却是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老头子开始还对我笑嘻嘻的说感谢我送他上路,而就在我诧异这个老头子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时,老头子却是突然面色严肃的问我是不是捡了一枚玉戒;我老实回答是,结果老头子却是仰天叹了口气,最后则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不要将玉戒交给任何人,还有,玉戒不是凡物,以后可以的话,多用他造福他人,千万别被财迷了心窍,否则必遭报应……

对于老头子的话,我只是心头一紧,可要等我再问他玉戒到底是什么东西时,我却突然顿觉得鼻子下一疼,很快脑子便是一冲就恢复了清明。

紧接着,我微微睁开眼睛,一眼就看见在我的身前,正有一片瞬间让我脸色燥红的白皙风光映入我眼帘中。

“小弟弟你可终于醒来了,累死姐姐我了。”一声略带着几分嗔怒的女音响起,是那刘姐在按着我的人中穴开口道。

刘姐的白大褂每次都是解开了三个扣子,那扣子中的饱满每次都是被我看个正着,我一见刘姐的目光看来,连忙就是一把坐了起来。

“刘姐,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抬头看了下,发现自己正是躺在那专门推棺材用的小车上,身旁则是围着泉叔和刘姐,还有那个灵车司机李强。

刘姐嗔笑了一声道:“你刚才昏倒过去了,是泉叔和强哥把你背过来的,我这边刚好有药油,所以就帮你擦了擦顺便按了会人中……”

刘姐的话音徐徐落下,而我则是忍不住挑了下眉,脑海里却是迅速想起了刚才恍若做梦一般的那个老头子。

而就在我想起那个老头子的模样时,紧接着,我则是很快记起来之前被送入天炉里的那具血尸,不正是和那个老头子长得挺像的吗?

一想到这里,我先是脑子一愣,很快,后脊骨却是瞬间一阵冰凉!

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居然梦到了那个变成血尸的仙爷?

我想着梦里那个老头子对我所说的话,不自觉的伸手摸向了口袋里,果然,口袋里的玉戒还在!

这时,身旁的泉叔则是开口问道:“傻小子,你没事吧?”

“啊,我没事,谢谢泉叔关心,也许是路上坐车太累了……”我脱口而出道。

“那你在这里躺会吧,刚好也没客上来。”看到我脸色还有些发白,泉叔这一次反倒没有打击我,居然还主动关心了我一句,让我顿时有些愕然。

很快,泉叔和李强便是走了出去,说是要喝酒,而刘姐则是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然后眯着眼睛道:“小弟弟,姐姐救了你,你可要打算怎么报答姐姐呢?”

“呃,刘姐你又在开我玩笑了。”我一见到刘姐那脖子下打开的纽扣,脸上顿觉得一阵发烫。

我低头看了下自己所坐的小车,心头一紧忙不迭的跳了下来,这小车一般都是用来推棺材用的,我这个大活人躺上去,明显自己都有些渗得慌。

“咯咯,真可爱,姐姐就喜欢你这样的,长得帅又害羞。”刘姐瞥了我一眼,嘴角似是还勾着一丝魅惑人的笑容。

我有些不知所措,而就在下一秒钟,那刘姐则是凑近了我一些,然后在我耳边悠悠道:“好弟弟,要不你请姐姐吃根香蕉怎么样?”

“啊,香蕉?”

说实话,当听到刘姐的话,我先是蒙圈了一下,紧接着便是自然反应就想起了此前曾在网吧里打游戏时看见别人偷偷看的那种岛国教育片;瞬间,我脸色刷红,心跳疯狂加速起来……我心想,这刘姐还真是大胆,我可还是个黄花大闺男,就要这样公然说这个真的好吗?

可就在我犹豫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忽然,我却是看到刘姐此时正一脸戏虐地一边拿起此前方雪儿送我的零食袋,一边从里面捏出了一串香蕉。

卧槽,这一下我终于知道,我又丢人丢大发了;我脸红得跟个猴子似的在那刘姐笑声中,仓皇跑了出去……

而在几个小时后,当看到泉叔从外面给我带回来了一个盒饭的时候,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说刚才泉叔会那样开口关心我了。

大爷的,敢情泉叔之所以会关心我,原来是因为今天晚上就轮到我来值夜班!

火葬场里虽然一般都是白天才有人送尸体过来烧,可我们里头却是也有个晚班制度,虽然只用上到晚上十一点就可以休息,可对于我这个才是第二天上班的人来说,无疑却是一件不敢想象的事情。

在火葬场上班,白天看见那些尸体什么的就已经够怕了,而到了晚上居然还要上夜班,然后在火葬场里拿个手电筒巡逻下什么的,这显然更是让我无法接受!

按照泉叔的说法,上晚班的时候,如果没尸体烧,就得去巡逻一圈火葬场,防止有些偷鸡摸狗之徒进来偷东西;可天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火葬场啊,谁会那么不长眼来火葬场偷东西?

而就在我有些无语的时候,泉叔则是悠闲地给我简单介绍了一些上晚班的事情和巡逻注意事项后,不等到下午五点的时间,他就已经和那司机李强勾肩搭背的下班去了。

一时间下,偌大的火葬场里,已然就剩下了我和那化妆间的刘姐两个……

随着天色越来越黑,我竟是莫名的感觉到温度越来越冷,我在焚化间里连连试着抽了两根烟后,最后咬咬牙,索性就捂着脸向隔壁的化妆间走去!

【恐怖小说】我从来不信这世上有什么鬼神之说,直到那一天,我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后…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6/5442/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6/5442/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